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4520|回复: 87

【原创】“国学”概念不伦不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3-15 17:4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6 00:11 编辑

“国学”概念不伦不类

在过去一百多年间,从“西学东渐”、“中体西用”,到“新文化运动”、“全盘西化”,再到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立四新”,经“四个现代化”的提出,直到“全球化”浪潮来袭,呈现一幅“西学”潮涨、“中学”潮退的图景。

在此过程中,出于对西学的反 动、于19世纪末20世纪初从日本引进“国学”概念,流行一时。在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随着民族主义的兴起、出现了又一次“国学”热潮,于是“国学”概念到处泛滥,一时间“国学讲座”遍地开花,“国学大师”横行学界,“国学网站”粉墨登场,呈现出不亦乐乎的景象。

然而问一句“国学”概念的内涵,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以某国学论坛分类为例:从概念的外延上至少包括以下门类:
历史文化综合讨论、炎黄春秋、寰宇文明、海外汉学、文艺天地、文学理论、历史考古、诸子百家、儒学经解、易学研究、道学参玄、佛学论坛、天文古历、传统民俗、古艺国粹(音乐、武术、体育、棋类运动等民间文化艺术)、金石书画、中医养生、周易预测、文字音韵、古籍文本等。

表面上好像是包罗万象,热闹非凡,实际上却难免不得要领之嫌。对各种说法究其根柢,终究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名虽曰“国学”,实际内涵却不知所云。

首先“国学”一词本身、作为概念就不成立

“国学”一词本来是日语。究其由来,原来起源于日本对抗中国文化影响的需要。
话说在明朝灭亡之后,日本向来崇拜的理学王朝,一旦被蛮族满清所取代,情感上不愿“屈居”其下,以为日本的学术足以另立门户,于是借此机会,提出“国学”一词,又称“和学”、“皇学”或“古学”,借以标榜大和民族的“学统”。当时的日本学者荷田春满、贺茂真渊、本居宣长、平田笃胤号称“国学”四大家,热闹一时。这就是“国学”一词的缘起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推行‘欧化主义’,从而引起部份人士的不满,他们开始提倡国粹主义。1888年,三宅雪岭、志贺重昂、井上丹了等人发起政教社,刊行《日本人》杂志,倡言‘国粹保存’,抗衡欧化。”(郑师渠:晚清国粹派文化思想研究(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2版,p1-2)
与日本“国学”概念试图贬低中华文化的立场不同日本国粹主义则侧重抗衡欧化,并不反对儒学,甚至比较推崇儒学。

中国近代学人不察,于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从日本舶来日语概念时,将“国粹”连同“国学”概念一道贩卖回来
在中国最早使用“国学”概念的有屠仁守、黄遵宪、吴汝纶、梁启超、章太炎等人。

章太炎著《国故论衡》于1910年初在日本刊行。书刊行时有广告云:此书“解说简明,字理湛深,诚研究‘国学’者不可不读”,造成很大的响动。
章太炎于1922年4~6月在上海讲授《国学概论》,对中国传统的经学、哲学、文学作了分析,又兼评了历史学、语言学、文字学、目录学、地理学。从其中内容可以看出当时对“国学”一词的基本理解。

“国”早期与“野”相对,“国”指城内、“野”指郊外,古语有云“国有学”,指的是上古的学校制度,与所学内容并不相干。
而且,中国文化主张“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天下一家”,“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而国家兴亡、肉食者谋之,“国家”与“天下”的“概念”不可同日而语,“齐家治国平天下”才是中国文化的本分,岂可以“国学”概念来范囿

中国文化本来有儒学、经学、理学、朴学等概念,所指示的学术源流原原本本,非常清楚,使用日语“国学”一词,甚为不类。

今天“国学”一词用法混乱,不仅其内涵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甚至于有所谓“新儒家”仿照理学“援佛入儒”旧例,强调所谓儒学的“现代性”,实际上是要“援西入儒”,不仅如此,现在又出现了“马儒”,主张“援马入儒”,表面上看似乎是要融合中外,实际上是在“国学”的名目下玩起了移花接木、文化转基因的把戏。

