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楼主: 诸玄识

原始的古希腊——朝千里新作的读后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17 09:56:56 | 显示全部楼层
诸玄识兄说:
法国神职学者约瑟夫·斯卡利杰((Scaliger, Joseph Justus,1540—1609年)被称为科学的现代编年史的建立者,
即:现代通行的关于古代世界和中世纪欧洲的编年主要是基于16—17世纪的约瑟夫•斯卡利杰的系列著作,
以致西方历史学可被称为“斯卡利杰历史学”(Scaligerian History)。

然而实际上,斯卡利杰是伪造历史的集大成者:
他不仅汇总了杜撰的神学故事,用其充实历史;
而且还把他那个时代所发生的事,写成是古代的。[3]


-----------------------------------------
这个发现很重要。可以循此继续追下去,因为公元纪年导入西方历史学要晚于“斯卡利杰编年历史学”;
在这个之后,一定还有大老鼠。看能不能想办法把它挖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5-8-19 13: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17 09:56
诸玄识兄说:
法国神职学者约瑟夫·斯卡利杰((Scaliger, Joseph Justus,1540—1609年)被称为科学的现 ...

您说继续挖大老鼠,我已按照您说的做了。请来我的博客。
发表于 2015-8-19 14: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诸玄识 发表于 2015-8-19 13:11
您说继续挖大老鼠,我已按照您说的做了。请来我的博客。

彻底揭露西方伪史的真面目,太好了!明道兄早就说是教会干的,果然不假!

发表于 2015-8-19 15:5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发:李和平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929a4490102vz8x.html

“文明”的标准——读林鹏先生《论中华文明的唯一性》有感(2015-08-16 22:49:13)
  
博前絮语:一春一夏,匆匆去也,淑气黄鸟,晴光绿萍,秋天又到了。离开博友们数月,十分想念!今日回到博中,首先问好,祝师友们秋祺!



“文明”的标准


——读林鹏先生《论中华文明的唯一性》有感

董并生先生写了一本书《虚构的古希腊文明》,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6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出版。当我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深感敬佩!

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仰慕西方,至今已经完全西化,只要是西方的东西,绝不起个鉴别之心,不管什么东西,捡到篮子里就是“菜”,
然而,对自己传承了几千年的文化和文明,却是百般怀疑,横加毁弃!——中国简直变成了西方文化的殖民地......这说起来,实在令人沮丧!

董并生先生这本书,以《欧洲“古典”历史辨伪》为副标题,全书用大量的材料说话,没有空洞的反驳,光看目录就足以惊人:
“古希腊”概念向壁虚构;“古希腊文献”为后世伪造;......从“古希腊”的真实情况开始,层层辨伪,坚实有力,
揭示出“西方学统核心历史概念重重虚构”以及“西方学统中的弥天大谎”,余论是“是‘文艺复兴’还是‘中学西被’”,
结论是:西学源于中国。最后的结语是:严格说来,西方并无“文化”!

这样的结论,这样的识见,不足以振奋中国学人吗?

我对董并生先生深厚的学识和勇敢的学术精神深感敬佩!


不仅如此,林鹏先生还以《文明的唯一性》为标题为这本书作了序。并单独发表在《名作欣赏》杂志上。
林先生给我带回了这个《序言》的复印本,并在标题的前面用红笔加了“论中华”三个字。
他对我说:”我说‘文明’的唯一性,有人不同意,说‘文明’具有多样性。
是,‘文明’是具有多样性,但我们‘中华文明’却具有‘唯一性’。
有人提出‘中华文明’具有‘独一性’,并且有人说‘独一无二的中国文明’,‘独一性’、‘独一无二’,还不具备‘唯一性’?“显然,林先生颇有感慨!

在这篇《序言》中,林先生站在人文历史的绝对高度上,提出了“文明”的三大标准:
第一,要有真正的“文字”,而文字必须具有形、音、义三项要素;
第二,有了文字,还需要“文以载道”,未能“载道”,就算不上真正的“文明”;
第三,即称“文明”,必须照亮历史。唯有“中华文明”曾经照亮历史,并为人类的未来指明了方向。

这“三大标准”,泰山不移

布罗代尔说,社会科学的词汇从来没有明确的定义。他这样说,不知是通达,抑或是无奈。

没有明确的定义,是因为没有明确的标准,没有明确的标准,那些人文学者们尽可各取所需,定义出无数个定义来,如古代文明,现代文明,东方文明,西方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工业文明,农耕文明......,具体点说有古希腊文明,古巴比伦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古中华文明......;再具体点说还有欧洲文明,欧洲十八世纪文明,欧洲十九世纪文明......;还有历史悠久、地理封闭的文明,贵族气派的文明等等,等等,枚不胜举。

一般说来,“文化”、“文明”这些学术概念,你只要看文章,你只要看书,就会发现到处都是。据说对“文化”的定义,有一百多种,也无怪乎有人说“文明”具有“多样性”。

为了理解的方便,我们不妨举出一个例子来:

钱穆先生如是说:文化“是指的群体的人生”。“人生是多方面的,一个社会乃至一个民族一个成群的大团体所包有的多方面生活,综合起来称人生,也就是文化。”至于说文明,钱穆先生举有一个例子,他说:“天生人有男女,可说是自然的。但由男女化成为夫妇,这便是人文,是文化了。......如男女分别,要他表现得明显,并能停止在那明显的花样上,则莫过于创出婚姻制度,便是文明。”这意思就是,“文化”发生质变,形成“成规”,结出成就,就是“文明”。

什么是文化?什么是文明?钱先生这个说明,简洁明要,便于理解,似乎只是缺了些标准。

我们不妨这样说:文化似乎难以立标准。人类任何团体,都有它的文化,比方说黑社会,比方说占山为王的土匪,比方说希特勒的“纳粹党”,比方说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党”......我们可以说它们都有各自的团体文化,但是,我们怎么可以说它们的“文化”成就就是“文明”呢?如果说“文化”难以有标准,“文明”怎么可以没有标准?

中国人习惯看西方人的眼色说话,那咱们也就引用一番西方人的话:

有一位米拉波侯爵,曾提出了“文明的范围”这样的概念,在他看来,“文明”应该有个范围。甚至,这位侯爵还提到过“骄奢淫逸的虚假文明”这样的概念。“虚假文明”,不能算是真正的“文明”吧?如果说“骄奢淫逸”只算作“虚假文明”,那么,那些暴力残忍滥杀无辜的团体、纳粹、法西斯等等,怎么也不能算在“文明的范围”内吧?

法国的雷蒙·阿隆,是位顶级的学者,他的《知识分子的鸦片》一书,精深至极。但就在这本书里,他也使用了“殖民地的文明”一概念。西方资本的初步积累,“工业文明”的起源,靠的就是对殖民地的掠夺,那里不仅有经济掠夺,还有杀戮,还有种族灭绝等等,如果把“殖民地”这一部分人类活动,也算作“人类文明”的一部分,那人类离“动物世界”还远吗?孟子说:“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可人毕竟不是禽兽。——看来,阿隆毕竟是西方的学者,最终也是“欧洲中心主义”。

东方有个日本国,历史上的“倭寇”就是指的日本人。倭寇骚扰东南亚,可谓是历史悠久。整个“二战”期间,残忍的日本鬼子对人类犯下了滔天罪行,挨了两个原子弹之后,投降了。天皇发了投降诏书,日本人也在投降书上签了字。投降是投降了,随后,他们就把那些“战犯”供奉在“靖国神社”里,当作他们的民族英雄加以供奉,加以朝拜,在日本人看来,这肯定是他们民族的光荣,也是他们民族“文化”的成就。

日本人还有一件事要说一下:就在今年的五月份,日本人有一个举动,想以“单纯向世人传递战争惨烈程度,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的名义,为他们的“神风特攻队”申遗,即申请“世界记忆遗产”。这个“神风特攻队”也叫“神风敢死队”,之所以有了这样一个组织,是日本人妄想挽回战争的颓势。这样的举动,这样的残忍,如果“申遗”成功,写进他们的历史,岂不是日本民族的“文明”。

如此“文明”,岂不让人类蒙羞!

“中华文明”伟大不伟大,具有不具有“唯一性”,能不能”为人类的未来指明方向“,我们既然相信西方人,也就不妨再举出几位西方人的话:

法国人伏尔泰,十八世纪法国资产阶级启蒙运动的旗手,被尊为”法兰西思想之父“、”欧洲的良心“,他对中国文化的赞美无以复加,尤其中国的儒家文化,他在回复友人的来信时,是以”孔夫子的名义“向友人致谢!

法国人还有个魁奈,是一位重农学者,他说:”一部《论语》就可以打倒希腊七贤。“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因比,对日本人池田大作说:如果有来世,”我愿意生在中国。我觉得,中国今后对于全人类的未来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得以转世为中国人,我想自己可以做某种有价值的工作。“汤因比进一步补充说:”如果我将来生在中国,要是在那未来的时代世界还没有融合起来,我就致力于使它融合。假如世界已经融合,那我就努力把世界从以物质为中心转向以精神为中心。“池田大作在总结他和汤因比的谈话时提到:”汤因比博士对于中国在广大地域多民族融合、协调,一贯保持一个文明的这种悠久历史刮目相看。他还清晰地论述了中华文明精神遗产的优秀资质,预言今后中国将成为融合全人类的重要核心。“

荷兰人彼得·李伯庚说:“中国对世界其他文化所作的贡献,是怎样估计也不为过的。”“欧洲文化在与世界其他文化的交流中,得益最多的可能就是和中国的文化联系。”

举这几个例子,就足够了!

