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楼主: 朝千里

【原创】“古希腊”概念向壁虚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07: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12世纪中叶,在柏拉图的全部著作中,西方的博学之士也只知道《蒂迈欧篇》,
因此,柏拉图对于他们来说只不过是,或主要是《蒂迈欧篇》的作者。
(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34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更确切地说,在大约1156年《美诺篇》和《斐多篇》翻译出版以前,哈尔基狄不完整的《蒂迈欧篇》的译本一直是拉丁语中唯一可以找到的柏拉图的著作。(同上第528页注)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07:4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0 11:40 编辑

然而,一个“不见了”近千年的大量“柏拉图著作”,
竟然在十五世纪全部被找到、并完全翻译出来了。


翻译者是谁?
洛伦佐•德•美第奇将拜占庭的希腊学者带到佛罗伦萨,建立了柏拉图研究院,欧洲人和拜占庭人在那里研究柏拉图文集,并将其中的大部分译成拉丁语。
(〔美〕罗宾•W温克、〔美〕L.P.汪德尔《牛津欧洲史》中译本第1版第1卷第105页,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4月)
美第奇曾将翻译柏拉图著作的任务委托给马西利奥•费西诺(1433-1499),一个转变为古典主义者的医学院学生。(同上111页)

翻译(炮制)地点在哪里?
马斯里奥•菲奇诺,一个医生的儿子,生于1433年。最初,他学了医学,与此同时还学习了希腊语。柯西莫极其渴望阅读柏拉图著作,但是没找到令人满意的译作。因此,事实上他聘用了菲奇诺,并把他安顿在穆杰洛庄园的一个小屋子里,在那里,他为柯西莫把柏拉图的所有对白译成拉丁文。([美]保罗•斯特拉森《美第奇家族》中文版第1版第73页,新星出版社2007年6月)

一个“不见了”近千年的大量“柏拉图著作”,
就这样,在十五世纪一个小镇的私人别墅内,
由暴发户起家的僭主---柯西莫•美第奇授意一名医学院的学生
马斯里奥•菲奇诺(即马西利奥•费西诺)一次性全部翻译(制造)出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08: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3-10-30 15:55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1 22:45
《亚里士多德全集》中文版
10卷本300万字
中国人民大学1997年1月出版

亚里士多德一生著述繁多,他所留下来的作品,仅依公元2世纪传记作家第欧根尼•拉尔修在其《著名哲学家传》中保存的目录所载,就有164种400余卷,共计445270行、现在我们能够见到的只有47种。1831年,柏林科学院授命伊曼努尔•贝克尔(It-manuelBakker)编辑《亚里士多德全集》,历经40年,到1870年完成,是为《亚里士多德全集》贝克尔标准本。90年后,又有奥托•吉冈(OttoGigon)的新版《亚里士多德全集》,是书在贝克尔标准本的基础上又新增了最近几十年所发现的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残篇,尤其是《雅典政制》一书。汉译本《亚里士多德全集》即依据Bakker-Gigon古希腊原文标准本编译而成,它完全按照国际惯例进行页码编排,按学科门类依次分为10卷:


《亚里士多德全集》中文版出版前言说:
亚里士多德一生著述繁多,仅依公元2世纪传记作家第欧根尼•拉尔修在其《著名哲学家传》中保存的目录所载,
就有164种400余卷,共计445270行、现在我们能够见到的只有47种。


苏联历史学家伯德纳尔斯基说
“亚里士多德留下了丰富的著述遗产,他的论著浩繁(其数目难以确定,约为四百种到一千种)。”(见所著《古代的地理学》中译本第1版第82页,商务印书馆1986年8月)


英国学术史家约翰•埃德温•桑兹说:
“罗杰•培根(约1214-1294)主张读亚里士多德应直接看原文,并郑重宣布他曾见过希腊文的亚里士多德五十卷本的《博物志》,即普林尼所提到过的那部。”
([英]约翰•埃德温•桑兹《西方古典学术史》中译本第1版第1卷下册第55页,世纪出版集团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10月)


美国科学史家乔治•萨顿说
“罗德岛的安德罗尼科(活动期间在公元前1世纪上半叶)在为亚里士多德著作的第1版做准备,安德罗尼科的这一版是奠基性的,所有其它版本都是直接或间接从它那里衍生出来的。”(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95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10: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1 08:13 编辑

