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51|回复: 9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6 06: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一
        都人士之什二之八

    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歸于周,萬民所望。
    賦也。都,西都也。周,忠信也。鄭康成曰“所行要歸於忠信。”是也。詩人見東遷之後,風俗凋敝,故思西周之人士也。衣狐裘,家富也。容不改,有常也。言有章,成文也。行歸于周,徳之實也。其服容、言行如此,故萬民皆望之以為法也。  
    彼都人士,臺笠緇撮。彼君子女,綢直如髪。我不見兮,我心不說。
    賦也。臺,夫須,草也。緇撮,緇布冠也。草笠布冠,言儉素也。君子女,貴家之女也。綢,密也。直,正也。言其鬢濃密而髻端正,如其髪之多寡不加髢墨也。婦人首飾,亦能儉素,俗美之至也。
    彼都人士,充耳琇實。彼君子女,謂之尹吉。我不見兮,我心苑結。
    賦也。琇,美石也。實,瑱也。充耳琇實,男子之禮服也。尹氏、吉氏,周舊臣也。女之有儀範者,人咸謂之尹、吉,譽其知禮也。苑,鬱也。言西都士女皆有故家遺風,謹守禮法,而今不能見,故我心鬱結而不舒也。
    彼都人士,垂帶而厲。彼君子女,卷髪如蠆。我不見兮,言從之邁。  
    賦也。厲,嚴整之貌。卷髪,鬢旁短髪不可斂故上卷也。蠆,蠍也,其尾上曲,卷髪似之也。狐裘冬服,臺笠夏服,充耳禮服,垂帶卷髪則無冬無夏,行禮、燕居皆如此也。垂而厲,正而不搖也。卷如蠆,健而不亂也。邁,行也。雖不見而思從之行,所謂聊與子如一也。
    匪伊垂之,帶則有餘。匪伊卷之,髪則有旟。我不見兮,云何盱矣!  
    賦也。旟,揚也。朱子曰“士之帶非故垂之也,帶自有餘耳;女之髪非故卷之也,髪自有旟耳。言其自然閑美,不假修飾。”是也。盱,望也。下之風俗由上轉移,言從之邁,自勉於下也;云何盱矣,有望於上也。
    <都人士>五章,章六句。
    <都人士>,思舊俗也。風俗之美、惡皆始於奢、儉。務本則儉,務外則奢。儉則尚質,奢則尚文;儉而尚質則常有餘,奢而尚文則常不足。有餘則忠信生,不足則詐偽起。故奢儉質文者,持世之大端也。詩人蓋及見西都人物之盛,並能知其化行俗美之由,故言之親切而思之誠篤如此也。云何盱矣,非空言也,實有望於為政者之轉移之,其意遠矣。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7-7 06:3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7 06:37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二
    終朝采綠,不盈一匊。予髪曲局,薄言歸沐。
    比也。自旦及食時為終朝。緑,王芻也。兩手曰匊。局,卷也。言終朝采緑而不盈一匊者,志有在而不暇采也。因髪曲而歸沐,以比人之藏修不倦也。<離騷>曰“與汝沐兮咸池,晞汝髪兮陽之阿。”是也。
    終朝采藍,不盈一襜。五日為期,六日不詹。
    比也。藍,染草也。前襟曰襜。詹與瞻同。言采藍而不盈襜者,心有所思而不復采也。期以五日,而六日不至,以比人之相約中變也。<離騷>曰“初既與予成言兮,後悔遁而有他。”是也。  
    之子于狩,言韔其弓。之子于釣,言綸之繩。
    比也。韔,弢之也。綸,紉之也。言彼之約而中變者,以我為不適於用也。不知子之如狩,我能為之韔弓,嫻於弓矢,言能武也;之子如釣,我能為之綸繩,善理絲綸,言能文也。
    其釣維何?維魴及鱮。維魴及鱮,薄言觀者。
    比也。言我之才能,一用即見。武不可試,請試其文,但一釣之,魴與鱮皆可得也。此所得之魴、鱮,可即往而觀之,固非託之空言,並不需之遲久也。  
    <采綠>四章,章四句。  
