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96|回复: 9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7 15: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6-27 15:4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五
    桑扈之什二之七

    交交桑扈,有鶯其羽。君子樂胥,受天之祜。
    比也。交交,羣飛往來也。鶯,文貌。桑扈應候而交飛,以比諸侯如期而旅見也。桑扈之羽,鶯然而有文,以比諸侯之來,秩然而有禮也。諸侯以禮來朝,而天子饗之,與之相樂,則君臣各盡其道,是以能受天之福也。  
    交交桑扈,有鶯其領。君子樂胥,萬邦之屏。
    比也。領,頸。屏,蔽也。桑扈之領,上承首而下統羽,以比諸侯之長,上輔天子而下統列辟也。天子以禮饗之,則方伯、連帥益勤其職,故可以為萬邦之屏蔽也。
    之屏之翰,百辟為憲。不戢不難,受福不那。
    賦也。翰,幹也,障土以築墻者。戢,歛。難,慎。那,多也。言既為之屏以藩其外,又為之翰以固其內,使所統之諸侯皆奉之以為法,是其徳盛而功亦高矣。然且收歛而不敢自恃,然且審慎而不敢少忽,則其受福豈有不多者乎?蓋於嘉賞之中,而寓儆戒之意也。
    兕觥其觩,㫖酒思柔。彼交匪敖,萬福來求。
    賦也。兕觥,爵也。觩,上曲貌。酒能發人之剛,故思柔,戒酒失也,所謂温克也。敖與傲通。求與逑通,聚也。言兕觥之內,貯有㫖酒,乃對之而思柔,不敢飲也,敬之至也。交際之間,往來酬酢,毫無傲慢,謙之至也。謙敬以受天之祜,則萬福自來聚矣。<易>曰:“徳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此之謂也。
    <桑扈>四章,章四句。
    <桑扈>,饗諸侯也。諸侯來朝,天子饗之,錫之弓矢,使為方伯以統列服也。<傳>曰:“饗以訓共儉,宴以示慈惠。共儉以行禮,慈惠以布政。”故饗之為禮也,立成而不坐,設几而不倚,爵盈而不飲,共儉之至也。觀<桑扈>之所詠,兕觥其觩,㫖酒思柔,則爵盈不飲可知矣。錫之以屏翰,誡之以戢難,勉之以匪敖;樂胥之時,不忘儆戒如此。此則恭儉之實,而非徒以其文也。受天之祜,萬福來求,豈虛哉?君子是以知禮之為義甚大,而詩之為教至詳也。
    附注:
    (1)[<易>曰:“徳言盛,禮言恭;- - -] 参阅《周易-系辞上传》。
    (2)[<傳>曰:“饗以訓共儉,- - -] 参阅《左传-成公十二年》。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6-28 07:2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6-28 07:3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二
    鴛鴦于飛,畢之羅之。君子萬年,福祿宜之。
    比也。鴛鴦,匹鳥,止則偶,飛則雙,不相離也;人之篤於伉儷者,似之。畢,小網。羅,大網也。君子謂成婚之人也,宜稱也。言鴛鴦之飛則畢之羅之,以比夫婦之禮當講之行之也。君子能篤於夫婦,則家道成而子孫盛,億萬斯年福祿常與其徳相稱也。  
    鴛鴦在梁,戢其左翼。君子萬年,宜其遐福。
    比也。張子曰:“禽鳥並棲,一正一倒,戢其左翼以相依於內,舒其右翼以防患於外,蓋左不用而右便故也。”君子能篤於夫婦,同心合力,朝夕相依,則徳恒而福亦遠;宜也,非倖也。
    乘馬在廐,摧之秣之。君子萬年,福祿艾之。
