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楼主: 朝千里

【原创】“古希腊”概念向壁虚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3-1 23: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 09:08 编辑

中国学术界顶礼膜拜的这批文献,洋洋洒洒300万字,花了多年心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翻译、集结成了中文十卷本,呈现在国人面前
 楼主| 发表于 2012-3-2 06:00: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 07:45 编辑

先让我们盘点一下亚里士多德著作的主要古本。


古版本大多是拉丁语版,有些有、有些没有阿威罗伊(Averroes)的评注,有关它们请参见克莱布斯《科学和医学古版书》中的第82号-第97号作品。据哈佛学院图书馆藏本。

所有古本中最重要的是由奥尔都•马努齐于1495-1498年在威尼斯出版的亚里士多德著作的希腊语初版,该书为5卷对开本,共6册。版权页的内容包括威尼斯元老院授予的特权,禁止其他人出版同一版本。据哈佛学院图书馆藏本。

巴塞尔的出版商们总是与威尼斯的出版商进行竞争,因此,鹿特丹的伊拉斯莫和西蒙•格里诺伊斯(Symon Grynaeus)编辑了一套新的亚里士多德著作全集(2vols.,foli0;Basel,1531)。由巴塞尔的倍倍尔于1531年印刷,该书为两卷,对开本,一般装订成一册。据哈佛学院图书馆藏本。

希腊语本由弗里德里希•西尔堡(1536-1596)重编,并在法兰克福出版(11 vols., 1584-1587)。

第一个附有拉丁语翻译的选集于1590年在里昂问世。
(详见[美]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99-605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2 07: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 07:47 编辑

然而,追寻一下它的出处才知道,原来:

各种文本的亚里士多德的著作,被当成国宝保存于世界各地图书馆的最古老的版本,
无一例外都是使用来自中国的纸张(工艺)、使用中国的印刷技术制造出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3-2 08: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 09:07 编辑

被翻译成中文的这300万字的所谓亚里士多德全集的著作,
其实仅仅是亚里士多德名下作品的一小部分。

那么这些印在中国纸上的大量的所谓亚里士多德的著作,究竟是怎样出笼的呢?
且容我慢慢道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10:2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5 10:34 编辑

亚里士多德在历史上不断转换面目。
不同历史时期看到的亚里士多德形象完全不同。

亚里士多德名下的作品在历史上大致来说有三个系统:

第一是鲜为人知的、早期在亚氏身后若干个世纪曾经流传的系统。
第二是欧洲中世纪时从阿拉伯语转译成拉丁语的系统。
第三是十五世纪前后在佛罗伦萨为中心的地区收集、抄录、翻译的系统。
另外,还有一些其他时空点零星被“发现”的作品。

对应其文献来源的三个系统,亚里士多德形象有三次大的变换。

现在我们看到的亚里士多德全集的内容,基本上是以第三系统为主体、
吸收了包括第二系统部分内容及个别其他零星发现的内容的集合体。

换句话说,亚里士多德全集中所展现的内容,完全是十五世纪后出现的新面孔。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10:54: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个系统,即早期流传的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完全失传了。
这些失传的著作是以下一些内容:

如《欧德谟篇》、《格吕洛斯篇》、《论公正》、
  《劝勉篇》、《论哲学》等。


“在许多个世纪中,亚里士多德的声望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建立在它们基础之上的。”
(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91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尽管这些“著作失传了,但它们的残篇以及古代文献对它们的提及相当多,足以使我们评价它们的内容。”(同上)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11: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欧德谟篇》是一篇讨论灵魂不朽的对话。

《劝勉篇》是一篇为塞浦路斯的王子塞米松而写的专题著作,劝勉他学习哲学,并且用哲学的观点来看待生活。……西塞罗以《哲学的劝勉》为题编了一个拉丁语的改写本,……而且西塞罗的版本给圣奥古斯丁(活动时期在5世纪上半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残篇来判断,也已失传的亚里士多德最长的著作是3卷本的《论哲学》这一专著。亚里士多德回到了七哲和早期德尔斐铭文的沉思之上,[例如:认识你自己],他在第1卷中说明了他的学说永世轮回的观念,在第2卷中他批判了柏拉图的形象论,在第3卷中他概述了一种拜星神学。在这第3卷中,他设想灵魂就像天体那样被赋予了自发的和永恒的运动,每一个灵魂都有自己的意志……(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92-593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11:5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这批最早流传的亚里士多德的著作

