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楼主: 朝千里

【原创】“古希腊”概念向壁虚造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2-7-24 11: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4 11:22 编辑
明道 发表于 2012-7-17 05:28
所谓“西方思想宝库”的制造者,不过就是那群不劳而获的“冥想者”——无所不在、无孔不入、庞杂无比、自以为是的宗教徒。
这其中既有黑格尔,当然也少不了马、列。 ...


马克思认为,只有在希腊,个体才从群体割断了脐带,
从一个生物人变成了政治动物/城市居民。
他始终热爱古希腊,所以完全接受流行的观点,
认为希腊在其每一个侧面,都与它之前的所有文明本质上不同,比它们高等


但是,正如同雪莱显然做过的那样,
马克思超越了这一点,声称希腊高踞于它的后代之上。
这一声称带来了一个问题,因为它使得希腊违反了进步的潮流。”
([美]马丁•贝尔纳《黑色雅典娜   构造古希腊1785-1985》中文版第266页,吉林出版集团2011年7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7-25 21: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6 07:41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24 09:12
在整个前古典时代、古典时代,乃至“希腊化”时代
希腊地区始终战乱频仍,相互杀戮、无休无止……


希腊人之间无休止的争斗植根于愚蠢的利己主义

阿提卡的利己主义给雅典带来了一连串的灾难,它反复犯同样的错误,……引起希腊文明的衰落。
……我们必须寻找他们身上那种根深蒂固的、自私愚蠢的利己主义的心理原因。”
([英]阿诺德•汤因比《历史研究(插图本)》中译本第1版第14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4月)

发表于 2012-7-25 21:4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中华之本体 于 2012-7-25 21:50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24 11:13
“马克思认为,只有在希腊,个体才从群体割断了脐带,
从一个生物人变成了政治动物/城市居民。
他始终 ...


“马克思认为,只有在希腊,个体才从群体割断了脐带,
从一个生物人变成了政治动物/城市居民。
他始终热爱古希腊,所以完全接受流行的观点,
认为希腊在其每一个侧面,都与它之前的所有文明本质上不同,比它们高等。

================

马克思居然认为,个体割断与群体的脐带,方才变成了政治动物。
按照在下,个体之于群体,生物之于文化,个人之于社会……,一言蔽以之即质之于文,孰高孰低乃是一常识。
其人逻辑悖谬若此,竟被奉为社会主义先知,真是骇人听闻!
 楼主| 发表于 2012-7-25 22: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6 12:55 编辑

除了极端的自私之外,如所周知,古希腊人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善于“诡辩”

用中国话说,“诡辩”就是“巧言令色”,结果自然是“鲜矣仁!”

那些“诡辩”都是基于极端的“私利”,
一群人聚在一起为己“争利”,就是“言不及义”。


雅典一个小镇,本来没有多少人口,却动辄聚集五六千人,美其名曰“公民会议”。

十几亿人的大国,几千年的历史,也只是开过一、两次“七千人大会”,
而雅典一个小镇,却不事生产、聚众争利,
“公民会议”九天一届,五、六千人集体务虚
常务机构“五百人会议”,年年选举、天天开会,日以继夜,“热闹”非凡、不亦累乎!

真是连天方夜谭都没有的西洋景致,典型的“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惠,难矣哉。”

 楼主| 发表于 2012-7-25 22: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6 07:12 编辑
中华之本体 发表于 2012-7-25 21:46
马克思居然认为,个体割断与群体的脐带,方才变成了政治动物。
按照在下,个体之于群体,生物之于文化,个人之于社会……,一言蔽以之即质之于文,孰高孰低乃是一常识。
其人逻辑悖谬若此,竟被奉为社会主义先知,真是骇人听闻!
...


