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xiaoliang

洛下无名客带读诗经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7: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凱風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
        棘心夭夭,母氏劬勞。}
        凱風自南,吹彼棘薪。
        母氏聖善,我無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
        有子七人,母氏勞苦。}
        睍睕黃鳥,載好其音。
        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父母之恩如海如山,子女是永遠報答不了,但能銘記於心並在能力所及的範圍有所報答則對父母也是一種安慰。這裡作者就是自歎兄弟七人都不能給辛勤養育自己的母親以一點安慰,自責甚深,大概是良心發現了。
    首章言兄弟七人自小就被母親拉扯長大,童年時天真無知,能夠健康愉快地成長全靠母親的隱忍和勞苦;次章言七兄弟長大了,母親一如既往地關心照顧他們,他們卻個個不成材,反觀母親為他們多年的辛苦犧牲和苦心經營,覺得自己哥幾個太不是東西了;三四章繼續深化這種感覺,泉水出自縣城還能反過來滋潤它,七個兒子被母親養大卻不去報答,小黃鳥還能以歌聲取悅其母,七個兒子卻沒有給已經年邁的母親以一點安慰。自責如此之深,幾于無地自容。
    癡心父母古來多,孝順兒孫誰見了?父母的付出從來都是絕對無私、不遺餘力的,兒女的回報則幾乎都大打折扣,所以,凡為人子者都當和此詩作者一樣深自反省與痛自刻責,盡心盡力報答父母深恩。】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7: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雄雉
        雄雉于飛,泄泄其羽。
        我之懷矣,自詒伊阻。}
        雄雉于飛,下上其音。
        展矣君子,實勞我心。}
        瞻彼日月,悠悠我思。
        道之云遠,曷云能來。}
        百爾君子,不知德行。
        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女子思念其遠遊的丈夫,在當時這類詩很多,這一首的前三章亦無特別之處,不過反復言自己想念之殷而已,首章言其丈夫如同鳥兒飛出去,在外面自在得很(泄泄,從容貌),而自己則空空思念,給自己添堵(阻,毛傳為難,朱注為隔,今人或解為憂,其實用添堵二字解釋最貼切),二三章繼續展開對思念的描寫,末章則語氣一變,發起一番議論,指責和丈夫一起這幫人不知何謂德行,只知道和別人比較而生嫉妒(忮)和出於貪心而到處追求(求),一味地不滿足和追求,不知安於本分和自我充實,是許多所謂事業型男人的通病,這裡可謂一語中的,擊中了他們的要害,一位那時的女子有如此見識而且表達得這麼精確鮮明,非常難得。孔子也很欣賞這句話,曾用來稱讚子路:“衣敝缊袍,与衣狐貉立而不恥者,其由也與。不忮不求,何用不臧。”】
 楼主| 发表于 2020-11-27 17: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匏有苦葉
        匏有苦葉,濟有深涉。
        深則厲,淺則揭。}
        有瀰濟盈,有鷕雉鳴。
        濟盈不濡軌,雉鳴求其牡。}
        雝雝鳴雁,旭日始旦。
        士如歸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
        人涉卬否,卬須我友。}
    【毛序謂刺衛宣公之作,又言公與夫人並為銀亂,於是到底是諷刺宣公銀亂還是諷刺夫人銀亂,後人也時此時彼,搞不清了,朱註於是說只是刺銀亂而不言其人。今觀此詩意象繁多,若以刺銀亂理解,很難說得通,只能句句強解,難免穿鑿附會,所以朱注亦解得很吃力,好詩一般都是言淺直而意深遠的,且意在言外,如果像謎語一樣讓人苦苦思索字詞句的含義,那就成詩謎了,後人或許還有這種興致與技巧,那個思想簡單言辭直接的時代就不太可能了,所以,還是理解為一位女子盼望男子(或許是未婚夫)早點迎娶自己比較合適。
     首章言歲時已晚,雖然我們的相聚似乎還有阻礙和困難(深涉),但你無論怎樣只管想辦法過來吧;次章言其實你過來也並不太難,水還沒淹到車軌呢,而我這女子尚如此追求你,你就不能主動和勇敢些嗎?第三章則更加催促了,快些備好禮物,趁河未結冰時過來迎娶我吧;末章言我在河這邊癡癡佇立,眼看一撥又一撥的人乘船來來去去,我還一直像個傻子一樣一動不動,只是為了等你啊。
    按照一般的傳統觀念,都是男追女,但實際上也有很多例外,詩經中女追男(有些是含蓄的追)的事亦不乏其例。時至今日,不知為何,女愁嫁比男愁娶更普遍、更迫切,這首詩在現代完全可以得到大齡女們的共鳴:我在如此苦苦等你呢,快來娶了我吧!】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6:3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谷風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
        黽勉同心,不宜有怒。
        采葑采菲,無以下體。
        德音莫違,及爾同死。}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
        不遠伊邇,薄送我畿。
        誰謂荼苦,其甘如薺。
        宴爾新婚,如兄如弟。}
        涇以渭濁,湜湜其沚。
        宴爾新婚,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發我笱。
        我躬不閱,遑恤我後。}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
        就其淺矣,泳之游之。
        何有何亡,黽勉求之。
        凡民有喪,匍匐救之。}
        不能我慉,反以我為讎。
        既阻我德,賈用不售。
        昔育恐育鞫,及爾顛覆。
        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
        宴爾新婚,以我御窮。
        有洸有潰,既詒我肄。
        不念昔者,伊余來墍。}
    【這是一位棄婦的苦苦哀訴,備言其被無情拋棄之苦,指責其丈夫能共患難而不能共安樂,能共貧賤而不能共富貴,其冤深、故其言詳。
    首章尚可謂溫柔敦厚,一片夫妻同心同德好好過日子的祥和,最後乃至表示願意同生共死,只有第三句是一種擔心或告誡,隱隱透露出一點不祥的預兆。這一句有兩種不同的解釋,一說葑菲之根苦,然其莖甚美,夫妻在一起要看到彼此的優點,不要吹毛求疵地苛責,一說看人要看本質,如果只看外表,則年老色衰肯定也就沒有敬愛之情了。解釋雖不同,但都是表示彼此要寬容,希望關係持久的。
    果然,擔心成了現實,第二章開頭就直接描寫被趕出家門的情形,與上章的和睦美好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而丈夫對自己和新人的態度,一極冷,一極熱,也對比鮮明,更令其心碎。
    第三章,將自己和新人對比,一老一少,“顏色”上當然不如,如同涇渭分明,但自己也曾年輕過,也如清澈的溪流般可愛;又想到新人來我家難免佔有動用我的製作的東西,享受我的勞作果實,令我情可以堪?轉而又想,我都自身難保了,還想那些身外之物和家中以後的情形幹嘛?思前想後,可謂寸腸百轉,越想越不能自拔。
    第四章回憶自己經營這個家庭的辛苦曲折,委曲周全,對鄰居也盡力幫助,照顧周到,而今這一切都與自己無關了。
    第五章緊接上文之意,控訴其薄情丈夫,不顧自己的如此辛勞和對家庭的貢獻,恩將仇報,竟把我當廢物拋棄,當仇人對待。
    末章是總結,也是更深的怨訴:我以這個家庭為自己的全部,如同存儲食物過冬,希望老來有個依靠,不料你讓新人佔有了這個家庭,等於竊取了我的全部依仗和希望,讓我一無所有去面對窮乏,而且還對我惡聲惡氣,你怎麼不想想當初我們是怎麼歡喜恩愛的呢?最後兩句“不念昔者,伊余來墍”,回應首章“黽勉同心,不宜有怒。”,細思更加難以為懷。王漁洋秋柳的最後兩句:“記否青門朱絡鼓,松枝相映夕陽邊”,與此句意境類似。
    人生若只如初見,樂莫樂兮新相知,凡事開始總是美好的,男女相悅相愛更是如此,不過往後就難說了,愛過生恨、反目成仇者亦比比皆是,這個古時如此,現在依然,只是古代女子太被動,太軟弱,大多成為無可奈何的受害者,現在則可以自立自強了,反觀過去,應該感到幸運,並避免因女性天生的多情溫厚而重蹈覆轍。】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6: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式微
        式微式微,胡不歸。
        微君之故,胡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歸。
        微君之躬,胡為乎泥中。}
    【舊說為黎侯失國寓衛,其臣勸歸之辭,今人則多解為勞動者為官家服役,天晚仍不得休息,因而報怨之辭。前者過泥,後者過鄙,用來理解這首雖簡單但引起許多人共鳴的詩都覺不愜意,泛泛地理解為一個人在社會上勞碌疲厭因而思歸家園或田園應該更有意味,王摩詰詩云:“即此羨閒逸,悵然歌式微”,即取此意。如果再引申一下,甚至可以理解為厭倦紅塵而欲返璞歸真,回歸精神家園。】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6:3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旄丘
        旄丘之葛兮,何誕之節兮。
        叔兮伯兮,何多日也。}
        何其處也,必有與也。
        何其久也,必有以也。}
        狐裘蒙戎,匪車不東。
        叔兮伯兮,靡所與同。}
        瑣兮尾兮,流離之子。
        叔兮伯兮,褎如充耳。}
    【這是一首流亡他鄉、寄人籬下者的哀歌,所言皆備受冷落、求助無門之辛酸與委屈。舊說為黎之臣子寓衛久而不歸之作,比較可信。
    首章以植物起興,葛藤都長得很長了,這麼久也不見此間主人來看望救助我,雖是怨詞,還算比較蘊藉。次章則是給對方想理由或找台階:或許他們在等什麼時機,也或許他們有什麼別的原因?真切細緻地表露出求人者的曲折與惶恐心理。第三章直接說出自己的心事並質疑對方的態度,不是我不想東歸,是這裡的主人不肯來幫我,既是指責又有所企望。末章終於失望了,直接指責對方高高在上,對自己的窘況和訴求充耳不聞。“瑣兮尾兮,流離之子”,說得可憐之極,今日讀之,亦不禁為之黯然神傷。】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6: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簡兮
        簡兮簡兮,方將萬舞。
        日之方中,在前上處。}
        碩人俁俁,公庭萬舞。
        有力如虎,執轡如組。}
        左手執籥,右手執翟。
        赫如渥赭,公言錫爵。}
        山有榛,隰有苓。
        云誰之思,西方美人。
        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
    【此詩分明是在公宴上的壯士之舞,極力形容表演的舞士氣宇軒昂、孔武有力、技藝嫻熟、精力瀰滿,朱註居然解為賢者隱於伶官,有玩世不恭之意,大概以為壯士不該作這種表演吧?這完全以後世的習俗與觀念例准前人,實不可取。先秦時期質樸尚武,男性之陽剛性的歌舞表演並不罕見,與後世之歌兒舞女婉轉綺靡者有很大區別,其實即使宋代也有男子的剛性歌舞,有人曾說東坡詞”須關西大漢執鐵板,唱大江東去”,即與此詩情景類似。前第三章皆是對一位舞師的描寫渲染,充滿陽剛之氣,末章格調忽變為婉轉渺綿,完全可以視為一首單獨的優美詩篇,簡直如“十七八女孩兒,執紅牙拍板,唱楊柳岸曉風殘月”了,大概是武師最後為感激觀舞並賜酒的衛君而唱的頌揚之歌吧,可見這個壯碩有力的漢子也有細膩風雅的一面。】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6: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泉水
        毖彼泉水,亦流于淇。
        有懷于衛,靡日不思。
        孌彼諸姬,聊與之謀。}
        出宿于泲,飲餞于禰。
        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問我諸姑,遂及伯姊。}
        出宿于干,飲餞于言。
        載脂載舝,還車言邁。
        遄臻于衛,不瑕有害。}
        我思肥泉,茲之永歎。
        思須與漕,我心悠悠。
        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此衛國女子遠嫁別國,思歸不得而想象歸去之辭也,首章言與同來諸女共同商議歸去之事,其實也只是空想,大概是大家一起進行美好想象吧;二三章想象回去的情景,如何行事,到什麼地方,非常具體,其歸時所經所宿之地即其來時所經所宿者,故更為真實親切,然而這些都是空想罷了,更可見其思歸之殷與不得歸之苦。最後又想象故國的一些地方,歎息都不得再見了,只好駕車到附近隨便轉轉以排遣憂思了。“駕言出遊,以寫我憂”,引起後人的許多共鳴,成為詩歌裡常用的詞彙。】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6:3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北門
        出自北門,憂心殷殷。
        終寠且貧,莫知我艱。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適我,政事一埤益我。
        我入自外,室人交遍讁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王事敦我,政事一埤遺我。
        我入自外,室人交遍摧我。
        已焉哉,天實為之,謂之何哉。}
    【此詩意思比較簡單明白,一位小臣整天忙於公務,卻還難免貧困拮据,“單位”裡有繁重的活都讓他干,回到家裡家人也責備他沒出息,只得仰天長歎:沒法子,都怪俺命不好啊!這詩翻譯為白話完全可以一字不改地作為現在一些基層公務員的心聲。

