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275|回复: 25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7 07: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9 07:21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一)   
    真德秀,南宋大儒也。他的《大学衍义》一书堪为儒学经典。在该书的第十一、十二两卷中,他以11个专题论述了治国理论(吾道源流之正)。这11个专题是:中、皇极、仁、一以贯之、中庸、诚、入德之路、仁与义、论孝悌、仁之施、再论仁。本文将依次介绍之。
    (一)中
    【原文】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舜亦以命禹。  汤建中于民。 孟子曰:“汤执中。”   
    臣按:尧、舜、禹、汤,数圣相传,惟一中道。中者何?其命出于天地,民受之以生者也;其理散于事事物物之间,莫不有当然一定之则;不可过,不可不及,是所谓中也。圣人迭兴,以此爲制治之凖的。曰执者,操之以揆事也;曰建者,立之以范民也。其体,则极天理之正,是名大中;其用,则酌时措之宜,是名时中。圣贤传授道统,此其首见于经者,然必于“危微精一”用其功,然后有以爲执中之本,惟圣明参玩焉。(见前第五卷) 此章书言中。
    【解义】
    中者何?大中之道也。大中之道者何?儒学的治国理论也。此理论非人为的杜撰,“其命出于天地”; 此理论非虚谈,“民受之以生者也”。此理论是先贤们对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的总结。在古代,此理论属于“道统”范畴。
    【注释】
    (1)[尧曰:“咨,尔舜!- - -] 参阅《论语-尧曰第二十》。
    (2)[汤建中于民。] 参阅《尚书-商书-仲虺之诰》。
    (3)[孟子曰:“汤执中。”] 参阅《孟子-离娄下》。
    (4)“危微精一”源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尚书-虞书-大禹谟》)

 楼主| 发表于 2017-8-18 07: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8 07:41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二)
    (二)皇极
    【原文】(节选)
    《洪范》(<周书>篇名。)五、皇极:(<洪范>九畴,皇极居五。皇,君也。极,至也。)皇建其有极。敛时五福,(五福:寿、富、康寕、攸好德、考终命也。)用敷锡厥庶民。(敷,布也。锡,与也。庶,众也。)惟时厥庶民于汝极,锡汝保极。凡厥庶民,无有淫朋,(淫,邪也。朋,党也。)人无有比德,(比谓私相比附。)惟皇作极。凡厥庶民,有猷、(有谋虑者。)有爲、(有施设者。)有守,(有操守者。)汝则念之。不协于极,(协,合也。)不罹于咎,(罹,遭也。)皇则受之。而康而色,曰:“予攸好德”,汝则锡之福。时人斯其惟皇之极。无虐茕独而畏高明。(茕独,谓民之防贱者。高明,有位之尊显者。)人之有能有爲,使羞其行,(羞,进也。)而邦其昌。凡厥正人,既富方谷,(谷,善也。)汝弗能使有好于而家,时人斯其辜。(辜,罪也。)于其无好德,汝虽锡之福,其作汝用咎。(咎,过也。)
    无偏无陂,(偏,不中也;陂,不平也。)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无偏无党,(党,不公也。)王道荡荡;(荡荡,广远也。)无党无偏,王道平平;(平平,平易也。)无反无侧,(反,反常也;侧,不平也。)王道正直。(正直,不偏邪也。)会其有极,归其有极。(会,合而来也;归,来而至也。)
    曰:皇极之敷言,是彞是训,(敷,衍也。)于帝其训。(帝,天也。)凡厥庶民,极之敷言,是训是行,以近天子之光。曰:天子作民父母,以爲天下王。

