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楼主: 朝千里

【原创】文明的真谛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9 11:5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19 19:25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19 10:25
初为据乱次小康,四土先达爰滥觞:
支那、印度邈以隔,埃及、安息邻相望。

二十世纪中国学术界、教育界西方历史知识之来源

梁启超为西化的教父,以他为代表在二十世纪告诉国人的西洋古典历史知识,
不过是近代以来西方学者所伪造的“古典历史”而已


其代表作就是梁启超父子所译、英国赫伯特•乔治•韦尔斯所著《世界史纲》(THE OUTLINE OF HISTORY)。

赫伯特•乔治•韦尔斯何许人也?
他并不是什么历史学家,不过是一个记者,该书是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赶出来的通俗作品
赫•乔•韦尔斯(Herbert George wells,1866~1946),毕业于英国皇家学院,任教于伦敦大学,
曾在赫胥黎的实验工作,后转入新闻工作。
1918年他尝试编写本书,于1920年初版。其后几经修订再版。
迄今已重版三十余次,被译成二十多种文字传布于世界各地。

韦尔斯以小说家,尤以科幻小说创作闻名于世,
著名的有《时间机器》、《莫洛博士岛》、《隐身人》《星际战争》等。
他还是位社会改革家和预言家,是费边社的重要成员,会晤过罗斯福和斯大林,
撰写了《基普斯》、《托诺•邦盖》、《波里先生和他的历史》等大量作品。
韦尔斯一生创作了百多部作品,内容涉及科学文学历史社会政治等各个领域,是现代最多产的作家之一。


该书中译本最初由梁启超指导自己的儿子梁思成译为语体文并进行校阅
其后由一批新文化运动的追随者(吴文藻、谢冰心、费孝通等)再次翻译为现代汉语,
通过人民出版社等多家出版社不断再版、重印,以知识传播的方式,向国人灌输 “世界历史”知识。

国人对这位英国小说家、记者所写的这部通俗历史作品顶礼膜拜,奉为神明……

《汉译世界史纲》是国内最早的中文译本,也是民国时期最为通行的世界史教材。
译校者汇集了梁思成、向达、黄静渊、陈训恕、陈建民、梁启超、秉志、
竺可桢、任鸿隽、傅运森、徐则陵、何炳松、程瀛章、朱经农、王云五等当时第一流的专家学者,
译工精致,文词清顺,堪与原书比美。

梁启超说:“此书虽号称儿曹所译,实则无异我自译(亦可谓私爱厥子,借此教授),
因其书为文学的,故吾于行文特加注意,往往竟半日仅改千字耳。
吾改时置译者于旁,疑辄阅之,自信此改本可谓信达雅兼备矣。”

中国著名史学家、世界史学科主要奠基人吴于廑(1985)说
我个人最早接触到的由西方引进的世界历史,是十几岁的时候,
在一个偏僻小邑里见到英国韦尔斯《世界史纲》的中译本
这部书的翻译起初由梁启超倡议,梁思成等初译,后来又由向达等据新版改译。
梁、向等人是我国学术界杰出的、有影响的人物,他们眼力确实非凡。”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9 14:3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19 14:42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19 10:25
初为据乱次小康,四土先达爰滥觞:
支那、印度邈以隔,埃及、安息邻相望。


十九世纪发现“两河流域文明”的传奇

如前所述,所谓“埃及文明”不过是欧洲学者们的虚构。
尽管如此,对于埃及来说,在十九世纪的尼罗河流域还可以见到许多“古代遗迹”;
而在两河流域、作为欧洲的冒险家的旅游者们除了见到一望无际的平原以及平原上的几座土山之外,见不到其它东西
正是在这样的地方,从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初,西方学者们竟然“发掘”出了一个消失已久的古代文明世界……

“关于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的发现,甚至更加动人听闻
在尼罗河流域还一直可以看到已经消逝的伟烈丰功的无数遗迹,
美索不达米亚则辽远而又不易到达,冒险的游历者除平原上的几堆土山外,找不到什么东西
一个消逝了的世界,又是由于语言学家和发掘者的共同努力而被发现了。”
[英]乔治•皮博迪•古奇《十九世纪历史学与历史学家》中译本下册712-713页,商务印书馆2011年7月)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9 16: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20 16:42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19 10:25
梁启超这里使用“安息”概念说明了两个问题,
第一,说明梁启超本人的历史知识比较粗糙,分不清西亚诸国的地理关系;
第二,说明当时尚未形成明晰的“古巴比伦文明”的概念。


“巴比伦古文明”是一个二十世纪的概念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支撑“巴比伦古文明”的核心物件《汉谟拉比法典》是二十世纪初“发现”的,
“巴比伦古文明”与《汉谟拉比法典》的“发现”关系密切,
可以说正是《汉谟拉比法典》的“发现”、证明了一个“巴比伦古文明”的存在

从发现记载洪水的圆柱形土器以来,再也没有象《汉穆拉比法典》的发现那样轰动全世界
法典是在1901 年由雅克•德•摩根在苏萨地方发现并由雪尔译出的。
这块闪长岩石高八英尺,刻有二百八十二条法律
这个法典象摩西法典那样致密,突然展示出一个复杂而又精美的古文明
在逐出埃兰人以后,汉穆拉比,即巴比伦第一王朝的最大统治者,合并北方和南方,建立起一个统一的国家;
他希望实行统一的法律,所以颁布了冠上他名字的法典。”
[英]乔治•皮博迪•古奇《十九世纪历史学与历史学家》中译本下册718-719页,商务印书馆2011年7月)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9 22: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20 16:41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19 16:00
“巴比伦古文明”是一个二十世纪的概念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支撑“巴比伦古文明”的核心物件《汉谟 ...



《汉谟拉比法典》的基本特征

1.材质、形状:黑色玄武岩柱
2.尺寸大小:高2.25米,上周长1.65米,底部周长1.90米
3.石碑内容:上方为浮雕像,下部刻着法律条文
4.物件性质:世界级国宝
5.发现者:法国人
6.发现地点:伊朗西南部一个名叫苏撒的古城旧址
7.发现时间:20世纪初(1901年12月)
8.距今年限:约3700年前
9.使用文字:楔形文字(用阿卡德楔形文字刻写)
10.使用语言:古巴比伦语(早已失传)
11.行数条数:文字3500行、282条
12.释读方法:破译(而非考释)
13.楔形文字辨认难易度:比埃及象形文字难度大得无法相比
14.可释读比例:百分之百
15.概念体系:十九世纪当时的法律观念

《汉谟拉比法典》是世界上所发现的最早的成文的法律条文,
是研究古代巴比伦经济制度与社会法治制度的极其重要的文物
同时,它还是古代巴比伦艺术的代表,
尤其因为古巴比伦王国流传下来的艺术品十分罕见,
所以这个石碑就更加显得格外珍贵,
石碑的雕刻精细,表面高度磨光。
石碑上刻满了楔形文字,全文280条,
对刑事、民事、贸易、婚姻、继承、审判制度等都作了详细的规定



这座汉谟拉比法典石碑,是反映古巴比伦文明经济与社会状况的唯一记录……


什么世界级国宝?!
20世纪,一位法国人,发现了以一种失传了的语言,采用一种断绝了的古拼音字,
记载着3700年前的法律的石碑,现代人却能够毫无障碍地完全释读,
该石碑反映的却是19世纪的观念(概念体系)……
外行人一看也知道是假古董,而中国学术界却将其奉若神明……

发表于 2014-11-20 18: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道 于 2014-11-20 18:21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19 22:43
《汉谟拉比法典》的基本特征

1.材质、形状:黑色玄武岩柱


渐入佳境,一路山花。

点评

把基本事实一排列,马脚就露出来了。  发表于 2014-11-20 23:42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0 23:3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21 20:38 编辑
明道 发表于 2014-11-20 18:17
渐入佳境,一路山花。


古巴比伦楔形文字如何释读?