    賦也。乘馬,新婦所乘之馬也。艾,養也。<春秋>書“齊高固及子叔姬來”,<傳>曰“反馬也”。蓋古者婦來留其所乘之馬,三月廟見而後反之,兹未反故在廐也。摧,莝草也。秣,飼粟也。摧之秣之,善養之也,愛其人故養其馬也。夫婦愛敬以相養,則上天亦以福祿養之矣。
    乘馬在廐,秣之摧之。君子萬年,福祿綏之。
    賦也。綏,安也。用馬則秣之,息馬則摧之,始秣而繼摧,息之也。與人相安,故馬亦安也。夫婦靜好以相安,則上天亦以福祿安之矣。  
    <鴛鴦>四章,章四句。
    <鴛鴦>,大昏也。天子、諸侯,大昏禮成而羣臣賀之也。匡衡曰“妃匹之際,生民之始,萬物之原。婚姻之禮正,然後品物遂而天命全。”是也。故婦順備而後內和理,內和理而後家可長久。子子孫孫無窮之福祿,自一日之伉儷,開之萬年之祝,豈虛語哉?君子是以知大昏之重,而<關雎>、<麟趾>之化有由然也。  
    附注:
    (1)[<春秋>書“齊高固及子叔姬來”,- - -] 参阅《左传-宣公五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6-29 06: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6-29 06:24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三
    有頍者弁,實維伊何?爾酒既㫖,爾殽既嘉。豈伊異人?兄弟匪他。蔦與女蘿,施于松栢。未見君子,憂心奕奕。既見君子,庶幾說懌。
    賦而比也。頍,圓貌。弁,冠之通名。蔦,寄生也。蘿,松蘿也。君子謂主人也。奕奕,憂不止也。此兄弟、甥舅燕飲之詩。言此頍然而弁者,伊何人乎?因爾設燕而來,並非異人,皆兄弟也。兄弟至戚,如蔦蘿與松栢相依為命,故未見而憂之,既見而樂之,欲情誼之常相通也。
    有頍者弁,實維何期?爾酒既㫖,爾殽既時。豈伊異人?兄弟具來。蔦與女蘿,施于松上。未見君子,憂心怲怲。既見君子,庶幾有臧。
    賦而比也。期,㑹也。怲怲,猶耿耿也。言此頍然而弁者,將㑹於何所乎?因爾設燕,故相約而俱來也。兄弟相依如蔦蘿之施於松上,庶幾蔦蘿得所而松亦多䕃,是彼此偕臧也。
    有頍者弁,實維在首。爾酒既㫖,爾殽既阜。豈伊異人?兄弟甥舅。如彼雨雪,先集維霰。死喪無日,無幾相見。樂酒今夕,君子維宴。
    賦而比也。言頍弁在首者也,兄弟之外又有甥舅,亦皆老矣。霰集則雨雪必大,老至則來日無多,相見之期未知有幾,故今夕俱來而欲君子宴之也。
    <頍弁>三章,章十二句。
    <頍弁>,勸睦也。此與<伐木>同為燕兄弟、甥舅之詩。彼則主人速賓,此則賓樂主人也。主人速賓,故曰“有酒湑我”;賔樂主人,故曰“爾酒既㫖”也。方燕樂而言及死喪者,關切之至也。<記>曰:“親戚既沒,雖欲孝,誰為孝?年既耆艾,雖欲悌,誰為悌?故孝有不及,悌有不時,其是之謂乎。”霜雪既零,蔦蘿凋謝,松栢雖存,慘暗無光,念及此而所以惇睦其兄弟親戚者,亦維日不足矣。
    附注:
    (1)[<記>曰:“親戚既沒,- - -] 参阅《大戴礼记-曾子疾病第五十七》。

 楼主| 发表于 2017-6-30 06: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6-30 06:52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四
    閒關車之舝兮,思孌季女逝兮。匪飢匪渇,徳音來括。雖無好友,式燕且喜。  
    賦也。閒關,車舝聲。舝,軸頭鐵也。孌,好也。逝,往。括。㑹也。此親迎在道,而燕於所止宿之處也。言設此閒關之舝者,為慕美好之少女,欲以車往迎之也。在道而如飢渴者,匪飢渴也,思季女之徳音,更甚於飢渴也;雖道途之間,别無親友,且當設燕以待之,所以將敬且志喜也。