“除了在三四个世纪中它们所获的的重要地位和它们后来神秘的消失外,我们没有太多的迷惑。
情况彷佛是这样的,一个闻名了数个世纪的亚里士多德后来突然被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亚里士多德取代了。
最令我感到疑惑的是老亚里士多德的黯然失色。当他的作品享有一定的声望时,肯定会有许多抄本再现其每一部著作;但所有这些早期著作都消失了,我们甚至连一本完整的文本也没有,怎么会是这样呢?”(同上第549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12: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5 23:55 编辑

亚里士多德名下第三个系统的文献
在亚氏身后没有见过流传,也没有见过为人称引,
或者说对于十五世纪前的欧洲没有发生过任何影响。

于是,为了给这批文献的来源找个出处,
就编造了这批文献的在流传过程中的传奇经历,
并由此派生出所谓的“亚历山大利亚图书馆”的神话等一系列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14:3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5 16:23 编辑

这批文献的在流传过程中的传奇经历:

在亚里士多德去世以后,他的各种文件成了他的朋友和继承者塞奥弗拉斯特的财产。
塞奥弗拉斯特没有像我们可能料想的那样把它们捐赠给他自己的继承者或吕克昂学园,而是赠给了他的侄子斯凯普希斯的纳留(Neleus of Scepsis)。

无论如何,纳留似乎对它们并不关心,他的继承人把其中的一部分卖给了托勒密-菲拉德尔福(公元前285-前247在位),后者当时正在建设亚历山大图书馆

他们自己的国王佩加马的阿塔罗斯(公元前269-前197在位)那时正在修建与之竞争的佩加马图书馆,由于害怕其余的手稿会被阿塔罗斯没收,这些继承者们就把其余的所有手稿藏在一个洞里

过了一段时间之后,特奥斯的阿佩利孔在经过的时候听说了那笔珍藏,他正在为一家雅典的私人图书馆收集图书,于是他设法获得了它们。这位阿佩利孔是一个漫步学派的成员,同时也是一个富有的藏书家;关于他,除了他在苏拉围攻和雅典遭到洗劫(公元前84年)前不久去世之外,其他我们一概不知。

苏拉买走或夺走了亚里士多德的手稿,并且把它们运到了罗马。
此后不久(公元前72年)卢库卢斯俘虏了一名绰号是提兰尼奥的希腊语法学家,并且把他带到罗马,委托他整理阿佩利孔的藏书。

提兰尼奥是一个受到过西塞罗和斯特拉波夸奖的能干的学者,但他似乎只为亚里士多德的手稿编了目录或对它们进行了描述。
(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97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15: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10:14 编辑

传说的另一个版本:

待亚里士多德逝世,他的吕克昂学院以及他的书斋,为其继承人泰奥弗剌斯图斯掌管了34年以上。……
泰奥弗剌斯图斯卒岁约在西元前287年,他将他自己和亚里士多德的藏书都传给弟子纳琉斯
纳琉斯把这些文献全部移至特洛阿德的故里斯克博息

数年后,此镇向阿塔利得朝称臣,
其主上约在西元前230年开始筹建珀伽摩的大图书馆,
希望能够与托勒密在亚历山大城的图书馆相抗衡。

纳琉斯的后人将书籍慎藏在地窖中,以待良机将之安全运送出国。

这些文献即如此在他们的保护下经过了150年
约西元前100年时,经由忒奥斯的阿佩理孔带出送与雅典保存

在西元前86年,雅典被苏拉攻陷,这些文献又从雅典转送至罗马
在那里被学者们翻阅,这其中包括冉尼奥,安德洛尼库斯等,
但由于长期疏于护理,文献的许多部分变得不可卒读。
而在阿佩理孔经手后所制作的副本,在无知的辨读和修补下,变得面目全非了。
([英]约翰•埃德温•桑兹《西方古典学术史》中译本第一版第一卷上册第100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21:2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10:14 编辑

全部卖给亚历山大城之传说:

阿特纳奥斯无意中说起亚里士多德传至纳琉斯的全部都被卖与托勒密二世,来充实亚历山大城图书馆,据称这位君王得到超过1000部亚里士多德著作的册页或卷帙。([英]约翰•埃德温•桑兹《西方古典学术史》第一卷上册第101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21: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如俗话所说的“为了圆一个谎言,必须再造十个谎言”那样,
为了证明这批假古董的来历,又需要编造了“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神话。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21:55: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2 17:52 编辑

“亚历山大图书馆”神话

亚历山大里亚城位于埃及尼罗河口,公元前332年由马其顿蛮王亚历山大征服埃及后所建。

亚历山大死后,亚历山大帝国一分为三,由部将托勒密接掌亚历山大里亚城后,组建了托勒密王朝。

这么一位蛮族的武将,说是听了一位法勒戎地方名叫德米特里乌斯的谋士在埃及首都建立图书馆的建议(约于前295年),就于几年间建成了历史上最宏大的图书馆,成为人类最伟大的文化工程。共建了一大一小两座图书馆,较大的那座据说长达六公里,是一座建筑巨无霸。

建成之后,作为世界最大的文化中心存在了七百年之久

关于该图书馆藏品,据称法勒戎的德米特里乌斯(约前285年)答复皇室审查时声称已经有20万部钞本,此后不久就把这一数字增加到50万部。……在西元前1世纪中叶,总数据言曾一度至于70万卷。
(参看[英]约翰•埃德温•桑兹《西方古典学术史》中译本第一版第1卷上册第119-124页)



于是,“到通用纪年/公元开始的时候,亚历山大里亚成为西方传统中的文本中心文化的发祥地。”
(埃莫克《亚历山大大帝》,伦敦和纽约:泰晤士&哈得逊出版社,2001/2002年,第8页,
转引自[英]彼得•沃森《人类思想史》中文版第1版第321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22: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5 22:53 编辑

怪不得西方没有文化,原来被打包寄存到了非洲。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22: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3-1-21 21:30 编辑

神话还在继续:

640年圣诞节前,阿拉伯人占领了亚历山大里亚
缪斯伊恩图书馆主管祈求阿拉伯占领者放过这个图书馆。
这个请求被奏报给了哈里发,
哈里发回复说:“如果这些书的内容与《古兰经》相一致,我们就不需要,有《古兰经》已经足够了。
相反,如果它们的内容与《古兰经》不符,就没有必要留着它们。继续前进,销毁它们。”

这些书被用来作为火炉的燃料扔在公共浴室里。
这些古卷化为火焰,为亚历山大里亚烧热水足有6个月之久。
只有亚里士多德的作品逃过了这一劫。
([英]彼得沃森《人类思想史》中文版第1版第427页,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5月)



为何只有亚里士多德的作品逃过了这一劫呢?
要不说是神话呢,逃不过这一劫,那么15世纪造希腊文献时如何说得通!

造一个亚历山大图书馆的神话,原来就是为了给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来历做出安排。


这批没有被烧掉的“亚里士多德手稿”,据说又费尽周折被辗转转移至拜占庭保存
并于1453年拜占庭被土耳其帝国攻占时,再一次神奇般的躲过劫难,流传回到西欧


拜占廷帝国的最后一夜中,有一些人趁乱登上拉丁人的战舰,逃到了克里特、摩里亚、爱奥尼亚群岛和威尼斯。一艘热那亚商船保留了它在那最后一夜的乘客名单,上面有六名巴列奥略皇族的人,两个科穆宁皇族,两个拉斯卡利斯皇族,以及一些次要的贵族。这些人和其他许多拜占廷人携带着古代的珍贵文献流亡到西欧各国,使得生活在天主教神权世界的人们重新看到了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亚历山大和恺撒,以及其他古代希腊和罗马的光辉思想,给西欧带去了文艺复兴之光。(《维基百科拜占庭帝国》)
“1453年君士坦丁堡被土耳其人攻陷,从而有大批避难者流入,他们带来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研究古典希腊的学问,还有古代作家珍贵的书稿。他们的知识以及他们所带来的书稿受到罗马和佛罗伦萨的欢迎。”([英]安东尼肯尼《牛津西方哲学史》第二卷,吉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


就这样,在拜占廷帝国的废墟上,诞生了西欧的新世界。

这回拜占庭的废墟,又成了西欧文明的摇篮。

 楼主| 发表于 2012-3-5 23: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5 23:51 编辑

