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44|回复: 9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9 09:1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五  
    王風一之六
    王風,周東都之風也。周公營洛邑為朝會諸侯之所,平王東遷遂都焉。其詩皆民間勞人思婦之作,不可為雅;止及境內,不能被於天下,不可名周,故繫之王,尊之也,猶<春秋>之書王人也。<左傳>襄公二十九年,吳季札來觀樂,邶、鄘、衛後為之歌王,然則王風之名以及風詩之次第,其來久矣。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賦而興也。黍,穀名,似蘆。離離,垂貌。稷亦穀也,似黍而小。靡靡,猶遲遲。搖搖,心動也。周室東遷,以鎬京與秦,大夫行役至於宗周,見沃野千里皆為秦有,故言彼黍彼稷外之也。心憂故國,行靡靡而心搖搖,此惟留心世道之人乃能知之,若泛泛者則不知矣。無可告語,故呼天而訴之也。朱子曰:“既嘆時人莫識己意,又傷所以致此者,果何人哉?追怨之深也。”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行邁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賦而興也。稷穗下垂,有如人之心醉。朱道行曰:“如醉者,搖搖之感,深而沉冥也。”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行邁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賦而興也。稷實堅結,有如人之心噎。朱道行曰:“如噎者,搖搖之感,鬱而凝滯也。”
    <黍離>三章,章十句。
    <詩序>曰:<黍離>,閔宗周也。夫宗周者,是文武所經營也,是成康以來所世守也,宮廟陵寢皆在焉。土田上上,山川險塞,是天下之奧區也。犬戎作難,釁起一時,秦襄力戰,彼亦自復其仇耳。為平王者,留晉文侯、鄭武公夾輔周室,使襄公逐西戎而居之,則周可復興,與宣王爭烈矣。乃懼其侵暴而即安於東,舉西京而畀之秦,異日者秦之代周,實始於此。大夫行役,興懐於彼黍彼稷者,傷周之物産而為秦之粢盛也,周之民人而供秦之賦役也。呼蒼天而問何人,蓋嘆平王君臣以國與人,不知誰實倡為此謀也;不然,赫赫宗周,褒姒滅之,舉世皆知而又問何人哉!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0 07:20: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0 07:2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二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賦也。君子,婦人稱其夫也。鑿墻而棲曰塒。此農民行役而其妻思之也。言君子于役,不知返還之期,則何日而可至哉?雞棲于塒,雞至也;羊牛下來,羊牛至也;畜産皆至而君子不來,如之何而能不思哉?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雞棲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君子于役,苟無飢渴!   
    賦也。佸,㑹也。桀,杙也。塒藏而桀露,故先至者棲塒,後至者棲桀也。括,至也。苟無飢渴,不敢望其來至而但望其生全也。朱子曰:“君子行役之久,不可計以日月,而又不知其何時可以來㑹,亦庶㡬其免於飢渴而已矣,此憂之深而思之切也。”
    <君子于役>二章,章六句。
    <詩序>曰:<君子于役>,刺平王也。古之行役未有無定期者,“雨雪霏霏”,遣戍役而預言歸期也;“卉木萋萋”,勞還率而詳言歸期也。今至於不知其期,則是政令無節而不體民之心也。<公劉>之詩曰:“乃積乃倉,乃裹餱糧,于槖于囊。”未有用其身命,而不豐其衣食者。今至於求免飢渇,則是糗糧有缺而不恤民之身也。民者,國之本也。平王東遷,國家再造而虐用其民,如此失本計矣。
    附注:
    (1)[古之行役未有無定期者,- - -] 参阅《诗经-小雅-采薇》及《出车》。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1 08:48: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1 08:5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三
    君子陽陽,左執簧,右招我由房。其樂只且!
    賦也。陽陽,自得之貌。簧,笙也。由,從也。房,奏樂之所。孔頴達曰:“房中之樂作於小寢。天子以<周南>,諸侯以<召南>。”言君子為伶官而志氣陽陽,常若自得。左手執簧,右手招我使由房,以為此中甚樂也。我為所招者自謂也,蓋其友感君子之相招而賦此也。
    君子陶陶,左執翿,右招我由敖。其樂只且!
    賦也。陶陶,喜悅之狀。翿,舞羽也。敖,舞位也。由房教以樂聲,由敖教以舞容也。
    <君子陽陽>二章,章四句。
    <詩序>曰:<君子陽陽>,閔周也。君子隱於伶官,相招為祿仕,全身遠害而已。<簡兮>之伶官,以執籥見嘲,尚思用世也,故以賤為悲也。由房之伶官以執簧相招,止求全生也,故以賤為樂也,此可以觀世變焉。然值危亂之時,而陽陽陶陶,近於玩世而不恭矣。再言其樂只且,贊之乎?抑諷之也。謂其性情不厚而果於忘世也,諒其心而又欲進其徳,可謂益友矣。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2 08:3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2 08:36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四
    揚之水,不流束薪。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申。懐哉懐哉,曷月予還歸哉?