    依彼平林,有集維鷮。辰彼碩女,令徳來教。式燕且譽,好爾無射。
    比也。依,叢也。鷮,雉也。辰,時。碩,大。令,善也。鷮鳥集於平林,以比碩女止於道舍也。前言其少故曰季,此美其徳故曰碩也。前往迎之,故望來括;今已至止,故言來教也。碩女初至,未必果有所教,但見其儀容之都雅,即如示我以周行也。故設燕以樂之,以明好徳之無已也。
    雖無㫖酒,式飲庶幾。雖無嘉殽,式食庶幾。雖無徳與女,式歌且舞。  
    賦也。此正言其燕也。女指碩女也。既行遠道,不無飢渴,故望其飲食也。又言雖無徳以與女,且為女歌舞,以明吾之好徳。夫無徳而能好徳,是亦一徳也。
    陟彼高岡,析其柞薪。析其柞薪,其葉湑兮。鮮我覯爾,我心寫兮。  
    比也。陟,登。柞,櫟。湑,盛。鮮,少也。登高析薪而得湑葉,以比遠道迎婚而得令徳也。夫令徳難得也,我覯爾之來教亦難得之遇也。我心喜而思,有以寫之,是以飲之食之、歌之舞之也。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四牡騑騑,六轡如琴。覯爾新昏,以慰我心。
    比而賦也。景行,大道也。如琴,謂六轡調和也。此總承上文也,言我之往也,望徳音之來括,如仰高山也。車舝逝而閒關,則行景行也。爾之來也,四牡騑騑而閑習,六轡如琴而調和,則是令徳來教也。以爾之令徳如是,以我之好徳如是,乃覯爾而與為新婚,則生平好徳之心於是大慰而受教;而仰其徳者,愈不能自已矣。  
    <車舝>五章,章六句。
    <車舝>,燕新婚也。婚禮無在道設燕之文,然或親迎於遠程,非一日,則於所止宿之處而飲食之,亦情所必至而禮之所當然也。<車舝>之詩,往迎而思其徳,既至而好其徳;新婚初覯,無一語及於色者,其猶有<關雎>之遺意乎!司馬遷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然則徳音心寫,豈真新婚云爾哉?取友求賢,皆當如是矣。
    附注:
    (1)[司馬遷曰:“‘高山仰止,- - -] 参阅《史记-孔子世家第十七》。

 楼主| 发表于 2017-7-1 08:41: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 08:4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五
    營營青蠅,止于樊。豈弟君子,無信讒言。
    比也。營營,往來飛聲。青蠅汙穢,能變白、黑,以比讒人往來,周旋附耳作聲,能亂人之聼也。巧言善幻,以是為非,能惑人之心也。樊,藩也。止於樊,附近窺伺,乘隙而入也。呂祖謙曰“止于樊,行且至於几席、盤盂之間矣。”是也。豈,明切也;弟,樂易也。君子謂王也。讒言可畏,惟望豈弟之君子能察其情而不信,則彼將止於外而不能入矣。  
    營營青蠅,止于棘。讒人罔極,交亂四國。
    比也。棘,惡木也,多刺。止于棘,謀作梗也,以比讒人能使暴橫之人起而為難也。一信其言,則其心無已,將使天子失禮於諸侯,而諸侯起而梗化,是構四國使交亂也。  
    營營青蠅,止于榛。讒人罔極,構我二人。
    比也。榛,叢生,枝葉密比。止于榛,謀離間也,以比讒人能使親密之人漸生嫌隙也。一信其言,則其心罔極,將使天子不信其謀臣,而謀臣由是獲戾,是構我二人使不終也。構,架造也,架空揑造也。二人,信讒與被讒者也。
    <青蠅>三章,章四句。  
    <青蠅>,憂讒也。<巧言>之詩曰“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夫讒言初起,其端甚微,但不信之,則其事止矣,所謂“君子如怒,亂庶遄沮”也。惟其信之,而使其罔極,於是始而生外難,繼而造內釁,內釁成而外難愈不可息矣,所謂“君子信盜,亂是用暴”也。欲其不信,惟有豈弟。剴切而明於事,樂易而平其情,實而按之,徐而察之,逐青蠅於樊外,則天下永無事矣。<左傳>“會于向。晉將執戎子駒支,駒支賦<青蠅>而退。范宣子辭焉,使即事於㑹,成豈弟也。”君子是以知讒言之害,而豈弟之不可已也。  