“中华文明”之所以伟大,之所以具有“唯一性”,是因为它有完美的文字,有传承悠久的历史文献,有儒家“仁者无敌”的“王道思想”!

如果有人不同意,尤其我们中国人,也尽可举出几个西方人的话进行反驳,比方说黑格尔。黑格尔认为现实神圣不可侵犯,”现实的就是合理的“。不过,他的敌人把他称之为”御用哲学家“,名声并不怎么样。

我的感想,不足为训。

林鹏先生的《论中华文明的唯一性》一文,我将随后发出,望博友们一览。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
三馀斋主李和平

发表于 2015-8-19 17: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19 21:45 编辑

转贴:
admin :希腊伪史很可能只是西方编年史的冰山一角 (2015年8月19日 10:16:34)
http://woodenkitten.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62

希腊伪史很可能只是西方编年史的冰山一角。真正系统完整的,有文物信史互相印证的,2000年以上基本无间断的编年史只在中国存在过。
以安格鲁萨克森和日尔曼为主导的西方在文艺复兴以后才开始修订真正的编年史。
现代人类编年史的时标,耶稣的出生年无据可考。说他的出生日是胡编乱造都不过份。
无意冒犯宗教信仰者,原因如下:1752年,英国及其殖民地为修正1年365.25天(4年1闰,每128年多出1天)带来的误差,从9月日历上减掉11天。
现代人类通行的西元日历1752年9月3-13日凭空消失。(南北朝的祖冲之(429-500)精准测出1年365.2428天。他的《大明历》更精确录得月长29.5305915天。
反复计算后,每391年中设144个闰月修正之前19年7闰的阴阳历,平均每年误差最多52秒)实际上,
在1582年教皇从当年的10月已经减了10天(5-14日凭空在日历中凭空消失),只解决了之前1280年内,单用阳历计时记事的误差。
英国170年后才跟进,那么,西方这170年的编年史难道有两套相差10天的日历并存?
假设公元300年(1582-1280=302)以后的日历误差全解决了,那么之前每128年多岀的1天去哪了?耶稣出生于公元元年12月25日从何而来?

时间再往前推一推,请问:耶稣生前的罗马统治时期有无相对完善的历法和编年史?
如有,是否被匈奴和日尔曼蛮族全毁?耶稣生日是用何种文献和日历记载的?
它是参考哪些原始文献倒推精确计算出来的?误差范围以天计,月计还是以年计?

如果哪位网友能圆满回答以上问题,下一个问题:更早的古希腊编年史写在哪里或何时何地出土的?
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斯多得祖师徒三人都在希腊出生吗?三人精确的生卒年从何而来?

英国人说历史是胜利者书写的。这种说法至少对古希腊史的书写方式和内容是成立的。
必须承认,全部古希腊文化资料都由十字军东征千年以来在全球范围所向披靡的胜利者提供。
因此最简单直接证实或证伪的办法:普查古希腊文物的年龄。(俄建议国际调查阿波罗的几百公斤月面样品,质疑载人登月的真实性是一个道理。)

人们学习了几百年的"历史常识",突然有人质疑,看起来危言耸听。是真金就不怕火炼。
超越同时代华夏文明的古希腊在中文典籍中显然是一片空白,
那么中国学者董并生敢写,正规出版社敢公开出版的《虚构的古希腊文明:欧洲"古典历史"辨伪》
其参考文献必然悉数源自西方对古希腊的研究。

没有人会认为信口雌黄可以帮助中国人找回文明自信,但几百年的先入为主也很容易使人对"质疑者"不屑一顾。

有网友提到古埃及的"莎草纸"。本人游历有限,从未见过"亚里斯多得"写在这种纸上的原稿。
请问:亚里斯多得的百科全书全部是用这种"纸"写的吗?希腊目前有多少这样的原稿或残片出土?
它只向东一个方向传抄到西亚中东吗?西亚中东有无全书或残片出土?
穆斯林因地利先学会中国造纸术,最早10世纪才带到西欧,在这之前"莎草纸"是中东以西唯一使用的书写材料吗?
如果不是,有无亚里斯多得百科全书羊皮版,木刻版,竹简版或石刻版等等出土?
西亚中东地区第一次用中国发明的纸抄写这部百科全书的时候,流传至今仍然浩瀚的1/3的参照版在哪里?
莎草纸上?羊皮上?有无文物或残片出土?历经1500多年,从原稿到第一部全套中国纸版,直译转译一共涉及过哪几种文字?哪一版最接近原稿的内容?
(仅250年前的一本红楼梦,远小于亚里斯多得百科的篇幅,用的是已完全定型的中文,比字母文字更不易抄错,还抄出各种错漏百出五花八门的版本。)
哪一年哪一版开始使用中国印刷术批量生产发行的?印刷的是古代,近代,还是现代希腊文?与近2000年前的原稿内容相去有多远?

最后建议网友有机会去希腊找找亚里斯多得的原稿。看看他老家重建放大的雅典神庙是否有风化2000年以上的石头。
(网上介绍:"原庙很小,新建神庙用上了古废墟的石头"。如果古废墟的石头不重新打磨,今天看上去,这种石头应该比秦长城和罗马斗兽场风化的历史更长)。

发表于 2015-8-20 07:01: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13 22:54
近世关于中国古籍中“大秦”之地望异说纷纭

“条枝、黎轩和大秦的地望,是东西史学界颇感兴趣的问题之 ...

敬闻教。
松龛相关对魏源“西印度”的考证:

近刻有将巴社、阿丹两回国,称为西印度,并极西之如德亚,亦隶之西印度者,其说甚奇,不知何所本?五印度者,汉之天竺、身毒也。巴社即波斯,汉之安息也。阿丹即亚剌伯,汉之条支也(说详回部四国图后)。如德亚即拂箖,古罗马之东境,汉之大秦国也。《汉书》列安息为一国,条支为一国,大秦为一国,天竺为一国。今曰皆西印度,则是有天竺,而无安息、条支,大秦也。夫天竺,自古之弱国也。幅员虽广,而怯懦不善斗。西北诸胡,取而代之者屡矣。东汉时,大月氐方强,尝杀其王而置将,令统其人。唐时,亚剌伯回部方强,屡侵割其境土。赵宋时,半为回部所割据。至元明,而五印YHZL3:25a

度全为蒙古所囊括。是他国之兼有印度者,代有之矣,未闻印度之兼有他国也。《汉书•天竺传》,称“月氐、高附国以西,南至西海,皆身毒之地”,或者因此傅会欤。高附不知为今何地,其国介天竺、罽宾、安息之间,大约在印度河左右。“南至西海者”,指印度海,非指地中海也。唐沙门元奘访求释典,遍历五印度,各有纪载。其记西印度诸国,总不离印度河左右,而曰“自此西北,至波剌斯,非印度之国也。西北接拂懔,西南海岛有西女国,并非印度境”。波剌斯即波斯,所谓巴社也。拂懔即拂箖(泰西人称犹太国,其都城曰耶路撒冷,转音为拂懔、拂箖),所谓如德亚也(如德亚之北,曰西里亚,西女即西里之讹,有女无男之说,世俗所附会也)。元奘亲历其地,而断其非印度境,今乃无端而隶之印度,义何YHZL3:25b

取乎?如曰其国在印度之西,不妨名为西印度,则葱岭东西之城郭诸国,以及乌斯藏卫,皆可名为北印度,滇池、缅甸、暹罗、安南、真腊,皆可名为东印度乎?广印度於天下,其意何居?为此说者,当代博雅名流,或其别有所本,而非予之所及知也。书之以质所疑。YHZL3:26a
发表于 2015-8-21 14: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21 14:32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7-12 23:21
当当网《虚构的古希腊文明——欧洲“古典历史”辨伪》书评:

好书。内容让人意想不到。西方古代史果真如 ...


亚马逊关于《虚构的古希腊文明——欧洲“古典历史”辨伪》的评论:

内容让人意想不到

好书。内容让人意想不到。西方古代史果真如此吗?作者言之有据,大量的注释让人不得不信服书中的结论。希望本书能让西方的研究者好好看看。

留言者liyulongmen   于 2015年8月21日
http://www.amazon.cn/dp/B00ZHSLI10

发表于 2015-8-21 14: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23 20:22 编辑

京东网书评

chengzhizhi
金牌会员 湖北
2015-08-11 20:09 购买  

湖北 金牌会员 chengzhizhi  评论 《虚构的古希腊文明 欧洲“古典历史”辨伪》:
西方人造假系统全面连带着烧杀强略。  2015-08-21 14:07
http://item.jd.com/11725838.html#comment

发表于 2015-8-23 20: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任复兴 发表于 2015-8-20 07:01
敬闻教。
松龛相关对魏源“西印度”的考证:

回答任先生的问题: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方面是中国古代对西域地理知识的认识,另一方面是徐继畬的知识来源。

从中国古代对西域地理知识的认识来说,自汉代张骞凿空以来,在历代断代史志等文献中形成了半实半虚、亦真亦幻的独立的传说系统。
其中,大宛、月氏、大夏、安息、天竺等属于半实亦真的部分,而《后汉书•西域传》中“大秦、犁鞬”等则属于半假亦幻的部分。
所谓半假亦幻,因其非亲临其境、或者毋宁说传说多于史实,好像是《山海经》中大荒经中的地名一般,虽非一概无据,却难以后世地名指实。