    -  -  -  -  -  -  -   
    臣按:《洪范》之书,自汉儒以皇极爲大中,后人因之不敢辄议,而箕子之本指于是湮晦者数千载矣!朱熹以其深造自得之学,始以人君立至极之标准爲言,使有天下者知其身在民上,凡修身立政必极其至,然后有以称其至尊至极之位。虽箕子复生,不易斯言矣。以其关乎圣学之正传、君道之大体,故备其文而不敢杀,庶以备观览云。  此章书言皇极。
    【解义】
    苏轼说:“中则极,极则中,中、极一物也。”(《东坡书传》)可见,<洪范-皇极>一畴的核心仍为大中之道。此畴不仅指出了人君立极的目的,而且也强调了立极的重要性。人君立极的目的在于造福于民,即“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人君立极的重要性在于得衆,即“会其有极,归其有极。”
    【注释】
    (1)[《洪范》] 参阅《尚书-周书-洪范》。
 楼主| 发表于 2017-8-19 08: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9 08:38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三)
    (三)仁
    【原文】(节选)
    顔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爲仁。(克,胜也。己谓身之私欲也。复,反也。)一日克己复礼,天下归仁焉。爲仁由己,而由人乎哉?”顔渊曰:“请问其目。”(目,条目也。)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顔渊曰:“回虽不敏,请事斯语矣。”
    -  -  -  -  -  -  -  
    顔子之问,孔子之答,乃仁之体也。二帝三王,虽无己之可克,然舜所谓“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成汤之“不迩声色,不殖货利,以礼制心。”,其用功,初无异于顔子也。蓋必有顔子之仁,而后有二帝三王之仁,此成己成物之相爲终始也。有天下者曷尝无好仁之心而爲仁之难,反甚于学者以物欲之爲害者,众也。词人作赋乃以是许汉光武焉,曰克己复礼,允恭乎孝文。自今观之,光武则诚贤矣,然废正后、易太子,皆私欲之爲也,其得以是称乎?若唐太宗之济世安民,不可谓无仁之用者。原其所本,亦以其从谏改过,粗知所以自克者,故其效亦不可揜。惟其自克之功少而自纵之失多,故仅能爲太宗之仁而不能爲二帝三王之仁。惟圣明之君立志务学,以帝王爲的而不以汉、唐自安,则于孔门克复之功,正当俛焉。以用其力,必至于天理全而人欲泯,则天下归仁,有日矣。臣不胜惓惓。 此章书言仁。
    【解义】
    仁是大中之道的内核。 <礼记-礼运>有句:“故治國不以禮,猶無耜而耕也;為禮不本於義,猶耕而弗種也;為義而不講之以學,猶種而弗耨也;講之於學而不合之以仁,猶耨而弗獲也;合之以仁而不安之以樂,猶獲而弗食也;安之以樂而不達於順,猶食而弗肥也。”由此可见礼、义、仁三者之间的关系。
    礼是社会制度也是道德规范,而义是核心价值观。以道德规范而论,克己复礼,即是守义,则爲仁。
    【注释】
    (1)[顔渊问仁。] 参阅《论语-颜渊第十二》。
    (2)[成汤之“不迩声色,不殖货利,以礼制心。”] 参阅《尚书-商书-仲虺之诰》。

 楼主| 发表于 2017-8-20 07: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0 07:16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四)
    (四)一以贯之
    【原文】(节选)
    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贯,通也。)曽子曰:“唯。”(唯者,应之速而无疑也。)子出。门人问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而已矣者,竭尽无余之辞。)
  -  -  -  -  -  -  -  -
    臣按:一贯之指,朱熹尽之矣,是岂惟学者所当知哉?夫天之于众形,匪物物刻而雕之也,“维天之命,于穆不已。”而洪纤小大各正性命焉。人君以一身应天下之务,茍不知道之大原,而欲随事随物以应之各当其理,难矣。故忠恕者,人君应万务之本。圣明在上,诚能即先儒之説,深穷其指而力行之,则一心可以宰万物,一理可以贯万事,而圣门之功用在我矣。
    【解义】
    “忠”为忠诚于道,毫无私念;而“恕”则为推行(道)至他人。清人解释为:“蓋忠为体,具于一心;恕为用,通乎万理。”(《日讲四书解义-论语》)
    【注释】
    (1)[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 - -] 参阅《论语-里仁第四》。
    (2)[“维天之命,于穆不已。”] 参阅《诗经-周颂-维天之命》。

 楼主| 发表于 2017-8-21 07: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1 07:28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五之一)
    (五之一)中庸(孔子之孙子思作。)
    【原文】(节选)
    程颐曰:“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
    朱熹曰:“中者,不偏不倚,无过不及之谓。庸,平常也。”
    -  -  -  -  -  -  -  -
    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  -  -  -  -  -  -  -
    臣按:致中和而天地位、万物育,此参天地、赞化育之事也,可谓难矣。然求其所以用功者,不过曰敬而已。蓋不睹不闻之时而戒惧者,敬也;己所独知,人所未知之时而致慎者,亦敬也。静时无不敬,即所以致中;动时无不敬,即所以致和。爲人君者,但当恪守一敬。静时,以此涵飬;动时,以此省察。以此存天理,以此遏人欲,工夫到极处,即所谓致中致和,自然天地位、万物育。如箕子<洪范>所谓肃、乂、哲、谋、圣,而雨、旸、燠、寒、风应之;董仲舒谓人君正心,以正朝廷、正百官、正万民,则阴阳和、风雨时,诸福之物莫不毕至;皆是此理。惟圣主深体力行之,毋惮其难而不爲,则天下之幸也。
    【解义】
    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可见,《中庸》的核心仍是大中之道。德是大中之道的核心概念。何谓德?德有三要素:敬、仁、诚。此论见于“惟天無親,克敬惟親;民罔常懷,懷于有仁;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何谓敬?“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茲。”爲人君者,但当恪守一敬,正己心,以正朝廷、正百官、正万民。
    【注释】
    (1)[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 - -] 参阅《中庸》。
    (2)[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 参阅《四书章句集注》。  
    (3)[惟天無親,克敬惟親;- - -] 参阅《尚书-商书-太甲下》。
    (4)[敬之敬之,天維顯思,命不易哉!- - -] 参阅《诗经-周颂-敬之》。

