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260|回复: 9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8 08:2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8 08:29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七
    生民之什三之二
    厥初生民,時維姜嫄。生民如何?克禋克祀,以弗無子。履帝武敏歆,攸介攸止。載震載夙,載生載育,時維后稷。
    賦也。姜,姓;嫄,名;高辛氏之妃也。言溯厥古初,生天下之民者,是為姜嫄。姜嫄何以生民?以其生后稷也。后稷播穀,民頼以生,則不啻姜嫄生之也。其生后稷如何?<毛傳>曰“禋,敬。弗,去也。去無子,求有子,古者必立郊禖焉。元鳥至之日,以大牢祠於郊禖。”是也。履,隨也。帝,高辛氏也。武,行。敏,疾。歆,饗。介,大。攸止,福祿所止也。震,動。夙,早。育,長也。何楷曰:“言姜嫄從帝,將事敏速,上帝歆饗,大降之福。是以助祭甫畢,身如有所震動,遂早有娠而生育后稷也。”
    誕彌厥月,先生如達。不坼不副,無菑無害,以赫厥靈。上帝不寧,不康禋祀,居然生子。  
    賦也。誕,發語詞。彌,終也,終十月之期也。先生,首生也。達,小羊也,羊子易生者也。圻、副皆裂也。赫,顯也。居然,猶徒然也。言婦人產難,首生尤難,而如達之易,並無圻副菑害之苦,是上帝所以顯厥靈也。乃姜嫄則心疑焉,以為禋祀之後,無端身動,彌月首生並無留難,事屬不經,豈上帝之心有不寧乎?前之禋祀有未安乎?何為而徒然生子也?此則其見棄之由也。
    誕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誕寘之平林,會伐平林。誕寘之寒冰,鳥覆翼之。鳥乃去矣,后稷呱矣。實覃實訏,厥聲載路。
    賦也。隘,狹。腓,芘。字,愛也。㑹,値也,値人伐木也。覆,蓋。翼,藉也,以一翼覆之,一翼藉之也。呱,啼聲也。覃,長。訏,大。載,滿也。滿路言其聲之大而人皆聞之也。旣棄而靈異如此,是以收而養之也。  
    誕實匍匐,克岐克嶷,以就口食。蓺之荏菽,荏菽斾斾,禾役穟穟,麻麥幪幪,瓜瓞唪唪。  
    賦也。匍匐,手足並行也。岐,峻立也。嶷,端重也。就,成也。荏菽,大豆。斾斾,枝葉揚起也。黍、稷、稻、粱皆謂之禾。役,行列也。穟穟,美好貌。幪幪,茂密。唪唪,多實也。言后稷之幼也,當實應匍匐之年已能岐然而峻立,嶷然而端重;曁乎稍長,遂能蓺五穀以成就其口食。禾、麥為主,佐以麻、菽,葅以瓜瓞,而一人之口食就,生民之口食皆就矣。
    誕后稷之穡,有相之道。茀厥豐草,種之黃茂。實方實苞,實種實褎,實發實秀,實堅實好,實頴實栗,卽有邰家室。
    賦也。稷善稼穡,不止因天分地而已,有以人力相助之道焉。草害嘉穀,故先除之,便耕犁也。黃,土色也。茂,土肥也。種之黃茂,物土宜也。立苗之道,勿密勿疏,特苗則方之,均布之也。<呂氏春秋>曰“橫行必得,縱行必術,莖生有行,則苗速長。”是也。弱苗則苞之,叢植之也。<呂氏春秋>曰“其長也,欲相與居;其熟也,欲相扶;故三以為族,乃多粟。”是也。種當作鍾,培之也。<漢書>曰“苗生葉以上稍耨,隴土以附苗根,土厚根深能風與旱。”是也。褎與裒通,聚也。苖既秀再耘之,收其旁土以阜苗足,則粟不秕。<呂氏春秋>曰“能使穗大而均,粟圓而薄糠。”是也。如是以相之,故后稷之穡必盛發而齊秀,莖節堅而枝葉完好,實繁而頴垂,顆粒圓而栗栗然也。朱子曰:“堯嘉其有功於民,封於邰,使即其母家而居之,以主姜嫄之祀。故周人亦世祀姜嫄焉。”
    誕降嘉種,維秬維秠,維穈維芑。恒之秬秠,是穫是畝。恒之穈芑,是任是負。以歸肇祀。
    賦也。降,天生之也。秬,黍也。秠,黍之一稃二米者也。穈,赤粱。芑,白粱也。恒,遍。穫,刈也。畝,棲於畝也。任,肩任。負,背負也。肇,始也。言天降嘉種,秬秠穈芑,后稷敎民遍種之;熟而穫,畝之、任負之,歸以祀神報之,且祈之也。祭祀之禮,自古有之;而釀秬秠以為酒,烝穈芑以為粢,則自后稷始也。以穀祀神,而因以祈穀,則穀常熟矣。此后稷之所以生民也。
    誕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釋之叟叟,烝之浮浮。載謀載惟,取蕭祭脂,取羝以軷。載燔載烈,以興嗣歲。
    賦也。言后稷生民之功如此,迄於今。后稷往矣,我則祀后稷焉。舂,擣於臼也。揄,杵抒之也。簸,箕揚之也。蹂,手揉之也。所重在穀,故治之精也。謀,卜日擇士也。惟,齋戒具修也。蕭,蒿也。脂,膟膋也。以蕭焫脂,尚臭也。軷,祭行道之神也。祭行所以速神之來,猶祭祊之意也。燔,燒也;烈,炙也;所以為羞也。嗣,繼也。今歲所以繼往歲,故嗣歲者,新歲也。言備物盛禮以祀之者,所以興新歲之農事,使有年也。此周人孟春祈穀於上帝,以后稷配之禮也。
    卬盛于豆,于豆于豋。其香始升,上帝居歆。胡臭亶時?后稷肇祀,庶無罪悔,以迄于今。
    賦也。卬,我也。木器曰豆,瓦噐曰登。盛於豆者,葅醢也;盛於登者,太羮也。居,安也。鬼神食氣曰歆。胡,何。臭,香。亶,信。時,期也。庶,庶幾也。迄,至也。言爼豆始薦,香氣初升而上帝已安饗之。何以臭一達而神即如期而至,其誠信如此哉?蓋上帝之眷后稷久矣。自后稷肇祀以來,子孫世修其業,不敢不敬天而至於有罪,不敢不勤農而至於有悔,兢兢業業以迄於今。上帝嘉今之承祀者能不替生民之功,是以居歆亶時如此也。嚴粲曰:“周之郊也,因稷而致,所謂文、武之功起於后稷,尊以配天,不亦宜乎!”