这个半假亦幻的部分,后代虽然没人实地考察,却在在中国历代文献中屡有记述。
如《史记•大宛列传》中的“条枝、黎轩”,《汉书•地理志》的“犁轩”、
《汉书•张骞李广利传》的“犛靬”颜师古注:“犛靬即大秦国也”,《魏略•西戎传》的“条支、大秦”等。
“大秦”甚至也见于纬书、道经,如《河图玉版》(《法苑珠林》卷五引)、
《太清金液神丹经》(题东汉长生阴真人撰,见《道藏•洞神部》)等。

三百余年前开始对这个亦真亦幻的传说系统开始争论
“对于条枝、黎轩和大秦的地望,是东西史学界颇敏感的问题之一,讨论已持续了三个多世纪。
问题的核心是汉魏时代的大秦之地望。诸说可大别为五类:
一指大秦为罗马,二指大秦为马其顿,三指大秦为叙利亚,四指大秦为埃及,五指大秦为阿拉比亚。”
(余太山《古代地中海和中国关系史研究》第5页,商务印书馆2012年6月第1版)

按:徐氏之说属于这个争论中的组成部分。
而徐氏之说所依据的是来自西方近三百年来对古希腊、古罗马帝国进行大肆虚构的历史时期之内。
因此他才说:“考之泰西人所纪载,罗马都城最大,与汉书‘周围百馀里’之说相合。”
其后的“大秦为古罗马说”都是本于这个欧洲人所编造古典伪史系统。可以说,徐继畬是较早受西方伪史所惑者。

发表于 2015-8-23 20:3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诸玄识 发表于 2015-8-19 13:11
您说继续挖大老鼠,我已按照您说的做了。请来我的博客。

为什么争论是从三百余年前开始的呢?以下转贴中,诸玄识先生的考证有助于理解问题。


诸玄识:杜撰的世界历史——外国学者揭秘西方史学(之六) (2015-08-19 12:47:10)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6ae1f80102w3sn.html

西方的历史学完全是伪造的,教会是始作俑者(法蕾雅·赫瑞特整理/诸玄识翻译)


Ⅰ.罗马编年史是欧美的世界编年史的经纬

让我们简明扼要地介绍当今流行的古代与中世纪编年史的来龙去脉。……现今的全球编年史是由17—19世纪的欧美史家所打造,而建立起来的;他们是根据号称是古罗马《儒略历》(julian calendar),来推算主要历史事件的发生日期(实际上是把中古教士所积累起来的神学传奇与周遭事件,加以“科学化”)。那就是,以中古材料为基础,以《儒略历》为时间轴线和以最先完成的“罗马编年”为经纬或参照,把陆续“发现”的文献和文物及其注释,系统化与逻辑性地充实进去,从而形成了浩如烟海之“洋洋大观”。并且,所有的被西方学者“发掘”出来的其他文明,无不根据《儒略历》安排它们的“历史事件”的前后顺序,列于古罗马之前、之后或并世。换句话说,罗马编年史是全球历史的“脊柱”(spinal column)……。 [1]


Ⅱ. 16—17世纪,斯卡利杰、佩塔维斯和别的神职编年史家利用当时的“神喻”和“周遭”,草创了古代编年史

现行的古代史和中世纪史是被草创于——其大部分内容被总结于——16—17世纪的约瑟夫•斯卡利杰((Scaliger, Joseph Justus,1540—1609年)的著述中的,因而他被现代历史学家波克曼(E. Bickerman)称为“近代的科学编年史之父”。
约瑟夫•斯卡利杰对编年史/年代学(chronology)贡献。堪称卓著。他的代表作有两部:1.《论日历和断代方法的改进》(1583)(Opus de emendatione tempore /英文:Study on the Improvement of Time);2.《年代学词典,包括欧色比乌斯·帕姆费里的年代记》(1609)(Thesaurus temporum, complectens Eusebi Pamphili Chronicon / 英文:The Thesaurus of Time, Including the Chronicle of Eusebius Pamphilus. 据称,该书重建了欧色比乌斯记载的早期基督教历史,按照年代先后整理了古代希腊拉丁语残留文献的顺序)。
约瑟夫•斯卡利杰的著述体系的大部分内容,被戴奥尼夏·佩塔维斯(Dionysius Petavius,1583—1652年)作了整理和总结。后者的名著是《关于年代的理论》(De doctrina temporum, Paris, 1627年)和《时间的理性》(Rationarium Temporum, 1652年)。
格哈德·弗里德里希·米勒(Gerhard Friedrich Miller, 1705—1783年)在18世纪,按照斯卡利杰的模式修订了俄罗斯历史和编年……。
由此,现在通行的关于“古典”和“中古”的编年史,可以被称之为“斯卡利杰—佩塔维斯版本”(Scaliger—Petavius Version);进而,我们也可以简称为“斯卡利杰编年史”(Scaligerian Chronology)。斯卡利杰和佩塔维斯在16—17世纪提供了古代编年的时间表,却没有给予任何合理的解释。然而他们也的确具有“神圣的理由”,即:“神学传统”——在过去的大部分时间里,历史都是神学的附庸,它是由神职学者来撰写的。 [2]


Ⅲ. 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的编年史是假历史的,而在此之前则完全没有记载

今天的历史学家们都相信,优西比乌(Eusebius)和哲罗姆(Hieronymus)两人奠定了编年史的基础,据说是在公元4世纪完成的。……极大的可能性,他们都是文艺复兴时期的人物,不会更早(值得注意的是,优西比乌画像,其服装款式是典型的文艺复兴时代的)。
【通常的介绍是:优西比乌(Eusebius Caesariensis 生于约260年或275年—可能卒在339年5月30日)是巴勒斯坦地区的该撒利亚(即该撒利亚 Palaestina)的教会监督或主教。由于他对早期基督教历史、教义、护教等贡献,他被一部分后人认为是基督教历史之父。】
【通常的介绍是:哲罗姆,天主教译圣热罗尼莫或圣叶理诺,也译作圣杰罗姆(约340年-420年,Eusebius Sophronius Hieronymus)是古代西方教会领导群伦的圣经学者,公元340年生于司垂登的一个基督徒家庭。哲罗姆很早就显露出对藏书的热情,并建立了古典晚期最卓著的私人图书馆(由学生时代的异教文学经典开始,逐渐包含大量的基督教圣经与神学作品);他在罗马接受教育,去莱茵河边寻求仕途,并在皈依苦修理念后前往叙利亚的荒漠地区苦行,晚年时(386年-420年)定居于耶稣的出生地伯利恒,过苦修隐居的生活。在早期的拉丁教会他被尊为四位西方教会圣师之一,这个约定俗成的称号后来被教宗鲍尼法八世列为正式头衔。哲罗姆是最有教养,最有学问古教父当中的一位,也可说是古代西方教会中最伟大的学者。】

严厉批判基督教伪造历史的、英国历史学家埃德温·约翰逊(Edwin Johnson, 1842–1901年)指出:“比编年史所告诉我们的,我们实际上更接近希腊和罗马。”按照福缅科院士,所谓的“古希腊、古罗马”都是对中世纪的发生的事的离奇发挥。按照莫罗佐夫教授,全部的“古典时代”都是中世纪的缘起。[3]

发表于 2015-8-23 20: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23 20:37
为什么争论是从三百余年前开始的呢?以下转贴中,诸玄识先生的考证有助于理解问题。

西方历史学的编年史以及耶诞纪年是从十七世纪开始的。(比照中国古代历史典籍)

那么要问,为何是十七世纪呢?答案其实很简单,因为当时中国的史学文献大量传入欧洲,在欧洲引起了巨大震荡。
在此之前,欧洲的历史学囿于天主教神学观念,只有上帝创世的观念,没有人类历史演进的认识。

所谓的宏大的罗马城也得不到考古学上的证明,只有17世纪梵蒂冈所建造的地面建筑物(假古董);
而所谓奥古斯丁的《上帝之城》是为了配合梵蒂冈建造罗马城而虚构出来的伪书。(说见《虚构的古希腊文明》有关章节)

发表于 2015-8-23 21:0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23 20:34
回答任先生的问题: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方面是中国古代对西域地理知识的认识,另一方面是徐继畬的知识来源 ...

谢谢!在梳理徐生平时会注意这些问题
发表于 2015-8-23 21:4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任复兴 发表于 2015-8-23 21:02
谢谢!在梳理徐生平时会注意这些问题

仅供参考:


“罗马建城”时期的罗马
考古学告诉我们:所谓“罗马建城”时期的罗马,根本没有城市的影子,只是些简陋小屋的原始聚落。
“考古学家认为,在帕拉丁山丘发现的最早人类居址遗迹,不会超过公元前8世纪中叶,这样便肯定了公元前753年建立罗马的传统说法。但这并不是什么城市,而不过是有些简陋小屋的若干村落,人们发现在地上挖出的小屋的浅浅地基。”[1 ]

中世纪晚期、公元15世纪的罗马城
“我们有乌斯克的亚当写于1400年左右的一篇著名的关于「不朽之城」罗马的栩栩如生的记述,他是一位英国主教,在卜尼法斯九世和英诺森七世在位期间,在罗马城里居住过一些时候。这是一幅惨不忍睹的图画:人口锐减,贫苦不堪,盗匪横行,害虫肆虐,狼群出没。他写道:夜间,狼群和野狗在大街上互相撕咬,吵得全城不得入梦;强盗们剥光了圣彼得大教堂的大理石和斑岩的外壳,大教堂一贫如洗,以至于1414年的圣彼得与圣保罗节那天,只剩下一盏孤灯闪亮。梵蒂冈的宫墙已成碎砖烂瓦,狼群长驱直入,横行内苑。”[2 ]