亚里士多德著作的第二系统


通过中世纪欧洲经院哲学,由阿拉伯文转译、所了解的亚里士多德作品属于第二系统,主要限于逻辑学方面。

其传播途径比较复杂,略引述如下。


十三世纪新面目的亚里士多德

中古西欧对于希腊文献的知识,是通过将希腊原著的阿拉伯文译本再转译成拉丁文而获得的。

注:参看《东方人译述希腊著作考》,收入《维尔绍档案的文献附录》(1888),No5;
       以及《图书馆中央导报》增刊,V(1889)§§1-23;
       又见Traube《演说及论文集》,ⅰⅰ87-89

13世纪见证了对亚里士多德著作认知范围更为深远和更为重要的发展过程。……亚里士多德长期以来受到叙利亚和阿拉伯地区人士的研究,有关他的学问,曾经从君士坦丁堡传至东方,又随阿拉伯人的征伐路线散播于非洲滨海地域,从西班牙进入西方世界,继而到达法兰西。但是,9世纪前半叶在巴格达完成的那些阿拉伯译本,直到12世纪中期才以拉丁文的形式传播到巴黎。
([英]约翰•埃德温•桑兹《西方古典学术史》中译本第一版第1卷下册第528-529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6 00: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6 00:31 编辑

亚里士多德三个系统的文献相比较而言:

第一个系统质朴无华,内容较为真实、竟完全失传。
第二个系统有点影子,经九重翻译,容当谨慎辨别。
第三个系统基本属于虚构,却量大传广,恒为引用。


至于第三系统是什么人造的?如何造的?在哪里造的?为什么造的?且听下回分解。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0: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17:10 编辑

西方有一个伪造历史的传统。
这一传统始于犹太教祭司。


“如果犹太祭司假造了记录----众所周知在每一个世纪,祭司们都倾向于因虔诚而造假----希伯来史学家们也不具备评判的手段来发现假造的记录。” ([意]莫米利亚诺《现代史学的古典基础》中译本第1版第23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年6月)

基督教教会继承了这一传统。


基督教初期
“伪造赝本和添章加句的情形,在基督教初期屡见不鲜。犹太教徒跟基督教徒之胆大妄为,两方面彼此也不分上下。犹太教徒假托俄尔浦斯的口气来谈亚伯拉罕、摩西及其十戒,或假托荷马的口气来谈第七日创造完毕的情形,基督教徒却先把故事占为己有,然后又从他们那方面尽力伪造旧约希腊译文,好拿经文做根据来反对犹太人。” (伏尔泰《哲学辞典》1867年版中译本上册第347页、乔治•阿弗内尔注,商务印书馆2009年北京)


中世纪著名的案例:
罗伦佐•瓦拉(1407-1457)写成于1440年的《论伪造君士坦丁的赠与》论文,揭露了《君士坦丁的赠与》是伪造文献,是八世纪在教皇宫廷编造的赝品,目的是为了向世俗政权提出要求。批判作为教皇要求干预西欧和意大利世俗政权依据的文件,在瓦拉的论文中发展成为对教皇保持世俗政权依据的总批判。
教廷为了回击瓦拉的著作出版问世,编写了一篇学术性反驳文章---《罗伦佐•瓦拉对抗君士坦丁的赠与》,它以被发现的希腊文本《君士坦丁的赠与》为根据,希腊文本中没有瓦拉用来批判的那些字句。
然而,《君士坦丁的赠与》翻译成希腊文仅仅是十一世纪出现的,而且又是以相应的方法“加工成”的。
(详见[俄]叶•阿•科斯敏斯基《中世纪史学史》中译本第59-65页)

十五世纪史书造假的例子:
列奥那多•布鲁尼在十二卷本的《佛罗伦萨人民史》中,叙述了吉安诺•德拉•贝拉是怎样把大多数人民聚集在一起以后发表了长篇讲话。讲话长达两页纸的篇幅,全部从头到尾是想象出来的。(同上第52页)

西方自古以来既没有“史官制度”,也没有“史学传统”,更没有“史德”的观念,西方的所谓史学作品都是作者个人的喜好行为,读者也只拿来消遣、并不当真,于是可以随心所欲,造假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0: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伪造历史有时竟成了一种虔诚。
                                                        欧洲中世纪伪造历史情况管窥