“破译”楔形文字源于德国一名中学数学老师的一个赌注

“人们一定难以相信,首先破译楔形文字竟是源于一个赌注,不过,这是千真万确的。
……当初,商博良破译古埃及象形文字时,他还能从小小的图形中有所领悟,而破译楔形文字就难多了。
19世纪中期后,博塔等人发掘的大量文物,给提高译解技艺提供了条件。
然而,在破译楔形文字方面第一个迈出决定性步子的人,却是德国的一个叫格罗特芬德的中学数学教师
他译解楔形文字并非出于学究的好奇或学术的冲动,而纯粹是为了打赢一个赌

1802年,也就是格罗特芬德27岁时,有一天他突发奇想,认为自己能够找到解读楔形文字的钥匙
当时他正和几个朋友一起喝酒,便对朋友说,用他的预感打了一个赌
而他当时手头唯一的资料,是几份波斯波利斯铭文的蹩脚摹本。
经过一段时间苦苦钻研,格罗特芬德破译了波斯波利斯的起首10个字母,解开了当时最渊博的学者也无从解开的难题。”
(陈晓红、毛锐《失落的文明:巴比伦》第7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2月第2版)



“楔形文字”比“埃及象形文字”难得多

“辨认楔形文字比埃及象形文字困难得无法相比。
成功的第一步是汉诺威高等学校古典学术教授G.F. 格罗特芬德(1775-1853)获得的。
他大胆地用奇妙的组合的办法,于1802年在尼布尔原件上认出了大流士、喜特塔斯皮和泽尔士这三位国王的名字,
并发现11个最简单的、即波斯文的书写体的正确含义。”
[美]J•W•汤普森《历史著作史》中译本下卷第4分册第758页,商务印书馆1992年5月)

越难的东西、西方人破译起来就越简单!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1 12: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21 23:06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20 23:37
古巴比伦楔形文字如何释读?


G.F. 格罗特芬德“破译”楔形文字的方法

“首先,格罗特芬德确定,楔形文字的确是文字而不是饰品
接着,他通过古希腊史学家的著作初步了解古代波斯的历史
已知波斯统治者居鲁士在公元前540年前后灭掉了巴比伦,为建立一个强大的波斯王国扫清了障碍。
格罗特芬德认为根据这一史实可以作出推断,铭文摹本中至少有一栏文字代表统治者的语言
此外,有一组记号和另一组单独的记号经常在文中出现,他推断这一组记号可能代表「国王」这个词,
而那个从左往右上方斜引的单独记号,可能是个分字符。这些推论因在其他铭文中有类似发现而得到了验证。

当时,他还不清楚铭文该丛哪个方向读,是从左到右,还是从右到左?是从上到下,还是从下到上?
但他很快发现大部分楔形文字的尖端不是朝下,就是朝右。两个楔形文字相交构成的角总是朝右开放。
因此,他断言楔形文字应该从左往右读。当时只有一个欧洲人接受这一观点

……当时他手头上的文字资料是从纪念碑上摹写下来的铭文,
于是他暗自思忖:纪念碑上某些文字的书写方式,一般是常年不变的,
比如他家乡墓碑上「长眠于此」几个字,就是他的祖父、曾祖父辈已经使用,而他自己的子孙也还要使用下去的。
因此,新波斯时代纪念碑上的某些铭文,如引语或祝语等,应该可以在古波斯的纪念碑上找得到。

在这里,格罗特芬德充分使用了数学的逻辑思维,
他先假定一组反复出现的楔形文字代表「国王」一词,
那么第一个字应该是国王的名字,而且后面必然有一行斜行楔形文字作为分字符,
下面的两个字中必会有一个代表「国王」。
「国王」这个关键词,可以根据其反复出现的次数来加以识别。
他注意到几乎所有的铭文中,在每一栏的开端,同一组楔形文字只有两种变体。
根据他的推论,这组文字里应该有国王的名字。
这种一致性是否意味着所有的铭文只谈到两位国王呢?
根据古典套语的习惯,很可能他们之间存在父子关系。
因而格罗特芬德按自己的理论演绎了下列图式:
X(国王),Z之子;
Y(国王),X(国王)之子。

正是根据这一推论,格罗特芬德成功地译出了楔形文字的最初几个字母,破译了波斯国王和亚塔薛西斯的名字

【波斯国王大流士的古波斯铭文】格罗特芬德译为:
大流士,伟大的皇帝,众王之王,诸国之王,胡斯塔普斯之子,阿黑明尼的王朝的皇帝,是建这座宫殿的人

格罗特芬德在其著作中回忆这段过程时写道
我确信,应该从亚凯梅尼狄亚王朝去找这样两位国王……
我开始检索历代国王的名字,瞧瞧哪两个最与铭文的文字相符。
他们不可能是居鲁士和冈比西,因为铭文上两个起首的字母不同;
也不可能是居鲁士和亚塔薛西斯,因为文字从字形上来看,第一个太短,第二个则太长。
看来可供选择的只有大流士和薛西斯了,它们看来和铭文一拍即合,我于是断定摸对了门道。
这是由于在提到儿子时,父亲的名字边上有表示国王的记号,
但在提到父亲的世系时这个符号就不见了。所有波斯波利斯的铭文都证实这一看法是正确的


……我们要特别肯定的是,格罗特芬德在破译古波斯楔形文字上的成就,
为两河流域出土的种种楔形文字提供了解读的钥匙
。”
(陈晓红、毛锐《失落的文明:巴比伦》第7-9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2月第2版)


如此破译法、如此想当然! 海外奇谈、无出其右者。
在这里,欧洲人随意的学术态度曝露无遗……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1 23: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22 21:43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21 12:17
G.F. 格罗特芬德“破译”楔形文字的方法

“首先,格罗特芬德确定,楔形文字的确是文字而不是饰品。
...



罗林森25岁开始“破译”楔形文字、方法与格罗特芬德不谋而合

“罗林森1835年在埃尔万德山上第一次看到楔形文字铭文,
后来就开始抄录引人瞩目的贝希斯敦铭刻上那些可以抄下来的部分。
罗林森在对欧洲这方面的研究进展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在抄录这些铭文时,收集到一份符号表,并寻找专有名词。
他想出的办法和格罗特芬德想的那个办法一模一样,他读出的头三个名字也是大流士、泽尔士和喜斯塔斯皮,
这简直是历史上最出奇的巧合之一。就这样,打开波斯楔形文字的钥匙已找到两次。”
[美]J•W•汤普森《历史著作史》中译本下卷第4分册第759-760页,商务印书馆1992年5月)


罗林森是在波斯工作的英国年轻人,他又一次找到打开楔形文字的“钥匙”……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1 23: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21 23:43
罗林森25岁开始“破译”楔形文字、方法与格罗特芬德不谋而合

“罗林森1835年在埃尔万德山上第一次看 ...

罗林森爵士被称为“破译”楔形文字的“商博良”

在波斯工作的英国年轻人亨利•克雷齐克•罗林森(1810-1895年)被称为“译解楔形文字的商博良。”
(参看[英]乔治•皮博迪•古奇《十九世纪历史学与历史学家》中译本第713页,商务印书馆2011年7月)

罗林森“不是大学里的学者,也从来没有当过教授
他17岁时便作为东印度公司雇用的一名青年见习军官远航印度寻求前程了。
……在1833至1839年间他在波斯为波斯王训练军队。”
([美]J•W•汤普森《历史著作史》中译本下卷第4分册第759页,商务印书馆1992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4-11-22 07:2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1-22 07:59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21 23:50
罗林森爵士被称为“破译”楔形文字的“商博良”

在波斯工作的英国年轻人亨利•克雷齐克•罗 ...


