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204|回复: 9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8 05:5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3-28 07:5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
                                           小雅二
    <詩序>曰:“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廢興也。政有大小,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

    鹿鳴之什二之一
    朱子曰:“雅、頌無諸國别,故以十篇為一卷,而謂之什,猶軍法以十人為什也。”

    呦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鼔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將。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興也。呦呦,和聲也。苹,藾蕭也。鹿呼羣而共食,故以興燕飲也。嘉賓,或本國之臣或諸侯之使也。瑟、笙,所用之樂也。凡燕饗之樂皆鼓瑟,而工歌、吹笙以間之也。承,奉也。筐,所以盛幣者。將,行也。鄭康成曰:“飲有酬幣,食有侑幣也。”周行,大道也。朱子曰:“君臣之分,以嚴為主;朝廷之禮,以敬為主。然一於嚴敬則情或不通,而無以盡其忠告之益。故先王制為燕饗之禮,以通上下之情,其樂歌以<鹿鳴>起興,而言其禮意之厚,如此庶乎人之好我,而示以大道也。”孔頴逹曰:“古者於旅也語,禮成樂備,乃可以言語先王之道也。”
    呦呦鹿鳴,食野之蒿。我有嘉賓,德音孔昭。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傚。我有㫖酒,嘉賓式燕以敖。
    賦也。蒿,菣也。德音,善言也。昭,明也。視與示同。恌,浮薄也。敖,禮容也。此承上章而言,嘉賓之示我周行,其德音甚為詳明,又以其盛德之儀容,使人觀感而化其浮薄。有官君子皆當則而傚之,以為民之矜式,則不待言語之間而所以示我者更深矣。故㫖酒式燕,與之從容遊敖,蓋欲觀其周旋之中禮而則傚之也。范祖禹曰:“式燕以敖,言其禮儀之從容也。莊而不至於矜,和而不至於流,德之純也。”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我有嘉賓,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樂且湛。我有㫖酒,以燕樂嘉賓之心。
    興也。芩,草名。琴、瑟,堂上之樂也。湛,久也。燕,安也。此通承上文,周行示以言也,則傚示以行也。夫嘉賓之言行皆出於其心,設心有不樂,則行有時隠而言有時倦矣。故琴瑟調和,㫖酒無算,不止養其體、娯其外而已;皆所以安樂嘉賓之心,而欲其教示之無已也。范祖禹曰:“食之以禮,樂之以樂,將之以實,永之以誠,此所以得其心也。夫賢者豈以飲食、幣帛為悅哉?”
    <鹿鳴>三章,章六句。
    <詩序>曰:<鹿鳴>,燕羣臣嘉賓也。古之聖賢,無一事而不深其學問,無一時而不修其德行,無一人而不敦其性情。<鹿鳴>之詩,樂奏幣將,人見其和樂而已,不知所望於嘉賓者,在於示我周行、乞善言,所以廣學問也。㫖酒式燕,人見其欵洽而已,不知所資於嘉賓者,在於視我則傚、觀楷模,所以進德行也。琴瑟和湛,人見其殷勤而已,不知所厚於嘉賓者,在於燕樂其心、固心志,所以厚性情也。此可以知禮樂之本矣。朱子曰:“<燕禮>云‘歌<鹿鳴>、<四牡>、<皇皇者華>’,即謂此也。鄉飲酒用樂亦然。而<學記>又言‘大學始教’、‘<宵雅>肄三’,則又為上下通用之樂矣。豈本為燕羣臣嘉賓而作,後乃推而用之鄉人也與?然於朝曰君臣焉,於燕曰賓主焉,先王以禮使臣之厚,於此見矣。”