钱穆于1926年由于在江苏讲学编教科书的需要,编著《国学概论》,在弁言的开篇即说:“国学一名,前既无承,将来亦恐不立。”说得非常好。钱穆晚年只讲经学、不讲“国学”,也可谓是用心良苦
“国学”一词是在丧失了中国文化自信之后,所使用的一个似是而非的概念,相信一旦找回了对中国文化的自信,“国学”的概念毫无疑问将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

 楼主| 发表于 2012-3-15 23:41: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5 23:49 编辑

《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科版》2009年第3期
载田正平、李成军《近代“国学”概念出处考》:

蒋春红引用日本学者的研究指出,
日本近世使用“国学”一词是在元禄至享保年间,
由神道家倡导,国学就意味着神道


近日所指“国学”主要指江户时代由荷田春满提倡、
贺茂真渊继承、本居宣长大成、平田笃胤扩张的国学。
日本国学研究古典文献,试图“清除汉意,巩固和魂”,
反对崇拜中华文化,甚至否定中华文化,
以增强日本本土固有之精神和文化心理

(蒋春红《日本近世国学思想——以本宣居长研究为中心》
(M),北京,学苑出版社,2008年版,P96-253)


 楼主| 发表于 2012-3-18 10:0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18 11:13 编辑

钱穆晚年只讲经学、不讲“国学”,也可谓是用心良苦。

钱穆说:“民国以来,我们的教育部要照西洋教育。
今天我们的大学制度,乃至中学、小学,都照西洋了

政府没有一本讲教育理论的书,历来的教育部长也没有讲过这样的主张,定过这种教育制度。
什么人提出这种理论的?到今天举不出一个人的名字来
你们说这是时代变了,那么代表时代、领导时代的是什么人?说不出人来,
我们的教育制度不知道怎样就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了;大家都是无知无识地盲从。”
(钱穆《经学大要》570-571页,台北、蓝台出版社,中华民国89年12月)


实际上中国现代教育制度是从日本复制回来的,
就如同现代汉语起源于日语大家并不知情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2-3-23 12:5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学”概念起源既如此,“国语”也是一样

日本人自己的语言不说是“日语”,而说是“国语”,本来是要与“汉语”相区别,
不知为何,到了中国“汉语”又成了“国语”。


照此例,在韩国、韩语叫“国语”,
在越南、越语叫“国语”,在法国、法语叫“国语”,
则“国语”概念的混乱不待辨而明甚。

其他如“国画”、“ 国术”等概念也都是一样。

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则言不顺。

发表于 2012-3-26 18: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值得探讨。上世纪许多流行的名词有问题,再如“知识分子”,显然背离孔孟陆王“立大体,做大人”的精神。
 楼主| 发表于 2012-3-27 11: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30 12:55 编辑

文革期间,中国称“知识分子”为“臭老九”。
元朝蛮族统治期间、儒士排列十类别之九。


建国初期,阶级、成分划分有“地(主)、富(农)、反(革命)、坏(人)、右(派)”五类,属于专政、改造对象。
文革后,专政、改造对象增加“叛徒、特务、走资派”,又将“知识分子”称为“小资产阶级”,也加入改造对象之列。
因“知识分子”排在“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走资派”之后,排名第九,
加上当时社会公认知识分子爱摆“臭架子”,故称“臭老九”。


元朝骑马民族统治中国,将人分为四个等级、十种类别,贬抑宋人和儒士。
四个等级为:第一等蒙古人,第二等色目人(白人),第三等“汉人”(金帝国所属北方人),第四等“南人”(南宋人)。
当时“儒士”的社会地位居娼妓之下、乞丐之上,在十种类别中排名“老九”。
“元制:一官,二吏,三僧,四道,五医,六工,七匠,八娼,九儒,十丐。”([清]赵翼《陔余丛考》)

 楼主| 发表于 2012-3-27 14: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7 15:51 编辑
任复兴 发表于 2012-3-26 18:16
值得探讨。上世纪许多流行的名词有问题,再如“知识分子”,显然背离孔孟陆王“立大体,做大人”的精神。