 楼主| 发表于 2017-8-22 07:2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2 07:32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五之二)
    (五之二)中庸
    【原文】(节选)
    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 中庸。君子之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 中庸也,小人而无忌惮也。”(王肃本有反字,朱熹从之。)
    -  -  -  -  -  -  -  -  -
    臣按:程颐之论时中,至矣。杨时因其説而推明,亦有补焉。<易>之道以时义爲主,如“乾”之六爻。当潜而潜,中也;当潜而见,则非中矣。当飞而飞,中也;当飞而潜,则非中矣。他卦亦然。<洪范>三德,当刚而刚,中也;当刚而柔,则非中矣。当正直而正直,中也;当正直而或刚或柔,皆非中矣。推之事事物物,莫不皆然。此人君抚世应物之大权,然必以致知爲本,惟圣明深体焉。
  以上论吾道源流之正一。
    【解义】
    君子与小人同在,正道与邪说互不相容。不破不立,不破邪说,正道不立。
    【注释】
    (1)[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庸。- - -] 参阅《中庸》。
 楼主| 发表于 2017-8-23 07: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3 07:25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六之一)
    (六之一)诚
    【原文】(节选)
    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诚者,不勉而中,不思而得,从容中道,圣人也。诚之者,择善而固执之者也。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果能此道矣,虽愚必明,虽柔必强。
    -  -  -  -  -  -  -  -
    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此诚之之目也。学、问、思、辨,所以择善而爲知;笃行,所以固执而爲仁。“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以下则勇之事也。君子之学不爲则已,爲之则必要其成,故常百倍其功。至于愚而明,则择善之效;柔而强,则固执之效也。
    -  -  -  -  -  -  -  -
    【解义】
     诚者,真实无妄也。德有三要素,诚为其一,即“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所谓诚之者,修德也。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是吾忧也。”所以,“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是儒者的功课。
    【注释】
    (1)[诚者,天之道也;- - -] 参阅《中庸》。
    (2)[“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 参阅《尚书-商书-太甲下》。
    (3)[子曰:“德之不修,学之不讲,- - -] 参阅《论语-述而第七》。

 楼主| 发表于 2017-8-24 06: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4 07:02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六之二)
    (六之二)诚
    【原文】
    自诚明,谓之性;(自,由也。)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朱熹曰:“德无不实而明无不照者,圣人之德。所性而有者也,天道也。先明乎善而后能实其善者,贤人之学。由教而入者也,人道也。诚则无不明矣,明则可以至于诚矣。”
    【解义】
    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所以说,“性”是客观事物的运行规律,它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道”则是对此规律的认识,而这个认识的过程被称之为“教”。修道、修德、修身及教乃是同义,君子立身之本也。
    【注释】
    (1)[自诚明,谓之性;- - -] 参阅《中庸》。
    (2)[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 参阅《中庸》。

 楼主| 发表于 2017-8-25 06:4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5 07:54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六之三)
    (六之三)诚
    【原文】(节选)
 唯天下至诚,爲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其次致曲,曲能有诚,诚则形,形则著,著则明,明则动,动则变,变则化,唯天下至诚爲能化。
    -  -  -  -  -  -  -  -
    臣按:赞化育、参天地,乃至诚之极功,而其本则尽己之性而已。此圣人所以可学而至也。其次致曲即学之事,臣谓曲犹曲礼之曲。蓋圣人生知安行,不待致曲,自能尽性。自大贤以下,则必于纎微委曲而用其功,即前章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之意。顔子之“四勿”、曾子之“三省”,皆致曲之事。
    【解义】
    致曲者,修德也。修德则化,愚必明,柔必强。
    【注释】
    (1)[唯天下至诚,- - -] 参阅《中庸》。
    (2)[顔子之“四勿”] 参阅《论语-颜渊第十二》。
    (3)[曾子之“三省”] 参阅《论语-学而第一》。