                    北風
        北風其涼,雨雪其雱。
        惠而好我,攜手同行。
        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北風其喈,雨雪其霏。
        惠而好我,攜手同歸。
        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莫赤匪狐,莫黑匪烏。
        惠而好我,攜手同車。
        其虛其邪,既亟只且。}
    【在艱難時世,人們相率扶攜,急急離去,雨雪(象征時局)之狂暴急迫,人們同舟共濟之情誼,與亟不可待離去之心情,描寫得十分真切。莫黑匪烏,大概就是後來人們常說的”天下烏鴉一般黑”的出處,這裡狐狸也躺槍了:“天下狐狸一般赤”,朱註:“皆不祥之物”,看來狐狸在古代也是不受待見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6:3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静女,新台,二子乘舟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8 16: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靜女
        靜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
        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
        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這是一首比較典型的描寫男女約會的情詩。小夥子來到約會的地方,卻等不到人,於是記得撓頭轉圈,姑娘大概比較調皮,是故意遲到或躲在暗處觀察的吧,見面後為表歉意,隨手摘了幾棵紅心草,小夥子立刻眉開眼笑,喜歡得不得了,說這草多有光澤,太美了,姑娘見他如此,大概覺得有趣,又摘了一把茅草給他,他於是說,這個更美了,美的特別,心裡卻在說:不是這些草美,因為是美人給我的啊。
    這種男女約會的場景古今大概都差不多吧,沒啥稀奇的,儘管這首寫得確實很美。可就是這麼簡單的詩,看在不同的人眼裡就大不一樣了,毛傳上綱上線,說是刺“衛君無道,夫人無德”(後人於此又有各種解釋,說得曲裡拐彎讓人如墜五里霧中),朱老夫子更看不順眼,直接說是“銀奔期會”之詩,簡直想棒打鴛鴦,現代學者則說是“歌頌美好愛情”的,讚賞頌揚不遺餘力,恨不得上去助興(至於這樣嗎?),同一件事在不同的人眼裡竟如此天差地遠,可見觀念對一個人的認識的作用是何等重要。】

                     新臺
        新臺有泚,河水瀰瀰。
        燕婉之求,籧篨不鮮。
        新臺有洒,河水浼浼。
        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魚網之設,鴻則離之。
        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這是諷刺或控訴少妻老夫婚配者,十分辛辣尖刻,舊註說是衛宣公為其子兒子娶於齊,結果看齊女貌美,自己要笑納,國人惡而刺之。其實這類事後世也屢見不鮮,如唐太宗玄宗即公然納兒媳為妾,不過當時沒人敢作詩諷刺,更別說流傳了,可見先秦與後世比較,言論還是比較自由的。
    無論是國人看不下去還是齊女自己發洩,或一個普通的年輕女子對嫁給老頭表示不滿,都可從其觀點之鮮明、語言之刻薄看出當時沒有對“嫁雞隨雞嫁狗隨狗”之類觀念的認可,儘管無可奈何,但敢於直說,仇恨與蔑視溢於言表,這又可以看出那個時代的一些觀念和習俗與後世大不一樣。】

