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8709|回复: 50

《礼记》译注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4-2 19: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礼记》简介

《礼记》是战国至秦汉年间儒家学者解释说明经书《仪礼》的文章选集,是一部儒家思想的资料汇编。《礼记》的作者不止一人,写作时间也有先有后,其中多数篇章可能是孔子的七十二弟子及其学生们的作品,还兼收先秦的其它典籍。

《礼记》的内容主要是记载和论述先秦的礼制、礼意,解释仪礼,记录孔子和弟子等的问答,记述修身作人的准则。实际上,这部九万字左右的著作内容广博,门类杂多,涉及到政治、法律、道德、哲学、历史、祭祀、文艺、日常生活、历法、地理等诸多方面,几乎包罗万象,集中体现了先秦儒家的政治、哲学和伦理思想,是研究先秦社会的重要资料。

《礼记》全书用散文写成,一些篇章具有相当的文学价值。有的用短小的生动故事阐明某一道理,有的气势磅礴、结构谨严,有的言简意赅、意味隽永,有的擅长心理描写和刻画,书中还收有大量富有哲理的格言、警句,精辟而深刻。

据传,《礼记》一书的编定是西汉礼学家戴德和他的侄子戴圣。戴德选编的八十五篇本叫《大戴礼记》,在后来的流传过程中若断若续,到唐代只剩下了三十九篇。戴圣选编的四十九篇本叫《小戴礼记》,即我们今天见到的《礼记》。这两种书各有侧重和取舍,各有特色。东汉末年,著名学者郑玄为《小戴礼记》作了出色的注解,后来这个本子便盛行不衰,并由解说经文的著作逐渐成为经典,到唐代被列为“九经”之一,到宋代被列入‘十三经”之中,成为士人必读之书。

《礼记》与《仪礼》、《周礼》合称“三礼”,对中国文化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各个时代的人都从中寻找思想资源。因而,历代为《礼记》作注释的书很多,当代学者在这方面也有一些新的研究成果。这里选录的原文依据清代阮元校刻的《十三经注疏》,注释和译文则广泛参阅了各种有影响的研究成果,力求做到准确简明易懂。简评则点明某段的主旨,或随感而发,读者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必拘泥。选录的篇章由作者加上标题(原文只有篇名,每篇原文都较长),原则上采用选文的首句作标题,注释中只说明选自某篇。

 楼主| 发表于 2008-4-7 19:2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柳之母死——不取不义之财

 

【原文】

 

子柳之母死①。子硕请具②。子柳曰:“何以哉?”子硕曰:“请粥庶弟子母③。”子柳曰:“如之何其粥人子母④,以葬其母也?不可。”即葬,子硕欲以赙布之余具祭器⑤。子柳曰:“不可。吾闻之也:君子不家于丧⑥,请班诸兄弟之贫者⑦。”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上。①子柳:鲁国人。②子硕(shi):子柳的弟弟。具;备办。这里指备办丧葬的器用。③粥(yu):同“鬻”,卖。庶弟:父亲的妾所生的年幼的儿子。④如之何:怎么。其:语气助词,没有实义。⑤赙(fu)布:送给丧家助葬的钱帛。⑥家:意思是充作家用。⑦班:分发。诸:之于,给……。之:代同,指剩下的钱帛。

 

【译文】

 

子柳的母亲去世了,子硕请求备办丧葬的器用。子柳说:“用什么来备办呢?”子硕回答道:“请把庶弟的母亲卖了。”子柳说:“怎么可以卖掉别人的母亲,用得来的钱安葬自己的母亲呢?不行。”安葬之后,子硕想用别人送来助葬剩下的钱帛备办祭祀器物。子柳说:“不能这样。我听说,君子不借丧葬之事以利其家,还是让我把剩下的钱帛分发给贫穷的兄弟们吧。”

 

【简评】

 

借丧葬发财,在今天已习以为常。面对子柳,是应该感到惭愧的。

母亲死了,自己又穷得没办法买丧葬器物,于是有人建议把庶弟的母亲卖了,子柳不从,认为不能用卖别人母亲的钱来安葬自己的母亲,此正是儒门“己所不欲,勿施予人”的恕道呵。假如我们能够推己及人,那么以邻为壑的事情就不容易发生。

 楼主| 发表于 2008-4-2 19: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庄公及宋人战于乘丘——谋国以忠

 

【原文】

 

鲁庄公及宋人战于乘丘(2),县贲父御③,卜国为右(4)。马惊,败绩(5)。公队(6),佐车授绥(7)。公曰:“末之(8),卜也!”县贲父曰:“他日不败绩,而今败绩,是无勇也!”遂死之。圉人浴马(9),有流矢在白肉(10)。公曰:“非其罪也。”遂诔之(11)。士之有诔(12),自此始也。

 

【注释】

 

①本节选自《檀弓》上。②鲁庄公:春秋战国时的诸侯国鲁国国君,姓姬,名庄公。宋:春秋战国时诸侯国国名,子姓。乘丘:鲁国地名。(3)(xuan)(ben)父:人物姓名,县是姓,贲父是名。御:驾驭车马。(4)卜国:人名。右:战车的右边。⑤败绩:失败。这里指翻车。(6)(zhui):同“坠”,坠落。(7)佐车:副车。绥(sui):挽住手上车的绳子。(8)末:这里的意思是软弱无力。(9)(yu)人;养马的人。(10)流矢。飞箭。白肉;大腿内侧的肉。(11)(lei):追述死者功德的悼念文章。(12)士:古代处在人大和庶民之间的阶层。

 

【译文】

 

鲁庄公和宋国人在乘丘交战,县贲父为鲁庄公驾车,卜国在车右边护驾。拉车的马受惊,将车翻倒。庄公摔下车来。副车上的人递下绳子,拉庄公上了副车。庄公说:“卜国啊,没有勇力呀!”县贲父说:“以前没有翻过车,今天却车翻人坠,这是我们没有勇气!”于是两人殉职而死。事后马夫洗马时,发现马大腿内侧中了飞箭。庄公说:“原来翻车不是他们的罪过。”于是庄公作文追述他们的功德。为士作文悼念的风习,就是从这开始的。

 

【简评】

 

县贲父和卜国的是君的随从,负责保护君。由于失职(事后才知道并非他们的过失),二人引咎赴死,战死在沙场上。此举体现了忠于职守的“忠”,感人至深的。出了事故,不是左推右塞,竭力寻找客观原因,而是挺身而出,大胆承担责任,并以生命为代价来表白自己的忠诚和献身精神。

(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08-4-2 19: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敖不可长——做人治学的准则

 

【原文】

 

敖不可长②,欲不可从③,志不可满,乐不可极(4)。贤者狎而敬之(5),畏而爱之。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积而能散,安安而能迁迁(6)。临财毋苟得(7),临难毋苟免。很毋求胜(8),分毋求多。疑事毋质(9),直而勿有(10)

 

【注释】

 

①本节选自《曲礼》上。《曲礼》记录了先秦儒家关于各种礼仪制度的言论,目的在于继承和发扬礼教,使人们的言行符合礼教的规范。这一节的内容主要讲做人和治学的态度。②敖:同“傲”,傲慢。③从:同“纵”,放纵。④极:达到顶点。⑤狎(xia):亲近。(6)安安:满足于平安的境遇。迁:改变。(7)临:遇上,面对。苟:苟且。(8)很:争论,争执。(9)质:判定,证明。(10)直:明白。

 

【译文】

 