恩格斯说马克思是一尊坐着的巨人,当站在中国人面前时,才发现原来是个矮子。
西人看马仰视才见,说明西人并不高大,觉得西人高大,是因为国人趴在了地上……



典故
坐着的巨人:马克思身子长、腿短,不成比例,坐着时显得高大,站起来即觉平常。因此恩格斯如是说。

 楼主| 发表于 2012-7-26 06:5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8 19:55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25 22:31
雅典一个小镇,本来没有多少人口,却动辄聚集五六千人,美其名曰“公民会议”。

十几亿人的大国,几千年的历史,也只是开过一、两次“七千人大会”,
而雅典一个小镇,却不事生产、聚众争利,
“公民会议”九天一届,五、六千人集体务虚,
常务机构“五百人会议”,年年选举、天天开会,日以继夜,“热闹”非凡、不亦累乎!

真是连天方夜谭都没有的西洋景致,典型的“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惠,难矣哉。”

...


雅典的政治形态

公民会议(全体公民构成,九天一届,每每有五、六千人出席)
五百人会议(由10个部落每年选举一次,每个部落选出50人)
执政官(每一部落的50名会议成员为天然执政官,轮值期为一年的十分之一)
办公地点:露天广场

公民会议是民主政治的灵魂和喉舌
在雅典,在正常情况下公民会议每九天开会一次,在会议上作出各种决定,
每个男性公民从18岁起便可参加会议,在会上发言,并参加投票表决。
……有五、六千人出席并非罕见。……要讨论的问题,都事先由「五百人会议」准备

这个会议由五百人组成,每年在雅典的10个部落(城邦的下一级行政区划)选举一次,每个部落选出50人,
每一部落的50名会议成员共同履行会议的行政职能,轮值期为一年的十分之一。
他们都有执政官的名义。他们在雅典的主要广场政治集会广场和公职人员一起主持治理城市。”
([法]德尼兹加亚尔等14位欧洲作者1993年合著、欧洲历史教科书《欧洲史》中文版第1版第75页,人民出版社、海南出版社2010年7月)



这个小镇可真能折腾,不仅全民不务正业、每天开会,连執政官每年都要産生500名,“皇帝輪流做,明天到我家”,
难怪西方人自己也怀疑雅典人不是人,不需要吃饭


“人们倾向于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即希腊人同其它地方的人一样,必须吃饭。”
([英]保罗卡特里奇主编《剑桥插图古希腊史》中文版第1版第33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年2月)


发表于 2012-7-26 09: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华之本体 发表于 2012-7-25 21:46
“马克思认为,只有在希腊,个体才从群体割断了脐带,
从一个生物人变成了政治动物/城市居民。
他始终 ...

西欧各种名号的社会主义,本质上均源于宗教。
马克思早年深受反宗教的启蒙运动影响,主张个性解放,而后又鼓吹社会主义,故而自相矛盾。

点评

马克思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而社会主义则是人民的宗教。  发表于 2012-7-27 12:56
发表于 2012-7-27 21: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道 于 2012-7-27 21:20 编辑

中国人一听“鸦片”就有点过敏反应,都是以“毒品”定义,认为是坏东西。其实在一百多年前,“鸦片”可是好东西。一旦上瘾(皈依),是不可须臾离开的好东西,是可以为之奋斗和犠牲的好东西。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说这是对“宗教的批判”呢???不可理喻!
 楼主| 发表于 2012-7-28 10:3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9 02:22 编辑
明道 发表于 2012-7-27 21:15
中国人一听“鸦片”就有点过敏反应,都是以“毒品”定义,认为是坏东西。其实在一百多年前,“鸦片”可是好 ...


愿闻其详,望明道兄不吝赐教。


有人说旧中国一穷二白,西方侵入前一片昏聩。

事实上即使是在被指为中国最落后时期的鸦片战争前夕
中国的GDP依然占当时全世界国民总产值的三分之一以上

尽管已是落后的中国,依然富冠全球,无与伦比……

 楼主| 发表于 2012-7-28 19: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26 06:51
雅典的政治形态

公民会议(全体公民构成,九天一届,每每有五、六千人出席)

雅典的公民会议,怎么越看越像赶集一样?