    附注:
    (1)[凡燕饗之樂皆鼓瑟,- - -] 参阅《礼记-乡饮酒义第四十五》。
    (2)[章六句] 应为章八句。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07:0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3-29 07:08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二
    四牡騑騑,周道倭遲。豈不懷歸?王事靡盬,我心傷悲。
    賦也。騑騑,行不止也。周道,大路。倭遲,迂遠也。盬,壞也。靡盬,不可壊也。言使臣駕此四牡,行而不止,道路迂遠,亦云勞矣。豈不思歸而偃息乎?特以國家之事不可廢壊,是以中心感憤,雖勞而不辭也。朱公遷曰“傷悲於心,王事之故。”是也。蓋忠臣於王事,實有不容己之至情,非徒廹於勢而勉強塞責也。
    四牡騑騑,嘽嘽駱馬。豈不懐歸?王事靡盬,不遑啟處。
    賦也。嘽嘽,喘息之貌。白馬黑鬛曰駱。遑,暇。啟,跪。處,坐也。項安世曰“古者席地,跪即起,居則坐。”是也。因其心有傷悲,故其身不遑處,勞之至也。
    翩翩者鵻,載飛載下,集于苞栩。王事靡盬,不遑將父。
    興也。蘇轍曰:“鵻,祝鳩,孝鳥也。<春秋傳>曰‘祝鳩氏,司徒也。’教孝者也,是以孝子不獲養而稱焉。鵻之飛也,則亦下而集于栩,不似使者之久行不返,不獲養父母也。”
    翩翩者鵻,載飛載止,集于苞杞。王事靡盬,不遑將母。
    興也。杞,枸杞也。先下而後止,集之勢也;先父而後母,言之序也。
    駕彼四駱,載驟駸駸。豈不懷歸?是用作歌,將母來諗。
    賦也。驟,馬行疾也。駸駸,驟貌。諗,告也。此通承上文,言駕此嘽嘽之駱馬,驟彼倭遲之周道,豈不思歸而將父母乎?而不敢言也。人君知其不敢言也,用是於燕饗之時,作為詩歌以道其意,如使臣以將母之情來告者,臣不自言而君代言之。上下之間,可謂各盡其道矣。君子是以知樂歌之不可已也。郊廟之歌,所以逹神人之意也;燕饗之歌,所以宣上下之情也。是故禮行而分定,樂作而志通。
    <四牡>五章,章五句。
    <詩序>曰:<四牡>,勞使臣之來也。<春秋傳>曰:“所以章使臣之勤也。”夫使臣奉命馳驅,不敢顧父母者,事上之義也,所以盡忠也。而人君念其勤勞,憂其不能將父母者,恤下之恩也,所以教孝也。勞於王事,雖不顧養而勇戰,敬官不辱其親,則盡忠乃所以全孝也。將母來諗,似非急公而既逹其情,遂忘其苦,則教孝乃所以作忠也。故<四牡>之義行,則君臣之道兩得之矣。
    附注:
    (1)[<春秋傳>曰‘祝鸠氏,司徒也。’] 参阅《左传-昭公十七年》。
    (2)[<春秋傳>曰:“所以章使臣之勤也。”] 参阅《左传-襄公四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3-30 08:1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3-30 08:1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三
    皇皇者華,于彼原隰。駪駪征夫,每懷靡及。
    興也。皇皇,猶煌煌也。高平曰原,下濕曰隰。駪駪,疾行之貌。征夫,行人也。此遣使臣之詩也。言使臣奉命行於四方,見高原下隰皆有可采之華,因思大邦小國皆有可采之事,是以汲汲道途,常懷不及之慮,蓋惟恐諮訪有所未周也。程子曰:“天子遣使四方,以觀省風俗,采察善惡,訪問疾苦,宣道化於天下。使人惟恐不能宣上意而逹下情,是以每懐靡及也。”
    我馬維駒,六轡如濡。載馳載驅,周爰咨諏。