    <采綠>,懐才不用也。士之挾持者大,近於迂踈而寡效,故有初欲用之,又疑而不果者矣。而不必疑也,夫政之得民,猶釣之得魚也,餌香則魚至,政善則民來。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得其民也。得其民者,得其心也。”苟能本之以恕而實行其仁,則先得其心之同然,而身將焉往?孔子曰:“苟有用我者,期月而已可也,三年有成。”此亦言效可立覩,如觀魴、鱮;而卒無有用之者,蓋與詩人有同悲矣。  
    附注:
    (1)[<離騷>曰“與汝沐兮咸池,- - -] 参阅《楚辞-九歌-少司命》。
    (2)[<離騷>曰“初既與予成言兮,- - -] 参阅《楚辞-离骚》。
    (3)[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 - -] 参阅《孟子-离娄上》。
    (4)[孔子曰:“苟有用我者,- - -] 参阅《论语-子路第十三》。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07: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8 08:0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三
    芃芃黍苗,隂雨膏之。悠悠南行,召伯勞之。
    興也。芃芃,盛貌。膏,潤也。悠悠,遠意。勞,撫慰之也。宣王封申伯於謝,命召伯往營城邑,而行役者作此詩也。言芃芃之黍苖有隂雨以膏之,以興悠悠之行人有召伯以勞之也。憐其艱難,恤其饑渇,能使人忘其困苦,而中心和悅如時雨之潤也。
    我任我輦,我車我牛。我行既集,蓋云歸哉!
    賦也。任,負抱之也。輦,人輓者也。車牛,駕者也。集,成也。言任輦車牛,來受役者皆互相勸勉,以為我役既成而後可言歸,蓋感召伯之勞而樂為之役也。
    我徒我御,我師我旅。我行既集,蓋云歸處!
    賦也。徒,歩行者。御,乘車者。五百人為旅,五旅為師。君行師從,卿行旅從。召伯,天子之卿,視諸侯,故言師、旅也。言從行之軍士亦皆趨事赴功,必役成而後言歸也。
    肅肅謝功,召伯營之。烈烈征師,召伯成之。
    賦也。肅肅,嚴正之貌。謝,邑名,王命城之,以封申伯也。烈烈,威武貌。征,行。師,衆也。成,和輯也。<崧高>之詩曰“王命召伯,定申伯之宅。”,又曰“有俶其城,寢廟既成。”,則是城郭、宫廟皆新作之,故曰“肅肅謝功,召伯營之。”也。又曰“王命傅御,遷其私人。”,則是申國舊人新遷於謝,皆宜安輯,故曰“烈烈征師,召伯成之。”也。  
    原隰既平,泉流既清。召伯有成,王心則寧。
    賦也。土治曰平,水治曰清。言召伯營謝,又相其原隰之宜而通其水泉之利也。<崧高>之詩曰“王命召伯,徹申伯土田。”是也。經營其城邑,和輯其民人,平治其水土;凡王之所命者,召伯皆有成焉,於是乎申伯安,而王心亦安也。  
    <黍苗>五章,章四句。
    <黍苗>,營謝也。此詩與<崧高>本為一事,彼作於王朝之卿士而意在申伯,此作於行役之軍人而專美召伯也。謝在鄧、宛之間,南方之要地,宣王封申伯於此。蓋將使南邦是式,而非徒尊寵元舅。召伯知之,故往盡心焉。然或大臣能知天子之意,而百姓不知朝廷之謀,則苦其役而愁怨,亦人情也。乃召伯又能宣天子之徳意以勞之,於是行役之人趨事勸功,以安召伯之心,并使召伯得因以安天子之心。此則召伯之勞之,真有如隂雨之膏,故至此也。<易>曰“說以先民,民忘其勞。”,其是之謂乎!
    附注:
    (1)[<易>曰:“說以先民,民忘其勞。”] 参阅《周易-下经-兑》。

 楼主| 发表于 2017-7-8 08: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8 08:24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四
    隰桑有阿,其葉有難。既見君子,其樂如何?