                 二子乘舟
        二子乘舟,汎汎其景。
        願言思子,中心養養。}
        二子乘舟,汎汎其逝。
        願言思子,不瑕有害。}
    【與《燕燕》一樣,這又是一首非常感人的送別詩(或言是因衛宣公的兩個兒子得罪其父而逃亡齊國之作,僅可供參考),《燕燕》送的是女子,這首送的是男子,燕燕描寫具體細膩,《二子乘舟》則簡單直接得多,但也顯得更加純樸真摯。
    前章令人想起李白送孟浩然的“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汎汎其景的景即古影字,養養即漾漾,心中蕩漾不能安也),後章令人想起杜甫夢李白的“水深波浪闊,無使蛟龍得”(不瑕有害),一深情,一深沉,雖然沒有李杜詩的辭藻和技巧,但言愈質樸而意愈深長,同樣感人至深。】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8 16: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國風·鄘
                     柏舟
        汎彼柏舟,在彼中河。
        髧彼兩髦,實維我儀。
        之死矢靡他。
        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汎彼柏舟,在彼河側。
        髧彼兩髦,實維我特。
        之死矢靡慝。
        母也天只,不諒人只。}
    【舊說為一婦人(共姜)夫死欲守節,而母迫其改嫁者,今說則為一女子“欲衝破父母之命的束縛,追求戀愛自主”者,又是完全相反的兩種理解。味其語氣,當以今說為是。婚姻問題上父母與子女拔河,自古以來不知造成了多少矛盾、痛苦和悲劇,時至今日仍不鮮見,可歎。】

         墻有茨
        墻有茨,不可埽也。
        中冓之言,不可道也。
        所可道也,言之醜也。}
        墻有茨,不可襄也。
        中冓之言,不可詳也。
        所可詳也,言之長也。}
        墻有茨,不可束也。
        中冓之言,不可讀也。
        所可讀也,言之辱也。}
    【舊註以為刺衛國宮中銀亂之事,其實也可以可用于歷代官場特別是現代官場,這些地方太隱秘,也太黑暗和醜惡了,其中的猥瑣污穢簡直沒法說出口。詩中的語言非常直截、犀利且巧妙:這事簡直沒法說,說起來太難聽,說起來話就長了,說起來我都不好意思口齒歷歷,現在讀來還如聞其聲。】

          君子偕老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
        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
        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
        鬒髮如雲,不屑髢也。
        玉之塡也,象之揥也。
        揚且之皙也,
        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
        蒙彼縐絺,是紲袢也。
        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
        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此詩描寫被衛宣公強行霸佔的兒媳宣姜之美,辭藻非常豐富華麗,以生花妙筆描寫了華美的服飾和美麗的顏容,這個女子簡直被被作者當作心目中的“女神”了,朱注也說“言其服飾容貌之美,見者驚猶鬼神也”,只有“子之不淑,云如之何”二語似為諷刺:假如美女的心靈都像她們的容貌該多好啊!不過考慮到宣姜是被強迫的,我們也可以理解為“遇人不淑”。不管對宣姜的私生活有多麼不快或腹誹,除了這兩句,作者還是一路讚頌到底的,可見美色有多麼大的魅力。
    一個女子可以美麗得儀態萬方並且看上去絕俗脫塵,在別人眼裡如神仙一般,如影星劉某某,所以,現在男性習慣稱心目中的女子為女神(這個詞也已經被用濫了),但是,這不過是一種美好的想象罷了,又有什麼人真的能像神仙那樣高潔呢?稱凡人為女神既是對神仙的褻瀆也是對這些女子的諷刺。】


             桑中
        爰采唐矣,沫之鄉矣。
        云誰之思,美孟姜矣。
        期我乎桑中,
        要我乎上宮,
        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麥矣,沫之北矣。
        云誰之思,美孟弋矣。
        期我乎桑中,
        要我乎上宮,
        送我乎淇之上矣。}
        爰采葑矣,沫之東矣。
        云誰之思,美孟庸矣。
        期我乎桑中,
        要我乎上宮,
        送我乎淇之上矣。}
    【這又是一首描寫男女約會的詩,雖然沒有具體情景,但地點與大概過程都說得很清楚,不過不一定是實事,可能只是一位男子的想象或“謀劃”,從其中提到三個人名推測,意淫的可能性較大。裡面說這位或這三位美人不僅主動邀請(期)自己,還親自迎接(要,迎也),最後還戀戀不捨地送別,大概是此人自戀式的想象或誇張式的吹噓,不少男人都有這個毛病。
    看註解,古人果然不出所料地對這種事反感,甚至說“桑間(即此篇)濮上之音,亡國之音也”,朱註說是“相竊妻妾”,不知是從哪句看出來的,反正覺得凡男女約會都沒啥正經事吧。今人也不出所料地大加歎賞,說“愈歌愈妙,真欲令人手舞足蹈”,也太激動了點。】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8 16: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鶉之奔奔
        鶉之奔奔,鵲之彊彊。
        人之無良,我以為兄。}
        鵲之彊彊,鶉之奔奔。
        人之無良,我以為君。}
    【這是譏刺衛國宮中淫—亂之詩,語言非常直接辛辣:鳥兒尚且有固定的配偶,人卻如此胡來,真是禽獸不如,有人說:“當人是禽獸時,他比禽獸還不如”,何況這種淫—亂是連禽獸都沒有的。兄(大概指衛君之兄)之稱是何等親切,君(小君,應指宣姜)之稱又何等尊嚴,卻作出這樣的事,就更令人無語了。】

            定之方中
        定之方中,作于楚宮。
        揆之以日,作于楚室。
        樹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升彼虛矣,以望楚矣。
        望楚與堂,景山與京,降觀于桑。
        卜云其吉,終然允臧。}
        靈雨既零,命彼倌人。
        星言夙駕,說于桑田。
        匪直也人,秉心塞淵,騋牝三千。}
    【此詩言衛被北狄所滅後,舉國搬遷,重新營造宮室,圖謀中興之事。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詩中洋溢著同心協力積極奮發的熱情氣氛。
    首章觀天時以決定營造計劃,觀星以定時間,觀日定位,可見其虔敬與鄭重,準備栽種的樹木大多是十年後才能成材的,可見其心態非苟且與急功近利者,考慮到將來用這些木材製作樂器,亦可見其謀慮深遠與從容。
    次章察地利以決定營造細節,山丘的遠近上下都用心考察,一絲不苟,最後祈願工程能夠吉祥如意。
    末章由人和而預見興旺氣象,衛君(文公)親自到現場視察與慰問,贏得了人心,儘管還未大成,但已有繁榮昌盛的復興景象。用馬匹之多來表示富足,頗有時代特色,也說明當時人的直接與質樸。】

                   蝃蝀
        蝃蝀在東,莫之敢指。
        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朝躋于西,崇朝其雨。
        女子有行,遠父母兄弟。}
        乃如之人兮,懷婚姻也。
        大無信也,不知命也。}
    【詩經中也不是一味描寫或肯定“戀愛自由”或“淫—奔”之行的,這首詩就是要維護“禮法”,斥責私奔之類的行為的,本來,社會也需要一定的規矩來維持,所以,這首詩裡的觀點不僅被古人讚許,也得到了現代學者一定程度的肯定。】

                相鼠
        相鼠有皮,人而無儀。
        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相鼠有齒,人而無止。
        人而無止,不死和俟。}
        相鼠有體,人而無禮。
        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此詩諷刺做人沒起碼的人樣者,將這種人視為鼠輩都不如,頗為尖刻辛辣,每章的最後一句簡直就是破口大罵了,有些人確實不如禽獸,應該這般罵,現代學者的註解一般說是諷刺統治者的,這是一種偏見,詩中看不出被諷刺者的身份,無禮之人當然也並不限于統治者,民間更多潑皮無賴。
    無止,或以為貪得無厭,或以為無恥,據前後文看,當為無容止。】

                干旄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
        素絲紕之,良馬四之。
        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
        素絲組之,良馬五之。
        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
        素絲祝之,良馬六之。
        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舊註多以為大夫隆禮求賢而望賢者有以答之,觀其文字語氣皆不類,今人則以為貴族青年求婚或迎親者,其車隊豪華,氣氛熱烈,給足了對方面子,看來無論古今,一般女子都比較喜歡這種調調吧。】