    附注:
    (1)[<左傳>“會于向。- - -] 参阅《左传-襄公十四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7-2 06: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2 06:2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六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籩豆有楚,殽核維旅。酒既和㫖,飲酒孔偕。鐘鼓既設,舉醻逸逸。大侯既抗,弓矢斯張。射夫既同,獻爾發功。發彼有的,以祈爾爵。
    賦也。筵,因射而燕也。左右,賓主揖讓也。秩秩,有序也。楚,列貌。殽,豆實也。核,加籩也。旅,陳也。和㫖,甘美也。偕,多而齊也,賓主及衆賓皆威儀齊一也。既飲而設鐘鼓者,將射改縣也。舉醻,舉所奠之醻爵也。主人獻賓,賓酢之主人。醻賓,賓受而奠之,至旅乃舉是爵而相酬也。逸逸,閑習而安也。大侯,君侯也。抗,張也。大侯張而弓矢亦張,節也。射夫既同,比耦也。獻爾發功,發矢也。發彼有的,中之也。祈,求也。爵,豐上之觶,不中者所飲也。言射而中者,非好勝也,蓋祈不勝者使飲酒也。此言因射而飲者之威儀也。
    籥舞笙鼓,樂既和奏。烝衎烈祖,以洽百禮。百禮既至,有壬有林。錫爾純嘏,子孫其湛。其湛曰樂,各奏爾能。賓載手仇,室人入又。酌彼康爵,以奏爾時。  
    賦也。籥舞,文舞也。<毛傳>曰“秉籥而舞,與笙歌相應。”是也。烝,進。衎,樂。烈,功也。洽,合也。百禮,多儀也。言用盛樂、備大禮,以祭有功之祖也。壬與任通。林,衆立之象。百禮既備,有奔走而任事者,有無事而林立者,言助祭者衆也。純嘏,大福也。湛,久也。三獻既畢,尸與主人以大福,使子孫皆長久也。子孫獲長久之福皆喜樂之,故各奏其能,洗觶以獻尸也。仇讀曰㪺,挹酒也。室人,有室中之事者,佐食也。子孫獻後,賓手挹酒加爵以獻尸也。康,安也。康爵,坫上之爵也。時,時物也。賓既獻後,室人皆入,又酌康爵以獻尸,進時物以佐飲也。此言因祭而飲者之威儀也。
    賓之初筵,温温其恭。其未醉止,威儀反反。曰既醉止,威儀幡幡。舍其坐遷,屢舞僊僊。其未醉止,威儀抑抑。曰既醉止,威儀怭怭。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賦也。又言賓之初筵者,以明非射非祭,燕飲而已,所謂凡此飲酒者也。反反,內顧也。幡幡,飛掦也。僊僊,軒舉之狀。抑抑,慎密也。怭怭,媟慢也。秩,常也。朱子曰:“此言凡飲酒者,常始乎治而卒乎亂也。”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亂我籩豆,屢舞僛僛。是曰既醉,不知其郵。側弁之俄,屢舞傞傞。既醉而出,並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謂伐徳。飲酒孔嘉,維其令儀。   
    賦也。號,呼。呶,讙也。僛僛,欹邪也。郵與尤同,過也。側,傾也。俄,傾貌。傞傞,不止也。此極言醉者之狀,恥之也。又言不幸而醉,但當亟出則賓節飲而主盡懽,彼此皆無失徳,是並受福也。若醉而不出,僛僛傞傞,是自伐其徳,何福之有?夫古之人,因射因祭飲酒而孔嘉者,惟其有令儀耳。今失儀而害徳若此,是酒不累人,人反累酒矣,痛悔之詞也。
    凡此飲酒,或醉或否。既立之監,或佐之史。彼醉不臧,不醉反恥。式勿從謂,無俾大怠。匪言勿言,匪由勿語。由醉之言,俾出童羖。三爵不識,矧敢多又?  