按照《亚里士多德全集》中文版出版前言所引公元2世纪传记作家第欧根尼•拉尔修在其《著名哲学家传》中保存的目录所载说法的比例,亚里士多德著作字数当在一千万字以上

如果按照苏联历史学家伯德纳尔斯基的说法,其著作在一千种的话,按照上述比例其字数当在六千万字以上
即使那样还未必包含 罗杰•培根曾见过希腊文的亚里士多德五十卷本的《博物志》。



这些大量存在的所谓“亚里士多德著作”可信吗?

21世纪的美国历史学家不相信
“文艺复兴与‘科学’的关系是荒谬的。
人文主义者收集各种古典文献,……也有亚里士多德的全部著作
他们用近乎对待神明的态度对待这些文献,认为它们在权威性和准确性上近乎《圣经》。
他们的批判能力没有用来验证这些文献或古典作家的真实性,而是用来构筑该文献的权威版本。”
(〔美〕罗宾•W温克、〔美〕L.P.汪德尔《牛津欧洲史》中译本第1版第1卷第117页,吉林出版集团2009年4月)


20世纪美国著名科技史家乔治•萨顿不相信,他说:
这些著作是可信的吗?这个问题比它初看上去更复杂一些,……
如果问题涉及的是文字的原创作者----每一篇是由谁写的,
那么,由亚里士多德本人写的大概很少。”
(《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97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10: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5 10:29 编辑

十九世纪“西方中心论”的核心人物黑格尔不敢说自己相信。

他在其《哲学史讲演录》中的说法很有趣,既说任何人都可以怀疑其真实性
又说一般认为是真实的,就是不敢说自己相信
然而,实际上使用起来、还是硬着头皮按照亚里士多德著作都是真的来做判定

典型的不要脸



十八世纪的天主教主教不信。

1738年,主教威廉•瓦伯顿在总结当时流行的学术观点时写道:
“希腊人的智慧与学识直接地从埃及引进,关于这一点希腊人众口一词,
这成为(西方)古代一项最无可怀疑的事实。”
(转引自:马琳《哲学起源于希腊说置疑》,载《学术月刊》2007年第2期)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11: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0 18:57 编辑

来自炮制古代手稿的大本营---教会内部  的爆料。

十七世纪时,天主教的老教派本笃派与后期教派耶稣会之间发生争论,互相揭发造伪的情况。如:

“耶稣会士阿尔杜昂(1646-1709)在著作中研究古代作家报道真实性的问题,他得出一个反常的结论,
宣布一切古代的传统都是伪造的,在古希腊的作家中,只有荷马和希罗多德是可信的。……
阿尔杜昂断言,这一切都是本笃派修士为夸耀自己的修士团而炮制出来的
宗教会议文件像教父们的著作一样,纯粹是伪造的文件……。”
(详见[俄]叶•阿•科斯敏斯基《中世纪史学史》中译本第160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11: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0 13:22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10 08:21
《亚里士多德全集》中文版出版前言说:
亚里士多德一生著述繁多,仅依公元2世纪传记作家第欧根尼•拉尔修在其《著名哲学家传》中保存的目录所载,就有164种400余卷,共计445270行、现在我们能够见到的只有47种。
苏联历史学家伯德纳尔斯基说:“亚里士多德留下了丰富的著述遗产,他的论著浩繁(其数目难以确定,约为四百种到一千种)。”
“罗杰•培根(约1214-1294)主张读亚里士多德应直接看原文,并郑重宣布他曾见过希腊文的亚里士多德五十卷本的《博物志》,即普林尼所提到过的那部。”
“罗德岛的安德罗尼科(活动期间在公元前1世纪上半叶)在为亚里士多德著作的第1版做准备,安德罗尼科的这一版是奠基性的,所有其它版本都是直接或间接从它那里衍生出来的。”
...


