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95|回复: 3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颂-鲁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2 08:24: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颂-鲁颂》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二十
    魯頌四之四
    魯在<禹貢>徐州之域,成王以封周公長子伯禽。其詩四篇皆樂歌也,故列於頌。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驪有黃,以車彭彭。思無疆,思馬斯臧。
    賦也。駉,<說文>云牧馬苑也;駉駉,非一苑也。<毛傳>曰“諸侯六閑,馬四種,有良馬、有戎馬、有田馬、有駑馬。”是也。坰,地名。坰之野,牧所也。<左傳>曰“凡馬,日中而出,日中而入。”是也。驪馬白跨曰驈,黃白曰皇,純黑曰驪,黃騂曰黃。彭彭,盛貌。無疆,思之廣也。臧,善也。言在坰之馬,毛色美,備駕車壮盛。所以如此者,由於人君之心,思慮廣遠,無有疆域之限,是以偶一思及於馬,而馬遂臧焉。蓋以仁心獲天眷,不止牧馬一事已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騅有駓,有騂有騏,以車伾伾。思無期,思馬斯才。
    賦也。蒼白雜曰騅,黃白雜曰駓,赤黃曰騂,青黑曰騏。伾伾,有力貌。無期,久而不止也。才,材力也。孔穎達曰:“首章言良馬,朝祀所乘,故云彭彭,有容也。此章言戎馬,戎馬貴力,故云伾伾,有力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驒有駱,有駵有雒,以車繹繹。思無斁,思馬斯作。
    賦也。青驪白鱗曰驒,白馬黒鬛曰駱,赤身黑鬛曰駵,黑身白鬛曰駱。繹繹,不絶貌。無斁,深而不厭也。作,奮起也。孔穎達曰:“此章言田馬,田獵尚疾,故言繹繹,善走也。”
    駉駉牡馬,在坰之野。薄言駉者,有駰有騢,有驔有魚,以車祛袪。思無邪,思馬斯徂。
    賦也。隂白雜曰駰,彤白雜曰騢,豪骭白曰驔,兩目白曰魚。祛袪,健貌。無邪,思之正也。徂,行也,常行而不疲也。孔頴達曰:“此章言駑馬,主給官役,故曰祛袪,強健也。”
    <駉>四章,章八句。
    <駉>,考牧而祭馬神也。<定中>之詩曰“秉心塞淵,騋牝三千。”彼勸畜牧,故兼言牝;此閲軍實,故専言牡也。其言秉心猶駉之思也,塞者無邪之誠,淵則兼有無疆、無期、無斁之義焉。言馬政而及於思者,探其本也。國政之盛衰,皆本於君心。心不能無思,而患其有邪。一涉於邪,則廣而愈荒,久而愈迷,深而愈鑿,故貴無邪也。以無疆、無期、無斁之思,而一歸於無邪,則専精以思,理將睿可作聖,且神與天通矣。新氣化而育庶物,皆本於此焉。耕稼而五糓茂,牧養而六畜蕃,思中之一端也。孔子曰:“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蓋以三百篇中,事無所不有,義無所不備,而原所由作,皆本於忠厚正大之心,使讀之者感發其興觀羣怨之思,油然自得其性情之正。由是以行於人倫而達於庶事,則家道以之興盛,國運以之昌隆。此實聖人刪詩之本意。<駉>之一言,果足以蔽之也。
    附注:
    (1)[<左傳>曰“凡馬,日中而出,- - -] 参阅《左傳-庄公二十九年》。
    (2)[孔子曰:“詩三百,- - -] 参阅《论语-为政第二》。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8-12 09: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2 09:0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颂-鲁颂》之二
    有駜有駜,駜彼乘黃。夙夜在公,在公明明。振振鷺,鷺于下。鼓咽咽,醉言舞。于胥樂兮!
    賦而興也。駜,馬肥健貌。重言有駜,非一馬也。乗黃,來燕者所乘也。公,燕所也。明明,禮文辨治也。振振,羣起貌。天子辟廱,諸侯泮宮,皆有水澤,故鷺集焉。因所見以起興也,于下翔集以興舞也。咽咽,鼓節也。胥,相也。樂,民之樂;民亦樂其樂,是相樂也。
    有駜有駜,駜彼乘牡。夙夜在公,在公飲酒。振振鷺,鷺于飛。鼓咽咽,醉言歸。于胥樂兮!