傲慢不可滋长,欲望不可放纵,志向不可自满。享乐不可达到极点。对于贤能的人要亲近并敬重,要敬畏并爱戴。对于所爱的人要了解他的恶德,对于憎恨的人要看到他的优点。能积聚财富,但又能分派济贫;能适应平安稳定,又能适应变化不定。遇到财物不要随便获得,遇到危难不应苟且逃避。争执不要求胜,分派不要求多。不懂的事不要下断语,已明白的事不要自夸知道。

 

【简评】

 

无过与不及,此之谓“中庸”。能做到以上这些,应对裕如,非圣即贤也。

 楼主| 发表于 2008-4-2 19: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晋献公将杀其世子申生——孝道与生死抉择

 

【原文】

 

晋献公将杀其世子申生(2)。公子重耳谓之曰③:“子盖言子之志于公乎(4)?”世子曰:“不可。君安骊姬,是我伤公之心也。”曰:“然则盖行乎?”世子曰:“不可。君谓我欲弑君也(5)。天下岂有无父之国哉?吾何行如之(6)?”使人辞于狐突曰(7):“申生有罪,不念伯氏之言也,以至于死。申生不敢爱其死。虽然,吾君老矣,子少(8),国家多难,伯氏不出而图吾君(9)。伯氏苟出而图吾君(10),申生受赐而死(11)。”再拜稽首(12),乃卒(13)。是以为恭世子也(14)

 

【注释】

 

①本节选自《檀弓》上。“檀弓”是人物的姓名,编者用作篇名。全篇内容主要记载了孔子及其弟子们讨论丧礼的言论,富有文学色彩,风格独特.②晋献公:春秋战国时的诸侯国晋国国君,姓姬,名诡诸。世子:太子.③公子重(chong)耳:太子申生的同父异母弟弟。后来当上晋国国君,称晋文公,是春秋五霸之一。④盖(he):同“盍”,何不,为什么不。⑤弑(Shi):臣子杀君,或儿子杀父亲叫弑。(6)行:这里指逃奔。如;连词。之:往,去。(7)辞:告别,狐突:申生的师傅,字伯行,所以又称“伯氏”。(8)子:指骊姬的儿子奚齐。(9)图:策划,谋划。(10)苟;如果,倘若。(11)赐:恩惠。(12)再拜:连拜两次。稽(qi)首:古时叩头敬礼。(13)卒:死去。(14)恭:人死后按其生前敬顺的事迹给予的称号,即谥(Shi)号。

 

【译文】

 

晋献公想要杀掉他的太子申生。公子重耳告诉申生说:“你为什么不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对父亲说呢?”太子说:“不行。父亲有骊姬才得安乐,我说出来会伤他的心。”重耳又说:“那么为什么不逃走呢?”太子说:“不行。父亲会说我想谋害他。天下哪里有没有国父的国家?再说我能逃到哪里去呢?”于是申生派人向狐突告别说:“我申生有罪,没有听从您的忠告,以至于只有去死。我不敢贪生怕死。虽然如此,但我们君年纪老了,爱子年纪又小。国家有许多忧患,您又不肯出来为君出谋划策。如果您肯出来为君出谋划策,我就得到了您的恩惠,甘愿去死。”申生再拜叩头行礼,接着自尽身亡。因此,人们送他谥号称“恭世子”。

 

【简评】

 

太子申生在君父欲杀自己时,既不愿发露骊姬的恶行,免得君父伤心,又不愿身负恶名逃走。此两难之中,最后选择自尽以成孝道。悲哉申生!

申生所看重的是人伦纲常中的孝道。他的角色定位是儿子,是本可以继承成为国君的世子。他由此而来的职责和义务是无条件地服从父亲和国君,不能有超越角色和职责义务的言行举止。对此,他有高度的意识和自觉性,所以不惜生命的代价、来换取他所笃信的价值和理想。如今恐怕很少有人会这样去做,因为人们看重生命本身,且价值取向也全然不同。耳闻目睹,倒是殉情而死的多。这是进步呢还是退步呢。

当然,含冤而死,是不值得的,尽管是为了孝道。申生的弟弟公子重耳选择逃走,不是很明智的吗?暂时的逃离是为了等待时机一洗沉冤,文公的霸业,多半也是从这忍辱负重和颠沛流离的磨砺中得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4-7 19: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子寝疾——事于小处见精神

 

【原文】

 

曾子寝疾①,病②,乐正子春坐于床下③。曾元、曾申坐于足④,童子隅坐而执烛⑤。童子曰:“华而睆⑥。大夫之箦与⑦?”子春曰:“止!”曾子闻之。瞿然曰⑧:“呼⑨!”曰:“华而睆,大夫之箦与?”曾子曰:“然。斯季孙只赐也⑩。我未之能易也。元,起,易箦。”自此始也。曾子曰:“夫子之病革矣(11),不可以变(12),幸而至于旦(13),请敬易之。”曾子曰:“尔之爱我也不如彼(14),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15)。吾何求哉?吾得正而毙焉(16),斯已矣(17)。”举扶而易之(18),反席未安而没(19)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上。①曾子:孔子得弟子,名参,字子舆。寝疾:病倒,卧病。②病:意思事病情严重。③乐(le)正子春:曾子的学生。④曾元、曾申:曾子的儿子。⑤隅:墙角。⑥睆(huan):光泽。⑦箦(ze):席子。与:表示疑问的语气词。⑧瞿(ju)然:惊惧的样子。⑨呼(xv):同“吁”,叹息声。⑩斯:这。季孙:季孙氏,鲁国的大夫。(11)(ji):危急。(12)变:意思是移动。(13)幸:希望。(14)尔:你。彼:他。这里指童子。(15)细人:小人。(16)得正:合于正礼。(17)已:意思是可以。(18)举:起,抬起。(19)反:同“返”。没:同“殁”,死去。

 

【译文】

 

曾子病倒在床上,病情严重。乐正子春坐在床下,曾元、曾申坐在脚旁,童仆坐在墙角,手拿烛火。童仆说:“席子花纹华丽光洁,是大夫用的席子吧?”乐正子春说:“住口!”曾子听到了,突然惊醒过来说:“啊!”童仆又说到:“席子花纹华丽光洁,是大夫用的席子吧?”曾子说:“是的,这是季孙送给我的,我没有力气换掉它。元啊,扶我起来,把席子换掉。”曾元说:“您老人家的病已很危急了,不能移动,希望能等到天亮,再让我来换掉。”曾子说:“你爱我不如爱那童仆,君子爱人是用德行,小人爱人是姑息迁就。我现在还要求什么呢?我只盼望死得合于正礼罢了。”于是大家扶起曾子,换了席子,再把他扶回到床上,还没有放安稳,曾子就去世了。

 

【简评】

 

善始善终,谨守礼法,这就是曾子,一个维护礼法的典范。曾子换席子的做法不可效仿,但他的精神大可借鉴。常言说:“正人先正己。”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首先要做到,否则便不会有说服力。做人的严谨应当体现在遵守规则之上,尤其是细小的事,更能见出真精神。

 楼主| 发表于 2008-4-23 18: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晋献公之丧——非礼勿听

 

【原文】

 