    賦也。如濡,柔密也。周,徧。爰,於。咨,問也。諏,采訪也。采訪貴於柔密,故以濡興諏也。
    我馬維騏,六轡如絲。載馳載驅,周爰咨謀。
    賦也。絲,條理也。謀,籌畫也。籌畫貴有條理,故以絲興謀也。
    我馬維駱,六轡沃若。載馳載驅,周爰咨度。
    賦也。沃若,明洽也。度,裁酌也。裁酌貴於明洽,故以沃興度也。
    我馬維駰,六轡既均。載馳載驅,周爰咨詢。
    賦也。均,齊一也。詢,僉和也。<書>曰“弗詢之謀勿庸。”是也。僉和歸於齊一,故以均興詢也。
    <皇皇者華>五章,章四句。
    <詩序>曰:<皇華>,君遣使臣也。<春秋傳>:“穆叔如晉,晉侯享之。金奏<肆夏>之三,不拜;工歌<文王>之三,不拜;歌<鹿鳴>之三,三拜。韓獻子使行人問之,對曰:‘三<夏>,天子所以享元侯也,使臣不敢與聞。<文王>,兩君相見之樂也,臣不敢及。<鹿鳴>,君所以嘉寡君也,敢不拜嘉?<四牡>,君所以勞使臣也,敢不重拜?<皇皇者華>,君教使臣曰必咨於周。臣聞之,訪問於善為咨,咨親為詢,咨禮為度,咨事為諏,咨難為謀。臣獲五善,敢不重拜?’”夫咨訪固使臣之大務,然必問於善人乃可以徴信,否則所訪不實,為害滋大,故曰訪問於善為咨也。<周禮>“小行人”之職:萬民之利害為一書,有咨事之義焉;禮俗政事、教治刑禁之逆順為一書,有咨禮之義焉;悖逆暴亂、作慝犯令者為一書;札喪、凶荒、厄貧為一書,有咨難之義焉;康樂、和親、安平為一書,有咨親之義焉。然則叔孫之釋此詩,其必有所傳矣。
    附注:
    (1)[<書>曰“弗詢之謀勿庸。”是也。] 参阅《尚书-大禹谟》。
    (2)[<春秋傳>:“穆叔如晉,- - -] 参阅《左传-襄公四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3-31 07: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3-31 07:3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四
    常棣之華,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
    興也。常棣,栘也。鄂與蕚同。不與柎通。蕚,足也。常棣之華,蕚柎攢生,相比發榮,故韡韡然。人與兄弟相親相助,家道乃興,故遍閱世人,未有如兄弟者也。  
    死喪之威,兄弟孔懷。原隰裒矣,兄弟求矣。
    賦也。威,畏也。裒與褎同,長也。言兄弟勝於他人,平時或不知也,一值變故,則知之矣。死喪可畏,人之所惡,惟兄弟懐之,或卒於外,原隰路長,惟兄弟求之。夫其懷之而求之者,蓋天性之親,實有所不容己焉,此非他人之所得與也。
    脊令在原,兄弟急難。毎有良朋,况也永歎。
    興也。脊令,水鳥。况與怳同。言脊令之性,飛則鳴,行則搖,失水在原,鳴搖更甚。兄弟之急難者,似之。蓋天性之親,一聞有難則必急救,號呼奔走,無不為也。當此之時,雖有良朋,心相闗切,不過怳然長歎而已,不能力救也。蓋親疎厚薄,理之自然,良朋亦有兄弟,不能薄所厚而厚所薄也。
    兄弟鬩于牆,外禦其務。每有良朋,烝也無戎。
    賦也。鬩,鬭也。務當作侮。烝,衆。戎,争也。言兄弟即不幸而反目,鬭於牆內,然茍有外侮,則同出禦之。每有良朋,不過周旋解釋,勸其無争而已,不能出身為禦也。則是不令之兄弟,猶勝於相好之他人也。  
    喪亂既平,既安且寧。雖有兄弟,不如友生。
    賦也。此承上文,言喪亂之時,雖有良朋,不如兄弟幸以急難禦侮之。故喪亂平矣,不止身安亦且家寧,豈可視兄弟反不如友生乎?歐陽修曰:“此責之之辭,所謂弔其不咸也。”  
    儐爾籩豆,飲酒之飫。兄弟既具,和樂且孺。
    賦也。儐,陳。飫,饜。具,俱也。孺,孩提之狀也。此承上章,言兄弟不如友生者,不過謂飲食燕㑹非朋友無可與娯耳。試思籩豆既陳,飲食饜飫之時,使兄弟與朋友俱在,則天倫之愛既極和樂且不事文貌,有孺子嬉戲之歡,不更勝於朋友乎?  