    賦而興也。乘牡,馬皆牡也,㑹飲者不乘牝也。言飲酒,重在酒也。勞農以酒,養老亦以酒也。于飛,将去以興歸也。不醉無歸,所以盡懽也;醉而言歸,所以成禮也。
    有駜有駜,駜彼乘駽。夙夜在公,在公載燕。自今以始,嵗其有,君子有榖,詒孫子。于胥樂兮!
    賦也。青驪曰駽。載燕,言飲酒之禮與燕同也。自今以始,祝之也。年豐而後蜡祭,故祝自今嵗為始,嵗嵗皆有年也。飲酒所以養老,故祝有齒徳者皆有善道,以遺子孫也。願天常錫豐年,願人常行善道,亦可謂善頌善禱矣。
    <有駜>三章,章九句。
    <有駜>,蜡而飲酒也。孟冬蜡祭,勞農以休息之,乃飲酒于序,以養老焉。<禮運>曰仲尼與於蜡。賔則蜡而飲酒,魯固行之矣。<雜記>曰:“子貢觀於蜡。孔子曰:‘賜也,樂乎!’對曰:‘一國之人皆若狂,賜未知其樂。’孔子曰:‘百日之蜡,一日之澤,非爾所知也。’”蓋謂民終嵗勤動,一日飲酒,所以弛其勞也;而行禮奏樂,尊爵養老,弛而未嘗不張,有文武之遺意焉。<有駜>之詩,其知之矣。鼓舞胥樂,極飲酒之歡,而始於在公明明,終於榖貽子孫。酒以行禮,未嘗繼以淫也;好樂無荒,故聖人有取焉。
    附注:
    (1)[<雜記>曰:“子貢觀於蜡。- - -] 参阅《礼记-杂记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07:4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3 07:5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颂-鲁颂》之三
    思樂泮水,薄采其芹。魯侯戾止,言觀其旂。其旂笩笩,鸞聲噦噦。無小無大,從公于邁。
    興而比也。泮水,泮宫之水也。天子之學曰辟廱,水周環如璧。諸侯之學,東西南三面有水,形如半璧故曰泮也。芹,水菜也。泮水采芹,因所見以起興,抑以比魯侯之興學育材,取而用之也。戾,至也。觀其旂,望之也。笩笩,飛揚貌。噦噦,聲和也。小,謂童子;大,成人者也。舉國之人,不論小大皆從公而往焉,蓋喜公之視學,而樂聞其教也。  
    思樂泮水,薄采其藻。魯侯戾止,其馬蹻蹻。其馬蹻蹻,其音昭昭。載色載笑,匪怒伊教。
    興而比也。藻,文草也。蹻蹻,盛貌。其音,言也。昭昭,詳明也。載色,溫其容也。載笑,和其聲也。温厚和平,不怒而明教之,所謂循循善誘也。<書>曰:“敬敷五教,在寛。”此之謂也。   
    思樂泮水,薄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既飲㫖酒,永錫難老。順彼長道,屈此羣醜。
    興而比也。茆,蓴菜也。在泮飲酒,養老也。<禮記>曰:“天子視學,適東序,釋奠於先老。遂設三老、五更、羣老之席位焉。”天子如是,諸侯可知也。永錫難老,祝老者使夀考也。長道,猶大道也。羣醜,謂淮夷也。既飲酒之後,與老者謀之,将順大道以伐淮夷也。<王制>云:“天子將出征,受成于學。”此之謂也。
    穆穆魯侯,敬明其徳。敬慎威儀,維民之則。允文允武,昭假烈祖。靡有不孝,自求伊祜。
    賦也。允,信。昭,明。假,至。祜,福也。言此穆穆之魯侯,既敬於內以自明其徳矣,又敬於外以慎威儀,所以為民則也。教士養老信能文矣,屈此羣醜又能武焉。文王、武王,魯侯之祖也。今允文可至於文王,允武可至於武王,格烈祖即所以孝周公也。靡有不格則靡有不孝,而文敷教化,武振威靈,其福皆自求之矣。  
    明明魯侯,克明其徳。既作泮宫,淮夷攸服。矯矯虎臣,在泮獻馘。淑問如臯陶,在泮獻囚。