-------------------------------------------------------------------
(1) [法]德尼兹•加亚尔等14位欧洲作者1993年合著、欧洲历史教科书《欧洲史》中译本第1版第84页,人民出版社、海南出版社2010年7月
(2)[美]詹姆森•W.汤普逊《中世纪晚期欧洲经济社会史》中译本第401页,商务印书馆1992年10月第1版1996年8月2刷
发表于 2015-8-23 22:41:52 | 显示全部楼层
15世纪圣彼得大教堂大理石等外壳遭破坏,表明以前曾辉煌过
发表于 2015-8-24 08:3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24 08:46 编辑
任复兴 发表于 2015-8-23 22:41
15世纪圣彼得大教堂大理石等外壳遭破坏,表明以前曾辉煌过


詹姆森•W.汤普逊所引亚当的话说的是天主教不是古罗马,而天主教的文献造假严重、不可全信。
这里引用它,也是不得已;因为十五世纪前西方没有历史。这是佛教借权显实的方法。
要证明西方曾有辉煌的罗马帝国存在,必须有考古、文献等综合证据。探究一下,这些一概缺乏。

只是些历史学家根据后世传说的空说,或者造一些地上的建筑说是古代历史遗址,而定睛一看都是些石头加水泥的“古董”,
而这些建筑之下并没有发现地层方面的证据,或者毋宁说这些建筑遗址是建筑在十七世纪当时的新土之上。

发表于 2015-8-25 19:5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米家那个山
【考古泰斗被斩首后,叙利亚最壮观的神庙遗址昨被炸毁】 继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的守护者、考古学泰斗哈立德·阿萨德被“伊斯兰国”斩首后,据BBC8月23日报道,该城罗马时期的遗迹巴尔夏明神庙或已于一个月前被极端组织炸毁,与其邻近的另一个主要遗迹贝尔神庙的情况尚不清楚。
==============
炸掉是这是些什么时期的东西?
发表于 2015-8-25 22:4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25 22:46 编辑
任复兴 发表于 2015-8-25 19:52
@米家那个山
【考古泰斗被斩首后,叙利亚最壮观的神庙遗址昨被炸毁】 继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的守护者、考古 ...


请看铁马冰河陆川客兄的评论: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483382-9.shtml

英国《卫报》、天空电视台报道称,古叙利亚城邦帕尔米拉的一座具有2000年历史的狮子雕像被激进分子摧毁。这座石灰岩雕像于1977年被发现于拉特女神庙中,被称为拉特女神的狮子,是该城市无可替代的历史遗迹之一。作为叙利亚沙漠中的一个绿洲,这座城市是重要的古代文明枢纽之一,很多遗迹被保留至今。叙利亚文物局的一个主任阿布德卡林(Maamoun Abdelkarim)确定,帕尔米拉古城有两千年历史的“拉特女神之狮”(Lion of Al-lāt)雕像已经在6月27日被IS摧毁。这座雕像是1977年由一个波兰考古小组在拉特女神神庙发现的,高3米,重15吨,是帕尔米拉古城的镇馆之宝之一, 全球仅此一件。发现时雕像碎成几块,我们看到的白色部分是修补的石膏。





铁马冰河陆川客兄的评论
这个石狮子可爱不?
俺倒是在石窟参观看过工作人员修复古代雕像。

古代艺术?还是个问题,这座石狮子的结构和修复看起来也是很可疑的,原件部位的损坏情况更是可疑。
俺原来怀疑1950年代以前的西方考古学,那个中亚希腊化目的考古16年下来基本失败,至少算是心虚嘴硬那种,坚持希腊化,但却缺乏有力可靠的证据。而杨教授靠译文反而坚信原本模棱两可的观点是西方定论,也难怪业内论文质疑了。年纪大,资格老,不见得就掌握真理。
不过从1977年的狮子到2002年的海底,西方的考古,呵呵。还有同期内东洋的造假大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5-8-25 23: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任复兴 发表于 2015-8-25 19:52
@米家那个山
【考古泰斗被斩首后,叙利亚最壮观的神庙遗址昨被炸毁】 继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的守护者、考古 ...

所谓的“古罗马建筑”没有「地域特征」
“古罗马建筑同意大利、高卢、西班牙、非洲、爱奥尼亚等地的建筑别无二致。……”[1]

所谓的“古罗马建筑”没有「时代特征」
“倘若古罗马文明再多延续几个世纪,最客观的实用性建筑的外形也会在三种因素下一点点发生变化。它们分别是:原材料的质地、建造者的性格和世人不得不面对的地域环境因素---气候、地质构造、土壤类型和自然风光。”[2]  

法国人将没有时代特征的问题归因于「罗马文明」的寿命太短,没有说服力。
「罗马文明」从公元前753年罗马建城,到公元476年上帝之城罗马被毁(所谓西罗马帝国灭亡),有1200多年的跨度。
如果真有个「罗马文明」,“古罗马遗址”又真是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而不是梵蒂冈于16世纪之后新构造的话,
在上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建设的建筑之遗址,怎会没有建筑材料的差别、不同时代建筑风格的区别,以及与其它地区建筑间环境因素的差别呢?
(详见山西人民出版社《虚构的古希腊文明》)

-----------------------------------------------------
(1)[法]艾黎•福尔《法国人眼中的艺术史:十七至十八世纪艺术》中译本第20页,吉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2010年8月第1版
(2)同上第20-21页


被炸毁前的巴尔夏明神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5-8-26 10: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26 11:05 编辑
任复兴 发表于 2015-8-25 19:52
@米家那个山
【考古泰斗被斩首后,叙利亚最壮观的神庙遗址昨被炸毁】 继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的守护者、考古 ...


转诸玄识博客:伪造古埃及之三:埃及、两河历史是重灾区 (2015-07-09 10:55:5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46ae1f80102vz83.html
转载▼标签: 学术西方中心论 分类: 历史


今天所教的古代史是一个重灾区,丝毫不能自圆其说而令人信服。(Ancient History as taught today is a disaster area. Nothing fits convincingly together.)。——英国跨学科研究协会。[1]

《剑桥中东和北非百科全书》就是一个例子,……八十二个学者参与撰写。而当地居民诸如黎巴嫩人、叙利亚人、以色列人、亚述人和埃及人则连根切断,……他们的自己历史被抑制,其文物也被系统地摧毁。 ——(POLK,威廉R.,1991)。[2](The Cambridge Encyclopaedia of ‘THE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is just one example.……Eighty-two academic contributors participated in its publication. Native inhabitants of Lebanon, Syria, Israel, Assyria and Egypt are either cut off from their roots, …… Their history is suppressed and their relics systematically destroyed. (POLK, William R., 1991).)


    (一)中华文明“西来”,还是相反

长期以来,不乏西化华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于疑古,尤其是要否定中华文明乃自成体系、而又吞吐世界文化和辐辏世界经济,这一历史长河的主流(驱动人类社会的“周期律”)。法国汉学家谢和耐说:“中国泽福广大人类,馈赠世界予文化、技术、人生观与世界观,圣哲思想与政治制度。”[3]

再者,近来一些中国人透过西方国家博物馆里的四大文明古国的文物,关注其颇多雷同,便武断地认定:中华文明源于西边的“更古老的文明”;这岂不是印证百年前的“中国文化西来说”,从而使西方中心论(帝国主义)的“考古造古”与五四新文化之“疑古辨古”,借尸还魂,死灰复燃吗!

我们为什么不能“换位思考”——通过这些文物比较,作出推断:西边的文明是源于东边的呢?一如霍布斯教授所论“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written—— John M. Hobson。其要旨之一是:传统中国的创新与发明是欧洲崛起的关键)[4]。就像笔者反复论证的:欧美文明几乎全部——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包括科学与民主)——都是源于华夏的。就像保罗·肯尼迪称:近代西方直接“借债”于阿拉伯,而间接“借债”于中国。[5]亦即亨利·华莱士言:美国民主直接撷取于欧洲,间接撷取于中国。[6](请读 诸玄识《文明突变”:华夏派生欧美》)

然而关于西边的“古老文明”,笔者倒是倾向于:西方中心论向壁虚构:在很大程度上是从中国这个“唯一文明”获得灵感,来模仿和打造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三都是在19世纪开始发掘的)[7]——众多的酷似中国的文物恰恰说明了这一点!应该说,相当数量的“近东文物”是伪造的(下文详述),还有一些是受中国文化影响的伊斯兰文明的遗物,被拿来佐证“古老文明”。[8]

不管西边的“古老文明”是否存在或者属于哪个“纪世”(或许金字塔与三星堆是同期文化,而与我们的“历史长河”有隔世之感),西方学者于19世纪——帝国主义的高峰期——所发现的它们(埃及、两河和雅利安印度),是“架谎凿空、无中生有”,或是“文不对题、张冠李戴”(紙莎草、楔形文的破译极不可靠)。[9]

西方中心论根据“两希一欧”的原则,去寻根“西方文明”:A.根据希腊来发掘埃及;B.根据希伯来(犹太—基督教)来发掘美索不达米亚(苏美尔、巴比伦等);C.根据印欧语系来发掘雅利安印度。[10]尤其是,在犹太—基督教的“创世纪元”在18世纪被欧洲启蒙学者援引中国历史破除之后,19世纪的西方中心论学者们便杜撰了“埃及王朝历史年表”(第一王朝是西元前3150年。还有“前王朝”距今九千年)。[11]

在中华文明绵延和她向西传播的整个历史时期里,亚欧西部及北非都是前文明、前国家、前文字和前历史的“文化荒漠”[12]——要么部落吞噬或兼并,要么宗教窒息或征战。是造纸和印刷使它们超越血缘与方言、从而是“字母世界”沿着丝绸之路从东向西,逐个变成了“有文字的文明”[13](当阿拉伯开始享有这样的文明的时候,欧洲尚处于原始状态)。[14]

西边的一神教是人对自然的彻底绝望的产物:不再依靠自然(生物圈),另外创世,神造万物。这反过来也说明了,西边的自然环境——生物圈的分布,地表生物量(净初级生产力)——不能支持一个稳定与发展的社会,也就不可能有文明。(请读 诸玄识《生物圈与文明史:中国是唯一文明》)

让我们来从地球生物圈的“净初级生产力”——文明诞生和持续的基本条件之一—来看中国问题(如图所示)。那就是,在自1492年世界财富和资源开始向西方倾注之前,中国以西以北地区的地表生物量,不可能支持任何相对稳定和可观规模的社会;反倒是永恒的生存紧张,冲突压倒一切,生生灭灭,非宗教窒息人欲人为人智而不能存在,遑论文明!

