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388|回复: 9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0 06: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一
    彤弓之什二之三

    彤弓弨兮,受言藏之。我有嘉賔,中心貺之。鐘鼓旣設,一朝饗之。
    賦也。彤弓,朱弓也。弨,弛貌。受,弓人獻而受之也。貺,與也。鐘鼔,大樂也。用大樂者,饗於廟也。饗,大飲也。<周語>曰“王饗有體薦,燕有折爼。公當饗,卿當燕。”是也。一朝饗之,禮成於朝也。劉彛曰:“<湛露>,燕也;<彤弓>,饗也。燕以示慈惠,故至夜而不為過,所以致其厚也;饗以訓恭儉,故終朝而即成,禮所以致其欽也。”
    彤弓弨兮,受言載之。我有嘉賔,中心喜之。鐘鼔既設,一朝右之。
    賦也。載,抗之也。載於弓檠,抗體使正,言其藏之謹也。喜,悅也。悅其有功,故貺之也。右,尊也。饗之所以尊之也。  
    彤弓弨兮,受言櫜之。我有嘉賔,中心好之。鐘鼔既設,一朝醻之。
    賦也。櫜,韜也。韜於弓衣,使色常新,言其載之密也。好,愛也。言不止喜其功,正愛其人也。醻,猶厚也。尊而厚之,篤而不渝也。輔廣曰:“櫜重於載,載重於藏。好誠於喜,喜誠於貺。醻厚於右,右尊於饗。”
    <彤弓>三章,章六句。
    <詩序>曰:<彤弓>,天子錫有功諸侯也。<春秋傳>曰“諸侯敵王所愾而獻其功,王於是乎錫之彤弓一、彤矢百、玈弓矢千,以覺報宴。”是也。呂祖謙曰:“受言藏之,言其重也。弓人所獻,藏之王府,以待有功,不敢輕與人也。中心貺之,言其誠也。中心實欲貺之,非由外也。一朝饗之,言其速也。以王府寳藏之弓,一朝舉以畀人,未嘗有遲留顧惜之意也。後世視府藏為己私分,至有以武庫兵賜弄臣者,則與受言藏之者異矣。賞賜非出於利誘,則廹於事勢。至有朝賜鐵劵而暮屠戮者,則與中心貺之者異矣。屯膏吝賞,功臣解體,至有印刓敝而不忍予者,則與一朝饗之者異矣。”
    附注:
    (1)[<周语>曰:王飨有体荐,- - - ] 参阅《国语-周语中》。
    (2)[<春秋传>曰:诸侯敌王所忾,- - - ] 参阅《左传-文公四年》。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4-11 06: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1 06:5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二
    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見君子,樂且有儀。
    比也。菁菁,盛也。莪,蘿蒿也。中阿,阿中也。儀,禮也。此天子視學而燕師儒也。菁菁之莪,在彼中阿,以比凡民之秀來自田間也。君子,教人者也。既見君子,而後知其教人也。循循善誘,使樂之而不以為苦;且教之以禮,使日用動靜之間皆有威儀。既興起其善心又有所持循,以進於善;則其德日長而至於成,如莪之菁菁然盛也。
    菁菁者莪,在彼中沚。既見君子,我心則喜。
    比也。莪在沚中,資其灌溉,以比士在泮宮,受其教澤也。君子之教人也,樂且有儀如此,故天子見而喜之,喜其能為國家長育人材也。  
    菁菁者莪,在彼中陵。既見君子,錫我百朋。
    比也。莪出沚而在陵,以比選造之士進而在位也。君子之善教如此,則國家收得人之效,故天子喜之,以為所以錫我者,不啻百朋之多矣。  
    汎汎楊舟,載沉載浮。既見君子,我心則休。
