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40601|回复: 83

[讨论]女孩赴中纪委举报父亲包二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6-18 00: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烈女!女孩赴中纪委举报父亲包二奶

女孩赴中纪委举报父亲包二奶 要求“清除败类”  
     

  【来源:法制早报】

  王静表示:“将来爸爸进了监狱,我会去监狱看他,因为他永远都是我的爸爸,但我不允许他在外边包‘二奶’。”

  王静说:“我最了解爸爸的心理了,他以前是个军人,作战参谋,最懂得打心理战了。

  

他之所以把‘二奶’养在我们家的楼下,他是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鲁 淮 本报记者 朱雨晨

  山东省济南市某高校的女大学生王静,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王志华今年45岁,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干部,母亲杨锡莉与父亲同岁,在济南市第十三职业中等专业学校工作。但自从2005年6月13日至今,整整一年的时间,19岁的王静却两次只身进京到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举报父亲王志华包养“二奶”的情况,强烈要求党组织“清除这个党内败类”。小姑娘的举报引起中纪委的重视,并责成山东省国土资源厅调查此事。

  2006年5月28日上午,记者见到了这位有些许腼腆的女大学生。她表达了“斗争”到底的决心:“将来爸爸进了监狱,我会去监狱看他,因为他永远都是我的爸爸,但我不允许他在外边包‘二奶’。”

  六楼住妻一楼养妾

  2003年10月24日上午,王静的妈妈在与自家仅一楼之隔的15号楼里堵住了丈夫王志华及一个40多岁的女人,随即与丈夫发生争吵,和丈夫在一起的女人见此情景跑掉了。后来杨锡莉了解到,那间房子是丈夫王志华刚通过中介公司租下的。

  更可笑的是:此前丈夫王志华和那个女人一直住在他们家楼下的101室。两人在此一住就是6个多月,直至搬到15号楼才被妻子发现。

  王静说:“我最了解爸爸的心理了,他以前是个军人,作战参谋,最懂得打心理战了。他之所以把‘二奶’养在我们家的楼下,他是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亲情难唤父回头

  2003年10月24日,被妻子发现自己的隐情后,王志华于当天晚上把家里的存折及妻子杨锡莉的工资卡拿走,此后,除几次回家拿衣服外,他再也没有回过家。

  2004年2月16日,王志华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要求法院解除自己与杨锡莉的婚姻关系、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为了不影响当时正读高中女儿的学习,杨锡莉把这一切都咽到了肚子里。但纸包不住火,女儿还是知道了离婚的事实。开庭那天,17岁的女孩给法官送了一份“大礼”:一对相亲相爱的木偶老头、老太太,看着这份童心十足的“重礼”,法官们看到了一个孩子的乞求。2004年4月9日,法院判决:不准王志华与杨锡莉离婚。

  2004年11月1日,铁了心的王志华再次提起诉讼,强烈要求法院依法解除他与杨锡莉的婚姻关系。

  杨锡莉也请求亲戚、朋友、王志华的战友帮忙做工作,但都不管用。母亲的良苦用心,王静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为了让父亲迷途知返,她到父亲的办公室劝说过几次,但都是不欢而散,有一次还动了刀子。

  女儿进京举报父亲

  在多次努力无效的情况下,王静抱着“宁毁爸爸的前途,不毁这个家”的思想开始了举报,先是到爸爸的单位反映,无效;再到山东省纪律检察委员会举报,爸爸仍然没有得到处理。

  2005年6月13日,高考刚一结束,王静就冒着酷暑到北京中纪委举报爸爸。王静至今记得:“那个胸前挂着115号胸牌的阿姨真好,她告诉我要有文字材料。”于是,王静一个人默默的来到中纪委门前的台阶上,一笔一画写下了父亲包养“二奶”的情况。

  王静举报父亲王志华包养“二奶”的材料,引起中央纪委的重视,要求山东省纪委、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严肃查处。

  小姑娘美好的期盼没有实现:2005年10月28日,法院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依法判决王志华、杨锡莉离婚。

  王静的心碎了,爸爸“包二奶”的问题不但没有得到处理,而且还堂而皇之的和妈妈离了婚。王志华还告诉女儿王静:“告到中纪委我也不怕,全山东都知道我包养李英(化名),谁也管不了我。”

  2006年2月8日,春节长假刚过,怀着对爸爸的愤恨,已是大一学生的王静又一次来到中纪委举报。在举报材料中,王静写道:“强烈要求中纪委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150条、第152条、第154条之规定,调查处理我爸爸,开除其党籍。”

