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61|回复: 9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 07:3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一
                               周頌臣工之什四之二
    嗟嗟臣工,敬爾在公。王釐爾成,来咨來茹。嗟嗟保介,維莫之春,亦又何求?如何新畬?於皇来牟,将受厥明。明昭上帝,迄用康年。命我衆人,痔乃錢鏄,奄觀銍艾。
    賦也。嗟,歎詞。臣工,羣臣百官也。公,公所也。釐,福。成,終。咨,問。茹,度也。保介,農官。莫春,周時建寅之月也。田二嵗曰新,三嵗曰畬。明,上帝之明賜也。痔,修而儲之也。錢,鏵。鎛,鋤。銍,䥥也。艾與刈同。此耕籍而戒農官也。王將耕籍,祭於先農。臣工畢從,從祀從耕皆在公也,故嗟而勅其敬之。謂王祀而受釐,實頼臣工從耕以成之也。来咨来茹,勅保介之詞也。王曰:嗟,保介,來為我咨之,為我茹之。維莫之春百糓未生,又何求乎?其咨問之,何者新田?何者畬畝?新田何植?畬畝何種也?維莫之春,百糓未生,來牟不已生乎?美哉!来牟轉盼即熟,將受上帝之明賜。明昭上帝,既賜麥熟又賜禾熟,用終至於康年。其茹度之,麥夏熟、禾秋熟,其事皆在春也。其命我農人,痔乃錢鎛與銍。錢以耕之,鎛以耘之,不旋踵而忽觀銍之刈矣。此則王之釐爾果成之,乃敬爾在公之實政也。
    <臣工>一章,十五句。
    <臣工>,耕籍也。王率羣臣,躬耕帝籍,祭於先農而受釐。耕籍事竣,乃勅保介使勸農也。<國語>曰:“農祥晨正,日月底於天廟。王乃使司徒咸戒公卿、百吏、庶民。司空除壇於籍,命農大夫咸戒農用。王即齋宫三日,及期鬱人薦鬯、犧人薦醴,王祼鬯饗醴乃行。及籍王耕一墢,班三之庶人終于千畝。”此則王釐爾成之大畧也。又曰:“陽氣俱烝,土膏其動,弗震弗渝,脈其滿眚,糓乃不殖。稷則遍戒百姓,紀農協功,曰:‘隂陽分布,震雷出滯,土不備墾,辟在司㓂。’乃命其旅,曰:狥。”此則來咨來茹之大畧也。
    附注:
    (1)[<國語>曰:“農祥晨正,- - -] 参阅《国语-周语上-虢文公谏宣王不籍千亩》。


         (原古文摘自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8-2 07:49: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 07:5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二
    噫嘻成王,既昭假爾。率時農夫,播厥百糓。駿發爾私,終三十里。亦服爾耕,十千維耦。
    賦也。噫嘻,歎詞。昭,明也。假與格通,至也。爾謂農官也。時,是。駿,大。發,耕。私,私田也。三十里,萬夫之地。耦,二人並耕也。獨舉成王者,康王將祈糓,卜於成王之廟也。卜之而從,故言成王昭格也。祈糓禮成,則農事興。故於廟中戒農官也,言農官當率農夫,使播百糓,大發其私田,咸服其耕事。萬夫為耦,通力合作也。蘇轍曰:民曰雨我公田,遂及我私;而君曰駿發爾私,終三十里;其上下之間交相忠愛如此。
    <噫嘻>一章,八句。
    <噫嘻>,卜郊也。郊有二,有日至之郊,有祈糓之郊。日至不卜,孟春祈糓則卜之。<禮記>曰:“卜郊,受命於祖廟,而作龜於禰宮,尊祖親考之義也。”<春秋-襄公七年>“夏四月,四卜郊,不從。孟獻子曰:‘吾乃今而後知有卜筮。夫郊祀,后稷以祈農事也。故啓蟄而郊,郊而後耕,今既耕而郊,宜其不從也。’”此詩言成王昭格者,康王作龜於禰宮也。郊而遂耕,故於廟中戒農官焉,勤農重糓之至也。終三十里者,農官所司萬夫之界也。<周禮>曰:“凡治野,夫間有遂,遂上有徑。十夫有溝,溝上有畛。百夫有洫,洫上有涂。千夫有澮,澮上有道。萬夫有川,川上有路。”計萬夫為耦之地,方三十三里三分里之一,故曰終三十里也。
    附注:
    (1)[<禮記>曰:“卜郊,受命於祖廟,- - -] 参阅《礼记-郊特牲》。