    妻子好合,如鼓瑟琴。兄弟既翕,和樂且湛。
    賦也。翕,合也。湛,久也。此承上章,言間兄弟之愛者,外有朋友,內則妻子。世之親妻子而疎兄弟者,多矣。試思妻子之相好,如瑟琴之調和,信可樂也;設兄弟䦧牆,其樂豈能久乎?故必兄弟與妻子翕合而後可久樂也。  
    宜爾室家,樂爾妻帑。是究是圖,亶其然乎。
    賦也。帑與孥同。究,察。圖,思。亶,信也。此承上章,言兄弟翕而後樂可久,則是宜爾室家者兄弟也,樂爾妻帑者兄弟也。總而言之,急難禦侮是共憂患者,莫如兄弟也。且孺且湛是共安樂者,亦莫如兄弟也。試詳察而深思之,豈不信然乎哉?呂祖謙曰:“告人以兄弟之當親,未有不以為然者也。茍非是究是圗,實從事於此,未有知其誠然者也。不誠知其然,則所知者特其名而已矣。凡學蓋莫不然。”
    <常棣>八章,章四句。
    <詩序>曰:<常棣>,燕兄弟也。朱子曰:“此詩首章言至親莫如兄弟。次章以意外不測之事言之,以明兄弟之情其切如此。三章但言急難,則淺於死喪矣。四章又以其情義之甚薄,而猶有所不能已者言之。其<序>若曰,不待死喪,但有患難便當相助。又不幸而至於或有小忿,猶必共禦外侮。其所以言之者,雖若遞輕而所以著夫兄弟之誼者,益深且切矣。至於五章,言安寜之後,乃謂兄弟不如友生,則是至親反為路人,而人道或幾乎息矣。故下兩章,乃復極言兄弟之恩,異形同氣,死生苦樂,無適而不相須之意。卒章又申告之,使反覆窮極而驗其信然。可謂委曲漸次,說盡人情矣。讀者宜深味之。”  
 楼主| 发表于 2017-4-1 07: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 07:15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五
    伐木丁丁,鳥鳴嚶嚶。出自幽谷,遷于喬木。嚶其鳴矣,求其友聲。相彼鳥矣,猶求友聲。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神之聽之,終和且平。  
    興也。丁丁,衆人伐木之聲。嚶嚶,兩鳥之和聲也。幽,深。遷,升。喬,高。相,視。矧,况也。神之,敬之也。聽之,從之也。伐木者,斵削以成材;交友者,切劘以成德,故三章皆以伐木起興也。又言鳥出深谷,升於高木,而嚶嚶其鳴者,鳥以同類為朋,欲其同聲相應,故以已之聲求友之聲也。夫鳥也,而猶求友之聲;豈人也,而不求友之言乎?果能虛心求友,敬其人如神明,聽其言而從之,則友以直言相規,我不忤而順受,彼此之心皆歸於和。且日聞正言,日生嚴憚,則意氣不覺自平;既和且平,則心日卽於謙卑,德日進於高明,如鳥之出幽谷而遷喬木也。<爾雅>曰“丁丁、嚶嚶,相切直也。”,得此詩之意矣。  
    伐木許許,釃酒有藇。既有肥羜,以速諸父。寧適不來,微我弗顧。於粲灑埽,陳饋八簋。既有肥牡,以速諸舅。寜適不來,微我有咎。
    興也。朱子曰:“許許,衆人共力之聲。釃酒,泲之而去其糟也。藇,美貌。羜,小羊也。速,召也。諸父,朋友之同姓而尊者也。微,無。顧,念也。於,歎詞。粲,鮮明貌。八簋,盛食也。諸舅,朋友之異姓而尊者也。先諸父而後諸舅,親疎之序也。言具酒食以樂朋友,如此寧使彼適有故而不來,無使我恩意之不至也。孔子曰:‘所求乎朋友,先施之未能也。’此可謂能先施矣。”   
    伐木于阪,釃酒有衍。籩豆有踐,兄弟無遠。民之失德,乾餱以愆。有酒湑我,無酒酤我。坎坎鼓我,蹲蹲舞我。迨我暇矣,飲此湑矣。  
    興也。衍,多也。踐,陳列也。兄弟,同異姓之等輩者。無遠,皆在也。先諸舅而後兄弟者,尊卑之等也。乾餱,食之薄者。愆,過也。朱子曰“人所以失朋友之義者,非必有大故,或以乾餱之薄,不以分人,遂至於有愆。”是也。湑亦釃也。酤,買也。坎坎,鼓聲。蹲蹲,舞貌。燕禮一獻既畢,皆坐而飲酒,其爵無算,其樂無算是也。迨,及也。迨我暇而飲湑者,當其未暇,不敢以宴樂廢事;及其既暇,不敢以乾餱失徳。故迨暇以㑹友,因友以求言,欲其神聽和平,非徒以飲酒為樂也。