  王志华:我是冤枉的

  据了解,现在王志华已经不在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组上班,而是调到临沂市国土资源局工作。

  5月31日,记者电话联系了王志华。对于工作问题,王志华说,工作不是调动,是为了躲这场“风波”临时到临沂市国土资源局“帮忙”,现在自己的关系、工资还是在山东省国土资源厅。记者告诉他想采访几个问题,王志华说,这些问题咱就不谈了,这是家庭隐私,请你理解。但他对记者说,对于女儿两次到中纪委反映的问题,自己是冤枉的,不存在的,为此,自己曾想到过自杀。

  之后,记者又电话采访了山东省国土资源厅纪检组组长柏贵生,柏贵生说自己已经不分管这项工作了,但柏贵生证实,王志华到临沂市工作和这件事没有直接关系。

  据悉,此事有关部门正在处理中。

  官员“包二奶”的危害

  □邓清波

  近年来,关于官员“包二奶”的现象,媒体上有连篇累牍的报道,官员“包二奶”到底给这个社会带来了什么危害呢?

  首先,官员“包二奶”则不仅损害自身道德形象,还会损害政府形象。假如官员不顾法纪约束道德规范去“包二奶”,则势必让公众对公务员的整体素质产生怀疑,进而影响到他们对于整个政府机关公信的评价,导致政府机关的形象受损。

  其次,官员“包二奶”有可能增加徇私枉法以权谋私的风险。显然,官员“包二奶”和普通人“包二奶”都一样要付出代价,当“二奶”给官员造成经济压力的时候,就很容易诱使官员利用手中的职权去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从而导致权力腐败。自然,权力腐败除了会让官员面临法律严惩的危险,最终损害的仍然是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仍然是需要由广大纳税公众来为其埋单。

  再次,官员“包二奶”背叛的不仅仅是个人家庭,还有国家和公众。按照公务员法等党规政纪的规定,官员必须遵守社会公德。因此,任何人担任公职成为官员,实际上都等于是他向国家和公众承诺他会严格按照党规政纪行事,包括模范遵守社会公德。那么,当官员有了“包二奶”的行为,则就是对社会公序良俗的粗暴践踏,也是对国家和公众承诺的背叛。来源:法制早报

  

 

 

 

[此贴子已经被读书吹剑于2006-6-28 15:10:43编辑过]
发表于 2006-6-18 09: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此女。

作父亲的不能猖獗到这个地步。

发表于 2006-6-18 10: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婚也要离,党籍也要开除,父亲还是父亲,探监也要探监,鄙视也要鄙视,恨也要恨,事情说到此可以告一段落.王父,该自我超度,王女,继续自己的生活.媒体,不要大呼小叫.居官为政的,抓紧时间造福百姓.有家有室的,为愿过得健康,朴实,优雅,和谐,美满.读书为学的,百尺竿头更进一尺.

再要从此事中搞什么分析,发微,发散,联想,确实教人头疼.

[em12][em12]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6-18 11:22:02编辑过]
发表于 2006-6-18 11: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生活当中,人们很少做道德评价了。主要来自舆论的外在道德束缚基本上没有了。修养的事情,就靠自己觉悟、把握了。
发表于 2006-6-18 15: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个案与证父攘羊相比,多了现代性吧?

--不是开玩笑!

 楼主| 发表于 2006-6-18 16: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个标题果然把陈老师吸引过来。
发表于 2006-6-18 17: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哎!

    中国的官员呀!!

   我服了。

发表于 2006-6-18 17: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陈壁生在2006-6-18 0:10:39的发言:
女孩赴中纪委举报父亲包二奶 要求“清除败类”  
     


 
  山东省济南市某高校的女大学生王静,本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王志华今年45岁,山东省国土资源厅干部,母亲杨锡莉与父亲同岁,在济南市第十三职业中等专业学校工作。

  2006年5月28日上午,记者见到了这位有些许腼腆的女大学生。她表达了“斗争”到底的决心:“将来爸爸进了监狱,我会去监狱看他,因为他永远都是我的爸爸,但我不允许他在外边包‘二奶’。”

  六楼住妻一楼养妾

  2003年10月24日上午,王静的妈妈在与自家仅一楼之隔的15号楼里堵住了丈夫王志华及一个40多岁的女人,随即与丈夫发生争吵,和丈夫在一起的女人见此情景跑掉了。后来杨锡莉了解到,那间房子是丈夫王志华刚通过中介公司租下的。

QUOTE:
    王志华还告诉女儿王静:“告到中纪委我也不怕,全山东都知道我包养李英(化名),谁也管不了我。”
QUOTE:
    但他对记者说,对于女儿两次到中纪委反映的问题,自己是冤枉的,不存在的,为此,自己曾想到过自杀。

 

请问有这样“包二奶”的吗?压根就不是!逆子一个!!!