    比也。隰,下濕之地也。阿與娿通,條長而垂也。難與儺通,葉鮮而嫩也。隰桑有阿,以比賢人在下位也。其葉有儺,以比君子雖處窮約而徳容美好也。如是之君子而既得見之,其樂當何如哉?  
    隰桑有阿,其葉有沃。既見君子,云何不樂?
    比也。沃,光澤貌。其葉有沃,以比君子之英華發越也。鄒泉曰:“其樂如何?欲自言而不能形容也;云何不樂?欲自止而不能遏抑也。”   
    隰桑有阿,其葉有幽。既見君子,徳音孔膠。
    比也。幽,葉老而深黑也。膠,固也。其葉有幽,以比君子之靜遠邃密也。君子靜遠邃密,是以其言深入人心而有合焉,如膠之固而不解也。
    心乎愛矣,遐不謂矣?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賦也。遐與胡通。謂猶告也。此總承上文,言我之既見而樂,則心實愛之也。君子之徳音孔膠,則胡不謂之也?如肯謂之,我當中心藏之,而無日忘之。勸君子使盡言也。  
    <隰桑>四章,章四句。
    <隰桑>,求賢也,誠於求賢且乞言也。<干旄>之詩曰:“彼姝者子,何以告之?”此旁觀之詞耳。若求賢者豈敢謂“素絲良馬”,遂足將意哉?猶必竭其誠焉。“心乎愛矣”,言心誠求之,非徒以其文也。“中心藏之,何日忘之?”,謂永矢弗諼且設誠而致行之也。君子盡言,人君能不忘其言而行之,其於治天下庶幾矣!<左傳>“鄭伯享趙孟於垂隴。子産賦<隰桑>,趙孟曰‘武請受其卒章’。”蓋欲子産之盡言,以規誨之也;可以知此詩之意矣。
    附注:
    (1)[<左傳>“鄭伯享趙孟於垂隴。- - -] 参阅《左传-襄公二十七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6: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0 06:2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五
    白華菅兮,白茅束兮。之子之遠,俾我獨兮。
    比也。白華,野菅也,漚而成菅。茅,柔潔之草也。采白華而漚菅,紉白茅以為束,喻志行之修潔也。之子謂褒姒也。言己之志行修潔如此,褒姒乃讒間而遠之,使見棄而獨處,則何故哉?
    英英白雲,露彼菅茅。天步艱難,之子不猶。
    比也。英英,輕明之貌。天步,時運也。猶,謀也。言白雲當夜而上騰,則能露彼菅、茅,以比褒姒得寵而為后,則宜及時布惠也。况時運艱難,正宜同心共處,為王內助,而之子不謀及,此則失計矣。  
    滮池北流,浸彼稻田。嘯歌傷懐,念彼碩人。
    比也。滮,流貌。碩人謂王也。凡篇中言之子者皆謂褒姒,言碩人者皆謂幽王也。言池水北流尚能浸彼稻田,而王之膏澤不及百姓,是以傷而念之也。謝枋得曰:“傷懐而言嘯歌者,長歌之哀同於痛哭也。”  
    樵彼桑薪,卬烘于煁。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比也。樵,采也。卬,我。烘,燎。煁,無釡之竈也。言桑為美薪宜以烹餁,乃燎之於無釡之竈,以比賢人宜使輔治,乃棄之於無用之地也。人君之職,以用賢養民為本,而王皆不能,此則所謂天步艱難也。
    鼓鐘于宫,聲聞于外。念子懆懆,視我邁邁。
    比也。懆懆,憂貌。邁邁,往而不顧也。言鼓鐘者雖在宫中,外皆聞之,以比褒似之讒雖云秘密,人皆知之也。乃我念子而憂之,子棄我而不顧,此則所謂之子不猶也。  