或许是这些“老文明区”已经发生了生态退化,但这也无法证明西边的“古老文明”与西方的渊源关系(上古、中古的欧洲在中西汇通和四大发明之前,始终处于半原始的状态,没有“文明”的迹象)。即使是“金字塔文明”和美索不达米亚文明确实存在,在中华文明向西传播的时候,其文化也是不见踪影、春梦无痕了;因而不能与中华“争辉”——是她独自哺育文明、派生西方、从而形成近现代世界的。[15]

换言之,在只靠地表生物量(而非地下或海外资源)来支持社会的历史时期,缺乏绿地的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皆是根本不可能供养“伟大文明”的。伏尔泰的这句话是很意味深长的,即:“世界万物的自然秩序似乎无可置辩地表明,埃及古时是最晚有人定居的土地之一。”[16]字里行间,可想而知:埃及的自然环境远非丰饶,或许“金字塔文明”就不是我们这个“历史周期”的?

--------------------------------------------------------------------------------

       注释(略)



(二)西方的历史文献和文物基本上是伪造品

米开朗基罗是伪造高手。[1]——罗纳·高芬

毋庸置疑,意大利成为世界首要的伪造工厂。[2]——保罗·克拉多克

文艺复兴后期的意大利学者吉恩·哈尔端揭露,几乎所有的西方古典作品都是中世纪伪造的。[3]

美国艺术家兼哲学家乔纳森·济慈说:“没有一个雕塑是古希腊原作。”[4]

纽约时报2001年3月18日发表彼得·兰德斯曼的文章:《赝品的危机:保罗盖帝的假货》(A Crisis of Fakes: The Getty Forgeries)[5] ,披露美国第一流博物馆——洛杉矶保罗盖帝博物馆和纽约大都市博物馆——都充斥了各种假的历史和史前的文物。

法国学者让·雅克·菲克特指出:在大部分的难以置信的假埃及艺术奥秘的背后,讲述一个鲜活、悬疑和良好文档的道理。埃及学与造假者之间的势均力敌的战争已进行了一个多世纪后了。……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假货聚集,滋蔓难图。……(一些)进入罗浮宫、(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和大英博物馆……。[6]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近东研究专家,克里斯托弗·罗尔斯顿写道
应该说明的是,从古代到现代,伪造有着一个很长的历史。……在过去的许多世纪中,伪造已经骗到了不少的顶级学者;因而,……杜撰的资料已经构成各个阶段的历史记录的相当部分。……同样,我认为,19世纪、20世纪和21世纪的伪造也都变成了历史记录的部分……。[7]对“近东文明”(包括两河文明)的考古探索,的确是很成问题的。

再如纽约大学教授D. T.波茨指出
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学术方面开始注意到古代近东文物的伪造问题,但很快不了了之。最早讨论……涉及希伯来和基督教文献。……现在,相对很少的考古学出版物提及造假的事,通常是忽略;因为一些学者为了维护自身和同行,故意压制讨论……。伪造的近东古董成千上万地被创造出来……。[8]

艺术史家保罗·克拉多克概述道
在西方艺术中,复制雕塑已有很长的历史。我们所知的最伟大的希腊雕塑家的作品,大多数只是罗马时期的复制品(应该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创作”。——引者)。至于这些假冒达到何等程度,尚未确定。霍温(曾是纽约大都市博物馆馆长)断言:“大多数的所谓古代文物都是处心积虑的伪品。” ……在文艺复兴阶段,“古典雕塑”被追求、被收集,也就自然被假冒、被伪造。而后的数世纪,亦是羡慕古代雕塑,方兴未艾。在意大利形成雕塑家的工厂车间,批量生产,恢复和杜撰古代艺术;以迎合愈益扩张的市场,例如欧洲贵族去意大利旅游的主要目的是寻求古董。进而到19世纪,世界各地博物馆拓展公共场收集,渴望获得古代雕塑;意大利自然成为主要来源:真的、假的、拼凑的和伪造的。那儿似乎有无数的建模与工匠,他们浸淫着“艺术古风”……。多方配合生产出极难识破的假货或伪品。18—19世纪,所有的雕刻和绘画以及装饰艺术几近惟妙惟肖、美轮美奂。“毋庸置疑,意大利已成为伪造艺术的‘世界工厂’,例如雕塑家多塞纳欺骗了一些世界顶级的博物馆。[9]

    (三)重大的造假文物揭露

1.《美杜姆鹅画》(The painting of the Meidum Geese)。最近的研究表明,制作在石膏上的《美杜姆鹅画》(金字塔壁画,被称为埃及的“蒙拉丽莎”。收藏埃及开罗博物馆),是19世纪伪造的。[10]

2.十字碑(Cruciform Monument of Manishtushu)。今人知道玛尼什图苏(阿卡德王国的第三位国王)所依据的史实,来自记载他的功绩的十字碑。但它是被伪造的。

3.饥荒碑(The Famine Stele )。埃及托勒密时期的一块石碑,这块石碑叫做“饥荒碑”,描述古埃及第三王朝(2686—2613年/公元前)、国王左塞尔(King Djoser)时一场为时七年的大饥荒,这也是伪造。[11]

4.巴比伦空中花园。所谓的西方“古典文献”称,古希腊历史学家斯特拉波和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记载了它。但至今没有任何证据。事实上,巴比伦地区的相关遗物也只字未提。考古学家们找到了几处花园残垣,但似是而非。[3]所以,它很可能是杜撰的。[12]

5.特提舍利像(Queen Tetisheri,古埃及第十七王朝的法老雅赫摩斯的大王后)。“……19世纪,被一些历史学家称为‘伟大的伪造时代’(The Great Age of Fakes)……。19世纪的最大的文物造假之一是特提舍利王后的石像(印欧人种面孔),在1890年被大英博物馆购入,在世界各地巡回展览;直到1984年,首次被怀疑是假货为止。”[2]

6.拉霍泰普王子和娜菲尔王妃石像(Ra-Hotep and Nofret. 变成印欧人种?)。它“是非洲考古史上的另一个大的伪造——19世纪出于现代阴谋家之手”。[3]

7.《死亡之书》(又称“亡灵书”。第十九王朝:埃及新王国时期的第二个王朝,公元前1320~1200年)。“从各个相关方面的分析,表明埃及《死亡之书》是杜撰的。该文献显而易见是假的,因为……学者证明这个古代纸莎草是伪造的。……这个伪造的案情尚不清楚,但有线索可供调查。就像施密特所指出的,法尤姆是著名的纸莎草的造假中心;其产品卖给欧洲的收藏家,甚至被埃及当地的博物馆收购。”[4]

8.古埃及王朝编年(表)。英国历史学家阿兰·威尔逊等指出::“(西方)埃及学家们执着于摇摇欲坠的(埃及王朝)编年史,它是在18世纪末、19世纪和20世纪初,根据模糊假设而杜撰出来的。古埃及编年据说是‘古已有之’,所以19世纪在这方面就热衷于大胆揣测。……一个荒谬的19世纪的理论,引进了古埃及的一千四百五十六年轮回的天狼周期历法的观念,通过它来设想一个编年史记录。这个一千四百五十六年的天狼周期以被证明是荒谬的。……据说辛努塞尔特三世(king sesostris Ⅲ)在天狼周期历是公元前1820,再以这个关键年份为基准,来推算每一个古埃及人(国王)或是在前、或是在后……。”[1]

古埃及王朝年表[编辑]王朝 / 公元前年份 《法老的国度》[1] 《古埃及历史年表》[2] 《古埃及文明》[3]
早王国时期
埃及第一王朝 3150年—? 3100—2900 2920-2770
埃及第二王朝 ?—2700年 2900—2750 2770-2649
古王国时期
埃及第三王朝 2700年—2625年 2750—2675 2649-2575
埃及第四王朝 2625年—2510年 2675—2565 2575-2467
埃及第五王朝 2510年—2460年 2565—2423 2465-2323
埃及第六王朝 2460年—2200年 2423—2250 2323-2151
第一中间期
埃及第七王朝 2200年—? ?—? 2151-?
埃及第八王朝 ?—? 2250—2213  ?-2134
埃及第九王朝 ?—? 2213—? 2134-?
埃及第十王朝 ?—2040年 ?—2025  ?-2040
中王国时期
埃及第十一王朝 2133年—1991年 2122—1979 2134-1991
埃及第十二王朝 1991年—1785年 1979—1801 1991-1783
第二中间期
埃及第十三王朝 1785年—? 1801—1627/1606 1783-?
埃及第十四王朝 ?—? ?—? ?—?
埃及第十五王朝 1674年—? 1648—1540  ?-1532
埃及第十六王朝 ?—? ?—? ?—?
埃及第十七王朝 ?—1552年 1627/1606—1539 1640-1550
新王国时期
埃及第十八王朝 1552年—1295年 1539—1295 1550-1307
埃及第十九王朝 1295年—1202年 1295—1185 1307-1196
埃及第二十王朝 1188年—1069年 1185—1070 1196-1070
第三中间期
埃及第二十一王朝 1069年—945年 1070—945 1070-945
埃及第二十二王朝 945年—924年 945—718 945-712
埃及第二十三王朝 818年—715年 820—718 828-725
埃及第二十四王朝 740年—715年 730—712 724-712
埃及第二十五王朝 753年—656年 775—653 770-657
后期王朝
埃及第二十六王朝 672年—525年 664—525 672-525
埃及第二十七王朝 525年—404年 525—404/401 525-404
埃及第二十八王朝 404年—? ?—? 404-399
埃及第二十九王朝 ?—? 399—380 399-380
埃及第三十王朝 ?—343年 380—342 380-343
埃及第三十一王朝 343年—332年 342—332 343-332
希腊化时期
埃及第三十二王朝 332年—304年 332—305 332-323
托勒密王朝 304年—30年 310/305—30 304-30


(四)、与中国的文物比较说明了什么?(大量插图见诸玄识博客)

发表于 2015-8-26 20:0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来自知乎网的评论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51215

西方的历史有多少是伪造的?