    興也。以手激水曰揚。戍,屯守也。申,姜姓之國,平王之母家也。申侯弑幽王,平王不討而反命諸侯戍之。事不順則令不行,故獨周人戍焉而諸侯不與也。歐陽修曰:“激揚之水不能流束薪,猶平王政衰不能令諸侯也。彼其之子,周民謂他國之當戍者也。”蘇軾曰:“不與戍申,怨諸侯不至也。曷月旋歸,久戍而不得代也。”
    揚之水,不流束楚。彼其之子,不與我戍甫。懐哉懐哉,曷月予還歸哉?  
    興也。楚,荊條也。束楚輕於束薪矣,而亦不流,水弱之甚也。甫,呂也,亦姜姓。蓋當時以申故,而並戍之。
    揚之水,不流束蒲。彼其之子,不與我戍許。懐哉懐哉,曷月予還歸哉?
    興也。蒲,草也。束蒲更輕於束楚矣。許,亦姜姓之國。<周語>曰“申、呂雖衰,齊、許猶在。”是也。  
    <揚之水>三章,章六句。
    <詩序>曰:<揚之水>,刺平王也。朱子曰:“申侯與犬戎攻宗周而弑幽王,此王法必誅不赦之賊,而平王不共戴天之仇也。今平王知有母而不知有父,知其立己為有徳,而不知弑父為可怨,至使復仇討賊之師,反為報施酬恩之舉,則其忘親逆理,而得罪於天已甚矣。又王室有故,則方伯連帥以諸侯之師救之。天子鄉遂之民,供貢賦,衛王室而已。今乃勞天子之民,遠為諸侯戍守,故周人以非其職而怨思焉;則其衰懦微弱而得罪於民,又可見矣。”
    附注:
    (1)[蘇軾曰:“不與戍申,- - -] 应为[蘇轍曰:- - -]。(《钦定诗经传说汇纂》)
    (2)[<周語>曰“申、呂雖衰,- - -] 参阅《国语-周语-太子晋谏灵王壅谷水》。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3 08:5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3 08:5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五
    中谷有蓷,暵其乾矣。有女仳離,嘅其嘆矣。嘅其嘆矣,遇人之艱難矣。  
    興也。蓷,益母草也。暵,燥也。乾,高地也。仳,別也。嘅,嘆聲。言天時亢旱,物産凋殘,故中谷有蓷在乾地者,先暵矣。凶年飢饉,室家不保,故有女仳離,初見棄而嘅嘆矣。其嘅而嘆也,以為是遇人之艱難也,諒之而不怨也。  
    中谷有蓷,暵其修矣。有女仳離,條其歗矣。條其歗矣,遇人之不淑矣。  
    興也。修,平地也。條,長也。歗與嘯同。淑,善也。旱之久,在平地者亦暵矣;棄之久,則嘅嘆者條歗矣。其條而歗也,以為是遇人之不善也,怨之而不怒也。
    中谷有蓷,暵其濕矣。有女仳離,啜其泣矣。啜其泣矣,何嗟及矣。
    興也。濕,窪地也。啜,泣貌。旱之極,在濕地者亦暵矣;窮之極,則條歗者啜泣矣。其啜而泣也,以為事已至此,末如之何,雖嗟亦無及矣。蓋不怨人而自悲,且自勸其勿過悲也,性情之溫厚如此,而猶不免於見棄,此則國家之大勢有所以致之,而非一人之故矣。詩人是以敘其事,而深悲之也。
    <中谷有蓷>三章,章六句。
    <詩序>曰:<中谷有蓷>,閔周也。范處義曰:“世治則室家相保者,上之所養也;世亂則室家相棄者,上之所殘也。其使之也勤,其取之也厚,則夫婦日以衰薄而凶年不免於離散矣。伊尹曰:‘匹夫匹婦,不獲自盡,民主罔與成厥功。’故讀詩者,於一物失所而知王政之惡,一女見棄而知人民之困。周之政衰民散而無以為國,於此亦可見矣。”
    附注:
    (1)[范處義曰:“世治則室家相保者,- - -] 参阅《诗经集传-王风-中谷有蓷》。
    (2)[伊尹曰:‘匹夫匹婦,- - -] 参阅《尚书-咸有一德》。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4 07:5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4 07:58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六
    有兎爰爰,雉離于羅。我生之初,尚無為,我生之後,逢此百罹。尚寐無吪!