    <伐木>三章,章十二句。
    <伐木>,燕朋友也。天下之道,五倫而已。下之人非此,無以為學;上之人非此,無以為治。君臣與父子並重,故不以私恩緩公義,亦不以公義廢私恩,此<鹿鳴>、<四牡>、<皇華>之義也。兄弟與朋友相衡,故不可忘天合之恩而等兄弟於朋友,又欲其盡人合之義而待朋友如兄弟,此<常棣>、<伐木>之義也。<風>首,夫婦正其本也;<小雅>之始,而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義著焉;五倫之道,備矣。人倫之至,可以通神明而光四海,所由繼以<天保>也。子思之言,“道也,造端乎夫婦。”繼之以子、臣、弟、友,而遂及於鬼神,其詩教也夫。
    附注:
    (1)[孔子曰:所求乎朋友,- - -] 参阅《中庸-第十三章》。
    (2)[子思之言,“道也,造端乎夫妇。”] 参阅《中庸-第十二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4-2 07:2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2 07:3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六
    天保定爾,亦孔之固。俾爾單厚,何福不除?俾爾多益,以莫不庶。  
    賦也。保,䕶。定,安也。爾謂君也。謂君為爾者,稱天以為言也。固,堅也。單,盡也。除,階也,言其升也。<易>曰“貞吉,升階。”是也。庶,衆也。此人臣頌祝其君也。言人之福,受之於君;君之福,受之於天。今天之福爾則甚固矣。所謂固者,內植其基,俾爾有單厚之德,其福遞升也;外多其助,俾爾受親賢之益,其福日衆也。  
    天保定爾,俾爾戩榖。罄無不宜,受天百祿。降爾遐福,維日不足。
    賦也。戩,盡。榖,善也。言德性單厚,故所行無不盡善,有以宜民人而受天祿;天遂降以遐福,而維日不足。此所謂何福不除也。
    天保定爾,以莫不興。如山如阜,如岡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増。  
    賦也。興,盛也。高平曰陸,大陸曰阜,大阜曰陵。岡者,陵之有石者也。言福之積而高也。川之方至,言初來也。初來雖小,續流則大,言福之繼而長也。此所謂以莫不増也。
    吉蠲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嘗,于公先王。君曰卜爾,萬壽無疆。  
    賦也。朱子曰:“吉,言諏日擇士之善;蠲,言齊戒滌濯之潔。饎,食也。享,獻也。宗廟之祭,春曰祠,夏曰禴,秋曰嘗,冬曰烝。公,先公,后稷以下也。先王,太王以下也。君通指先公、先王也。卜,予也。君曰卜爾,尸傳神意,以嘏主人之詞。”
    神之弔矣,詒爾多福。民之質矣,日用飲食。羣黎百姓,徧為爾德。
    賦也。弔,至。詒,遺。質,實也。黎,黒也,髮黒故曰黎。此承上文而推原之,言多福之來,非無故也。天視天聽,在神與民。爾能吉蠲孝享,忠信於鬼神,故祖考來格,而遺爾多福矣。至民則質樸無文,日用飲食而已,似不能為爾助者。然安耕鑿之常,見爾愛養之至,留風氣之古;見爾治化之醇,其不為爾德,正所以為爾德也。至於“羣黎百姓,徧為爾德”,則神佑而天降之福矣。蓋神者,天之耳目;民者,天之心也。養民而致敬於神,此自求多福之本也。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
    賦也。恒,弦。升,出也。日月往來,言久照也。騫,移也。山亘古而常在,不移不虧也。松柏之葉,新舊相承,言長生也。此承上文,言神人皆和,故自天申之也。前言福之多,此言福之久,多而且久,所謂亦孔之固也。  
    <天保>六章,章六句。