欧洲中世纪曾盛行过大量的伪造,据我们所知,有许多赝品包括在历史里。
弗列辛根的奥托与其他编年史家提到过并被其中许多人认为真实无疑的《君士坦丁的赠与》便是一例。
另如,著名的八五〇年左右在法兰西北部某地制定的《伪称伊西多尔的教皇法令》以及对史学起了不小影响的其他不少伪造品也是如此。

寺院常常炮制一些文书,并且使之真正的文书形式。
有时这是由于他们深信这种文书曾经存在过,有必要把它们复制出来。
例如,英国政府在对寺院和个人的某些土地所有权和豁免权进行频繁的检查时期,
便出现了无疑是伪造的文书

……有时……虽然十分清楚不曾有过这种文件,
但为了维护一定的财产利益仍然要把它制造出来。
法庭面对这些伪造品经常是一筹莫展。

某些研究者认为,《伪称伊西多尔的教皇法令》的杜撰与其说出与有意识的伪造,不如说是一种历史的臆想。
该法令的炮制者曾伪造出六十封教皇的书信(从克里门到米尔恰迪斯),
虽然实际上当时教皇的书信连一封也不曾遗留下来。
他还在此后时期炮制出三十五封教皇的书信
这一切在很大程度上都与作者的世界观有联系,……
他完全相信,这一切本身都理应实现,所以他伪造这些书信。
从历史家角度来看,这种手段是不允许的。
它们明显的说明,为了适应政治、其中包括神权政治的倾向性,
中世纪的作者包括教会的代表者,毫无顾忌地以“笃信宗教的谎言”来伪造历史

这不仅是对《伪称伊西多尔的教皇法令》的作者而言,我们在历史中可以找到许多类似的伪造品
例如,托马斯•阿奎那曾采用了以希腊宗教会议的法令集
和证明教皇绝对权力的希腊教会之父们的作品中的引文,并使其流传,
可能他并不知道这些引文是伪造品,并不知道它们是由某个拥护教皇权力并企图以此支持这教皇权的人所为。
借助托马斯•阿奎那的权威,这些引文后来竟作为真实的文件被广泛地使用着

此外,中世纪还产生了大量小型的伪造品
它们是由于某一寺院、主教区或其他集团的利益而被杜撰出来的
这使历史的记述中不断掺入伪造。一些历史的伪造具有劝善性质,然后是如诗的想象性质。
……
([俄]叶•阿•科斯敏斯基《中世纪史学史》中译本第40-41页,商务印书馆2011年9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1: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7 21:38 编辑

事实上,十五世纪所谓的的“人文主义者”,其实也是造伪历史的同伙
“他们很少引证史料,时而掩盖史料而加进自己的猜想。”
([俄]叶•阿•科斯敏斯基《中世纪史学史》中译本第152页)

如果说西方教会是长期造伪古籍的“大本营”如十七世纪的教会论争暴露出来的那样,
那么作为十五世纪“人文主义者”支持的“私人图书馆”就是集中造伪古籍的“大窝点”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2: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00:39 编辑

希腊学术主要限于佛罗伦萨时间是在十五世纪及十六世纪初。它始终也没有像拉丁学术那样普遍,部分原因是因为研究这种学问有极大的困难,另一方面是更主要的原因,是罗马人的优越感和对于希腊人的本能的憎恨……
佩脱拉克和薄伽丘对于希腊文化的认识虽然肤浅,但他们所起的推动作用是强有力的,不过并没有对他们同时代的人立刻发生影响。另一方面,对希腊文学的研究,约在1520年就和有学问的希腊流亡者的最后一个侨居地的消失而一起停业了。([瑞士]雅各布•布克哈特《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中译本第1版第211-212页,商务印书馆1979年7月)


上面引述的这部著作初版于1860年,正是欧洲构造古希腊历史传统的黄金时期,然而从中也能看出以下三点:
1.所谓“古希腊学术”在地域上限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
2.在时间上限于十五世纪及十六世纪初;
3.当时对与佩脱拉克和薄伽丘同时代的人并没有产生影响。



据此线索,我们将所调查案件的时空范围缩小。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3: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7 23:31 编辑