    <生民>八章:四章,章十句;四章,章八句。
    <生民>祀后稷也。周禮“啓蟄之月,上辛之日,祈穀於上帝,以后稷配。”是也。述后稷之農事而推本於所生者,見天為敎民稼穡而特生后稷。天眷之,故以之配之也。長至之配也,用<思文>;元日之配也,用<生民>。<思文>簡而<生民>繁者,因祈穀之故,是以詳敘其相穡之始末,以昭后稷之功。抑以示祀后稷者,必如后稷之有功於民,乃足以當天心也,則庶無罪悔矣。是故有相之道,后稷所以生唐虞之民也;以興嗣歲,文、武所以生成周之民也。而是詩之傳,使後之長民者皆敬天勤農,以庶無罪悔,則聖人所以生萬世之民也。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7-18 08:4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8 08:45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二
    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方苞方體,維葉泥泥。戚戚兄弟,莫遠具爾。或肆之筵,或授之几。
    比也。敦,茁也。行,道也。苞,叢。體,成也。泥泥,潤貌。戚戚,內相親也。爾與邇同。肆,陳也。言道旁之葦,勿為牛羊所踐履,乃能叢生並長而枝葉潤澤;以比兄弟之親,勿為他人所䜛間,乃能同心合力而家道昌隆也。故戚戚之兄弟,不可逺而日疎,惟當近而日親,是以相與燕飲。幼者為之設筵,長者又加之以几也。何楷曰:“此下三章皆言燕兄弟之事,然必有此心以為之主,而後燕飲不為虛文也。”
    肆筵設席,授几有緝御。或獻或酢,洗爵奠斝。醓醢以薦,或燔或炙。嘉殽脾臄,或歌或咢。
    賦也。設席,筵上加席也。<周禮>“設莞筵加繅席,設蒲筵加莞席。”是也。緝,續;御,侍也;有相續而侍者也。進酒於客曰獻,客答之曰酢。主人又洗爵酬客,客受而奠之,不舉也。夏曰醆,殷曰斝,周曰爵。醓,肉汁也。醢,肉醤也。燔,燒肉。炙,炙肝。殽,切肉而升於爼也。<國語>云“親戚宴饗,則有殽烝。”是也。脾,主臟也。<禮記>云“賓爼脊、脇、肩、肺、脾。”是也。臄,口上肉也。歌,人聲比於琴瑟也。<燕禮>:“旅酬之後,乃歌也。”徒擊鼓曰咢。燕無咢,射有之。此通下章而言,歌之後又射也。
    敦弓既堅,四鍭既鈞。舍矢既均,序賓以賢。敦弓既句,既挾四鍭。四鍭如樹,序賓以不侮。
    賦也。敦,雕通。堅,猶勁也。鍭,矢也。<爾雅>云:“金簇翦羽謂之鍭。”鈞,停也,簇與幹輕重稱也。舍,發也。均,皆中也。賢,中多者也。句,彀通,引滿也。射禮“搢三挾一”,四鍭既挾則皆發矣。如樹,如手就樹之,言皆中也。不侮,敬也,不以中病不中者也。射以中多為雋,以不侮為德。呂祖謙曰:“四鍭既鈞,泛言射者也,故繼之曰序賓以賢。四鍭如樹,專言勝者也,故繼之曰序賓以不侮。”
    曾孫維主,酒醴維醹。酌以大斗,以祈黃耇。黃耇台背,以引以翼。壽考維祺,以介景福。
    賦也。曾孫,君卿大夫之通稱,嗣位而主祭者也。曽孫為主,故兄弟皆稱賓也。醹,厚也。大斗,長勺也。勺挹於尊而注諸爵,斗挹於大器而注諸尊也。燕禮之後有“無算爵”,故挹以大斗也。祈,求也。黃耇,老人之稱。以祈黄耇者,飲酒既畢,乃乞言於兄弟之年老者也。台,隆起之意。老人腰曲,故背隆起也。引,導。翼,輔也。少者乞言老者指引之,使不迷於所往;勸勉之,使不怠於所行也。祺,安也。景,明也。此少者祝老者也。恐其身有未安,故禱其夀考維祺;恐其心或昏憒,故欲其介以景福也。老者敎之,少者祝之,各盡其道也。
    <行葦>四章,章八句。
    <行葦>燕兄弟也。古者燕禮,通乎上下,非徒飲酒而已,先王敎飬天下之道在是焉。是故莫逺具爾,所以親親也;授几緝御,所以長長也。㫖酒獻酬,所以飬陽也;庶羞迭進,所以飬陰也。序賔以賢,所以賢賢也;序以不侮,所以敬德也;以祈黃耉,所以廣敎也。以引以翼,所以幼幼也;夀考維祺,所以老老也。經之以禮,維之以樂,參之以射,而文、武之事備矣。君子是以知燕之為義,大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10:5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9 10:54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三