 楼主| 发表于 2017-8-26 06: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6 06:56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六之四)
    (六之四)诚
    【原文】(节选)
 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是故君子诚之爲贵。
    -  -  -  -  -  -  -  -  
    臣按:此章之义,上下皆所当知。自人君言之,必有修德之实心,然后有修德之实事;有爱民之实心,然后有爱民之实事。未有无是心之实,而能有其事之实者也。以是推之,余莫不然,是故君子实之爲贵。
    【解义】
    清人云:“凡盈天地间,皆物终则复始,始则必终,无一非诚之所为,即无一息非诚之所在。人之心若不诚,则一举一动皆为虚假,无实心安能成实事?虽有所作为,犹之无物而已。是故君子探诚之原,又鉴不诚之弊,而择善固执,以求至于真实之地。诚之至此,真有以自成,而自道亦无歉矣!”
    【注释】
    (1)[诚者物之终始,不诚无物。- - -] 参阅《中庸》。
    (2)[清人云:“凡盈天地间,- - -] 参阅《日讲四书解义-卷三》。

 楼主| 发表于 2017-8-27 06: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7 07:14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六之五)
    (六之五)诚
    【原文】
    天下之逹道五,所以行之者三。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妇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五者,天下之逹道也。知、仁、勇三者,天下之逹德也,所以行之者一也。
 臣按:君臣、父子以至朋友之交,此五者天下共由之路,故曰逹道。知、仁、勇三者人所同得也,故曰逹德。道虽人之所共由,然非知足以及之,则君之当仁、臣之当敬、子之当孝、父之当慈也,未必不昧;其所以然,知虽及之而仁不能守,仁虽能守而勇不能断,则于当行之理或夺于私欲或蔽于利害,以至蔑天常而败人纪者多矣,故曰所以行之者三。三德虽人所同得,然或勉强焉或矫饰焉,则知出于数术、仁流于姑息、勇过于彊暴,而德非其德矣,故行之必本于诚。一者,诚也。三者皆真实而无妄,是之谓诚。德至于诚,则以之爲君,必尽君道;以之爲臣,必尽臣道;处夫妇、昆弟、朋友之间,无不尽其道者。汉高帝溺嬖宠而兆人彘之祸,以私欲蔽其知也。晋武帝违亲命而亏介弟之恩,以谗贼害其仁也。唐太宗于废承乾立子治之际,几不能决,以爱牵其勇也。然则人君之于三德,其可使有一之阙哉?其可有一之不出于诚哉?   (以上皆言诚。)
    【解义】
    义是儒学的核心价值观。何謂人義?父慈、子孝、兄良、弟弟、夫義、婦聽、長惠、幼順、君仁、臣忠,十者謂之人義。大中之道之所以为天下之正路,是因为礼(社会制度)从义出,即“故礼也者,义之实也。”(义为树,礼为果。)大中之道之所以为天下之定理,是因为十义为其公理。像没有公理体系就没有欧氏几何学一样,没有十义就没有大中之道。
    【注释】
    (1)[天下之逹道五,- - -] 参阅《中庸》。
    (2)[何謂人義?父慈、子孝、- - -] 参阅《礼记-礼运》。
    (3)[“故礼也者,义之实也。”] 参阅《礼记-礼运》。

 楼主| 发表于 2017-8-28 07: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8 07:26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七)
    (七)入德之路
    【原文】
    子曰:“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脩身;知所以脩身,则知所以治人;知所以治人,则知所以治天下国家矣。”
 臣按:前章既言三逹德,此又教人以入德之路也。夫智必上智,仁必至仁,勇必大勇,然后爲至,然岂易遽及哉?茍能好学不倦则亦近乎知矣,力行不已则亦近乎仁矣,以不若人爲耻则亦近乎勇矣。蓋好学所以明理也,力行所以进道也,知耻所以立志也,能于是三者用其功,则所谓三逹德者庶乎可渐致矣。知斯三者,则修身治人之道不外乎此。自家而国,自国而天下,特推之而已尔。(此章言智、仁、勇。)
 【解义】
    张居正指出:“夫以天下国家之治,而要之不外于修身,可见修身为出治之本矣。”
    【注释】
    (1)[子曰:“好学近乎知,- - -] 参阅《中庸》。
    (2)[张居正指出:“夫以天下国家之治,- - -] 参阅《四书直解-中庸卷一》。

