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282|回复: 12

蒋庆先生政治儒学之实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 21:11:1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举直错诸枉则民服。现代知识分子就是太虚妄,以为建立一套什么制度就可以走出兴衰周期,跳出王朝更迭,这也要落实,那也要筑牢,结果又如何呢?
徒法无以自行,有治人无治法。我理解蒋先生借用西方合法性概念只是出于对话的不得已,设计这院那院,也不过是为促使世人跳出普世制度之迷思,政治儒学之根本还在于辨善恶,行教化,治人心,为历史生成的政治制度注入文化价值和运转原则之魂。
发表于 2016-11-3 05: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问题处理的是利益问题,古今是一样的。古代儒家处理政治问题的方法“各安其位‘各守其份"是不足以处理今天的社会政治问题,这是我以为的蒋庆是历史大倒退的理由。在今天处理社会利益问题最合适的方法就是”延安精神“------为人民服务!这个方法能够保证社会运行的不分裂,不奇形。而”延安精神“又恰恰与古典儒家对自身的历史使命要求是一致的!
发表于 2016-11-3 08: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1#文中有“普世制度的迷思”之说,其“五毛”嘴脸大曝光。
发表于 2016-11-4 12:5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问题处理的是利益问题,古今是一样的。”,古今在这个问题上毫无疑问是不一样的,倒不是说古人不面对利益问题,而是在古人看来政治的核心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在“正”,在西方,这也是苏柏亚和马、霍的根本区别。
发表于 2016-11-4 21:4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麻花云“政治问题处理的是利益问题,古今是一样的。”
这句话的表达并不清楚。 不如直接说“政治就是处理利益的事情”。
如果这样说, 问题就明显了。 这当然不对。
但是, 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 所以, 现在就还必须说“这是对的”。
实际上, 无论古今, 政治当然不能仅指“处理利益问题”, 因为社会治理当然不是仅有“利益问题”。
发表于 2016-11-5 08: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二位好久不见了,问好!有闲心探讨这个难题,我很高兴参与!

但我以为这是一个大问题,要用新思路,新方法探讨。我的主要看法是,人类历史经历了三种以不同的“原则”所建构起来的“政治(结构)”。这就是:1、以天命观为根据;2、以“自由观”为根据(上帝死了,才有自由);3、以“历史”为根据所建构起来的“政治”。不知二位对词有何看法?
发表于 2016-11-5 14:4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康庄】老麻花:文化新儒学(lmh3420@foxmail.com) 2016/11/5 星期六 08:31:45

【“新野蛮主义”迄今为止只适用于生活在东亚大陆上的中国人及其所容身的社会环境。他们组成了世界文明群体的一个特例,即令人惊异地将五千年之久的文明传统和记忆,与现时代所表现出的创造力与破坏力俱佳的悖反特征融于一身,从而让外部世界近三十年来所有有关中国的外科手术式的政治、经济、社会解读全部归于失效;与此同时,所有试图从中国古典文本或历史入手理解当代中国社会发展与嬗变,或者相反,新闻记者式地仅就当下的一般发展现状探讨中国社会的根本特性的人士均不得要领。因为,他们面对的无疑是这个世界上一个崭新的群体和种族,一个集极古老与极新生于一身的“新野蛮人类”。】
                ---------------------------------------------
    归纳的太好了!但形而上学的结论太荒谬!如果改为以历史发展的眼光,以历史的辩证的方法分析探讨一下,其结论就会看到在东方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一轮红日!
==================================================
【歧旁】点点:宋明理学(105046837) 2016/11/5 星期六 08:43:33
第三条不赞同
【歧旁】点点:宋明理学(105046837) 2016/11/5 星期六 08:44:39
第二条不概括所有
【歧旁】点点:宋明理学(105046837) 2016/11/5 星期六 08:54:34
天命是后来的事情。早期政治不见得会出现天命,这只是臆断
【歧旁】点点:宋明理学(105046837) 2016/11/5 星期六 08:56:20
自由观在我们传统里有些模糊,也没有出现过类似上帝这样的宗教思想
系统消息(1000000) 2016/11/5 星期六 09:03:54

【歧旁】点点:宋明理学(105046837) 2016/11/5 星期六 09:05:07
上帝死了只是一种提法,很多时候是泛神论
【歧旁】点点:宋明理学(105046837) 2016/11/5 星期六 09:09:03
多数国家还是公民与政府相互妥协
=====================================================
【康庄】老麻花:文化新儒学(lmh3420@foxmail.com) 2016/11/5 星期六 09:21:41“点点:宋明理学   08:54:34  查看原文
    天命是后来的事情。早期政治不见得会出现天命,这只是臆断
----------------------------------------------------
(今天有事,只能说几句)为何会出现“绝地天通”和“一神论”,和“理想国”和“真理与意见”的区别?借预设的“天”来解决政治问题在当时是最有效的手段。借预设的“理性真理”来消灭多元的感性意见时最有效的解决思维混乱的手段。
==============================================
【康庄】老麻花:文化新儒学(lmh3420@foxmail.com) 2016/11/5 星期六 09:23:37
“点点:宋明理学   08:43:33  查看原文