晋献公之丧,秦穆公使人吊公子重耳①。且曰:“寡人闻之②:亡国恒于斯,得国恒于斯。虽吾子俨然在忧服之中③,丧亦不可久也④,时亦不可失也,孺子其图之⑤!”以告舅犯⑥。舅犯曰:“孺子其辞焉⑦!丧人无宝,仁亲以为宝⑧。父死之谓何?又因以为利,而天下其孰能说之⑨?孺子其辞焉!”公子重耳对客曰:“君惠吊亡臣重耳⑩,身丧父死,不得与于哭泣之哀(11),以为君忧。父死之谓何?或敢有他志(12),以辱君义?”稽颡而不拜(13),哭而起,起而不私(14)。子显以致命于穆公(15),穆公曰:“仁夫,公子重耳!夫稽颡而不拜,则未为后也(16),故不成拜(17)。哭而起,则爱父也。起而不私,则远利也。”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秦穆公:春秋战国时诸侯国泰国国君,姓赢,名任好,春秋五霸之一。②寡人:古时君主自称。这只是使臣代君讲话。③吾子:表示亲爱的称呼。俨然:严肃的样子。忧服:忧伤服丧。④丧(sang):失位逃亡。⑤孺子:对年幼者的称呼。堰,重耳的舅舅,字子犯。⑦辞:推辞,拒绝。⑧仁亲:以仁爱对待亲人。⑨孰(shu):谁。说:辩解。⑩亡:逃亡,流亡。(11)与:参与。(12)或;又。敢:岂敢,怎敢。(13)稽颡(qisang):古时居父母之丧时跪拜宾客的礼节。拜:拜谢。(14)私:私下交谈。(15)子显:公子絷(Zhi),字子显,是秦穆公派来吊唁的使者。致命:复命,汇报。(16)后:指继承人。(17)不成拜:只稽颡,不拜谢。

 

【译文】

 

晋献公死后,秦穆公派使者向公子重耳吊唁,并且说:“我听说,亡国常在这时,得到国家也常在这时。虽然你现在庄重地处在优伤服丧期间,但失位流亡不宜太久,不可失去谋取君位的时机。请你好好考虑一下!”重耳把这些话告诉了舅犯。舅犯说道:“你要拒绝他的劝告!流亡在外的人没有什么可宝贵的东西,只有把以仁爱对待亲人当作宝物。父亲去世是怎样的事啊?利用这种机会来图利,天下谁能为你辩解?你还是拒绝了吧!”于是公子重耳答复来使说:“贵国国君太仁惠了,派人来为我这个出亡之臣吊唁。我出亡在外,父亲去世了,因此不能到灵位去哭泣,表达心中的悲哀,使贵国国君为我担忧。父亲去世是怎样的事啊?我怎敢有别的念头,有辱于国君待我的厚义呢?”重耳只是跪下叩头并不拜谢,哭着站起来,起来之后也不与宾客私下交谈。子显向秦穆公报告了这些情况,穆公说:“仁义呀,公子重耳!他只跋叩头而不行拜礼,这是不以继承君位者自居,所以不行拜礼。哭着起立,是表示敬爱父亲。起身后不与宾客私下交谈,是不贪求私利。”

 

【简评】

 

自己的父亲本来是个听妇人之言的糊涂虫,诸兄弟死节的死节,逃亡的逃亡。现在他死了,秦穆公也怂恿自己趁机借兵回国夺位。面对权力的诱惑而不动,流亡在国外而不妄称君主接班人,这正是重耳高明的地方,也由此折服了秦穆公。此外,在讲礼成风的春秋时代,要成为“王者”,除了凭实力之外,也逃不出礼仪的制约。或者干脆说,不讲礼仪,就不能归顺人心,就成不了王者。公子重耳之所以能称雄一时,成为春秋五霸之一,大概与此有极大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08-4-15 22: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成子高寝疾——生死都要对人有益

 

【原文】

 

成子高寝疾①。庆遗入请曰②:“子之病革矣,如至乎大病③则如之何?”子高曰:“吾闻之矣:生有益于人,死不害于人。吾纵生无益于人,吾可以死害于人乎哉④!我死,则择不食之地而葬我焉⑤。”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上。①成子高:齐国大夫。②庆遗:齐国人。请:治理的意思是询问。③大病:重病,这里委婉指死亡。④乎哉:表示反问的语气词。⑤不食之地:不长庄稼的土地。

 

【译文】

 

成子高病倒在床。庆遗进屋问他说:“您的病已很危急了,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后事该怎么办呢?”子高说:“我听说过,活着的时候要对人有益,死了也不要害人。我纵然在活着的时候无益于人,难道死了要危害于人吗?我死之后,就找一块不长庄稼的地把我埋了吧。”

 

【简评】

 

成子高是这样安排他的后事的。那个时代人烟稀少,耕地广大,还不存在象现在这样死人与活人争地的情况,可是成子高却想到了:就是死了,也不成为别人的障碍。跟一些“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的人比起来,简直别如霄壤。那么,他活着时究竟是否无益于人也就不言自明了,那不过是主人公的谦辞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08-4-15 22: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子夏其子而丧其明——以劝诫忠告体现爱心

 

【原文】

 

子夏其子而丧其明①。曾子吊之,曰:“吾闻之也:朋友丧明,则哭之。”曾子哭,子夏亦哭,曰:“天乎!予之无罪也!”曾子怒曰:“商!女何无罪也②?吾与女事夫子于洙泗之间③,退而老于西河之上④,使西河之民疑女于夫子⑤,尔罪一也。丧尔亲,使民未有闻焉,尔罪二也。丧尔子,丧尔明,尔罪三也。”而曰:“女何无罪与?”子夏投其杖而拜曰:“吾过矣!吾过矣!吾离群而索居⑥。亦已久矣!”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上。①子夏:孔子的弟子,春秋末期卫国人,名叫卜商,子夏是字。②女(ru):同“汝”,你。③事:侍奉。夫子:孔子弟子对孔子的尊称。洙泗:古时鲁国的两条水名。④西河:地名,在今陕西东部黄河西岸地区。⑤疑:同“拟”,比拟。⑥索居:独居。

 

【译文】

 

子夏因儿子死了而哭瞎了眼睛。曾子前去吊唁并说:“我听说朋友的眼睛失明了,就要为它哭泣。”曾子哭了,子夏也哭起来,说道:“天啊!我没有罪过呀!”曾子气愤地说:“你怎么没有罪过呢?以前我和你在洙水和泗水侍奉老师,后来你告老回到西河,使西河的人们把你比作老师。这是你的第一条罪过。你居亲人之丧,没有可以为人特别称道的事这是你的第二条罪过。你儿子死了就哭瞎了眼睛,这是你的第三条罪过。”曾子接着反问道:“你难道就没有罪过吗?”子夏听后仍掉手杖,下拜说:“我错了!我错了!我离开朋友独自居住太久了。”

 

【简评】

 

子夏死子,悲伤是正常的,但过犹不及,以致哭瞎了双眼,大悖中庸之道。是以曾子责之。所谓“爱人以德”,吾于此事见之。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13: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战于郎——活用礼

 

【原文】

 

战于郎①。公叔愚人遇负杖入保者息②。曰:“使之虽病也③,任之虽重也④,君子不能为谋也,士弗能死也,不可,我则既言矣!”与其邻重汪踦往⑤,皆死焉。鲁人欲勿殇重汪踦⑥,问于仲尼⑦。仲尼曰:“能执干戈以卫社稷⑧,虽欲勿殇也,不亦可乎?”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郎:鲁国地名,在今山东鱼台。齐国攻打鲁国时,在郎发生战斗。②公叔愚人:鲁昭公的儿子。保:同“堡”,小城。③使:指徭役。之:指:老百姓。④任:指赋税。⑤重:应为“童”。⑥殇(shang):这里指未成年而死者举行祭祀。⑦仲尼:孔子的字。⑧干戈:盾和矛,这里泛指武器。

 

【译文】

 

鲁国和齐国在郎交战。公叔愚人遇上一个拄仗进入城堡休息的人。公叔愚人说:“虽然徭役使百姓们很辛苦,赋税使他们的负担很沉重,但君子不能为国家谋划,士人不能为国家献身,这可不行,我敢于这样说,就应当做到!”于是他和相邻的少年汪踦上战场参战,两人都战死了。鲁国人不想用孩子的丧礼来为汪踦办丧事,便向孔子请教。孔子说:“他们能够拿起武器来捍卫国家,不用孩子的丧礼来安葬他们,不也是合理的吗?”