    <詩序>曰:<天保>,下報上也。九如之祝,工於頌禱而非諛詞也。觀<鹿鳴>以下五詩,君之所以待其臣者,誠心藹惻,非所謂單厚乎?親賢之佐,內外交助,可不謂多益乎?又推本於神人之協應,則所以惠於宗公而諴和萬民者,其必有道矣。頌祝之中而不忘䂓箴,此古人之所以愛其君也。
    附注:
    (1)[<易>曰“貞吉,升階。”是也。] 参阅《周易-下经-升》。

 楼主| 发表于 2017-4-3 07:3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3 07:4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七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
    興也。薇,菜名。作,初出土也。莫,晚。靡,無。玁狁,北狄也。此因玁狁作難而遣戍也。言啟行之時,薇始出土,計其歸期,遠在嵗暮,所以舍其室家而不遑啟居者,皆因玁狁之故也。程子曰:“毒民不由其上,則人懐敵愾之心矣。”又曰:“古者戍役,兩期而還。今年春暮行,明年夏代者至,復留備秋,至十一月而歸。每年秋,兩番戍者皆在疆圉也。”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曰歸曰歸,心亦憂止。憂心烈烈,載饑載渴。我戍未定,靡使歸聘。  
    興也。柔,始生而弱也。烈烈,憂貌。聘,問也。言戍人在途,薇亦柔矣,念歸期之遠而憂勞之甚。然戍事未定,則當一意前往,無使歸問室家,蓋不欲以家事累其心也。  
    采薇采薇,薇亦剛止。曰歸曰歸,歲亦陽止。王事靡盬,不遑啟處。憂心孔疚,我行不來。  
     興也。剛,既成而剛也。陽,十月也。嫌於無陽,故曰陽也。言戍人至邊,薇亦剛矣,旣至戍所,見疆場之多難,是以不遑寧處而憂心成疾,自謂此行不復望歸矣。蓋在途止憂身,至戍則憂國,以王事為重,故竭力致死,無還心也。
    彼爾維何?維常之華。彼路斯何?君子之車。戎車旣駕,四牡業業。豈敢定居,一月三㨗。  
    興也。爾,華盛貌。路,戎車也。君子謂將帥也。業業,壯也。㨗,勝也。此敵來而交戰也。以華興路,非止美其車也。戎事倥偬而熟視常華,見軍心之暇也。三軍環列而屬目路車,見軍容之整也。戎車既駕而四牡皆壯,見軍力之齊也。以此節制之師,加之以忠勇,奮不顧身而無敢安處,則可以一月之間三戰而三㨗矣。
    駕彼四牡,四牡騤騤。君子所依,小人所腓。四牡翼翼,象弭魚服。豈不日戒,玁狁孔棘。
    賦也。騤騤,强也。依,憑也。腓,避也。古之用車也,戰則資衝突,行則載衣糧,止則為營衞,是將士之所憑依,而兵卒之所倚以避患也。翼翼,行列整齊之貌。象弭,以象骨飾弓弰也。魚服,以魚皮為矢服也。戒,警。棘,梗也。此言既勝而戒備也。言雖一月三㨗,不可驟勝而驕止,則聨其車馬,嚴其營衞,行則整其行列、精其器械,蓋言戒也。其所以無日不戒者,以玁狁勁敵叢集為梗,止而不戒則恐其攻我無備,行而不戒則恐其擊我惰歸也。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行道遲遲,載渴載饑。我心傷悲,莫知我哀。  
    賦也。此承上文,言既已三㨗又能日戒,乃可以全師而歸矣。因憶往時楊柳,乃薇作薇柔之日;來時雨雪,正歳暮歲陽之候。往時憂心,載饑載渴;來行舊路,饑渴猶前。戰守之勞,道途之困,我心傷悲,亦云哀矣,而非人之所能知也。夫下之人既已哀矣,而又莫知其哀則其哀更甚矣;乃上之人知其哀矣,而又知其悲莫知則知更深矣。首章諭以不得已之意,末章體以不忍人之心,於此見先王之仁也。
    <采薇>六章,章八句。  