谢谢任兄回帖。

近代“知识分子”与传统“士君子”不同

“士君子”
中国古代有一个“士”的阶层。
“士、农、工、商”,古代“四民”,“士”居其首。“四民”之“士”即“士君子”是也。
“士君子”以儒学的宗旨为依归,以耕读的方式而立足,讲求“仁、义、礼、智、信”,闻思学问以“修身”为本,社会实践以“利民”为先。传不习乎?三省吾身。“习”者实践是也。知难行易、知行合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以传承中国文化为己任。“文化”不同于“知识”,“文化”立足在“利他”。

“知识分子”
“知识”的特性是“趋利避害”,“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权力”,“知识”着眼点在“利益”,立足点在“利己”。
近代“知识分子”由权利概念出发,利己为本,专利是尚,从个人利益、团体利益,到党派利益、国家利益,层层递进、上下交征利,言不及义,唯利是图,进而谋求“利益最大化”。竞相追逐利益,结果是竞相见利忘义、争端层出不穷。
“知识分子”是典型的有“知识”没“文化”,正好似“墙上的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的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楼主| 发表于 2012-3-27 15: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9 17:29 编辑

“知识”和“分子”都来自日语。
在日语中,“分子”是贬义词,常与“反 动”连用作“反 动分子”等。

在中国,“知识分子”最早也是贬义词。

共产党讲阶级论,同时又将知识人划分为不同的阶级,就是所谓的皮毛论。
离开了皮,也就没有了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因此说知识人都是单个的“分子”,看其何去何从。
顺从我者即可以视为“无产阶级知识分子”。
违逆我者一律视为“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为改造对象

大学毕业,就是天然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必须经常改造自己,才有可能跟在党的屁股后面夹着尾巴做人。

因此,如今的“知识分子”既没有脊骨,也没有文化。

传统的“士”不同,教育帝王将相为“士”的责任所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传统文化倡人能弘道,现代文明讲与时俱进。
传统文化求同存异,小人国度求异求新。

与时俱进即否定过去,正是求异求新。

求新未必是,求是未必新。如时不进、可免与时俱退乎?
故知求新之非也。

 楼主| 发表于 2012-3-29 10: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9 14:52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27 14:43
谢谢任兄回帖。

近代“知识分子”与传统“士君子”不同


近代“知识分子”的起源。

近代“知识分子”溯源于十四世纪的佛罗伦萨,被称为“新人”,
自私自利,怀疑一切,唯我论为特征。
号称当时“文坛三杰”之一的佩特拉克为其典型代表。

佩特拉克“对自我如此强调,以至于发展成只爱自己,而且认为现实之中唯一真实的东西就是自我爱自身。……
对于无知的大众,他始终抱蔑视的态度,认为他们不可能学会神圣的拉丁文,因此只好另外创造一个新的受过教育的阶级。
这种崭新的知识阶级就是知识分子,他们身上带有不少可厌的特点,
首先是,知识分子对于世界的一切都抱疑问态度,唯一相信的就是他自己,认为一切问题的解答都在他的心里。
他自命为既是先知的继承人,又是祭司的继承人,于是着手想在自己生活中解决由此引起的矛盾。
这种‘新人’的弱点,在今天看来是再明显不过了。”
([奥]弗里德里希•希尔《欧洲思想史》中译本第1版第258-259页,香港中文大学2003年)

 楼主| 发表于 2012-3-29 13:2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29 15:10 编辑

中国“知识分子”的起源

中国的“知识分子”形成于近代以来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
其间,海外留学风潮为主要形式,从日本拷贝现代教育制度的过程也是其重要环节。


周恩来有一首诗,可以反映中国知识分子的来历。

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
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注解:

缘起:作者南开中学毕业,高考落榜,于是放弃在中国学习,决意到东洋去求西学时所作。

“大江歌罢”,作者用赋比兴中“兴”的手法,
借苏东波“赤壁怀古”词中“大江东去”之句,兴起自己出走中国东渡日本之意。
“掉头东”,掉头不顾、径直东去,表示对所去之国没有眷恋。

