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220|回复: 9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28 06: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九
    周頌清廟之什四之一
           頌四  
    <詩序>曰:“頌者,美盛徳之形容,以其成功告於神明者也。”

    於穆清廟,肅雝顯相。濟濟多士,秉文之徳。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不顯不承,無射於人斯。
    賦也。於,歎詞。穆,靜深。清,明潔。肅,敬。雝,和。顯,光大也。相,助祭之公侯也。濟濟,美盛。多士,執事之人也。秉,執。越,於。駿,大。承,奉也。斯,語詞。言美哉!此穆清之廟也。在廟中者,光大之辟公、美盛之多士,皆能肅敬雝和,執行文王之徳,以對越其在天之神,而大奔走其在廟之主。然則文王豈不顯於上乎?豈不承於下乎?由其徳化久而彌深,故人心無有厭斁如斯也。
    <清廟>一章,八句。
    <詩序>曰:<清廟>,祀文王也。周公營洛,成王至於洛,諸侯來朝,因率之以祀文王也。頌者,美盛徳之形容也。盛徳之容,敬與和而已。和者,天之元也,人之所以為性也;敬者,守其和也,人之所以定命也。文王之徳,雝雝在宮,和之至也;肅肅在廟,敬之至也;昔嘗以此譽髦斯士矣。今之助祭者,肅敬雝和,猶蒙至教之澤,故曰秉文之徳也。對越在天,文王昭於天也。天之為天,穆清而已。文王肅雝,顯於穆清之天;多士肅雝,承於穆清之廟;對天如對文王也。故“維天之命”歎文與天同其穆,“維清緝熙”歎文與天同其清也,辭約而意遠矣。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7-28 07: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8 07:1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二
    維天之命,於穆不已。於乎不顯,文王之徳之純。假以溢我,我其收之。駿惠我文王,曽孫篤之 。
    賦也。天命即天道也。穆,靜深也。不已,不息也。不顯,猶穆也。純,一而不雜也。天穆然而健行,文王穆穆而緝熙,其道同也。子思子曰:“‘維天之命,於穆不已。’蓋曰天之所以為天也;‘於乎不顯,文王之徳之純。’蓋曰文王之所以為文也,純亦不已。”程子曰“天道不已,文王純於天道亦不已。純則無二無雜,不已則無間斷先後。”是也。假,大也。溢,滿其量而有餘也。收,斂其溢而不散也。駿,大。篤,實也。言文王以純徳格天,故其餘福波及於我,我當修徳以收之也。曾孫篤之,祝之也。言天既大惠我文王,餘福及我矣。惟望自我而後,凡為曽孫者,皆篤行文王之道,以純其徳而受天佑也。
    <維天之命>一章,八句。
    <維天之命>,祀文王也。祀文王而言天者,文王之徳與天同也。今夫天其變化無常者,成形成色之用也。其有常不變者,無聲無臭之體也。用著於有體,立於無。故法天者,懔於見顯之交,尤慎於隠微之際。宥密基命,自強不息,則不顯而純,與於穆不已者合徳矣。天之不已、文王之純,非作而致之也。天行無疆,由於其徳之健;聖功不倦,由於其性之一。健而一者,所謂誠也。<中庸>曰“故至誠無息”是也。誠者,天之道也;誠之者,人之道也。誠之之道,擇善固執;固執之功,在於篤行。由是言之,篤者所以固也,固者所以誠也;誠則純,純則不已矣。曾孫篤之,教以誠也。誠者造於純以配天之實,非徒祝其得福已也。
    附注:
    (1)[<中庸>曰“故至誠無息”是也。] 参阅《中庸-第二十六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07: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9 07:3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三
    維清緝熙,文王之典。肇禋,迄用有成,維周之禎。
    賦也。緝,續。熙,明。典,禮。肇,始。迄,至。成,終也。言天之為天,清而常明者也。文王得天之清,故有明徳,所謂熙也。緝熙者,其徳常明,與天同清也。與天同清,則天理之節文自著,此文王之典所由來也。今祀於文王之廟者,自始事以至於終,皆能秉文之徳,以行文之典,則文王佑之而天亦佑之矣。此周之所以受福也。
    <維清>一章,五句。  
    <維清>,祀文王也。<清廟>之三皆祀文王。<清廟>初獻之樂也,<維天之命>受嘏也,<維清>送神也。昔舜命伯夷曰:“汝作秩宗,夙夜維寅,直哉維清。”蓋以秩宗典祀,交於神明,以清為貴也。禮之清由於徳,徳之清本於天。人秉天徳,昭明有融有時,而昏者欲蔽之也。夙夜維寅,不以人欲蔽其天徳之清,則禮行矣。故於穆不已者,文王之徳之所以純;維清緝熙者,文王之典之所以明也。迄用有成者,自始至終皆清心以行典,則文王之熙我亦緝之矣。曽孫篤之,所以進於純;迄用有成,所以緝其熙;純而緝熙,則亦不已。此文王之所以昭于天,多士之所以對越在天也。穆清之廟與天同象,肅雝之相與文同徳,顯承無射之形容如繪矣。<書大傳>曰:“周公升歌清廟,苟在廟中,嘗見文王者,愀然如復見文王焉。”此之謂也。
    附注:
    (1)[昔舜命伯夷曰:“汝作秩宗,- - -] 参阅《尚书-虞书-舜典》。
    (2)[<書大傳>曰:“周公升歌清廟,- - -] 参阅《尚书大传-卷二》。

 楼主| 发表于 2017-7-29 07:43: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9 07:44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四
    烈文辟公,錫兹祉福。惠我無疆,子孫保之。無封靡于爾邦,維王其崇之。念兹戎功,繼序其皇之。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不顯維徳,百辟其刑之。於乎前王不忘!
    賦也。烈,功。辟,君也。烈文辟公,有武功文徳之諸侯也。祉,福所止也。辟公助祭而神錫祉福,則不啻辟公錫之也。國家億萬斯年,諸侯嵗時助祭,所以惠我者無疆,願我之子孫世世保之也。封,専利以自封殖也。靡,汰侈也。戎功即烈文也。皇,大也。言辟公惠我,我亦惠辟公。辟公能謹爾侯度,無専利、無汰侈,則王自尊崇之。又念汝烈文之功,願爾之子孫繼序而益大之也。無競,莫強也。刑與型同。言子孫保之,繼序皇之,非虛願也。既祭前王,但法前王可矣。昔前王之莫強於天下者,以其人也。為人有道,能盡人道,則四方皆従之矣。修徳行道,不在於顯。隠微幽獨,純誠不息,則百辟皆法之矣。此前王之所以無斁于人者,常念之而不忘,則徳立道凝,人存政舉,而無疆之祉福可保矣。
    <烈文>一章,十三句。  
    <烈文>,獻顯相也。<儀禮>曰“賔三獻尸之後,主人酌酒獻賔,歌烈文。”是也。烈文者,功徳也。成王之初,周興未久,助祭諸侯身佐前王,以定天下,故皆有武功與文徳也。無封靡于爾邦,戒之也。天下之弊不自外生,皆由心出。心有欲則厚取,心無制則奢費,費愈奢則取愈厚,而民不堪命矣。戒封靡,所以塞致亂之原也。其身正,不令而行。無競維人,以身教也,其心正不言而喻;不顯維徳,以誠通也,所以植致治之本也。一獻酬之間,而相戒勉者如此,蓋當時之君皆聞大道之要,故其民皆蒙至治之澤也。嗚呼,盛矣!