发表于 2012-7-28 21: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兄还不出山?

点评

订正: 千峰顶上一间屋,老僧半间云半间。 夜来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  发表于 2012-7-29 12:05
千峰顶上一件屋,老僧半间云半间。 夜来云随风雨去,到头不似老僧闲。  发表于 2012-7-29 12:04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00: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17 07:49
雅典是上千个希腊城邦中的一个,位于阿提卡半岛。
阿提卡半岛总面积不超过80平方公里,北依群山,三面 ...

雅典城邦、包括其所在地阿提卡半岛究竟有多少人口呢?

“根据公元3世纪的文献,雅典的奴隶曾经达到四十万人。”
(吴于廑《古代的希腊和罗马》2008年版第49页,三联书店2008年5月)

按照传抄下来的古代数据,古希腊城邦曾有大量的奴隶,其中如:

阿提卡:400,000万奴隶
厄基纳:470,000万奴隶
科林斯:460,000万奴隶

“这些数字意味着这些国家拥有难以置信的高密度人口。”
([英]保罗•卡特里奇主编《剑桥插图古希腊史》中文版第1版第191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年2月)

“成年男性公民仅占阿提卡全部人口的15%左右,大概也就是20万人中的3万人。”
(同上第101页)

“公元前480年,当斯巴达与雅典为抵抗波斯人的入侵而一度携手时,雅典有大约30000名公民。”
([英]阿诺德•汤因比《人类与大地母亲》中译本第1版第21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年1月)

被西欧中心论者倍加推崇的雅典城邦,在其鼎盛期的人口规模如下:

“在伯里克利时代的雅典,大约有15万自由公民(包括家庭成员),12万奴隶,约4万外国侨民。”
([法]德尼兹•加亚尔等14位欧洲作者1993年合著、欧洲历史教科书《欧洲史》中文版第1版第74页,人民出版社、海南出版社2010年7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00: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9 10:43 编辑

依上所述,大致可以归纳为三种说法:
一说50~60万人(奴隶40万人,加上非奴隶人口10~20万)
一说31万人(15万公民,12万奴隶,4万外侨)
一说20万人(公民占15%约3万,总人口约20万人)

50~60万人是什么概念
超过今天国际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区,如香港和新加坡那样的人口密度

在阿提卡人口为55万人的情况下、人口密度之比较

阿提卡:6875人/平方公里(古代)
香   港:6420人/平方公里(今天)
新加坡:6430人/平方公里(今天)


阿提卡人口为31万人的情况下,远远高于今天中国人口最稠密的地区上海

阿提卡:3875人/平方公里(古代)
上   海:2931人/平方公里(今天)


阿提卡人口为20万人的情况下,人口密度高于今天北京的一倍以上

阿提卡:2500人/平方公里(古代)
北   京:1037人/平方公里(今天)

中国为世界上人口大国,珠江三角洲是中国人口最稠密的大区,
珠江三角洲人口密度:832人/平方公里
其中核心地带广州市的人口密度:1277人/平方公里


东升镇人口密度:1529人/平方公里(包括流动人口)
东升镇户籍人口7.02万人,流动人口5.09万人。

东升镇总面积79.2平方公里,阿提卡半岛面积不足80平方公里。


阿提卡土地面积与东升镇相仿,仅为香港土地面积十三分之一不到
古代与今天相比,不仅人口非常稀少,而且人口的平均寿命也短,
因战乱等非正常死亡的几率很高,因此,即使土地面积相仿,也不可能承载今天那么多人口。

可以断言,雅典、连上全部阿提卡半岛的人口决不会多过今天广东省的东升镇
包括公民、奴隶,男人、女人、大人、小孩、外国人全算上,撑死也不可能超过10万人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01: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9 02:04 编辑