    賦也。明明,即穆穆之著見也。允文允武,果能明其徳矣。徳明則教化興,而遠人慕,故既作泮宫而淮夷攸服也。矯矯,強貌。馘,殺而取其耳也。淑,善。問,訊也。囚,所虜獲者。<王制>云“出征執有罪,反釋奠于學,以訊馘告。”是也。孔頴達曰:“馘者,不服而殺之也,故使武臣如虎者。獻之囚者,已服之人當受辭而斷其獄,故使善訊如臯陶者獻之。”司馬光曰:“受成獻馘皆在學者,欲其先禮義而後勇力也。”
    濟濟多士,克廣徳心。桓桓于征,狄彼東南。烝烝皇皇,不吳不揚。不告于訩,在泮獻功。
    賦也。廣,推而大之也。徳心,善意也。狄與逖通。東南,謂淮夷也。烝烝,光明也。皇皇,正大也。吳,諠譁。揚,矜躁。訩,争訟也。言魯侯克明其徳,以服淮夷,將帥之臣皆能推廣魯侯以徳服人之心。故桓桓于征,但使之遠處東南勿犯中國而已,不窮兵而黷武也。功成之後,其心光明,其事正大,不諠譁、不矜躁。從未有争功興訟以告於魯侯者,第見其濟濟然,羣在泮宫而各獻其功。蓋其從公于邁,受教有素,故如此也。   
    角弓其觩,束矢其搜。戎車孔博,徒御無斁。既克淮夷,孔淑不逆。式固爾猶,淮夷卒獲。
    賦也。觩,弓弛貌。搜,矢多貌。斁,懈也。固,堅。獲,得也。上章言将帥,此章言士卒也。成功而歸,弓弛而不張,矢束而不用,戎車甚博,道寛而無阻也。徒御不懈,守法而勤事也。士卒凱還,勝而不驕。淮夷既克,亦化于善而不敢違逆。此皆因在學受成,有善謀而能固守之。是以淮夷之心,終為我得,所謂順彼長道,屈此羣醜也。
    翩彼飛鴞,集于泮林。食我桑黮,懐我好音。憬彼淮夷,来獻其琛。元龜象齒,大賂南金。
    比也。鴞,惡聲之鳥也。黮,桑實也,鴞食之則聲變。孔頴達曰“惡聲之鳥,食桑椹而變音;以比不善之人,感恩徳而從化。”是也。憬,悟也。龜尺二寸曰元龜,賂遺也。南金,荊、揚之金也。言鴟鴞鳥也,尚能變音;淮夷人也,豈不從化。前之為逆,是其迷也;今之來服,則其悟也。悟而改過,是以獻琛輸誠而樂中國之教化,亦如飛鴞之集泮林,食桑黮而懐好音也。
    <泮水>八章,章八句。  
    <泮水>,頌伯禽也。<明堂位>云:“米廩,有虞氏之庠也。序,夏后氏之序也。瞽宗,殷學也。頖宫,周學也。”蓋泮宫作於始封之日也。<費誓>曰:“徂兹淮夷、徐戎並興。”<書序>曰:“魯侯伯禽宅曲阜。徐夷並興,東郊不開。作<費誓>。”今此詩曰“既作泮宫,淮夷攸服”是作泮征淮,後先繼舉,其為伯禽之詩無疑也。泮宫之作,教士而已,釋奠養老亦所以教士也。訊囚獻功於教士無與,而亦於學者,清兵刑之原也。當其無事,固以匪怒伊教者,昭訓士之徳音;及其有事,即以匪怒伊教者,為屈敵之長道。故淮徐並興而惟敬明其徳,以格烈祖;惟克明其徳,以服遠人。一時任事之臣,桓桓于征者,克廣徳心;矯矯獻功者,皆崇徳讓,至於孔淑。不逆之後,淮夷亦易惡而從善,泮水之化遠矣。
    附注:
    (1)[<書>曰:“敬敷五教,在寛。”] 参阅《尚书-虞书-舜典》。
    (2)[<禮記>曰:“天子視學,- - -] 参阅《礼记-文王世子》。
    (3)[<王制>云:“天子將出征,受成于學。”] 参阅《礼记-王制》。
    (4)[<明堂位>云:“米廩,- - -] 参阅《礼记-明堂位》。
    (5)[<費誓>曰:“徂兹淮夷、徐戎並興。”] 参阅《尚书-周书-费誓》。

 楼主| 发表于 2017-8-13 08: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3 08:2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颂-鲁颂》之四
