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34|回复: 1

略论布鲁姆、伽达默尔关于尤续佛伦、苏格拉底虔敬的一次“争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7 15:4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施特劳斯的书信集《回归古典政治哲学》(华夏出版社,朱雁冰 何鸿藻译)后附录的对伽达默尔访谈中(p.496),伽氏谈到了与布鲁姆的一个争论,一次“热烈但友好”的口角。这里的友好“热烈”争论颇值一谈,乍一看,布鲁姆似乎支持尤续佛伦的立场即告发父亲,让人摸不着头脑,但仔细看来,并非如此,这里争论的只是究竟尤续佛伦的立场代表虔敬还是苏格拉底的立场代表虔敬,这样的话,布鲁姆和伽达默尔或许并没有在关于“告发父亲”这件事情本身有立场差异,那对立在哪里呢?
       结合前后文来看,伽达默尔是在关于“尊奉”主义的话题中(伽达默尔又是在关于“思想者”和“社会”的紧张的部分引出“尊奉”主义的)谈到与布鲁姆的这个争论的,也就是说伽氏认为苏格拉底的“尊奉”主义后面仍然有某种“信仰”,有点接近孔子所言的敬鬼神而远之的“敬”,并非彻底的无神论,且伽氏在此认定苏格拉底认为对神、对人之“设想”而言有终不可企及的东西。
       正是在这个所谈及的部分,伽氏谈到了与布鲁姆的关于尤续佛伦和苏格拉底究竟谁虔敬的争论,布鲁姆认为尤续佛伦的“真正”虔敬当然只能是就神、英雄的实际行为的示范性教诲(因为史诗上的英雄就报复了父亲的不义)而言,而苏格拉底则并未遵循如神话、史诗中英雄的实际行为作为直接教诲。
       苏格拉底信奉的似乎是神、英雄的行为的寓义式教诲,同时混合了某种程度上的常识的、惯例的、实际的民情民风,结合理性、思辨的梳理,是个混合产物。毕竟雅典城的实际民情民风显然是更多的指向不能举报父亲的,如在《克里同》篇中克里同买通狱卒试图帮助苏格拉底逃跑且说如果不这样做会被嘲笑为守财奴,这就典型显示了私情盖过公义的风气,又如阿里斯托芬的《云》中反讽经过苏格拉底式的洗脑教育的儿子回家就打老子,又如苏格拉底在《王制》篇提到的对护卫者教育中应该去除史诗中儿子报复老子的情节因为这或许会让人模仿,也就是说,当时雅典城的民众的实际生活至少并非完全以神、英雄的实际行为本身为教诲,而是肯定含杂了以神、英雄的某些行为作为反面的戒勉而成的教诲。
       尤续佛伦在此处的虔敬亦并非完全在依据神、英雄的实际所为的表面教诲反而来挑战城邦民众的一般性民情民风,而是在公义和至亲亲情之紧张中,虽在城邦民众中有一般的自然或风气之取向,但或许原本-仍然还是存在争论,在这个意义上,尤续佛伦确实是虔敬于神话或史诗或戏剧的神、英雄的教诲的。伽达默尔也承认公义和至亲亲情两者的冲突实际上是“高贵的冲突”,或许也是无法真正彻底取消的紧张。
       伽达默尔的苏格拉底更多的是一个政治的苏格拉底,更具有审慎的美德,而布鲁姆,或许只是因为这原是一场私下的探讨性的交流吧。
发表于 2017-1-8 07: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善?还是之善?这是个我们今日必须弄清楚的大课题,也是消灭形而上学的必经之途!

生活中的典型,不能抽象为生活的原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