罗林森爵士的另一头衔---“亚述学之父”

另一种说法:罗林森接触楔形文字是在27岁(1837年)的时候。
英国人亨利•罗林逊,他成功地破译了美索不达米亚语。
他的突出成就使他荣膺了「亚述学之父」的美称


罗林逊出生于1810年,1826年到英国东印度公司服兵役。
1833年以少校身份公赴波斯。1837年的某一天,他来到比希斯敦村庄
波斯人称这里为巴基斯坦纳,意思是「众神的居住地」。
这里自远古以来就有一座陡峭的双峰大山,被称为「神仙洞府」,
从伊朗通往古巴比伦的古道就从山下经过。
大约在两千多年前,波斯国王大流士曾下令用三种语言在岩壁上刻上浮雕和铭文,以纪念他本人的丰功伟绩。

在这幅著名的浮雕上,伟大的大流士倚弓而立,右脚踩在反叛者戈玛塔身上,
国王后面有两位佩有箭筒、手持弓和长矛的波斯贵族。
他的前面有九个在瑟缩颤抖的「反王」,脚被捆住,脖子上拴着绳索。
图像的边上和底下有14栏文字,分别用波斯语、苏美尔语和苏萨的方言记述了大流士的武功。

当时,罗林逊被这陡峭石壁上刻着的文字和雕像深深吸引住了,
他冒着生命危险攀上石壁,抄录了所有碑文并开始研究楔形文字。
他在完全不了解格罗斯芬德的研究成果的情况下,
用一种与格罗斯芬德十分相似的手段,译出了三个波斯国王的名字

用英语写出来是,Darayawaush(大流士)、Khshayrsha(赫沙雅夏)、Vishtaspa(维希塔斯巴)。”
(陈晓红、毛锐《失落的文明:巴比伦》第10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2月第2版)

后来他又破译了另一种楔形文字,这就是苏美尔语,也是古巴比伦语、亚述语,
并编了一套“学习指南”和“词典”,因此被学术界尊为“亚述学之父”


由于格罗斯芬德、罗林逊等人的杰出贡献,楔形文字这一语言之谜逐步被揭开。
此后,学者们继续采用由近及古的方法,对照古波斯文,
最终将两河流域最古老的苏美尔人创造的楔形文字释读成功


楔形文字的释读成功,为人类打开了认识两河流域数千年历史和文化的大门
在此前后,考古工作者在这一地区先后发掘出几十万块用楔形文字写成的泥板文书。
通过对这些泥板文书的解读和研究,人们才知道,两河流域是人类文明的最早发祥地之一。”
(陈晓红、毛锐《失落的文明:巴比伦》第10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2月第2版)

就这样,整个“两河流域文明”的发现与研究
建立在一位德国中学年轻数学教师酒后的一个赌注以及一位在波斯服役的英国青年的猎奇兴趣之上……


两个19世纪的欧洲青年,通过与伪书(希罗多德《历史》)的对比,
在文字学要素“形、音、义”只存在音的情况下,
在很短的时间内,将消失了千年、乃至几千年的三种古代语言或方言,
用破译毋宁说是猜谜的方法,完全准确无疑地揭示出来,形成近代以来西方的“东方学”之基础……