           載馳
        載馳載驅,歸唁衛侯。
        驅馬悠悠,言至於漕。
        大夫跋涉,我心則憂。}
        既不我嘉,不能旋反。
        視爾不臧,我思不遠。
        既不我嘉,不能旋濟。
        視爾不臧,我心不閟。}
        陟彼阿丘,言采其䖟。
        女子善懷,亦各有行。
        許人尤之,眾稺且狂。}
        我行其野,芃芃其麥。
        控于大邦,誰因誰極。
        大夫君子,無我有尤。
        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
    【嫁到許國的衛國女子許穆公夫人聞知祖國被北狄所滅,其衛君身死,欲回國吊唁並籌劃復國之事,被許國大夫阻攔,憂憤而作此事。一個嫁到小國的弱女子,有這樣深沉的感情,這樣無懼眾人的勇氣,這樣欲為祖國盡一份力的態度,實在令人佩服。“百爾所思,不如我所之”,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概,所謂巾幗不讓鬚眉也。有的註解由此蔑視譴責許國君臣,說他們自私懦弱,也不太公允,許國大夫也有自己的苦衷,一個小國對這種事是無能為力的,從他們的角度看,其所為亦無可厚非,他們不許夫人回國,大概也是出於對她的保護,許穆夫人對他們的指責不過是一時情急之語罷了。】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8 16: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淇奧
        瞻彼淇奧,綠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青青。
        有匪君子,充耳琇瑩,會弁如星。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終不可諼兮。}
        瞻彼淇奧,綠竹如簀。
        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如璧。
        寬兮綽兮,猗重較兮。
        善戲謔兮,不為虐兮。}
    【此詩是描寫與讚美一位道德修養威儀風範乃至行止談吐都非常完美,堪稱典範之君子的,刻畫非常到位,皆非泛泛之言,作者如果不是一位同樣的君子,很難有這樣深入細緻的了解。古注說是寫衛武公的,後人不盡認同,總之這是一位三代君子的典型,從中可以得知在孔子以前,中國已經有許多這樣道德修養完備成熟,人格魅力可觀可贊的君子了,我華夏文明之所以源遠流長,中無斷絕,端賴一代代這樣的君子及由他們組成的群體。
    首章言君子的內修,自強不息,精益求精。《大學》引用此事,有精闢的解釋:“如切如磋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兮者,恂栗也;赫兮咺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终不可諼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因此成為社會典範,令人難忘。
    次章寫君子的外修。身佩玉石以調節舉止,禮記說:“古之君子必佩玉”,又言:“君子無故玉不離身”,這是用玉來提醒規範自己的言行,因為如果言行有任何不適當處,無論懈怠或匆遽,玉擺動的節奏與碰擊的聲音都會不和諧,這種以外制內的方式體現了古君子對自己的極高要求。
    末章,先是說君子已成就了精金美玉的人品,又指出這樣的君子並非如泥雕木塑,而是寬和從容,還經常談笑風生,風趣幽默,只是有分寸,不過分而已。可見真正修養到家的君子不僅是端嚴的,也是優美的,所以既可敬而又可愛。】

              考槃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
        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
        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
        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這是一首對隱士的讚歌,也可以說是隱士在悠然自得中的獨歌,碩人,心地寬坦、意思悠閒之人也,否則不可能甘心隱遯,所謂“不是閒人閒不得,閒人不是等閒人”是也。
    考槃,有不同解釋,應該是敲著盤子唱歌的意思,如同後來楊惲的“仰天拊缶而歌呼烏烏”。這個隱士深夜醒來,覺得自己這種自由自在的清淨生活真是太自在快樂了,所以自言自語,自吟自唱,自揣自思,反正一味地偷著樂吧。
    真能深深領會隱居之樂者,往往喜歡一個人偷著樂,不願意讓別人知道,即使有人問起,也簡單回答幾句應付一下,如陶弘景說答齊高帝云:“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雲.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贈君.”,田游岩答唐高宗云:“臣所謂泉石膏肓,烟霞痼疾者”,王仲光答姚少師云:“空山寂寂,何堪久住;多情花鳥,不肯放人”。大概他們是怕人打擾或被人議論吧。蘇東坡也有詩云:“此味只憂兒輩覺,逢人休道北窗涼”,可謂深諳隱士心理。】

               碩人
        碩人其頎,衣錦褧衣。
        齊侯之子,衛侯之妻。
        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手如柔荑,膚如凝脂。
        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碩人敖敖,說于農郊。
        四牡有驕,朱幩鑣鑣,翟茀以朝。
        大夫夙退,無使君勞。}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
        施罛濊濊,鱣鮪發發,葭菼揭揭。
        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左傳:“衛莊公娶于齊東宮得臣之妹,曰莊姜,美而無子,衛人所為賦碩人也。”此篇即描寫莊姜嫁到衛國時的盛大場面和其人之令人驚艷的美貌。
    首章從衣著的華麗且得體與她的身份及親眷的描述述顯示莊姜出身尊貴,身世顯赫。次章直接描寫其美貌,用了不少昆蟲或物體之部件來比擬身體的各部分,很是奇特,但卻並不令人覺得怪異,反而感覺非常貼切,非常美,最後兩句畫龍點睛,直接描寫其動態,將美人寫活了。第三章說的是莊姜來到衛國的場景,豪華氣派,盡顯王者的尊貴榮耀。末章重點描寫莊姜車隊經過的自然環境,非常生動,好像周圍的動植物也都躍躍欲試地參與進來增輝添彩,佈景助興,同行的美女俊男們就更加神采奕奕,如眾星捧月了。
    左傳中說的“美而無子”,這裡沒有提到,但從這一句可以想見所有這些描寫都是在表面的讚美羨慕中又為之深深歎惋的,在那個時代,一個女子不能生育是很大的缺憾。其實,如佛家所言,我們所處的就是一個缺陷世界,任何人都免不了有些憾事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8 16: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氓
        氓之蚩蚩,抱布貿絲。
        匪來貿絲,來即我謀。
        送子涉淇,至于頓丘。
        匪我愆期,子無良媒。
        將子無怒,秋以為期。}
        乘彼垝垣,以望復關。
        不見復關,泣涕漣漣。
        既見復關,載笑載言。
        爾卜爾筮,體無咎言。
        以爾車來,以我賄遷。}
        桑之未落,其葉沃若。
        于嗟鳩兮,無食桑葚。
        于嗟女兮,無與士耽。
        士之耽兮,猶可說也。
        女之耽兮,不可說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
        自我徂爾,三歲食貧。
        淇水湯湯,漸車帷裳。
        女也不爽,士貳其行。
        士也罔極,二三其德。}
        三歲為婦,靡室勞矣。
        夙興夜寐,靡有朝矣。
        言極遂矣,至於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靜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
        淇則有岸,隰則有泮。
        總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此詩極為詳細地描寫了一位女子從戀愛到成家到持家到被拋棄的過程,夾敘夾議,敘述得非常清楚細緻,議論非常恰當深切,在那個時代能有此高水平的文筆很是罕見,即使後來的文人才子亦有所不及,應是該女子創深痛巨,所以能寫得這麼到位吧。
    從詩裡沒看到女子的任何輕薄乃至輕率,朱注斥女子為淫婦,說她是咎由自取,老先生對這位弱女子太缺乏同情心了。
    首章,該女子被一位男子追求,這位男子很普通(氓),一副老實的樣子(蚩蚩),但這只是表象,一般來說,一個男子才開始接近女子或見女方家人時,都會裝成這樣的,此人以賣布為幌子接近對方,即可見其頗有心機,布為女子所必須且常購者,不會引起對方戒備,果然,他成功了,但女子並未輕率地以身相許,而是讓他按正規程序來提親,同時還安慰他:不要著急,我們秋天就會在一起的,由此可見這位女子既不乏謹慎矜持,又很溫柔體貼的。
    次章,女子一陷於愛河,就心神不寧了,男子離開後,整天想念盼望,有時因思念而偷偷流淚,有時因知道很快就能相會而竊喜,話也多起來,其專一重情至此。最後,終於等到吉日良辰,如願以償地傢了過去,卻不知道,苦日子也從此開始了!
    三章,女子嫁過去後,具體經歷了什麼,沒說,大概覺得其中種種委屈難以與人言吧,但說了自己的體會:女人不能太重情而陷入其中(如同鳥兒吃多了桑葚而醉倒),否則就完了,女人愛一個男人如果全部付出,往往無法自拔,而男人如果愛女人,即使曾經沉迷也可以從容脫身,這就是男女的區別。
    四章,該女子終於被男方厭倦後拋棄了,失魂落魄地回娘家,多年的艱苦努力付之東流,當度過淇水時,河水打濕了自己的車篷,如同自己被淋濕的心,再一次回想自己和對方的不同,得出了這個沉痛的教訓:女人對感情總是很專一的(不爽),男人就太靠不住了(貳行,二三其德)。
    五章,哭訴自己為家庭沒日沒夜地操勞,最後居然被拋棄,回到家裡,兄弟不僅不同情安慰,還大加嘲笑,只怪自己看錯了人,只能默默地咀嚼這枚苦果了。
    末章,想起整個過程,更加不堪回首,原想“願得一心人,白首不分離”的,結果成了冤家,回想初戀時的真摯和結婚時的盟誓,那些簡直成了絕大的諷刺和痛苦的尖刺,為何美好的願望和追求造成了完全相反的結果呢?想不通,但此生也只能如此也無可奈何了。
    在那個時代,這樣的悲劇是比較典型的,因為女子的地位,依附別人,還因為女子的特點,偏重感情,癡心女子負心漢,是很常見的現象,時至今日,這種事也還時有發生,不過也不乏癡心男子負心女了。幸運的是,現代社會給了我們每個人獨立自主的機會,一個人無論生活和感情都可以不必依賴別人,除非你自己執迷不悟地要踏入陷阱。其實,一個人真正可以依靠的還是自己的父母(或許還有兄弟姐妹),因為這是最根深蒂固的生物性或靈魂家族的連接,是低等動物都有的、由人的本能或爬蟲腦決定的關係,除此之外,不要完全相信和依賴任何人,這是自古以來無數慘痛事實給我們的教訓。】

