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489|回复: 10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9 07: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9 07:5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六
    齊風一之八
    齊,國名,在<禹貢>青州之域。武王封太公望於此。太公惠工商,通魚鹽,民多歸之,故為大國。

    雞既鳴矣,朝既盈矣。匪雞則鳴,蒼蠅之聲。
    賦也。賢妃御於君所,常恐晏起,故夢寐之中,若有所聞,即自驚曰,雞既鳴而朝既盈矣;又疑非雞之鳴,無乃蒼蠅之聲乎?其實匪雞匪蠅,蓋缘想成聲,無聞而若有聞也。
    東方明矣,朝既昌矣。匪東方則明,月出之光。
    賦也。昌,盛也。夢寐之中,若有所見,曰日將出而東方明矣;又疑非東方之明,無乃月出之光乎?其實匪日匪月,蓋以意造形,無見而若有見也。前疑於耳,此疑於目,恍惚若夢,故下言甘與子同夢也。
    蟲飛薨薨,甘與子同夢。會且歸矣,無庶予子憎。
    賦也。蟲飛薨薨,則東方果明矣。故敬告於君曰,雖樂與子同寢,然朝臣之會,集者待之久而有歸心矣。無或以我之故,而憎君視朝之晚也。嚴粲曰:“不言因君之故而憎己,反言以己之故而憎君,可謂善於諷規矣。”
    <雞鳴>三章,章四句。
    <雞鳴>,美賢妃也。國之治,莫不由於勤政;君之荒,莫不始於燕昵。觀其寢興之早晚,而盛衰可知也。齊自太公以來,五世之君皆無失徳。此詩所美,未詳何妃。大約開國之初,尚父之貽謀猶在,故人君勤政於外,夫人儆戒於內,其夙興夜寐、戰兢惕厲之精神可以為後世法矣。雄長諸侯,有以也。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 08: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0 08:1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二
    子之還兮,遭我乎峱之閒兮。並驅從兩肩兮,揖我謂我儇兮。
    賦也。還,便㨗也。峱,山名。從,逐也。獸三歲曰肩。儇,輕利也。獵者交錯於道路,且以便㨗輕利互相稱譽,蓋其俗尚如此也。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並驅從兩牡兮,揖我謂我好兮。  
    賦也。茂,質美也。好,才長也。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陽兮。並驅從兩狼兮,揖我謂我臧兮。
    賦也。昌,盛也。山南曰陽。狼,獸名。章潢曰:“子還、子茂、子昌,己譽人也;我儇、我好、我臧,人譽己也。並驅從,兩人已皆有能也,直述其詞;而齊俗之矜夸,見矣。”
    <還>三章,章四句。
    <還>,尚健也。國之強弱係於民風,好淫 靡則國弱,尚勇健則國強。觀子還之詩,其民便㨗而雄偉,與<小戎>、<駟驖>伯仲矣,視<桑中>、<溱洧>豈不遠勝哉?然羣相角逐則急功利可知矣,互相稱譽則喜夸詐可知矣,其所長即其所短也,君子是以知習俗之宜慎也。齊承太公之遺,故其民習兵;魯秉周公之教,故其民習禮。習兵則強而坊表不立,故桓公之伯業及身而遂衰。習禮則弱而典型常在,故魯國之宗社至漢而猶存。向使以齊之習兵,而再進以敦詩說禮之風,以魯之秉禮而再加以內政軍令之寄,庶㡬哉治臻上理矣!故立國之體,文武並崇,為治之宜,剛柔互用,不可以有偏也。<商頌>曰:“不競不絿,不剛不柔,敷政優優,百祿是遒。”  
    附注:
    (1)[<商頌>曰:“不競不絿,- - -] 参阅《诗经-商颂-长发》。

 楼主| 发表于 2017-1-11 07: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1 07:48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三
    俟我於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瓊華乎而。
    賦也。俟,待也。著與宁同,門屏之間也。以纊懸瑱曰充耳。尚,加也。瓊,玉名。華,光華也。呂祖謙曰:“<昏禮>,壻往婦家親迎,奠鴈,御輪,而先歸,俟於門外。婦至,則揖以入。時齊俗不親迎,故女至壻門,始見其俟己也。”
    俟我於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瓊瑩乎而。