    比也。楊舟,楊木為舟也。汎汎,無人操之也。舟無人操則浮沉莫定,以比國無人治則安危未可知也。既見君子而收得人之效,則國家可以久安長治,如楊舟之有浮而無沉矣。故天子之心喜而休焉,所謂勞於求賢而逸於得人也。
    <菁菁者莪>四章,章四句。
    <詩序>曰:<菁菁者莪>,樂育才也,樂師儒之能長育人才也。<鹿鳴>之三、<魚麗>之三皆所以尊賢也。<天保>以上治內,<采薇>以下治外,皆得賢人而用之也。顧尊而用之者在朝廷,育而教之者在學校。學校無才,朝廷不可得而用,故師儒之選不可以不慎,教化之道不可以不明也。且夫聖人之教,原非以强人也。人性皆善,故雖下愚不能無道心,因其天良而啟牖之,使油然而不容己則樂之矣。因其樂善而輔之以威儀,以定其命,斯强立而不返矣。不樂則苦而不入,無儀則學而不固;樂且有儀,內外交養,所由學成於下而治隆於上也。將欲成天下之人才者,讀<菁莪>之詩,其亦可以深長思矣。  
 楼主| 发表于 2017-4-12 07: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2 07:1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三
    六月棲棲,戎車既飭。四牡騤騤,載是常服。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國。  
    賦也。棲棲,猶皇皇。飭,整也。常服,軍裝。熾,盛。匡,正也。厲王之居彘也。玁狁內侵,宣王即位,命尹吉甫伐之也。朱子曰:“<司馬法>,冬、夏不興師。今六月出征者,以玁狁勢盛,事在危急故也。”朱善曰:“此所謂兵加於己,不得已而應之也。”
    比物四驪,閑之維則。維此六月,既成我服。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賦也。比,齊也。物,力也。比物而得四驪,力與色皆齊也。閑,習;則,法也;習之使合法也。我服,戎服也。三十里一舍也。古者吉行日五十里,師行日三十里。朱子曰“戎服既成,即日引道,不徐不急,盡舍而止,見應變之速而不失其常度。”是也。以匡王國者,都邑震驚,宜有以安之;以佐天子者,四夷不庭,當為天子鎮撫之也。
    四牡修廣,其大有顒。薄伐玁狁,以奏膚公。有嚴有翼,共武之服。共武之服,以定王國。  
    賦也。修,長。廣,大也。顒,大貌。四驪閑,則士卒之馬也;四牡修廣,將帥之馬也。薄,廹也。如肉薄登城之薄,玁狁已深入,當廹而逐之也。膚,大。公,功也。嚴,陣。翼,輔也。中軍節制而左右軍輔之也。共與恭同。武服,軍事也。三軍各敬其事,則營壘固而備防周也。如此則軍威伸於外,人心安於內而王國定矣,所謂佐天子以匡王國也。
    玁狁匪茹,整居焦穫。侵鎬及方,至于涇陽。織文鳥章,白斾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啓行。  
    賦也。茹,度也。整,久駐也。焦、穫,河東地名。<左傳>曰“許君焦、瑕。”是也。鎬、方,河西地名。涇陽在渭北。織同幟。鳥章,鳥隼之章,前軍所建也。白斾,以帛為斾,繼旐者也,後軍所建也。央央,鮮明貌。元戎,軍之前鋒也,<司馬法>所謂選鋒也。言玁狁不自揣度,使其大衆屯駐焦、穫,以其遊兵侵掠鎬、方,至於涇陽。大舉深入,此不可與爭鋒,宜出奇以勝之。於是三軍結陣不動,使前軍選鋒十乘先行,而後軍繼發。玁狁懼我之阻其歸路也,於是乎侵者還而居者走矣。
    戎車既安,如輊如軒。四牡既佶,既佶且閑。薄伐玁狁,至于大原。文武吉甫,萬邦為憲。
    賦也。玁狁既走,則王師不戰,故戎車安也。輊,前傾也。軒,後却也。後望如輊,前視如軒,則車平矣,安之至也。佶,壯貌。閑,調適也。追之而言馬閑者,緩追也,懼之使走而已。大原,晉陽也。至大原而止者,不窮追也,逐之出境而已。其出奇制勝也,可謂武其不勤遠略也。可謂文文以綏衆,武以威敵,安內攘外之道,莫善於此,可以為萬國之法矣。
