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10|回复: 9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3 07: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3 07:03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一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六
    文王之什三之一
    大雅二
    說見<小雅>。

    文王在上,於昭于天。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有周不顯,帝命不時。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賦也。於,歎詞。昭,明也。不顯,顯也。不時,時也。陟,升也。左右,言親近也。此追述文王之徳,而欲成王法之也。朱子曰:“文王之神,昭明于天,是以周邦雖自后稷始封千有餘年,而其受天命則自今始也。夫文王在上而昭于天,則其徳顯矣;周雖舊邦而命維新,則其命時矣。蓋以文王之神一升一降,無時不在帝之左右,是以子孫䝉其福澤而君有天下也。”萬尚烈曰:“聖人之學本諸天,文王與天合徳,故昭明在上。詩首言之,使成王知祈天永命、求福成孚之道皆本於此也。”
    亹亹文王,令聞不已。陳錫哉周,侯文王孫子。文王孫子,本支百世。凡周之士,不顯亦世。
    賦也。<說文>無“亹”字。徐鉉曰當作“娓”,順也,言文王能順以承天也。令,善也。聞,徳之著也。陳,敷。錫,施。哉,載。侯,維也。本,本宗也;支,支子也。言天不已,文王順天,故其令聞亦不已。用能敷施於民,以始新周命也。<左傳>曰:“陳錫載周,能施也。”惟其能施,是以文王之孫子,君民相保。本宗百世為天子,支子百世為諸侯;且能錫福於臣,使凡周之士皆顯其徳,而傳世無窮焉。周能陳錫君臣百世,殷以喪師用遏爾躬,天人之際可以觀矣。
    世之不顯,厥猶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國。王國克生,維周之楨。濟濟多士,文王以寧。
    賦也。猶,謀也。翼翼,勉敬也。皇,美大也。楨,幹也。濟濟,多貌。此承上章,言士之所以世顯者,由其謀猷能翼翼也。文王小心翼翼,周士亦然,所謂秉文之徳也。惟能修徳,故昌厥後,而美大之士皆生於王國焉。嚴粲曰:“生此王國,天生之也。王國克生,王國能有以生之也。”張耒曰“致禮,以來其所已成;勤敎,以養其所未就。”是也。王國善於作人,故濟濟多士皆足以為王國之楨。文王之孫子寧,文王在天之靈亦寧矣。周育思皇,楨幹王室;殷棄膚敏,祼將于京;天人之際此又足以觀矣。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孫子。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旣命,侯于周服。
    賦也。穆穆,深遠之意。緝,續。熙,明也。假,大。麗,衆也。不億,不止於億也。侯,維也。言令聞不已,徳之著於外者也,又有存於中者焉。性必有覺,故人心皆有本然之明,所謂熙也。緝之者,因其一端而擴充之,使無事不明;因其已明而繼續之,使無時不明也。理不可易,故人性皆有一定之則,所謂止也。敬之者,靜而存之,使無出入之;間動而守之,使無過不及之差也。緝其熙使不息,敬其止使不遷,所謂文王之徳之純也。子思子曰:“‘維天之命,於穆不已。’蓋曰天之所以為天也。‘於乎不顯,文王之徳之純。’蓋曰文王之所以為文也,純亦不已。”由是言之,天命不已,文王亦不已,則天在文王之心,命自集於文王之身矣。大哉天命!觀於有商孫子可見焉。夫商之孫子,其衆不止十萬,而一旦皆服于周,非上帝旣命何以至是?是故緝熙敬止者,純亦不已之實功;文王之所以昭于天,周之所以顯,命之所以時也。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膚敏,祼將于京。厥作祼將,常服黼冔。王之藎臣,無念爾祖。  
    賦也。殷士,殷之臣也。膚,大。敏,速也。祼,灌鬯。將,行也。京,周之京師也。冔,殷冠也。言文王有徳而商服是天命有常也;然商有天下而服於周是天命靡常也。商之孫子既服於周,故凡殷之士皆助祭於京,而且服其冔冠,明勝國之遺也。朱子曰“先代之後,修其禮物,作賔王家時,王不敢變焉,而亦所以為戒。”是也。王,指成王也。藎,忠也。爾祖,謂文王也。言觀殷士之黼冔祼將,前監不遠,王之藎臣豈得不告王使念爾祖乎?劉向曰:“孔子論<詩>,至於‘殷士膚敏,祼將于京’,喟然嘆曰:‘大哉天命!善不可不傳於子孫,是以富貴無常。不如是,王公其何以戒懼?’”