    <詩序>曰:<采薇>,遣戍役也。夫戍役之苦莫甚於啟行有離別之悲,在途有饑渴之困,至戍有戰守之勞,而上之人皆預知之矣;戍役之功莫大於未戰有忠奮之心,將戰有整暇之度,旣戰有警戒之思,而上之人皆預言之矣。於體恤之中而詳為訓誡,此上世之民所以有勇而且知方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4-5 08:2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5 08:3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八
    我出我車,于彼牧矣。自天子所,謂我來矣。召彼僕夫,謂之載矣。王事多難,維其棘矣。
    賦也。牧,郊外也。棘,急也。此勞將帥而追敘其功也。言車出在牧,而將尚未來入受命也。自天子所而但謂我來,不言所命,其謀秘也。召僕夫而謂之載,即日啟行也。又言王事之多而且急者,督軍士使速行也。謀秘而行速,用兵之要道也。  
    我出我車,于彼郊矣。設此旐矣,建彼旄矣。彼旟旐斯,胡不旆旆。憂心悄悄,僕夫况瘁。
    賦也。郊在牧內,蓋前軍在牧,而後軍在郊也。龜蛇曰旐,後軍所建。旄,注旄於干首也。鳥隼曰旟,前軍所建,所謂前朱雀而後元武也。旆旆,飛揚貌。旟、旐皆旆旆者,前軍、後軍同日啟行也。憂心悄悄,不敢言也,秘之至也。僕夫况瘁,不敢息也,速之甚也。  
    王命南仲,往城于方。出車彭彭,旂旐央央。天子命我,城彼朔方。赫赫南仲,玁狁于襄。
    賦也。南仲,天子所命之將也。朔方,北方荒服之外也。彭彭,衆貌。交龍曰旂,左軍所建也。央央,鮮明貎。赫赫,威也。襄,除也。言軍士北行,不知所為,將至朔方而後知王命南仲,往城于方也。築城而出車建旂者,營衞於外乃版築於內也。朔方既城矣,乃言天子命我止城朔方,其宣城朔方之命者,正所以秘伐西戎之謀也。朔方城而玁狁之患除者,據其要害則形格勢禁,不敢輕動也。
    昔我往矣,黍稷方華。今我來思,雨雪載塗。王事多難,不遑啟居。豈不懐歸?畏此簡書。  
    賦也。華,秀也。黍稷方華,初秋也。載,滿。塗,路也。歸塗遇雪,初冬也。秋出而冬還者,謀秘而行速,比玁狁聞之而城已完也。城畢而歸,可以緩矣,又速行而不遑啟居者,以王事多難,不止朔方,當日自天子所又有所受之簡書在焉,故不敢歸也。城畢言歸,中途乃言不歸又不明言,所以不歸之,故秘之至也。  
    喓喓草蟲,趯趯阜螽。未見君子,憂心忡忡。既見君子,我心則降。赫赫南仲,薄伐西戎。
    賦也。蟲鳴螽躍,深秋也。初秋出車,秋末相思不敢望歸,而未幾即歸,故喜之也。南仲未歸而先有歸者,何也?數千里而襲人,不可以多兵,故簡精鋭以西行,餘衆皆南還也。室家相見,而始知伐西戎者。南還行緩,西伐行速,比至家而㨗音已來矣,速之至也。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倉庚喈喈,采蘩祁祁。執訊獲醜,薄言還歸。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賦也。卉,草。萋,盛也。卉木萋而倉庚鳴,初春也。采蘩祁祁,室家和平也。征夫在途而室家和平者,㨗音已至,故心安也。訊,當訊問之人為首者也。醜,類也,同謀者也。執之獲之,西戎服也。去秋出車,今春還歸,數月而城伐之事皆竣者,謀秘而行速故也。夷,平也。西戎服而玁狁平者,剪其黨與則勢孤力弱,永不為難也。
    <出車>六章,章八句。
    <詩序>曰:<出車>,勞還帥也。外夷之為中國患者,西、北二邊而已。北狄强而不富,西戎富而不强,兩者合則為害滋大。故欲制玁狁,必伐西戎,然伐之則恐玁狁之救之也。朔方介戎、狄之間,城朔方則西、北之路不通,然城之又恐玁狁之爭之也。此其謀不可以不秘,而行不可以不速,故出車之時並不言城朔方,突至其地而城之,玁狁不及爭也。既城之後,並不言伐西戎,出其不意而伐之,不惟玁狁不及救,西戎亦不及防也。朔方城,西戎服,則玁狁之患自息,所謂不戰而屈人也。君明而斷,將智而勇,伐交攻心,出奇制勝之道皆具矣。迨其後也,漢建朔方之郡,唐築受降之城,猶師昔人之遺智焉,詩教豈不大哉?