    (2)[<周禮>曰:“凡治野,夫間有遂,- - -] 参阅《周礼-地官司徒第二-遂人》。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07:2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3 07:3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三
    振鷺于飛,于彼西雝。我客戾止,亦有斯容。在彼無惡,在此無斁。庶㡬夙夜,以永終譽。
    興也。振,羣飛貌。鷺,白鳥。雝,水澤也。客,殷之後,於周為客。戾止,來助祭也。斯指鷺也。殷人尚白,來助祭者車旂冠服從先代之所尚,故其容潔白有如振鷺也。彼,所封之國也。斁,厭也。客在彼國,無有惡之者,能綿其世澤以保宗社也;今来於此,無有厭之者,能守其忠貞以翼王室也。如是則有譽矣,然猶願勉之也。譽欲其終又欲其永,其夙興夜寐,不懈無惡無斁之功,庶㡬畢生不渝而譽終传及後世,而譽永矣。<微子之命>曰:“慎乃服命,律乃有民,永綏厥位,毗予一人,俾我有周無斁。”此之謂也。
    <振鷺>一章,八句。
    <振鷺>,微子助祭也。武庚既平,成王封微子於宋。命之曰:修其禮物,作賔于王家。故微子来助祭而為賔也。賔獻尸後,主人獻賔,歌<振鷺>也。無惡無斁,非微子不足以當之。以永終譽,戒其無蹈武庚之覆轍也。武王不絶殷後而封武庚,成王不懲武庚之畔又封微子,忠厚之至也。觀<振鷺>之所詠,下守臣節而助祭,上以為客而獻之且欲其永保祿位,且欲其慶流子孫。周之徳,其可謂至徳矣。
    附注:
    (1)[<微子之命>曰:“慎乃服命,- - -] 参阅《尚书-周书-微子之命》。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07: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3 07:46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四
    豐年多黍多稌,亦有高廩,萬億及秭。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降福孔皆。
    賦也。稌,稻也。黍宜高而喜晴,稌宜下而喜雨。黍、稌皆多,是雨旸時若,高下皆收也。蔵粟曰倉,藏米曰廩。雍西之俗多蔵粟於窖,亦有高廩則富室也。十千曰萬,十萬曰億,糓之數也。千倉萬箱,我庾維億是也。及,繼也。陳粟曰秭,新糓繼陳糓而蔵之,所謂餘一餘三,陳陳相因也。藏糓既多,不止為食并為酒醴。酒醴之用可以養老,可以祀神,故用以烝畀其祖妣。不寜惟是,凡百禮儀俱需酒食,以和合之也。皆,遍也。百禮既洽,則神之降福甚遍矣。何楷曰:“隨事頼豐年之利用,則隨處徴神惠之普存,是宜索祭而報饗之也。”
    <豐年>一章,七句。
    <豐年>,祭八蜡也。<郊特牲>云:“年不順成,八蜡不通。”是蜡祭,惟豐年乃有之也。天子之大蜡八,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也。孟春之郊,所以祈糓;孟冬之蜡,報之也。列國各有蜡。<周禮>云:“國祭蜡,則吹豳頌,擊土鼓,以息老物。”謂嵗功既成,養老勞農而休息之也。治民之道,曰富曰教。富莫要於勤農,教莫先於行禮。觀此詩所詠,年糓順成,蓋蔵謹裕,奉親享祖,百禮皆興,亦可以得富而教之之大畧矣。<國語>觀射父曰:“日月㑹于龍●,土氣含收,天明昌作,百嘉備合,羣神頻行。國於是乎烝嘗,家於是乎嘗祀。百姓夫婦,擇其令辰,奉其犧牲,敬其齍盛,潔其糞除,慎其采服,禋其酒醴,帥其子姓,從其時享,䖍其宗祝,道其順辭,以昭祀其先祖。肅肅濟濟,如或臨之。於是乎合其州鄉、朋友、婚姻,比爾兄弟、親戚,於是乎弭其百苛,妎其讒慝,合其嘉好,結其親暱,億其上下以申固其百姓。上所以教民䖍也,下所以昭事上也。”烝畀祖妣,以洽百禮,其是之謂與。
    附注:
    (1)[<郊特牲>云:“年不順成,- - -] 参阅《礼记-郊特牲》。
    (2)[<周禮>云:“國祭蜡,則吹豳頌,- - -] 参阅《周礼-春官宗伯第三-籥章》。