    賦也。門內曰庭。瑩,光潤也。呂祖謙曰:“此<昏禮>所謂壻導婦及寢門,揖入之時也。”
    俟我於堂乎而,充耳以黃乎而,尚之以瓊英乎而。
    賦也。階上曰堂。英,猶華也。充耳一物而三采,故先見素,次見青,次見黃也。尚之以瓊,其光瑩然,如華如英,亦一物也。呂祖謙曰:“此<昏禮>所謂升自西階之時也。”
    <著>三章,章三句。  
    <詩序>曰:<著>,刺不親迎也。哀公問於孔子,曰“冕而親迎,不已重乎?”孔子曰:“合二姓之好,以為社稷宗廟主,何謂已重乎?”故禮惟天子不親迎,諸侯以下皆行之。親迎於渭,世子之禮也;韓侯迎止,諸侯之禮也。<有女同車>,美得禮也;俟我於著,刺失禮也。<春秋>於夫人之逆至,茍有失禮,必詳書之,重人倫之始也。故曰,禮始於謹夫婦。
    附注:
    (1)[<昏禮>,壻往婦家親迎,- - -] 参阅《仪礼-士昏礼》。
    (2)[哀公問於孔子,- - -] 参阅《礼记-哀公问》。
    (3)[故曰,禮始於謹夫婦。] 参阅《礼记-内则》。

 楼主| 发表于 2017-1-12 08: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2 08:46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四
    東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興而賦也。履,禮也。即,就也。東方之日,朝而陽盛,以興姝子之徳輝充揚也。又言當此日出之時,而姝子已在我室;夫其在我室者,有禮於我而來就見也。
    東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在我闥兮,履我發兮。
    興而賦也。闥,門內也。發,啓行也。東方之月,望而初升,以興姝子之徳容盛滿也。又言當此月出之時,而姝子乃在我闥;夫其在我闥者,成禮於我而後啓行也。
    <東方之日>二章,章五句。  
    <東方之日>,美見賢也。大夫以禮就見,而賢人喜之也。世之博好賢之名者亦有矣,而患其意之不誠也;禮之不備也,又患其言之不合而敬之不永也。今之見賢者,日出而來,其心誠矣;履我而即,其禮備矣。朝來而暮去,其言終日,相得也;將發而猶履,其敬始終不倦也。以此求賢,何賢不至?得賢圖治,何國不興?此太公之遺教,與“雞既鳴矣”,賢夫人儆君於內;<東方之日>,賢大夫敬士於外,洋洋乎大風也哉!表東海者,其以此乎,國未可量也。
    附注:
    (1)[表東海者,其以此乎,- - -] 参阅《左传-襄公二十九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8: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3 08:35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五
    東方未明,顛倒衣裳。顛之倒之,自公召之。
    賦也。言東方未明,為時尚早,而急遽錯亂至顛倒其衣裳,其所以顛之倒之者,以有自公所而來召者也。未明而來召,其寢興無常可知也。
    東方未晞,顛倒裳衣。倒之顛之,自公令之。
    賦也。晞,將明之氣也。言東方未晞,為時更早,而倉皇失措至顛倒其裳衣,其所以倒之顛之者,以有自公所而來令者也。未晞而來令,其號令不時可知也。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不能辰夜,不夙則莫。
    比也。籓籬曰樊,菜園曰圃。瞿瞿,驚顧之貌。夙,早。莫,晚也。言折柳以為圃樊,狂夫見而瞿瞿,以其有界而不可踰也。晨夜之界甚明,乃不能取凖,而不失之早則失之晚,斯緩急皆所以害政也。
    <東方未明>三章,章四句。  
    <詩序>曰:<東方未明>,刺無節也。為政固欲其勤,然亦必中乎其節。寢興號令,早晚有時,則侍御僕從以及百官之在公者,不致倉皇,無煩久待而亦無廢事。過於夙則未明,顛倒而至於廢寢;過於莫則日晏,跛倚而至於廢食。臣下不勝其勞,而事亦多至於悞,故遲速有節,實為政之要務,不可不加意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4 08:3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4 08:3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六
    南山崔崔,雄狐綏綏。魯道有蕩,齊子由歸。既曰歸止,曷又懐止?