    閟宫有侐,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徳不回。上帝是依,無災無害。彌月不遲,是生后稷。降之百福,黍稷重穋,稙稺菽麥。奄有下國,俾民稼穡。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纘禹之緒。
    賦也。閟,深也。宫,廟也。閟宫者,禖宫也。<毛傳>曰“孟仲子云,是禖宫也。”,姜嫄祈子之所也。侐,清靜也。實實,鞏固。枚枚,礱密也。回,邪也。依,眷顧也。先種曰稙,後種曰稺。奄有下國,封於邰也。奄有下土,盡地利也。禹平水土,稷繼播榖,故曰纘禹之緒也。
    后稷之孫,實維大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至于文武,纘大王之緒。致天之届,于牧之野。無貳無虞,上帝臨女。敦商之旅,克咸厥功。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于魯。大啟爾宇,為周室輔。
    賦也。翦,伐也。大王,遷岐民咸歸之,實開伐商之基,而非已有其志也。届,極也,天命已極也。貳,疑。虞,慮也。<大明>之詩云“上帝臨女,無貳爾心。”是也。敦,治也。咸,同也。言武王克商而治天下,皆周公同之也。王,成王也。叔父,謂周公也。元子,魯公伯禽也。啟,開。宇,居也。
    乃命魯公,俾侯于東。錫之山川,土田附庸。周公之孫,莊公之子,龍旂承祀,六轡耳耳。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周公皇祖,亦其福女。
    賦也。附庸,小國也,不能自達於天子而附於大國者也。莊公之子有二,閔公短祚,此僖公也。龍旂承祀,總承上文之詞,言祀后稷與周公也。耳耳,柔從也。忒,差也。后帝,上帝也。后帝、后稷並言之者,祀天而以稷配也。魯有祈榖之郊,自僖公始也。騂犧,牲用騂,牡也。皇祖,稱周公也。稷與周公皆世祀不祧,故俱稱皇祖也。
    秋而載嘗,夏而楅衡。白牡騂剛,犧尊将将。毛炰胾羮,籩豆大房。萬舞洋洋,孝孫有慶。俾爾熾而昌,俾爾夀而臧。保彼東方,魯邦是常。不虧不崩,不震不騰。三夀作朋,如岡如陵。
    賦也。嘗,秋祭名。楅衡,施橫木於牛角以止觸也。秋用而夏楅衡者,夙戒也。白牡,周公之牲也。<公羊傳>曰“周公用白牡,魯公用騂剛。”是也。犧尊,尊作牛形而鑿其背以受酒也。毛炰,去其毛而炮之也。胾,切肉也。羮,肉汁也。太羮不和,鉶羮和之也。大房,爼也。<明堂位>云“有虞氏以梡,夏后氏以嶡,殷以椇,周以房爼。”是也。萬,舞名。震、騰,驚懼也。不虧不崩,言其夀也。不震不騰,言其臧也。三夀作朋者,人與岡、陵三者同夀,如作友朋也。
    公車千乘,朱英緑縢,二矛重弓。公徒三萬,貝胄朱綅,烝徒増増。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則莫我敢承。俾爾昌而熾,俾爾夀而富。黄髮台背,夀胥與試。俾爾昌而大,俾爾耆而艾。萬有千嵗,眉夀無有害。
    賦也。公車千乘,大國之所出也。朱英所以飾矛,緑縢所以約弓也。公徒三萬,三軍之成數也。貝胄,以貝飾胄,朱綅所以綴也。増,増衆也。膺,當也,彼来而我禦之也。懲,創也,我伐而彼畏之也。<春秋>莊公十有八年,公追戎于濟西,所謂戎狄是膺也。僖公四年春,㑹諸侯伐楚;八月,公至自伐楚;<榖梁傳>曰“以伐楚致,大伐楚也。”,所謂荊舒是懲也。黃髮台背,老人之象也。夀胥與試,言老成之人皆與為公用也。<書>曰“詢兹黃髮,則罔所愆。”是也。耆,老。艾,養也,言老而得所養也。眉夀無害,久安長治也。