清官难断家事,此与法律无关;党章也没规定这种离婚结婚事要处罚啊。王某事可能是桩简单的婚姻事,没有什么恶劣处,这已经算是“好官”了;再者,或王某官爵不小呢,蚍蜉撼大树而已,要不,一捅,王早没戏了……

 

 

发表于 2006-6-18 18: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要是为母亲尽孝呢?
发表于 2006-6-18 18: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陈壁生在2006-6-18 0:10:39的发言:


  六楼住妻一楼养妾

  2003年10月24日上午,王静的妈妈在与自家仅一楼之隔的15号楼里堵住了丈夫王志华及一个40多岁的女人,随即与丈夫发生争吵,和丈夫在一起的女人见此情景跑掉了。后来杨锡莉了解到,那间房子是丈夫王志华刚通过中介公司租下的。

  更可笑的是:此前丈夫王志华和那个女人一直住在他们家楼下的101室。两人在此一住就是6个多月,直至搬到15号楼才被妻子发现。

 
  亲情难唤父回头

  2003年10月24日,被妻子发现自己的隐情后,王志华于当天晚上把家里的存折及妻子杨锡莉的工资卡拿走,此后,除几次回家拿衣服外,他再也没有回过家。

  2004年2月16日,王志华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要求法院解除自己与杨锡莉的婚姻关系、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不是包养“二奶”,也不足以构成重婚罪,无非有瑕疵的男女瓜葛或家庭婚姻案;报纸这样报道和后面的评论这样写,完全是误导,有种去写厉害的人物去吧,没这个胆吧!

发表于 2006-6-18 22: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媒介报道的事情姑且见仁见智吧。说个很久以前读到的故事。

古时候,一位儒生回乡任县官。其父早丧,母亲守寡。后来母亲跟河对面寺院里的一个僧人交好,常常幽会。河上无桥。两人幽会要走很远的路。儒生知道这件事情之后。暗中命人在离家近的地方修了一座桥,以便于母亲和那个僧人幽会。过了若干年之后,儒生的母亲去世。儒生把那个僧人处死。

后来有知情人问县官:为何先修桥方便母亲和那个僧人幽会,后处死跟母亲相好的那个僧人呢?儒生回答说:修桥为母亲尽孝;杀僧为父亲报仇。

如何评价?

发表于 2006-6-19 02: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刘再复的《传统与中国人》讲过,查了查,第287页,但对联是这样写的:修小桥给母行孝,杀和尚为父雪耻。“雪耻”比“报仇”更准确。

如何评价?道德标准的随意性与主观化,人治的弊端。

发表于 2006-6-19 13: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想到了这个故事。

这里的关键是如何评价儿子的孝?孝心是统一的,孝行却相背。

(刘是如何评议的?)

发表于 2006-6-19 14: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个案的家庭结构濒临崩溃,恐怕不能与“证父攘羊”简单类比。

发表于 2006-6-19 14: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大中華民邦在2006-6-18 18:09:48的发言:
QUOTE:
以下是引用陈壁生在2006-6-18 0:10:39的发言:


  六楼住妻一楼养妾

  2003年10月24日上午,王静的妈妈在与自家仅一楼之隔的15号楼里堵住了丈夫王志华及一个40多岁的女人,随即与丈夫发生争吵,和丈夫在一起的女人见此情景跑掉了。后来杨锡莉了解到,那间房子是丈夫王志华刚通过中介公司租下的。

  更可笑的是:此前丈夫王志华和那个女人一直住在他们家楼下的101室。两人在此一住就是6个多月,直至搬到15号楼才被妻子发现。

 
  亲情难唤父回头

  2003年10月24日,被妻子发现自己的隐情后,王志华于当天晚上把家里的存折及妻子杨锡莉的工资卡拿走,此后,除几次回家拿衣服外,他再也没有回过家。

  2004年2月16日,王志华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要求法院解除自己与杨锡莉的婚姻关系、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不是包养“二奶”,也不足以构成重婚罪,无非有瑕疵的男女瓜葛或家庭婚姻案;报纸这样报道和后面的评论这样写,完全是误导,有种去写厉害的人物去吧,没这个胆吧!

在国外,这至少也是个丑闻啊!