历史的记载,必须以文字符号和文字符号的载体为自己的两个基本存在前提。

根据德国史学家施奈因的记载,中国的造纸术也是公元1150年才传到西班牙,1276年传到意大利,1350年传到法国,1390年传到纽伦堡,1494年传到英国,1576年传到莫斯科,1690年传到北美。西方出现雕版印刷则是在1450年以后。西方首次出版纸张书籍,是在1472年以后,1499年才在西方出现了专职纸张印刷所,西方的活字印刷则更晚了(以上记载见《人类文明编年纪事——科学和技术分册》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而之前,西方使用的文字载体是羊皮书、纸草书(一种宽叶植物)和泥版书及铜铸铭文,这样的文字载体和方法,一是保存时间不会长久,二是记载的内容也不可能多。

另外,西欧学者大多比较回避谈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的历史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一旦追溯起来,常常会让一些西方学者难堪,这正如美国布龙非尔德所说:“日尔曼诸民族接受希腊化拉丁字母,我们不知道是在何时何地,字母的具体形象也多少不同于寻常的希腊体或拉丁体。”(《语言论》 P365 商务印书馆)。

虽然罗马帝国建立于公元前一世纪,但是,公元500年前,欧洲的地方方言各自为阵,罗马文字也远没有推广开来,这既有欧洲民族成分太复杂和民族群体彼此隔绝的历史原因,也与那时候的希腊文字和罗马文字的本身不健全有直接关系。5世纪——15世纪,拉丁文字(既系统的罗马文字)才在基督教教会的慢慢地研究下而完善起来,文艺复兴时期,基督教教会一边学习希腊和拉丁文字,一边通过阿拉伯图书整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一些残篇著作,一边又根据该时期出现的民族国家而研究各民族国家的文字,这就是说,现在西欧各国的文字,也就是布龙非尔德所说的日尔曼各民族的文字,产生年代不会超过14世纪。

那么,既然西欧地区系统文字的拉丁文仅仅形成于5——15世纪之间,西欧各民族国家的文字不会超过14世纪,再加上纸张在西欧的使用也非常晚,于是,人们自然要怀疑,那些罗马时代和古希腊时代的历史及思想文化“巨著”,究竟是怎么样炮制出来的?!这世界上难道有连文化材料都残缺不全就能够修建得起文化大厦的怪事情?!

纵观由近现代的中国一些学者从西方翻译进来,且对今天中国思想文化领域影响很大的“西方名著”的情况,可以发现,现在,中国人能够读到的属于16世纪之前的西方历史和思想文化“巨著”甚多,思想史方面,包括古希腊时代的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伦理学》、《诗学》、《物理学》、《政治学》、《动物志》和柏拉图的《理想国》等,公元4世纪之前的古罗马的奥古斯丁的《上帝城》和《忏悔录》等。

历史方面,包括古希腊的《希罗多德历史》和古罗马时代的《塔西佗历史》及《高卢战记》,也包括阿庇安的《罗马史》和6世纪法兰克帝国的格雷戈里的《法兰克人史》等等,这些西方16世纪以前的历史学“巨著”和哲学思想《巨著》,都是厚厚的几十万言,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巨著”竟然超百万言之多,那么,我们就不禁要问,他们究竟是依靠什么样的传承载体将这些典籍继承下来的?!

如果这些著作是真实的,那么,为什么西方一些历史学家又屡屡要提到历史上的许多著作都是残篇。而且,西方历史上还有排斥异端思想文化的惯例,西方历史上的政教合一政权,不仅仅要烧死异教徒,他们还要同时毁灭他们的著作文字,这种从毁灭异端肉体到异端思想文化的事情,一直贯穿于西方的整个历史,其惨烈程度,是一向以“焚书坑儒”著称的中国的秦始皇所远不能够相比的。

既然如此,他们这些巨著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许多“巨著”,在中世纪之前,尚一直属于有异于《圣经》的著作,不可能在基督教政教合一时代的图书馆里长期保存,这,都太让人清楚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了。

那么,这些西方历史书籍中,到底有多少是真实可信,有多少是伪造出来的呢?

发表于 2015-8-26 23: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自知乎网 Sertorius先生 的评论

昨天在南京路上闲逛,发现了一本董并生的《虚构的古希腊文明》(自认为国内古典学界的人认识得七七八八,可是董君却并不认识),
买下一看,居然是7月份才出版的新书。想起之前何新的《希腊伪史考》以及(刚刚发现今年又出版的)《续考》,
不禁感慨,国内全盘否定西方古典史的风气真有了成派的迹象……

详见以下链接: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51215

发表于 2015-8-27 01: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27 01:22 编辑


转贴:来自知乎网 gm zeng先生 的评论  
编辑于 2015-08-18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51215


  ----题:西方的历史有多少是伪造的
  ----历史的记载,必须以文字符号和文字符号的载体为自己的两个基本存在前提

  首先,基本概念:a.文本的真实不等于历史的真实。b.真实文本的组织不等于真实的历史。
  题主把题目的问题落在历史的记载上,本身已经偷换概念了。
  至于历史有无伪造,如果把“伪造”理解为主观上和客观上(非有意)造成的伪造,老实说,所有文献、著作、研究都可以有这个质疑。这个问题扯起来就麻烦了,不扯,建议好好学习,自己领悟。这本身也是历史学研究的一大意义及天生困境所在。
  下面只是顺着题目讨论文本的真实性。
  题主的最大逻辑漏洞在于把希腊-罗马古典文献及古典希腊语、拉丁语,同地区、民族语言及文献搅在一块论证,完全是自说自话。

  ----根据德国史学家施奈因的记载,中国的造纸术也是公元1150年才传到西班牙,1276年传到意大利,1350年传到法国,1390年传到纽伦堡,1494年传到英国,1576年传到莫斯科,1690年传到北美。西方出现雕版印刷则是在1450年以后。西方首次出版纸张书籍,是在1472年以后,1499年才在西方出现了专职纸张印刷所,西方的活字印刷则更晚了。(以上记载见《人类文明编年纪事——科学和技术分册》 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

  造纸术、印刷术只是促进了文献传播的便利与廉价,而非文献真实性的所在。
  西方传统文献学,关键的学问与中国传统文献学最大的差别就是,西方以抄本为核心,我们以版本为核心。抄本文字面貌的稳定性不如版本,但不是说抄本就完全不可信了,我国的大量经典文献也是经历了漫长的抄本时代。

  ----而之前,西方使用的文字载体是羊皮书、纸草书(一种宽叶植物)和泥版书及铜铸铭文,这样的文字载体和方法,一是保存时间不会长久,二是记载的内容也不可能多

  纸草书是纸草书,纸草(纸莎草,Cyperus papyrus)才是所谓植物,它也不是什么“宽叶植物”。对纸草文献的研究整理本身就构成了一门纸草学的学问。
  文献载体问题,目前绝大部分文献在物质上保存时间都不长久,而保存时间长久的传统载体又承载内容有限,这不是西方文献的“特权”。
  但是不好保存的文献也是可以延长寿命的,那就是有一个良好的保存条件。想象一下,一本普通的纸质书,扔在屋外,淋淋雨、晒晒太阳,没几天就不能看了,而放在房子里,注意防潮、防虫,那么保存个几百年乃至上千年没有问题,我们的传世的宋版书就是这么传下来的。
  除了人为制造的好的保存条件,还有自然形成的良好的保存条件,比如干旱脱水的环境、稳定的地下保水保温环境等。我们都知道中国有出土楚简、秦汉简,知道西北地区的吐鲁番、敦煌等文献,它们能保存下来,靠的就是各种幸运。西方文献也有这种情况,比如亚里士多德的《雅典政制》,主要就是靠出土的文献,传世文献中只有零散文字留存;而《奥克西林库斯希腊志》则完全只是根据出土文献(纸草)整理出来的,从而可以和传世文献色诺芬《希腊志》作对比。
  然而更重要的因素是,文献不是和具体载体不可分离的,文献的传写才是常态,至于传写会有各种后世因素的混入,那是另一个问题,是抄本学、版本学、校勘学的范畴了。中世纪的僧侣和学者,还是相当乐于抄写古希腊文献的,现今大部分大体量的传世文献都是中世纪的抄本。此外就是出口转内销的希腊-罗马→阿拉伯→拉丁回译。