“群科”者,西学之学科分类也,如数学、物理、化学、政治经济学等。
“邃密群科”,对西学的崇拜之情溢于言表。


“穷”与“通”相对,“穷”者不通也,指没有出路。“济”者,经邦济世。
“济世穷”者,“穷”则变,变则通,通则达,“达则兼济天下”。
此句的意思是到东洋取经、学习西学各科的知识,以西学来“改造中国传统”。

“面壁十年”,达摩祖师弘扬禅法、面壁“九年”,现在作者学习西学需要面壁“十年”。

“破壁”,画龙点睛,破壁而去。这里说在西学中寻求法宝,以“破”中国文化传统之“壁”。

“蹈海”,如果用所学的西学不能“改造中国传统”,则足蹈东海、死而无憾
《史记.鲁仲连列传》:“彼秦者,弃礼义而上首功之国也,权使其士,虏使其民。
彼即肆然而为帝,过而为政于天下,则连有蹈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也。”

“英雄”,乱世出英雄,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本来是个贬义词。
“雄”是动物中的雄性,动物凭借蛮力取胜,战国七雄,就是战国“七匹狼”。
“英雄”则更强过动物,在蛮力之外又加上狡诈。
西学倡导弱肉强食的进化论哲学,于是英雄就成了褒义词。

发表于 2012-3-29 15:1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明道 于 2012-3-29 15:28 编辑

朝兄出语,如惊世之响板!惜乎,如在夜空。半月将近,和者盖寡。
震聋发愦,而能使众人钳口者,此论坛唯朝兄是举。善哉,善哉,足见朝兄之学厚。
得与为友,三生是幸。
 楼主| 发表于 2012-3-29 15: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明道 发表于 2012-3-29 15:13
朝兄出语,如惊世之响板!惜乎,如在夜空。半月将近,和者盖寡。
震聋发愦,而能使众人钳口者,此论坛唯 ...

岂敢岂敢。其实包括“国学”的概念在内,得明道兄指点、启发之处所在多有,应该我来感谢才是!
发表于 2012-3-29 16: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29 15:50
岂敢岂敢。其实包括“国学”的概念在内,得明道兄指点、启发之处所在多有,应该我来感谢才是!

朝兄何必如此自谦。“道”之所在,或现或隐。在兄是“人能弘道”,在我是“道不弘人”,其间差别自在,故曰:何必自谦。
 楼主| 发表于 2012-3-29 20: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3-1-5 21:42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18 10:05
钱穆晚年只讲经学、不讲“国学”,也可谓是用心良苦。

钱穆说:“民国以来,我们的教育部要照西洋教育。
今天我们的大学制度,乃至中学、小学,都照西洋了。
政府没有一本讲教育理论的书,历来的教育部长也没有讲过这样的主张,定过这种教育制度。
什么人提出这种理论的?到今天举不出一个人的名字来。
你们说这是时代变了,那么代表时代、领导时代的是什么人?说不出人来,
而我们的教育制度不知道怎样就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了;大家都是无知无识地盲从。”
(钱穆《经学大要》570-571页,台北、蓝台出版社,中华民国89年12月)

实际上中国现代教育制度是从日本复制回来的,
就如同现代汉语起源于日语大家并不知情一样。
...


中国现代教育制度从日本复制而来。

中国第一家全国性的教育机构是1889年创办的“京师大学堂”,
不仅聘用日本人担任教师,系科和课程也参照日本学校而设立。
在20世纪初,中国中小学所用的历史教科书也是日本人编写的。



“变法者在1989年建立的全国教育机构----京师大学堂,这是中国第一所现代大学,是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在建立之初,不仅聘用日本人和在日本受过教育的中国人担任教师,还以日本为参照设立系科和课程。……

除了京师大学堂之外,清王朝还同意创办更多现代的大学和中小学,讲授数学、物理、化学和外语等新课程
历史与其他旧式课程也一道列为课程设置的核心,并用新的方式教学,反映了史学革命的影响。

1905年以后,清王朝废除了历史悠久的科举制度,中国学生被鼓励以日文经典为捷径,接受新的知识体系。
为了满足对中小学新教科书的需要,从日本归来的留学生翻译了日文教科书。
在历史领域,由于繁荣的东洋史研究,日本历史学家已经写成了一批中国史教科书
其中还有一些是用汉语写的,如那珂通世(1851-1908)的《支那通史》。

