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585|回复: 2

“西方文明”和“西方文化”皆不存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7 06: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方文明”和“西方文化”皆不存在

美国哲学家奎迈·阿皮亚(Kwame A. Appiah)最近发表论文,题为《不存在“西方文明”这样的东西》(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western civilisation),摘录如下:[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 ... ppiah-reith-lecture]
自由的价值、人性的宽容和理性的探究等都不是(某种)单一文化与生俱来的。
事实上,被称为“西方文化”这个概念是现代的发明。(In fact, the very notion of something called ‘western culture’ is a modern invention)。
斯宾格勒所著《西方的没落》一书,影响深远;作者嘲笑了那种认为在古典世界和西方文化之间存在着连续性的观点。
我们(西方)制造了一个关于雅典民主、《大宪章》和哥白尼革命等事件的宏大史篇——“从柏拉图到北约”(From Plato to NATO, 书名)。(请读 诸玄识:《欺世盗名的《大宪章》——反民主的伪造品》)
正如许多绝佳的故事一样,这可能是个编造的故事;但跟那些绝佳故事一样,它能够流传至今或许说明它包含着些许真理。但是我的答案就大不一样了:我认为应该放弃西方文明这个观念本身。这种说法在最好的情况下也只不过造成了大量的混淆,而在最坏的情况下它会对我们直面当今时代的政治难题,造成障碍。……但我认为“西方文明”完全不是个好主意,而西方文化这种说法也并不见得更好。
如果说基督教世界的观念是在和穆斯林力量的长期军事斗争中炮制出来的,那么,我们当代的西方文明概念则是在冷战中形成现有形态的。在冷峻的斗争中,我们制造了一个关于雅典民主、《大宪章》和哥白尼革命——从柏拉图到北约——的壮丽史诗。
西方文化从核心上来讲,是个人主义的、民主的、看重自由的、包容的、进步的、理性的和科学的;但是,欧洲在近代以前一点也没有这些特点,民主直到上个世纪以前在欧洲仍是例外——很少有西方思想大家认为民主没什么好的。〔引者按:是在18世纪,中国文化启蒙欧洲,从而有了西方民主和自由的思想。”(it was the Chinese culture that had enlightened the Western thoughts of freedom and democracy)[ Guozuo Zhang: Research Outline for China’s Cultural Soft Power, SSAP, Springer, 2017, p.18. ]〕
英国人类学家爱德华·泰勒(Edward B. Tylor, 1832—1917年)直白地说:即使“西方文化”是真的,我们也不会在这儿花时间讨论它了。
谈论“西方文明”还有一个更大的疑点需要克服。它把所有崇高的智力和艺术成就置于认同的核心:哲学、文学、艺术和音乐(它们作为“文化基因”是各民族皆有的,而且也不是西方首创的)。
“西方文化、西方文明”及其各个方面(例如西方科学、西方民主)都是伪命题。
欧洲的近代化即“中国化”(Sinicizing Early Modernity, 大卫·波特)。
美利坚之建国及民主就是中华文明与儒家思想的全球展开的一个显例。在18世纪后期,北美英属殖民地的精英们透过欧洲启蒙运动获得了中国文化(详见 美国圣约翰大学王小良著《孔子与美国建国》[ Confucius and the American founding])[ CONFUCIUS IN THE AMERICAN FOUNDING, DAVE WANG ST. JOHN’S UNIVERSITY]美国前副总统华莱士说,美国民主直接来自欧洲,间接源于中国。[ ]诗人艾兹拉·庞德(Ezra Pound, 1885—1972年)敬仰启蒙运动(魁奈、伏尔泰)、儒家(孔子、孟子)和美国建国教父(富兰克林、杰斐逊)。庞德的“儒家历史情结”(Confucian sense of history)使他相信“美国建国教父们……把18世纪启蒙运动的产品和法国的高尚价值移植到北美的土地上,而这些则都是欧洲从儒家中国引进的……。”[ Marjorie Perloff: The Dance of the Intellect: Studies in the Poetry of the Pound Tradition,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ress, 1985, p.22.]所以,庞德主张:“应该用中国代替希腊,作为西方传统的渊源。”[ Helen May Dennis: Ezra Pound and Poetic Influence, Amsterdam-Atlanta, GA 2000, p.112.]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1803—1882年)是美国文化精神的代表人物,林肯总统称他为“美国的孔子”、“美国文明之父”。
然而,被“选民与异端”的耶教所影响,美国误入歧途、走上邪路——先是灭绝印第安人,再是推行霸权与战争政策。(请读 诸玄识:《华夏赐予欧美民主:政治文明的西方退化》)