    比也。崔崔,高大貌。狐,邪獸也。綏綏,求匹之貌。魯道,適魯之道也。蕩,寛平也。齊子謂文姜也。由,從也。婦人謂嫁曰歸。懐,思也。止,語詞。朱子曰:“南山雄狐,以比齊襄居高位而有邪行也。且文姜既歸於魯矣,襄公何為而又思之乎?”
    葛屨五兩,冠緌雙止。魯道有蕩,齊子庸止。既曰庸止,曷又從止?
    比也。朱子曰:“兩,二屨也。緌,冠飾也。屨必兩,緌必雙,物各有耦不可亂也。庸,用也,用此道以嫁於魯也。從,相從也。”
    蓺麻如之何?衡從其畝。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興也。蓺,樹也。東西曰衡,南北曰縱,“我疆我理,南東其畝。”是也。鞠,養也。言欲蓺麻者,必治其田畝;欲娶妻者,必告其父母。魯桓之娶文姜也,告於惠公之廟而來,則是既告父母矣,何為不防之以禮而養成其姦哉?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既曰得止,曷又極止?
    興也。克,能也。極,窮也。呂祖謙曰:“納之不正,容有不敢制者。桓公既以禮納文姜矣,曷為又縱其姦而至於極也?”朱子曰:“此詩前二章刺齊襄,後二章刺魯桓也。”
    <南山>四章,章六句。
    <南山>,刺內亂也。<春秋>桓公三年,公子翬如齊逆女。齊侯送姜氏於讙,所謂齊子由歸也。夫人姜氏至自齊,所謂既曰得止也。十有七年,公會齊侯、紀侯,盟於黄,平齊、紀也。齊欲滅紀,曷為與紀平?欲媚魯,以會文姜也,所謂曷又懐止也。十有八年,公會齊侯於濼,齊侯邀文姜也,所謂曷又從止也。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夫人在會也。公令夫人在會,是養姦也,所謂曷又鞠止也。會畢而遂如齊,公從夫人也。夫人從齊侯,公從夫人,是縱姦也,所謂曷又極止也。因是而公薨於齊,迨其後也,齊襄亦被弑矣。<新臺>、<南山>之事,聖人所不忍言,而經存之者,所以示戒也。淫亂之禍,不弑則亡。是故<新臺>賦而衛滅,<株林>賦而陳亡,<南山>賦而魯桓弑於前、齊襄弑於後。天有顯道,固若是其不爽也,可不戒哉!
 楼主| 发表于 2017-1-15 08: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5 08:05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七
    無田甫田,維莠驕驕。無思遠人,勞心忉忉。
    比也。田,耕治之也。甫,大也。莠,亂苗之草也。驕驕,高張之貌。忉忉,煩亂也。朱子曰:“言無田甫田也,田甫田而力不給,則草盛矣。無思遠人也,思遠人而人不至,則心勞矣。以戒時人厭小而務大,忽近而圖遠,將徒勞而無功也。”
    無田甫田,維莠桀桀。無思遠人,勞心怛怛。
    比也。桀桀,侵陵嘉榖更甚於驕驕矣。怛怛,慘切傷神更甚於忉忉矣。輔廣曰:“田甫田,妄作者也;思遠人,妄想者也。妄作則事不遂,妄想則心徒勞。”  
    婉兮孌兮,總角丱兮。未幾見兮,突而弁兮。
    比也。婉、孌,少好也。丱,兩角貌。未㡬,不久也。突,忽然高出之貌。弁,冠名。朱子曰:“言總角之童,見之未久而忽然戴弁以出者,非其躐等而強求之也,蓋循其序而勢有必至耳。此又以明小之可大,邇之可遠,能循其序而修之,則可以忽然而至其極。若躐等而欲速,則反有所不達矣。”
    <甫田>三章,章四句。
    <甫田>,戒貪功也。齊之為俗,急而夸,夸則不安,其常急則不循其序。詩人戒之,故賦<甫田>也。<中庸>曰:“君子之道,譬如行遠必自邇,譬如登高必自卑。”夫君子崇徳,原欲其高,然非無自而高也;君子廣業,原欲其遠,然非無自而遠也。循循於卑邇,拾級以上,不期其高,登之既久,不自覺而已高矣。跬歩以往,不期其遠,行之既久,不自知而已遠矣。是故學戒其躐等,而治戒其欲速。急求有功,必致無功。明其道,不計其功,而其功乃大也。<易>曰“積小以高大”,無田甫田之謂也。<書>曰“邇可遠在兹”,無思遠人之謂也。”又曰:“厥徳修罔覺”,則突而弁之謂也。”