    有鶖在梁,有鶴在林。維彼碩人,實勞我心。
    比也。鶖,禿鶖也。梁,魚梁也。蘇轍曰:“鶖、鶴皆以魚為食,然清濁則有間矣。今鶖在梁而鶴在林,鶖則飽而鶴則饑矣。幽王近褒姒而黜申后,譬之養鶖而棄鶴也。”
    鴛鴦在梁,戢其左翼。之子無良,二三其徳。
    比也。此承上在梁而言也。鴛鴦在梁,戢其左翼,有常度也。今在梁者,鶖也,非鴛鴦也;之子不善其徳,無常而與王相處,則恐其有害於王。此其所以實勞我心也。  
    有扁斯石,履之卑兮。之子之遠,俾我疷兮。
    比也。扁,卑貌。疷,病也。言石卑則履之者亦卑矣,以比妾賤則寵之者亦賤矣。褒姒無良而王寵之,此實盛徳之累,故之子之遠,不止俾我獨而且俾我疷。蓋獨不過一己之失寵,疷則病王之為褒姒累也。  
    <白華>八章,章四句。
    <白華>,申后思幽王也。幽王寵褒姒而廢申后,其無恩亦甚矣。而申后未嘗有過甚之詞也,方且念天步之艱難,勸之子之內助。至於鶖在梁而鶴在林矣,而且慮左翼之不戢,憂扁石之履卑,不悲己之失寵,而惓惓於天時。治道之大,以庶幾王心之一悟,所謂思而不怨者乎!以莊姜之賢而不禮於莊公,以申后之賢而見廢於幽王,何哉?
 楼主| 发表于 2017-7-10 06: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0 06:4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六
    緜蠻黃鳥,止于丘阿。道之云遠,我勞如何?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比也。緜蠻,鳥聲。丘阿,丘之幽曲處也。言緜蠻之黃鳥,宜止於丘阿,以比誦讀之士人,宜入於太學也。但自侯國以至京師道路遼遠,憂其勞而無如何也?幸而吾君平日飬之庠序,既有以飲之食之,教之誨之矣。今當入貢又命彼後車,謂之載之,則道雖遠而可以不勞矣。  
    緜蠻黃鳥,止于丘隅。豈敢憚行,畏不能趨。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比也。隅,角也。憚,畏也。趨,疾行也。丘阿幽曲,喻藏修也。丘隅高峻,人皆見之矣,以比士在太學,砥礪亷隅,有聞於時也。如此則道雖遠而不憚行,但畏跋涉維艱不能疾趨耳。今既後車命載,則可以疾行而無阻矣。
    緜蠻黃鳥,止于丘側。豈敢憚行,畏不能極。飲之食之,教之誨之。命彼後車,謂之載之。  
    比也。側,中峯之旁也。黃鳥止于丘側,以比士在太學,選造論辨、任官受爵可以至於天子之側也。極,至也。不能極,畏其半途而廢耳。今如此,則可至于所當止之處矣。  
    <緜蠻>三章,章八句。  
    <緜蠻>,諸侯貢士也。<禮記>曰:“諸侯嵗獻貢士於天子,天子試之於射宫。”<書傳>曰:“古者諸侯之於天子也,三年一貢士。”<漢志>云:“諸侯嵗貢少學之異者,學於太學,命曰造士。”蓋古之時,人才出而天下治,其大端必由於此。故諸侯於貢士,所以資遣之者甚厚也。古制不可詳矣,今之學校明經,是即所謂嵗貢於天子者也。鄉試大比,是即所謂三年一貢者也。廩生有糧,飲之食之也。師儒有官,教之誨之也。來試禮闈或給資斧或乘驛傳,後車載之也。所以教飬而資遣之者,與詩所詠無異矣。設教者之所教與學者之所學,能不異於古所云“安見三代之盛,不可比隆哉”?