    賦也。監,司正史,所以佐監也。淳于髠曰“賜酒大王之前,執法在旁,御史在後。”是也。式,發語詞。勿,戒之也。從,隨。謂,言也。童,小羊。羖,大羊。識,記也。言飲酒之時,有醉者、有不醉者,故立監史,紏失儀也。醉之醜態,醉者不知,不醉者恥之。式勿從謂,監史告不醉者也。凡人見醉者,多隨其意而謂之是,使醉者益放肆而至於大怠,故戒其勿如此也。由,從也。何楷曰“不當言者,勿與之言;不當從者,勿與之語。醉者雖善號呶,無人與之酬答,亦將廢然而自止。”是也。若從醉人之意而言之,小則使出童,大則使出羖,罸之也。總之,獻酬之禮,三爵而已。<玉藻>曰“君子之飲酒也,受一爵而色洒如也,二爵而言言斯,禮已三爵而油油以退。”是也。不能飲者,三爵之後即有遺忘,况敢又多乎?監史若謹守此禮,則人無由醉矣。蓋深悔其醉,因欲嚴監史之令,使凡飲酒者皆不至於醉也。  
    <賓之初筵>五章,章十四句。
    <賓之初筵>,衛武公飲酒悔過也。昔有殷之季,荒腆於酒,故寧王<酒誥>,明於沬邦,康叔之所守也。武公聰聽祖考之彛訓,故痛自改悔,賓筵諄諄,猶有<酒誥>之遺意焉。夫飲酒之失,內則伐徳,外自亂於威儀,故<酒誥>言徳者八,言威儀者一;此詩言徳者一,言威儀者五,詳畧互相發也。<小宛>之詩曰:“人之齊聖,飲酒温克。彼昏不知,一醉日富。各敬爾儀,天命不又。”三復<詩>、<書>之訓,未飲者可以知戒,既醉者可以知悔矣。  
    附注:
    (1)[既飲而設鐘鼓者,將射改縣也。] 参考《礼记-射义》。
    (2)[淳于髠曰“賜酒大王之前,- - -] 参阅《史记-滑稽列传第六十六》。
    (3)[<玉藻>曰“君子之飲酒也,- - -] 参阅《礼记-玉藻》。
    (4)[故<酒誥>言徳者八,言威儀者一;] 参阅《尚书-周书-酒诰》。

 楼主| 发表于 2017-7-3 06:3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3 06:3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七
    魚在在藻,有頒其首。王在在鎬,豈樂飲酒。
    興也。藻,水草。頒,大。首,貌。言魚何在乎?在於藻也。得所憑依而又資其養育,故其首頒然而大焉。王何在乎?在於鎬也。據其形勝,而又和樂以燕諸侯,故福祿盛大,如魚之頒首也。
    魚在在藻,有莘其尾。王在在鎬,飲酒樂豈。
    興也。頒首,興福祿之大也;莘尾,興福祿之長也。許謙曰:“豈樂而飲酒者,四方和平,諸侯賓服也;飲酒而樂豈者,禮儀既備,人情和洽也。”  
    魚在在藻,依于其蒲。王在在鎬,有那其居。
    興也。那,安也。藻在水內,蒲則出在水外矣。魚在藻而又依蒲,則叢葉茂密,無網釣之害矣。鎬在畿內,諸侯在畿外也。王在鎬而燕諸侯,則屏藩鞏固,無傾危之患矣。鄭康成曰:“天下平安,王無四方之虞,故其居處那然安也。”
    <魚藻>三章,章四句。  
    <魚藻>,天子燕諸侯也。東方諸侯朝於西京,見河山之險固,土田之肥美,乃知豐、鎬形勝,洵為帝王之都;而天子又勤宣徳意,以燕飲之。君臣和樂,天下乂安,故頌美之如此也。有那其居,以為宅中圖大可也,以為無為安止亦可也。孔子曰:“為政以徳,譬如北辰,居其所而衆星拱之。”其是之謂乎!  