事实上,十九世纪之前,雅典仅有约1万多人口

雅典所在的阿提卡半岛,先是受到波斯帝国的攻击,后来被马其顿所征服。
公元前86年又遭罗马将军苏拉摧毁,不久正式并入罗马版图。
公元五世纪西罗马灭亡后,依托于东正教的拜占庭帝国治下。
公元1453年拜占庭为土耳其所灭,又归于奥斯曼帝国。

“在奥斯曼统治时代后期,雅典的人口仅1万多
城市中建有36座教堂、清真寺和一座伊斯兰修道院,
参观的西方游客经常往来于城市中。”
([英]尼古拉斯•杜马尼斯《希腊史》中译本第1版第184页,东方出版中心2012年4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01: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9 01:50 编辑

为什么将一个小镇定为希腊王国的首都呢

时间来到了十九世纪,出于构造“西欧中心论”的需要,
西方人利用十五世纪所大量出现的伪造文献,
致力于锻造作为西方文化源头“古希腊”概念的创举。

十九世纪为西方人构造“古希腊”概念的黄金时代,
1834年“奥托的摄政府考虑到雅典在西方人心目中的地位
以及维持西方大国支持的重要性,决定把首都设在雅典。”
([英]尼古拉斯•杜马尼斯《希腊史》中译本第1版第184页,东方出版中心2012年4月)


用那么一个穷乡僻壤作首都、该如何是好呢?对此,西方大国也“投桃报李”:

“大多数人达成一致的是,……作为新希腊的首都,雅典必须更加欧洲化
主要的设计者---德国的设计师莱奥•冯•克伦茨(1784-1864)确定
雅典的设计工作属于欧洲事务。’

新城市……主要集中于如今宪法广场、协和广场和古罗马神庙的中轴线一带。……
到19世纪70年代,现代雅典的雏形已经日益明显。

城市中有林荫大道、广场(宪法广场、协和广场)、科学院、国家图书馆、
王宫(扎皮翁宫)、贝丹大酒店,以及公园和广场。……泛雅典娜体育场……”
(同上第184-185页)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02:1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9 10:45 编辑

现代的雅典城邦是建设起来了,没有人口怎么办?

雅典一个地方人口不够,就先搞一个联合城市,然后再引进移民

雅典-比雷埃夫斯联合城市的人口从1860年的47750人升至1890年的15万人。……
来到城市中心的新移民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年轻男性,他们有很高的荣誉感,但却有暴力倾向,尤其是在雅典。”
([英]尼古拉斯•杜马尼斯《希腊史》中译本第1版第188-189页,东方出版中心2012年4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03: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29 10:37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29 00:12
雅典城邦、包括其所在地阿提卡半岛究竟有多少人口呢?

“根据公元3世纪的文献,雅典的奴隶曾经达到四十 ...


古典时期 雅典的人口构成

构成雅典几万人口的是些什么样的人呢?

所有的公民都属于139个德莫或「村庄」之中的一个
这些村庄构成了「雅典城邦」,其中最大的一个德莫是阿卡奈。
雅典城内有5个德莫,另有10个或15个坐落于与之紧密相连的周边郊区。

一些德莫非常小,比如位于法勒农港口正南面的哈利摩斯,
在公元前4世纪中叶时,它的公民人数大约仅有70或80个
然而,大量的雅典人像狄卡奥波利斯一样,居住在阿提卡乡下的村庄里。”
([英]保罗•卡特里奇主编《剑桥插图古希腊史》中文版第1版第121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年2月)

原来雅典名义上虽然称为“城邦”,实际上,其主体人口构成不过是原始部落的村民而已

除了这些本地村民之外,再加上一些奴隶及外国侨民(如马其顿蛮子亚里士多德),
就是雅典“城邦”人口构成的实际状态。

其中,男性公民最理想的出路之一,就是到外面的世界去打工挣钱糊口。(做“雇佣军”去卖命、杀人)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10: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30 19:43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29 00:25
依上所述,大概有三种说法:
一说50~60万人(奴隶40万人,加上非奴隶人口10~20万)
一说31万人(15万公 ...