    無念爾祖,聿修厥徳。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殷之未喪師,克配上帝。宜鑒于殷,駿命不易。
    賦也。聿,發語詞。永,長。配,合也。命,天理也。師,衆也。駿,大也。朱子曰:“言欲念爾祖,在於自修其徳而又常自省察,使其所行無不合於天理,則盛大之福自我致之,不外求而得矣。又言殷未失天下之時,其徳足以配乎上帝,今其子孫乃如此。宜以為鑒而自省焉,則知天命之難保矣。<大學-傳>曰:‘得衆則得國,失衆則失國。’此之謂也。”
    命之不易,無遏爾躬。宣昭義問,有虞殷自天。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
    賦也。遏,絶。宣,布。昭,明。義,善也。問與聞通。有與又通。虞,度。載,事。儀,象。刑,法。孚,信也。言駿命靡常,保之不易,無使及爾躬而遽絶也。當宣布其善政,以有聞於天下,又度殷之先王其配帝也,何以自天命之其喪師也?何以自天遏之?所謂稽謀自天也。能知天心,斯能保天命矣。顧上天之載,至於無聲無臭,則豈可以意度哉?欲當天心,惟有法文王而已。法文王之陳錫克生以行王道,法文王之緝熙敬止以純天徳;則義問宣昭,萬邦之民皆興起而信服之矣。民之所歸,即天之所與也。能不已其徳則日新其命,自求多福在我而已。欲祈天永命者,其亦可以興矣。
    <文王>七章,章八句。
    <文王>,周公戒成王也。天人感應之機,王業興廢之由,反覆申明而其尤切要者,則在緝熙敬止一語。今夫人君之有天下,天命之也。天命之者,諄諄然乎亦視其民而已。能養民,斯能得天矣。天下之民,非一人所能養也,故必造士,賢才衆多,斯能助王以養民矣。造士養民不可偽為,必設誠而致行之;亦非一日之積也,必不息其誠以行之。故徳之不已者尚焉,緝熙敬止,所以不已也。何楷曰:“文王心通天理,隨處發露,皆積累而聯續之,以㑹於一;乃知事物有異,至善無異,是我所當止之處。不容少有出入,亦不容偶有間斷,故一念兢兢,惟期止於是而已。”由是言之,則敬止者,所謂欽厥止也。能欽厥止,則純乎至善,純則自不已矣。至於不已,則心與天通,性與命合,無聲無臭之載皆黙契而無間;而養民造士,又其餘事矣。
    千古道統之傳,開於堯、舜,盛於文王,而集其成於孔子。孔子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徳,在親民,在止於至善。”堯之克明峻徳,明明徳也;平章百姓,新民也;允執厥中,止至善也。文王之亹亹令聞,明明徳也;陳錫哉周,新民也;緝熙敬止,止至善也。析而言之,格物致知,緝熙也;誠意正心,敬止也;緝熙所以知止,敬止則得之矣。故<文王>之詩,治統、道統俱在焉,為人君者不可不三復也。
    附注:
    (1)[大雅二] 应为“大雅三”。
    (2)[萬尚烈曰:“聖人之學本諸天,- - -] 参阅《诗经世本古义-卷十之下》。
    (3)[<左傳>曰:“陳錫載周,能施也。”] 参阅《左传-宣公十五年、昭公十年》。
    (4)[子思子曰:“维天之命,- - -] 参阅《中庸-第二十六章》。
    (5)[何楷曰:“文王心通天理,- - -] 参阅《诗经世本古义-卷十之下》。
    (6)[孔子曰:“大學之道,在明明徳,- - -] 参阅《大学-经一章》。
    (7)[堯之克明峻徳,- - -] 参阅《尚书-虞书-尧典》。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7-13 07:25: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3 07:28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二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難忱斯,不易維王。天位殷適,使不挾四方。
    賦也。明明,徳之明也。赫赫,命之顯也。忱,信。適,嫡。挾,有也。言在下者,有明明之徳;斯在上者,有赫赫之命。然天命靡常,則不可信也。不明其徳,將改厥命,則為君難也。試觀於紂,居天位為殷嗣,而使之不有四方,則天難忱而王不易,有明徵也。
    摯仲氏任,自彼殷商,來嫁于周,曰嬪于京。乃及王季,維徳之行。大任有身,生此文王。
    賦也。摯,國名。仲,中女也。任,摯姓。嬪,婦也。京,京師,追稱之也。及,隨也。身,孕也。言殷廢則周興矣。故摯國之中女任氏,自殷商而嫁於周,曰為婦於京也。旣嬪于京,乃隨王季而修徳,昭婦順也。皇天無親,惟徳是輔。故命大任有身,而生文王焉。<列女傳>曰:“文王生而明聖,大任教之,以一而識百。君子謂大任為能胎教。”
    維此文王,小心翼翼。昭事上帝,聿懷多福。厥徳不回,以受方國。
    賦也。翼翼,敬也。昭,明。懷,來。回,邪也。此言文王之徳也。小心翼翼,修己以敬,聖功也。克明徳,所以事上帝也。聿懷多福,言其可受天命也。無然畔援,無然歆羡,徳不回也。以受方國,言其可君萬邦也。蓋天生文王,原欲其代商,文王之徳實足以有天下,故太王曰:“我世當有興者,其在昌乎!”  