第三条不赞同
--------------------------------------
第三条正在形成,这是在“历史终结论”(自由主义死亡后)之后才可能理解的。
============================================
发表于 2016-11-7 12: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醒1#:
    论坛无地洞可钻,“迷思”之说应讲清楚。
发表于 2016-11-7 12: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麻花 发表于 2016-11-5 08:11
楼上二位好久不见了,问好!有闲心探讨这个难题,我很高兴参与!

但我以为这是一个大问题,要用新思路, ...

所以, 我理解在老麻花那里, 按时间算, “以天命观为根据”的政治出现最早, “以自由观为根据”的政治次之, 而“以历史观为根据”的政治怎么理解? 是指对现在中国的政治现状么?
隐约感到在老麻花的概念中, 后出现的“政治”自然是最先进的。因此无疑, 这是一种“政治发展观”。按照这个“发展观”, “政治”只能越发展越先进。
如果这个“政治发展观”成立的话, 早在两千多年前在中国实行的“中国古代政治”就不能有任何意义了。 那不是在否定蒋庆的“政治儒学”了?
按照这个“政治发展观”, 老麻花是否应该叙述一下现在的中国的政治与西方现在的政治以及中国古代政治相比到底“先进”在哪?而且, 既然是最先进的, 为何还要反复提及“中国传统文化”对中国当代政治制度的意义?
发表于 2016-11-8 04:54:2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bbs.tianya.cn/post-no01-513585-1.shtml
     作者:老麻花2016 时间:2016-11-08 04:58:58

其实,看到“社会是监狱”这一个层次并不算高明,因为,还有更深一个层次的原因在等着人们挖掘出来-----历史的大门上为什么会写着:“入我门来不得自由!”这几个烦人的大字?为什么人只要一离开“社会”,一离开“历史”,就仅仅是个屁了呢?
=========================================================
发表于 2016-11-8 05:2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政治三步曲”的理解

【以“天命(自然)”为政治的建构原则;以“自由”为政治的建构原则;以“历史”为政治的建构原则。】

我是以“通古今、通中西、通儒马”这个理论的意愿背境为前提,以大致的、概略的人类历史经验为依据,抽象出来这三个人类社会政治建构的三个原则。

既然是“原则”,那就是认识,是意识,也即这三个原则是人们在自己的历史实践中逐步地意识到的或认识到的。如果将这三个原则之间的关系判断为发展关系,恐怕也是可以的。但这并不是机械地理解成为必然的连续关系,如我国在政治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就不曾经历过以“自由”为原则的政治建构阶段。
=================================================
发表于 2016-11-8 05: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诚心儒意 发表于 2016-11-7 12:33
所以, 我理解在老麻花那里, 按时间算, “以天命观为根据”的政治出现最早, “以自由观为根据”的政治 ...

                                    对于“政治三步曲”的理解

【以“天命(自然)”为政治的建构原则;以“自由”为政治的建构原则;以“历史”为政治的建构原则。】

我是以“通古今、通中西、通儒马”这个理论的意愿背境为前提,以大致的、概略的人类历史经验为依据,抽象出来这三个人类社会政治建构的三个原则。

既然是“原则”,那就是认识,是意识,也即这三个原则是人们在自己的历史实践中逐步地意识到的或认识到的。如果将这三个原则之间的关系判断为发展关系,恐怕也是可以的。但这并不是机械地理解成为必然的连续关系,如我国在政治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就不曾经历过以“自由”为原则的政治建构阶段。
=================================================
发表于 2016-11-8 12: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老麻花 发表于 2016-11-8 05:28
对于“政治三步曲”的理解

【以“天命(自然)”为政治的建构原 ...

“通古今、通中西、通儒马”, 如何就是“政治三步曲”?
最生硬的就是“通儒马”。
仅就中国的现状看, 马理论的实际意义相当有限。仅仅为了当政者的原因, 而强行将这两种理论“通”, 能实际怎么“通”呢?
所以, 通古今, 虽然很难, 但是是正常的。 通中西, 亦然。如果可以适当地实现这两个“通”, 就不必再去生硬地“通儒马”, 即便“通儒马”也可能有其合理性, 那也应该自然地包含在其中了。 何必非要在“古今”和“中西”之外再设置另外一个奇怪的“架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