发表于 2014-11-22 08:4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希腊艺术——还能够怎样说
发布时间: 2007-5-6 09:18:51    被阅览数:... 次
1873年6月,谢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 1822~1890在土耳其境内的希沙利克Hissarlik经过三年的艰苦发掘终于找到了特洛伊城。在出土的大量金器、青铜器面前,谢里曼  
毫不怀疑他发现了普里阿摩Priam是特洛伊战争期间的特洛伊国王的宝藏。此后该地的发掘者先后18次发现了财宝,但只有谢里曼的发现能够永垂不朽。原因就是他的发现使荷马史诗中的神话变成了信史(该遗址其实有9层,真正的特洛伊是在第6层,谢里曼发现的是要早于特洛伊地层1000年的第2层),故在一般介绍希腊文化的书中,谢里曼的形象非常正面,例如前些年三联书店出版影响较大的《神祇、坟墓、学者》一书,西拉拇在描写谢里曼时几近于崇拜。但是谢里曼用非法手段成为美国公民、用贿赂破坏印第安那州离婚法案的改革,最可恶的是在其成名作《普里阿摩的珍宝》一书中夹杂假材料等等,这些劣迹多数人并不知道。“海因里希·谢里曼是学者还是恶棍?”这是约翰·格里菲斯·佩德利(John Griffiths Pedley)在《希腊艺术与考古学》(Greek Art and Archaeology,Laurence King Publishing 2002,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一书中讨论的问题之一,在通俗性的艺术史和考古学读物中还很少有这样的写法。  
一  
  介绍古代希腊文化书籍的作者常有两类,一类是学者,像德国的温克尔曼J. J. Winckelmann 1717~1768、瑞典的布克哈特(Jacob Burckhardt,1818~1897)等人,他们虽然也利用考古材料,但主要依据文献,重点在研究描述希腊人的艺术、思想和精神方面,文采也不错。英国著名的希腊史学者格罗特(George Grote,1794~1871)从没有到过希腊,却有十二卷本的希腊史问世。一类是考古学家,像英国的伊文思(Arthur J. Evans,1851~1941)、美国的安妮·波依德(Harriet Ann Boyd,1871~1945)等人,他们的著作比较专门,重点则在遗址类型、器物演变关系、城市和宗教建筑的发展规律。对多数读者来说,考古器物的类型排队和神庙建筑的演变形式仍然是乏味的东西。如前几年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过一套“外国考古文化名著译丛”,其中《会说话的希腊石头》一书非常不错,作者是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教授古典课程的麦克金德里克(Paul L. MacKendrick,1914~1998),他按照古典考古学的发展线索来讲希腊文化,声称“书的重点是考古发现史,而非艺术鉴赏。”(麦克金德里克:《会说话的希腊石头》,晏绍祥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220页)因此他在书中选择考古材料的标准是以能说明社会问题为据,不考虑作品的艺术性,一般人读起来也就比较枯燥,而且在八十年代的修订本中,最新的考古发现他又不收录,这样趣味性就差了许多。  
  佩德利的《希腊艺术与考古学》在描述希腊人的精神和艺术时仍以考古材料的艺术性为主,对艺术品的描述也非常细致,像麦克金德里克认为与考古关系不大而放弃的“掷铁饼者”等一些重要的艺术作品他仍然予以介绍。尤其是在叙述古代希腊艺术的发展脉络时,尽量采用最新的考古发现。该书第三版出版于2002年,如书中最新的考古材料是2001年在卡利姆诺斯岛(Kalymnos)出土的37尊希腊化时期的雕像(《希腊艺术与考古学》,第20页,下引该书仅注页码),而2000年在锡拉岛上发现的年代最早(公元前640年)的大理石女性立像,已经有详细的讨论。(第148页)又如,被西方考古学界视为二十世纪的十大考古发现、堪与“死海古卷”、“埃及图坦卡蒙王陵”等比肩的乌鲁布伦(Uluburun)沉船(1984年在土耳其乌鲁布伦海岸附近发现公元前1316~1305左右的沉船,船上载有20吨人工制品。其中有铜锭、锡锭、玻璃、象牙制品、金银器、青铜器和武器。黄金、刀剑和生活于公元前十四世纪中叶埃及奈费尔提蒂王后〔Nefertiti〕的印章等珍贵文物。经过十多年完成整理后,现成为土耳其的博德鲁姆〔Bodrum〕水下考古学博物馆),在近年国内出版的许多有关希腊文化的书籍都很少有介绍,佩氏此书却高度评价这项发现,认为只有“线形文字B”才可与之媲美。(第63页)介绍最新的考古发现只是佩氏书中的优点之一,我比较喜欢的还是该书在利用考古材料解读希腊社会的同时,将存在的问题告诉读者。上面提到有关谢里曼的争论只是书中设置“争论和焦点”栏目中的一个,该问题如何回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反映了近些年来西方考古学史的研究从线性到多元的一种变化。  
  在早先介绍希腊文化的书籍中,学者们的困境是如何在格罗特怀疑史前考古材料的精神与温克尔曼利用考古材料复原古代社会为优先原则之间把握平衡。以田野发掘为主的现代考古学兴起后,对以希腊罗马艺术品为研究对象的古典考古学产生了冲击,研究者们也越来越关注作品的社会、政治、宗教背景,如作品本身的创作意图、古人为什么选择特定的图像、古代观众面对这些作品的感受、如何解释古人投入公共资金进行神庙建筑的装饰等问题。但如何避免现代考古学将考古材料的碎片化和古典考古学将文物的泛艺术化是多数学者将要面对的主要问题。佩氏是美国密西根大学古典考古学的教授,《希腊艺术与考古学》实际上是他在开了三十多年希腊考古学导论的基础上完成的。他本人除了有教学经历之外,还在意大利、土耳其和叙利亚有田野发掘的实践,这样的背景使他很熟稔地利用考古材料做复原希腊古代社会的工作。他本人声称,该书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通过希腊艺术的介绍,给读者提供希腊文化发展的顺序和框架,以“进一步充分来了解希腊人的想法和他们最真切关注的事物。”(第23页)作者的旨趣是以希腊人的眼光来描述文化,尽量放弃主观想象,这和国内以揭示社会规律而自得的文化读物有所不同。  
  作者自己讲,他希望向初学者展现希腊考古学中最为辉煌的片段,他在每一章开头的部分是有关的历史背景介绍;从第一至第三章,早期希腊和青铜时代希腊的艺术与考古学是按地域介绍,讨论焦点依次为克里特岛、基克拉泽斯群岛、希腊大陆和特洛伊。其余各章则以文物的种类(建筑、雕塑、壁画和陶器)。我读过的感觉是,这些与其他介绍希腊文化的西方书籍没有太大的区别,而真正有意思的就是他每章之后“争论和焦点”与“文化和社会”这两个栏目。我想这可能正是由于考古新材料的不断发现和学术的发展,使他在教学中需要经常面对而又难有一致答案所致,这种不确定性恰好为读者留下了更多的思考空间。  
二  
  佩德利书中的“争论和焦点”与“文化和社会”篇幅都不大,但提出的问题却往往超出了考古学和艺术史研究的范围。比如非常有名的帕特农神庙里面的56件石雕在十九世纪被英国的埃尔金爵士(Thomas Bruce Elgin,1811~1863)买给了大英博物馆,当时许可此事的是控制希腊的土耳其当局,现在埃尔金大理石雕在英国得到很好的保护,已成为英国的遗产。佩德利提出了埃尔金大理石雕的归属问题,究竟是应该留在英国还是归还希腊,是属于希腊还是属于世界?(第259页)这个问题恐怕目前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无论归还与否都会牵一发动全身。如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中国文物约二万余件,作为基本陈列的约二千件。它们是不是也应该归还中国?英国归还文物的话,其他国家呢?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中国流失的164万件文物分布于国外的47家博物馆,它们同样有解决归属的问题。还有的文物根本就不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之内,像走私、盗窃、战争掠夺的文物。  
  比如日本军国主义在二战中掠夺了大量的中国文物,战后盟军司令部曾有过登记,这批文物理所当然地应该归还中国,但是由于内战等因素这件事情没有了下文。改革开放之后,海外朋友曾经告诉我们,中国政府放弃了战争赔偿,但是这些文物应该无保留的归还中国。所以,尽管佩德利只是讨论希腊某个具体文物的归属,但它具有普遍意义,它实际上反映了西方知识界对西方列强掠夺其他民族文物的一种批判。艺术品研究中出现的这种政治正确的立场是早期的学者与战后学者的一个显著区别。  
  在希腊艺术品的类型中,人像雕塑占有重要位置。希腊古风时代(公元前8~6世纪)最有代表性的雕塑是过去被称为“阿波罗”的**雕塑“库罗斯”(Kouros,即希腊语“男青年”。“库罗斯”与中国的石翁仲有些相像,它树立于墓地,有作为神的化身、祭献品或是纪念标志多种意义),一般的艺术史家对此只讨论雕塑的技术问题,很少涉及社会层面。如贡布里希(Ernst H.Gombrich,1909~2001)说,这些**雕塑说明希腊人开始使用自己的眼睛,并有了新想法和新方式,知道应该怎样去再现人体。(贡布里希:《艺术的故事》范景中译,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1998版,第41页)佩德利写到,体育场上**的运动员是这些雕像的基础,尽管这些雕像有埃及的痕迹,但是在与希腊接触的所有国家中都没有一个像希腊这样允许堂而皇之的**,它必有更深沉的原因,不论哪种用途,都是家族权力和社会地位的象征,既展现了人神的共性,又是辨别希腊人的方式。(第175页)进入古典时代(公元前5~4世纪)的雕塑无论装饰技巧还是艺术风格都是希腊艺术的典范,代表性的作品是奥林匹亚神庙、雅典卫城的群雕,历来也是艺术史家们的研究的重点,但他们更看重每个个体的雕塑美,造型、比例、人体结构、面部神情、姿态动作、装饰细节等可以连篇累牍地叙述,但却很少进一步做整体性的文化思考。佩德利在讨论了这些艺术品之后指出,这些雕塑的品质是如此的惊人,我们不得不思考,当时这样大批量的人体雕像立在圣殿和其他的公共场所时,曾对那些地方产生过怎样的影响。佩氏还在“文化和社会”中继续展开说到,圣殿是为神的艺术,这些雕像作为神与人之间的调解人,既有教育参观者的功能,也代表那些向神庙进献雕像者的社会地位。(第225~228页)换言之,佩德利认为希腊古典时期也没有纯粹的艺术品。在雅典卫城的考古发掘中的材料中,有雅典从当时265个同盟成员中收取贡金用其中一部分装饰神庙的记录,大批量的雕像制作费用就来自这些贡金。按照佩德利的提示,人们不难想象,当各个城邦的贡金修建成为神庙,以及大批的精美雕像同时在这些公共场所出现的情景,它就是一种集体性的狂欢,性质恐怕和“文革”中神圣、自豪、夸张的宣传画差不多,希腊语中的“雕像”本来就和“欢乐”是同一个词。中国没有希腊那样的雕像流传下来,但我们有“器以藏礼”的传统,艺术品的教化功能更加明显。王延寿对西汉“鲁灵光殿”有这样的描写:“神仙岳岳于栋间,玉女窥窗而下视”、“图画天地,品类群生”、“恶以诫世,善以示后”,这可以说明无论中外,古代艺术品的主要功能就是教化。  