    吉甫燕喜,既多受祉。來歸自鎬,我行永久。飲御諸友,炰鼈膾鯉。侯誰在矣?張仲孝友。
    賦也。燕,天子燕之也。祉,福也。燕而喜之,錫予便蕃,故多受祉也。來歸自鎬者,自鎬京而歸於尹邑也。我行永久,歸告家人之辭也。御,進。侯,維也。飲御諸友,不忘舊也。炰鼈膾鯉,不敢侈也。諸友皆禮貌之,而常在左右者則惟張仲以其孝友也。武臣有功,則恐其驕,常與孝友之人處,資其和順,以化其驕心,乃可長保其祿位矣。前言有功,此其善居功也。  
    <六月>六章,章八句。  
    <詩序>曰:<六月>,宣王北伐也。倉卒興師,車堅馬良,軍政修也。常服皆載,器械備也。玁狁熾而我用急,兵端不自我始也。比物四驪,畜牧蕃也。閑之維則,訓練勤也。不踰月而服成,其才敏也。三十里而止舍,其神定也。好整以暇,乃大勇也。有嚴,紀律嚴也;有翼,陣法善也。共武之服,臨事而懼,敬慎不敗也。鳥章,前軍;白斾,後軍也。中軍左右不可輕動,前軍選鋒,後軍游騎,可擇便而趨利也。元戎十乘,用寡也。奇兵欲輕齎而疾趨,故不可以用衆;且既謀成不戰,則不必勞費也。以先啟行,貴神速也。間道疾驅,以出其背,使驚而內顧,則不戰而走矣。有嚴有翼,以正合也;元戎先行,以奇勝也。戎狄內侵,利在速戰,狼奔豕突,難與力爭,故必用老成持重之將。勿倉皇以失度,勿見小而邀功,深溝高壘以老之,堅壁清野以困之,別出奇兵以撓之,截其糧道以饑之,擣其巢穴以懼之,則不戰而走矣。既走而追之不急,而致其反噬不遠而疲我嘉師,所謂不戰而屈人也。歴觀後代禦戎之道,合乎此則勝,反乎此必敗。然則豈直萬邦為憲哉?萬世為法可也。至於有功而驕,固由武臣不學,亦由所交匪人,故以張仲之孝友終焉。欲其移孝以為忠,移弟以為順,忠順不失,以事其上,則善始善終矣。後之為將者,三復此詩可也。
    附注:
    (1)[<左传>曰“许君焦、瑕。”是也。] 参阅《左传-僖公三十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4-13 06: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3 06:25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四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菑畝。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乘其四騏,四騏翼翼。路車有奭,簟笰魚服,鉤膺鞗革。
    比而賦也。宣王之時,蠻荊背叛,而王命方叔征之也。芑,苦菜也。田一嵗曰菑,二嵗曰新田。民間采芑或於新田或於菑畝,以比天子徵師或於內采或於外服也。涖,臨也。諸侯兵至而方叔親閲之也。<司馬法>:兵車一乘,甲士、歩卒共百人。其車三千,法當用三十萬人。師,衆。干,扞。試,肄也。聚衆而肄扞禦之方,訓練之也。率,總統之也。呂大臨曰“涖止,布其行陣;率止,作而用之。”是也。翼翼,順序貌。路車,戎路也。奭,赤也。簟笰,以竹簟為車蔽也。鉤膺,樊纓也。鞗革,轡首也。極言其車馬之美,見軍容之盛也。
    薄言采芑,于彼新田,于此中鄉。方叔涖止,其車三千,旂旐央央。方叔率止,約軧錯衡,八鸞瑲瑲。服其命服,朱芾斯皇,有瑲葱珩。
    比而賦也。中鄉,民所居也。采芑中鄉,以比天子用鄉遂之民也。交龍曰旂,左軍所建;龜蛇曰旐,後軍所建。旂旐央央,五軍皆啟行也。約軧,以皮束轂也。錯衡,文衡也。鈴在鑣曰鸞,馬口兩旁各一,四馬故八鸞也。三十萬衆之中而聞鸞聲之瑲瑲,行有紀律也。命服,禮服。皇,鮮明也。葱,蒼色。珩,佩首橫玉也。領兵在道而冠裳佩玉如此,以明天子之師有征無戰,不煩戎服也。