 

【简评】

 

少年自告奋勇上战场,这本身就是一种壮举,体现了为国家慷慨赴死的献身精神。面对这种感人的特殊情况,有着严格等级规定的礼,可不可以被突破,可不可以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先圣孔子回答的是可以。这表明,礼作为一种行为规范,原则上是不允许违背的,不如此则无轨可循,就会乱套。但是,如果拘泥于成规,只注重形式,那么将把一些应享受某些礼遇的情形排除在外了。只有规则同内容相结合,真正做到名实相符,表里相称,原则和规范才是有意义和生命力的。注重名实相符,表里相称,恰恰是儒家的一个重要思想。公叔愚人和汪踦以少年之身赴成人之役,宜其享受成人之礼。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13: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礼记》译注选

知悼子卒——进谏规劝的艺术

 

【原文】

 

知悼子卒①。未葬,平公饮酒②,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③,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④。”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⑤降,趋而出⑥。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⑦,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⑧?”曰:“子、卯不乐⑨。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大师也⑩。不以诏(11)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12)。为一饮一食,亡君之疾(13),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14)。非刀匕是共(15),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16)。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无废斯爵也(17)!”至于今,即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知(zhi)悼子:晋国之卿,名荀盈、知盈。②平公:晋国的国君,名彪。③杜蒉(kui):人名。④寝(qin):后宫。⑤北面:面朝北方。⑥趋:快走。⑦曩(nang)者:刚才。开:开导。⑧饮(yin):给人喝的东西。⑨子、卯:古人认为不吉利的日子。乐(yue):奏乐。⑩大师:太师,乐官之长。(11)诏:告诉。(12)亵:亲近。(13)亡:同“忘”,忘记。疾:忧患。(14)宰夫:掌管膳食的官。(15)匕:古代食器,像汤勺。共:同“供”。(16)扬:举。觯(zhi):古代酒器。(17)爵:古代酒器。这里指举杯献酒。

 

【译文】

 

知悼子死了,还没有下葬,晋平公却喝起酒来,并让师旷和李调作陪,敲钟击鼓奏乐。杜蒉从外面进来,听见钟鼓声,问道:“君在哪里?”有人回答说;“在后官。”杜蒉进入后宫,沿阶而上。他倒了一杯酒说:“师旷,把这杯酒喝了!”他又倒了一杯酒说:“李调,把这杯酒喝下去!”他又倒了一杯酒,在堂上面朝北坐着喝了。接着,他走下台阶,快步走出后宫。晋平公叫他进宫来,说道;“杜蒉,刚才你也许想要开导我,所以我没有同你说话。你为什么让师旷喝酒呢?”杜蒉回答道:“照礼,在甲子日和乙卯日不奏乐。知悼子的灵柩还在堂上,这比逢上甲子、乙卯日还要严重。师旷是掌乐的太师,不把这种礼节告诉君,所以罚他喝酒。”晋平公问“你为什么让李调喝酒呢?”杜蒉回答:“李调是君的近臣。为了吃喝,竟忘了君的忧患,所以也罚他喝一杯。”平公又问;“那你自己为什么喝酒呢?”杜蒉回答;“我掌管膳食,没有尽到提供刀、匙的职责,却胆敢参与防止违礼的事,所以罚自己喝一杯。”平公说;“我也有过失,倒杯酒来罚我喝。”杜蒉洗过酒杯,倒上酒举起献上。晋平公对侍者说;“如果我死了,一定不要废止举杯献酒的礼仪!”直到如今,凡是向国君和宾客献酒过后,就要举起酒杯,这叫做“杜举”。

 

【简评】

 

杜蒉身居下位,以独特的方式来劝诫君,使之知错能改,用心可谓良苦。既体现了他们的智慧,又体现了对君主的忠诚。诤言直谏固然可嘉,但未必都会取得好效果。“忠言逆耳”,若是忠言,又让人听来顺耳,岂不是更好。

注重实效,追求信念,讲究礼仪,谈吐举止高雅得体,这种风气在春秋时代已十分普遍。表达的道理要严正,具有征服力和穿透力,而表达的方式要精微巧妙,含蓄委婉,具有感动力和激发力。整个表达的过程像一出经过精心创意、构思、排练过的戏,富有戏剧性,既激动人,又耐人寻味。

 楼主| 发表于 2008-10-27 23: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大同与小康

 

【原文】

 

昔者仲尼与于蜡宾①,事毕,出游于观之上②,喟然而叹③。仲尼之叹,盖叹鲁也。言偃在侧曰:“君子何叹?”孔子曰:“大道之行也④,与三代之英⑤,丘未之逮也,而有志焉。

“大道之行也,大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⑦。男有分,女有归⑨。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⑩,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11),是谓大同。

“今大道既隐(12),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大人世及以为礼(13),城郭沟池以为固(14)。礼义以为纪,以正君臣,以笃父子(15),以睦兄弟,以和夫妇,以设制度,以立田里,以贤勇知(17),以功为己(18)。故谋用是作(19),而兵由此起(20)。禹、汤、文、武、成王、周公,由此其选也(21)。此六君子者,未有不谨于礼者也。以著其义(22),以考其信(23),著有过,刑仁讲让(24),示民有常。如有不由此者,在埶者去(25),众以为殃。是谓小康。”

 

【注释】

 

本节选自《礼运》。《礼运》全篇主要记载了古代社会政治风俗的演变,社会历史的进化,礼的起源、内容以及与社会生活的关系等内容,表达了儒家社会历史观和对礼的看法。①蜡(zhà):年终举行的祭祀,又称蜡祭。②观(guàn):宗庙门外两旁的楼。③喟(kuì)然:感叹的样子。④大道:指太平盛世的社会准则。⑤三代;指夏朝、南朝和周朝。英:英君主。⑥逮:赶上。⑦矜:同“鳏”,老而无妻的人。孤:年幼无父的人。独:年老无子的人。废疾:肢体残废的人。⑧分(fèn):职分。⑨归:女子出嫁。⑩谋:指阴谋诡计。(11)外户:住宅外面的门。(12)隐:消逝。(13)大人:这里指君。世:父亲传位给儿子。及:哥哥传位给弟弟。(14)郭:外城。沟池:护城河。(15)笃:淳厚。(16)田里:田地与住宅。(17)贤:尊重。(18)功:成就功业。(19)用是:因此。(20)兵:这里指战争。(21)选:指杰出的人物。(22)著:彰显。义:指合理的事情。(23)考:成就。(24)刑:典范。让:礼让。(25)(shì):同“势”,指职务。去:斥退。

 

【译文】

 

从前,孔子参加过鲁国的蜡祭。祭祀结束后,他出来在宗庙门外的楼台上游览,不觉感慨长叹。孔子的感叹,大概是感叹鲁国的现状。言偃在他身边问道“老师为什么叹息?”孔子回答说:“大道实行的时代,以及夏、商、周三代英君王当政的时代,我孔丘都设有赶上,我对它们心向往之。