  ----另外,西欧学者大多比较回避谈自己民族的语言文字的历史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一旦追溯起来,常常会让一些西方学者难堪,这正如美国布龙非尔德所说:“日尔曼诸民族接受希腊化拉丁字母,我们不知道是在何时何地,字母的具体形象也多少不同于寻常的希腊体或拉丁体。”(《语言论》 P365 商务印书馆)。

  寻章摘句、掐头去尾,按自己的意思来扭曲客观事实。日耳曼纪录文字符号的采用和使用,只是探讨日耳曼的历史才有意义。这个哪来的西方学者避谈,自说自话。

  ----虽然罗马帝国建立于公元前一世纪,但是,公元500年前,欧洲的地方方言各自为阵,罗马文字也远没有推广开来,这既有欧洲民族成分太复杂和民族群体彼此隔绝的历史原因,也与那时候的希腊文字和罗马文字的本身不健全有直接关系。5世纪——15世纪,拉丁文字(既系统的罗马文字)才在基督教教会的慢慢地研究下而完善起来,文艺复兴时期,基督教教会一边学习希腊和拉丁文字,一边通过阿拉伯图书整理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一些残篇著作,一边又根据该时期出现的民族国家而研究各民族国家的文字,这就是说,现在西欧各国的文字,也就是布龙非尔德所说的日尔曼各民族的文字,产生年代不会超过14世纪

  拉丁文字及其作品在公元前后早就完善了,修辞学、经典拉丁文献早就产生,希腊则更早。正因为如此,西方学界长时间以拉丁文及其语法为通用语。至于引文所说的,题主在这里又开始捣糨糊、混淆概念了,方言文献、民族文献的发展,拉丁文的通俗化、地区化那是另一个范畴的历史事实。做个对比,直到新文化运动前,我们的主流书面文献还是文言,但白话文献早就在汉魏以来的佛经、唐宋以来的通俗文学中就有了,它们是两个领域。

  ----那么,既然西欧地区系统文字的拉丁文仅仅形成于5——15世纪之间,西欧各民族国家的文字不会超过14世纪,再加上纸张在西欧的使用也非常晚,于是,人们自然要怀疑,那些罗马时代和古希腊时代的历史及思想文化“巨著”,究竟是怎么样炮制出来的?!这世界上难道有连文化材料都残缺不全就能够修建得起文化大厦的怪事情?!

  如上,逻辑不成立

   
    ---- 纵观由近现代的中国一些学者从西方翻译进来,且对今天中国思想文化领域影响很大的“西方名著”的情况,可以发现,现在,中国人能够读到的属于16世纪之前的西方历史和思想文化“巨著”甚多,思想史方面,包括古希腊时代的亚里士多德的《形而上学》、《伦理学》、《诗学》、《物理学》、《政治学》、《动物志》和柏拉图的《理想国》等,公元4世纪之前的古罗马的奥古斯丁的《上帝城》和《忏悔录》等
  ----历史方面,包括古希腊的《希罗多德历史》和古罗马时代的《塔西佗历史》及《高卢战记》,也包括阿庇安的《罗马史》和6世纪法兰克帝国的格雷戈里的《法兰克人史》等等,这些西方16世纪以前的历史学“巨著”和哲学思想《巨著》,都是厚厚的几十万言,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巨著”竟然超百万言之多,那么,我们就不禁要问,他们究竟是依靠什么样的传承载体将这些典籍继承下来的?!

  载体的问题,前面已经讨论过。思想哲学类的文献,比如《几何原本》吧,除了阿拉伯有译本,有传世希腊本,而且还在梵蒂冈宫中找到了更早的面貌更原始的希腊文文本;退一步说,这类文献即使是伪造的,其思想的深度,也足够值得珍视,不过中世纪的僧侣恐怕绝大部分是没有这个能力的。
  历史类的文献,前面举了《雅典政制》、《奥克西林库斯希腊志》这些出土文献,而一些传世文献也有出土文献的印证,比如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就有纸草文献出土。
  关于辨伪学,有一个问题就是冒名和误认问题,这个是存在的,然而这更多的是传承中出现的失误,在我国文献中这类文献问题也不少。具体不展开。

  ----如果这些著作是真实的,那么,为什么西方一些历史学家又屡屡要提到历史上的许多著作都是残篇。而且,西方历史上还有排斥异端思想文化的惯例,西方历史上的政教合一政权,不仅仅要烧死异教徒,他们还要同时毁灭他们的著作文字,这种从毁灭异端肉体到异端思想文化的事情,一直贯穿于西方的整个历史,其惨烈程度,是一向以“焚书坑儒”著称的中国的秦始皇所远不能够相比的
  ----既然如此,他们这些巨著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许多“巨著”,在中世纪之前,尚一直属于有异于《圣经》的著作,不可能在基督教政教合一时代的图书馆里长期保存,这,都太让人清楚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了

  ----那么,这些西方历史书籍中,到底有多少是真实可信,有多少是伪造出来的呢

  “为什么西方一些历史学家又屡屡要提到历史上的许多著作都是残篇”,大量文献是残篇,那很好理解,而那些动辄几万字、几十万字的传世文献,那是幸运儿,题主的一些浆糊理论也许可以套用“幸存者偏差”来解释。至于那些大体量传世著作,要造这么大的假,创作这么庞大的文字,要众多修道院、教堂参与,要阿拉伯人也参与造假,要考古人员也参与伪造纸草书,那基本就是胡扯。而这和我们的传世文献比起来,确实是磕碜得多,但也要知道,我们的传世文献中也有大量是经历漫长的抄本时代的。

  西方古典文献残篇多,其实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为了把希腊-罗马古典文献为教会服务而进行摘引,不符合需要的就让它待在图书馆里,只有犯了严重异端思想的才会被毁灭。早期教会哲学家、学者在面对如何对待希腊-罗马古典文献及其学术时,一开始也是有不同选择的,有的主张摒弃希腊罗马古典哲学,然而最终占据上风的还是主张化希腊-罗马古典学术为己用的一派,化敌对阵营的思想为己用才能最大程度地团结知识分子(至于底层平民,图画、雕像、圣徒圣物崇拜、布道文及各种忽悠就奏效了)。客观上而非主观上,中世纪教会对希腊罗马古典文化传承、古典文献的传抄流布是作出了很大贡献的。

  最后,希腊罗马古典文献及其作者并不被认为是异端,而是被基督徒视为可怜的未得救赎的在基督诞生之前的先哲,看看但丁《神曲》就知道了。

发表于 2015-8-27 22: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26 20:05
转贴:来自知乎网的评论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51215
西方的历史有多少是伪造的?


转贴:来自知乎网的评论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51215

针对 西方的历史有多少是伪造的? 之题主

知乎网 莫云深 先生 评论道:
其实楼主提出了很好的一个问题,即中国古籍存在大量的训诂,考究,版本的问题。
相反,西方似乎完全没这个问题,亚里士多德等人的著作有没后代夹带私货甚至修改的可能?
这问题好,但估计没人能回答。到目前为止的答案,没有看懂题目的,看懂了也就知道自己答不上了。
2015-08-17

发表于 2015-8-27 23: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27 01:14
转贴:来自知乎网 gm zeng先生 的评论  
编辑于 2015-08-18
  http://www.zhihu.com/question/3065 ...

 转贴: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423670-2.shtml

    @铁马冰河陆川客 2015-08-27 22:58:00
    雅典政制?哪来的出土记录呢?这就是一市场上淘来的传世品,来源不明。
      至于3万人古城的郊外沙漠露天垃圾堆里连续千年抛弃的莎草书图书馆,只能是神迹。

  -----------------------------

  @朝千里  2015-08-27 23:18:08
      实际上连传世品也不是,就是大英博物馆当时那个名叫凯尼恩的年轻人自己伪造的。
      因此,后来他做上了大英博物馆馆长以及古典学学会的会长。

    看样子坚持伪古希腊古典学的中国学者们也有点坐不住了,哈哈……

发表于 2015-8-28 17: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25 23:27
所谓的“古罗马建筑”没有「地域特征」
“古罗马建筑同意大利、高卢、西班牙、非洲、爱奥尼亚等地的建筑 ...

学习。
发表于 2015-8-28 17: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26 23:20
来自知乎网 Sertorius先生 的评论

昨天在南京路上闲逛,发现了一本董并生的《虚构的古希腊文明》(自认 ...