 楼主| 发表于 2017-4-6 07:4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6 07:5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九
    有杕之杜,有睆其實。王事靡盬,繼嗣我日。日月陽止,女心傷止,征夫遑止。  
    興也。睆,實圓貌。嗣,續也。陽,十月也。遑,暇也。此勞軍士而代述其情也。言特生之杜,尚然有實,而行役之人乃獨無家,曾杕杜之不若也。夫以王事靡盬之故,而日復一日不遑啟處,此我之分所,當然不敢怨也。而婦女之在家者,感歲月之遲暮,必遠望心傷,以為征夫亦當休息矣。蓋己念室家,因念室家之亦念己也。
    有杕之杜,其葉萋萋。王事靡盬,我心傷悲。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征夫歸止。
    興也。杕杜有實,去年秋末,戍事將畢,故望其暇;杕杜有葉,今年春暮,戍人將還,故望其歸也。王事靡盬,我心傷悲,征夫憂王事也,公義也;卉木萋止,女心悲止,室家憂征夫也,私情也。兩者固並行而不悖也。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憂我父母。檀車幝幝,四牡痯痯,征夫不遠。  
    賦也。登山采杞,望父母也。望父母則知父母之憂己矣。以王事之故而悲我室家,固人情所難堪也。以王事之故而憂我父母,尤天性之至戚也。且夫父母之憂子,則無所不至矣。自此至篇末皆所憂之事也。憂其車之幝幝而將敝矣,憂其馬之痯痯而已疲矣,車馬如此,人何以堪?則征夫庶幾不遠而將歸乎,望之之詞也。  
    匪載匪來,憂心孔疚。期逝不至,而多為恤。卜筮偕止,㑹言近止,征夫邇止。
    賦也。載,裝。逝,往。恤,憂。偕,俱。會,合也。此承上章,言車敝馬疲,人不能遠則宜如期而來;乃不裝載而來,固已憂心甚病;至於過期而猶不至則百端交集矣。安與、否與、存與、亡與?龜卜蓍筮,相襲俱作,言合於繇而皆曰近矣,乃信征夫之果邇而不遠矣。范處義曰:“以卜筮終之,見憂之切,而無所不為也。”
    <杕杜>四章,章七句。  
    <詩序>曰:<杕杜>,勞還役也。范處義曰“<出車>勞還率,故美其功;<杕杜>勞還役,故極其情。”是也。夫行人思家更思其家之思己,遊子憂親更憂其親之憂己,此已曲盡人情矣。乃上之人知其思家,并其思家之思己,而亦知之知其憂親并其憂親之憂己;而亦知之知其勤勞王事則思有以勸其忠,知其念切父母則思有以全其孝。下知上之體恤倍至,而悅以犯難不敢自愛其死。上知下之骨月情深,而仁以止殺,不欲輕用其力則亦無之非教矣。此所以為聖人之經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4-7 07:0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8 07:58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鹿鸣之什》之十
    南陔  
    <詩序>曰:<南陔>,孝子相戒以養也,有其義而亡其辭。朱子曰:“此笙詩也。<鄉飲酒禮>:鼓瑟而歌<鹿鳴>、<四牡>、<皇皇者華>,然後笙入堂下,磬南北面立,樂<南陔>、<白華>、<華黍>。<燕禮>亦然。”

    <鹿鳴之什>十篇,一篇無辭,凡四十六章,二百九十七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