“大道实行的时代,天下为天下人所共有。选举有德行的人和有才能的人来治理天下,人们之间讲究信用,和睦相处。所以人们不只把自己的亲人当亲人,不只把自己的儿女当作儿女。这样使老年人能够安享天年,使壮年人有贡献才力的地方,使年幼的人能得到良好的教育,使年老无偶、年幼无父、年老无子和残废的人都能得到供养。男子各尽自己的职分,女子各有自己的夫家。人们不愿让财物委弃于无用之地,但不一定要收藏在自己家里。人们担心有力使不上,但不一定是为了自己。因此,阴谋诡计被抑制而无法实现,劫夺偷盗杀人越货的坏事不会出现,所以连住宅外的大门也可以不关。这样的社会就叫做大同世界。

“如今大道已经消逝了,天下成了一家一姓的财产。人们各把自己的亲人当作亲人,把自己的儿女当作儿女,财物和劳力;都为私人拥有。诸侯天子们的权力变成了世袭的,并成为名正言顺的礼制,修建城郭沟池作为坚固的防守。制定礼仪作为纲纪,用来确定君臣关系,使父子关系淳厚,使兄弟关系和睦,使夫妻关系和谐,使各种制度得以确立,划分田地和住宅,尊重有勇有智的人;为自己建功立业。所以阴谋诡计因此兴起,战争也由此产生了。夏禹、商汤、周文王、周武王、周成王和周公旦,由此成为三代中的杰出人物。这六位君子,没有哪个不谨慎奉行礼制。他们彰显礼制的内涵,用它们来考察人们的信用,揭露过错,树立讲求礼让的典范,为百姓昭示礼法的仪轨。如果有越轨的反常行为,有权势者也要斥退,百姓也会把它看成祸害。这种社会就叫做小康。”

 

【简评】

 

儒家所说的大同理想和小康社会盖出于此。大同于尧舜禹时代见之,小康于三代间或有之。孔子生在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那以后,更经学绝道丧的战国与暴秦,至汉唐以下,治世或有称为小康者,大同则绝无。故宋时朱程言夫子之道无一日行于天下,盖有所谓也。

 楼主| 发表于 2008-5-23 13: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子车死于卫——请君入瓮

 

【原文】

 

陈子车死于卫①。其妻与其家大夫谋以殉葬②,定而后陈子亢至③。以告曰“夫子疾,莫养于下,请以殉葬。”子亢曰:“以殉葬非礼也。虽然,则彼疾当养者,孰若妻与宰?得已④,则吾欲已。不得已,则吾欲以二子者之为之也⑤。”于是弗果用⑥。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陈子车:春秋时齐国大夫。②大夫:为卿大大处理家务的总管。下文的”宰”与此相同。③陈子亢:陈子车的弟弟,孔子的弟子。④已;止,终止。⑤二子:指陈妻和家宰。⑥弗;不。果;果然,结果。

 

【译文】

 

陈子车在卫国死了。他的妻子和家宰打算用活人为他殉葬,决定之后,陈子亢来了。两人告诉陈子亢说:“他老人家有病,没有人在地下伺候他,希望能用活人为他殉葬。”陈子亢说:“用活人殉葬不合礼仪。尽管如此,兄长有病,应当有人去伺候,除了妻子和家宰外,谁还能做这事呢?如果不这样做,那正合我想法;如果要这样做,那我就想用你们两个人来殉葬。”于是,陈妻和家宰便没有用活人殉葬。

 

【简评】

 

古代的权贵们以为,人死后灵魂还会在阴间继续活着,同在生前一样。因此,要像生前一样享受荣华富贵,得到仆人侍候照顾,便以活人陪着死人一起埋掉。这种不人道的做法,即使在古代也遭到了一些具有人道主义思想的士人的反对,孔子的学生陈子亢便是其中之一。

陈子亢面对野蛮的行径,没有义正辞严地斥责,或慷慨陈词地讲大道理,而是巧妙地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达到了目的,又体现了智慧和类似于“黑色幽默”的幽默,很值得赞赏和回味。

发表于 2010-5-24 17: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樂記》所表述之禮樂思想似已與《易傳》與《說卦傳》二傳有融合之趨勢。

《樂記》云﹕

是故先王本之情性,稽之度數,制之禮義。合生氣之和,道五常之行,使之陽而不散,陰而不密,剛氣不怒,柔氣不懾,四暢交於中而發作於外,皆安其位而不相奪也;然後立之學等,廣其節奏,省其文采,以繩德厚。律小大之稱,比終始之序,以象事行。使親疏貴賤、長幼男女之理,皆形見於樂,故曰:“樂觀其深矣。”

換句話說《樂記》所表現底儒家禮樂思想已圓熟至玄思之境。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22: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文子与叔誉观平九原——真正的清廉

 

【原文】

 

赵文子与叔誉观乎九原①。文子曰“死者如可作也②,吾谁与归?”叔誉日;“其阳处父乎④?”文子曰:“行并植于晋国,不没其身,其知不足称也⑤。”其舅犯乎?”文子曰:“见利不顾其君,其仁不足称也。我则随武子⑥。利其君,不忘其身;谋其身,不遗其友。”晋人谓文子知人。文子其中退然如不胜衣⑦,其言呐呐然如不出诸其口⑧。所举于晋同管库之士七十有余家⑨。生不交利⑩,死不属其子焉(11)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叔誉:即羊舌肸(xī),晋国人夫,字叔向。②作:起。这里的意思是复活。③吾谁与归.我追随谁呢?④其:大概。阳处父:晋国人大、⑤并:专横。植:同“直”,刚直。没:终。知:同“智”。⑥则:效法。随武子:晋国卿,即士会,字季。⑦中:身体。退然:柔弱的样子。⑧呐呐(nè)然:言语迟缓的样子。⑨管:锁钥。管库之士:管理所藏的小官。⑩交:同“徼”,求。(11):同“嘱”,托付。

 

【译文】

 

赵文子和叔誉一同到九原去巡视。赵文子说:“死了的人如果能复活,我跟随谁好呢?”叔誉说“跟随阳处父可以吧?”赵文子说:“他在晋国专横刚直,不得善终,他的才智不值得称道。”叔誉说;‘那跟随舅犯呢?”赵文子说“他见到利益就不顾自己的君,他的仁德也不值得称道。我还是跟随武子吧。他能为国君谋利益,又能顾全自己的福利;即为自己打算,又不忘记朋友。”晋国人称赵文子很了解人。赵文子身体柔弱得像穿不起衣服,说起话来迟钝得像说不出口一样。他为晋国推荐了七十多个管理仓库的小官。这些人生前不贪求私利,临死时也没有托请谁照顾自己的孩子。

 

【简评】

 

此段讲武子的清廉,公私兼顾,无过不及,甚合中庸之道。文子知人善任,所举荐的管库人员七十余人,活着时没有利用职权之便谋求私利,死了也没有穷得揭不开祸而把子孙托付给他人,可谓廉也。

依人情而论,贪官贪得无厌固然可恶,清官清得一贫如洗又有谁愿意效法呢。后世之贪官和讲求“大公无私”的道学,都应当引以为鉴。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22: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古代的发明家即圣人

 

【原文】

 

昔者先王未有宫室,冬则尽营窟①,夏则居橧巢②。未有火化③,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饮其血,茹其毛④。未有麻丝,衣其羽皮。后圣有作,然后修火之利。范金⑤,合土⑥,以为台榭、宫室、牗户⑦;以炮⑧,以燔⑨,以亨⑩,以炙(11),以为鳢酪(12)。治其麻丝,以为布帛。以养生送死,以事鬼神上帝。皆从其塑(13)