为了编造古代雅典经济繁荣的神话,不惜编造一个小镇拥有40万奴隶的故事
要不然,在生产力低下、落后的蛮荒之地,在一个小镇里如何维持
每九天开一次参加人数达五、六千人规模的“公民会议”?
也不知道一个小镇哪里有那么多议题?群居终日,无休无止。
对比一下,更知道我们祖先“无为而治”理念的高明。

雅典公民不事生产,于是就编造出几十万奴隶为其进行生产
不想,这样一来,在一个远古荒村的人口密度
居然超过了现代化大都市高楼林立的新加坡、香港

新加坡、香港遍地是几十层的高楼大厦,也容不下阿提卡那样高密度的人口,
最后编得连西方人自己也觉得过意不去了

“这些数字意味着这些国家拥有难以置信的高密度人口。”(按:“这些国家”指阿提卡、厄基纳、科林斯等古希腊城邦)
([英]保罗•卡特里奇主编《剑桥插图古希腊史》中文版第1版第191页,山东画报出版社2005年2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11:26: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30 19:44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18 21:24
雅典的“学园神话”

在一个像广东省东升镇一样的小镇中心--雅典,
与“古典时代”相表里,产生了“学园神话”。

本地人  柏拉图  创立了绵延九百年的“柏拉图学园”……


为这个小镇编造这么多人口出来,
一方面是为了支撑「公民会议」的规模,
另一方面是为了圆成「雅典学园」的神话

要不然柏拉图办「学园」,谁来上学呀?

而且这「学园」一办就是九百多年
期间雅典被外敌摧毁了若干次,惟有「学园」“固若金汤”。


“公元前86年,罗马征服者苏拉攻陷雅典
尽管雅典避免了毁灭---苏拉的解释是看在现在雅典人的死去的祖先的面子上---
尽管它作为建筑物的一件代表作学术生活的一个地点幸存下来,
但这最后一次对国际政治的角逐的可笑介入,则是雅典政治史的不光彩的终点。”
([英]阿诺德•汤因比《历史研究(插图本)》中译本第1版第14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4月)


从那以后的雅典,就只是一件「建筑代表作」和「学园」了
没有了任何其它功能,只剩了供人凭吊的遗迹,奇怪的是这「学园」其后五百余年间怎么维持呢?
政治神话结束了,学术神话还在继续……

难怪人们怀疑雅典人不用吃饭,学园则更不必食人间烟火

 楼主| 发表于 2012-7-29 11:4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7-30 15:44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18 21:24
雅典的“学园神话”

两座虚构的“蛮邦学府”,居然包办了人类所有的学问……


一个几万人的小镇,仅有本地蛮子  柏拉图  创立绵延九百年的“柏拉图学园”不过瘾,
于是外乡人 马其顿蛮子亚里士多德  也来凑热闹,创立了盛极一时的“吕克昂学园”。

就这样,“占尽风情向小园”,人类的学问就由雅典一家包办了

 楼主| 发表于 2012-8-1 23:49: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8-2 15:24 编辑

马其顿占领军开办了“吕克昂学园”

公元前335年,亚历山大成了希腊的主宰。
同一年,亚里士多德以占领军的身份回到雅典开办了“吕克昂学园”

亚里士多德本来是马其顿蛮子,曾作过蛮王腓力二世儿子3年的小学教师。
腓力二世的儿子,就是后来西方人最崇拜的马其顿亚历山大大帝。

据说亚里士多德十七岁时从马其顿家乡来到雅典,投奔于柏拉图门下,
在雅典一呆就是二十余年。(38岁前)

“在时隔12年之后,他又随着马其顿的军队回来了。
他不可能受到所有的雅典人欢迎,只会受到通敌分子的欢迎。
([美]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614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于是,与曾经是自己老师的柏拉图所办的学园分庭抗礼,
在雅典城的另一个角落办起了一所新的高级学府---吕克昂学园。