    既醉以酒,既飽以德。君子萬年,介爾景福。
    賦也。此尸嘏主人之詞也。旣醉以酒,言飲食之豐也。既飽以德,言禮意之厚也,感德心滿如飽也。醉酒飽德如此,故願君子萬年,天助爾以明福也。
    既醉以酒,爾殽既將。君子萬年,介爾昭明。
    賦也。殽,爼實也。將,進也。昭明,通於事也。何楷曰:“言助發其智慮,小事大事無不周知,所謂景福也。”曹粹中曰:“老將智而耄及之,古人所慮也。今錫之以夀考,又大之以昭明,則受福無窮矣。”  
    昭明有融,高朗令終。令終有俶,公尸嘉告。
    賦也。融,貫通也。昭明而至於貫通,則其明逺矣。高者識超於事先,朗者鑒徹於事後,故其所為之事無不令終,言善全也。所謂知終,終之也。俶,始也。事理無盡,終則有始,其明無窮,其福亦無窮,故公尸又有嘉言以告之也。呂祖謙曰:“周之追王,止於大王,故宗廟之中,尸之尊者乃公尸也。”
    其告維何?籩豆靜嘉。朋友攸攝,攝以威儀。
    賦也。靜嘉,清潔而美也。朋友,謂賔客助祭者也。攝,檢也。此工祝致告之詞。籩豆靜嘉,即<楚茨>所謂“苾芬孝祀,神嗜飲食”也。攝以威儀,即<楚茨>所謂“既齊既稷,既匡既勅”也。祭主於誠,禮主於敬;誠不可見而寓於敬,故相攝以威儀也。
    威儀孔時,君子有孝子。孝子不匱,永錫爾類。
    賦也。時,節也。孔時,言威儀皆中節也。孝子,主人之嗣子也。<儀禮>曰“祭祀之終,有嗣舉奠。”是也。匱,竭也。孝者,萬善之源也;其德生而不已,無有竭時,故天亦錫之以其類,使永無匱也。
    其類維何?室家之壼。君子萬年,永錫祚胤。
    賦也。壼,宮中之巷也。祚,福。胤,子也。言其類維何?不越乎室家之間。蓋孝子孝,其妃亦孝也。夫婦皆孝,天又錫以能孝之胤子,故曰錫類也。
    其胤維何?天被爾祿。君子萬年,景命有僕。
    賦也。僕,附也。言其胤如何乎?彼既能類其父,則天將被以爾身之祿,使亦嗣位而為天子也。既已嗣位,則景命所集,又有附屬之者,如下文所云也。
    其僕維何?釐爾女士。釐爾女士,從以孫子。
    賦也。釐,予也。女士,女之有士行者。朱子曰:“謂生淑媛,使為之妃也。從,隨也;謂又生賢子孫也。”輔廣曰:“既有賢妃又生賢子孫,天命之附屬者,莫大於此矣。”
    <既醉>八章,章四句。
    <既醉>受釐也。主人饋食,尸嘏之也。其詞繁而願奢,似䛕而非䛕也。<易>有之曰:“方以類聚,物以羣分,吉凶生矣。”言吉凶之與善惡類也。惡與凶類,善與吉類,造物無心,各予之以其類而已。<既醉>所詠,籩豆靜嘉,威儀孔時,則君子之孝可知也。君子孝,故有孝子;嗣子孝,則所生者皆孝矣。所謂類也,永錫祚胤,類也;從以孫子,亦類也。不寧惟是,嗣子孝則其妃亦孝,所娶之婦皆孝矣。室家之壼,類也;釐爾女士,亦類也。昔周之興也,大王、王季、文王皆孝子也,太姜、太任、太姒皆女士也。太姜生王季,太任生文王,太姒生武王,武王與邑姜又生成王,以及無窮,所謂永錫爾類也。其前如此,其後可知,其享福之隆,極古今之異而其獲福之。故實庸行之常,君子是以知孝之為道,大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7-19 11: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9 11:12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四
    鳧鷖在涇,公尸來燕來寧。爾酒既清,爾殽既馨。公尸燕飲,福祿來成。
    比也。鳧,水鴨。鷖,鷗也。鳧、鷖行徐而有度,游泳而不爭;人之和羣而嫺於禮者似之,故以比衆賔也。在涇,比在燕也。衆賔皆在,而公尸乃來,氣度安寧,亦如鳧、鷖也。爾謂主人也。<燕禮>“司官尊于東楹之西,兩方壺;尊士旅食于門西,兩圜壺。”所謂酒清也。膳宰具官饌于寢東,所謂殽馨也。公尸來燕,則福祿亦隨之而來,祭祀所受之嘏至此而乃成矣。爾主人而目公尸,衆賓頌祝之詞也。
    鳧鷖在沙,公尸來燕來宜。爾酒既多,爾殽既嘉。公尸燕飲,福祿來為。
    比也。沙,水旁也。鳧、鷖在沙,散處徐行,以比衆賔在燕,各事其事也。來宜,謂事皆愜於心也。獻酬媵致皆舉,所謂酒多也。主人獻後,薦脯醢,賓升筵,設折爼,所謂殽嘉也。為,助也;福祿來助,使諸事咸宜也。
    鳧鷖在渚,公尸來燕來處。爾酒既湑,爾殽伊脯。公尸燕飲,福祿來下。