“西方文明”(欧美文明)是中华文明派生的、短暂的“矛盾的对立面”,它与“蒙古征服、蒙古和平(Pax Mongolica)”是同源、同构、同结果(汤因比说,美国霸权将像历史长河中的蒙古等军事帝国那样,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人类与大地母亲》31],只不过历史上是欧亚地缘、近现代是世界海洋(其冲击幅度更大、更猛)而已。所谓“矛盾的对立面”是指,在“对立统一”的基础上“反其道而行之”——文明在西方是“人与人、人与自然的愈益冲突”。西方的如此特性(愈益冲突、原罪性恶)决定了:它作为文明或文化的形态不兼容、不存在于未来——极度饱和、严重超载的未来的地球村与生物圈,不兼容、不存在于历史——1492年(世界联通)之前的“人与自然直接的生命攸关”的地区生态。西方没有历史,没有未来,西方拥抱“文明”只是近现代的暂时现象。如果考虑到西方的破坏性还不至于摧毁地球村和生物圈,那么,“西方文明”则是源于母体和归于母体。老子曰:“既得其母,以知其子;既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请读 诸玄识:《真文明只有一个:中华文明产生欧美及现代世界 》
就拿经济和经济学来说把。不存在“西方经济”和“西方经济学”的独特实体——它们只是中华文明的短暂插曲的一部分。根据经济学家经济学家乔瓦尼·阿里吉(Giovanni Arrighi)和其他西方学者(例如弗兰克),启动世界经济的宋明时代的中国经济,更符合源于中国的亚当·斯密经济学之“自然均衡”(文化确保、尽量做到在“人与人、人与自然之和谐”的前提下发展和创新);1840年以前的明清两朝在经济和贸易上仍是世界主轴(近代西方处于边缘),其社会公平和效益都优越于同期的西方各国,后者正在全面模仿或复制中国的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然而,西方用暴力和罪恶的手段反客为主、喧宾夺主,从世界经贸的边缘“僭越中心”,并且在中国千年成就的基础上创造奇迹(资本主义),它以摧残其余世界和地球生态为条件与代价;这般伤天害理的做法不仅导致了世界大战与核武恐怖,而且是不可持续的,西方的科技—工业革命使生物圈折寿达99%以上(我们这颗生命星球原本还可继续存在好几十亿年,但现在仅剩数百年的光景)。幸亏进入21世纪,“天时地利”发生了改变——全球“地缘政治”的经济与战略优势从“单纯海洋”的西方,转移到了“陆海有机”的中国。21世纪的中国的发展和创新,尤其是“一路一带”,是比较符合亚当·斯密的“自然均衡”的。所以阿里吉教授说“亚当·斯密在北京”(Adam Smith in Beijing, 书名)。相比之下,“资本主义在底特律”,它是“自然均衡”糟糕的反例。[ ]
从逻辑上证明西方文化与文明皆不存在,并非难事,而且昭然若揭。略伦三点如下:
第一、人的社会。在近代以前,只有中国及其影响的范围是“人的社会”,因而可以发展和创新;而其余世界——特别是欧洲——则是“神的社会”,它意味着人的努力(人为、人智、人事等)均被窒息,那只能是千万年的原始停滞。(请读 诸玄识:《近代以前的欧洲是原始社会》)中华文明的辐射、科技与文化的传播、战争与和平,使“人的社会”不断扩大,改变了“神的世界”;终于在17—18世纪的欧洲,儒家打碎“神权禁锢”(启蒙运动),从而开始把全世界都置于“人的社会”。那么,现代西方(欧美文明)究竟是它自己的历史传承,还是中华文明的全球展开的结果呢?
第二、人的天性。西方所标榜的“优越性”(西方价值)都是“人作为‘智能生物’所禀赋的反克自然的本能”(康德、黑格尔称“第二天性”,相对于人的动物本能或天性而言)。例如,西方的“自由、民主、法治”最能体现“生物社会”之低层次:任何一种自然物种在轻易而举的向外猎取的情况下,其内部都能够自然而然地变得宽松、有序和理性。之所以在近现代,西方较之其他民族能够绽放天性、释放潜能?有两个原因:1.天时地利:中国科技传播把西欧的“海洋性”给提升起来了;2.在华夏的终古成就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请读 诸玄识:《中华文明“迂回西洋”五百年》
第三、中国智慧。西方的一切,包括西方哲学及伪造的希腊哲学,都不外乎是“智能生物的反克自然的本能(天性)”,而不是驾驭或调和如此本能(天性)的智慧。既然如此,近代以前的西方一切为零。为什么?“人的反克自然的本能(天性)”是双刃剑,而在海洋时代、世界联通之前,它是对内的——不仅是“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相互抵消”,甚至是自毁家园、自取灭亡。唯有中国掌握了驾驭与调和本能(天性)及科技(知识)的智慧——道;所以,所以她能够发展和创新,才有文明与文化。近现代西方的一切都是“西学中源”。请读 诸玄识《西方及希腊哲学是“道”的派生和退化》
发表于 2017-7-8 09:5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否定和质疑西方文明、西方文化,应该都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但是,当今世界的现实,又应该如何面对呢?否认或者不承认就可以无视事实的普遍存在吗?
发表于 2017-7-8 11:3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诸玄识先生大作《虚构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复制中国”考论》出版问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