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428|回复: 1

立场决定是非的争论与盲人摸象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31 09: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立场决定是非的争论与盲人摸象的故事


       

                       罗  宁




近来,在互联网论坛中,关于立场决定是非的争论十分难得的热闹非凡。为此,在连续阅读了诸多网友的讨论之后,对于网友们达不成共识的激烈争论,不免感慨良多。由此,我愿意发表意见,以与网友们共同讨论。

我以为,在事实上,关于立场是否决定是非的讨论,不仅有着极其重要的现实意义与价值,同时,也具有着可以争议、讨论的广阔空间和余地。并且,对于立场是否决定是非的问题,立场与是非之间的关系,还可以从如下几个方面予以认识。

一,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如果人的立场可以决定事物的是非,那么,由之推演、推论所能够得出的现象就可以是这样的:即,事物的是非应该就是人的立场的必然产物或者必有结果,即人对事物有什么样的立场,或者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事物就会有什么样的是非,人就会有什么样的是非观。同时,立场不同的人之间,是非观必然也会是不同的。由此,事物的是非、人的是非观,与人的立场相比较,相应的就只能处在次要、附随、从属、被决定的被动、被支配地位。事物的是非、人的是非观本身,在一定的程度上,甚至有可能会相应的没有或者失去独立存在及其产生、发挥作用的基本价值和意义。

二,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如果人的立场不可以决定事物的是非,那么,由之推演、推论所能够得出的现象就可以是这样的:不论人对事物有什么样的立场,或者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事物的是非,人所具有的是非观始终会处在立场是立场,是非为是非,井水不犯河水、驴唇不对马嘴、胡子是胡子,眉毛是眉毛的状态。同时,立场不同的人之间是非观可以是不同的,也可以是相同的;是非观不同的人之间,立场是可以相同的,也可以是不同的。是非观相同的人之间,立场也可以是不相同的,也可以是相同的。由此,人的立场与事物的是非之间,与人的是非观之间,自然也就没有或者失去了相互关联、依存、对应互动的各种联系。

三,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如果由事物的是非,所促成、形成的人的是非观,可以决定人的立场,那么由之推演、推论所能够得出的现象就可以是这样的:对于事物的是非有什么样的认定,人相应的就会有什么样的是非观,就会有什么样的立场。由此,具有不同是非观的人,会持有不同的立场;具有同一是非观的人,则会持有同一的立场。


四,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之中,如果由事物的是非,所促成、形成的人的是非观,不可以决定人的立场,那么由之推演、推论所能够得出的现象就可以是这样的:不论人对于事物的是非有着什么样的认定,人对事物相应的有着什么样的是非观,都不会影响、妨碍人所持有的立场。由此,具有不同是非观的人,可以持有同一的立场;具有同一是非观的人,也会持有不同的立场。


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存发展在现实的社会生活之中。因此,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自己的现实生活体验,对于以上四种被推演、推论出的现象,做出自己的评判与评价,无须我再继续赘言。


在此,我愿意进一步深入思考、讨论的问题是,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之中,什么才是人的立场?什么是人们关注、关心的是非?

我以为,人的立场应该就是人们审视、观察、认知、评价、判定、确认、支持、反对、选择、取舍事物及其是非的角度、层面和位置。


至于什么是人们关注、关心的是非?我以为,这是一个大问题,需要进行以下的论述才足以说明。

在人类生存发展所在的地球上,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动物,都是一定要维持生存发展的,都是一定要在维持生存发展的基础之上,不断追求、争取实现更好、更长久的生存发展的。而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这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动物生命本质、生存本能、生存需要、生存意愿的规定性所决定的必然;是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动物及其社会生存发展,所依循的自然规律、自然法则所决定的必然。


基于此,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动物,在审视、判断、评价、认定、选择、取舍、利用、消费任何可以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到自己生存发展利益的事物时,必然的都是会以是否有利于、有助于、有益于自己的生存发展为唯一、唯有的检验、衡量尺度、标准与试金石的。