                 竹竿
        籊籊竹竿,以釣于淇。
        豈不爾思,遠莫致之。}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
        女子有行,遠兄弟父母。}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
        巧笑之瑳,佩玉之儺。}
        淇水滺滺,檜楫伯舟。
        駕言出遊,以寫我憂。}
    【此詩無甚深意,古人以為乃衛女嫁到別國思歸不得之歎,今人則以為一位男子思念其遠嫁他鄉的戀人而作,都能說得通。古人特種社會倫理,今人則特重生物本能,二者之不同于解詩時尤其明顯。】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5 17: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丸蘭
        丸蘭之支,童子佩觽。
        雖則佩觽,能不我知。
        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丸蘭之葉,童子佩韘。
        雖則佩韘,能不我甲。
        容兮遂兮,垂帶悸兮。}
    【這是一首明顯帶有戲謔性的小詩,很有趣,童子必是作者非常熟悉的人,不一定真是一位童子,不過大概是一起從小玩到大,太熟悉了,如同現在我們對某些人常說的:你小子有出息了啊,人模狗樣的了,誰還不知道誰啊。能不我知,可以理解為不認識我了,或我還不知道你啊;能不我甲(強),可以理解為誰比誰強多少啊,或者理解為別裝了,誰不熟悉誰啊(甲可通狎)。此詩古人說是諷刺年幼但無禮的衛惠公,今人則理解為一位女子被男友疏遠後的抱怨,古人一味往政治社會上扯,今人則總是朝生物本能上拉,都很偏頗與可厭。】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5 17:0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河廣
        誰謂河廣,一葦杭之。
        誰謂宋遠,跂予望之。}
        誰謂河廣,曾不容刀。
        誰謂宋遠,曾不崇朝。}
    【舊註為宋襄公之母歸衛後思宋或思之之作,後人則理解為客居衛國的宋人渴望回歸故國之作。宋衛兩國隔著一條黃河,黃河雖寬闊,但在思歸者的心中這點地理上的距離根本不是問題,好像在此岸即能望見故國,乘一葉小舟當天即能回歸故國,但現實卻是由於別的原因欲歸而不得,可望而不可即,就更加令人倍感煎熬了。其實許多事都是如此,如果完全無望倒也罷了,似乎有希望但就是無法達到是最折磨人的。】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5 17:06:07 | 显示全部楼层
                  伯兮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
        伯也執殳,為王前驅。}
        自伯之東,首如飛蓬。
        豈無膏沐,誰適為容。}
        其雨其雨,杲杲日出。
        願言思伯,甘心首疾。}
        焉得諼草,言樹之背。
        願言思伯,使我心痗。}
    【這是最早的“閨怨”詩之一,表達了一位女子對丈夫因出征久而未歸的丈夫的思念。首章寫其丈夫威武雄壯且獲得重用,頗有自豪感,但世間事往往有利也有弊,她也很快就“悔教夫婿覓封侯”了。下面三章寫對丈夫的思念,都很深切,非泛泛之言,次章說女為悅己者容,自己無心打扮,三章說不斷地失望但寧可想到頭疼,末章說雖然有忘憂之物(或方式)仍寧可不用而忍受強烈的內心思念之煎熬。】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5 17:0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狐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
        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
        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
        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這詩大概說寫一位女子對流離在外的丈夫的深切思念。狐是一種怕人的動物,只能遊走在偏僻邊緣地區,女子想象丈夫也像一隻孤獨的狐狸,失意落魄,居無定所,漂泊無依,茫然地像個孤魂或影子一樣緩緩行走,這樣的人所到之處自然無人理會和關心,只有自己的親人魂牽夢繞,擔心他在水闊天寒處衣衫單薄,難經風霜。】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5 17: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木瓜
        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
        匪報也,永以為好也。}
    【此當為男女贈答之詞,投桃者當為女子,將採摘的果實拋向對方表達好感,體現出少女的調皮任性,和後來的拋繡球有些類似,如果是男子拋向女子,那就有些魯莽了。對女方的如此餽贈與鐘情,男方自然不會無動於衷或小氣,於是回贈以最貴重的東西:玉器,不過又表明關鍵不在於這些物品的價值比較,只是表達自己愛慕對方的心意與二人好合的願望。
    投果報玉,也可理解為對於別人好意與幫助,應該感激、感恩,加倍報答,後來常說的滴水之恩當湧泉以報也是這個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20-12-25 17:07:17 | 显示全部楼层
國風·王
                      黍離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
        行邁靡靡,中心揺揺。
        知我者謂我心憂,
        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
        行邁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謂我心憂,
        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
        行邁靡靡,中心如噫。
        知我者謂我心憂,
        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毛序:“周大夫行役于宗周,過宗廟宮室,盡為禾黍,閔周室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也。”世道滄桑,人事興廢,徘徊荒涼故國,獨行蒼茫原野,其憂至深至切,其感至大至遠,對眼前的一切有一种無可奈何又無法理解的慨歎,謂我心憂,謂我何求,皆是旁人眼中作者之神態,並無特別意思,知者知其憂而不知其憂之深遠,不知者謂其何求也並非真的以為他找什麼東西。人窮則問天,最後只也能付之於天了,陳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杜甫“側身天地長懷古,獨立蒼茫自詠詩”(集句),意境皆與此詩略同。】
 楼主| 发表于 2021-1-7 10:48:02 | 显示全部楼层
                 君子于役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曷至哉。
        雞棲于塒,日之夕矣,羊牛下來。
        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君子于役,不日不月,曷其有佸。
        雞棲于桀,日之夕矣,羊牛下括。
        君子于役,苟無饑渴。}
    【此女子想念其行役丈夫之詩也,忙完一天的農活,看到落日下,雞羊牛都紛紛歸窩回圈,想起遠方的丈夫有家難回,人還不如家畜,自不免觸景傷情,最後只能希望丈夫在外面少受些饑渴之苦。詩中所寫皆眼前農家日常景象,非常真實和親切,相應地,感情也非常樸實真摯。】
 楼主| 发表于 2021-1-7 10: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君子陽陽
        君子陽陽,左執簧,
        右招我由房。
        其樂只且。}
        君子陽陽,左執翿,
        右招我由敖。
        其樂只且。}
    【此詩意思甚簡單,不過說一男子興致甚高,有時演奏音樂,有時翩翩起舞,呼朋引類,或在室中或出室外行樂而已。毛序謂亂世君子為保全自己相招出仕,樂于做樂隊的小官,固然是穿鑿附會,今人又理解為情人相約出遊,小夥子拿樂器和舞具邀約姑娘,也未免強解,古今解詩者往往都是這樣,不是往政治上靠就是向情愛上扯,搞得緊張兮兮的,人生中就不能有點這些強烈目的性之外的輕鬆愉快的事嗎?】