    附注:
    (1)[<易>曰“積小以高大”,- - -] 参阅《周易-下经-升》。
    (2)[<書>曰“邇可遠在兹”,- - -] 参阅《尚书-皋陶谟》。
    (3)[又曰:“厥徳修罔覺”,- - -] 参阅《尚书-说命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1-16 08: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6 09:0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八
    盧令令,其人美且仁。  
    賦也。盧,田犬也。令令,頷下環聲。美,壯大也。仁,稱頌之詞。言其素有仁人之稱,如令聲之遠聞也。齊俗好獵,故見人之牽犬者,美其犬而并美其人也。
    盧重環,其人美且鬈。  
    賦也。兩環相貫曰重環。鬈,髪美也,長而盤曲有如重環也。
    盧重鋂,其人美且偲。
    賦也。一環貫二曰重鋂。偲,鬚美也,多而下垂有如重鋂也。以人牽犬,其事可鄙,而互相誇羡,如此其國可知矣。是故俗之所貴,道之所賤;庸人之所艶,君子之所惜也。
    <盧令>三章,章二句。
    <詩序>曰:<盧令>,刺荒也。民荒於獵,不務正業也。昔先王之居其民也,樸者散於田野,其器犁、鋤、簑笠,其人敦厚力田;秀者聚於庠序,其事詩書禮樂,其人孝弟忠信,習而安焉,不見異物而遷焉。故士之子恒為士,農之子恒為農。今也鬈偲且仁之人,而日携犬以遊,是秀者失敎也。里巷行道之人皆艶稱其犬,是樸者失業也。士失敎則人才壊,農失業則風俗衰,猶且互相稱美,恬然而不以為非,則世道之變,不知其所底也。故詩人憂之而賦此,述其美者,怪美之者也,所美非所美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7 08: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7 08:44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九
    敝笱在梁,其魚魴鰥。齊子歸止,其從如雲。
    比也。敝,壊。笱,罟也。魴、鰥,大魚。齊子謂文姜也。歸,復歸於魯也。曷為復歸魯?前孫於齊也。魯桓之薨於齊也,文姜與焉,是弑君也。齊襄內亂,文姜弑君,有王者作比而誅之,寧待問哉?今齊襄晏然君齊,文姜公然歸魯,是法敝也。故言笱敝不能制魚,以比法敝不能討賊,所謂網漏吞舟也。其從如雲,言其盛也,是齊人送之而魯人亦迎之,可傷已!  
    敝笱在梁,其魚魴鱮。齊子歸止,其從如雨。
    比也。鱮亦大魚。如雨,言其多也,雲降而為雨也。
    敝笱在梁,其魚唯唯。齊子歸止,其從如水。
    比也。唯唯,出入之貌,以比文姜前出魯而入於齊,今出齊而入於魯也。如水,言其流也。雨集而成水,決東則東,決西則西,順流而不可止也。
    <敝笱>三章,章四句。
    <敝笱>,刺法壊也。哀姜與弑閔公,而孫於邾。僖之元年,夫人姜氏薨於夷;齊人討之也,取之於邾而殺之於夷也。不書殺,無譏也,以為當殺也。書齊人以歸,譏之也,與乎弑則義已絶,不可以附葬,不可以祔廟,則不歸可也。文姜之罪甚於哀姜,而乃縱之歸,齊襄固不容誅,抑魯人亦有過焉。宋襄公之母被出,尚且終身不歸,况與弑而孫焉者乎?孫而又容其歸,則無以處之矣。異日之會齊侯,自此歸始也。<春秋>不書文姜之歸,國史失之也。刪詩而存<敝笱>,所以補<春秋>之闕也,故曰<詩>與<春秋>相表裏者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1-18 05:4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8 05:5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十