在20世纪初的中国,那珂通世的书与桑原鸷藏(1870-1931)的《东洋史要》很快成为中小学通用的历史教科书。”([美]格奥尔格‧伊格尔斯、王晴佳《全球史学史》中文版第1版第221-224页,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年2月)

 楼主| 发表于 2012-3-30 07: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30 07:24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3-29 13:28
中国“知识分子”的起源

中国的“知识分子”形成于近代以来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


蔡源林(台湾南华大学助教授):
“不幸的是,自十九世纪下半叶起,不论是近东或远东世界
都已经被纳入西方帝国主义的势力范围了,也都开始其不可逆转的西化和现代化了。……

例如,美式通俗文化之吸引年轻一辈、世俗化与物质主义、
年轻学生留学西方的热潮、知识分子甘为西方殖民主义之买办
等等,
于是便产生所谓「东方化的东方」的现象,
本土知识分子以西方的东方学者所构建出的东方来看待自己的母文化,而欠缺深刻反省能力的问题。”
( [美]爱德华•萨依德《东方主义》中译本立绪版2003新版导读,民国100年二版十五刷,台湾新北市)

 楼主| 发表于 2012-3-30 07:44: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3-30 07:49 编辑

许多中国知识分子只是充当西方文化的喉舌和工具。

“在国际化的大前提下,不只使我们的政治经济结构越来越依赖西方霸权,
在文化学术生产上,也更为西方理论的实验场所,
或者是扮演提供许多「土著报道人」给西方学术中心的角色。

事实上许多台湾本土学者及侧身西方学术机构的华裔学者正是扮演此种角色,而尚沾沾自喜。”(同上)

发表于 2012-3-30 09: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欧美学者而言,“泛东方主义”的现实情况是:“实验场所”本身的思想枯竭,使得欧美学者失去了“新思维”的源泉。而在中国,情况要严重得多。欧美学者观察问题的角度带有浓重的“个人主义”色彩,从根本上讲,他们是无法认识“国家主义”对学术、思想、文化的危害的。“中国知识分子”不会满足于“甘当”西方文化的喉舌和工具,只做一个传教的牧师,或者是一个二流的“传声筒”。如果说“集体失语”是对“国家主义”的无奈,那么,我们会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很快就可以看到“集体愤怒”的混乱了。这种混乱不会仅仅是学术界的事,会是整个“实验场所”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2-3-30 12: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明道 发表于 2012-3-30 09:11
就欧美学者而言,“泛东方主义”的现实情况是:“实验场所”本身的思想枯竭,使得欧美学者失去了“新思维” ...

如果说“集体失语”是对“国家主义”的无奈,
那么,我们会在不久的将来,很快就可以看到“集体愤怒”的混乱了。
这种混乱不会仅仅是学术界的事,会是整个“实验场所”的事。
--------------------------------------------------------------------------------------

“集体失语”和“集体愤怒”,精辟!

 楼主| 发表于 2012-3-30 12: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今日北方之学者是也
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难矣哉!今日南方之学者是也。”(顾炎武《日知录》)

“集体崇洋”,“集体失语”,“集体愤怒”,难矣哉!今日、明日中国之“知识分子”是也。
发表于 2012-3-30 21:48:05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国家主义”者,说白了就是“强权崇拜”者。与高呼“国家至上”口号的强权崇拜者最近的邻居,甚至有时干脆就是一体两面的孪生兄弟——就是“群氓崇拜”。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极端自恋的个人主义者一旦掌控了“民主”这个武器,那将会是一场怎样的波澜壮阔的灾难。
发表于 2012-3-30 21: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家学,似乎也应该有国学。
也就是从传承与源流来说吧,只是国学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一件事情才对。
发表于 2012-3-30 22: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家学,似乎也应该有国学。
也就是从传承与源流来说吧,只是国学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一件事情才对。
发表于 2012-3-30 22:4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自大狂”而言:除了自己,天下能有什么“稀奇”的事儿?
发表于 2012-4-2 03:18:01 | 显示全部楼层

汨汨而来,拜读深受教益!收藏。也有说知识分子是19世纪从法国来的,有的说是从俄国来的。词源学上说法不一。比如,中国自古有自由一词。翻译西方的有的说明末就有了。
中国现代高等教育开创于1867年,不是西方吃了东方,而是兼容榫接。详见出贴:

“知识分子”是个灾难性的奴化贬称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 ... serids=&action=
 楼主| 发表于 2012-4-2 20:3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4-17 08:06 编辑

谢任兄赐贴!