    附注:
    (1)[<禮記>曰:“諸侯嵗獻貢士於天子,- - -] 参阅《礼记-射义》。
    (2)[<書傳>曰:“古者諸侯之於天子也,- - -] 参阅《尚书大传-卷二》。
    (3)[<漢志>云:“諸侯嵗貢少學之異者,- - -] 参阅《汉书-食货志第四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06:28: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1 06:3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七
    幡幡瓠葉,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嘗之。
    賦也。幡幡,葉動貌。君子,有徳者之稱。嘗,為客嘗酒也。此民間燕飲之詩,言幡幡之瓠葉,采而亨之,以為菹也。君子有酒,酌於爵內,則主人先嘗之也。  
    有兔斯首,炮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獻之。
    賦也。有兔斯首,以首計也,猶魚之以尾計也。炮,去其毛;燔,燒其肉;以為羞也。獻之者,主人既嘗乃酌而獻於賓也。鄭康成曰:“飲酒之禮,既奏酒於賓,乃薦羞。”
    有兔斯首,燔之炙之。君子有酒,酌言酢之。
    賦也。近火曰燔,遠火曰炙。<楚茨>之詩曰“或燔或炙”。燔言肉,炙言肝也。兔亦有肝,故炙之也。酢,報也。賓既卒爵,乃酌而報主人也。
    有兔斯首,燔之炮之。君子有酒,酌言醻之。
    賦也。醻,導飲也。賓既酢之,主人又酌而先自飲以導之,然後復酌而進於賓也。嘗、獻、酢、醻,以次言之,記禮儀也。  
    <瓠葉>四章,章四句。
    <瓠葉>,示儉也。風俗之壊,皆由於奢,而燕飲為尤甚。杯酒之間,殽羞山積,富者習焉,而貧者效之;於是乎貧者日窘,富者日荒。荒而不已,亦至於窘,非小失也。聖人録<瓠葉>,使知田園所種,罝弋所獲,隨取一二即可以行禮,則主無過費而賓無失儀;且可以不時舉行,使情通而儀習,民足而俗厚,天下之福莫大於此也。徐常吉曰“豐以燕賓者,<魚麗>是也,<鼎>之彖曰‘大亨以養聖賢’;薄以燕賓者,<瓠葉>是也,<損>之彖曰‘二簋可用享’。知易之義則知詩之義矣!”
    附注:
    (1)[<鼎>之彖曰‘大亨以養聖賢’,- - -] 参阅《周易-下经-鼎》。
    (2)[<損>之彖曰‘二簋可用享’。] 参阅《周易-下经-損》。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06: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1 06:54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八
    漸漸之石,維其高矣。山川悠遠,維其勞矣。武人東征,不遑朝矣。
    賦也。漸漸,猶層層也。悠,長。遑,暇。朝,旦也。言漸漸之石,積而累之,惟有高而已;山川悠遠,跋而涉之,惟有勞而已。武人東征,夙夜奔馳,不暇至於朝而後啟行也。
    漸漸之石,惟其卒矣。山川悠遠,曷其沒矣。武人東征,不遑出矣。
    賦也。卒與崒同。崔,嵬也。曷,何。沒,盡也。朱子曰:“言所登歴,何時而可盡也?不遑出,謂但知深入,不暇謀出也。”
    有豕白蹢,烝涉波矣。月離于畢,俾滂沱矣。武人東征,不遑他矣。
    賦也。蹢,蹄。烝,衆也。離,月所宿也。畢,星名。滂沱,大雨貌。言豕蹄本黑,今有白者,是羣涉波中,久浸色變,言積水之多也。“月之從星,則以風雨。”畢好雨,月麗之,故滂沱也。積水已多,大雨又至,其患更甚;故武人之東征者,求免水患而已,不暇更及其他也。
    <漸漸之石>三章,章六句。  
    <漸漸之石>,將士苦東征也。古者諸侯有事,天子命方伯、連帥征之。王朝卿士、鄉遂之師不輕出也。今諸侯之兵未有至者,而命在朝之武人東征,則師出不順,失人和矣;山川悠遠,經歴險阻,失地利矣;又值盛暑,大雨時行,失天時矣。任其事者,救死而恐不贍,奚暇謀制勝哉?鄭文公使高克將兵於河上,久而不召,師潰而歸,<春秋>書“鄭棄其師”。今此武人踰越山河,决計深入,可謂勇矣;詳察物理,洞悉天文,可謂智矣;乃卒使束手而無䇿,則是王自棄其師而非武人之過也。
    附注:
    (1)[“月之從星,則以風雨。”] 参阅《尚书-周书-洪范》。
    (2)[鄭文公使高克將兵於河上,- - -] 参阅《左传-闵公二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6: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2 06:27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九
    苕之華,芸其黃矣。心之憂矣,維其傷矣!