柏拉图学园坐落在城墙的西北、迪皮伦门以外,
吕克昂学园在城墙以东,靠近通往马拉松的大道。
这里是一片献给阿波罗•吕卡俄斯(狼神)的小树林,
学园的名称「吕克昂」就来源于这一供奉。
在雅典天气温暖的时候,教学常常在室外、树阴下或柱廊下进行。
教师和学生也许坐一会儿,随后就来回散步,因而他们就有了一个雅号---漫步学派
。”
(同上)


在一个小镇里,要找出一处遗址说这就是当时的“吕克昂学园”,
也确实不容易(因为根本不存在),于是就指一片小树林说:就在这里

没有什么标志性建筑物,反过来编造说那叫“漫步学派”、“逍遥学派”,滑天下之大稽

 楼主| 发表于 2012-8-2 00:46: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8-2 12:19 编辑

亚里士多德始终得到在十几年征战生涯中亚历山大的“鼎力支持”
在雅典办「吕克昂」学园过程中呼风唤雨,要钱给钱、要人给人、要资料给资料。

亚历山大给他提供资金(这也可能属于马其顿帝国的宣传),而且,几乎同样重要的是,
亚历山大还为作为这所新学校组成部分的博物馆,提供了许多种类的自然物的标本
如果需要任何能使教学更具体、更有效的东西,亚里士多德总可以从他的赞助者那里获取。”
([美]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614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以征战著称的蛮王、生来短命,在其有限的生命里、不专心于杀人、征战却有这般闲情逸致
而所谓“自然物标本”完全是十五世纪以后的概念,与公元前部落民的观念毫不相干。

“自然物标本”在小树林里哪里保存呀
可见西方人为了粉饰自己的过去,什么情节也可以编造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2-8-2 01: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8-2 15:29 编辑

亚里士多德在“吕克昂学园”作了13年老板,
据说就是在这13年间,亚里士多德创建了现代科学的几乎所有基础学科


包括:
物理学、天文学、动物学、植物学、生物学、生态学、
医学、比较解剖学、生理学、胚胎学、地理学、地质学、矿物学、
修辞学、逻辑学、伦理学、政治学等等基础学科。

就这样,现代科学的几乎所有基础学科,竟然由一个欧洲(当时世界最落后地区)蛮子,
在两千多年前一个偏远小镇的林子里,用十余年间全部完成了



由于是以占领军身份办学的,因而,当其保护人亚历山大于公元前323年一死,
亚里士多德在雅典就呆不下去了,即刻逃亡回自己的马其顿老家,并于次年离开了人世。
(参看[美]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614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后台倒了,老板也死了,办学经费没有了着落,
“吕克昂学园”却与“柏拉图学园”一样,
不仅“需要”继续办下去了,而且,一办也竟绵延了近千年


“吕克昂学园”历任园长

第1任:亚里士多德(公元前335-前323年),担任时间13年
第2任:塞奥弗拉斯特(公元前323-前286年),担任时间38年
第3任:斯特拉托(公元前286-前268年),担任时间19年
第4任:吕科(公元前268-前225年),担任时间44年
……
第10任:安德罗尼科(公元前80年前后)

公元198-211年,“吕克昂学园”负责人:
阿弗罗狄西亚的亚历山大(Alexander of Aphrodisias,活动时期在3世纪上半叶)

公元纪年后的五个世纪(或者直到529年),“吕克昂学园”作为行政实体而存在……
(参看[美]乔治•萨顿《希腊黄金时代的古代科学》中译本第616-617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5月)



早期人类仅有的两所高等学府,都摆放在一个原始聚落小镇的林子里,本来就不靠谱,
加之千年间争战连绵不断,雅典城镇屡次被毁、人口每作鸟兽散
唯独雅典城边这两座学园始终屹立不倒……古今荒诞不经之说、无出其右者


 楼主| 发表于 2012-8-2 02: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8-2 18:57 编辑