很显然,以上这些说法、包括安德罗尼科的第1版都是在十五世纪之后虚构并不断衍生出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15:2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0 16:39 编辑

这里所进行的证伪,是从古代手稿流的传途径方面而展开的,
如果从那些文献的内容本身来说,作伪证据也一样俯拾即是。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16:2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0 16:57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1 22:45
《亚里士多德全集》中文版
10卷本300万字
中国人民大学1997年1月出版

是书在贝克尔标准本的基础上又新增了最近几十年所发现的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残篇,尤其是《雅典政制》一书

第十卷:
      增补,包括《雅典政制》和《残篇》选。


伪造还在继续:《雅典政治》的神秘现身

话说历史到了1891年,突然大英博物馆出版了一本纸草书摹本
说是在埃及发现的,现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
英国考古学家和语言学家凯尼恩对它进行了编辑,
这就是《雅典政治》的初版

据说亚里士多德在《雅典政治》中,对158个希腊政体进行了比较研究
最重要的大概就是雅典的政体,这是唯一传承至今的政体。
(参看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597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我们知道,基于纸草书的特性以及气候条件,纸草书非常难以保存,
现存的古代莎草纸书卷只限于墓葬中发现的一些残卷。
这回倒应景,需要什么“发现”什么,而且是完整的“古希腊著作”,
正好还是“欧洲中心论者”们最想得到的内容
,不禁令人拍案叫绝!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18: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1 08:16 编辑

从以上情况来看,参与“古代手稿”炮制人员涉及
教士、十五世纪人文主义者、佛罗伦萨政治家、古董商、雇佣抄写员、近代西方学者(西欧中心论构造者)等,非常广泛。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21:24: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4-6 14:25 编辑

“历史”是具有古希腊词源的英文词之一,它的原意是“问询”,其引申义为“讲述过去的故事”,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西塞罗授予希罗多德“历史之父”的称号。而另一位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则完全避开了这个词,把自己的活动归诸于“记述”。(《剑桥插图古希腊史》第16页)

《荷马史诗》是“口传”,希罗多德《历史》是“问询”,修昔底德《伯伦奔尼撒战争史》是“记述”,无论“问询”还是“记述”,“问询”用“口”问、用“耳”听,“记述”的“述”也主要是“口述”,慢慢适应将“口传”或者“问询”的内容抑或“口述”的内容用拼音笔录下来,就形成了著名的《荷马史诗》、希罗多德《历史》和修昔底德《伯伦奔尼撒战争史》三部著作。这就是“古希腊”的全部“历史”著作。

这三部“历史”著作的共同特征是“口传”,都没有文献作依托。

因为“古希腊”本来没有文字,从腓尼基借来拼音后形成希腊文,也只是语音的记录。同时也缺少文献载体,既没有文献载体,也不习惯于使用拼音,一时间那可能有文献的积累?于是就有了后来“口传文明”一说。

值得指出的是,这三部著作中,《荷马史诗》是小亚细亚的,讲的是土耳其特洛伊城的故事。而希罗多德是波斯人,其《历史》主要讲埃及、波斯的事,虽然也讲到了波斯与希腊地区之间的战争,但由于当时所谓的希腊地区由一千多个互不统摄的独立城邦或聚落构成,没有统一的政体,因而也没有希腊的概念。
而修昔底德的《伯伦奔尼撒战争史》,虽然讲述的是希腊地区独立城邦间的战事,那也是雅典联盟与巴格达联盟之间的事(为了战争临时结盟),勉强叫做“古希腊史”也别扭。而且《伯伦奔尼撒战争史》讲述的时间跨度很短,与其说是一部史书、毋宁说更像是一部小型战争回忆录。

因此,说这三部书是“古希腊”的“史书”实在也说不通。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21: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7 17:36 编辑

司马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这才是史家应有的才质。

而荷马、希罗多德、修昔底德都没有书读,也不曾“究天人之际”,更不通“古今之变”。

三人里面,只有希罗多德勉强算是有“行万里路”,但所记录的也多是道听途说。
而修昔底德甚至连途说也没听说过。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21: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1 11:00 编辑

欧洲蛮族马其顿大王亚历山大,终于占领了“古希腊”,还南征北讨,攻城略地,占领了波斯、埃及、阿拉伯,一直攻打到印度。

然而,历史到了这位亚历山大大帝那里,还是没有历史,只有传说

世界就是通过这些传说了解亚历山大的,就像它通过《伊里亚特》了解海伦和阿基里斯一样。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传说中的亚历山大就是真实的亚历山大。亚历山大的传说四处传播,在24种语言中已经收集了80多个传奇版本。” (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613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22: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1 11:01 编辑