中国知识分子源于西化的历史进程中

从容闳幼童留美始、经过庚款留美,清末举国留日,勤工俭学留法,
到留德、留苏等近代海外留学高潮迭起,打上了中国知识分子阶层的外来印记

在这样浓厚的西化氛围下,从言必称希腊、到言必称马列,再到言必称美国
一时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在中国知识分子中形成了的崇洋之风气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06: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4-3 08:01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2-4-2 20:35
谢任兄赐贴!

中国知识分子源于西化的历史进程中。

然而,无论留日、留美,还是留法、留德、留苏,知识的大原只有一个,
即:起源于意大利佛罗伦萨、威尼斯的人文主义及近代科学方法、知识。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06:58: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4-3 07:00 编辑

而佛罗伦萨、威尼斯的人文主义与西方近代科学则起源于中国。
包括十八世纪欧洲启蒙运动核心观念“理性”也无非来源于中国。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07: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4-12 12:17 编辑

西方近代科学起源于中国!

千年黑暗的中世纪自身,生长不出近代科学。 近代科学的源头不在古罗马,更不在古希腊。
科学一词来自日本、源于西方,而近代西方科学的内容则源于中国

“追随托斯卡内利和雷乔蒙塔纳斯的欧洲人,是将他们的天文学建立在中国的、而非希腊的基础上。
越来越多达文西的发明似乎早就由中国人发明出来了。达文西从中国人那里学来的吗?”
([英]孟席斯《1434:中国点燃意大利文艺复兴之火》中译本233、275页,台湾远流2011年5月版)

达文西(达芬奇)(1452年4月15日~1519年5月2日)是西方近代科学之父伽利略的先行者,他提出“理论脱离实践是最大的不幸”,“实践应以好的理论为基础”的方法,后来得到了伽利略的继承,并由英国哲学家培根从理论上加以总结,成为近代自然科学的基本方法,为近代科学家哥白尼、伽利略、开普勒、爱因斯坦、牛顿等人的发明创造开辟了道路。然而他的发明与方法原来是源于中国!

举例来说:
伽利略被称为近代科学之父,而伽利略的方法来源于达芬奇。
达芬奇被公认为是整个欧洲文艺复兴时期最完美的代表,也是近代科学的开山祖师


达芬奇提出日心说、绘制了大量的机械制图,并提出机械原理,
在天文、物理、光学、数学、医学、建筑、军事、水利、地质学、生物学等领域,
对近代科学的形成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然而,达芬奇同时又是一位超级艺术家。

一般来说,科学家与艺术家是不同类型的人,这两种才能居于一身匪夷所思。
其实,达芬奇只是一个天才的艺术家,科学家、发明家与他无缘
他在科学方面的成就,完全来源于中国

达芬奇 台湾译文为:达文西

比较达文西的机械与中国早期的机械,可以看出它们非常相似,包括齿轮与大齿轮、棘轮、梢钉和轴、凸轮和凸轮形摇杆、飞轮、曲轴系统、脚镣、辐条车轮、轱辘、链条装置、吊桥、分段的拱桥、等高线图、降落伞、热气球、直升机、多管机关枪、可拆卸式大砲、装甲车、石弩、大砲与射石砲、浆轮船、水平旋转式桥、印刷机、里程表、罗盘和圆规、运河和水闸。即使是达文西的最忠实的支持者(就象我的家人和我)肯定也会好奇,他的作品酷似中国的工程学,是否纯属巧合?1434年中国人的来访与六十年后达文西的设计之间难道有任何关联吗?在《一四三四》网站上显示的达文西的工程机械中,属于希腊人和罗马人的例子却占不到四分之一。不管达文西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他身处的文艺复兴时期随处可见中国的影响。例如,阿尔贝蒂应用透视画法于绘画与建筑学上的书籍。阿尔贝蒂的著作基础是来自于中国用以解释太阳系的数学。以中国的赤道系统取代阿拉伯人、希腊人和罗马人的黄道坐标系统,是与古代世界的一个根本性的决裂,推翻了亚里斯多德和托勒密的权威。(孟席斯《1434:中国点燃意大利文艺复兴之火》284~285页)