因此,包括人类在内的一切动物,在维持生存发展的全部过程之中,在经过了认真负责的检验、衡量之后,必然都会本能的、明确的要追求、争取各种有利于、有助于、有益于自己生存发展的事物,以为自己维持生存发展所用的,并且,对于各种可以直接或者间接的助益自己生存发展的事物,自然的都会加以肯定、支持、赞赏和尊崇为是的。同时,对于任何不利于、有损于、有害于自己生存发展的事物,则当然的都是会加以排斥、拒绝、否定、反对和贬低为非的。

所以,可以被人类用来助益人类生存发展的事物,在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看来,自然就是对的,并应该被肯定为是;在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看来,所有可以、可能损害生存发展利益的事物,自然就是错的,并应该被肯定为非。就人类而言,认定事物之是,认定事物之非的各种看法、观点、主张,就是人类的是非观及其内涵。

然而,由于地球上可以被包括人类在内的各种动物,用来维持生存发展的物质资料始终是总量有限的。同时,各种动物都自然的相应处在自然生态食物链中前后相继的不同环节。因此,必须并只能在不断相互竞争的状态之中维持生存发展的动物,包括人类在内,生存发展利益及其获取生存发展利益的方式、途径、成效与结果,通常都会是相互冲突、对立的,并互为因果的。


例如,在非洲的大草原上,狮子、猎豹等猛兽,是只能依靠捕杀斑马、羚羊、角马等各种食草动物为食物,以维持生存并养育后代的。

因此,站在狮子、猎豹的立场上看,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被捕杀并被吃掉,用来维持了狮子、猎豹的生存,无疑是生存发展利益之所在,是对的,是理当如此的,是是而不是非的。所以,狮子、猎豹自然会全力以赴的要捕杀并被吃掉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

但是,站在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的立场上看,不被狮子、猎豹捕杀,可以继续吃草生存,是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之所在,才是对的,是理当如此的,是是而不是非的。所以,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自然要竭尽全力的一定要躲避、逃离狮子、猎豹的捕杀,以不被吃掉。

不言而喻,狮子、猎豹的立场及其是非观,与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的立场及其是非观,始终是你死我活、针锋相对、截然相反、不可调和的不相同的。即决定着生死命运、生存利益不同的不同立场,自然并相应的决定了狮子、猎豹与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的生存发展利益及是非观的不同和根本对立。

然而,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的生存发展,又是离不开非洲大草原上的草与狮子、猎豹们所施加的净化效用与压力的;而狮子、猎豹们则更离不开由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所不情愿或者被迫提供的食物来源,以维持生存。因此,生存发展利益、立场及其是非观彼此尖锐对立冲突的动物们,却又是只能在非洲大草原上相互依存的不断互动共处的。

在古往今来的人类社会生活之中,雇主与雇工的共处并存及其互动,始终是一种普遍存在着的社会现实。雇主依靠雇工的生产活动及其所产生、造就的利润,维持生存、经营并致富。雇工依靠雇主的生产投入及其所支付的报酬,生产财富并维持生存。

基于此,站在雇主的立场上看,能够用相对少的生产投入和报酬支付,保持雇工的生产效率不变或者相应提高的情况下,获取相对多的利润,无疑符合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当然是对的,是理当如此的,是是而不是非的。所以,雇主们自然本能的会在维持生产经营的全部过程之中,不断想方设法的降低或者减少生产成本、投入和报酬支付,以提高生产经营效率,进而争取实现利润、财富的增长。

站在雇工的立场上看,在可得劳动报酬不变或者增加的情况之下,能够用相对少的劳动力与时间的投入、消耗,在维持生存的同时享受到更多的休闲时光与更好的生活条件,当然是符合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的,是对的,是理当如此的,是是而不是非的。所以,雇工们自然是会本能的希望并要求在劳动报酬没有减少或者有所增加的情况之下,不断降低生产的强度、难度,并缩短劳动时间、改进生产条件、增加休息时间,以不断改善生存的质量。