  在希腊古风时代的“库罗斯”中,美国盖蒂博物馆(Getty Museum)收藏的一件作品很有意思。1984年,盖蒂博物馆在清理藏品时发现这件藏品的相关文件是伪造的,作品本身的元素也和已知的古风时代的风格不尽相同(有兴趣者可以登陆下面盖蒂博物馆的网站查看,http//www.getty.edu/art/gettyguide/artObjectDetails﹖artobj=12908)。奇怪的是雕像的头发是早期风格,脚部又有晚期特点。作品的雕刻手法和使用工具和今天的工匠不一样,造假者惯用的以酸来掩盖刀刻痕迹的现象也没有在此雕像上出现。佩德利现在把它作为“争论和焦点”提了出来,一、是否可以展出,二、如是赝品值得关注吗?三、它仍然是艺术品吗?(第181页)尽管作品时代的艺术风格不能决定一切,也没有哪一位学者敢声称自己就能够穷尽所有的古风作品。(盖蒂博物馆方面已聪明地指出,无法解释混合了早晚风格的反常现象,只能说明我们对希腊的雕刻知识有限,而不是伪造者的错误)在我看来,读者怎么回答并不是作者要关心的问题,佩德利似乎是在训练学生观察艺术品的视角和提醒人们注意艺术品后面的文化背景问题,这样写艺术史显然要比仅仅描述艺术品的风格特征的艺术史过瘾多了。  
  艺术品作伪也好,模仿也好,复制也好,都有深刻的文化内涵。早在公元前三世纪,罗马就掠夺南意大利和西西里希腊城邦的艺术品并大量地进行模仿;晚至文艺复兴时期,已进入市场的古代希腊罗马的艺术品更是被大量模仿,不同时期的模仿其意义是完全不同的。早期的模仿是强势文化扩张的一种形式,就像商周时期,中原周边的文化都模仿中原地区的礼仪建立类似的体系以和中原文化接轨。晚期的模仿是复古思潮和商业利益驱动混合的结果,比如宋以后的复古风气产生了大量的模仿商周时期的青铜器的作品,研究商周文化的人或许对它们不屑一顾,但它们却是研究宋代社会风气的绝好教材。在四川遂宁、彭州曾经出土了许多宋代的仿古青铜器,那些貌似“复古”的器物都有新奇的造型。按照商周礼器的标准它们是不值一提的赝品,但却是研究当时士大夫“托古改制”的思潮影响民间审美趣味的典型材料。所以佩德利对盖蒂“库罗斯”的讨论不但深刻有趣,而且有很强的现实意义。辨别赝品所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性的知识,把握不同时期的社会风尚也至关重要。  
三  
  新的研究思路能够得到反映也是该书的一个特点。二战以后,尤其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希腊文化研究的重要转向是重新审视希腊文化的源流,质疑操印欧语言民族创造了希腊文化,而主张“东方”尤其是“埃及”对希腊文化的决定性影响。像伯纳尔(Martin Bernal)的《黑色雅典娜》(Black Athena,Rutgers University Press.1987,1991)、鲍尔迪(Julian Baldick)的《黑色的上帝》(该书有广西师大出版社的中译本)等书都主张希腊文化的源流并不纯粹,这在佩德利的书中也有反映。比如讨论希腊东方化时期(约公元前7~6世纪)陶器风格由几何纹向动物、植物纹变化时,过去一般认为是希腊为了适应东方市场而出现的。佩氏却认为,可能是东方工匠来到希腊所致,正是“在东方的推动力的积极作用之下,希腊的世界再次复苏了。”(第123页)这个时期希腊的陶器纹样有东方的风格没有什么疑问,同样都在说希腊陶器有东方的影响,但希腊是主动的转变和还是被动的吸收却反映出了对希腊文化本质的不同认识。  
  1972年,有人在意大利的里亚切(Riace)海里打捞起了两具青铜雕像并引起轰动,我一直比较关心它们的情况,说起来也是我喜欢阅读古代希腊方面书籍的契机。“文革”以前有关希腊古代文化甚至是整个西方文化的书籍都非常少,大众读物我只知道有人民出版社的《希腊的神话与传说》(楚图南译)和中国青年出版社的《古代的希腊和罗马》(吴于廑著)。何况在我们上学的年代,“言必称希腊”绝对是一个贬义词,因为它是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用来批评王明等人的,中学课本就选了这篇政治性极强的文章。官方语境对“希腊”的不屑,加上“文革”期间的媒体充斥的都是政治新闻,偶然有西方的文化新闻出现就给人十分深刻的印象。我好像是在《参考消息》看到这个轰动性的发现,我就一直想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样子。改革开放后,当然可以很容易地看到里亚切雕像,但除专业文章之外,一般书籍都是泛泛介绍。佩德利则在导言有关章节中把它们的年代、作者、艺术风格和研究状况讲得比较清楚。(第19页、第230~232页)他本人倾向这是献给德尔斐或奥林匹亚神庙的祭品。  
  一般学者在利用考古材料讲艺术史时,做到材料排队合适就不错了。佩德利做得很漂亮的地方就是除了介绍新材料、新观点之外,也能够提供多个角度让读者来思考经典的艺术品。比如,在花了大量篇幅和上十幅图片讨论宙斯神庙的艺术性之后,佩德利请参观者注意宙斯神庙那些神话雕刻后面的多层含义:从理性的角度认识人类自身的力量;从历史角度注意希腊波斯战争的影响;从地域角度暗示奥林匹克运动;从哲学角度观察希腊人构建人类、神灵和动物这三种体系的意义。(第216~217页)我想,佩氏本人如果只是一个在田野发掘的考古学家或者书斋中的艺术家,而没有多年教学经验,恐怕不会如此费心地来启发读者认识古典建筑的。又比如古代希腊体育运动,特别是奥林匹克的运动精神一直受到称赞,因为在我们的印象中,古代希腊的体育运动就是一项崇高的活动,其中的主要原因就是获胜的运动员仅头戴橄榄枝冠,接受精神性的鼓励。在中国官方的奥林匹克网站上就这样写道:“古奥运会对获胜运动员的奖励,虽曾多次改变,但原则都是着重于精神奖励。物质奖励也有,但相当微薄。”(http//www.olympic.cn/olympic/ancient/2004-04-16/142724.html)古希腊的运动员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有的崇高精神不可否认,可是完全靠精神鼓励的话,古希腊运动员靠什么长期坚持下去?这个问题佩德利就讲得蛮有意思。他通过大量出土的安法拉(Amphora)陶罐的研究,谈到他对希腊运动员参加体育比赛动机的猜测。古代希腊与奥林匹克运动齐名的还有四年一次的“泛雅典娜节”(Panathenaic Festival),它是全希腊的公共庆典。节日期间,除了向雅典娜祭献之外,还有规模与奥林匹克相当的体育比赛,装橄榄油的安法拉罐就是体育比赛胜者的奖品。当时少年组200米跑的胜者可以获得500加仑油,成年男子组的胜者是1000加仑。运动员本人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的油,但是他们可以转卖奖品。如果折算成银币,1000加仑价值1200银币(drachma)。而当时一个泥瓦匠或木匠之类的手艺人一天的收入才1个银币。也就是说,一个冠军可以在极快的速度挣得三年的工资。“显然,那些竞赛不仅为胜利者带来了荣誉和地位,同时也给他带来了财富。”(第318页)读到这里我们不禁莞尔,原来古希腊体育的崇高精神也不那么纯粹,希腊人早就知道要维持奥林匹克体育运动的崇高,还必须有职业体育的经济补偿让运动员们先富起来。该崇高的时候崇高,该要钱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  
  佩德利指出,克里特文明到希腊化时期是西方艺术根源的基石。我们从《希腊艺术与考古学》一书中也不难看见,这个根源实际上也一直是在与周边文化不断地交流,并非那么纯粹。但从公元前三千年开始,希腊文化在艺术上对人本身的关注就是其他民族的文化不能企及的,在它的成熟阶段,希腊文化已把人像作为表现为美和崇高的事物,(温克尔曼:《希腊人的艺术》,邵大箴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182页)并在公元前五世纪达到顶峰。希腊的人像雕塑不仅追求解剖学上的精确,而且追求人物自身的情绪刻画,这是同期东方艺术所没有的,这恰恰就是孕育科学和理性的温床。因此,即使这样的艺术品其制作目的是为神灵或是为城邦,这种对现实的绝对模仿必然会导致瓦解人们对神的信任,这也始终是希腊艺术发展的一条主线。  
  近些年来有关介绍古代希腊的书籍出版了不少,佩氏这本《希腊艺术与考古学》是不错的一本,详略得当,图片丰富,开放式的写作方式对读者多有启发。联想到国内学者写的同类书籍,考古专业的缺乏艺术训练,艺术专业的又很难驾驭考古材料,不容易做到艺术分析与考古学研究的有机结合。这或许与我们的学科设置有关。西方考古学一般是设置在艺术史或者人类学的科目内,我们的多设在历史学科内,在艺术与考古之间的贯通就不容易。这本书或对国内艺术和考古学两方面都有借镜作用,让学者们思考一下中国的古代文化史应该如何写。  
  我不知道是译者还是出版社的问题,本书作者一再强调他的另一个目的是希望初学者能更容易地理解希腊艺术和考古文献。这类书籍一般都有详细的参考文献供进一步阅读,中文本删除了这些实在可惜。另外,书中还有译者对考古术语不熟悉、专有名称不统一、校译疏漏等问题。比如书中提到的“喷口杯”,它的原文是“Krater”,是一种大形的双耳侈口陶杯,其功能相当于商周青铜器的盉或斝,是希腊人用来调和酒的器皿。“喷口杯”是港台的译法并不能准确表达杯的器形。若按照器形,它叫罐或者钵更合适,若按功能则等同于斝,但叫起来容易引起误解,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则译做“巨爵”,虽不到位,但把酒器的特点说清楚了。希腊的各式杯、瓶不少,书中多采用音译,那为什么“Krater”不译成“克拉特杯”呢?又如一些人物的年代错误实在不应该,如谢里曼的生年错成1882年,(第13页)实际应是1822年;谢里曼在特洛伊的第一次发掘变成了1970年,(第16页)实际应是1870年。这些还可以看出是校对方面出的错,可有的错误真叫人弄不懂为什么会发生。如希罗多德Herodotus公元前484~425年和修昔底德(Thucydides,前460年至前455~400年)都是大家都熟知的人物,生活的年代就是公元前五世纪,书中怎么错成了公元前十三世纪?(第83页)稍微了解古希腊文化的人都不会看不出来呀?佩氏的书是给初学者看的,对他们而言,最紧的倒不是观点和史料的正确,而应是材料不能有错。上面说的虽然不是什么大问题,对读者来说总是个遗憾。
发表于 2014-11-22 09: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道 于 2014-11-22 23:19 编辑
诸玄识 发表于 2014-11-22 08:40
希腊艺术——还能够怎样说
发布时间: 2007-5-6 09:18:51    被阅览数:... 次
1873年6月,谢里曼 ...