    泰山巖巖,魯邦所詹。奄有龜蒙,遂荒大東,至于海邦,淮夷来同。莫不率從,魯侯之功。  
    賦也。泰山,魯之望也。詹與瞻同。龜、蒙,二山名。<春秋>書“齊人來歸鄆、讙、龜隂之田”;<論語>言“顓臾,先王以為東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所謂奄有龜、蒙也。荒,治也。大東,極東之國也。海邦,近海之邦也。<春秋>僖公元年,公敗邾師于偃;十月敗莒師于鄫。二十二年春,公伐邾取須句。二十六年春,公㑹莒子盟于向。邾莒在魯東而近海,所謂遂荒大東,至于海邦也。僖公十六年冬,公㑹諸侯于淮地。以淮淮亦與也,所謂淮夷来同也。
    保有鳧繹,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蠻貊,及彼南夷,莫不率從。莫敢不諾,魯侯是若。
    賦也。鳧、繹,二山名,魯之南境也。踰鳧、繹則至于徐矣。宅,居也,謂徐國也。<春秋>莊公二十六年秋,公㑹宋人、齊人伐徐。僖公十四年春,楚人伐徐;三月,公孫敖帥師及諸侯之大夫救徐,則徐服於魯久矣。諾,應也。若,順也。南方之夷,徐為大。徐服,則淮夷、南夷莫不應而順之矣。  
    天錫公純嘏,眉夀保魯。居常與許,復周公之宇。魯侯燕喜,令妻夀母。宜大夫庶士,邦國是有。既多受祉,黃髮兒齒。
    賦也。常,魯邑名。<管子-小匡>篇云“桓公曰:‘吾欲南伐,何主?’管仲對曰:‘以魯為主,反其侵地常、潛。’”是也。周公營洛,成王賜之許田,以為朝宿之邑。田美而近于鄭,故隠公末年,鄭伯欲以祊易之,而未果也。桓公弑立,鄭挾而要之,故以璧假許田;魯人雖從之,不願也。齊桓之伯也,諸侯各反其侵地,故僖公復取之焉。常與許皆失而復得,故曰復周公之宇也。令妻,聲姜也。夀母,成風也。兒齒,齒落而更生細者,夀徴也。
    徂徠之松,新甫之柏,是斷是度,是尋是尺。松桷有舄,路寢孔碩。新廟奕奕,奚斯所作。孔曼且碩,萬民是若。
    賦也。徂徠、新甫,二山名。八尺曰尋。舄,大貌。路寢,正寢也。新廟,莊公之廟也。奚斯,公子魚也。曼,長。碩,大也。新廟,子魚所督修,其制長大于羣宫也。萬民是若者,廟雖踰制而民心順之也。終之以此者,見僖公能郊天禘祖,而又大其禰廟也。
    <閟宫>九章:五章,章十七句;二章,章八句;二章,章十句。
    <閟宫>,頌僖公也。首章叙后稷也,二章叙周公也,三章郊祀后稷也,四章禘祀周公也,五章言伐荊楚也,六章言伐邾莒,七章言服徐淮,八章言復常、許,九章言作禰廟也。凡僖公可頌之事,備言之矣。至於“熾昌富夀”頌禱之詞,層見而疊出者,蓋緣僖公之前,子般卒,閔公弑,慶父內亂,季友出奔,魯之宗祀不絶如綫;幸而僖公賢明,國家乂安,故詩人喜而頌之,欲其修徳任賢,眉夀無害,以綿后稷、周公、魯公之祀於不替。此亦臣子忠愛無己之心,故聖人有取焉。
    附注:
    (1)[<明堂位>云“有虞氏以梡,- - -] 参阅《礼记-明堂位》。
    (2)[<書>曰“詢兹黃髮,則罔所愆。”是也。] 参阅《尚书-周书-秦誓》。
    (3)[<公羊傳>曰“周公用白牡,- - -] 参阅《春秋公羊传-文公十三年》。
    (4)[<論語>言“顓臾,- - -] 参阅《论语-季氏第十六》。


    <魯頌>四篇,二十四章,二百四十三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