 楼主| 发表于 2017-8-29 07: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29 07:36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八之一)
    (八之一)仁与义
    【原文】
    孟子见梁惠王。王曰:“叟不远千里而来,亦将有以利吾国乎?孟子对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
 臣按:<孟子>七篇以仁义爲首,此造端托始之深意也。程颐有曰:“孔子言仁,未尝兼义,独于<易>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而孟子言仁必以义配。”可谓有功于圣门矣。<梁惠王>一章,臣已著之<义利篇>,故不悉录。
    【附录】真德秀在<义利篇>的论说
    臣按:孟子初见惠王,惠王首以利国为问。盖自春秋至于战国,先王之道不明,人心陷溺,惟知有利而已。孟子将以攻其邪心,故直告之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仁者,本心之全德;义者,当然之正理。为国者当躬行仁义于上,而不可以利为心。若王欲自利其国,则大夫亦欲利其家,士庶人亦欲利其身,上下争相求利,国安得不危?盖以仁义为本是导民于理也,以利为尚是导民于欲也。理明则尊卑上下之分定,不然则凡有血气者皆思自足,其欲非尽攘上之所有不已也。于是簒弑之事兴,其害有不胜计者,吁可畏哉!夫仁不遗亲,义不后君,非强之使然也。仁主于爱,爱莫大于爱亲;义者宜也,宜莫先于尊君。举世之人皆由仁义,则无不爱其亲、尊其君。三代盛时,所以长治久安而无后患也,为国者舍是其将焉求?故重言之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大学>末章,论天下之平,曰“国以义为利而不以利为利”,推言求利之弊至于菑害并至,虽有善者亦末如之何?前圣后贤所以回利欲之澜而杜争夺之隙者,如出一口。为国者其审图之。
    【解义】
    大中之道已述,如何推行之?说服君王为首。张居正按:当时王道不明,人心陷溺,列国游士争以功利之说,阿顺时君,干进苟合。而孟子独举仁义为言,所以遏人欲之横流,存天理于既灭,其有功于世道大矣。
    【注释】
    (1)[孟子见梁惠王。- - -] 参阅《孟子-梁惠王上》。
    (2)[<易>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 参阅《周易-说卦传》。
    (3)[<义利篇>] 参阅《大学衍义-卷二十六》。
    (4)[张居正按:当时王道不明,- - -] 参阅《四书直解-孟子卷一》。

 楼主| 发表于 2017-8-30 06:2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30 06:28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八之二)
    (八之二)仁与义
    【原文】
 孟子曰:“仁,人之安宅也;义,人之正路也。旷安宅而弗居,舍正路而不由,哀哉!”
 臣按:仁者,心之德;心存于仁则安,反是则危。义者,心之制;身由于义则正,反是则邪。二者皆吾所自有,而甘心于自弃焉,是虚至安之宅而托旷荡之野,背至正之路而趋荆棘之涂,此圣贤之所深哀也。
    【解义】
    清人云:盖天下无不可为之善,亦无不可化之人。孟子欲救陷溺之人心而振衰頺之志气,故谆切言之。人但一为猛省,则知为圣为贤亦由乎我而已,何以畏难苟安为哉?
    【注释】
    (1)[孟子曰:“仁,人之安宅也;- - -] 参阅《孟子-离娄上》。
    (2)[清人云:盖天下无不可为之善,- - -] 参阅《日讲四书解义-卷十九》。