    附注:
    (1)[孔子曰:“為政以徳,- - -] 参阅《论语-为政第二》。

 楼主| 发表于 2017-7-4 06:3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4 06:34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八
    采菽采菽,筐之筥之。君子來朝,何錫予之?雖無予之,路車乘馬。又何予之?玄袞及黼。
    興也。菽,豆也。君子,諸侯也。路車,金路、象路也。元袞,元衣而畫以巻龍,上公之服也。黼如斧形,刺之於裳,子、男之服也。自元袞以及於黼,五等之服皆具也。言將采菽豆則先備筐、筥,以興將朝諸侯則先備錫予也。車馬、衣服所予之物,“雖無、又何”,心計之也。何楷曰:“諸侯尚未來,而王者已預為之儲具也。”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君子來朝,言觀其旂。其旂淠淠,鸞聲嘒嘒。載驂載駟,君子所届。
    興也。觱沸,湧貌。檻者,泉正出也。芹,水草。淠淠,動而徐也。嘒嘒,細而節也。驂、駟,馬數也。王肅曰“夏,駕两謂之麗;殷,益一騑謂之驂;周,又益一謂之駟。”是也。言泉水之湧,遠望不見,言采其芹則見之矣;以興君子之來,遠望不見,言觀其旂則知之矣。遠望其旂者,迎之於門也。<書>曰“王出在應門之內。”是也。始觀其旂之動,繼聞其車之聲,繼見其馬之數,而後其人至焉,蓋佇立以久俟之也。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彼交匪紓,天子所予。樂只君子,天子命之。樂只君子,福祿申之。
    賦也。赤芾,冕服之鞸也。脛本曰股。邪幅,偪也,所以纒脛,故在股下。言芾與幅者,芾以謹拜跪,幅以利趨蹌也。交,交際之禮也。紓,緩也。匪紓,不敢怠緩也。天子觀其芾幅,見其拜跪趨蹌,敬謹不怠,故賜之車馬、衣服。何楷曰“向所儲者,今始予之。”是也。諸侯受賜,其心和樂,故言樂只君子也。天子命之者,不止予以車服,又錫以爵命也。福祿申之者,命於廟也。<記>曰:“爵有徳,而祿有功,必賜於太廟,示不敢專也。”禮行於廟,故天子既命之,神又以福祿申重之也。
    維柞之枝,其葉蓬蓬。樂只君子,殿天子之邦。樂只君子,萬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從。  
    興也。蓬蓬,盛貌。殿與奠通,安也。平平,辯治也。左右,附近之國也。天子猶本也,諸侯猶枝也,邦國猶葉也。言柞之枝盛,故其葉亦盛,以興諸侯和樂,能為天子奠安其邦家,如柞葉之蓬蓬然盛也。邦家乂安,則君臣並受其福,故曰攸同也。平平左右者,諸侯既自治其國,又能辯治其連屬之國,將來再朝之時,當率左右之國使相從以偕來也。何楷曰“左右率從,預期之詞。”是也。  
    汎汎楊舟,紼纚維之。樂只君子,天子葵之。樂只君子,福祿膍之。優哉游哉,亦是戾矣。
    興也。紼,大索也。纚、維皆繫也。葵與揆通。膍,厚。戾,止也。言楊舟汎流,以紼維之使不行也,以興諸侯將去,天子處以端揆之任使不去也。<書>曰“使宅百揆”是也。留相王室,則功業愈崇而福祿愈厚,故望其優游而止於是也。何楷曰:“諸侯朝事已畢,行當辭歸,而天子致其挽留之意也。”  
    <采菽>五章,章八句。  
    <采菽>,天子賜諸侯也。諸侯來朝,天子賜之,禮之常也。聖王之意,則有餘於所賜之外者焉。未至而儲備之,將至而迎望之,既至而喜樂之。覺車馬、衣服猶未足以將其意也,而又錫之以爵,命申之以福祿;既欲其去而復來,又欲其留而不去,綢繆繾綣則蔑以加矣。孔子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觀<采菽>之所詠,君之於臣可謂有禮矣,抑臣之忠君亦有之焉。彼交匪紓,忠之文也;殿天子之邦,忠之實也;平平左右,亦是率從,忠之功也;所謂上下交而志同者乎。世運之泰,雖曰天時,豈非人事哉?  