    比也。渚,渟而不流也。鳧、鷖在渚,聚而不飛,以比衆賔入座安而不動也。公尸來處,亦安之也。此辯獻之後,大夫皆升就席,工歌笙入之時也。湑,酒之泲者也。旅酬之後,尊壺不足,故泲之所謂酒湑也。賓升席坐,乃祭脯醢,所謂殽脯也。來下者,人處於此,故福祿亦降於此,若自天而下也。
    鳧鷖在潨,公尸來燕來宗。既燕于宗,福祿攸降。公尸燕飲,福祿來崇。
    比也。潨,水㑹也。鳧、鷖在潨,四處來㑹,以比衆賓旅酌皆獻公尸也。<燕禮>正歌備後,乃立司正,遍獻旅酌,皆以進公。今公亦齒而尊尸,故皆獻尸也。來宗,衆尊之也。于宗,在宗室也。言昨日祭畢,既燕于宗而福祿攸降。今又賔尸而燕之,則福祿之來,積而愈崇矣。徐常吉曰:“祭畢之燕,尸不與,以其象神不敢留也。燕於次日,所以尊尸,即所以尊神也”
    鳧鷖在亹,公尸來止熏熏。㫖酒欣欣,燔炙芬芬。公尸燕飲,無有後艱。
    比也。亹,水流峽中兩岸如門也。鳧、鷖在亹,相隨而出,以比衆賔燕後出門而歸也。熏熏,和悅也。言公尸之來,當其止而飲食之時,固已熏熏焉。今將歸矣,而㫖酒猶覺欣欣有餘歡也,燔炙猶覺芬芬有餘香也。公尸之燕飲如此,則人懽而神亦喜,永降之福而無有後日之艱矣。  
    <鳧鷖>五章,章六句。
    <鳧鷖>燕公尸也。祭之明日,繹而賔尸也。君申其惠,臣飲其和,人有餘懽,神有餘福,其致此者非一日之積也。是故讀<芣苢>知婦子之和平,誦<鳧鷖>知臣工之委蛇。婦子和平,家皆靜好也;臣工委蛇,人皆正直也。所謂皥皥而不知為之者,與君子於<鳧鷖>有餘思焉。
    附注:
    (1)[<燕禮>“司官尊于東楹之西,- - -] 参阅《仪礼-燕礼》,“司官”应为“司宫”。

 楼主| 发表于 2017-7-20 06:5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0 06:55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五
    假樂君子,顯顯令德。宜民宜人,受祿于天。保右命之,自天申之。干祿百福,子孫千億。
    賦也。假當作嘉,君子謂王也。顯顯,光明也。民,庶民。人,有位者也。右與佑通。申,重也。干,求也。言可嘉樂之君子,有顯顯之令德,故能宜民宜人。<書>曰“在知人,在安民。”是也。民人者,天之心也。能宜民人,則合天心而受天祿,故保其身、佑其行、命為天子而又申之,使其干天祿、享百福,而子孫衆多至於千億也。
    穆穆皇皇,宜君宜王。不愆不忘,率由舊章。威儀抑抑,德音秩秩。無怨無惡,率由羣匹。
    賦也。穆穆,深逺。皇皇,美大。君,諸侯。王,天子也。穆穆皇皇,宜為君王。<記>曰“天子穆穆,諸侯皇皇。”是也。愆,過。忘,遺也。率,循。由,行。舊章,成法也。不敢有過誤,不敢有遺忘,惟前人之成法是遵,能法祖也。抑抑,謙下也。秩秩,有序也。匹,偶也。所謂“公侯好仇”也,不敢怨其匡拂,不敢惡其倨侮,惟羣臣之嘉言是從,能納諫也。行先王之仁政,則百姓咸被其澤,故率由舊章乃所以宜民也;從臣工之嘉言,則賢人得行其道,故率由羣匹乃所以宜人也。由舊章以宜民,由羣匹以宜人,此武王之所以干祿也。
    受福無疆,四方之綱。之綱之紀,燕及朋友。百辟卿士,媚于天子。不解于位,民之攸墍。
    賦也。燕,安也。朋友,謂諸臣也。<書>曰“友邦冡君謂百辟也”,又曰“大史友、內史友謂卿士也”。解與懈通。塈,息也。言君子之令德如此,則可以受無疆之福而為四方之綱。綱四方者,持其大綱而四方之民自安也。四方既安,則君張其綱,臣理其紀,而清燕之福及於羣臣矣。羣臣既安,則順天子之德,意以各盡其職,而四方之民益以安息矣。呂祖謙曰:“民之勞逸在下,而樞機在上。上逸則下勞矣,上勞則下逸矣。故不觧于位,乃民之所由休息也。”何楷曰:“四方之綱,宜民也;燕及朋友,則宜民乃所以宜人也。百辟卿士,媚于天子,宜人也;不解于位,民之攸塈,則宜人乃所以宜民也。”
    <假樂>三章,章八句。
    <假樂>美武王也。<大明>之詩曰“保右命爾”,此詩亦云,故知為美武王也。穆穆皇皇,宜君宜王,言自諸侯而為天子也。諸侯受命而為天子者,惟湯、武為然。故<中庸>引此詩為大德受命之証也。武王之為天子也,上承穆考之謨,下資四友十亂之助;率由舊章、率由羣匹,其實録也。以此宜其民人,則受天祿所必然矣。大史公曰:“天下稱頌周公,言其能歌詠文、武之德,不益信乎?”