是不是‘谎言’不重要,重要的是‘谁在说’!
‘强者’编造的谎言就是‘真理’,‘强者’幻想的经历就是‘历史’。
所以,大家都在拼死争当‘强者’,以免被真理和历史抛弃。

点评

一针见血。  发表于 2014-11-23 20:43
发表于 2014-11-22 13: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米开朗基罗伪造《拉奥孔》

   

  1506年出土的《拉奥孔》是历史上保存最完整的古希腊雕塑,这件艺术精品极大地影响了人们对古希腊以及视觉艺术的认识。最近有学者提出,《拉奥孔》是假古典,伪造它的人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大师米开朗基罗!

  提出这一论点的是哥伦比亚大学艺术史专家莱恩·卡特森博士。通过对米开朗基罗的研究,她发现作为美第奇家族资助下的艺术家,素有追名逐利恶名的米开朗基罗肯定会耳闻目睹该家族会花大价钱购买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艺术品,他有机会研究这些艺术品,并可能会“重新创造”它们。

  1506年1月14日,《拉奥孔》被发现,教皇尤利乌斯二世把它放在梵蒂冈博物馆。不久,教皇叫米开朗基罗去看它。米开朗基罗断定这尊雕塑就是公元一世纪古罗马百科全书作者普林尼在他的《自然史》中描绘的那尊,在书中称赞那尊雕塑“比任何油画和铜像都要高尚”。卡特森于是推测,极有可能是米开朗基罗将

  自己塑刻的《拉奥孔》埋入地下,请别人“发掘”出来卖大价钱。

  卡特森说,1495年,米开朗基罗曾雕刻过一尊熟睡中的丘比特雕像,然后把它埋在土里“做旧”,后将其卖给一个有钱的红衣主教,这说明他是个熟练的“造假者”。在一次电视采访中,卡特森出示了一张米开朗基罗在1501年画的钢笔素描,素描中男性躯干的背面,看上去很像《拉奥孔》中的人体形象,她说,这幅素描带有研究性质,目的是预先想好雕塑的人体结构。

点评

以文会友,不亦乐乎!  发表于 2014-11-23 20:42
发表于 2014-11-22 23: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4-12-7 01: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2-7 01:05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0-12 18:38
在欧洲使用「文明」一词的第一人是杜尔哥(1752年)

「文明」一词“在1752年才出自法国政治家和经济学 ...


没有文字就没有文明
“从行为的角度认识文字---人类文明的最伟大的一个组成部分直到现在还只是偶然提到---那就是文字
没有语言文字文明甚至不会出现,而且肯定永远不会达到它的高级形式……
第四福音书已开始就这么说:‘一开始,就有文字;……所有东西都是文字创造的;
……生命存在于文字之中,生命是人类之光。’”(译自《英国大百科全书》,1964年版,顾小存译,王桂林校)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5 14:37:5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破解古埃及:一场激烈的智力竞争

埃及学的开山祖师蒲慕州当拿破仑在1798年抵达埃及时,大概很难想象两百年之后世人会如何看待他的这次冒险,也更无从预测,他所引起的埃及热潮,是如何地促成古埃及文明在现代重新被世人认识。他的军事行动,也就是想要占领并控制埃及,并继续向东发展的企图,结果以失败收场;其附带活动,即由一批学者进行对埃及的古迹及现况的调查,却是一项巨大的成就。就是由于这批学者所带回欧洲的文物,刺激了一班学者的研究热情,投入了对古埃及文字的研究,才产生了所谓的埃及学——研究一切有关古埃及的学问。 自从法国人商博良在1822年找到解读古埃及文的方法之后,经过一百八十年的时间,古埃及文明在现代人的历史知识中已经成为一种常识——至少,世人知道古埃及文明有它的历史,古埃及文字不是不可辨认的神秘象征符号,埃及学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当然仍以欧美为主)已经是人文学科中重要的一环。但说实在的,不论是在西方或东方,一般人除了对博物馆中精美的埃及艺术品赞叹不已,对金字塔与木乃伊有一种神秘感和莫名的恐惧之外,恐怕仍然弄不清楚埃及文(一般在中文的说法还加上“象形”两 个字)到底是否为一种象征符号,或是要凭借神秘的直觉去解读的东西。这大概只能说,一般历史教育无法照顾到这样的细节吧。对于那些想要多了解一些古埃及文字系统的人,也许去找一些浅显的介绍书籍看看,就可以大致有些了解。不过,如果还想要多知道一些商博良研究古埃及文的过程,尤其是在他短短十数年的学术生涯中所经验的各种困难和挫折,以及他研究的深刻意义,那就不容易有合适的读物了。本书的特色是用浅显的文字,说故事的技巧,生动地介绍了商博良的一生事迹和他的研究,给读者一个清楚的了解。在这同时,作者适时地在各个篇章中加入了有关古埃及文字结构的介绍,使读者在趣味中得以了解古埃及文字的一些基本概念,如什么是表意符号,什么是表音符号,基本的音符是哪些,人名的构造原则是什么,等等。两位作者是职业考古学家,虽不是埃及学者,但也有相当的埃及学知识,写了不少有关考古的书,主要是 以向大众传播考古知识为业。他们对古埃及文字的介绍,从埃及学家的观 点来看,可以说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错误,如果以古埃及文的经典教科书(A.H.Gardiner,Egyptian Grammar,Oxford:1957,3rd ed.)来衡量,他们的介绍基本上沿袭了第一课有关古埃及文基本认识的部分,因此读者可以放心,他们的说法是可靠的。 不过本书的优点不止于此。两位作者花了相当多的工夫去追索商博良及其同时代一些学者之间的往来关系,描绘出19世纪前半叶欧洲学术界在解开埃及文字之谜的竞争中的一些有趣的故事,当然也可以作为了解欧洲近代学术发展史的一个例子。即使对埃及学家而言,作者对商博良的生平介绍也仍然是有参考价值的,毕竟埃及学发展到现在,一般人可以直接借 着最新的文法书籍研读埃及文,不必重蹈覆辙,但是对于埃及学的开山祖师却不见得有什么深入的了解。所以,结论是,这是一本成功的普及性作品,在众多以埃及为题材的大众化读物中,算是比较高水平之作。 (作者为美国约翰霍浦金斯大学埃及学博士,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
http://item.jd.com/10273857.html ... 3438952e6465b465aac

 楼主| 发表于 2014-12-28 21:2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4-12-28 21:47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1-17 07:14
西方学者为何急于推早埃及、西亚的“文明史”呢?