    附注:
    (1)[<書>曰“王出在應門之內”是也。] 参阅《尚书-周书-康王之诰》。
    (2)[<記>曰:“爵有徳,而祿有功,- - -] 参阅《礼记-祭统》。
    (3)[<書>曰“使宅百揆”是也。] 参阅《尚书-虞书-舜典》。
    (4)[孔子曰:“君使臣以禮,- - -] 参阅《论语-八佾第三》。

 楼主| 发表于 2017-7-5 07: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5 07:28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九
    騂騂角弓,翩其反矣。兄弟昏姻,無胥遠矣。
    興也。騂騂,調和也。角弓,以角飾弓也。翩,反貌。弓之為物,張之則內向,弛之則外反也。胥,相也。此言人於兄弟,當如昏姻,終身和好,不可相遠,如角弓之翩反也。
    爾之遠矣,民胥然矣。爾之教矣,民胥傚矣。
    賦也。言兄弟和睦,人皆宜然,而在位者尤甚。蓋上之所為,下之所法也。爾遠則民亦胥遠矣,爾不遠而以身教,則民胥效之矣。
    此令兄弟,綽綽有裕。不令兄弟,交相為瘉。
    賦也。令,善。綽綽,寛也。裕,饒。瘉,病也。言兄弟不遠則善,遠則不善。善則讓,不善則爭。兩讓則俱有餘,兩爭則俱不足。故令者常綽有餘裕,而不令者必至於交病也。
    民之無良,相怨一方。受爵不讓,至于已斯亡。
    賦也。爵,官爵。已,罷。亡,去也。言爾交瘉則民亦瘉之。蓋在上之兄弟皆有爵者也,胥遠而各居一方,則民之無良者依附而分黨,在兄一方者怨弟,在弟一方者怨兄,蓋構之使爭爵也。爭而不讓,兩敗俱傷,至於兄弟之爵皆已,而相怨者亦去矣。勢盡而交踈,小人之態也。
    老馬反為駒,不顧其後。如食宜饇,如酌孔取。
    比也。馬之年,以齒為驗,老馬齒平,反類駒也。饇,飽。孔,甚也。言小人讒間骨肉,誑而不實,如指老馬以為駒,不顧其後之不驗也。又如食者,但知宜飽而不顧非禮;酌者,但知孔取而不顧其量之不能受也。無信而貪得,小人之常也。
    毋教猱升木,如塗塗附。君子有徽猷,小人與屬。
    比也。猱,猴也。塗,泥也。徽,善。猷,謀。屬,聯也。言小人本善讒間,而君子不令又授之隙,則是教猱升木而以塗附塗也。然小人不足責也,設君子悔其不令而有善謀,則小人亦不相怨而且與之聯屬矣。故善惡禍福在我而已,於人無與也。  
    雨雪瀌瀌,見晛曰消。莫肯下遺,式居婁驕。
    比也。瀌瀌,雪盛貌。晛,日氣也。遺,與。居,積。婁,屢也。言雨雪雖盛,太陽一出則消矣,以比讒言雖多,天性一動則息矣。而無如不能也,此非性之過,有害之者也。負氣而莫肯相下,吝財而莫肯相遺,不遺而且私積之,不下而又長傲焉;則爭財爭氣而相親之本性亡矣。千古兄弟之不令皆由於此也。  
    雨雪浮浮,見晛曰流。如蠻如髦,我是用憂。
    比也。南夷曰蠻,西夷曰髦。言無良相怨,患自外來,固雨雪也。式居屢驕,私從後起,亦雨雪也。若相親之天性不失,則財氣亦可以無爭;而無如其不能也,一如蠻而一如髦,相遠而不相親,則莫肯下遺而交相為瘉矣。我用是憂之,而亦末如之何也!  