    附注:
    (1)[<书>曰“在知人,在安民。”是也。] 参阅《尚书-虞书-皋陶谟》。
    (2)[<记>曰“天子穆穆,诸侯皇皇。”是也。] 参阅《礼记-曲礼下》。
    (3)[<书>曰,友邦冡君谓百辟也,- - -] 参阅《尚书-周书-酒诰》。
    (4)[大史公曰:天下称颂周公,- - -] 参阅《史记-太史公自序第七十》。
    (5)在《诗经》的其它版本中,此诗为四章,章六句。

 楼主| 发表于 2017-7-20 07: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0 07:18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六
    篤公劉,匪居匪康。廼埸廼疆,廼積廼倉。廼裹餱糧,于橐于囊,思輯用光。弓矢斯張,干戈戚揚,爰方啓行。
    賦也。篤,厚也。<書>曰“公劉克篤前烈”是也。康,安也。公劉之祖不窋失官而奔於戎狄之間,公劉不以其地為可居而遂安之也。乃疆乃理,敎耕植也。乃積乃倉裕蓋藏也,為居者謀也;裹餱糧于橐囊,為行者備也。輯,和。光,大也。為居者謀,思以和輯其民人;為行者備,思以光大其國家。於是張弓矢、揚戈戚以啟行,蓋將擇地而遷都也。深謀逺慮,動出萬全,此公劉之所以為篤也。
    篤公劉,于胥斯原。既庶既繁,既順廼宣,而無永歎。陟則在巘,復降在原。何以舟之?維玉及瑤,鞞琫容刀。  
    賦也。于,往。胥,相。原,地名。宣,布也。巘,山。舟,帶也。鞞,刀鞘。琫,刀飾也。言公劉初遷,往相原地。而本國之人從行者庶,聚處者繁,又有他國之歸順者,宣布散處,皆悅公劉之德而無愁歎之聲。公劉于是陟山降原以相之,將欲久居之也。陟降徒行,故人見其帶以玉瑤為佩而鞞琫飾刀也。呂祖謙曰:“以如是之佩服,親如是之勞苦,斯其所以為厚於民也。”
    篤公劉,逝彼百泉,瞻彼溥原。廼陟南岡,乃覯于京。京師之野,于時處處,于時廬旅,于時言言,于時語語。  
    賦也。逝,往也。百泉,地名。杜佑云:“唐為百泉縣,屬平涼郡。”魏於其地置原州。溥,大也。南岡,百泉之南山。覯,遇也。京,豳地。師,衆也。京師之名始此。言公劉逝彼百泉,欲瞻溥原,升其南山,乃覯豳地,以為更勝於原,故遂定都而為京師也。時,是也。處處,處其當處者也。廬旅,安其旅寓者也。言言,公言之出令也。語語,密商之議政也。
    篤公劉,于京斯依。蹌蹌濟濟,俾筵俾几,既登乃依。乃造其曹,執豕于牢,酌之用匏。食之飲之,君之宗之。
    賦也。依,安也。蹌蹌濟濟,與祭之容也。何楷曰“行遷廟之禮”是也。筵、几為神設也。<祭統>云:“鋪筵設同几,為依神也。”遷廟之禮,奉神之衣服至於新廟,奉者升君,從升所謂既登也。祝曰“令月吉日可以徙于新廟”,所謂乃依也。造,召而進之也。有司曰曹。既祭之後,乃召羣臣,將燕之也。牢,豕閑也。執豕于牢,食之也;酌之用匏,飲之也。宗之,立宗法也。呂祖謙曰:“上則統於君,下各統於宗,蓋古者建國立宗,其事相須也。”
    篤公劉,既溥既長。既景廼岡,相其陰陽,觀其流泉。其軍三單,度其隰原,徹田為糧。度其夕陽,豳居允荒。
    賦也。溥,廣也。言土地漸闢,既廣且長矣。景,測日也。岡,升高也。何楷曰“既景乃岡者,視陰陽之寒燠,使種植各適土宜;又觀其流泉之所經,使溝洫得盡水利。”是也。單,周也。言公劉自啟行以來,止宿之處,其軍常三周以環衛之。今既定都矣,宿衛之士散於田野,故度其原隰,畫井授田以徹法行之,使通力合作而收其所入以為糧,此寓兵於農之道也。山西曰夕陽。荒,大也。朱子曰:“定其軍賦與其稅法,又度山西之田以廣之,而豳人之居,於此益大矣。”
    篤公劉,于豳斯館。涉渭為亂,取厲取鍜。止基廼理,爰衆爰有。夾其皇㵎,遡其過㵎。止旅廼密,芮鞫之即。
    賦也。館,舍也。何楷曰“造作之處也。百工之來,不皆本國之人,故為館以處之。”是也。橫渡曰亂。張守節曰“公劉從漆水,橫渡渭水而至南山。”是也。厲,砥。鍜,鐵也。止,居。基,始。理,治也。厲鍜既取,器用皆利,而相宅授田,經武之始,事益以理矣。止基既理,居者益衆,而又有來者,於是度二澗而處之。何楷曰“皇澗縱,故夾其兩旁;過澗橫,故在水北而南鄉。”是也。所以處續有之衆,故曰止旅。芮,水名,在隴州。鞫水,外也。久而止旅益密,故又度芮水之外而處之也。呂祖謙曰:“風氣日開,編民日衆,規模日廣,有方興未艾之象焉。周之王業始於此矣!”
    <公劉>六章,章十句。
    <公劉>始遷豳也。周以忠厚開基而積功累仁,自公劉始。觀其居有積倉,行有裹糧,飬民者裕矣。陟巘降原,陟岡覯京,勤民者至矣。庶繁順宣,處處廬旅,奠民居者固矣。隂陽流泉,度其隰原,制民産者詳矣。于豳斯館,取厲取鍜,利民用者周矣。厚於為民,所以為篤也。而且弓矢干戈以飭武備,玉瑤鞞琫以修禮服,筵几登依以肅祀典。執豕于牢以示儉也,酌之用匏以尚質也,飲之食之以廣愛也,君之宗之以教敬也。其軍三單,兵制定矣;徹田為糧,農政詳矣。其勤勞儉樸猶留渾噩之遺,而創制顯庸已開官禮之兆。積累可謂深厚,綜理可謂周密矣。深厚之謂篤,周密亦謂篤,故每章皆以篤稱之也。
    附注:
    (1)[<祭统>云:铺筵设同几,为依神也。] 参阅《礼记-祭统》。
    (2)[祝曰“令月吉日可以徙于新廟”,- - -] 参阅《大戴礼记-诸候迁庙》。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07: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1 08:16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七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餴饎。豈弟君子,民之父母。