14世纪佛罗伦萨人口大约有十万人,在当时的欧洲属于超大城市,与威尼斯、巴黎同一规模,
而米兰、热那亚、巴塞罗纳只有五万人口,伦敦四万人口。

从14世纪开始,佛罗伦萨等城市开始有商人或手工业者出身的暴发户出现。其中美第奇家族就是从一个乡村纺织工起家,经历三代人,从雇工开始崛起为银行家及君主,最终攫取了佛罗伦萨的统治权,成为佛罗伦萨的实际统治者。

就是这个美第奇家族,在当时特大城市的佛罗伦萨地方,开了三家“私人图书馆”。
(参看〔美〕罗宾•W温克、〔美〕L.P.汪德尔《牛津欧洲史》中译本第1版第1卷第103-111页,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4月)



当时所谓特大城市,按现在标准不过是个小镇而已。
难怪马可波罗之前在威尼斯讲述在中国许多百万人口城市的经历时被揶揄为“马百万”呢。

这个美第奇家族,大概在攫取权力的过程中尝到了“知识就是权力”的甜头。

 楼主| 发表于 2012-3-7 23:4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7 23:51 编辑

在一个小镇上建了三家“私人图书馆”,收藏了大批失传了上千年的完好无损的古抄本,
那么许多的古抄本从哪里来的呢


那些大量的古抄本,如果是莎草纸作为载体,在希腊或罗马的气候条件下,
几十年就会霉变、报废,这在今天不过是人人知道的常识。
 楼主| 发表于 2012-3-8 00: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01:12 编辑

美第奇图书馆馆藏手稿来历之一:

在15世纪初的佛罗伦萨人文主义者中,最杰出的一位人物是尼克洛•尼克利
成为年轻的柯西莫•德•美第奇叔伯般的朋友,尼克利比柯西莫大25岁,
他在整个欧洲搜寻古代手稿,尼克利养成了在他的图书室里制作许多罕见的手稿副本的习惯
他不能得到的那些手稿,会被他借来,以便抄写里面的内容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就是这种非独创的行为,让尼克利留下了最有独创性和持久性的影响:
很明显,他抄写手稿形成的独特的向前倾斜的手写体,
在他死后,最终被意大利第一台打印机采纳----成为著名的斜体字。

1437年在尼克利去世时,他把他的八百份手稿藏书赠给了柯西莫。

四百份尼克利收藏的手稿,将成为美第奇图书馆的精髓,
图书馆是柯西莫在1444年最后搬进在拉尔大街的美第奇宫时建筑的


与此同时,柯西莫通过自己的收集,使手稿数量增加,并成为欧洲首家全面公开的图书馆。

有一阶段,他雇用了四十五个抄写员,两年间,他们制造出了超过两百本的手稿

柯西莫会把尼克利余下的手稿与他私人收集的手稿,展出于威尼斯的圣乔吉奥•马吉奥罗修道院建的图书馆里。
([美]保罗•斯特拉森《美第奇家族》中文版第1版第67-70页,新星出版社2007年6月)



原来,主要的手稿炮制者之一是一位意大利人文主义者,名叫:尼克洛•尼克利。

 楼主| 发表于 2012-3-8 02: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02:19 编辑

美第奇图书馆馆藏手稿来历之二:

在尼克利雇来为他在欧洲各处收集手稿的代理人中,
最成功的代理人是波格吉奥•布雷奇奥里尼
尽管他具有探求知识的高尚情操,但他仍然会采取不光彩的手段获得他想要的东西。
……当他在满是灰尘的修道院地下室里偶然发现不熟悉的密窖时,
他也不惜借助披风里面的秘密口袋。

没有人是真正的智者,在意大利背后,知识运动得到了进一步推动,
寻得者相应得到了过分慷慨的酬金。……

在布雷奇奥里尼的发现中,有整个一窖被遗忘的古代手稿,
这是在瑞士圣盖伦修道院塔楼的土牢里发现的。
他最著名的发现是在1417年的时候,
那是由公元1世纪古罗马作家卢克莱修所著的《物性论》的全部手稿,
自古罗马帝国灭亡,这部手稿就已经遗失,是通过其他著作简短的引文才被广泛知道的。……

在佛罗伦萨,布雷奇奥里尼把卢克莱修的这个手稿交给了尼克利,
在那里,尼克利用他一丝不苟的斜体手迹,抄了一份副本----非常幸运,
自从布雷奇奥里尼找到的手稿丢失后,我们知道的有关它的所有内容都出自尼克利的手抄本。