    鴥彼飛隼,其飛戾天,亦集爰止。方叔涖止,其車三千,師干之試。方叔率止,鉦人伐鼓,陳師鞠旅。顯允方叔,伐鼓淵淵,振旅闐闐。  
    比而賦也。隼飛戾天而集於所止之處,以比王師遠行而至於所征之地也。啟行有師干之試,閲兵也;既至有師干之試,威敵也。鉦,鐃也。伐,擊也。鉦人伐鼓,互言之也。鞠,告也。將戰而誓告之,陳師鞠旅亦互文也。顯,明。允,信也。顯允方叔者,不尚奇詭而昭明信義也。伐鼓,進兵也。淵淵,聲和也。將戰而鼓聲和者,不暴怒也。振旅,還師也。方伐鼔而即振旅者,荊蠻迎服也。闐闐,徐行聲也。退師有法,故依次而不亂也。德威所臨,望風迎服,其進不怒,其退不懾,亦可以想王師之氣象,而識大將之風規矣。  
    蠢爾蠻荊,大邦為讎。方叔元老,克壯其猶。方叔率止,執訊獲醜。戎車嘽嘽,嘽嘽焞焞,如霆如雷。顯允方叔,征伐玁狁,蠻荊來威。
    賦也。蠢爾,無知之貌。讎,敵也。齒德俱尊曰元老。壯,大。猶,謀也。言荊蠻小醜而敢與大邦為敵者,以其蠢然無知,自謂兵力足與中國抗衡也。無以威之,雖勝不懼,勢將復叛,故必總大衆以臨之,使知天威之難犯,將不戰而永服,元老之猶所以為壯也。其軍三千,至此始言其故矣。執訊,執其為首者訊問之。獲醜,獲其同謀之醜類也。嘽嘽,衆也。焞焞,盛也。霆、雷,車聲也。旋歸之軍容不異於初出也。又言顯允方叔者,歸功於將也。有必勝之將,無必勝之兵,將若不能,兵衆適以致亂。惟顯允之方叔,其德固足服人,又曾征伐玁狁,勲名素著,是以敵人懷德畏威,望風來服也。振旅闐闐,至此始言其故矣。  
    <采芑>四章,章十二句。
    <詩序>曰:<采芑>,宣王南征也。北伐之師,用奇用寡,元戎十乘,寡之至矣。南征之師,用正用衆,其車三千,衆之至矣。非不知用衆之勞費,以為不戰而永服,則費乃所以為省,勞乃所以為逸也。顧用寡易,用衆難。以漢高之雄才,不過能將十萬;方叔將三十萬衆而布陣不亂,啟行無譁,伐鼓則進,振旅則退,如臂使指,則其才可想矣。秦之伐楚也,王翦欲用六十萬人,始皇以為怯,使李信將二十萬伐之,出即敗衂,卒用六十萬而後定。人以為王翦之奇謀,而不知其祖方叔之餘智也。項籍之戰垓下也,淮陰侯將三十萬衆自當之,楚兵來而少,却楚兵,却而復乘,指揮如意,卒困項王。人以為韓信之神勇,而不知其歩方叔之後塵也。且用寡用衆,後人效其迹而不能得其心。吉甫之用寡也,期於不戰而走之;方叔之用衆也,期於不戰而服之。不惟我師無鋒鏑之苦,併敵人亦蒙好生之德。此則三代以上之將略,而非王翦、韓信所能知也。晉作三軍,謀元帥,趙衰曰:“郤縠可其為人也,說禮樂而敦詩書。”敦詩書而可為元師者,以為將之道,詩書具言之也。  
    附注:
    (1)[晋作三军,谋元帅,赵衰曰:- - - ] 参阅《左传-僖公二十七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4-14 06:3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4 06:3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五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四牡龐龐,駕言徂東。
    賦也。攻,堅也。同,齊也。<毛傳>曰:“宗廟齊豪,尚純也;戎事齊力,尚強也;田獵齊足,尚疾也。”龐龐,充實也。東,洛邑也。<詩序>曰:“宣王能內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修車馬,備器械,復㑹諸侯於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
    田車既好,四牡孔阜。東有甫草,駕言行狩。