    比也。泂,逺也。行潦,流潦也。挹,取也。餴,淅米也。饎,飯也。言逺酌行潦之水,挹而注之於器,則可以餴饎;以比詳察小民之情,取而注之於心,則可以飬民也。故豈弟君子常念民之艱苦,則可以為民之父母矣。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罍。豈弟君子,民之攸歸。
    比也。罍,祭器也。能挹行潦可以濯罍,以比能恤民隱,可以事神也。民,神之主也。故恤民即所以事神,神依之則民愈歸之矣。
    泂酌彼行潦,挹彼注兹,可以濯溉。豈弟君子,民之攸塈。
    比也。溉,器之當滌者也。塈,息也。能挹行潦,則物之塵垢皆可濯之;以比能恤民隠,則心之汙染皆可除之也。故豈弟君子常念民之艱苦,則嗜好功利之念皆息矣。我無欲而民自靜,故可以為民之攸塈也。
    <泂酌>三章,章五句。
    詩序曰:<泂酌>,召康公戒成王也。昔武王誥康叔曰:“嗚呼!小子封,恫瘝乃身,敬哉!天畏棐忱,民情大可見,小人難保。往盡乃心,無康好逸豫,乃其乂民。”周公曰“嗚呼!君子所其無逸。先知稼穯之艱難,乃逸,則知小人之依。”召公之意亦猶是也。故以<泂酌>行潦為比,以為人君必逺察民情而知其艱難,自能飬民如行潦之餴饎;天畏棐忱,自能事神如行潦之濯罍;無康好逸豫,自能修德如行潦之濯溉矣。是 故致治之術無他,常取民情而注之心,則保民之事自此起,厲民之政自此息。周公之陳<七月>,召公之作<泂酌>,此物此志也。
    附注:
    (1)[昔武王诰康叔曰:“呜呼!小子封,- - -] 参阅《尚书-周书-康诰》。
    (2)[周公曰:“呜呼!君子所其无逸。- - -] 参阅《尚书-周书-无逸》。

 楼主| 发表于 2017-7-21 08:3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1 08:35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八
    有卷者阿,飄風自南。豈弟君子,來游來歌,以矢其音。
    賦也。卷,曲也。阿,陵也。君子謂王也。矢,陳也。言卷阿之上,風來自南,王以此時来游,喜而作歌,以陳其和樂之音也。
    伴奐爾游矣,優游爾休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似先公酋矣。
    賦也。伴奐,開舒之貌。優,寛徐也。彌,充而滿之也。酋,久也。言志意開舒而來游於此,寛徐以游而時休於此,所以適其性也。既適其性,必推而廣之,以滿其量使萬物各適其性,斯受天之眷而似先公之悠久矣。
    爾土宇昄章,亦孔之厚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百神爾主矣。
    賦也。昄當作版,版章猶版圖也。言爾土宇版章既甚厚矣,然山川城邑皆有神靈,必彌爾性使恩澤及於四海,然後可為百神之主而常有土宇也。
    爾受命長矣,茀祿爾康矣。豈弟君子,俾爾彌爾性,純嘏爾常矣。
    賦也。茀、嘏皆福也。言受命長、茀祿康,所謂純嘏也。然福本於德,必彌爾性使德純而不已,乃可常享此純嘏也。
    有馮有翼,有孝有德,以引以翼。豈弟君子,四方為則。
    賦也。似先公、主百神、常純嘏,皆本於彌性。顧性之量逺矣,其充於己者,自為之;其及於人者,必有衆賢之助焉。鄒泉曰“馮者,忠諒可託心膂;翼者,才猷可任股肱;孝者,順徳則有移忠之心;德者,修己則具正物之學。以之引導而不昧於所適,以之輔翼而不怠於所行”,則豈弟君子得以錫極敷言,而為四方之則矣。
    顒顒卬卬,如圭如璋,令聞令望。豈弟君子,四方為綱。
    賦也。顒顒,猶穆穆也。卬卬,猶皇皇也。君顒顒於上,彌性也;臣卬卬於下,引翼也。圭,君所執也;璋,臣所執也。何楷曰“兩璋之合則為一圭,君有馮翼孝德與為一體,如圭也。臣能以引以翼,協力比附,如璋也。如此則同心同徳,善皆歸君。逺者聞其聲譽,近者挹其丰采”,而豈弟君子得以敷政優優,為四方之綱矣。
    鳳凰于飛,翽翽其羽,亦集爰止。藹藹王多吉士,維君子使,媚于天子。
    興也。鳳凰,靈鳥也,雄曰鳳,雌曰凰。翽翽,羽聲也。集,衆鳥集也。鳳凰飛,則衆鳥從之而集於所止之處也。藹藹,和羣貌。忠厚慈祥曰吉,謂己享福而人亦蒙休也。媚,順愛也。王多有藹藹之吉士,則可以惟所使而皆能媚於天子,如衆鳥之集也。
    鳳凰于飛,翽翽其羽,亦傅于天。藹藹王多吉人,維君子命,媚于庶人。
    興也。鳳凰之飛,上傅于天,高之至也。王多有藹藹之吉人,則可以惟所命而皆能媚于庶人。能媚庶人則萬民愛戴,而王愈崇高,亦如鳳凰之傅于天也。夫下媚庶人,卑之至矣;而得衆乃可配天,其卑也,乃其所以為高也。
    鳳凰鳴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菶菶萋萋,雝雝喈喈。
    比也。山之東曰朝陽。菶菶萋萋,桐生之茂也。雝雝喈喈,鳳鳴之和也。言馮翼孝德,王欲其有吉士吉人。王欲其多,其所以有且多者,有道焉。觀於鳳凰而知之矣。鳳凰之鳴何以必於高岡?以梧桐生於高岡之陽也。鳳凰非梧桐不棲,故梧桐菶菶萋萋,斯鳳凰雝雝喈喈矣。梧桐茂而鳳凰至,禮貌隆而賢人來,其理一也。
    君子之車,既庶且多。君子之馬,既閑且馳。矢詩不多,維以遂歌。
    賦也。言欲禮賢人必需車馬,謂帛馬以聘之,車服以庸之也。今王之車則既庶且多矣,王之馬則既閑且馳矣。朱子曰“此亦足以待天下之賢者,而不厭其多。”是也。遂,達也。詩不必多,惟求達作歌之意耳。其意無他,欲王求賢而已。故王之來,歌以矢音也,昭和樂之志也;臣之矢詩,以遂歌也,盡忠告之心也。
    <卷阿>十章:六章,章五句;四章,章六句。