    (3)[<國語>觀射父曰:“日月㑹于龍●,- - -] 参阅《国语-楚语下-观射父论祀牲》。(●为一字,形如豕尨。)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06: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4 06:3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五
    有瞽有瞽,在周之庭。設業設虡,崇牙樹羽。應田縣鼓,鞉磬柷圉。既備乃奏,簫管備舉。喤喤厥聲,肅雝和鳴,先祖是聴。我客戾止,永觀厥成。
    賦也。瞽,樂官也。再言有瞽,非一人也。業、虡、崇牙見<靈臺>篇。樹羽,置五采之羽於崇牙之上,周制也。應,小鼓。田,大鼓。縣,懸之也。縣鼓亦周制也。鞉有柄、耳,持其柄而搖之,則兩耳自撃。柷如桶,以椎挏之,所以起樂。圉,敔也,狀如虎背有鉏鋙,掃之以止樂也。簫,編竹為之。管,笛屬也。喤喤,聲大也。肅,敬。雍,和也。和鳴,相應也。成,樂之一終也。言集衆瞽於庭,設樂器於庭,皆備而後奏之。鞉、磬既作,簫管之屬,莫不備舉。喤喤衆樂之聲與人聲相和而鳴,肅肅然使人敬,雍雍然使人和也。於是先祖來格而聴之,則樂定矣。樂定之後,嵗時祀享。凡我客之來助祭者,將永觀新樂之成焉。蓋聲容之美,實足以格神人而和上下也。
    <有瞽>一章,十三句。
    <詩序>曰:<有瞽>,始作樂而合乎祖也。鄭康成曰“王者治定,制禮功成,作樂合者,大合諸樂而奏之。”是也。言周庭者,開國之初,樂工多先代之所遺,故言有商之瞽,今在周庭也。列敘樂器,昭新制也。業、虡、崇牙遵<靈臺>維樅之製,樹羽則又加飾矣。應鼓、田鼓皆新冒之,縣鼓則新為之。<明堂位>云“夏后氏足鼓,殷人楹鼓,周人縣鼓。”是也。柷以起樂,圉以止之。堂下播鞉,則堂上撃磬,簫管依磬者也。<那>之詩曰“鞉鼓淵淵,嘒嘒管聲,依我磬聲。”是也。肅雝和鳴,樂之盛也。舜命夔曰:“命汝典樂,教胄子。直而溫,寛而栗,剛而無虐,簡而無傲。詩言志,歌永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神人以和。”其克諧,雝也;無奪倫,肅也。樂之肅雝,皆由於人。其溫而無虐,雝也;其栗而無傲,肅也。肅雝之志,形於詩歌。故聲律之依而和者,亦如其肅雝焉。此虞廷制作之精意,而周公獨得之也。先祖是聴,神以和也;客觀厥成,人以和也。<書>曰:“祖考來格,虞賔在位,羣后徳讓。”此詩有焉。
    附注:
    (1)[<明堂位>云“夏后氏足鼓,- - -] 参阅《礼记-明堂位》。
    (2)[<那>之詩曰“鞉鼓淵淵,- - -] 参阅《诗经-商颂-那》。
    (3)[<書>曰:“祖考來格,- - -] 参阅《尚书-虞书-益稷》。

 楼主| 发表于 2017-8-4 06:54: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4 06:55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六
    猗與漆沮,潛有多魚。有鱣有鮪,鰷鱨鰋鯉。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賦也。猗與,歎美之詞。潛,藏之深也。鮪,王鮪也。鱣,鮪類。鰷,白鯈也。鱨,鰷類。鰋,鯉類。鱣、鮪之大,鰷、鱨之細,鰋、鯉之羙,莫不有之,多之至也。享,薦也。冬薦魚,春薦鮪也,祀祭也。<周禮-䱷人>:“凡祭祀,共魚之鱻薧。”
    <潛>一章,六句。
    <潛>,季冬薦魚也。<月令>“季冬,命漁師始漁,天子親往,乃嘗魚,薦寢廟。”<白虎通>云“天子不親取魚,薦廟乃親行。”是也。天子親行,必有其地,有其時,有其制。<春秋-隠公五年>:公觀魚于棠。<傳>曰“書觀,非事也;書于棠,非地也。”<魯語>“宣公,夏,濫于泗淵。里革斷其罟而棄之曰:‘魚方別孕,不教魚長,又行網罟,貪無藝也。’”言不時也。<孟子>曰:“數罟不入洿池,魚鼈不可勝食也。”言有制也。<潛>之詩言漆、沮,明得地也。漆、沮之從,天子之所取獸於此,取魚亦於此也。是不傷稼而害物也,是君舉有常而納民於軌物也。言潛,明得時也。冬月水寒,故魚性定而深潛,是水蟲成也,是取時物以薦新,昭誠孝也。言多魚,明有制也。是數罟不入而水族蕃滋也,是物産盛而民得養也。順天之時,因地之利,行王之制,蕃庶物,養民人,而後致敬於神,介以景福,職是故也。豈徒曰神嗜飲食已哉?