发表于 2006-6-19 15: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诚明在2006-6-19 13:36:47的发言:

我也想到了这个故事。

这里的关键是如何评价儿子的孝?孝心是统一的,孝行却相背。

(刘是如何评议的?)

那老小子当然不乏真知灼见,但对传统道德的批判态度显然是过激,其在“道德的阴影”里是这样说的:“道德神圣,道德至上的看法一直占上风。结果泛道德压制了法制成长,没有法制来济道德之穷,道德标准的随意性和主观性就会使贪利的小人和权势者大占便宜,他们就会胡乱解释‘圣教’”然后就引用了那个故事。

此段当无问题,但引用完故事后又说,“事实上,在中国古代,尤其是唐宋以后,孔孟道德在现实生活中扮演了一个非常丑恶的角色。”随后又列举了张巡、海瑞、朱熹等人。反正在他看来,道德自律是乌托邦,中国人的道德文化是病态,也不知这些年他有没有改变看法。

发表于 2006-6-19 15: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子为父隐,西汉不是还有儿子告发父亲谋反被杀头的吗?[em07][em07]
发表于 2006-6-19 17: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实际从那个故事是看不出什么太多“道德阴影”的--架桥在道学家那里就是不可容忍的。杀人(当然太过分了),但也不是出于道德,而是为乃父“出气”,基于对性问题的偏激认识。这是很具体的心理经验和感受。要是那位老先生自己处于这一情境,又会作何选择呢?我跟他打过交道,人还不错,那个时代就这见识。

要是有县官对此案的判决书就好了。

不妨设想一个由论坛网友组成的陪审团,各抒己见,最后就可以看出一些道道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6-19 17:21:04编辑过]
发表于 2006-6-19 19: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诚明在2006-6-19 17:19:36的发言:

要是有县官对此案的判决书就好了。

不妨设想一个由论坛网友组成的陪审团,各抒己见,最后就可以看出一些道道了。

那就由嫩开个头好了!

为了保证参加者的积极性,建议篇幅限制在20字以内!

发表于 2006-6-20 07: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另一只鞋啥时候扔呀您?
发表于 2006-6-20 09: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诚明:“杀人(当然太过分了),但也不是出于道德,而是为乃父“出气”,基于对性问题的偏激认识。”

-------

儒生县官会不会认为:母亲违背了“夫为妻纲”呢?他诛杀僧人的原因是不是认为这个人造成母亲违背纲纪?从县官默许母亲与他人幽会这一点上,似乎他对性问题的认识并不那么偏激。

 

(字数超了,请泰山岩岩给删减一下,我再编辑。)

[em04]
发表于 2006-6-20 10: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理解,陪审团成员应该表明1这小伙子是否有罪?2为什么?3该如何处罚?

我的意见:

1有罪;2二级谋杀--其杀人理由是为父雪耻,而中国社会认为这是人子义务之一。3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煞有介事呵呵)

发表于 2006-6-20 11: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是行孝道呵。

但凡涉杀戮之事,必依法行事,假人手是不合适的。如代大匠砍,少又不伤其手的。何况罪不及死。

发表于 2006-6-20 11: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讲的就是那个儒生出身的县官自己的事情。不是县官给儒生断案。请泰山岩岩给查查故事。

另外,好像陪审团只判断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有何罪。量刑是法官的事。

发表于 2006-6-20 1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晚上看到4点,也就是今天凌晨了。这不,偶刚刚起床就得断案,忙不忙啊?呵呵。

感觉有点乱啊,故事本来说的是儿子做官后杀了僧人,而且是高官,李书写的更是老俗套,是高中状元!如需断案也是做了官的儿子来写,或者是交代地方官来写,但不管谁写,就一句话,为僧者不守佛道,其罪当诛,以儆效尤。(15个字,加标点18个字)

实际上也知道僧人罪不至死,但已经被杀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更何况在古代不得不考虑的是,那可是为官者甚至是顶头上司杀的啊。这种案子不必担心百姓的民怨的,至于不守妇道之事压根不提,别人也不会发问,就这么简单。

 

假如是儿子没有做官,作为平民百姓杀了僧人,那就另当别论了。但县官也必定是心知肚明,故做姿态,因为当事人死的死,杀的杀,于情可以理解,于理无甚大过,故轻判了事。古代为报父仇而杀人是不触犯条律的,至少是不重判。

不过嘛,如果僧人的家人(比如他的老婆,哈哈)行贿的话,再赶上个赃官那可就不好说了,但断不至于被杀。

发表于 2006-6-20 21: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泰山岩岩在2006-6-20 12:13:05的发言:

为僧者不守佛道,其罪当诛,以儆效尤。(15个字,加标点18个字)

    按照流行性语词,该僧人应该被“双规”:僧团内部以“淫”戒处断,大致为销毁度牒,梵行不住(哈哈,这是律藏中应该规定的内容);在国家公权力上言说,败坏世风、毁人操守,尤以僧人之特殊身份,承担特殊的“身份义务”,作为量刑之加重情节,各朝律典对此都有特殊规定,可参照《唐律》,其《名例篇》多有“僧、尼、道皆仿此”之类的规定。

   哈哈,乱弹,不足一哂!