    載驅薄薄,簟茀朱鞹。魯道有蕩,齊子發夕。
    賦也。薄薄,疾驅之聲。簟,竹席也。茀,車蔽也。鞹,革也,以朱漆革,亦車蔽也。發夕,夜行也。朱子曰:“齊人刺文姜乘此車,而來會襄公也。”
    四驪濟濟,垂轡濔濔。魯道有蕩,齊子豈弟。
    賦也。黑馬曰驪。濟濟,美貌,濔濔,柔貌。豈弟,和悅也。溫色甘言,以悅其下,欲以蓋其醜也。
    汶水湯湯,行人彭彭。魯道有蕩,齊子翺翔。
    賦也。汶,水名,在齊南魯北境上。湯湯,大貌。彭彭,多貌。言汶水之旁,大道之上,行人甚多,而文姜翺翔於其際,曾無愧恥之心也。
    汶水滔滔,行人儦儦。魯道有蕩,齊子遊敖。
    賦也。滔滔,流而不息也。儦儦,來而不絶也。范處義曰“發夕則以宵而逝,猶有自赧之意;豈弟則安然樂易,已無自愧之色。翺翔則廻翔從容而後去,遊敖則縱觀愜適而忘返。”是也。屢言魯道有蕩,易詞也。坦然直往,曾無阻厄之者,蓋魯人不恥,而齊人恥之也。
    <載驅>四章,章四句。  
    <載驅>,刺文姜也,公然播其惡於衆也。齊襄、文姜無責耳矣,是魯莊之罪也。文姜義當絶,乃使歸為夫人;歸已非矣,又使出會齊侯,是重辱國也。<春秋>桓公十八年,公與夫人姜氏遂如齊,公薨於齊;莊公元年,夫人遜於齊;二年,夫人姜氏會齊侯於禚;四年,夫人姜氏享齊侯於祝丘;五年,夫人姜氏如齊師;七年,夫人姜氏會齊侯於防,又會齊侯於穀;比事以書,而莊公之罪著矣。
 楼主| 发表于 2017-1-19 07: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1-19 07:1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国风-齐》之十一
    猗嗟昌兮!頎而長兮,抑若揚兮。美目揚兮,巧趨蹌兮。射則臧兮!  
    賦也。猗嗟,嘆詞。昌,盛也。頎,長貌。抑若揚,俯仰得宜也。美目揚,瞻視高遠也。巧趨蹌,疾徐中節也。射則臧,言惟射則臧,餘無可述也。此則其猗嗟之意,微露於言外也。
    猗嗟名兮!美目清兮,儀既成兮。終日射侯,不出正兮。展我甥兮!
    賦也。名,眉秀也。<傳>云“目上曰名”是也。清目,黑白分也。儀成,言其終事無違也。正,侯之中也。姊妹之子曰甥。我甥,齊人謂之也。夫甥者,因其母而名之也。親其母,獨不念其父乎?抑思舅氏之於父何如?而猶曲盡甥禮如此也。此則其猗嗟之事,顯露於言中也。
    猗嗟孌兮!清揚婉兮,舞則選兮。射則貫兮,四矢反兮。以御亂兮!
    賦也。孌,儀容麗也。婉,眉目好也。選,異於衆也。貫,中而貫革也。反,復中其故處也。言莊公射藝之精,可以禦亂,如以金僕姑射南宮長萬之類是也。然能禦其細而不能禦其大,此則其猗嗟之心,有所不忍言也。
    <猗嗟>三章,章六句。
    <詩序>曰:<猗嗟>,刺魯莊公也。夫齊襄者,魯莊不共戴天之仇也。莊公而明於為子之道也者,以射宋萬之僕姑,親貫齊襄之胸可也。顧乃畏齊之強,狥母之欲已不可以為人,又與之狩,是亦不可以已乎。<春秋>書:公及齊人狩於禚。夫禚,齊地也。曷為狩於禚?公如齊也。公曷為如齊?朝襄公也。朝則曷為狩?誇其善射也。曷為與齊人狩?齊襄卑公也。公不恥也,而誇其善射,其所以自炫者,乃其所以自辱也。三言猗嗟,深嘆之也。

    <齊風>十一篇,三十四章,一百四十三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