达芬奇的作品抄袭法兰西斯柯•迪乔治,
而法兰西斯柯•迪乔治的发明又是从马里奥诺•塔科拉那里抄袭来的。
迪乔治抄袭了塔科拉和中国的《农书》,塔科拉也抄袭自《农书》。


达文西的发明抄袭自法兰西斯柯•迪乔治的著作《论民用和军事建筑》,
法兰西斯柯•迪乔治的发明又是从马里奥诺•塔科拉那里抄袭来的。
从1430年到1454年间,塔科拉创作了一系列惊人的图画,
集结出版了《论发动机》与《论机械》,

学者认为塔科拉在欧洲技术发展史上是一个关键人物。

1313年中国活字印刷版的《农书》(著者王祯)中有265张农具和机械的图解与说明。
塔科拉和迪乔治所“发明”和画出的轴、轮及曲柄,每一种变化在《农书》里都有图示
塔科拉和迪乔治所描述的每一类型之动力传输都见于《农书》。
迪乔治抄袭了塔科拉和《农书》。(详见同上288~315页)

西方近代科学发源于对1313年中国活字印刷版的《农书》(著者王祯)的抄袭
在那之前,西方世界处于神学统治之下,在科技方面一片空白。

西方近代科学起源时期,欧洲人抄袭中国人的机械图谱申请专利,以中国人发明的印刷术和纸张传播知识,用中国人的世界海图、航海技术去发现新大陆,持中国人的火药、火炮,去掠夺新大陆。

从达芬奇之前开始,当时的提水机、碾米机、排水机、运河开凿机等农业机械,都以中国原创的图谱为蓝本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07: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学技术自古以来,属于中国文化的强项,然而中国古人非常睿智,从不夸大科学的作用,将其限制在工具的定义上。

科学技术在中国古代大量广泛存在,但因为它只是工具而已,
因此在图书分类中属于经史子集四部的子部的技术工具门类,非常合理。

在古代的中国,科学属于博物的范畴,技术则属于百工的范畴,科学家是博物君子,技术人员则称为匠人。
此人很有技术水平,就说他独具匠心。

近代以前与西方比较起来,中国的科技领先世界不知多少倍。
这种领先的科学技术才是西方近代科学的真正源头。

 楼主| 发表于 2012-4-3 07: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2-4-3 15:19 编辑

中国古代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基于道德,西方近代以来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基于法律

对于中国传统来说,保护知识产权是道德的第一需要;
而西方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出于利益,因而只要合乎法律就不惜剽窃。
西方人拿了别人的不声张,只要申请了专利就算自己的,丝毫没有羞耻感

中国文化向全世界无偿传经送宝,如鉴真渡东海、郑和下西洋,
西方文化则对全世界肆意掠夺(有时利用专利的名义),如灭绝印第安人种、贩卖非洲黑奴和华工(称华工为猪仔)。

中国古人注重从道德上对知识产权加以保护,佛教传到中国,是达摩的就是达摩的,流行中国景教碑记录耶稣教流行中国的情况,原原本本,毫不含糊,无论是外来的还是中国自身的,产权都非常清晰。

中国人、印度人对古文献的来历都有明确的交待:
以24史中的经籍志和艺文志等为代表的历代文献的著录,对于著作权交待得原原本本。
再比如佛经中的大乘经典,明确告诉读者,是龙树菩萨从龙宫中取回的经典,为释迦牟尼佛于兜率天宫所说法。
传到中国的内容,被源源本本保存下来,并被发扬光大。在印度灭绝之后,中国成了佛教文化的传播中心。

在孔雀王的时代,大乘佛法除了向中国传播,也向亚历山大城为代表的西方地域传播。
传到西方的佛教被剽窃得踪影全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