记得林明先生 在大约六、七年前对笔者说:


欧洲人为何推高古埃及与古代西亚

环地中海和远至波斯湾的各民族实在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存在,是最优秀的活跃人群
在罗马帝国中,这一存在果然达成了一种统一。
只在这里,精神的各个前提才得以实现;只在这里,发展才占优势,没有绝对的衰落,只有变迁。

在与日耳曼民族新的融合之后,在又一个1500年或2000年之后,
这一活跃的人群重新脱颖而出,它消化了美洲,而今即将彻底打开亚洲
还有多久,一切消极的存在都将被它征服和浸透?非高加索人种抵抗、屈服、灭亡
埃及人、巴比伦人、腓尼基人,那时已为这一征服世界的力量奠定了基础
不但通过跳跃和对立面的激发,也通过缓慢的发展,我们在精神上与他们联系在一起。
能够从属于这一活跃的人群,实乃幸甚。”
([瑞士]雅各布•布克哈特《历史讲稿》中译本第2页,三联书店2014年6月第2版)

这里充斥着欧洲种族主义的论调。
这位历史评论家不是别人,正是中国学者们所熟悉的雅各布•布克哈特
就是他通过《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一书杜撰了“欧洲文艺复兴”的概念。

 楼主| 发表于 2015-1-3 22: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2-28 21:26
欧洲人为何推高古埃及与古代西亚?

“环地中海和远至波斯湾的各民族实在是一个生机勃勃的存在,是最 ...

转yong321 博士贴:

> 雅各布•布克哈特,就是他通过《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一书杜撰了“欧洲文艺复兴”的概念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dictionary/renaissance
“renaissance”一词最早出现时间为1845年,布克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出版于1860年。你认为“文艺复兴”这个词是布克哈特首先使用的吗?

另: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he_Renaissance
The word Renaissance, whose literal translation from French into English is "Rebirth", appears in English writing from the 1830s. The word occurs in Jules Michelet's 1855 work, Histoire de Franc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rench_Renaissance
The word "Renaissance" is a French word, whose literal translation into English is "Rebirth". The word Renaissance was first used and defined by French historian Jules Michelet (1798–1874), in his 1855 work, Histoire de France (History of France).

 楼主| 发表于 2015-1-3 22: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1-3 22:55
转yong321 博士贴:

> 雅各布•布克哈特,就是他通过《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一书杜撰了“欧 ...

答yong321 博士问:


如果说谁最早使用该词的话,还不是1845年,而是1840年。
「文艺复兴」一词的始作俑者,是法国历史学家朱尔·米什莱(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 08: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1-11 08:19 编辑

浑沌道长 发表于 2015-1-10 20:50
“道”也分土洋?真是不知国学为何物矣。。。。。
http://www.gxfxwh.com/forum.php? ... amp;page=5#lastpost

朝千里答混沌道长

明道歌

说起“道”来,须明“道”理。
大路为“道”,径为小“道”。
鸟有鸟“道”,鼠有鼠“道”。
蛇有蛇“道”,犬有犬“道”。
人有人“道”,盗亦有“道”。

出门上“道”,是为土“道”。
乘船循“道”,是为水“道”。
既有水“道”,岂无洋“道”?
“古希腊”者,闻犬儒“道”。
犬儒为“道”,实乃犬“道”。

犬道为“道”,趴地挡“道”。
伏地觑人,影低人“道”。
夷狄无“道”,盗版伪“道”。
桀犬吠尧,岂如“霸道”?

混沌为“道”,其“道”何如?
仰人鼻息,媚崇洋“道”?
民可从“道”,不可知“道”;
不明“道”理,如何向“道”。

叹我中华,遵循“中道”,
温良恭俭,让贤有“道”,
仁义礼智,信斯文“道”。
王“道”坦荡,中庸之“道”。

“道”既不同,不相谋“道”。
已哉已哉,已而已矣。

 楼主| 发表于 2015-1-20 22:3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4-12-7 01:01
没有文字就没有文明
“从行为的角度认识文字---人类文明的最伟大的一个组成部分直到现在还只是偶然提到 ...

恩格斯的“文明观”

文明源于“社会分工”
文明时代是社会发展的这样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上,分工,由分工而产生的个人之间的交换,以及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的商品生产,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完全改变了先前的整个社会。

“文明时代”的三大奴役形式
随着在文明时代获得最充分发展的奴隶制的出现,就发生了社会分成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的第一次大分裂。这种分裂继续存在于整个文明期。奴隶制是古希腊罗马时代世界所固有的第一个剥削形式;继之而来的是中世纪的农奴制和近代的雇佣劳动制。这就是文明时代的三大时期所特有的三大奴役形式;公开的而近来是隐蔽的奴隶制始终伴随着文明时代。

“文明社会”的动力---贪欲
鄙俗的贪欲是文明时代从它存在的第一日起直至今日的起推动作用的灵魂;财富,财富,第三还是财富,---不是社会的财富,而是这个微不足道的单个的个人的财富,这就是文明时代唯一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目的。
---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上述第一句话讲的“社会分工”是一个经济史概念,并不反映“文明”的特征。
例如在十五世纪之前的欧洲,不可否认“个人之间的交换”及“商品生产”的普遍存在,
然而,当时的欧洲大陆处于黑暗的神权统治之下,显然没有“文明”。
是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才将欧洲带入了“文明”的阶段。
第二句话讲的是“阶级斗争”;
第三句话讲的是黑格尔的理论:“恶是历史发展的动力”。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文明”概念在恩格斯那里是如何被混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5-5-18 23:01:3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铁马冰河陆川客 时间:2015-05-15 11:48:48

饭前休息,顺便扒一下印度历史的情况。

  众所周知,一般认为,这词儿俺也会用。印度古代历史主要基于中国历史记载,西方学者还要捧着中国史书挖古建筑的。那么比佛教还要早的历史呢?

  印度古代通行的书写材料是桦树皮和贝叶。贝叶是多罗树的树叶。这种树叶既阔又长,质地厚实,印度古人将它们裁成统一的长条形,用竹签或铁笔在上面刻写,然后在字迹上涂上颜料。贝叶上打有洞眼,可以用绳串连。但是,桦树皮和贝叶这两种书写材料都不宜长期保存,因此,印度古代始终保持口耳相传的文化传播方式,书写一般用作记诵的辅助手段。
  --传说,就像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一样,岭国的传说并非信史,至今亦然。

  印度现存最古老的四部吠陀《梨俱吠陀》、《娑摩吠陀》、《夜柔吠陀》和《阿达婆吠陀》就是通过严格的吟诵方式传承的。而在整个吠陀文献中,找不到任何有关文字书写的知识。因此,印度古代文字起源不明。印度现存最早的书写文字见于阿育王(公元前3世纪)石刻铭文。
  --早期婆罗米文字,学者推测很有可能是梵文的一些书写变体。暂且认为石刻断代为真。和佛经一样,“如是我闻”。

  印度吠陀时代是部落社会。吠陀时代末期,约公元前6世纪初,印度的部落大部分过渡到国家。此后,从公元前6世纪至公元4世纪为列国纷争和帝国统一的时代。印度的两大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产生于这一时期。《罗摩衍那》的最后定型约在公元2世纪,现存抄本约有2万4千颂;《摩诃婆罗多》约在公元4世纪定型,现存抄本约有10万颂。也就是说,印度两大史诗的篇幅总量相当于希腊两大史诗的十倍。
  --请勿认为抄本就是在公元2-4世纪的宝贝,请看首段,没法保存的。

  《格萨尔》的整理工作还在进行之中,“估计诗行可达百万行”。也就是说,这部史诗的篇幅相当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的五倍之多,堪称世界史诗宝库中一大奇观。当然,《格萨尔》直至近代和现代还处在创造性的发展中,是一部“活史诗”,与严格意义上的古代史诗是有所区别的。
  --没法当历史看的,可以去研究考释,不能当真。参考西方拿着史诗和传说去考古的一系列光辉事迹,俺贴过一些,有趣。

  在印度,上古乃至中古时代的桦树皮和贝叶抄本已荡然无存。例如《摩诃婆罗多》,现存最古的抄本也属于16世纪。最早的证据显示在公元533年的抄本中已经收集了10万对对句,有20卷。中国的纸张至迟在七世纪末已经传入印度,但造纸术的传入还要晚一些,纸写的抄本出现在11世纪以后。尽管出现了纸写的抄本,更为流行的还是贝叶抄本和桦树皮抄本。至于印刷术传入印度,则是16世纪以后的事了。
  --明确的抄本居然在16世纪,间接证据认为可以追溯到公元533年。回看我们的材料,战国竹简里大把先秦古籍。

