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2548|回复: 4

高山无声,大海无语 [转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6-29 11: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就这样地走了,走得那么匆忙,走得那么静寂。他,没有给亲人留下一句话,那怕是最后的一句话;唯一留给母亲和做女儿的,是心灵中那道永不能抹失和愈合的伤痕与苦楚。 诗人陶潜说:“逸想不可淹,猖狂独长悲。”——站在父亲那长满荒草的墓旁,女儿有多少心灵的话要对你说啊!而父亲,却永远地躺在这冰凉的山岭上,“亲戚或馀悲……托体共山阿”,父亲,我的父亲,你那曾经饱经沧桑和饱含热爱的双眼,却再也看不到世间川流不息的纷纭,再也看不到自己万般疼爱的女儿,再也看不到自己所在的、所热爱的那充满爱与欢乐的家;一切的一切,都已被一块冰冷的墓碑所阻隔,为一抔衰草萧瑟的黄土所阻隔,——这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三年来,多少个日日夜夜,让我梦魇里惊起,让我深夜里泪湿……三年了,多少个月月季季,我却一直没有为父亲提笔写点什么。也许,也许是沉浸的痛苦,让我无法提笔,去回忆往日美好的日月和父亲慈祥的颜容;也许,也许是失去父爱的悲凉,让我无法提笔,去溯述往日家的温馨与天伦的幸福……三年了,直到今天,也就是父亲五十四岁生日的今天,我才鼓起勇气,提笔为父亲写点什么。我不知道我想写点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应该写点什么,动笔才开始,就又促涌起我那份无名的苦楚与伤痛……鲁迅先生说,“这于我太痛苦”,也许是吧;可是,我终应该写点什么,就算是三年来女儿对父亲怀念和追往的一丝痕迹的一种记载吧…… 回想起父亲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那点滴的记忆,宛如稀疏的秋雨,又不断地飘零而至,远淡地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忽然想去摸摸父亲那慈爱的面庞,可刚伸出手,一切又倏然消失在空中……转眼望望窗外那纷飞的落叶,思绪又随着它时光倒流,随着它去寻找那往日点滴细微的印痕与斑迹。每当想起父亲,那句句嘱托和关爱的话语又在耳边回响……那时稚气的我,又怎能理解父亲的心!“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而如今,当我能明白了,当我懂事了,我却又无法聆听到父亲那声声的嘱托和关爱,——那千回万遍的声音呵,也和父亲,一同消失在苍茫而浑实的远山中,消失在广阔而晶澈的海宇中,只空留给女儿以思量,静静的思量。——高山无声,大海无语! “这于我太痛苦”,是的,失去父亲的痛苦,让我无法追忆往日的欢欣;然而又是失去父亲的痛苦,让我无法抑制记忆里时时自法地回想起往日的不幸和凄伤:对生活一如既往的美好之憧憬,都因一场意外的车祸所改变了……那晚,我清晰地记得,就是那晚,父亲悄悄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这个他所忠诚和所热爱的家,离开了他所奋斗和所热爱的世界……在刚失去父亲的那些日子里,我整日是独自的泪流洗面和彻夜的无眠,整日是无言的痛苦,哀伤,沮丧,我甚至是多么地想冲到一个无人的空旷之地,独自一个人对着长空放声悲鸣和放声呼喊:“父亲!你在哪里?!!”然而,高山无声,大海无语,一切的一切,又是那么的暗淡,那么的寂静。——命运呵,你为何这般让人不幸和悲凉?!命运呵,你为何这般让脆弱而幼小的我过早地承受这种孤独和悲苦?!! 失去父亲的痛苦和悲凉,让女儿饱尝了凄怆的梦忆——多少次梦中见到你,你站在那里,向我微笑;我问你去了哪里,你却笑而不答;突然,你消失了,消失在一片无声的沉寂与黑暗之中……“父亲!父亲!”我就这样呼喊着你,然而,这终究是梦里,无声而又有声的梦呵…… 在送父亲走的那一天,天阴冷极了,阴冷中,似乎草木也“为之含悲”……父亲的许多朋友都来了,为的是陪父亲走完那最后的一段路,那一段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心灵都是漫长的路。站在车上回望那长长的送行车队,却怎么也看不到尽头……我怀里抱着父亲的遗像,心中又在呼唤:“父亲——!”心中一声刚起,两行热泪又涌上我的眼睑……“父亲——!”——高山无声,大海无语! 今天,女儿又来到你的坟前,为你送上一束女儿为你挑选的鲜花;冰冷的寒风从山地里吹过,又抖动起我内心无限的酸楚追往……如果灵魂之说是真实的话,我想父亲会在这个时候见到我的,我相信;我也相信,父亲见到我会欣慰的:三年多过去了,女儿已从一个稚气的孩子长大了,学会了独立,学会了自己在风雨中成长,让母亲不再操心,让你不再担忧,不再挂虑…… 高山无声,大海无语。——父亲,你安息吧!