    附注:
    (1)[<周禮-䱷人>:“凡祭祀,共魚之鱻薧。”] 参阅《周礼-天官冢宰第一-䱷人》。
    (2)[<月令>“季冬,命漁師始漁,- - -] 参阅《礼记-月令》。
    (3)[<魯語>“宣公,夏,- - -] 参阅《国语-鲁语上-里革断宣公罟而弃之》。
    (4)[<孟子>曰:“數罟不入洿池,魚鼈不可勝食也。”] 参阅《孟子-梁惠王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06: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七
    有來雝雝,至止肅肅。相維辟公,天子穆穆。於薦廣牡,相予肆祀。假哉皇考,綏予孝子。宣哲維人,文武維后。燕及皇天,克昌厥後。綏我眉夀,介以繁祉。既右烈考,亦右文母。
    賦也。廣牡,大牲也。肆,陳。假,大。綏,安。宣,布。哲,明。燕,安。右,享之也。言今日者,蒙皇考文王之業。助祭者諸侯,主祭者天子。天子穆穆,薦其大牲。諸侯肅雝,助其設饌。大哉皇考,其綏予孝子可知也。昔者皇考,宣布明徳於天下,惟其能用人也;既有文徳又有武功,惟其能為君也;如是則天下之民安而天心亦安,其克昌厥後可知也。故今日者,天果有以綏我矣。既綏我以眉夀又介我以繁祉,使我永為天子。頻薦廣牡,以祀烈考并祀文母也。
    <雝>一章,十六句。
    <雝>,武王祀文王,徹饌之樂歌也。來言雝雝者,中心和悅,非強之也。至言肅肅者,敬慎将事,不敢怠也。穆穆深遠,天子之容也。雝雝、肅肅、穆穆皆文王之貌,而天子諸侯法之,所謂秉文之徳也。薦廣牡而相肆祀,合萬國之歡心,以祀其先王也。降福者天也,天眷者民也,治民者人也,用人者君也。君能允文允武,以用人而安民,則安及於天矣,故天亦安其後人也。然而嗣王之心,則不以天子為榮,而惟以孝子自勉;并不以已之得夀為幸,而惟願常伸其孝思於父母也。文王之為父,武王之為子,可謂各盡其道矣。
 楼主| 发表于 2017-8-5 07: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八
    載見辟王,曰求厥章。龍旂陽陽,和鈴央央。鞗革有鶬,休有烈光。率見昭考,以孝以享,以介眉夀。永言保之,思皇多祜。烈文辟公,綏以多福,俾緝熙于純嘏。
    賦也。載,始也。辟王,成王也。章,法度也。交龍曰旂。陽陽,色明也。軾前曰和,旂上曰鈴。央央,聲和也。鞗革,轡首。有鶬,金飾休美也。昭考,武王。皇,大。綏,安也。成王既免䘮,諸侯咸来朝見新君,以稟王章。其車馬服物之盛美哉,有烈光於朝廷矣。王乃率之,見於昭考武王之廟。以展孝思,以陳享獻,以祈福而介夀,典至鉅也。永言以下,陳戒之辭也。天下諸侯来朝來享是即時王之多祜,宜永保之,更思光大之也。烈文辟公,既来朝享,王亦宜畀之以多福,燕饗錫予,以綏其心,使頻來朝覲,繼續此烈光之休。明嵗時助祭,常受此多福之純嘏也。
    <載見>一章,十四句。
    <載見>,諸侯来朝而見於武廟也。成王既除䘮,乃朝諸侯,率以祀武王,受釐陳戒也。諸侯載見,稟一人之法度,臣事君之禮也。天子率見,合萬國之懽心,子事父之禮也。諸侯載見之時,即從孝享,篤天子之多祜,所以展忠也。天子率見之後,更思慶惠予諸侯以多福,所以廣愛也。天子自謹王章,乃可常受諸侯之朝享,故欲其保之也。諸侯常求厥章,乃可永保天子之祿位,故欲其緝之也。古之君臣,無一時不篤其忠愛,無一事不深其戒勉,有如此夫!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07: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6 07:04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九