 楼主| 发表于 2017-8-31 07: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31 07:40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八之三)
     (八之三)仁与义
    【原文】
 孟子曰:“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庶民去之,君子存之。舜明于庶物,察于人伦,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
    臣按:人之与物相去亦远矣,而孟子以爲几希者,蓋人、物均有一心,然人能存而物不能存,所不同者惟此而已。人类之中有凡民者,亦有是心而不能存,是即禽兽也;惟君子能存之,所以异于物耳。若大舜之圣,则明乎物之所以爲物,察乎人之所以爲人,不待于存而自存。蓋存之者,犹待于用力;舜则身即理、理即身,浑然无间,而不待于用力,所谓生知安行、从容中道者是也。由仁义行,则身与理一;行仁义,则身与理二,然未至于舜,则所以行仁义者正所当勉也。行而久、久而熟、熟而安,则与由而行者亦岂异哉?此汤、武反之之事,有志于学圣人者不可以不勉。
    【解义】
    对原文后半段,James legge 翻译如下:
    ‘Shun clearly understood the multitude of things, and closely observed the relations of humanity. He walked along the path of benevolence and righteousness; he did not need to pursue benevolence and righteousness.’(<Book of Mencius>)
    【注释】
    (1)[孟子曰:“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几希,- - -] 参阅《孟子-离娄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9-1 06: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1 06:32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八之四)
    (八之四)仁与义
    【原文】
    王子垫问曰:“士何事?”孟子曰:“尚志。”曰:“何谓尚志?”曰:“仁义而已矣。杀一无罪,非仁也;非其有而取之,非义也。居恶在?仁是也。路恶在?义是也。居仁由义,大人之事备矣。”
    臣按:王子垫者,必当时国君之子。天子诸侯之子,其未命者皆曰士。观其所问与孟子所告,则其人必有志者也。杀一无罪则非仁,非其有取之则非义。方是时,天下之战国七,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其戮及无辜者众矣,此不仁之甚也。侵人土疆,夺人寳货,非其有而取之者众矣,此不义之甚也。然当时之君,习于爲此,未必知其爲不仁不义也。故孟子斥而言之,使以不仁爲戒而所居常在乎仁,以不义爲戒而所由常在于义,如此则大人之事备。孟子此言所以救横流之祸、全生民之命者,其功岂少哉?爲人君者当味斯言,以自警也。
    【解义】
    指明非仁、非义之邪,可知居仁由义之正。
    【注释】
    (1)[王子垫问曰:“士何事?”- - -] 参阅《孟子-尽心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9-2 07:34: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2 07:46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八之五)
    (八之五)仁与义
    【原文】
 孟子曰:“人皆有所不忍,逹之于其所忍,仁也;人皆有所不爲,逹之于其所爲,义也。人能充无欲害人之心,而仁不可胜用也;人能充无穿窬之心,而义不可胜用也。人能充无受尔、汝之实,无所往而不爲义也。”
 臣按:孟子此章教人以善推其所爲也。夫有所不忍、有所不爲者,此心之正也。能有是心而推之,虽所忍者亦不忍即仁也,虽所爲者亦不爲即义也。如无欲害人,此所谓不忍也,私欲一动,则不忍者有时而忍矣;无欲穿窬,此所谓不爲也,私欲一动,则不爲者有时而爲矣。惟能即是心而充之,害人之事固所不欲,其未至于害人者亦皆不欲,仁其可胜用乎?穿窬之事固所不爲,其未至于穿窬者亦皆不爲,义其可胜用乎?“尔、汝”,人所轻贱之称。知耻者之所不肯受,此所谓羞恶之心也。能自此充之,则无所往而非义也。大抵人之本心无不善者,由其以利欲汨之而失其本心,故侵寻蹉跌,遂流于不善。如百歩之走则知耻之,而五十歩则不以爲耻,曷若并五十歩而无之乎?月攘一鸡则知耻之,岁攘其一则不以爲耻,曷若并岁攘而不爲乎?知此而后知孟子充之之説。(以上兼言仁义。)
   【解义】
    充者,扩充也。所谓修德,即是扩充道心(仁义)以遏制人心(私欲)。
   【注释】
    (1)[孟子曰:“人皆有所不忍,- - -] 参阅《孟子-尽心下》。
 楼主| 发表于 2017-9-3 06: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3 06:53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九)
    (九)论孝悌
    【原文】
    孟子曰:“仁之实,事亲是也;义之实,从兄是也。智之实,知斯二者弗去是也;礼之实,节文斯二者是也;乐之实,乐斯二者,乐则生矣;生则恶可已也,恶可已,则不知足之蹈之、手之舞之。”
 臣按:此孟子指言仁、义、智、礼、乐之实,使人知所以用力之地也。仁义之道大矣,而其切实处止在于事亲、从兄。蓋二者,人之良知良能,天性之真于焉发见,欲爲仁义者惟致力乎此而已,否则悠悠然、泛泛然非可据之实地矣。真知斯二者,守之而不去则智之实;节文斯二者,适隆杀之宜则礼之实。于斯二者行之而乐有从容安适之意,无勉强矫拂之爲,则乐之实。蓋天下之善未有出于事亲、从兄之外者,善至于乐,则方寸之间油然自有生意,敷畅条逹自不可已,足之所蹈、手之所舞,亦将有不知其然而然者矣。然非深玩而实体之,其能识此味乎?(此章兼言仁、义、智、礼、乐。)
    【解义】
    事亲,孝也;从兄,悌也。张居正云:“可见孝弟(悌)为五常之首,百行之原,吾性中之仁义莫切于此。而知此之谓智,履此之谓礼,和此之谓乐,天下之道无一不统于斯二者。人人亲其亲,长其长,而道尽矣,何必求之远且难哉?”
    【注释】
    (1)[孟子曰:“仁之实,事亲是也;- - -] 参阅《孟子-离娄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06:4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4 06:48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之一)
    (十之一)仁之施
    【原文】
 孟子曰:“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御而不仁,(御,止也。)是不智也。”
 朱熹曰:“仁者,天地生物之心,得之最先而兼统四者,所谓元者善之长也,故曰尊爵。在人则爲本心全体之德,有天理自然之安,无人欲陷溺之危。人当常在其中,而不可须臾离也,故曰安宅。”
 臣按:仁者,我所自有;茍欲爲之,谁能止者,乃甘心于不仁,岂非不智乎?故仁、智二者常相须焉,不仁斯不智矣,不智斯不仁矣。
    【解义】
    义是儒学的核心价值观,而仁是儒学的灵魂。
    【注释】
    (1)[孟子曰:“夫仁,天之尊爵也,- - -] 参阅《孟子-公孙丑上》。
    (2)[义是儒学的核心价值观,- - -] 参阅本文的(六之五)。