  直到11世纪,印度才有了纸张和纸质写本,且使用范围仅限于印度中北部的地区。在那些适宜棕榈树生长的地区,因为比纸张更容易制作、获取,也更加便宜,棕榈叶一直是最主要的书写材料,并没有随着纸质印刷书的出现而消失。FILLIOZAT教授曾经看到过一份梵语诗歌的棕榈叶抄本,在末尾处抄写匠说这些诗歌是选自一本在1890年印刷的书。直到20世纪上半叶,棕榈叶写本和抄写匠才慢慢的消失了。而且由于棕榈叶书写材料的深刻影响,后来的纸质写本的样式也是制作成棕榈叶般的长条行的。到18世纪,西方影响下,才渐渐出现了今天书籍一样的书写方式。19世纪的纸质写本《妙法莲华经》,样式仍然是长条叶片型的。
  --热带潮湿多雨的气候,难怪树叶没法保存很久。


按我国现代考古学的主流认知:
  1863年以后意大利考古学家G.菲奥雷利对庞培古城遗址的发掘,1870年德国考古学家H。谢利曼对特洛伊古城的科学发掘,都是严格按地层堆积进行的,标志着地层学的成熟,田野考古发掘工作进入了新阶段。 庞培古城遗址为罗马时代城市遗址,位于意大利那不勒斯东南维苏威火山脚下。始建于前6世纪,公元79年维苏威火山爆发,庞培城全部埋入火山灰下。1848年.菲奥雷利即从事庞培城的发掘,1863年主持发掘,注意地层堆积规律的观察和研究。 特洛伊古城,位于现在土耳其西北部小亚细亚半岛。古希腊的荷马史诗中记述了希腊人和特洛伊人战争的故事,但人们长期认为特洛伊城是虚构的。1870——1890年,德国考古学家谢利曼发掘特洛伊城址,特洛伊的真实存在才得以确认。 谢利曼(1822——1890)原是德国商人,少年时在其父送给他的圣诞礼物——乔利的《通史》中看到一幅特洛伊的想象图,引起了很大兴趣,后来又读了《荷马史诗》,于是渴望找到特洛伊。46岁后谢利曼弃商从事考古,找到并按地层堆积科学发掘出了这座城址。英国考古学家高度评价谢利曼说:“近代考古学是伴随着谢利曼开始的。”
  --俺前面贴过,走私贩子谢某的考古过程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谎言,造假,破坏,这也算是科学的话,考古学还是关门好啦。

  1843年丹麦的沃尔索发表《丹麦原始时代古物》,强调按照器物的形制进行分类的重要性,标志着类型学的产生。1903年瑞典的O.蒙特柳斯发表《东方和欧洲的古代文化诸时期》一书,在首章《方法论》中,大量使用比较考古学和类型学的方法进行研究,并将类型学的理论加以系统化。标志着类型学理论的成熟。
  --楼主回复俺的推测,应该算是类型学的推理,有道理,但也只是有道理的推测。

  商博良(1790——1832)是埃及学的创始人,1808年获语言学博士学位,精通希腊文、拉丁文,熟习埃及文等6种东方语言。1822年成功释读埃及托勒密和克娄巴特拉方尖碑石印本上的象形文字,这标志着埃及学的诞生。后到埃及考古发掘。
  --18岁的博士,果然天才啊。据说还熟知中文,天晓得什么中文,然后看着拓本或是描绘本去“破译”,楼主和99兄等都引述过这奇葩的过程,不是有趣是疯狂。

  德国J.J.温克尔曼(1717~1768)开始利用古代的遗物,而不是专靠古代的文献,从事欧洲古代史的研究。他以保存在罗马等地的许多古代美术品为资料,写成他的名著《古代美术史》。有的学者称他为“考古学之父”,可见他对考古学影响之大,尽管古代美术史并不等于考古学。
  --如果那些美术品是不完美的复制品呢?如果干脆是文艺复兴以后炮制的新产品呢?

  1926年李济对山西夏县西阴村史前遗址的发掘,是中国学者第一次主持的在中国境内的田野考古发掘。 李济(1896~1979),中国现代考古学家, 中国最早独立进行田野考古工作的学者。 1923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学位,1926年与美国弗里尔美术馆共同发掘山西夏县西阴村遗址。
  --这也是中国现代考古学田野实践的肇始。

  20世纪20年代,英国学者J.H.马歇尔对哈拉帕城址和摩亨佐达罗城址进行发掘,纠正了吠陀时代以前的印度完全处在史前时代的错误结论,使印度文明史提前到公元前第2千年的前半期。
  --见俺前述,在没有1950年代以后科技参与以前的考古,均为假说与推测。这以后的也要按照文献来核对的。

  根据考古学,古印度哈拉巴文化大致在公元前3000至公元前1750年,具体地说,其中心地区约为公元前2300至公元前2000年,周边地区约为公元前2200至公元前1700年。在权威辞典<大英百科全书>中找到一个暂定的答案:“英国考古学家M.威勒爵士提出的公元前2500年到1700年的观点被一般人所接受。”而另一位学者D.阿格拉沃尔把考古和碳14的测定时间相结合,也得出了基本相同的结论。在以后的印度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几乎看不到一点古印度文明的影响。
  --20世纪初叶的威勒爵士是田野考古的先驱者之一,谢某与其无法并论。不过,那时候可没有什么碳十四。1960年代以后基本没有新的进展了。这个阿格拉沃尔的结论也是在1998年碳十四数据库成熟以前很久了吧?

  古代港口罗塔尔是位于印度河流域文明地域最南端的遗址之一,发现得比较晚,在时间上,也是延续最晚的一个文明遗址。而当学者们对从这里出土的物品进行分析后,认为它的存在时间可能要延续到公元前1000年,比权威的观点整整晚了七百年。时间上存在着的前移数千年、后延数百年的情况,这使这一文明在世界诸文明中的定位难以确定。只能说,印度河流域文明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文明之一,但是,对于它存在的确切时间,不知何时才能找到正确的答案。而且,令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个广阔存在了数千年,发展水平极高的古印度文明,竟然就是这样不留痕迹的消失了。在后世的文字典籍中,几乎见不到任何关于这个文 明的记载,而且在以后的印度文明发展过程中,也看不到任何这一文明的影响,沉睡在泥沙之下,留给后人无数的未解之谜。
  --也就是说,大英百科全书的词条那也只是一个推论而已!

  关于印度河文明的创造者问题,随着印度河文明文字解读的进展,学者们所提出来的假说更加广泛,按他们各自的推断,可以列举出下列一些人:达罗毗荼、布拉灰、苏美尔、帕尼、阿修罗、乌拉提亚、瓦黑卡、达萨、那迦、雅利安等等。参见 K.C.贾因著:《印度史前史和原始史》,第 125 页,新德里,1979。
  --这才是西方史学的真相,假说,假说,还是假说!文字难以解读啊!反倒是1822年到1952年之间,西方势如破竹般“破译”了几十种文字几百种语言!!!俺还是那句话,难道天才都死光了吗?现在的青年军官、建筑师、中学数学教师为什么不能按照同样的思维路线图破译其它的古文字?还有甲骨文和金石文哦!可以借用超级计算机啊!俺说的不全面,网上有古希腊语的莎草文书邀请网民破译的,据说读出很多,呵呵。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16: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载者按: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哪里是什么长城,分明是一堵原始聚落的界墙。

“世界遗产”英国长城啥样子
叶寒青  摄
出处:2016年11月10日 16:00:02 | 来源:浙江在线
链接: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11/10/c_129359112.htm

 楼主| 发表于 2018-4-13 10:53: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发酵,已经在网上形成骨牌效应,西方伪史因此倒下一大片。
发表于 2018-4-16 21: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不是,我打开第一页看到2014年,以为穿越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