 

【注释】

 

不节选自《礼运》。①营窟:用土垒成的居穴。②橧(zēng)巢:用木头在树上筑成的巢室。③火化:用火加工食物。茹:吃。⑤范:铸造器物的模型。金:金属。⑥合:和合。⑦牗(yǒu):窗户。⑧炮(páo):用泥土包裹食物烧烤熟。⑨燔(fán):把食物烧熟。⑩亨同“烹”,煮熟食物。(11)(zhì):烤。(12)(lǐ):甜酒。酪:果实煮成的浆。(13)塑:开始。

 

【译文】

 

从前,先王没有宫殿房屋,冬天住在用上垒成的窟中,夏天住在树上木筑的巢室里。那时不会用火加工食物,吃的是草木的果实,鸟兽的肉,喝鸟兽的血,吃它们的皮毛。也没有麻和丝,用鸟的羽毛和兽的皮革做衣穿。

后来出现了圣人,人们学会了用火,给生活带来了便利。人们学会了用模型铸造金属器物,和合泥土烧制器物,用来建造台榭、宫室、窗子和门户;学会了用火烧熟食物,煮和烤熟食物,酿制甜酒,煮果实装液。人们制麻和丝、用来做成布帛。用这些来养育活着的人并料理丧事,用它们祭祀鬼神上帝。后世的一切都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简评】

 

古代的发明极大地改善了人们的生活,因此,那些发明家——普通劳动者就成了先民心目中的圣人,这跟后来的圣人——一般指上层建筑的设计者、执行者和阐发者是有所不同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22: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阳门之介夫死——团结的力量

 

【原文】

 

阳门之介夫死①,司城子罕入而哭之哀②。晋人之觇宋者反报于晋侯曰:“阳门之介夫死,而子罕哭之哀,而民说④,殆不可伐也⑤!

孔子闻之,曰:“善哉觇国乎!《诗》云:‘凡民有丧,扶服救之⑥。’虽微晋而已⑦,天下其孰能当之!”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阳门:宋国城门地名称。介夫:卫士。②司城:司空,六卿之一。③觇(chān):侦探。④说:同“悦”,高兴。⑤殆:大概,恐怕。⑥扶服:同“匍匐”,爬行。这里指尽力。⑦微:不是。

 

【译文】

 

宋国的阳门有个卫士死了,司空子罕进城为他哭悼得很悲哀。晋国派到宋国得侦探回去向晋侯报告说:“宋国阳门的一个卫士死了,而子罕却哭得很伤心,百姓因感动而兴奋,恐怕不适合去讨伐宋国吧!”

孔子听到这件事后说:“这个人真善于探察国情啊!《诗》中说:‘凡民有丧,扶服救之。’虽然想攻打宋国的不止是晋国,但天下有哪个国家与宋国为敌呢?”

 

【简评】

 

一介卫士死了,六卿之一的司空却悲不自胜,且能感动民情,则平素上下一心之情状可见矣。故晋国的间谍一回报实情,晋侯立即就打消了侵伐之心,因此国人和睦团结的力量怎么可以轻视呢!

发表于 2010-7-22 19: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贵阳净山书院欢迎您饱览贵州真山真水好风光

贵阳净山书院欢迎您饱览

贵州真山真水好风光

——为国学学人提供就业、创业和大乘实践的机会

 

我们是谁

贵阳净山书院由长期从事中国哲学研究、社会实践的中青年学者、禅学者、慈善工作者及青年学生组成。

我们在干什么

长期在民风纯厚、山清水秀、气侯宜人的贵州从事国学普及教育,教学对象涵盖幼儿、中小学生、中青年直到老年朋友。

我们能提供以下工作岗位

一、学术中心(由青年学者、北京大学哲学博士张砾主持;主要工作是从事儒、道、释三家学术研究,同时对书院教学中心的教师、班主任、各社区教学负责人进行学术培养及身心培植)。

1、主任助理(2人)(年薪4万—10万)

要求:

①、硕士及以上学历,对儒、道、释任一家有一定学术基础和独立的研究能力。

②、年龄25-35岁。

③、对儒、道、释任一家有扎实学术功底能深入研究者,年龄学历不限。

2、教师(10人)(年薪4万—10万)

要求:

①、硕士及以上学历,对儒、道、释任一家有一定学术基础和独立的研究能力。

②、年龄25-35岁。

③、对儒、道、释任一家有扎实学术功底能深入研究者,年龄学历不限。

3、禅宗学者(10人)(年薪4万—10万)

要求:

①、能发自利、利他之愿力,并能坚持不懈、终其一生笃行者。

②、无年龄、学历限制。

 

二、教学中心

1、老年养心院(主要工作是给各社区老年朋友提供滋养身心的国学教学和艺术活动)。

招:教师、班主任(100人)(年薪4万—6万)

要求:

①、本科及以上学历,对儒、道、释任一家有一定学术基础或对中国传统中医、绘画书法、音乐任一门有一定造诣者。

②、年龄25—35岁。

③、对儒、道、释任一家或对中国传统绘画、书法、音乐、中医任一门有较深造诣者,年龄学历不限。

 

2、社区教学点(主要工作是负责社区内中、小学生国学教学和艺术活动)

招:主任(100人)(年薪4万—6万)

要求:

①、本科及以上学历,对儒、道、释任一家有一定学术基础或对中国传统中医、绘画书法、音乐任一门有一定造诣者。

②、年龄25—35岁。

③、对儒、道、释任一家或对中国传统绘画、书法、音乐、中医任一门有较深造诣者年龄学历不限。

④、能发自利、利他之愿力者。

 

加入我们的三大益处

1、能饱览贵州真山真水好风光,呼吸真正的新鲜空气,体会高原人的纯朴和温暖,对您的身心有益。

2、贵州是王阳明悟道之地,是您不负平身所学、笃行社会实践、磨砺仁者身心、知行合一的好地方。

3、工作时间灵活,您可以根据您的具体现实处境选择:1-2周游学。②半年期教学。③一年期教学。④二年期教学。当然如果您喜欢上了这个地方,您可以选择长期定居教学实践。

 

如何联系我们

1、联系人:万老师            邮箱:wood.ee@163.com

2、请您把您的简历及您的想法或疑问发送至万老师邮箱,万老师将在七个工作日给您回复,确定您的笔试、面试细则。

 

加入我们吧

发表于 2010-6-2 08: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做个记号,以后再细读。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0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古之学者——因事比类,触类旁通

 

【原文】

 

古之学者,比物丑类①。鼓无当于无声②,五声弗得不知;水无当于五色③,五色弗得不章;学无当于五官④,五官弗得不治;师无当于五服⑤,五服弗得不亲。

 

【注释】

 

本节选自《学记》。①丑:比。比物丑类:比较同类事物,以做到触类旁通。②当:比得上。声:指古代音乐中的宫、商、角、微、羽五大音阶。③五色:青、黄、赤、白、黑五中颜色。④五官:指人体的耳、目、鼻、口、心五种器官。⑤五服:斩衰(cuī)、齐(zī)衰、大功、小功、缌(si)麻五种丧服。它们分别用以表示血缘关系的亲疏远近。

 

【译文】

 

古代的学者,能够比较同类事物,从而触类旁通。比如,鼓的声音虽然比不上五声,但是五声没有鼓声的配合,就不会和谐;水的颜色虽然不上五色,但是五色没有水来调和,就无法显现出来;学习虽然比不上五官,但是五官不经过训练,就发挥不了作用;教师虽然比不上五服之内的亲属,但是没有教师的教诲,五服内的亲属就不会亲密起来。