 楼主| 发表于 2017-9-4 07: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4 07:26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之二)
    (十之二)仁之施
    【原文】
 孟子曰:“君子之于物也,爱之而弗仁;于民也,仁之而弗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物谓禽兽、草木。爱物谓取之有时,用之有节。)
    臣按:天下之理一而分则殊。凡生于天壤之间者莫非天地之子,而吾之同气者也,是之谓理一。然亲者吾之同体,民者吾之同类,而物则异类矣,是之谓分殊。以其理一,故仁爱之施无不徧;以其分殊,故仁爱之施则有差。若以亲亲之道施于民,则亲踈无以异矣,是乃薄其亲;以仁民之道施于物,则贵贱无以异矣,是乃薄其民。故于亲则亲之,于民则仁之,而于物则爱之,合而言之则皆仁,分而言之则有序。此二帝三王之道所以异于杨、墨也。(此章言仁之施)
    【解义】
    亲亲、仁民、爱物均谓之仁,然而它们有轻重厚薄之序。
    【注释】
    (1)[孟子曰:“君子之于物也,- - -] 参阅《孟子-尽心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06: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5 06:40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一之一)
    (十一之一)再论仁
    【原文】
    孟子曰:“仁则荣,不仁则辱。今恶辱而居不仁,是犹恶湿而居下也。”
 张栻曰:“仁者,非有意于荣;仁者,固荣也。在身则心和而气平,德性尊而暴慢逺;在家则父子亲、兄弟睦、夫妇义、长幼序;推之于国而国治,施之于天下而天下平;无往而不荣也。若夫不仁之人咈理而狥欲,一身且不自保,况其他乎。夫人之情,孰不惟辱之恶,而自处于不仁,则以私欲蔽之而昧。夫荣辱之几,故也。”
    【解义】
    清人曰:“孟子曰,好荣恶辱者,人之常情,不知荣辱无常,惟人自取。人君能奋发为仁,则身尊国显,不期荣而自荣矣;若安于不仁,则身危国乱,不期辱而自辱矣。”(《日讲四书解义-卷十五》)
    【注释】
    (1)[孟子曰:“仁则荣,不仁则辱。- - -] 参阅《孟子-公孙丑上》。
    (2)[张栻曰:“仁者,非有意于荣;- - -] 参阅《癸巳孟子说-卷二》。

 楼主| 发表于 2017-9-5 06:5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5 06:54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一之二)
    (十一之二)再论仁
    【原文】
 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其失天下也以不仁。国之所以废兴存亡者亦然。天子不仁,不保四海;诸侯不仁,不保社稷;卿大夫不仁,不保宗庙;士庶人不仁,不保四体。今恶死亡而乐不仁,是犹恶醉而强酒。”
 臣按:孟子此章明白峻厉。自天子以至庶人皆当佩服,以自警也。然所谓不仁者,非他,纵人欲以灭天理而已。人欲纵而天理灭,其祸至于如此,可不畏哉?
    【解义】
    清人云:“盖强酒者必醉,而乐不仁者必至死亡。此保治之道,断断必出于仁也。”(《日讲四书解义-卷十九》)
    【注释】
    (1)[孟子曰:“三代之得天下也以仁,- - -] 参阅《孟子-离娄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07: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6 07:06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一之三)
    (十一之三)再论仁
    【原文】
 孟子曰:“<诗>云:‘商之孙子,其丽不亿。(丽,数也。亿,十万也。)上帝既命,侯于周服。(言爲周之诸侯也。)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肤敏,祼将于京。’(肤,美也。敏,速也。裸将,祭事也。)孔子曰:‘仁不可爲众也。夫国君好仁,天下无敌。’今也欲无敌于天下而不以仁,是犹执热而不以濯也。<诗>云:‘谁能执热,逝不以濯?’”
 臣按:此<大雅-文王>之诗也。以商之孙子而爲周之诸侯,以殷之美士而奔走周庙之祭,天命何常之有哉?成汤惟其仁也,故天命归于商;纣惟其不仁,故天命转而归周。商之孙子,其数以十万计,可谓众矣;而不能存商者,以周之仁,虽众无所用也。孟子举此,以明国君好仁则天下无能敌者,叹当时之不然也。前后三章而三取喻,曰恶湿而居下也、恶醉而强酒也、执热而不以濯也;其警世主也,深矣。
    【解义】
     赵歧解释“仁不可爲众也。”,曰:“行仁者,天下之众不能当也。”(《孟子注疏-卷七上》)
    【注释】
    (1)[孟子曰:“<诗>云:‘商之孙子,- - -] 参阅《孟子-离娄上》。
    (2)[<诗>云:‘谁能执热,逝不以濯?’] 参阅《诗经-大雅-桑柔》。