    附注:
    (1)[<儀禮>曰“賔三獻尸之後,- - -] 参阅《诗经疏义会通-卷十九》。(<儀禮>无此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06: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30 06:1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五
    天作高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彼徂矣,岐有夷之行,子孫保之。
    賦也。作,起也。高山,岐山也。荒,治。康,安。徂,往。夷,平。行,路也。言天作岐山在於周地,大王因而荒之,以順天也。未荒以前,天作之;既荒以後,則不啻大王作之也。大王作於前,文王繼之,勞來安輯之民乃康居,天下於是乎歸岐。迄於今,文王往矣,而以民歸者衆。岐之高山因有平路,則前王雖往,治績常在。為子孫者,當繼前人之志,世世守之而不失也。   
    <天作>一章,七句。
    <天作>,祀岐山也。<易>曰“王用享於岐山”是也。周之王業起於西岐。修平啟闢,疆理宣畝,所謂大王荒之也。徽柔懿恭,惠鮮懐保,所謂文王康之也。棫拔道兑,夷喙民歸,所謂岐有夷行也。荒之者順天,康之者安民。順天安民,而後有夷行,難之也。<孟子>曰:“昔者文王之治岐也,耕者九一,仕者世祿,闗市譏而不征,澤梁無禁,罪人不孥。發政施仁,必先鰥寡孤獨。”此文王之康功也。荒之功在一時,康之功在萬世。子孫保之,法文王之康之,足矣。蓋順天之本在於安民也,其㫖遠矣。
    附注:
    (1)[<易>曰“王用享于岐山”是也。] 参阅《周易-下经-升》。
    (2)[修平启辟、疆理宣亩,- - -] 参阅《诗经-大雅-皇矣、绵》。
    (3)[徽柔懿恭、惠鲜怀保,- - -] 参阅《尚书-周书-无逸》。
    (4)[棫拔道兑、夷喙民归,- - -] 参阅《诗经-大雅-绵》。
    (5)[孟子曰“昔者文王之治岐也,- - -] 参阅《孟子-梁惠王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06: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30 06:2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六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宥密。於緝熙,單厥心,肆其靖之。
    賦也。成,定也。二后,文、武也。基,積累於下,以承藉乎上者也。宥,深。密,靜。靖,安也。言周自后稷、公劉以来,積功累仁,上天已有成命,至文王、武王,乃受之而有天下也。二后所受已為成命,至於成王,其命不愈定乎?然恃有成命而康好逸豫,則天難諶而命靡常矣。故成王不敢康也,早夜之間,敬慎不懈,以基天命於深靜之中,葆其所性之明而繼續之。因隨事以盡其心,則君心清、庶事理,而天下其治安矣。此成王之所以永保天命也。  
    <昊天有成命>一章,七句。
    <昊天有成命>,祀成王也。叔向曰“此道成王之徳也。成王能明文昭、定武烈。”是也。明文昭,在於緝熙;定武烈,在於肆靖;而其致功,則在於基命。天命人以位,先命人以徳。冲漠之中,有覺不昧,萬理森然,是所性之明徳,故曰熙也;萬事之本,萬福之原,故曰基也。氣拘物蔽而其熙微,則其基壊矣,故貴緝也。緝之之功,貫通動靜,而尤以主靜為立極之要,故在於宥密也。隠微之際,人所不見,天必見之;已不見人,乃能見天;天理既著,其明昭焉。於此時而察識之、存養之,使繼續而無間,則明徳之體純矣。因其徳之所發,而遂明之;以盡其心之量,則充其四端,可以保四海,所謂明明徳於天下也。文王緝熙於前,成王緝熙於後,此有周之家法,實千聖之薪傳也。
    附注:
    (1)[叔向曰“此道成王之徳也。- - -] 参阅《国语-周语下-晋羊舌肸聘周论单靖公敬俭让咨》。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06: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31 06:4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七
    我将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儀式刑文王之典,日靖四方。伊嘏文王,既右饗之。我其夙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賦也。将,奉也。享,獻也。羊,實柴之羊也。<周禮>“羊人,凡積供其羊牲。”是也。先柴而後獻,故羊先於牛也。右,饌右也。神位西而向東,故在饌右也。儀,威儀。式,制度。刑與型通,法也。伊,語詞。言我今祀天而配以文王,有所將而奉之,有所享而獻之。我将維羊以實柴也,我享維牛以供饌也。祀禮具舉,天庶㡬其在於右乎。天鑒四方,求民之莫。我今者威儀、制度皆法文王之典,用以日靖四方。天嘏文王,因以嘏我,既右享之矣。然天降福亦降威,日刑文王則嘏之;一日而不刑文王,則天威将至而所嘏不可保矣。我願自今以往,夙夜之間,戰兢惕厲以畏天威,庶㡬永保此右享之嘏焉。蓋對天以自矢之詞也。  
    <我將>一章,十句。
    <詩序>曰:<我将>,祀文王於明堂也。<孝經>曰“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是也。人君之大徳曰敬天、曰法祖。法祖者以實,不以文。必儀刑之,必式刑之,必靖四方,必日靖之。儀者,一身之威儀,若<儀禮>所載是也;式者,朝廷之制度,若<周禮>所載是也。儀刑文王則律躬者謹,式刑文王則立政者詳,又使教化自近及遠,四方皆靖且日靖之。不敢始勤而終倦,則所以法祖者實矣。敬天者以誠,不以偽。必畏之,必夙夜畏之,必以畏保之。天之聰明不可欺也。真知上帝之臨汝,實覺日監之在兹,則精勤不期而自生,嗜欲不戒而自去,斯其畏誠矣。天不息,故畏亦不息。夙夜之間,無時敢懈,所謂終日乾乾,夕惕若也。然徒畏之而已乎?又思所以保之焉。天明威,自我民明威。我其夙夜刑文王者,純而不已;靖四方者,久而化成;天駿惠我文王,則亦永嘏我矣。盖以敬天之誠,厲其法祖之實也。“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此之謂也。
    附注:       
    (1)[<周礼>“羊人,凡积供其羊牲。”是也。] 参阅《周礼-夏官司马第四-羊人》。
    (2)[<孝经>曰“郊祀后稷,以配天;- - -] 参阅《孝经-圣治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7-31 06:5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31 06:56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八
    時邁其邦,昊天其子之,實右序有周。薄言震之,莫不震疊。懐柔百神,及河喬嶽。允王維后!明昭有周,式序在位。載戢干戈,載櫜弓矢。我求懿徳,肆于時夏。允王保之!
    賦也。時,巡狩之期也。<書>曰“六年五服一朝,又六年王乃時廵。”是也。邁,行也。言人君以時廵行於諸侯之邦,察其政治而撫其民人,庶天以為能盡君職而子之乎,此敘所以巡狩之意也。右,尊。序,次。震,動。疊,服。懐,來。柔,順。允,信也。言巡行四方,乃知昊天果子之矣。實尊周之位,次於天下之上,是以慶讓偶施莫不慴服。祀典具舉,百神山川莫不懐徳而效順。蓋人神皆受職焉,而後信王之果為天下主也。明者,明徳昭著之也。戢,聚。櫜,韜。肆,陳。夏,中國也。言天既右序有周,王亦式序在位,於是布昭明徳於有周之天下。孰宜牧伯、孰列羣侯、孰為附庸?以其徳之大小,次其位之崇卑,則其明昭而其序定矣。雖周王于邁,六師及之,而干戈、弓矢皆可不用。惟廣求懿徳,布於中夏,使五侯九伯皆得其人,則講信修睦以康兆民;而右序之尊,信可常保之矣。此則巡狩之實政也。
    <時邁>一章,十五句。