 

【简评】

 

儒家学者们很善于用浅显明白的事例来说明较为抽象的大道理,比如这一节的事例被用来说明通过对比而触类旁通的道理。这种看法,很有点接近现代系统论的基本观点。两个部分相加的和大于这两个部分。

通过比较得到的结果,可以成为一种具有激发力的诱因,使人把似乎不相关联的事物和知识联系起来,把分散的各个点,全部网络其中。从这一点来看,儒家学者中的确不乏充满智慧的聪明者,能够通过实践把一些深奥的道理想个透彻,用平易的语言表达得滴水不漏,还能具有现代意识。这真的很不容易。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0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德不官——务本

 

【原文】

 

君子曰:“大德不官,大不器,大信不约,大时不齐①。”察于此四者,可以有志于本矣②。三王之祭川也,皆先河而后海,或源也,或委也③,此之谓务本。

 

【注释】

 

本节选自《学记》。①大时:天时。②本:根本。③委:众水汇集之处。

 

【译文】

 

君子说:道行最高的人不限于担任一种官职;懂得大道理的人不局限于一定的用处;最讲诚信的人不必靠立约来约束;天有四时而不只有一季。能懂得这四种道理,就能立志于根本。夏商周三代君王祭祀山河而后祭海,因为河是水的来源,海是河的汇集处。这就叫做致力于根本。

 

【简评】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可惜,晚近以来,尽为舍本逐末之事。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09: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乐者,音之所由生也——音乐表现喜怒哀乐

 

【原文】

 

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是故其哀心感者,其声噍以杀①;其乐心感者,其声啴以缓②;其喜心感者,其声发以散③;其怒心感者,其声粗以厉;其敬心感者,其声直以廉④;其爱心感者,其声和以柔。六者非性也,感于物而后动。

 

【注释】

 

本节选自《乐记·乐本》。①噍(jiǎo)以杀(shài):急迫短促。②啴(chǎn)以缓:舒展和缓。③发:振奋。散:奔放。④廉:端正方直。

 

【译文】

 

乐是由声音生成的,它产生的本源在于人心受到外物的感动。所以心中产生悲哀的感情,则发出的声音就急促而低沉;心里产生快乐的感情,则发出的声音就舒展和缓;心里产生欢喜的感情,则发出的声音就振奋而奔放;心里产生愤怒的情感,则发出的声音就粗犷而激越;心里产生崇敬的情感,则发出的声音就庄重而正直;心里产生爱恋的情感,则发出的声音就和顺而温柔。这六种情感并非出自人的天性,而是受到外物的激发才产生。

 

【简评】

 

不同的音乐表现不同的情感,这正是音乐之所以动人的力量。儒家学者的这一看法,既是质朴的切合实际的,同时也抓住了音乐最主要的特点。迄今为止不少人还在喋喋不朽地争论音乐是否有形象,是否具有描述性和形象性。这种争论毫无实际意义。

音乐表达情感,音符在时间过程中按情感的波动起伏而发展。这是一个线形的发展过程。听到音乐后,在音乐的刺激下产生出想象和联想,想象出事物的形貌,则是另一回事。音乐不能告诉我们一个人长得什么样,一朵花的颜色如何,一个物品是什么样子,一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它只表达对事物的一种内心感受或内心状态,它通过情感这个中介,把作者与听者、作品和听者、听者与生活联系了起来。比如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很多人认为它富于描绘性,但其实那是听者联想补充的结果,它的宁静气氛让人联想起乡间美丽的田园风光罢了。而且,听到这首曲子时,每位听者所想到的田园都不相同。这恰恰说明了音乐不具有描绘性。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22: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齐大饥——不食嗟来之食

 

【原文】

 

齐大饥。黔敖为食于路,以待饿者而食之①。有饿者蒙袂辑屦②,贸贸然来③。黔敖左奉食,右执饮,曰:“嗟!来食④!”扬其目而视之,曰:“予唯不食嗟来之食,以至于斯也!”从而谢焉⑤,终不食而死。曾子闻之,曰:“微与⑥!其嗟也可去,其谢也可食。”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食(si):拿饭给人吃。②蒙袂(mei):用衣袖蒙着脸。辑屦(ju):身体无力迈不开步子的样子。③贸贸然:眼睛看不清而莽撞前行的样子。④嗟:带有轻蔑意味的呼唤声。⑤从:跟随。谢:表示歉意。⑥微:不应当。与:表示感叹的语气词。

 

【译文】

 

齐国出现了严重的饥荒。黔敖在路边准备好饭食,以供路过饥饿的人来吃。有个饥饿的人用袖子蒙着脸,无力地拖着脚步,莽撞地走来。黔敖左手端着吃食,右手端着汤,说道:“喂!来吃吧!”那个饥民扬眉抬眼看着他,说:“我就是不愿吃嗟来之食,才落地这个地步!”黔敖追上前去向他道歉,他仍然不吃,终于饿死了。曾子听到这件事后说:“恐怕不该这样吧!黔敖无礼呼唤时,当然可以拒绝,但他道歉之后,则可以去吃。”

 

【简评】

 

“不食嗟来之食”语出于此。乞者人穷志不短,为了人格尊严,宁愿饿死也不受嗟来之食,但有违于中庸之道。故曾子批评说:对方傲慢无礼时固然可以拒绝其施舍,人家已经道歉了,为什么不接受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09: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凡音之起——音乐的起源

 

【原文】

 

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①,谓之音。比而乐之②,及干戚羽旄③,谓之乐。

 

【注释】

 

本节选自《乐记·乐本》。《乐记》是中国古代有关音乐和文艺理论的专著,其中讨论了音乐和文艺的起源、效果、作用等重要问题。据传,《乐记》原本有二十三篇,现在流传下来的只有十一篇。①方:这里指条理次序。②比:组合。乐:这里指演奏乐曲。本。③干:盾牌。戚:一种斧子。羽:野鸡羽毛。旄:牛尾。这些东西都是跳舞时用的道具。

 

【译文】

 

一切音乐的产生,都源于人的内心。人们的内心的活动,是受到外物影响的结果。人心受到外物的影响而激动起来,因而通过声音表现出来。各种声音相互应和,由此产生变化,由变化产生条理次序,就叫做音。将音组合起来进行演奏和歌唱,配上道具舞蹈,就叫做乐。

 

【简评】

 

此段说明音乐的起源:物感于心,而发之为音。乐音组合而歌之舞之,则为乐。

把这里的说法同西方人的观点作一个比较,就会发现我们的先圣实际上很看重心理在艺术产生过程中的作用。它在次序上后于外物,但在重要性上却不逊于外物。西方传统中讲“模仿”,注重的是外物。中国传统观点似乎不大强调外物性,而在于心灵的感动,强调将这种感动表达出来,也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情感。因此,音乐是以情感为中心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09: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礼以道其志——音乐也能治国安邦

 

【原文】

 

礼以道其志①,乐以和其声②,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③。礼、乐、政,其极一也④,所以同民心而出治道也⑤。

 

【注释】

 

本节选自《乐记·乐本》。①道:同“导”,诱导。。②和其声:意思是说调节人们的情感。③奸:邪恶。④极:最终目的。⑤出:实现。治道:治国平天下的道理。

 

【译文】

 