以上说的是“古希腊”的传说特征。

从近年考古学成果来看,古希腊地区就是由一千多个分散的、互不统摄的聚落(较大的可以称之为城邦)构成。


“一些现代的古希腊研究人员,尤其是在国际联盟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兴起以来的研究人员,为古希腊没有能凭借其共同的文化基础形成城市间长期的团结关系而气馁。……人们估计,希腊世界分散着超过一千个彼此独立、互不相同的社会。”(《剑桥插图古希腊史》第7页)
“研究古希腊的史学家们令人羡慕,他们不得不深入考虑上千个分散的、往往是迥然不同的社会。它们位于整个地中海、黑海周边地区,具有不同的环境和历史条件。”(同上第25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10 22: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2 08:54 编辑

其中,被西欧中心论者倍加推崇的雅典城邦,在其鼎盛期的人口规模如下:

在伯里克利时代的雅典,大约有15万自由公民(包括家庭成员),12万奴隶,约4万外国侨民
([法]德尼兹•加亚尔等14位欧洲作者1993年合著、欧洲历史教科书《欧洲史》中文版第1版第74页,人民出版社、海南出版社2010年7月)


以上的数字显然虚高,然何其小国寡民之甚也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09:4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1 11:16 编辑

“古典时代”来也匆匆去也无踪

“古典时代”指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4世纪
(《剑桥插图古希腊史》第8页)

大体上就是从“苏格拉底”经“柏拉图”到“亚里士多德”三位哲人的生卒年限

苏格拉底(前469—前399)
柏拉图(约前427年~前347年)
亚里士多德(前384~前322年)

三位哲人中“柏拉图”的著作全部被保存下来,“亚里士多德”的著作有约三分之一现存,
“苏格拉底”的著作虽然没有传下来,但从“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的著作中可以得到其系统的大概。

前“苏格拉底”哲学的著作文本,既不成体系,也没有保留下来
“从公元前三世纪以后,希腊哲学里实际上就没有什么新东西了。”(罗素《西方哲学史》中译本第1版上卷279页,商务印书馆1963年9月)

换句话说,这个所谓的 “希腊古典时代”就是从“苏格拉底”时突然出现
到了“亚里士多德”后就瞬间完全消失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10:03: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1 11:34 编辑

这个“古典时代”要等到中国纸张和中国印刷术在欧洲普及之后再来发生影响。

我们现在见到的亚里士多德著作和柏拉图著作的最早版本就是印在中国纸上的。

对这个突然出现、瞬间繁荣鼎盛,又突然消失踪影的“古典时代”,从其流传下来的著作(尤其是亚里士多德)来看,其达到的思想高度和知识面的广度,与其说是以分散的、小国寡民的古代希腊地区的人群所可能有的知识水平为基础,毋宁说是以十五世纪欧洲人在天主教之外当时可能认知到的中国、阿拉伯、印度、埃及、波斯、犹太等全部知识为背景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10:2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2 18:16 编辑

为什么是亚里士多德和柏拉图、苏格拉底呢?

原来由于西方人崇尚武力,西方人心目中的英雄是年轻有为的亚历山大

于是,造一个“道统”的话,自然也就非亚历山大的老师亚里士多德莫属了,
柏拉图又是老师的老师,而苏格拉底就是祖师爷。
祖师爷的著作不必造,越虚越玄、越显得神秘。


 楼主| 发表于 2012-3-11 10:4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1 11:19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10 22:05
从近年考古学的成果来看的话,古希腊地区就是一千多个分散的、互不统摄的聚落(较大的可以称之为城邦)。

“一些现代的古希腊研究人员,尤其是在国际联盟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兴起以来的研究人员,为古希腊没有能凭借其共同的文化基础形成城市间长期的团结关系而气馁。……人们估计,希腊世界分散着超过一千个彼此独立、互不相同的社会。”(《剑桥插图古希腊史》第7页)
“研究古希腊的史学家们令人羡慕,他们不得不深入考虑上千个分散的、往往是迥然不同的社会。它们位于整个地中海、黑海周边地区,具有不同的环境和历史条件。”(同上第25页)
...