    <時邁>,美巡狩也。君者,天之子也。人子周知一家,天子周知天下。耳目不及於四方,下情不得以上達,子職有虧矣。故時邁其邦,斯昊天子之也。且時邁非徒行也,以行慶讓、以祀百神、以序在位;所謂撫萬邦、巡侯甸、六服羣辟罔不承徳也。夫天下之議者衆矣,謂兵革不休以有侯王,長駕遠馭必需武畧;而不知諸侯違命乃有征伐,王政不行乃有兼并。設天威所臨,人神受職,黜陟所及,百辟承流,慎簡親賢以布於庶位,則兵革何自起乎?故秉禮以止亂,偃武而修文,為治者耳熟焉。然非時邁而親歴之,未有以信其實然也。君子是以知巡狩之為義大也。
    附注:
    (1)[<书>曰“六年五服一朝,- - -] 参阅《尚书-周书-周官》。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07: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 07:08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九
    執競武王,無競維烈。不顯成康,上帝是皇。自彼成康,奄有四方,斤斤其明。鐘鼓喤喤,磬筦將将,降福穰穰。降福簡簡,威儀反反。既醉既飽,福祿来反。  
    賦也。執,持。競,強也。言武王能持其自強不息之心也。惟能自強,天下莫能與争強,是以有大功而君天下也。不丕通,大也。言成、康能大顯武王之烈,故天命之,使繼武王而為君也。何以見其丕顯也?武王克商,頑民未靖。自成、康而治定功成,四方始永為周有矣。武王末受命,制作未遑,自成、康而禮明樂備,文治始斤斤其明矣。斤斤者,條理精詳,明之至也,所謂繼明照于四方也。生為明帝,歿為明神;則今日者鐘鼔和鳴,磬筦諧集以祀之,其降福之多可知也。然降福者神,受之者人也。簡簡,慎擇也。神之降福,必擇其人。我之威儀,果能收斂敬慎,有執競之遺意,則神自歆享醉飽,而福祿之来,反覆而不厭矣。蓋戒祀三后者,勉效三后之徳也。
    <執競>一章,十四句。  
    <執競>,祀康王也。<昊天有成命>,成王祔祭於文王。<執競>,康王祔祭於武王也。<丹書>曰敬勝怠者吉,又曰不強則枉。武王之執競,敬勝以自強也,法文王之敬止也。成王曰敬之敬之,又曰學有緝熙于光明;康王曰敬忌天威,又曰用答揚文、武之光訓;是成、康之丕顯其明,法緝熙也。而曰敬之、敬忌,仍法文王之敬止也,則猶是武王之執競也。威儀反反,敬止、執競之功也。凡人之心,出則放,反則存;凡人之行,心放則肆,心反則敬;故威儀貴反也。反反云者,反而求諸身,又反而求諸心也。心反而常存,則自強而不息矣。由是言之,儀反而後敬勝,敬勝而後自強,自強而後丕顯,故曰湯、武反之也。  
    附注:
    (1)[<丹书>曰敬胜怠者吉,- - -] 参阅《大戴礼记-武王践阼》。

 楼主| 发表于 2017-8-1 07: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清庙之什》之十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爾極。貽我来牟,帝命率育。無此疆爾界,陳常于時夏。
    賦也。思,有謀慮也。文,有道徳也。立,成立。極,至也,徳之至也。来牟,麥也。率,遍。育,養。陳,布。常,倫常也。言郊祀上天,惟思文之后稷足以配之焉。天以生民為心者也。烝民之生久矣,所由養之,以至於成立者,莫非后稷之至徳也?稷藝五糓,民既育矣,又貽我以来牟。蓋春夏之間新陳不接,來牟夏熟可以接濟,乃上帝所命使隨時率育也。衣食足則禮義生,華夏烝民無此疆彼界之分,皆得相生相養,以敷陳倫常之道。是教之以至於成立者,亦莫非后稷之至徳也?鞠人謀人之思莫深於此,經天緯地之文莫大於此,故曰思文后稷克配彼天也。
    <思文>一章,八句。
    <詩序>曰:<思文>,后稷配天也。人皆知稷教稼穡,功在養民;而不知率育陳常,實一體之事也。田賦供而上下定,奉養備而孝弟行,室家寜而後有夫婦,交際通而後有友朋;其樸而不文者,乃至文之所從出也。故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以文王之徳能與天合,后稷之功實與天同也。  

    <清廟之什>十篇,十章,九十五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