(辽宁省葫芦岛市:□□□)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27 9:26:16编辑过]
发表于 2004-6-29 14: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大中华兄的学生写的吗?
 楼主| 发表于 2004-6-29 16: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语·宪问篇第十四

子曰:“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

子曰:“为命,裨谌草创之,世叔讨论之,行人子羽修饰之,东里子产润色之。”

或问子产。子曰:“惠人也。”

问子西。曰:“彼哉!彼哉!”

问管仲。曰:“人也。夺伯氏骈邑三百,饭疏食,没齿无怨言。”

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

子曰:“孟公绰为赵、魏老则优,不可以为滕、薛大夫。”

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文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

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

公明贾对曰:“以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

子曰:“其然?岂其然乎?”

子曰:“臧武仲以防求为后于鲁,虽曰不要君,吾不信也。”

子曰:“晋文公谲而不正,齐桓公正而不谲。”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子贡曰:“管仲非仁者与?桓公杀公子纠,不能死,又相之。”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公叔文子之臣大夫僎与文子同升诸公。子闻之,曰:“可以为‘文’矣!”

子言卫灵公之无道也,康子曰:“夫如是,奚而不丧?”孔子曰:“仲叔圉治宾客,视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夫如是,奚其丧?”

子曰:“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

陈成子弑简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公曰:“告夫三子。”

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

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告,不敢不告也。”

子路问事君。子曰:“勿欺也,而犯之。”

子曰:“君子上达,小人下达。”

子曰:“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蘧伯玉使人于孔子,孔子与之坐而问焉,曰:“夫子何为?”对曰:“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

使者出,子曰:“使乎!使乎!”

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曾子曰:“君子思不出其位。”

子曰:“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知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子曰:“不逆诈,不亿不信,抑亦先觉者,是贤乎!”

微生亩谓孔子曰:“丘何为是栖栖者与?无乃为佞乎?”孔子曰:“非敢为佞也,疾固也。”

曰:“骥不称其力,称其德也!”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子曰:“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何为其莫如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公伯寮愬子路于季孙。子服景伯以告,曰:“夫子固有惑志于公伯寮,吾力犹能肆诸市朝。”

子曰:“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公伯寮其如命何!”

子曰:“贤者辟世,其次辟地,其次辟色,其次辟言。”

子曰:“作者七人矣。”

子路宿于石门。晨门曰:“奚自?”子路曰:“自孔氏。”曰: “是知其不可而为之者与?”

子击磬于卫,有荷蒉而过孔氏之门者,曰:“有心哉,击磬乎!”既而曰:“鄙哉,硁硁乎,莫己知也,斯己而已矣。深则厉,浅则揭。”

子曰:“果哉!末之难矣。”

子张曰:“《书》云,‘高宗谅阴,三年不言。’何谓也?”子曰:“何必高宗,古之人皆然。君薨,百官总己以听于冢宰,三年。”

子曰:“上好礼,则民易使也。”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

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

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

原壤夷俟。子曰:“幼而不孙弟,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以杖叩其胫。阙党童子将命。或问之曰:“益者与?”子曰:“吾见其居于位也,见其与先生并行也,非求益者也,欲速成者也。”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27 9:26:52编辑过]
发表于 2015-3-27 16: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让母亲不再操心,让你不再担忧
发表于 2018-4-10 11: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阳光安暖 发表于 2015-3-27 16:22
****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

这个帖子我还没读过,民邦我是见过一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