            揚之水
        揚之水,不流束薪。
        彼其之子,不與我戌甫。
        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不流束楚。
        彼其之子,不與我戌甫。
        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揚之水,不流束蒲。
        彼其之子,不與我戌許。
        懷哉懷哉,曷月予還歸哉。}
    【此平王時周以兵士鎮守各國,戌卒久不得歸而抱怨之辭也,心情急迫者整天看著水流如此緩慢,心中必然更加焦急煩悶,也可能由此想象到換防的政令遲遲未到,幾乎將自己這批人忘了,有人引申為周政之遲滯無力,也說得通。彼其之子,或指國中的其它士卒,或指居高位者,皆通:為何我們一直在這兒受罪,他們卻一直安穩地在家裡?總之都是不平之鳴。】


           中谷有蓷
        中谷有蓷,暵其乾矣。
        有女仳離,慨其歎矣。
        慨其歎矣,遇人之艱難矣。}
        中谷有蓷,暵其修矣。
        有女仳離,條其嘯矣。
        條其嘯矣,遇人之不淑矣。}
        中谷有蓷,暵其濕矣。
        有女仳離,啜其泣矣。
        啜其歎泣,何嗟及矣。}
    【此為兇年飢饉,女子為人所棄而所發憂歎之辭,既有憂生之哀懼,又有被棄之怨恨,可謂雪上加霜。故其聲悲戚,幾於慘不忍聞。
    草在濕潤之地方能存活與生長,這裡先說地方被曬乾了,再說連長到高處的也不能倖免,最後說原來還有的一點點濕地也完全不保,形容生活環境越來越惡劣。】


             兔爰
        有兔爰爰,雉離于羅。
        我生之初,尚無為。
        我生之後,逢此百罹。
        尚寐無吪。}
        有兔爰爰,雉離于罦。
        我生之初,尚無造。
        我生之後,逢此百憂。
        尚寐無覺。}
        有兔爰爰,雉離于罿。
        我生之初,尚無庸。
        我生之後,逢此百凶。
        尚寐無聰。}
   【毛序說“君子不樂其生”,這確實是此詩的核心,那個時代雖然不乏愁苦怨恨之音,但很少有這麼悲觀厭世,甚至連生命本身也厭倦了,為何不樂其生呢?一般解釋是王室衰落,社會混亂,兵連禍結,民不聊生,確實如此,但這詩的特點是不僅像別的詩那樣憂懼,而且連自己的生命都怨恨上了,恨不得不說、不看、不聽,一覺睡去永不再醒來,這樣純粹的悲觀意識在中國古代特別是佛教傳來前非常罕見,大概作者遭逢太多的不幸而且比較善感,所以才有這樣哀而思的亡國之音。
    詩中兩種動物形象,或以為用兔形容陰狡小人,雉形容耿介君子,小人自在,君子困窮,或以為以兔之從容表示未生時之無為,以雉之被捉表示既生後的困窘,皆通。
    隋唐之際的王梵志有首詩與此詩意思略同,語言更加直截鮮明:“我昔未生時,冥冥無所知。天公强生我,生我復为何?無衣使我寒,无食使我饑。還你天公我,還我未生时。”王是位僧人,有這種徹底否定現實人生的思想倒很正常。】


             葛藟
        緜緜葛藟,在河之滸。
        終遠兄弟,謂他人父。
        謂他人父,亦莫我顧。}
        緜緜葛藟,在河之涘。
        終遠兄弟,謂他人母。
        謂他人父,亦莫我有。}
        緜緜葛藟,在河之漘。
        終遠兄弟,謂他人昆。
        謂他人父,亦莫我聞。}
   【這是一首流民的哀歌,在家貧亦好,出門百般難,舉目無親,想和人套近乎也沒人理,詩中以具體生動的語言表達了這種尷尬和痛苦,喊別人父母哥哥,可根本沒人理自己,這裡有兩種可能,一是想拉近關係而尊重和親切地稱呼對方但被對方冷落,二是考慮到即使想喊但對方也不會搭理。
    現代中國制造了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流民群體:農民工,這些人的境況也大多如這首詩中形容的那樣,他們面對的不僅是生活的艱難,更有心裡的茫然和悽惶,所以,我們這些“地主”對這些外來者應有更多的善意。】
 楼主| 发表于 2021-1-7 10:5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彼采蕭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見,如三歲矣。
    【采葛,有所思也。一日如三月,三季,三年,思念之深,未久而似久也。至於是男思女還是女思男,或者思念朋友,再或者思念賢人,就都有可能了,不一定就必然是男女之間的相思,朱注說是淫奔,今人說是男子思念女子,方氏則認為是“千古懷友佳章”,可見詩無達詁,我們也不必只信一家之言。】


                 大車
        大車檻檻,毳衣如菼。
        豈不爾思,畏子不敢。}
        大車啍啍,毳衣如璊。
        豈不爾思,畏子不奔。}
        穀則異室,死則同穴。
        謂予不信,有如曒日。}
    【此詩亦有數解,朱註認為是淫奔者畏其大夫之善政而不敢,說明風氣還沒敗壞到不可收拾的程度,今人則說是一個女子大膽地試探和鼓勵其心上人與其私奔,兩種理解在文字上的分歧是對“子”字的不同看法,朱註認為是大夫,今人認為就是上面的那個“爾”。方氏則認為這是征夫思念家室,不敢私自回去團聚而作,朱注重政治性,今人重生物性,方氏重社會性,很難說哪一種解釋更合理。】

           丘中有麻
        丘中有麻,彼留子嗟。
        彼留子嗟,將其來施施。}
        丘中有麥,彼留子國。
        彼留子國,將其來食。}
        丘中有李,彼留之子。
        彼留子之,貽我佩玖。}
    【此詩今人說是“表現少女幽會戀情”,朱注說是“婦人望其所與私者的”,說的自然是一樣的事,仍然是一個讚賞一個貶低,對過程的理解則略有不同,今人認為就是少女等待與盼望相會,朱註則理解為婦人懷疑所約之人另有約會(這是從留字上著想,因為他老人家認為這不是啥好事,所以不惜以惡意揣測)。方氏的解釋又完全不同,認為是“招賢共隱,退處丘園以自樂”,亦可備一說。】


 楼主| 发表于 2021-1-7 10:55:39 | 显示全部楼层
                     緇衣
        緇衣之宜兮,蔽,予又改為兮。
        适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緇衣之好兮,蔽,予又改造兮。
        适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緇衣之蓆兮,蔽,予又改作兮。
        适子之館兮,還,予授子之粲兮。}
   【此詩前人多解讀為“國人美鄭武公之好賢”,意思大概是為來效力的賢人製作新衣,還親自送到館舍,不過從字義和語氣看,這樣高大上的說法總令人覺得有些別扭。今人則認為是卿大夫的夫人將丈夫的舊衣(緇衣為卿士退朝回到自己的官署所換之服)翻新,表達了一位賢淑的妻子對夫君的關心和體貼,這種解釋比較合理。】


                    將仲子
        將仲子兮,無踰我里,無折我樹杞。
        豈敢愛之,畏我父母。
        仲可懷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踰我墻,無折我樹桑。
        豈敢愛之,畏我諸兄。
        仲可懷也,諸兄之言,亦可畏也。}
        將仲子兮,無踰我園,無折我樹檀。
        豈敢愛之,畏人之多言。
        仲可懷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
    【此詩是一位女子對前來約會的男子所說的話,表達了複雜微妙的情感矛盾,既肯定對對方的感情,又害怕周圍的干涉和壓力。這種生理情感本能與社會規則的衝突產生了一種矛盾與張力,令此女子一邊恐懼壓抑,一邊也有一種偷偷摸摸的興奮和快感。按照弗洛伊德的概念,這是一種本我與超我的衝突,自我則在兩者的夾縫中掙扎與體驗,痛並快樂着。】


                        叔于田
        叔于田,巷無居人。
        豈無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
        叔于狩,巷無飲酒。
        豈無飲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
        叔適野,巷無服馬。
        豈無服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
    【自古以來極有魅力的女子不少,人們也不惜為各種讚美的辭藻讚頌她們,沉魚落雁、閉花羞月、傾國傾城,微顰世外成千劫,一笑人間抵萬歡……極有魅力的男子也有不少,審美式的欣賞就不多了,這大概是在一定的時期人們偏重女子外在的美與男子內在的品質吧,詩經的時代還不像後來這樣男女區別截然,對男子之美與魅力的描寫亦不乏其什,這一首就是如此,描寫這位既有外在美(美)又有內在好品行(仁、好、武)的男子讓人的目光只集中在他身上,以至於其它的人都如同空氣了。一方面,歷史上確實有這樣極富人格魅力如精金美玉般的極品男人,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情人眼裡出美男,這詩大概是一位女子對自己欽慕的男子的誇張性描寫。】