    比也。苕,陵苕也;其花紫赤,今芸然而黃者,衰而將落也。世運漸衰,如花將落,是以我心憂之。然無如之何,惟有感傷而已。
    苕之華,其葉青青。知我如此,不如無生!
    比也。其葉青青者,花已落盡,惟葉存也。世運既衰,如花盡落,而我惟憂傷,無益於世也。夫生而無益於世,則不如無生矣!蓋身世兩傷之也。
    牂羊墳首,三星在羀。人可以食,鮮可以飽!
    賦也。牂,牝羊。墳,大也。羊瘦則首大也。羀,笱也。羀中無魚,則水靜而星見也。言世運日衰,百物凋敝,民雖食而不飽,將日即於憔悴,是以傷之而不欲生也。
    <苕之華>三章,章四句。  
    <苕之華>,憫世也。世之盛也,年豐民富,暨鳥獸魚鼈咸若;及其衰也,不惟年糓不登,而水陸之産亦盡。此非一日之積也,蓋虐政頻行,饑饉薦至,民生日蹙,機智日生。於是乎山居者,斧斤無時不入,而槎蘖不遺,牛羊亦無食矣;水居者,數罟日以繁密,而鯤鮞悉取,罾、羀皆空設矣。此在為政者,敦本務實,黜奢崇儉,培天地之元氣,養庶物之太和,乃可以轉移,然豈易得哉?民之劬勞,遼遼未央,不如無生,非虛言也。此詩與<有蓷>、<萇楚>景况相同,彼為風而此為雅者;彼之悲在一身,此之憂在一世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6: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2 06:37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都人士之什》之十
    何草不黃?何日不行?何人不將,經營四方?
    興也。草衰則黃。將,擬也。言嵗之既暮,何草不黃乎?終嵗在外,何日不行乎?舉國之人,何人不擬將經營四方乎?嘆國家之多事而未有已也。  
    何草不玄?何人不矜?哀我征夫,獨為匪民!
    興也。元,赤黑色。鄭康成曰“草芽孽者,將生必元。”是也。矜通鰥,民猶人也。言由冬至春,何草不元乎?行役改嵗,何人不鰥乎?朱子曰:“言從役過時,而失其室家也。”
    匪兕匪虎,率彼曠野。哀我征夫,朝夕不暇。
    賦也。率,循也。曠,空也。言兕、虎猛獸不可家畜,故趨逐於野;今我征夫非兕非虎,何為使久在曠野而朝夕不暇也?  
    有芃者狐,率彼幽草。有棧之車,行彼周道。
    比也。芃,長尾貌。狐,邪獸也。棧,棚也。有棚之車,士所乘也。<周禮>曰“大夫乘墨車,士乘棧車,庻人乘役車”是也。周道,大路也。言長尾之邪獸,循彼幽草之中,以比得時之小人,日為隠昧之事也。小人隂謀於內,而棧車之士為之奔走道路,以承其意而推行之。此則所謂“何人不將,經營四方?”,而征夫之率彼曠野,永無暇日矣!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可嘆也。  
    <何草不黃>四章,章四句。
    <何草不黃>,悲行役也。<苕之華>言國家之衰微,時物之凋耗,傷民貧也。<何草不黃>言國家之多事,征行之煩勞,苦役重也。危亡之事多端,莫大於民貧而役重。民不聊生則常思亂,再加之以重役,未有能靖者矣。故<小雅>終於此,見王澤之竭,而天命人心不可以復挽也。西周亡而東周弱,豈不以此哉?   
    附注:
    (1)[<周禮>曰“大夫乘墨車,- - -] 参阅《周礼-春官宗伯第三-巾车》。


    <都人士之什>十篇,四十三章,二百句。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