    賦也。田車,田獵之車。阜,大也。甫草,地名,可獵之所也。天子、諸侯之獵,不時則傷農,不地則害物,甫草行狩言得地也。
    之子于苖,選徒囂囂。建旐設旄,搏獸于敖。
    賦也。之子,有司也。苗,狩獵之通名。選,數也。囂囂,其聲衆也。旐以致衆,故建旐也。設旄,注旄於旐首也。敖,山名。搏獸,校勇也。范處義曰:“易野,以車為主,故用以選車,田車既好是也;險野,以人為主,故用以選徒,搏獸於敖是也。”
    駕彼四牡,四牡奕奕。赤芾金舃,㑹同有繹。
    賦也。奕奕,連絡布散之貌。金舃,赤舃而加金飾也。時見曰㑹,殷見曰同。繹,陳列聯屬之貌。朱善曰:“諸侯之來朝也,來非一方,止非一所,先後不同,遠近各異,此其所以連絡布散也。及其㑹同也,五等各以其爵,尊卑有序,貴賤有等,此其所以陳列聯屬也,亦可想見當時朝㑹之盛矣。”
    決拾既佽,弓矢既調。射夫既同,助我舉柴。
    賦也。決,以骨為之,著於右手大指以鈎弦也。拾,以皮為之,著於左臂,以遂弦也。佽,比也。調,謂弓之强弱與矢之輕重相得也。射夫,諸侯之人也。同,協也。柴,說文作㧘,謂積禽也。言諸侯皆佽決拾、調弓矢,率其屬以助天子,恭順之至也。  
    四黃既駕,兩驂不猗。不失其馳,舍矢如破。
    賦也。猗,偏倚也。馳,御車之法也。劉瑾曰:“五御之目:三曰過君表,五曰逐禽左,此田車之馳法也。”舍矢如破,巧而力也。蘇轍曰:“不善射御者,詭遇則獲,不然則不能也。今御者不失其馳驅之法,而射者舍矢如破,則可謂善射御矣。”
    蕭蕭馬鳴,悠悠斾旌。徒御不驚,大庖不盈。
    賦也。蕭蕭、悠悠,皆閑暇之貌。徒,歩卒也。御,車御也。不驚,不喧譁也。大庖,君庖也。不盈,取之有度也。古者田獵獲禽,上殺以為乾豆,奉宗廟;次殺以奉賔客,下殺以充君庖。每禽取三十焉,其餘均及於衆,是以獲雖多而君庖不盈也。朱公遷曰:“行事從容,馭軍整肅,處已儉約,待人周徧,兼有之矣。”
    之子于征,有聞無聲。允矣君子,展也大成。
    賦也。之子于征,統承上文,自徂東以至田畢也,是役也。但聞其師之行而不聞其行之聲,嚴靜之至也。馭軍有法,卒事有儀,信矣其君子也,誠哉其大成也。朱善曰:“存於中者,有興衰撥亂之志;施於外者,有揆文奮武之規;得不謂之君子乎?靜治於往狩之初,整肅於旋歸之際,得不謂之大成乎?”李公凱曰:“復新朝儀,統一人心,張皇六師,維持王業,深得制治保邦之道矣。”
    <車攻>八章,章四句。  
    <詩序>曰:<車攻>,宣王復古也。天子廵狩,諸侯述職,其來舊矣。周都於雍,與山東諸侯隔遠,廵狩之典難以常行,而諸侯來朝,道里不均。周公相成王,以洛邑地中,故營為東都,使天子時往焉,而諸侯就朝之,則廵狩不煩,供億、述職無庸遠行,甚盛典也。<洛誥>曰“其自時中乂,萬邦咸休”,此之謂也。夷、厲以來,久廢不行,宣王中興能復舊制,故詩人美焉。然成王至洛,肇稱殷禮而已。宣王乃兼田獵,何也?此則時為之也。自夷王下堂,諸侯張矣。繼以厲王之亂,玁狁內侵,蠻荊外叛,諸侯之心向背不一,征之則不可勝征也。故因東都㑹同,諸侯咸集,而選車徒以行狩,使知天子神武;克詰戎兵,則順者益致其恭,逆者潛移其志,觀兵乃所以止兵也。此蓋吉甫、方叔之流克壯其猶,而宣王用之,故不動聲色而國勢以振,可以想見中興之規模矣。  
    附注:
    (1)[<毛传>曰:宗庙齐豪,尚纯也;- - - ] 参阅《毛诗注疏-小雅-车攻》。
    (2)[时见曰会,殷见曰同。] 参阅《礼记正义-曲礼下》。
    (3)[刘瑾曰“五御之目:- - - ] 参阅《周礼注疏-地官-保氏》。

 楼主| 发表于 2017-4-15 06:2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5 06:2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六