    <角弓>八章,章四句。
    <角弓>,刺不睦也。兄弟不睦,小人分黨,相怨互爭,必至兩傷。古今來以此辱身喪家者,豈少哉?詩人推其相怨之故,以為始於莫肯下遺,又推其莫肯之故,以為由於如蠻如髦,探其本也。<書>曰:“百姓不親,五品不遜。”謂不遜之故,由於不親也。設能篤其天性之愛,不相遠而相親,則小人讒間如雪聿消。上之交瘉頓息,而民之無良亦改,風移俗易,邦家永無事矣。令者如此,不令者如彼,有兄弟者宜何從哉?  
    附注:
    (1)[<書>曰:“百姓不親,五品不遜。”] 参阅《尚书-虞书-舜典》。

 楼主| 发表于 2017-7-6 05: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6 05:45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小雅-桑扈之什》之十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上帝甚蹈,無自暱焉。俾予靖之,後予極焉。
    比也。菀,茂也。上帝謂王也。蹈,動也。暱,近。靖,謀。極,窮也。此幽王徴諸侯以伐申,而諸侯不至也。史稱幽王五年,廢申后,立褒姒為后,伯服為太子,故太子宜臼奔於申。十年,王求宜臼于申,申侯不與,故王欲伐之也。諸侯之意以為菀柳多隂,人尚思息,况天子乎?然而幽王不可近也。上帝甚動,天步難測,此時使我謀申,後將使我窮極太子之事也。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上帝甚蹈,無自瘵焉。俾予靖之,後予邁焉。
    比也。愒,久息也。瘵,病也。邁,往也。言雖欲久息,不可自取瘵病。此時使我謀申,後將使我往害太子之身也。
    有鳥高飛,亦傅于天。彼人之心,于何其臻?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比也。傅、臻,皆至也。彼人謂褒姒也。居猶徒然也。凶,惡。矜,憐也。言有鳥高飛,上至于天,亦可以止矣;以比有女入宫,至于為后,亦可以止矣,而彼人之心不止也。觀褒姒為后之後,尚欲伐申以殺宜臼,舉烽以戲諸侯,是不至於亡周不止也。然則予何以謀之哉?褒姒不可附亦不能去也,宜臼不可害亦不能救也;徒然視褒姒之逞凶,憫宜臼之可矜而已。所謂雖有善者,亦無如之何也!
    <菀柳>三章,章六句。
    <菀柳>,傷時也。史伯謂鄭伯友曰:“王欲殺太子以成伯服,必求之申,申人不與,必伐之。若伐申,而繒與西戎㑹以伐周,周不守矣。”是周之將亡,人皆知之,乃避之而不與其謀者,深知其謀之不可與也。君安褒姒,不可去也;太子國本,不可搖也。逆君則亡身,從君則亡國,故忠臣義士皆束手而莫敢。誰何居以凶矜?亦不獨詩人為然也。聖人録<菀柳>,使知廢后殺子,國家之禍無有慘於此者,然則房帷牀第之際,宜何如戒懼哉?
    附注:
    (1)[史伯謂鄭伯友曰:- - -] 参阅《国语-郑语-史伯为桓公论兴衰》。


    <桑扈之什>十篇,四十三章,二百八十二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