礼仪是用来诱导人心的。音乐是用来调和人的情感的,政令是用来统一人的行为的,刑罚是用来防止邪恶行为的。礼仪、音乐、刑罚和政令,它们的最终目的相同,都是用来统一民心,实现治国平天下的道理。

 

【简评】

 

此节谈音乐的作用,把它同礼仪、政令、刑罚相并列,成为治国安邦之器,可见儒家对音乐的抬举。儒家对音乐的看重,可以使我们发现他们文艺思想的一个重要特点:十分强调文艺的社会功利作用和目的,不赞成为艺术而艺术。

周代以来,音乐总是在庙堂之中,用于祭祀和礼仪等重大事务之中,很少有纯粹为了怡情悦性的音乐。因此,音乐总是被严肃地对待,被拿来同统治民众紧紧联系在一起,这样才被抬举的很高。音乐对安邦治国虽无决定性的作用,不过,通过音乐也能观察人心民俗,所谓郑声淫,不正是郑国民心风俗的反映吗?音乐对于社会实在来说,也不是完全被动地反映着的。社会是人的行为的总和,音乐能陶治人的情操,庄严优美的音乐能导正人的情感,反过来有益于社会的安定和谐。

 楼主| 发表于 2009-8-7 19:01: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记问之学——读死书者不配为师

 

【原文】

 

记问之学①,不足以为人师。必也其听语乎②!力不能问后语之。语之而不知,虽舍之可见。

 

【注释】

 

本节选自《学记》。①记问:凭记忆力掌握知识。②听语:听取学生的问题并解答。

 

【译文】

 

只凭记忆力掌握书本上的各种知识,这种人不够资格当教师。当教师的人,一定要善于听取学生的问题,并能够予以解答,没有提问的能力时,老师才加以开导。如果老师开导了还是不懂,暂时放弃开导,也是可以的。

 

【简评】

 

先贤认为,读死书的人不配当教师,确实是真知卓见。记住的知识不能消化,成了死的知识,跟书橱何异?这样的人教导学生,也必然是照本宣科,毫无发挥。那学生还不如啃书本自学。不过,话说回来,经典的背诵还是必要的,牢固地记诵跟死读书没有必然联系。一些大学问家,恰恰是博闻强记的人。他们不仅记诵,也理解,并依此而有所发明。一个不愿意记诵经典的人,他倒不会有记死知识的毛病,更不能创造新的知识,因为他没有知识。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22: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晋献文之成室——以子之矛,陷子以盾

 

【原文】

 

晋献文之成室①,晋大夫发焉②。张老曰③:“美哉轮焉④!美哉奂焉⑤!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⑥。”文子曰:“武也得歌于斯,哭于斯,聚国族于斯,是全要领以从先大夫于九京也⑦!”北面再拜稽首。

君子谓之善颂善祷。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献文之:晋国卿大夫,即赵文之,名武。②发:庆贺宫室落成。③张老:晋国的大夫。④轮:高大的样子。⑤奂:华丽的样子。⑥国族:国宾何宗族。⑦要(yāo):同“腰”。领:脖子。全要领:意思是保全身体。先大夫:指先祖父先父。九京:九原,晋国卿大夫的墓地。

 

【译文】

 

晋国献文之新盖了一座宫室,晋国的大夫们都去祝贺新厦落成。张老赞美说:“多美啊这么高大!多美啊这么华丽!今后可以在这里祭祀作歌,在这里居丧哀哭,在这里同国宾宗族聚会宴饮。”献文之说:“我赵武能够在这里祭祀作歌,在这里居丧哀哭,在这里同国宾宗族聚会宴饮,表明我将来保全了身体,能同先祖先父合葬在九原啊!”接着他面朝北拜了两拜,扣头行礼。

君子们说他俩一个善于赞美,一个善于祈福。

 

【简评】

 

张老表面上赞美,实际上可能暗藏讥讽。献文之四两拨千斤,化尴尬于无形,也让对手知趣而退,可谓善对也。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22: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季孙之母死——外饰威仪

 

【原文】

 

季孙之母死,哀公吊焉,曾子与子贡吊焉①。阍人为君在②,弗内也③。美哉!曾子与子贡入于其厩而修容焉④。子贡先入,阍人曰:“乡者已告矣⑤。”曾子后入,阍人辟之⑥。涉内霤⑦,卿大夫皆辟位,公降一等而揖之⑧。

君子言之曰:“尽饰之道,斯其行者远矣!”

 

【注释】

 

本节选自《檀弓》下。①子贡:孔子的弟子,姓端木,名赐,字子贡。②阍(hūn)人:看门人。③内(nà):同“纳”,使进入。④厩(jiù):马圈。修容:这里指更衣修饰。⑤乡(xiàng)者:刚才。⑥辟(bì):同“避”。⑦涉:来到。内霤(liù):室的中央。⑧等:级,这里指台阶的层次。

 

【译文】

 

季孙的母亲死了,哀公前来吊唁,曾子和子贡也来吊唁。由于国君在这里,守门人不让他们进门。曾子和子贡到马圈里把仪容修饰了一番。子贡先走进去,守门人说:“刚才已经通报了。”曾子随后进去,守门人让开了路。他们进入室中央,卿大夫们都离开了原位,鲁哀公也从台阶上走下一级,向他们拱手行礼。

君子们说评论这件事说:“尽力整肃仪容,这样可以畅通无阻啊!”

 

【简评】

 

世人皆以衣冠取人。君子以内修仁德为本份,然亦整肃衣冠外饰威仪,顺世俗故。果得出入于豪门。由是观之,衣冠威仪,岂细事哉!至于儒门威仪,见《论语·乡党》,可谓楷模。

 楼主| 发表于 2009-10-1 09: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良冶之子——循序渐进才扎得下根

 

【原文】

 

良冶之子,必学为裘①。良弓之子,比学为箕②。始驾者反之③,车在马前④。君子察于此三者,可以有志于学矣。

 

【注释】

 

本节选自《学记》。①冶:冶铸金属的工匠。裘:皮衣。②弓:这里指造弓的匠人。箕:簸箕。③始驾:开始训练小马驾车。④车在马前:意思是说小马跟在车后,习惯之后才到前面开始驾车。

 

【译文】

 

优秀冶匠的儿子,必须先学习制作皮衣。优秀弓匠的儿子,必须先学习制作簸箕。刚开始训练小马在车后,车在它前面。君子懂得了这三件事中的道理,就可以立定求学的志向了。

 

【简评】

 

做任何事情必须循序渐进,学习亦然。知所先后,则思过半矣。

 楼主| 发表于 2009-2-5 18: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善歌者——富于鼓动性

 

【原文】

 

善歌者,使人继其声。善教者,使人继其志。其言也,约而达,微而臧①,罕譬而喻,可谓继志矣。

 

【注释】

 

本节选自《学记》。①臧;善。

 

【译文】

 

善于唱歌的人,能够感动人心,使听者随着歌声唱起来。善于教学的人,能够启发人心,使学者随着他的意愿来学习。这样的人,言辞简约而通达,含蓄而精微,少用譬喻而使人容易明白,这可以说是善于使学生随其志向来进行学习。

 

【简评】

 

善于唱歌的人和善于教学的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善于鼓动人心。对教育者的这一要求,比要求了解受教育者的心理状态又进了一步。

要想鼓动人心,不仅是善于启发,言辞简约通达,恐怕更重要的是还要有个人魅力。个人魅力是人格修养、个人志趣、精神追求、外表风度、言语谈吐等等达到相当高度后的产物。面对这样的老师,学生会情不自禁地被吸引。这是教育的最高境界,教者如风,学者如草,风行则草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