经审核,当时的雅典不具备办学条件,校舍就是两片小树林,
既无生源、也无师资、更无教材,甚至连起码的文具都没有


早期独立的文明都有独立的文献载体,如:
中华文明(甲骨文、金文、简帛)
埃及文明(莎草纸)
巴比伦文明(泥板)
古印度文明(贝叶)等

而所谓的“古希腊”,既无自己的文字,也没有独立的文献载体。


古希腊时既没有笔墨纸砚,更没有文献传世,
(古希腊从腓尼基学用拼音记事,前此既无文字、何来文献?)
流传下来只有石刻字母,基本上集中在雅典一地,多为后世西人好事者赝造


发表于 2012-8-2 23: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兄于另论坛小有斩获,恭喜恭喜。
 楼主| 发表于 2012-8-2 23:17: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體兄是何意思?
发表于 2012-8-2 23:3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8-2 23:17
本體兄是何意思?

朝兄莫怪,礼多人不怪。
发表于 2012-8-3 19: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民族文化的自信心从揭露谎言开始,这是中国人的悲剧,也是世界文明的悲剧。
 楼主| 发表于 2012-8-4 23:24: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8-7 06:48 编辑
明道 发表于 2012-8-3 19:51
民族文化的自信心从揭露谎言开始,这是中国人的悲剧,也是世界文明的悲剧。


百余年来,中国西化的学者们从言必称希腊,到言必称马列,
直至以死后去见马克思为荣,将洋人当成了自己的祖宗。

与此同时,对于中国自己的文化传统,则采取民族虚无主义的立场,
说大禹是条虫,圣人所传道德是“吃人”,接受了传统道德的中国人是阿Q……

到今天,以北京大学学生为例,一流学生以留学美国为目标,
进而以居美工作,最好能够在华尔街做白领为最高理想……
堕落为唯物是尚、唯利是图的“拜洋教”而不自知,呜呼!

 楼主| 发表于 2012-8-5 00:4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8-6 12:17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7-29 11:43
一个几万人的小镇,仅有本地蛮子  柏拉图  创立绵延九百年的“柏拉图学园”不过瘾,
于是外乡人 马其顿蛮子亚里士多德  也来凑热闹,创立了盛极一时的“吕克昂学园”。 ...


传奇中的雅典学园其实还不止这两处

除了『柏拉图学园』与『吕克昂学园』之外,
在雅典还有『斯多葛学园』和『伊壁鸠鲁学园』。

“设置在雅典的郊区,柏拉图学派的学院、逍遥学派的长廊、
斯多葛派的柱廊伊壁鸠鲁派的花园全都种满林木,装饰各种雕像。”
([英]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足本)中译本第1版第4卷第79页,吉林出版集团2007年12月)



越编越玄乎,雅典的部落民都是盖世天才,不事生产、一代人包办了人类无数世纪的学问

雅典在赢得波斯的战争之后,接纳爱奥尼亚的哲理和西西里的修辞,研究学问成为这个城市祖传的遗产
居民不过三万多个男性,在单独一代的短暂期间之内,凝聚而成的盖世天才
那是需要无数的世代和百万计的人类才能产生。”
(同上第77页)


姑且按照男性居民3万来说,雅典城内容纳十分之一为3千人,其余九成居住在阿提卡乡下地区。
可是仅雅典4所学园中的1所,亚里士多德弟子狄奥弗拉斯图斯1人所带学生就达2000人
(规模更大的柏拉图学园同时不知有几千人在听讲呢!)
这样一来,雅典部落民又忘记了参加六千人公民大会,不分老幼、几乎全部跑到学园里学哲学去了。
圆谎圆成了方蛇。


亚里士多德是狄奥弗拉斯图斯的老师,而狄奥弗拉斯图斯与斯多噶学派和伊壁鸠鲁学派的创始人,同时在雅典讲学。
敏慧的阿提卡青年能够享受本国教育的福利,毫无嫉妒之心,将学识传播到敌对的城市。
两千名学生在狄奥弗拉斯图斯的门下受业……”
(同上第77-78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