    吉日維戊,既伯既禱。田車既好,四牡孔阜。升彼大阜,從其羣醜。
    賦也。戊,剛日也。內事用柔日,外事用剛日。伯,說文作禡,祭馬祖也。禱,祭而祈之也。既伯既禱而後用車馬,重其事也。醜,類也。羣醜,獸之羣分而類聚者也。升大阜而從之者,試馬也;既禱之而又試之,慎之也。
    吉日庚午,既差我馬。獸之所同,麀鹿麌麌。漆沮之從,天子之所。  
    賦也。庚午,亦剛日也。差,分其等次也。同,聚也。麀,牝鹿也。麌麌,多也。漆、沮,二水名。順合曰從。漆、沮相從入洛又從入渭。<禹貢>曰“漆、沮既從”是也。言擇日差馬,往麀鹿所聚之地。在漆、沮既從之處,乃天子田獵之所也。
    瞻彼中原,其祁孔有。儦儦俟俟,或羣或友。悉率左右,以燕天子。  
    賦也。中原,原中也。祁,大也。儦儦,疾走也。俟俟,徐行也。獸三曰羣,二曰友。左右,軍士也。田獵之法,作圍場,開二門,從田者分左右而入焉。<毛傳>曰“大芟草以為防,褐纒旃以為門,左者之左,右者之右。”是也。率,有司率之也。燕,喜也。天子田獵,非為從禽,蓋以纘武功也。今有司  悉率左右,莫不自盡以奉其上,則有勇而且知方,庶天子見而喜之也。  
    既張我弓,既挾我矢。發彼小豝,殪此大兕。以御賔客,且以酌醴。
    賦也。發,發矢也。豕牝曰豝。兕,野牛也。發豝殪兕,言能中微又能制大也。朱公遷曰“中微見其巧,制大見其力。”是也。御,進也。醴,甘酒也。<周官>“五齊:二曰醴齊。”是也。酌,祭之也。<坊記>曰“醴酒在室,醍酒在堂。”是也。言所獲之禽不止燕賔客,且以奉宗廟,見田獵之禮所闗甚重也。
    <吉日>四章,章六句。  
    <詩序>曰:<吉日>,美宣王田也。<車攻>㑹諸侯以狩於東都,<吉日>天子自獵於畿內也。呂祖謙曰:“蒐狩之禮,可以見王賦之復焉,可以見軍實之盛焉,可以見師律之嚴焉,可以見上下之情焉,可以見綜理之周焉。欲明文、武之功業者,此亦足以觀矣。”
    附注:
    (1)[内事用柔日,外事用刚日。] 参阅《礼记-曲礼上》。
    (2)[<毛传>曰“大芟草以为防,- - - ] 参阅《毛诗注疏-小雅-车攻》。
    (3)[<周官>“五齐:- - - ] 参阅《周礼-天官-酒正》。

 楼主| 发表于 2017-4-16 07: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6 07:0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七
    鴻鴈于飛,肅肅其羽。之子于征,劬勞于野。爰及矜人,哀此鰥寡。  
    興也。大曰鴻,小曰鴈。肅肅,羽聲也。之子謂流民也。征,行也。矜,憐也。言流民在野而劬勞失所,猶鴻鴈于飛而羽倦未集也。丁壯者且不能堪,至於鰥寡之人則尤可哀憐矣。朱善曰:“惠鮮鰥寡,文王以興;哀此㷀獨,幽王以亡。故必鰥寡孤獨皆得其所,而後為王政也。”
    鴻鴈于飛,集于中澤。之子于垣,百堵皆作。雖則劬勞,其究安宅。
    興也。一丈為板,五板為堵。究,終也。言流民在外而築室以居,猶鴻鴈于飛而集于澤中也。百堵皆作,其勞更甚於在野,而甘心為之者,冀其終之可以安處也。其情亦可憫矣。  
    鴻鴈于飛,哀鳴嗷嗷。維此哲人,謂我劬勞。維彼愚人,謂我宣驕。  
    興也。詩人自言覩流民之狀,而作為此詩以告哀也,猶鴻雁之哀鳴嗷嗷也。然惟明哲之人乃謂我宣民之劬勞,使下情得以上達耳;不知者,且謂我行歌適志以宣驕也。黃洪憲曰:“哲人洞悉民隱,故謂我劬勞;彼愚人者,慮不周於民隱,則無從知之矣。言愚人正所以感哲人也。”
    <鴻鴈>三章,章六句。