 楼主| 发表于 2017-9-6 07:3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6 07:31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一之四)
    (十一之四)再论仁
    【原文】
 孟子曰:“不仁者可与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乐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与言,则何亡国败家之有?”
 臣按:自昔危乱之世,未尝无忠言。祖伊尝谏纣矣、召穆公尝谏厉王矣、李斯尝谏二世矣,而三君不之听者,蓋其心既不仁,故颠倒迷缪,以危爲安,以菑为利,以取亡之道为可乐也。夫人君孰不欲安存而恶危亡,而其反易至此者,私欲蔽障而失其本心。故尔武帝垂老而能听田千秋,故汉不至于乱。德宗播迁而能听陆贽,故唐不至于亡。信乎不仁而可与言,犹可以存其国也,虽然亦仅免于亡而已。若仁人在上,虽居治安之世而乐闻危乱之言,是以长治久安而无后患,吁此岂武帝、德宗所及哉?
    【解义】
    危乱之世的特色乃是“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注释】
    (1)[孟子曰:“不仁者可与言哉?- - -] 参阅《孟子-离娄上》。
 楼主| 发表于 2017-9-7 06:46: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7 06:49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一之五)
    (十一之五)再论仁
    【原文】
 孟子曰:“桀、纣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与之聚之,所恶勿施尔也。民之归仁也,犹水之就下、兽之走圹也。(圹,旷野也。)故爲渊敺鱼者,獭也;(獭,食鱼之兽。)爲丛敺雀者,鹯也;(鹯,鹰类,击鸟雀。)爲汤、武敺民者,桀与纣也。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则诸侯皆爲之敺矣;虽欲无王,不可得已。”
 臣按:此章之要在于所欲与聚、所恶勿施之二言。<大学>曰:“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父母于子心诚求之,所欲者无不与,所恶者无不去,君之于民何独不然?当战国时,禽兽其民,往往施之以所恶,故孟子激切而言之。夫仁者,岂有心于天下之归己哉?水就下、兽走圹,理之自然,非有爲而爲之也。故张栻有言:“循天理而无利天下之心而天下归之者,三王之所以王也。假是道亦以得天下者,汉、唐是也。故秦爲汉敺者也,隋爲唐敺者也。”爲人上者,其可不鍳于兹?
    【解义】
    “会其有极,归其有极”者,大中之道也。
    【注释】
    (1)[孟子曰:“桀、纣之失天下也,- - -] 参阅《孟子-离娄上》。
    (2)[故张栻有言:- - -] 参阅《癸巳孟子说-卷四》。

 楼主| 发表于 2017-9-7 06:5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9-7 07:01 编辑

真德秀论治国理论 (十一之六)
(十一之六)再论仁
    【原文】
 孟子曰:“不仁哉,梁惠王也!仁者,以其所爱及其所不爱;不仁者,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公孙丑曰:“何谓也?”“梁惠王以土地之故,糜烂其民而战之,大败,将复之,恐不能胜,故驱其所爱子弟以殉之,是之谓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也。”(谓使太子申与齐战,爲齐所虏也。)
 臣按:人之情孰不爱其所亲,而梁惠王乃倒置。若是者,以贪得之心胜,故天理熄灭、人欲横流,而至于斯极也。朱熹谓仁人之恩自内及外,不仁之祸自踈及亲,斯言尽之矣。呜呼!梁惠王以土地之故,驱子弟以殉之,故孟子讥其不仁。后世之君,有以信谗杀子,如汉武帝、唐明皇者,其事虽异,其心则同。蓋梁惠王贪得,故驱之以战而不卹。二君患失,故因谗杀之而不复辨,皆由私欲之蔽而丧其本心故也。孟子之言仁,于君道爲尤切,故备着于篇云。(以上専言仁)
    以上论吾道源流之正二。
    【解义】
    正道与邪道之分界线,即在于能否造福于民。“皇建其有极。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民。惟时厥庶民于汝极,锡汝保极。”
    【注释】
    (1)[孟子曰:“不仁哉,梁惠王也!- - -] 参阅《孟子-尽心下》。

           - - - - 全 文 完 -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