把被炮制的“古典时代”概念抽掉了之后,“古希腊”还有什么?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
“有君”指政治统一,“诸夏”的“夏”就是文化。

所谓的“古希腊”,既无统一、也没文化,不过是“夷狄而无君”已。

“希腊”本来也只是一个地名。

希腊文化子虚乌有,轴心时代向壁虚造。




 楼主| 发表于 2012-3-12 17: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2 17:36 编辑

祖宗也可以造出来。

英国诗人雪莱说:
“我们都是希腊人,我们的法律,我们的文学,我们的宗教,我们的艺术,都根源于希腊。若不是希腊---罗马征服者,或者说若不是我们的祖先的统治者用武力传播了它的光辉,我们也许仍然是未开化之人和盲目的崇拜者。”
 楼主| 发表于 2012-3-15 09:2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7-30 19:29 编辑

中国学术界不务正业,成了维护“伪古希腊文化”的大本营,为虎作伥、为“西欧中心论”张目。


2010年全国古希腊哲学研讨会在北京举行
2010年8月21日-22日,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和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哲学》编辑部共同主办的“2010年全国古希腊哲学研讨会”在北京市昌平区长陵镇北京石油阳光会议中心召开。这次全国研讨会是近年来国内古希腊哲学学界的第一次全国性会议,是在之前已经举行的3次北京古希腊哲学论坛的基础上召开的,也刚好衔接8月20日由人民出版社和浙江大学共同在京举办的《希腊哲学史》第四卷的发布会,共同构成国内古希腊哲学研究的盛事。
参加会议的学者涵盖古希腊哲学研究的老中青三代学者共43人,详表见附件1。共提交论文34篇,其中:总论性质3篇;希腊早期哲学2篇;苏格拉底-柏拉图15篇;亚里士多德9篇;晚期希腊哲学5篇。详表见附件2。
大会开幕式由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张志伟教授主持,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杨慧林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院长郝立新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哲学》主编李河研究员、复旦大学《复旦学报》主编黄颂杰教授先后分别致辞。杨慧林副校长表示自己虽然在文学院任教,做的是文论方面的研究,但对哲学基础理论的进展一直十分关注,也深感作为哲学源头的古希腊哲学对文论研究的重要意义。郝立新院长表示很高兴看到古希腊哲学研究在国内的蓬勃发展,并且提到今年是人大哲学院已故古希腊哲学研究专家、十卷本《亚里士多德全集》中文本的主译者苗力田先生逝世十周年,表示人大哲学院将为推动国内古希腊哲学的发展做出自己的努力。李河主编作为本次研讨会的主办方之一、古希腊哲学论坛的组织者介绍了本次研讨会的具体的筹办过程,从学术研究共同体的角度说明了这次大会对于推动古希腊哲学学科建设的重要意义,并且表示了《世界哲学》将在这方面愿意继续为古希腊哲学在国内的发展提供学术交流和研讨的平台,年底《世界哲学》将在本次会议提交的论文基础上筛选一部分论文以形成“古希腊哲学专号”。黄颂杰主编回顾了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学习古希腊哲学的经过,强调了古希腊哲学研究对于西方哲学史研究的基础意义,并且表示《复旦学报》也将为古希腊哲学研究的发展提供积极的支持。
在开幕式致辞后,大会进入论文研讨环节,由姚介厚研究员、王路教授、王柯平研究员分别宣读了他们的大会论文,之后与会学者们就这三篇论文进行了学术讨论。在21日下午和22日上午,大会分成四个分会场进行专题性质的论文研讨,分别涉及到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伦理学理论,柏拉图对话的具体文本诠释和诠释方法,前苏格拉底以及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理论,晚期希腊哲学的具体研究。22日下午,大会举行了闭幕式。其中大会论文研讨的环节由王路教授主持,21日下午专程赶来赴会的陈村富教授做了“希腊哲学的二阶开端”的专题发言,王晓朝教授做了“论行善与作恶之自愿”的专题发言。
闭幕式的圆桌讨论环节由李河主编主持。首先由聂敏里副教授介绍了他7月底在苏格兰爱丁堡参加第二届国际前苏格拉底学会会议的情况和观感;其次由吴天岳副教授介绍了他8月初在日本东京参加第九届国际柏拉图学会大会的情况和观感;最后由吴飞副教授做了对本次古希腊哲学研讨会的总体评论。许多与会者也纷纷发表自己对古希腊哲学未来在中国发展的一些意见和看法。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3616162/