    詩序曰:<卷阿>,召康公戒成王也。<泂酌>之戒,勸飬民也;<卷阿>之戒,勸彌性與求賢也。君德莫先於彌性,王道莫大於飬民;而所以上成君徳,下奠民生者,惟賢是頼,故歸於求賢也。能此三者,君人之道備矣。君作歌以志喜,臣遂歌以陳箴。此即雝雝喈喈之聲,亦不必待鳳凰之鳴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7-22 07: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2 07:27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九
    民亦勞止,汔可小康。惠此中國,以綏四方。無縱詭隨,以謹無良。式遏寇虐,憯不畏明。柔遠能邇,以定我王。
    賦也。汔與迄同,至也。中國,國中也。詭隨,懐詐而面從也。謹,斂束之意。明,人所共柔,寛而撫之也。能,馴而習之也。言民至今日,亦云勞矣,可以少安矣。國中之民安,而後四方可安也。安民安國,其道無他,無縱詭隨而已。蘇轍曰:“人未有無故而妄見也。從人者,惟無良之人將悅其君而竊其權,以為寇虐則為之。無縱詭隨,則無良之人肅,寇虐無畏之人止,而王室定矣。”<書>曰:“柔遠能邇,惇德允元,而難壬人。”此之謂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休。惠此中國,以為民逑。無縱詭隨,以謹惽怓。式遏寇虐,無俾民憂。無棄爾勞,以為王休。
    賦也。休,息也。逑,聚也。民得休息則聚而不散矣。惽,昏。怓,亂也。何楷曰:“詭隨之人其心不明,惟欲變亂成法以逞其寇虐之謀。此民之所深憂也。夫其惽怓更張,豈不自謂勤勞而有害無利,是徒棄此勞耳。”故勸其無棄爾勞,則己無事而王亦享安靜之福矣。”
    民亦勞止,汔可小息。惠此京師,以綏四國。無縱詭隨,以謹罔極。式遏寇虐,無俾作慝。敬愼威儀,以近有德。
    賦也。罔極,為惡無已也。惡匿於心曰慝。不畏明,陽惡也,將虐小民故不畏人之見之也;作慝,隂惡也,將害正人故畏人之知之也。沈守約曰:“我禁奸,奸愈伺我。君子不日親,則小人終不可疎。惟親近有德,斯彼之窺覸消。”此謹之之道也。何楷曰:“訑訑之聲音、顔色距人於千里之外,有德豈肯近乎?”故必敬慎威儀,則所以近君子者在此,所以逺小人者亦在此矣。
    民亦勞止,汔可小愒。惠此中國,俾民憂泄。無縱詭隨,以謹醜厲。式遏寇虐,無俾正敗。戎雖小子,而式弘大。
    賦也。愒,猶憇也。泄,猶洩也。勞憇則憂洩矣。醜,穢也。厲,害也。醜厲為穢,言以害正人也;如是則正人必敗,而所以為寇虐者酷矣!戎,汝也。小子,年幼也。言汝雖年幼而王既用汝,則進君子退小人之責皆在於汝。此其所係甚大,不可縱詭隨、信醜厲而敗正人也。
    民亦勞止,汔可小安。惠此中國,國無有殘。無縱詭隨,以謹繾綣。式遏寇虐,無俾正反。王欲玉女,是用大諫。
    賦也。繾綣,親附也。朱子曰“小人固結其君”是也。小人之無良,惽怓罔極,醜厲其根皆起於繾綣。詭隨其君,委曲親附至於結而不解,則敢於無所不為矣。正反云者,與正道反也。以正者為非,而不正者為是也。正敗猶有正也,正反則無正矣。玉,寶之也,愛而成之也。言王之用汝,欲玉汝也。王欲玉汝,我不可以不諫汝。汝既日在王側,見詭隨之人必無縱之;不然而小人至於繾綣,則君子至於正反,將民無由息而國無由綏矣。故諫汝,乃所以為王也。大諫云者,大其聲而疾呼之也。
    <民勞>五章,章十句。
    <民勞>戒近小人也。賈誼曰:“安民可以行義,而危民易與為非。”故<民勞>者,國危之漸也。民何以勞?有虐之者也。人何以能虐民?盜君之權也。何以盜君權?以其詭隨也。心知其不可而詐隨之,則無所不隨矣。人君悅其隨也,彼則乘其悅,而盜其權以虐其民矣。此固詭隨者之無良,亦以有縱之者也。為大臣者,見詭隨之人,悅其圓而可共事也,利其柔而不至於反噬也;而不知既能詭隨必至繾綣而無良,惽怓罔極、醜厲之態皆出,於是乎不畏明而為民憂矣,作慝而俾正敗且正反矣。盖一念不謹,悅其隨而縱之,以至於此也。伊尹曰:“有言逆于汝心,必求諸道;有言遜于汝志,必求諸非道。”能如是,則可以謹無良而近有德矣。
    附注:
    (1)[<書>曰:“柔遠能邇,- - -] 参阅《尚书-虞书-舜典》。
    (2)沈守约应为沈守正。
    (3)[伊尹曰:有言逆于汝心,- - -] 参阅《尚书-商书-太甲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7-22 07:3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2 07:39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生民之什》之十
    上帝板板,下民卒癉。出話不然,為猶不逺。靡聖管管,不實於亶。猶之未逺,是用大諫。
    賦也。板板,反也,反其常也。癉,病也。話,言。猶,謀也。管管,依據也。亶,實事也。言上天反常,下民盡病,惟頼大臣維持之也。今出言既不當,為謀又不逺,不以古聖為依據,不切當今之事勢;是日謀而終未逺也,則不可以不諫矣。
    天之方難,無然憲憲。天之方蹶,無然泄泄。辭之輯矣,民之洽矣。辭之懌矣,民之莫矣。
    賦也。憲憲,猶軒軒也。泄泄,猶㳫㳫也。輯,和。洽,合。懌,悅。莫,定也。言天運艱難,無軒軒然趾高而氣揚也;天歩顛躓,無㳫㳫然意怠而神弛也。猶逺而出之,以話曰辭。辭出而羣臣和輯,則議協而民心合矣;辭出而我王悅懌,則政行而民事定矣。出話之然在於猶逺,故謀不可不慎也。
    我雖異事,及爾同僚。我即爾謀,聽我囂囂。我言維服,勿以為笑。先民有言,詢于芻蕘。
    賦也。事,職事也。僚,同官也。即,就也。囂囂,自是也。服,事也。芻蕘,採薪者也。言我與爾雖異職事,同為王官,我即爾謀,欲猶之逺以為王也。爾乃囂囂自是而不受人言,則過矣。夫我之言皆可見之施行,所謂實於亶也。汝勿以為迂濶而笑之,古人有言詢於芻蕘,而況同僚乎!