这一年,伴随着这个奇迹的发现,布奇奥里尼去了英国,长达四年,
希望能得到进一步的发现,可是,非常令人失望,
由于潮湿气候的影响,已经找到的那么多的手稿已经发霉而无法阅读。


在他返回意大利时,他很高兴能再次加入为教皇的服务工作,
这为他提供了继续搜寻手稿和创造自己的作品的条件。

柯西莫雇用了安柯那的西里亚斯,一个有名的古董商。
……柯西莫派西里亚斯去君士坦丁堡、圣地(指巴勒斯坦)和埃及进行贸易考察,
在这期间,还要求他寻找手稿。

就像爱德华•吉本描述的那样:“他的财富都献给了为人类的服务事业;
他立即与开罗和伦敦通信;一批印第安香料和希腊的书籍,经常在同一艘船上运输。
([美]保罗•斯特拉森《美第奇家族》中文版第1版第70-72页,新星出版社2007年6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8 07:55: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09:07 编辑

上述美第奇图书馆是典型的炮制古代手稿的窝点,在短时间内制造了大批古代手稿,
是后世所见所谓古希腊文献的主要来源之一。

另外一个古代手稿炮制中心是十六世纪的巴黎,作俑者是耶稣会士的学术团体。
(详见[俄]叶•阿•科斯敏斯基《中世纪史学史》中译本第157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8 10:39: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0 07:52 编辑

面对大量的古希腊手稿在短时间内被集中发现,对于其真实性

有谁不相信?
制造手稿的人自己不信(耶稣会士)
当时的人不信(对当时无影响)
构造古希腊神话的时代的核心人物黑格尔不敢说自己相信(《哲学史讲演录》)
20世纪第一流科技史专家不相信([美]乔治•萨顿)
现在有良知的西方学者不信(《黑色雅典娜》)

有谁在相信?
被全盘西化了的中国学者们坚信,因为西学已经变成了自己崇拜的对象。


谁在坚持?
      美国教育部:出于国家利益,美国掌管意识形态的部门对于文艺复兴源于古希腊说七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

      西方的西欧中心论者及

      中国学术界:中国学术界承全盘西化的余绪,迷信西学,对“古希腊”这一传统顶礼膜拜,成了僵化的意识形态。

谁不再坚持?
一些20世纪以后的有良知的西方著作逐渐开始不同程度地放弃“古希腊”这一传统,
已经开始或多或少(犹抱琵琶半遮面)地不再把“古希腊”作为西方历史的源头。
这里随手举几个例子,如:
《欧洲史》(欧洲历史教科书,由法国德尼兹•加亚尔等14位欧洲作者1993年合著)
《牛津欧洲史》(〔美〕罗宾•W温克、〔美〕L.P.汪德尔)
《欧洲思想史》([奥]弗里德里希•希尔)
等等。
 楼主| 发表于 2012-3-8 10: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8 10:49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8 10:39
面对大量的古希腊手稿在短时间内被集中发现,对于其真实性

谁在坚持?
美国教育部:出于国家利益,美国掌管意识形态的部门对于文艺复兴源于古希腊说七十年如一日坚持不懈。


西方意识形态:

对意大利文艺复兴的研究于20世纪30年代取得了巨大进展,
当时欧洲学者们为了躲避纳粹来到美国,并且毕生致力于“文艺复兴”领域。

在研究中,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人文主义者”身上,
并发现了导致世界主义产生的“世俗主义”的发端和他们正在自己的世界中千方百计地寻找的学术宽容。

文艺复兴,一个世俗主义和人文主义的时代,
其观念正以独特的力量回响于一个能够在大学课程和高中课堂上来阐释自身文明的国度里。
70年后,它继续塑造着数以百计的美国大学的课程设置。
(《牛津欧洲史》第一卷第3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8 11: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0 07:35 编辑

亚里士多德著作既是如此被炮制出来,作为其老师柏拉图的著作如何呢?
原来也是如法炮制。
不同的是由于美第奇偏好柏拉图,于是竟由其一家独造、一手炮制出来。

柏拉图的著作在欧洲历史近千年不见踪影,
居然在短短时间内于十五世纪的美第奇私人别墅中完整地再现出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