不言而喻,雇主的生存发展利益与雇工的生存发展利益,在相互依存及对立统一的基础之上,始终是截然相反的。所以,雇主与雇工生存发展利益的不同,决定了彼此之间立场的不同,进而相应的决定了雇主与雇工之间在是非观方面的不同和对立。但是,同时不容置疑的事实还有:雇主与雇工,在所从事的生产经营活动之中,既是相互依靠、相依为命、不离不弃的;而在必须先行获取生产利润的追求方面,也是同一的。所以,雇主与雇工只能在不断共处并存并不断对应互动的过程之中,不断的相互对立并持有各自的不同。

在人类社会的所有现实生活之中,人类及其社会是只能依循自然规律,在不断变动、变化中持续生存发展的。所以,无数的雇主、雇工在都会不懈努力奋斗,以不断改变自己的生存发展命运和生存发展成果的过程之中,不可避免的都有可能遭遇到各种兴衰成败的变化,因此,原先的雇工后来成为了雇主,原先的雇主后来成为了雇工的身份、地位变换、互换,自然会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不过,尽管雇主与雇工身份、地位的变换、互换,确实是可以经常发生的,因为,没有人是可以一劳永逸的。但是,雇主与雇工之间生存发展利益、立场与是非观的不同和对立,及其相互之间不断的对应互动,却只能是始终如一和一成不变的。

相比较之下,生存在非洲草原上的动物们之间的关系,则是十分简单的。狮子、猎豹与斑马、羚羊、角马的身份及其生存地位,自这些动物出现并代代相继的生存在地球上以来,就不曾发生过任何形式的变换与互换。因此,各种动物们的生存发展利益、生存立场及其相应自然形成的是非观,自然也是从来都不会发生任何改变的。

此外,还有一个流传很广的成语叫做盲人摸象。通过这个成语所传达、演绎的道理,对于人们正在讨论的立场是否决定是非的问题,应该会有一定的有益启示。因此,我愿意在此不做任何创新的复述如下:

相传,佛经里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个国王,让人牵来一头大象,让几个盲人去摸。过了一会,国王问道:你们说说大象长得是什么样子?一个摸到象牙的人说大象长得像萝卜;另一个摸到大象耳朵的说大象像簸箕;摸到象头的人说大象像石头;摸到大象鼻子的说大象像木杵;摸到大象腿的人说它像柱子;摸到象背的人说它像张床;摸到象肚子的人说它像缸;摸到尾巴的人说它像绳子。国王和在场的人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在这个故事中,盲人们所说出的他们对大象的感觉和认知,其实并没有错。因为盲人们所具有的补偿性灵敏触觉给他们的感受,使得盲人们所了解到的大象身体部位不仅是准确的,确实也是真实的。并且,不同的盲人们,虽然在摸大象时,想认知大象的意愿是相同的,但是,由于每个盲人所处在位置的不同,既立场的不同,所以,对于同一头大象,每个盲人所认知到的是,都是其他盲人所认知的非。同时,每一个盲人所分别描述的大象,都与真正的大象相距甚远,并且,盲人们彼此之间的描述又大相径庭。所以,立场的不一,是非观又差别巨大的盲人们,只能引起国王和在场人们的哈哈大笑了。


盲人们因为目盲,只能用手来触摸大象,所能够感觉到的分别只能是大象的象牙、耳朵、象头、鼻子、腿、背、肚子和尾巴的形状,由此,他们依据自己的感觉,分别会认定大象长得像萝卜;像簸箕;像石头;像木杵;像柱子;像张床;像缸;像绳子。盲人们之所以如此认定,是因为盲人们将自己所了解到大象的局部,当成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大象整体,从而将大象的局部表述成了整体的大象。盲人们因为固有的局限性,无奈的犯下合理性的失误自然是难免的。而明知盲人们看不到大象,却要捉弄并嘲笑盲人们,则应该是国王和在场人们的不厚道了。

盲人摸象的故事,告诉人们的知识,确实是浅显的。但是,其中所蕴含、所说明的道理却是深刻和意味深长的,是值得人们在讨论立场是否决定是非问题时,予以举一反三的深思和深入探究的。


通过盲人摸象的故事,人们如果认真、仔细的思索,至少可以获得如下的认识:

其一,人们认知事物时,立场的不同,确实可以导致人们所获取、所形成、所产生的是非观的不同。

其二,在人们只是从具体、局部、孤立、单独、个别的立场出发,去了解事物之时,通常是不能或者难以认知到事物的整体状况的。由此,人们在事物局部的是非认定上或许是对的,但是,在事物整体的是非认定上,却可能会是错误的,甚至还可能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


当然,人类及其社会的生存发展状况及其进程,终究是十分漫长、纷繁、复杂的。同时,人类毕竟又是只能在群居的状态之中,并在人类之间必须不断相互依存、相互关联、相互对应互动的过程之中,才能持续有效的形成的人类社会,进而才能有效维持生存发展的。基于此,人类社会既为每一个人提供、创造着生存发展所不可缺失、不可脱离的生存发展环境,而且,也在必然的相应产生、造就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存发展利益与前景的,全局性、整体性、连续性的社会现实。

然而,生存发展在社会之中的每一个人,必然的都是会受到自然或者人为形成、造成的多方面局限性所困扰的。所以,不仅每一个人的生存发展利益都是独有的,与他人不相同的。并且,每一个人都会从维持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的角度出发,相应的只能站在相对具体、局部、孤立、单独、个别的立场上,不断的看待、对待着自然世界、人类社会及其关联到自己人生的各种事物,并由之相应不断持续、有效的产生、形成着一定的是非观,进而相应调节、操控、进行着维持生存发展的各种活动与努力。由此,每一个人自然的都是会在自己的人类生存本能驱使之下,在自己的生存需要引导之下,依据自己在现实生活之中的生存利益得失结果与成效,选择并确定自己看待、对待事物的立场,进而相应的决定着自己看待、对待事物的是非观。

事实上,只要人类及其社会还在生存发展,任何生活在人类社会之中的人,对于各种直接或者间接关系到人类生存发展利益的事物,都必定会从应该有利于自己生存发展的角度出发,相应的产生、形成、持有一定的立场,并都一定会站在所持有的立场上,看待、对待自己所了解、认知到的人类社会及其各种事物,从而一定会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相应具有一定的是非观。与此同时,人还会不断依据自己所具有的是非观,相应的选择、确定自己言论与行动。

正如同狮子、猎豹从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出发,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斑马、羚羊、角马等食草动物从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出发,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分别对于捕杀与被捕杀的现实所具有的是非观,自然是一目了然,水火区分,毋庸分辨的;雇主从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出发,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雇工从自己的生存发展利益出发,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看,对于报酬支付的多少及其增减的事实所具有的是非观,无疑也是一目了然、截然清楚、泾渭分明的。而按照通俗的说法:人是屁股决定脑袋的,坐在什么位置上,就会说什么话;按照通用术语的说法则是:不同的经济地位,决定人的不同的政治选择。

所以,在人类及其社会的全部现实生活之中,每一个人在相互之间,所具有的生存发展利益都是各不相同的。同时,也有众多的人在生存利益得失的方式、途径、结果与成效方面却又是同一的。因此,同样是在人类生存本能的驱使之下,在人类生存需要的引导之下,生存发展利益得失方式、途径、结果与成效同一的人,在现实的人类社会生活之中,在可以被人类用来维持生存的物质资料总量有限的基础之上,在人类之间基于相互之间的各种差异而必须相互进行生存发展竞争的过程之中,不仅会基于生存发展利益得失方式、途径、结果与成效的不同,而必然的会相互区分成为不同的社会阶层、群体、阵营。同时,不同的社会阶层、群体、阵营,在看待、对待各种社会事物时,相互之间自然的还会不可抑止的、旗帜鲜明的持有不同的,甚至是针锋相对的不同立场与是非观。

因此,我以为,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在生存发展利益得失的方式、途径、结果与成效方面的不同,决定了不同的人在生存发展利益方面的不同。而生存发展利益的不同,则又决定了不同的人在看待、对待各种事物时的立场的不同。而不同的人在看待、对待各种事物时所持有立场的不同,无可选择的又必然决定着人的是非观的不同。由此,正是因为人的不同是非观,所必然会促成、导致的人的言行及其可能、可以产生的成效、后果的不同,从而无可选择的致使人类现实生活,才自然的充满、充实着千差万别的各种不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