 楼主| 发表于 2012-3-15 23: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7 15:20 编辑

黑格尔最不是东西,宣扬暴力、战争和报复,正是希特勒军国主义的祖师爷。


黑格尔说:

到了希腊人那里,我们马上便感觉到仿佛置身于自己的家里一样,因为我们已经到了“精神”园地。……
希腊人想象中的最高的形式是阿溪里斯,他是诗人荷马笔下的宠儿、推来战争期间的青年。
希腊世界生息在荷马这个元素里,就像人类生息在空气里一样。
希腊的生活真是一种青春行为,这个生活开始的人是阿溪里斯,他是诗歌的理想青年
这个生活结束的人是亚历山大大帝,他是现实的理想青年

这两位青年都出现在希腊和亚细亚的抗争里
希腊民族长征“推来”的大军里,阿溪里斯是主角
但是他不是全师的领袖,而是元帅的部属;……
第二位青年,伟大的亚历山大----现实世界上从古到今最自由和最美妙的个性
----却进而成为这个青年的希腊生活的领袖(这个青年生活在当时已经达到尽善尽美),
完成了对于亚细亚的报复。
(黑格尔《历史哲学》中译本第231-232页,上海书店出版社1999年9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17 23: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7 23:32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10 22:05
以上说的是“古希腊”的传说特征。

从近年考古学成果来看,古希腊地区就是由一千多个分散的、互不统摄的 ...


在所谓“古典时代”的希腊地区,由上千个互不统摄的独立聚落---村寨或城邦---构成,
不仅没有统一的政治体制,也没有统一的语言。


这个语言社区的一大特点是,直到公元前2世纪它一直处于不统一的状态
在公元前第2千年和第1千年的初期,希腊人在南巴尔干和爱琴海海岸线及附近小岛形成了许多小社区,
很多社区被海和山隔离开来,到他们开始发展特色经济的时候,他们的区域面积肯定还是很小的。”
([英]尼古拉斯•奥斯特勒《语言帝国---世界语言史》中译本第2版第210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5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18 09:3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8 11:34 编辑

古代希腊,地形复杂,聚落星布,其间虽云小国寡民,然异族杂处,居民尚争,遂致劫掠成风,嗜杀成性,迁徙殖民,战争频仍,不遑宁处。

十九世纪的历史知识。

“希腊全境是千型万态的海湾,这地方普遍的特质是划分为许多小的区域,……我们在这个地方碰见的是山岭、狭窄的平原、小小的山谷和河流;这里并没有大江巨川,没有简单的平原流域;这里山岭纵横,河流交错,结果没有一个伟大的整块。……希腊到处都是错综分裂的性质,正同希腊各民族多方面的生活和希腊精神善变化的特征相吻合。……
希腊历史在开始的时候,便显示为一半土著和一半外族移民的交互混合。……在希腊我们所遇见的种族中,我们很难说哪一族是原来的希腊人,哪一族是从远方移入。……这些部落便在迁徙觅居的状态中,时常互相掠夺、打劫。那位明敏的修昔底德斯说到:‘一直到现在,奥查利安•罗克里亚人、埃托利亚人和阿刻内尼亚人都还保持着他们古代的生活方式,就是那携带武器的风俗,也作为他们古昔掠夺习惯的遗迹而被保留下来。’……
所以,当时的希腊是处于骚扰、不宁、掳掠的状态中,而它的多数部落不断的在迁徙。”(黑格尔《历史哲学》中文版第1版第233-235页,上海书店1999年9月)