                     大叔于田
        叔于田,乘乘馬。
        執轡如組,兩驂如舞。
        叔在藪,火烈具舉。
        襢裼暴虎,獻于公所。
        將叔無狃,戒其傷女。}
        叔于田,乘乘黃。
        兩服上襄,兩驂雁行。
        叔在藪,火烈具揚。
        叔善射忌,又良御忌。
        抑磬控忌,抑縱送忌。}
        叔于田,乘乘鴇。
        兩服齊首,兩驂如手。
        叔在藪,火烈具阜。
        叔馬慢忌,叔發罕忌。
        抑釋掤忌,抑鬯弓忌。}
    【此詩與上一首當為一組,應該是描寫同一個人,只不過重點不同,故加大字以區別。上首是虛寫,僅僅說此人在別人眼裡是多麼傑出可愛,這一首則是具體描寫,重點寫他在狩獵時的表現,在先秦那個尚武的時代,這樣的壯士勇夫、霸氣側漏者才具有令人迷醉的男性美,這與後來人們欣賞那種文弱書生是大異其趣的。
    首章寫該壯士狩獵時熟練地操縱四匹馬,駕輕就熟、很有美感,到達場地後更在火光映襯下大展拳腳,脫去上衣赤手空拳與猛虎搏鬥,最後將戰利品獻給國君,旁觀者都為他捏了一把汗,提醒他不要掉以輕心。
     次章寫這位猛人對馬匹操縱自如,收發由心,射箭的技術也頗為不俗,大概是狩獵後又開始炫技了。
    從末章的描寫可以看出此人並非徒有蠻力的莽夫,在完成狩獵任務與各種射御表演後,從容有序地將弓箭一一入鞘收囊,那種利落瀟灑的姿態想必又將圍觀者迷倒了一片。】

 楼主| 发表于 2021-1-15 09:4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清人
        清人在彭,駟介旁旁。
        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
        清人在消,駟介麃麃。
        二矛重喬,河上乎逍遙。}
        清人在軸,駟介陶陶。
        左旋右抽,中軍作好。}
    【這是一首很巧妙的諷刺詩,鄭文公惡其臣高克,使其帥兵守邊御狄,實際上是閒置這隻軍隊,軍隊的將士無事可做,整天看似練兵,其實如同玩遊戲,最後果然潰散了,主將高克也投奔別國。詩裡開始將軍隊的活動描寫得很威風,然後點出不過是閒極無聊的活動而已,頗有諷刺效果。古來玩兵者不在少數,如烽火戲諸侯之事,大多自食苦果,元遺山有詩云:“只知灞上真兒戲,誰謂神州竟陸沉。”即于此等事深致感慨。】

             羔裘
        羔裘如濡,洵直且侯。
        彼其之子,捨命不渝。}
        羔裘豹飾,孔武有力。
        彼其之子,邦之司直。}
        羔裘晏兮,三英粲兮。
        彼其之子,邦之彥兮。}
    【這是一首讚美賢良正直的大夫之詩,首章言其節操之高令人尊敬,次章言其能力之強令人信服,末章言其人品之美令人欽慕。詞人周邦彥之名當出自最後一句。】

                      遵大路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祛兮。
        無我惡兮,不寁故兮。}
        遵大路兮,摻執子之手兮。
        無我魗也,不寁好也。}
    【一位被拋棄的女子拉著男子的袖子和手,苦苦哀求對方不要離開,畫面令人不忍直視。這樣的場景現在也時有可見,都到這個份上了,還要勉強什麼呢?太不自尊自愛了。】

             女曰雞鳴
        女曰雞鳴,士曰昧旦。
        子興視夜,明星有爛。
        將翱將翔,弋鳧與雁。}
        弋言加之,與子宜之。
        宜言飲酒,與子偕老。
        琴瑟在御,莫不靜好。}
        知子之來之,雜佩以贈之。
        知子之順之,雜佩以問之。
        知子之好之,雜佩以報之。}
    【此詩細膩生動地描寫了先秦時期一個普通家庭的生活情景。首章選取的畫面很有趣,寫妻子提醒丈夫早點起床幹活,丈夫開始推脫說天亮還早,妻子讓他出去看看,果然啟明星已經升起,該起來做謀生之事——去射鳧雁了。次章言丈夫將獵物帶回家,妻子整治烹食,邊吃肉邊喝酒,恩恩愛愛,其樂融融。“琴瑟在御,莫不靜好”,將這種物質化的生活淨化和升華了,無論是真的彈琴鼓瑟,還是以琴瑟形容夫婦倡隨,都有一種美好的意境。末章是丈夫贈妻子珍貴的禮物以表達心意,更表示出即使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普通家庭過的仍不是那種純物質功利的生活,而是具有很明顯的倫理和藝術性。朱註說末章是妻子讓丈夫拿玉珮等結交賢者,未免將普通人的思想境界太拔高了,反而覺得造作,不可信。】

          有女同車
        有女同車,顏如舜華。
        將翱將翔,佩玉瓊琚。
        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顏如舜英。
        將翱將翔,佩玉將將。
        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這是讚美少女之詩,非常簡單,不過說她美麗閒雅,服飾得體,體態輕盈,品行高潔,令人欣賞傾倒而已。朱夫子看到這類詩就懷疑是淫—奔,確實太迂腐了。】

                 山有扶蘇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
        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山有橋松,隰有游龍。
        不見子充,乃見狡童。}
    【這是一位女子與人約會時的打情罵俏之語,直率潑辣,情人之間的戲謔往往正話反說,所謂打是親罵是愛也。】




 楼主| 发表于 2021-1-15 09:42:54 | 显示全部楼层
               蘀兮
        蘀兮蘀兮,風其吹女。
        叔兮伯兮,倡予和女。}
        蘀兮蘀兮,風其漂女。
        叔兮伯兮,倡予要女。}
    【這是民間集體歌舞活動中一位領唱人的即興之歌,時間應該在深秋,領唱者大概是一位女子,讓現場的男子們應和自己,一起嗨起來,令人感覺到熱烈活潑,趣味盎然,頗有天真爛漫之致,由於國人的性格內向與禮法的嚴格,這種男女自由無羈地合唱大概也只有先秦或民間的一些地區才有。】

                狡童
        彼狡童兮,不與我言兮。
        維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
        彼狡童兮,不與我食兮。
        維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這是一位女子對情人的怨訴,大概是兩人鬧了些別扭,暫時沒有聯繫,所以令她寢食難安。也可能沒有受到什麼冷落,只是一種戲謔之詞。】

                      褰裳
        子惠我思,褰裳涉溱。
        子不我思,豈無他人。
        狂童之狂也且。}
        子惠我思,褰裳涉洧。
        子不我思,豈無他士。
        狂童之狂也且。}
    【一位女子鼓勵她中意的男子大膽追求自己:你要愛慕我,就努力來追求吧,你要不趕快追我,追我的人還多呢。直接了當,大膽潑辣,臉皮夠厚的;這種一點也不顧矜持的態度和語氣在先秦以後非常少見,當然,在現代已經是很常見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21-1-22 09: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丰
        子之丰兮,俟我乎巷兮,悔予不送兮。}
        子之昌兮,俟我乎堂兮,悔予不將兮。}
        衣錦褧衣,裳錦褧裳。
        叔兮伯兮,駕予同行。}
        裳錦褧裳,衣錦褧衣。
        叔兮伯兮,駕予與歸。}
    【一位女子經常拒絕別人的約會,後來大概成了剩女,後悔了,希望能夠盡快找個人嫁了,這樣的事現在已經更加普遍。當然,也可以引申為有機會就要抓住,思前想後地錯過,再想彌補就有些晚了。】

                 東門之墠
        東門之墠,茹藘在阪。
        其室則邇,其人甚遠。}
        東門之栗,有踐家室。
        豈不爾思,子不我即。}
    【一位女子暗戀一個男子,愛屋及烏,對其家門口的環境及樹木花草都非常熟悉與親切了,但可望而不可即,僅止於單相思而已。】