    天之方虐,無然謔謔。老夫灌灌,小子蹻蹻。匪我言耄,爾用憂謔。多將熇熇,不可救藥。
    賦也。虐,殘也。謔謔,戱也。灌灌,猶欵欵忠告之狀也。蹻蹻,驕貌。耄,老而昬也。熇熇,熾盛也。言天方虐民,則更甚於艱與蹶矣。爾乃謔謔,則更甚於憲憲、泄泄矣。蘇轍曰:“老者知其不可,而盡其欵誠以告之,少者不信而驕之,故曰非我老耄而妄言,乃汝以憂為戱耳。夫憂未至而救之,猶可為也;茍俟其益多,則如火之盛,不可復救矣。”
    天之方懠,無為夸毗。威儀卒迷,善人載尸。民之方殿屎,則莫我敢葵,喪亂蔑資,曽莫惠我師。
    賦也。懠,怒也。夸,誇也。毗,比也。誇於外而比於內,小人之狀也。夸毗則威儀卒迷,而善人不為用,故載尸也。殿屎,說文作唸㕧,呻吟也。葵,揆也。資,猶貲也。言民苦於虐,呻吟而已,莫敢與我為衡。然民者,上之資也,今皆喪亂則無資矣。財聚民散,則財亦散而猶不惠我師乎。
    天之牖民,如壎如篪。如璋如圭,如取如攜。攜無曰益,牖民孔易。民之多辟,無自立辟。
    賦也。牖,窗也。壎、篪相和也。圭、璋相合也。以法止邪曰辟。自此以下言逺猷也。逺猷非小子所能為,欲其告王也。民方殿屎,則莫先於惠民。民性本善,皆原於天。天賦性於形,猶開牖於室,使其明也。命分而為性,故天倡則人和,如壎如篪也;性聚而為命,故天行則人合,如璋如圭也。發其性之所固有,如取諸懐也;迪以才之所能為,如攜其手也。因其性而教之,勿益其所本無,則牖民甚易耳,所謂明明德以新民也。若不修德而立法,則民殘矣。人心有欲,民之罹於辟者,原自多端,不牖其性;而立法以禁欲,則比戸可誅矣。故戒其無自我而立辟也。任德而不任刑,此惠民之逺猷也。
    价人維藩,大師維垣。大邦維屏,大宗維翰。懐德維寜,宗子維城。無俾城壞,無獨斯畏。
    賦也。善人載尸,故惠民之外莫要於用人。价人,大人也,王朝之公卿也。大師,京師之大衆也。大邦,成國之諸侯也。大宗,大夫之強宗也。宗子,王之適子也。藩,籬。垣,墻。屏,樹。翰,羽也。何楷曰“善人在朝,則天下消其逆萌而莫敢踰越,故曰藩。后非衆罔與守邦,故曰垣。王者以天下為家,侯甸采衛列於門庭,故曰屏。勲閥之舊、枝葉之蕃,足以羽翼王室,故曰翰。”是也。用人之道,先繫其心。人罔常懐,懐於有德。王修德而使其懐之,則藩垣屏翰乃心內向,而王室寧矣。不然則虛設,而不為我用,所謂載尸也。至於宗子,上嗣王而下為臣民之望,乃王之城所以自衛也。一有失德,嫌疑內生,則城壊而藩垣屏翰莫不離心,王乃獨處於上矣。至於獨,則可畏矣;至於獨而斯畏,則已晚矣,故願畏之於早也。修德而畏獨,此用人之逺猷也。
    敬天之怒,無敢戲豫。敬天之渝,無敢馳驅。昊天曰明,及爾出王。昊天曰旦,及爾游衍。
    賦也。豫,怠也。渝,變也。馳驅,縱恣也。王與往通。衍,舒徐也。言惠民在於修德,用人亦在於修德。徳何以修?敬而已矣。敬者,即目前之境而存其心也。方虐、方懠,天之怒也。敬之則不敢戲豫,而謔謔夸毗之狀除矣。方難、方蹶,天之渝也。敬之則不敢馳驅,而憲憲泄泄之態斂矣。且天之當敬,亦不待其怒與渝也。雖平居作息,天亦無不在焉。昊天明矣,爾必有出往之事,天亦及爾出往,無所之而不隨也。昊天旦矣,爾必有游衍之時,天亦及爾游衍,無所處而不在也。<敬之>之詩曰:“陟降厥士,日鑒在兹。”此之謂也。知上帝之臨汝,則戒謹恐懼,不敢懈於隠微。此修德之逺猷,乃惠民用人之本也。
    <板>八章,章八句。
    <板>誨逺猷也。當天怒人怨之時,乃徐商牖民、懷德敬天之事,近於迂闊而寡效,無怪小子之蹻蹻也。然而我言維服實之於當前之事勢,則知之矣。國家之要莫大於得人心。人心未離,雖危而可存;人心已去,雖安而易亡。欲得人心,非美言小數所可邀也;必牖其固有之良,使仁不遺親、義不後君之念油然而不容已,則民心不搖而藩垣屏翰皆環列而不敢動。再加之以敬天,則懐德維寜而宗子之城永不壊矣。此實救時之切務,非迂濶也。且夫天性,民所固有,取之攜之,至便也;价人、大師、大邦、大宗、宗子具在也,以德懐之,至順也。天隨處而皆臨,敬存心而即是,乃知所謂逺猷者,其事至近而且易也。“聖謨洋洋,嘉言孔彰”而世卒莫之聽,亦獨何哉?

    <生民之什>十篇,六十章,四百三十三句。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