传说中希腊城邦起源于外国人。雅典城由埃及人创立。
是卡德马斯从腓尼基来,把发音文字传入希腊。


比这些开始具有更多历史性的,便是外国人的来临;传说告诉我们这些外国人在怎样建立各个国家。
雅典城是由一位埃及人栖克洛普斯创立的,但是这个人的历史渺不可考。……
尤其重要的人是卡德马斯,他从腓尼基来,把发音的文字传入了希腊;希罗多德斯说,这种文字原来是腓尼基所发明的,他引了所有的古代铭刻文字来证实他的说法。据传说所称,卡德马斯是建立底比斯的人。
我们这样看到许多文明民族的殖民情状,这些民族就文化来说,都超过了当时的希腊人。……
这些外国人又因为建造了炮垒和创立了宫室,而替希腊建立了若干固定的中心地点,在亚各里斯地方,古代的炮垒便构成了那里的城墙。”(同上236-237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3-22 11: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2 13:05 编辑

“历史传统”原来可以如法炮制!
“古希腊”模式构造的现代版本:

“为了确立现代波斯/伊朗的历史叙事,
波斯人回到古代,即伊斯兰教兴起以前的时代,
去寻找伟大而辉煌的波斯文明


一方面,他们让《波斯古经》和《列王纪》等神化史诗获得新生
试图把波斯与伊斯兰教割裂开来,
把波斯当做古代世界中的多语言和多种族的帝国加以歌颂

另一方面,
他们用卡优马尔斯时代、哈桑时代、塔赫穆里斯时代和贾姆希德时代
(他们都是象征古代波斯的著名历史人物)
来对应和取代亚当时代、诺亚时代、摩西时代和耶稣时代,
从而创造了一种宏大历史叙事,为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新型史学提供了基础


这种民族主义史学依据史诗为史料,吸收了欧洲东方学的成果,
往往以波斯传说中作为人类始祖的卡优马尔斯为开端,一直述至当代的伊朗

这种史学把伊斯兰教的统治时期视为‘外族的’的统治,
从而把祆教的神话恢复为伊朗人自己的神话,
代表了现代伊朗的民族精神和特征
。”
([美]格奥尔格‧伊格尔斯、王晴佳《全球史学史--从18世纪至当代》
中文版第1版第94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2月)


问题在于现代伊朗所构造的波斯古代史,
真实性不逊于十九世纪所造的“古希腊”。

“古希腊”不过先入为主而已。

发表于 2012-3-22 13:0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好的考据。


握手,感谢。
发表于 2012-3-22 13: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15 23:22
黑格尔最不是东西,宣扬暴力、战争和报复,正是希特勒军国主义的祖师爷。



同感。想了解一个没有教养的人的思想是什么样的,请看黑格尔的著作。
 楼主| 发表于 2012-3-22 13:3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2 20:27 编辑
杨晓刚 发表于 2012-3-22 13:06
极好的考据。


谢谢杨兄的宝贵支持!

我有几条要紧的证据还没有拿出来呢。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06:5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3 07:06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22 11:14
“历史传统”原来可以如法炮制!
“古希腊”模式构造的现代版本:


现代伊朗构造“波斯古史”与十九世纪构造“古希腊”概念的历史条件不同。

十九世纪构造“古希腊”概念时有十五世纪中国纸及印刷术在欧洲普及时被炮制出来的一大批假古董为基础,
而现代伊朗构造古史则以西方所构造的“东方”概念为背景。

两者共同之处是都以狭隘的民族主义为依归。
十九世纪构造“古希腊”概念更是西欧中心论的典型手法。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07: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3 17:17 编辑
杨晓刚 发表于 2012-3-22 13:09
同感。想了解一个没有教养的人的思想是什么样的,请看黑格尔的著作。


十九世纪构造“古希腊”概念的目的是“构筑”西欧中心论的历史学基础

用假古董(十五世纪炮制的所谓古代“手稿”)为基本材料,
通过“放大”不会说话的“局部”地下文物以偏概全的所谓“考古学”
以及通过“有选择性”的拼音文字发音比对的所谓“语言学”等貌似科学的方法,
编造“雅利安神话”,虚构“古希腊--日耳曼传统”,
篡改和取代来自犹太民族的《旧约》教统
得出日耳曼“优种论”,大呼“上帝死了”,配合“灭犹主义”的国策。

因此才有“在西方不懂德语就不能研究古希腊”之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