    有客有客,亦白其馬。有萋有且,敦琢其旅。有客宿宿,有客信信。言授之縶,以縶其馬。薄言追之,左右綏之。既有淫威,降福孔夷。
    賦也。客,微子也,作賔王家,故曰客也。重言有客,鄭重之也。殷尚白,其後從之,不止於冠裳皆白,馬亦用白也。萋且敦琢,所獻之禮也。何楷曰“萋與緀通。<說文>云緀,白文貌。蓋言帛也,尚白故帛亦白也。且<說文>云薦也,所以薦帛也。敦與雕通,敦琢蓋言玉也。旅,陳也。<禮器>曰‘束帛加璧,尊徳也。’有萋有且,所謂束帛,敦琢其旅,所謂加璧。”是也。再宿曰信,宿宿信信留之久也。言縶其馬,固留之也。追之,送之也,餞於道也。未去而留之,既去而送之,左右無方以綏安之,愛之無已也。淫,大也。威,罸也。夷,平也。言紂與武庚,天既大降之罸矣。今微子能崇徳象賢,則天降之福而其威平矣。故我亦順天意,以綏之也。
    <有客>一章,十二句。
    <有客>,微子來朝将歸而賜于廟也。<祭統>曰:“古者明君,爵有徳而祿有功,必賜于太廟,示不敢専也。”爵命于廟,饗賜亦于廟也。微子萋且敦琢,修其禮物,所謂在彼無惡也。天子信宿,縶馬以固留之,所謂在此無射也。王者之心與天同體,前者紂與武庚自作不善,天降之威,我亦威之。今者微子,崇徳象賢,天降之福,我亦福之。其左右綏之者,皆所以順天之道,而并非邀結其心也。大矣哉!
    附注:
    (1)[<禮器>曰‘束帛加璧,尊徳也。’] 参阅《礼记-礼器》。
    (2)[<祭統>曰:“古者明君,- - -] 参阅《礼记-祭统》。

 楼主| 发表于 2017-8-6 07: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6 07:1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臣工之什》之十
    於皇武王,無競維烈。允文文王,克開厥後。嗣武受之,勝殷遏劉,耆定爾功。
    賦也。於,歎詞。皇,大也。遏,止。劉,殺。耆,致也。言大哉武王,其功烈莫強於天下矣。原其初,實由文徳之文王開之,嗣王繼文之志,是以其勝殷也。期於除殘去殺,以致定其功而已。蓋武烈仍本於文謨也。
    <武>一章,七句。
    <詩序>曰:<武>,奏大武也。朱子曰:“周公象武王武功之舞,歌此詩以奏之也。”何楷曰:“此大武一成之歌也。”姚舞牧曰:“一戎衣而天下定,民免於水火之虐,故知武王之用殺乃所以止殺,其烈與文王等也。”李樗曰:“按<禮記>:‘總干而山立,武王之事也;發揚蹈厲,太公之志也。<武-亂>皆坐以象周、召之治。’言大武之舞,始則持盾正立以待諸侯,既而戰鬭,既而又使行列皆坐,以見其為止戈之武也。大武之舞,在於止戈,大武之詩,在於止殺,其義一也。”
    附注:
    (1)[按<禮記>,總干而山立,武王之事也;- - -] 参阅《礼记-乐记》。


    <臣工之什>十篇,十章,一百六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