    比也。兎性隂狡。爰爰,自得之貌。雉,性耿介。離,麗。羅,網。罹,罪。吪,動也。朱子曰“兎爰爰而雉離羅,以比小人致亂而以巧計幸免,君子無辜而以忠直受禍。”是也。無為,不生事也。小人得志則必生事,生事則必立法,立法而人不從則犯,從之而不習則又犯,故有一為必有一罹。所為日多,故逢此百罹也。當此之時,君子雖憂之而不敢動,動則入於罹矣。惟望寐而無吪,庶可免於禍也。
    有兎爰爰,雉離于罦。我生之初,尚無造,我生之後,逢此百憂。尚寐無覺!
    比也。罦,翻車也。無造,不造言也。小人生事則必造言;所造之言,非簧鼓以惑君志,即萋菲以䧟正人,故有一造即為一憂。所造日多,故逢此百憂也。寐可不吪,覺則必吪,故願無覺則永不吪矣。  
    有兎爰爰,雉離于罿。我生之初,尚無庸,我生之後,逢此百凶。尚寐無聰!
    比也。罿,車羅也。庸,功。聰,聞也。小人造言生事,則必邀功以聚財,而得功必有病於民。以用兵而得功,必有害於國,故有一庸即為一凶。邀功者衆,故逢此百凶也。寐而有聞則易覺,故願無聰,人呼之而亦不聞則永無覺矣。此無聊之極思也。
    <兎爰>三章,章七句。  
    <詩序>曰:<兎爰>,閔周也。天下之禍,莫大乎君子退而小人進,故曰小人之使為國家,災害並至。為之、造之、庸之,小人為國也。百罹、百憂、百凶,災害並至也。斯時之君子,前者離於羅,後者寐無聰,所謂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也。此不治之症,惟明君可以醫之。夫君之明者,亦非有奇術也,但熟察其爰爰之狀則可以知其為兎矣,但細核其為造之庸則可以知其為凶矣。知之既真,出雉於羅而置兎於罦,反覆手之間耳。故君徳以明為大,一明而邪正分,則君子進而小人退,天下永無事矣。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5 08: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5 08:2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七
    緜緜葛藟,在河之滸。終遠兄弟,謂他人父。謂他人父,亦莫我顧。
    興也。緜緜,聨屬之貌。岸上曰滸。人之生也,父母猶本也,兄弟猶枝也。葛藟以枝蔓聨屬,庇其本根,故雖在河滸而終不漂流。物猶如此,人乃不然,遠其一本之兄弟,而謂他人為父。夫他人非天屬也,雖謂之父,豈我顧乎?是疏者終不可以為親也。
    緜緜葛藟,在河之涘。終遠兄弟,謂他人母。謂他人母,亦莫我有。
    興也。水涯曰涘,更險於滸矣。朱子曰:“謂他人父者,其妻則母也。有,心識之也。<春秋傳>曰‘不有寡君’。”
    緜緜葛藟,在河之漘。終遠兄弟,謂他人昆。謂他人昆,亦莫我聞。  
    興也。岸為水齧曰漘,更險於涘矣,而葛藟終在者,以根枝盤結故也。昆,兄也。遠其兄弟而謂他人為昆,故雖謂之而不聞,蓋異姓非一本也。我薄於一本之兄弟,而欲異姓之兄弟厚我,此必無之事也。
    <葛藟>三章,章六句。  
    <葛藟>,刺不睦也。天性之親父母,而下則惟兄弟。其相親也,天也;非人之所能為也。<小雅>曰“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言他人不如兄弟也。“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每有良朋,况也永歎。”,言兄弟勝於他人也。“兄弟鬩于牆,外禦其務。”,言雖不令之兄弟,猶勝於他人也。“每有良朋,烝也無戎。”,言雖至好之他人,終不如兄弟也。今乃遠其兄弟,而以他人為兄弟,甚而他人之父亦父之,他人之母亦母之。人皆一本,己獨二本,是己不可為人又况終不見收乎,窮而無所復入,乃始悔之則已晚矣。天下之遠兄弟而親他人者,讀<葛藟>之詩其亦可以自反也夫。
    附注:
    (1)[<春秋傳>曰‘不有寡君’。] 参阅《左传-昭公二十年》。
    (2)[<小雅>曰“常棣之華,- - -] 参阅《诗经-小雅-常棣》。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6 07:4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6 07:47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八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比也。葛蔓而善附,似小人之黨援也。彼采葛者,喻讒人引用羣小,結為朋黨以䧟正人。為正人者,一日不見於君,則乘間而讒之者衆矣。故憂懼交集,雖一日之暫,有如三月之久也。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比也。蕭,蒿也,氣味苦寒,喻小人之陰險也。陰險之人其為讒也,隱而酷。故憂懼之甚,一日不見,不止如三月,直如三秋矣。