  風雨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
        既見君子,云胡不夷。}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
        既見君子,云胡不瘳。}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既見君子,云胡不喜。}
    【風雨交加的夜晚,思緒綿綿,愁裡欲飛還住,正當難以為懷之時,自己想念的人忽然出現了,這是何等的驚喜和慰藉啊,不過,如許多人指出的,這也可能僅僅是一種想象的情景。君子,可指情人,可指丈夫,可指朋友,自古以來解釋不一,我們也不必認定具體是什麼人了。方氏云:“深宵風雨,聯床夜話,不覺情親,曉猶未已。”劉斯奮小說白門柳三部曲系列的第三部書名《雞鳴風雨》即取自此詩,寓意為反清復明的同志們在風雨如晦的惡劣環境里互相聯絡與鼓勵,可以作為對此詩運用的一個典型例證。】


                    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縱我不在,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縱我不在,子寧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
        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一位戀愛中的女子對情郎的心情表達,也可能只是自言自語,其中有愛慕,有埋怨,既明顯盼望,又有些矜持。開始說一些時間沒見你也不來問問我啊,接著說我不去看你你也不知道來看看我啊,最後直接說我等你等得徘徊不定,好心焦啊。這首詩優美、傳神,是自古及今戀愛中的女人的心情與言行的最好的形容之一。】

  揚之水
        揚之水,不流束楚。
        終鮮兄弟,維予與女。
        無信人之言,人實迋女。}
        揚之水,不流束薪。
        終鮮兄弟,維予二人。
        無信人之言,人實不信。}
    【一位妻子勸告丈夫不要聽信別人(多半是狐朋狗友)的離間或不利於家庭之言,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可謂可謂推心置腹、語重心長,現在讀來,仍然如聞其語,如見其人。】

   出其東門
        出其東門,有女如雲。
        雖則如雲,匪我思存。
        縞衣綦巾,聊樂我員。}
        出其闉闍,有女如荼。
        雖則如荼,匪我思且。
        縞衣茹藘,聊可與娛。}
    【在令人眼花繚亂的女子中只中意衣著樸素、安靜不惹眼的那位,可謂別具隻眼,也可見詩中主人公的涵養。稼軒詞句“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與此意略同。】

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
        邂逅相遇,與子偕臧。}
    【一首優美的小情歌,景物與人都是那麼清新美麗,相遇也是這般奇妙,一瞬間仿佛定格成了永恆,這樣的相遇無論結果如何,都會令人終生難忘吧。施特勞斯的那首名歌《當我們年輕時》(翠堤春曉主題歌)配此詩最為合適。】

溱洧
        溱與洧,方渙渙兮。
        士與女,方秉蕳兮。
        女曰觀乎,士曰即且。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
        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
        溱與洧,瀏其清兮。
        士與女,殷其盈兮。
        女曰觀乎,士曰即且。
        且往觀乎,洧之外,洵訏且樂。
        維士與女,伊其將謔,贈之以芍藥。}
    【陽春三月,河水解凍,風日融合,男女三五成群,至河邊寬闊處執澤蘭祓除不祥,其間招呼不斷,笑語盈盈,盤桓草地,互贈鮮花。詩中展現出一幅在良辰美景中行樂的熱鬧活潑的場面,這種場景今日看來也一點都不陌生。】


 楼主| 发表于 2021-1-27 10: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雞鳴
        雞既鳴矣,朝既盈矣。
        匪雞則鳴,蒼蠅之聲。}
        東方明矣,朝既昌矣。
        匪東方則明,月出之光。}
        蟲飛薨薨,甘與子同夢。
        會且歸矣,無庶予子憎。}
    【此賢婦警夫早朝之詩。前人多解為賢妃催國君上朝,今人則理解為妻子催丈夫上朝辦公,自古以來任性偷懶的君王一直不少,“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如果楊玉環也像這位賢妃就好了。詩中這位女子很自覺且賢惠,雖然連番催促,卻說得很委婉,而她的丈夫就有太懶惰和無賴了。】


                           還
        子之還兮,遭我乎峱之間兮。
        並驅從兩肩兮,揖我謂我儇兮。}
        子之茂兮,遭我乎峱之道兮。
        並驅從兩牡兮,揖我謂我好兮。}
        子之昌兮,遭我乎峱之陽兮。
        並驅從兩狼兮,揖我謂我臧兮。}
    【兩位獵人追逐獵物時相遇,彼此誇讚,這裡說對方誇自己,自己則先誇了對方,其實更是洋洋自得,因為內行的有水平的人的肯定與讚賞才有分量。朱注說:“以便捷輕利相稱譽如此,而不知其非也”,方氏說:“齊俗急功利,喜誇詐”,由此亦可見古人對這種傷生害命行當的厭惡。】

                                   著
        俟我於著乎而,充耳以素乎而,尚之以瓊華乎而。}
        俟我於庭乎而,充耳以青乎而,尚之以瓊瑩乎而。}
    俟我於堂乎而,充耳以黃乎而,尚之以瓊英乎而。}
    【新郎迎接新娘到家,等待和引至門口、門內、堂中,新娘眼裡的夫婿耳邊掛著飾物,綴以美玉,自是滿意而喜悅,素、青、黃,當是一物的不同部分的顏色,華、瑩、英也當為同一物。語助詞乎而很有意思,有喜慶韻味,和陝北民歌的發音呼兒一樣,唱起來一定很動聽。】


                        東方之日
        東方之日兮,彼姝者子,在我室兮。
        在我室兮,履我即兮。}
        東方之月兮,彼姝者子,在我闥兮。
        在我闥兮,履我跡兮。}
    【一位男子自言與女子幽會之辭,無甚深意。古人多以為是“刺荒淫”者,如方氏即斥之為“終日昏昏,內作色荒”,今人則又津津有味、口沫橫飛地大加讚美,都未免偏頗。】

          東方未明
        東方未明,顛倒衣裳。
        顛之倒之,自公召之。}
        東方未晞,顛倒裳衣。
        倒之顛之,自公令之。}
        折柳樊圃,狂父瞿瞿。
        不能辰夜,不夙則莫。}
    【此詩古人以為是譏刺國君起居失節者,今人以為是勞動者辛苦勞作,被催逼遣日夜不休者,理解完全不同,但都解釋得通,可見詩無達詁,其實對許多事的看法也是這樣,在各人眼裡會截然不同乃至相反。】


 楼主| 发表于 2021-1-29 10: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山
        南山崔崔,雄狐綏綏。
        魯道有蕩,齊子由歸。
        既曰歸止,曷又懷止。}
        葛屢五兩,冠緌雙止。
        魯道有蕩,齊子庸止。
        既曰庸止,曷又從止。}
        蓺麻如之何,衡從其畝。
        取妻如之何,必告父母。
        既曰告止,曷又鞠止。}
        析薪如之何,匪斧不克。
        取妻如之何,匪媒不得。
        既曰得止,曷又極止。}
    【魯桓公娶齊襄公之妹文姜,卻不料齊襄公兄妹一直亂倫私通,後帶文姜回齊國時發現此事,加以責備,竟被齊襄公派人殺害。此詩即譏刺齊君兄妹之荒淫與魯君之昏聵,這種在本國發生的醜事實在難以直接言宣,所以用反問的方式,以敘事和比喻含蓄而巧妙地加以譏諷。】

              甫田
        無田甫田,維莠驕驕。
        無思遠人,勞心叨叨。}
        無田甫田,維莠桀桀。
        無思遠人,勞心怛怛。}
        婉兮孌兮,總角丱兮。
        未幾見兮,突而弁兮。}
    【此詩文字容易明白,但實際含義眾說紛紜,方氏覺得都解釋不通,乾脆以“不詳”二字概括,其實仔細體會字詞,還是不難理解的。朱註以為前兩章是讓人不要厭小而務大,忽近而圖遠,這是將無耕田和無思人直接看作勸告語了,卻不知詩是婉轉抒情的藝術,往往正話反說,這裡的意思明明是:我讓自己別去想了,想了也沒用,還無心耕田以致雜草叢生,但我就是忍不住去想啊,所以詩的主旨不是無思遠人,而是思遠人!末章,朱註解釋是凡事要循序漸進之意,這就完全將此形象鮮明感情強烈深沉的詩當作枯燥無味的說理詩了,詩本是具象與抒情的藝術,在那個時代更是這樣,朱子本人也是個很不錯的詩人,深諳此道,卻做出如此迂腐的解釋,實在令人費解。末章說的應該是想念之人,想起他小時候那麼可愛,但忽然一下就長大了,不在眼前了,不知道還能不能再見到了,其心情之委曲酸楚可以想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