    <鴻鴈>,哀流民也。夫始而在野,終而安宅。在上者,未嘗無安定之功;然與其安於既流之後,不如養於未流之先也。古之行仁政者,八口之家,比戸無饑,而鰥寡孤獨,莫不有養,是遵何道乎?詩人於流民之在野也,固哀其劬勞;於其築室也,亦哀其劬勞;而終言其作詩,所以告哀。此如後世監門繪圖之意,而以哲人望其君也,其㫖遠矣。
    附注:
    (1)[此如后世监门绘图之意,- - - ] 参阅《宋史-郑侠传》。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06: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7 06:5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八
    夜如何其?夜未央,庭燎之光。君子至止,鸞聲將將。
    賦也。其,語辭。央,中也。庭燎,大燭也。君子,諸侯也。王將視朝,惟恐晏起,故不安於寢,常自度曰夜如何哉?尚未央乎,然而庭燎已有光矣, 朝者至而聞其鸞聲矣。夜尚未央,未必有所見聞,蓋其惕厲之精神常警於寤寐,故懸意其然而遂若果然也。
    夜如何其?夜未艾,庭燎晣晣。君子至止,鸞聲噦噦。
    賦也。艾,盡也。晣晣,小明也。天將曙,則火光微矣。將將,聲遠而聞其大也;噦噦,聲近而聞其節也。
    夜如何其?夜鄉晨,庭燎有煇。君子至止,言觀其旂。
    賦也。鄉晨,近曉也。煇,火氣也。天將明則見煙矣。言觀其旂,辨色也,入朝之時也。自夜中以至於明,無刻不警於心目,其勵精圖治之意,可想矣。  
    <庭燎>三章,章五句。
    <詩序>曰:<庭燎>,美宣王也。<列女傳>曰“宣王嘗晏起,姜后脫簪珥,待罪於永巷。宣王感悟,於是勤於政事,早朝晏退,以成中興之業。”是也。此固姜后之賢淑,而宣王能聽之。聽之而改之,改之而久不倦也,可不謂難乎?從諫如流,改過不吝,其有之矣。周道復興,有以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4-18 07:3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8 07:3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九
    沔彼流水,朝宗于海。鴥彼飛隼,載飛載止。嗟我兄弟,邦人諸友。莫肯念亂,誰無父母。
    比也。沔,流貌。水流歸海,猶諸侯之朝天子也。<書>曰“江、漢朝宗于海。”是也。流水有入海之日,飛隼有載止之時,以比禍亂有止息之期也。將欲止亂,必先念亂,深思而預防之,則亂不生矣。乃兄弟以及邦人諸友,莫有肯念亂者,豈獨無父母乎?縱不憂身亦當憂親,何為不念之也?  
    沔彼流水,其流湯湯。鴥彼飛隼,載飛載揚。念彼不蹟,載起載行。心之憂矣,不可弭忘。
    比也。湯湯,泛流不歸海也。載揚高飛,不載止也,以比禍亂日生不止息也。不蹟,不循道也。亂匪自天,皆由於人。人不循道,故致亂生。彼之不蹟,我不敢不念也。載起載行,深念之也;不可弭忘,久念之也。念致亂之由,欲得止亂之道也。
    鴥彼飛隼,率彼中陵。民之訛言,寧莫之懲?我友敬矣,䜛言其興。  
    比也。章首脫二句。以上文例之,大約謂流水湯湯而循其故道,必有所歸;隼飛載揚而率彼中陵,必有所止。以比禍亂不已而弭之有方,則可以息也。原亂之所由生,多由於野有訛言而朝有䜛言。<巧言>之詩曰“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䜛。”是也。訛言起於小民,豈無懲治之法?䜛言興於朝臣,亦有消弭之道。我深念之,惟有敬而已矣。敬以存心則恐懼修省而內無可疵,敬以處事則謹小慎微而外無可議。兄弟、邦人、諸友果能如此,䜛言何自而興乎?䜛言不興,君子得以行其志,則民之訛言可以懲治,而亂止矣。此皆念之而後知之者,何為莫肯念亂也?  