"想起之前何新的《希腊伪史考》以及(刚刚发现今年又出版的)《续考》,
不禁感慨,国内全盘否定西方古典史的风气真有了成派的迹象……"

这次何新态度不错。成派了。
发表于 2015-8-28 17:28: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任复兴 于 2015-8-28 17:29 编辑

当年广轩批评朱熹理本论的话,似也适用于西方古代史这个重灾区。把无数人大量精力,虚耗在眼花缭乱的子虚乌有的西方古代史上,是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千里兄之廓清之功,不可没也。

“岂知流行者皆是气,理不会流行,人心中节,即是道心,气外无所谓理哉!自晦庵别理、气为二物,因之理与事分,知与行分,尊德性与道问学分,种种淆讹,从此而起,遂成自宋至今,历代莫判大公案,不亦哀哉!禅家有龟毛兔角之说。气以成形,而理亦赋焉之说,吾得据夫子之赞《易》者以断之曰,(《敦艮斋遗书•原理》卷15页28下)
龟毛兔角,子虚乌有,赚得学者,枉费参求!(《敦艮斋遗书•杂篇•原理》卷15页29上)”

点评

任先生说得好!  发表于 2015-8-28 21:22
发表于 2015-8-28 17:4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任复兴 于 2015-8-28 17:48 编辑

法国汉学家谢和耐说:“中国泽福广大人类,馈赠世界予文化、技术、人生观与世界观,圣哲思想与政治制度。”[3]

我们为什么不能“换位思考”——通过这些文物比较,作出推断:西边的文明是源于东边的呢?一如霍布斯教授所论“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 written—— John M. Hobson。其要旨之一是:传统中国的创新与发明是欧洲崛起的关键)[4]。就像笔者反复论证的:欧美文明几乎全部——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包括科学与民主)——都是源于华夏的。就像保罗·肯尼迪称:近代西方直接“借债”于阿拉伯,而间接“借债”于中国。[5]亦即亨利·华莱士言:美国民主直接撷取于欧洲,间接撷取于中国。[6](请读 诸玄识《文明突变”:华夏派生欧美》)
=============
聊备一说
发表于 2015-8-28 21: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8-29 13:28 编辑
任复兴 发表于 2015-8-28 17:28
当年广轩批评朱熹理本论的话,似也适用于西方古代史这个重灾区。把无数人大量精力,虚耗在眼花缭乱的子虚乌有的西方古代史上,是人力资源的极大浪费,千里兄之廓清之功,不可没也。

“岂知流行者皆是气,理不会流行,人心中节,即是道心,气外无所谓理哉!自晦庵别理、气为二物,因之理与事分,知与行分,尊德性与道问学分,种种淆讹,从此而起,遂成自宋至今,历代莫判大公案,不亦哀哉!禅家有龟毛兔角之说。气以成形,而理亦赋焉之说,吾得据夫子之赞《易》者以断之曰,(《敦艮斋遗书•原理》卷15页28下)
龟毛兔角,子虚乌有,赚得学者,枉费参求!(《敦艮斋遗书•杂篇•原理》卷15页29上)”
...


费参求(口占一绝)
朝千里
龟毛争似凤毛稀?古典寻章兔角奇。
言语承传闻道断,奈何自了汉方疑。
2015年8月28日于深圳

发表于 2015-9-1 17:1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朝千里 于 2015-9-1 17:30 编辑
朝千里 发表于 2015-8-27 23:36
 转贴: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423670-2.shtml

    @铁马冰河陆川客 2015-08-27 22:5 ...


转贴:铁马冰河陆川客 发表于  发表于 2015-7-11 16:23
http://lt.cjdby.net/thread-2042482-9-1.html

没仔细看?
俺的意见可以自己看,引述代表一家之言,只要有矛盾有异见,就说明尚未定论,何况科学难言主流?
看看俺和天涯GTZ99还有红毛等诸君的论辩,有没有某些ID 那样的情况?
去看看张维为的三部曲,还有黑色雅典娜及反击,不是空穴来风。
至于何新和朝千里的那几本书,看不看是兄台自己的事情。
再说,爱国这么高大上的事情也不是俺自认的。
啥证明伪造阿啥的,俺就是聊聊评价,不喜欢就不看,某些ID不是斥责丢脸汉奸,就是举报投诉,不做亏心事,急啥阿?
要急眼,和耶经考古学急去,那是现代西方考古学的爹。

---------------------------------------------------------------------------------------

转贴:铁马冰河陆川客 发表于 2015-7-11 17:18

这些年海内外那些唱衰中国的观点,基本上都源于“欧洲中心论”及其衍生出来的“历史终结论”。我们有必要正本清源,从源头上反思“欧洲中心论”和“西方文明优越论”,从而更好地确立自己的文化自信、道路自信和话语自信。

海内外已有许多学者做了大量考证和研究,使我们今天似乎越来越能够接近历史的真相。这些研究的结论大致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点:第一,古希腊文明很大程度上源于东方的古埃及;第二,欧洲 16世纪文艺复兴的主要动力之一来自东方,特别是中国;第三,欧洲 17— 18世纪启蒙运动的起点某种意义上就是中国;第四,西方现代经济学和政治治理的一些核心概念和制度安排,如“自由放任”和“文官制度”等均来源于中国。“欧洲中心论”和“西方文明优越论”是谬误百出的,也是站不住脚的。

现在世界上至少有两种关于古希腊文明渊源的全新解读:一种认为古希腊文明本身是欧洲文艺复兴后被虚构出来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存在过一个统一、强盛的古希腊国家体系,也没有什么“古希腊哲学”,有的只是被包装成“古希腊哲学”的中东哲学、亚洲哲学,因为这些所谓的古希腊哲学家几乎都来自中东地区,属于亚洲,而非希腊,虚构古希腊史的目的先是为了创建一种“反抗天主教学术的传统”,后来是为了“替近代新兴的资本主义市场文明找到一种源远流长的根”。马丁?贝尔纳(Martin Bernal)所著的《黑色雅典娜:古典文明的亚非之根》(Black Athena: The Afroasiatic Roots of Classical Civilization)就是这种观点的代表作。另一种观点认为,即使有古希腊文明,那也多亏了中东的伊斯兰国家保存了古希腊的典籍,才使欧洲最终得以走出长达千年的“黑暗时期”,使它衔接上了已经消失匿迹的古希腊和古罗马文明,而这两种文明本身也都有东方的渊源。这种观点在约翰?霍布森( John Hobson)的《西方文明的东方起源》(The Eastern Origins of Western Civilisation)中有详尽的论述。

马丁?贝尔纳的《黑色雅典娜》揭示了古希腊文明的东方渊源,在学界引起相当的震撼。他追述了欧洲学者从 18世纪后期到 19世纪初期通过古希腊的塑造来完成对欧洲身份的重塑,他们“迅速地将古希腊提升为欧洲文明的发源地,根据是其所谓的民主制度和科学理性”。真实的历史是古希腊人从没有把自己看成是“欧洲”。“欧罗巴”这个词本身是希腊神话中位于黎巴嫩海岸的推罗( Tyre)王阿革诺尔(Agenor)之女。换言之,古希腊在文化上与东方联系密切,甚至可以被看做东方的一部分。马丁 ?伯纳尔进一步指出古希腊的科学成就大多应归功于古埃及,只是后来被重塑成与东方没有关系的“雅利安模式”,并推演出所谓的理性的欧洲和非理性的东方,民主的欧洲和专制的东方。
                                            ----张维为的中国超越

------------------------------------------------------------------------------------------

转贴:铁马冰河陆川客 发表于 2015-7-13 15:19
http://lt.cjdby.net/thread-2042482-10-1.html

何新今天博客推荐了朝千里的那本书,近期质疑西方史学体系的主要资料应该来源于此,俺没看过原书,先转何新话语:

推荐董并生著作《虚构的古希腊文明》
老何读此书后评论:
此书资料丰富,考据翔实,堪称力作,可比拟清代阎若璩之《尚书古文疏证》[阎氏考证确证《古文尚书》乃是后世之伪作]。
此书基本论据颠扑不破——基本可以确证西方近代史学所描绘之古希腊历史皆为伪史。特予郑重推荐。

以下是网友对其书的一篇评论:

诸玄识:虚构的古希腊文明
(一)从“西化辨古”到 “西方辨伪”

    我的朋友董并生著作《虚构的古希腊文明——欧洲“古典历史”辨伪》,最近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我很高兴,表示祝贺。我有幸先睹为快于他的书稿,并参考何新和黄忠平两位学者的相关论述;从那以后的一年多来,我查阅了大量西文资料,不仅感慨于他们的先见之明、开风气之先,而且还顺藤摸瓜、独辟蹊径。

    于是,我斗胆断言:在受到华夏影响之前的“西方”,中古及上古,始终是史前状态的原始性质的,哪有“文明”可言!就像董并生的书中所说,被“欧洲中心论”充当奥援和根脉的其他三大文明古国(埃及、两河与雅利安印度),都是在其塑造希腊文明的高峰的19世纪(资本—帝国主义猖獗的时期),被发掘出来的。     然而,不管这些“古老文明”存在与否或属于哪个“纪元”,没有可靠证据说明它们与西方的渊源关系;因为在中国文化与科技沿着丝绸之路向西传播的千年里,“中学西被”所到之处,都是“文化荒漠”[1] (犹太—基督教只是部落宗教,其文化内涵的绝大部分都是后来利用纸和印刷杜撰出来的)[2] 。

    第一个受惠于华夏、而变成“有文字的文明”的,是阿拉伯[3],然后才轮到了欧洲——意大利文艺复兴仅是欧洲的文化沙漠[5] 中的、面向伊斯兰文明的几个小小的“绿洲”(也是丝绸之路的西段)!正如董并生书中所云:意大利文艺复兴期间的“古典因素”(希腊、罗马)都是造假。此前,中世纪的欧洲人并不知道古代的希腊、罗马;他们当中的极少数人从阿拉伯人了解到它们。阿拉伯的文化成果让欧洲分享,而基督教的伪造相结合,就成了“古希腊”了,再被“人文主义”变本加厉地以讹传讹;然而,在后来的中国技术所奠基的欧洲科学—工业革命中和中国文化所启发的启蒙运动中,与基督教经院学派同流合污的“希腊元素”,或是进步阻力,或是无人问津。[6] 只是到启蒙运动发生“质变”(法国革命和拿破仑战争),和科学—工业革命驱动资本—帝国主义胜利进军之际,“希腊元素”才有机会“发扬光大、登峰造极”的。

    以下是笔者根据近年所查阅的西文资料,论述古希腊的社会性质,以支持董并生书中的观点。(略)

--请业余同好读史的楼主也看看一家之言,看看书中到底是那些证据来证明的。
坛子里颇有一些ID喜欢动辄全盘推翻中华历史的,那么就来看看历史解读上的不同意见,而不是哗众取宠,群丑跳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