发表于 2006-6-20 21: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诚明在2006-6-20 10:15:02的发言:

我理解,陪审团成员应该表明1这小伙子是否有罪?2为什么?3该如何处罚?

我的意见:

1有罪;2二级谋杀--其杀人理由是为父雪耻,而中国社会认为这是人子义务之一。3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煞有介事呵呵)

     诚如楼上一位所言,陪审团与法官之间的分工大致在于:陪审团对事实问题进行判断,法官对法律问题进行判断。是否有罪是陪审团的决断范围,如何处罚、判决理由如何,大致是由法官裁量。

     另外,所谓的“二级谋杀”,是相对于“一级谋杀”而言,为英美刑法的分类,中国现行实证法不采取这一分类。如一级谋杀罪,大概涵盖所有有计划的、故意的杀害以及一些被害对象特殊(如谋杀当值的警察、监狱工作人员等)的杀人案件;二级谋杀罪则为补充性类型。以我个人理解(并未参考权威著述,仅是个人主观判断),其相当于我国刑法理论中对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的划分。

    所以谋杀理由不能作为判断一级与二级的标准。

    如果在中国,有些判例表明,如果是不共戴天之父仇,则有免罪或流放等刑罚,不至于死缓。在古代,死缓有秋后处斩的意味(个人主观理解,不准确)。虽然按照“天人合一”理论,秋主肃杀,为行刑之期,押后行刑,可能会遇到大赦天下之幸,所以与死缓有异曲同工之妙。

发表于 2006-6-20 21: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依照现行法理念,该儒生为母亲修桥,不构成任何罪。因为1、他母亲为孀居,即单身。与僧人偷情,可以理解为自由恋爱中发生的性行为;2、现行法律没有“勾引僧人、玷污佛门”罪;所以他母亲不犯罪,他为母亲提供方便的行为,也并不是辅助“犯罪”的行为,无罪。但可以受到道德谴责,不过,道德体系中会有价值判断之因素,譬如对“孝”之理解,孝父与孝母?孝死人与孝活人?有如对僧俗苟合的判断问题,是赞同还是反对?如果是反对,那么孝母与反僧俗苟合又有一个孰重孰轻的问题。

     在僧俗苟合在古代绝对是有伤风化之大事,作为一方父母官,竟然视之不理,而且还助纣为虐,放轻了说,起码有失职之过。

     而杀僧人的行为,他处于法官的位置上(古代行政、司法一体),从古代的法律理念和实证规定来看,僧人的确是该受罚的,所以他处之以极刑,如果依律而判,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中国古代没有程序正义的理念,即法官与当事人之间即使有某种足以影响判决的关系,也不用“回避”。

    如果依照现行法律,则不可能发生这种错案,因为检察院进行法律监督的时候,对这种没有回避的错误,会依法纠正,这位儒生犯不了这个错误。

哈哈,还是乱弹,完毕!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6-21 9:40:41编辑过]
发表于 2006-6-21 02: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儒家讲“抑恶扬善”,讲到别人的好事,就多说几句,讲到别人的坏事,就含混过去。儒家写的历史里,你很少能看到犯罪的细节。文字难道不是武器吗?决不让那些丑恶的知识轻易流传,这不是古代儒者的力量吗?当然,今天的儒者已经没有什么力量了,对于那些炒新闻的人,什么事恶心就提什么事,如果不够恶心,干脆添油加醋!如果媒体都是儒者办的,你绝不能看到犯罪的细节,甚至看不到犯罪者的姓名,任何犯有罪行的人都不能指望通过儒者之笔扬名,他们只能得到一个待遇——被忽略!
发表于 2006-6-21 13: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楼主文章引出的对“故事”的讨论,重心应该还是在“儿子”身上。

县官判决,似乎是从和尚有错出发,对“儿子”则因“孝心”而同情而宽宥。今天的国人,对此似乎仍有相当认可。

(谢谢27楼提醒与指教。当时只是觉得不应判死刑才随手敲了个“二级谋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