    <沔水>三章:二章,章八句;末章,脫二句。  
    <沔水>,憂亂也。宣王信䜛而殺杜伯,其友左儒死之。又宣王之時,童謠曰:“檿弧箕服,實亡周國。”不數年而有褒姒之禍,是䜛言訛言皆興,而亂端兆矣。有識之士預見而深憂之,所必然也。顧憂亂而不得止亂之方,徒憂無益耳。<沔水>之詩人,推亂之所由生而歸於讒,又推亂之所由息而歸於敬,則可謂深知止亂之道矣。宣王不能用也,而卒為亂階,豈不惜哉?  
    附注:
    (1)[<書>曰“江、漢朝宗于海。”是也。] 参阅《尚书-禹贡》。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11: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4-19 11:4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彤弓之什》之十
    鶴鳴于九臯,聲聞于野。魚潛在淵,或在于渚。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蘀。他山之石,可以為錯。
    比也。鶴,鳥名,善鳴者也。澤曲曰臯。九臯,九曲之澤,言幽深也。蘀,落葉。錯,礪石也。朱子曰:“此陳善納誨之辭也。鶴鳴九臯而聲聞于野,言誠之不可掩也。魚潛在淵而或在于渚,言理之無定在也。園有樹檀而其下維蘀,言愛當知其惡也。他山之石而可以為錯,言憎當知其善也。由是四者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理,其庶幾乎?”  
    鶴鳴于九臯,聲聞于天。魚在于渚,或潛在淵。樂彼之園,爰有樹檀,其下維榖。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比也。榖,一名楮,惡木也。攻,治之也。呂柟曰:“二章之言相似而意別。于野,以四方言也;于天,以上下言也。在淵在渚,言事雖在於幽遠而道不下帶而存,不可以為遠而忘之也。在渚在淵,言事雖在於目前而理則深邃莫測,不可以為近而忽之也。維蘀,以榮悴言利害、安危之謂也,則思亂防危之意,其可怠乎?維榖,以美惡言邪正、是非之謂也,則察奸遠佞之意其可少乎?為錯,泛以制器言之也;攻玉,則其人之德成矣。”程子曰:“玉之温潤,天下之至美也。石之麤厲,天下之至惡也。然兩玉相磨,不能以成器;以石相磨,然後玉之為器得以成焉。猶君子之與小人處也,橫逆侵加,然後修省畏避,動心忍性,增益豫防,而義理生焉,道德成焉。吾聞諸邵子云。”
    <鶴鳴>二章,章九句。
    <鶴鳴>,納誨也。<易>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聖人立象以盡意,以為象之所包,廣於言也。詩之比興,立象之道也。以象逆意,其中無所不有。是故切磋琢磨不言貧富,而子貢以為已言之也。素以為絢不言禮後,而子夏以為不啻言之也。魚躍鳶飛,揭大道之要;深厲淺揭,著行藏之宜。言近㫖遠,不可勝舉,<鶴鳴>之詩,其尤著者也。是故<詩>之為教,其引典故也,通於禮;其道政事也,通於書;其設物象也,通於易;其屬辭褒貶也,通於春秋。學者不可以不盡心也。
    附注:
    (1)[<易>曰:书不尽言,- - - ] 参阅《周易-系辞上》。
    (2)[是故切磋琢磨不言贫富,- - - ] 参阅《论语-学而第一、八侑第三》。
    (3)[鱼跃鸢飞,揭大道之要;- - - ] 参阅《诗经-大雅-旱麓、邶风-匏有苦叶》。


    <彤弓之什>十篇,四十章,二百五十九句。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