    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兮。
    比也。艾似香而非香,喻小人之柔奸也。柔奸之人其為讒也,深而巧。故憂懼之極,一日不見,不止如三秋,直如三歲矣。張彩曰:“<楚辭>云‘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意蓋本此。”
    <采葛>三章,章三句。  
    <詩序>曰:<采葛>,懼讒也。夫小人,與君子不兩立者也,其欲去君子之心,無日忘之也;其投間伺隙而欲中傷之,亦無日忘之也。無間可乘,斯俟之耳;俟之而得間,未有不亟乘者也。昔上官桀之讒霍光也,伺光出沐日,奏之;恭、顯之讒蕭望之也,亦伺其出沐日,奏之。然則一日不見而讒殄作,信有徵矣。詩人之懼之也,有以夫。
    附注:
    (1)[昔上官桀之讒霍光也,- - -] 参阅《汉书-霍光金日磾传》及《汉书-蕭望之传》。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7 07: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7 07:5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九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賦也。大車,大夫之車也。檻檻,行聲。毳衣,天子大夫之服。菼,蘆也。毳衣五采,其青采如菼。爾,淫奔者,相命之辭也。子,謂大夫也。朱子曰:“周衰,大夫猶有能以刑政治其私邑者,故淫奔者畏而歌之。如此然,其去二南之化則遠矣。”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賦也。啍啍,遲重之貌。璊,赤玉也。毳衣之赤采如璊。
    穀則異室,死則同穴。謂予不信,有如皦日。  
    賦也。穀,生。穴,壙。皦,白也。畏子不奔,故生不得以同室,然心未嘗忘奔也,庶幾死得同穴而已。有如皦日,誓詞也。朱公遷曰:“此所謂民免而無恥者。”
    <大車>三章,章四句。
    <詩序>曰:<大車>,刺周大夫也。明其政刑使民畏之,此亦能吏;宜美而反刺之者,為無其本也。蓋周之衰久矣,<于役>有飢渴之患,“執簧”興招隱之思,<中谷>不保其夫婦,<葛藟>遠棄其宗族,民不堪命,所宜撫綏。苟有志於中興,自當大布之衣、大帛之冠,訓農課桑,敬教勸學,使民樂其生而親其上,庶可以有為也。今乃高車華服,峻法示威,不求民愛而但欲民畏,此如元氣微弱之人,尚投以猛烈之劑,一時亦收汗下之功,而其人遂成不治之症。觀周之終衰而不振,則政刑之效可覩矣。為治者,可不審所尚哉?
 楼主| 发表于 2016-12-18 08:2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6-12-18 08:3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王》之十
    丘中有麻,彼留子嗟。彼留子嗟,將其來施施。
    賦也。麻,穀名,皮可績為布。子嗟,賢人之字也。施施,從容自得之貌。賢人隱於丘中,藝麻麥,果實以自給。其友之在位者,勸其出而仕也。子嗟藝麻,有若麻留子嗟焉。夫麻留子嗟,不過安貧自守,不若來共天位可以從容展布也。  
    丘中有麥,彼留子國。彼留子國,將其來食。
    賦也。子國,亦賢人之字也。子國種麥,有若麥留子國焉。夫麥留子國,不過自食其力,不若來食天祿可以無煩力作也。  
    丘中有李,彼留之子。彼留之子,貽我佩玖。
    賦而比也。之子,通指前二人也。佩玖,喻所行之道也。言二人留於李下,招之而不來。夫君子不榮其身,不可不行其道,雖不貪位謀食,亦當貽我以學之所得,不可自高其節而懐寳迷邦也。蓋所以勸之仕者,其義益大矣。
    <丘中有麻>三章,章四句。
    <詩序>曰:<丘中有麻>,思賢也。致治之本在於得人,不誠心以求賢而徒區區於政刑,君子以為末也。朘民之膏以富國,國富而民生貧;竭民之力以強兵,兵強而民氣弱;刑民之肌膚以立政,政立而民命殘;未有民受其損,而國受其益者也。惟用賢人以教養之,經其俯仰之資,申以孝悌之義,行之以誠心,要之以久道。於是乎,不増賦而國富,不尚力而兵強,不為苛細嚴猛之令而政立。故民者,邦之本也;賢者,民之天也。敘<丘麻>於<王風>之末者,聖人之所以為東周也。

    <王風>十篇,二十八章,一百六十二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