    天監在下,有命旣集。文王初載,天作之合。在洽之陽,在渭之涘。文王嘉止,大邦有子。
    賦也。監,視。集,成。載,年。合,配也。洽、渭皆水名。嘉,婚禮也。子,女也。此承首章言,天監在下之明徳,赫赫之命旣集於文王矣。故於文王初年,即為之生聖女,在洽陽、渭涘之邦。及文王求婚,而乃知大邦有此女焉,所謂天作之合也。  
    大邦有子,俔天之妹。文定厥祥,親迎于渭。造舟為梁,不顯其光。
    賦也。俔,譬也。文,禮。祥,吉也。造舟為梁,浮橋也。言文王之徳與天為一,而大邦之子其徳足以配之,譬之則天之妹也。婚姻之祥,以禮定之,謂納幣也。親迎于渭,太姒在渭涘也。造舟為梁,以顯其光,重大婚也。<傳>曰:“天子造舟,諸侯維舟,大夫方舟,士特舟。”張子曰“造舟為梁,文王所制,而後遂以為天子之禮。”是也。蓋文王之徳實足以君天下,太姒之徳實足以母萬邦,故一時之儀卽為一代之制,以明上天以王、后命之也。
    有命自天,命此文王,于周于京。纘女維莘,長子維行,篤生武王。保右命爾,爕伐大商。
    賦也。纘,繼也。莘,國名。長子,長女也。右,助。爕,和也。此承第四章,言天監在下,有命旣集矣;今又有命自天,篤生武王也。言此嫁于周、嬪于京,繼太任之後者乃莘國之長女太姒。天命之以生武王。所以生武王者,欲保之助之,使應天順人以伐商也。文王未伐商,而又命武王者,仍此命文王之命而已。
    殷商之旅,其㑹如林。矢于牧野,維予侯興。上帝臨女,無貳爾心。
    賦也。㑹與旝通。<左傳>曰“旝動而鼔”是也。若林,衆也。矢,陳也。牧野,邑名。侯,諸侯。貳,疑也。女、爾,謂武王也。言天旣命武王使伐商,則其事非得已也。乃當牧野陳師之時,而其心猶有疑焉。疑此“殷商之旅,其㑹如林。”恐人心尚未厭紂;且我周邦興自侯服,恐來世以為口實,則其審度義理而不富天下始終如一也。但以天與人歸周之臣民,咸謂今日之事乃天所命;興廢之際,上帝式臨,不可有貳心也。昔湯之伐桀也,亦曰:“予畏上帝,不敢不正。”後先同揆矣。
    牧野洋洋,檀車煌煌,駟騵彭彭。維師尚父,時維鷹揚。涼彼武王,肆伐大商,㑹朝清明。
    賦也。洋洋,廣大貌。煌煌,鮮明貌。駵馬白腹曰騵。彭彭,強盛貌。師尚父者,太公望也,為太師而號尚父也。鷹揚,如鷹之飛,言猛迅也。涼,漢書作亮,明也。肆,遂也。㑹朝,旣伐商而朝㑹諸侯也。言如林之旅,不戰而走,故見牧野之洋洋也。車堅馬壯,長驅直入也。當是時,武王以下皆有疑心,惟師尚父深明天命,而又有鷹揚之勇,斷以不疑。故開導武王,使遂伐商,以應天命也。旣伐之後,朝㑹諸侯,一洗紂之昏濁,而歸於清明,所謂四海永清也。陳櫟曰:“篇首之明明,言天徳之明也。篇末之清明,言王道之明也。”劉瑾曰:“天下本清而紂濁之,今肆伐大商,則源清而流皆清矣。”詩人終之以㑹朝清明,見撥亂返治之功皆由於明明徳也。
    <大明>八章:四章,章六句;四章,章八句。
    <大明>戒成王也。首言紂之所以亡,見不明其徳卽墜厥命,其失天下如此之易也。次言周之所以興,見累世積徳乃膺天眷,其得天下如此之難也。知其得之難,則不敢替前人之功;知其失之易,則不敢縱一己之欲也。抑文王事紂而武王伐之,人或疑焉而不必疑也。夫文王之聖,宜有天下,天所命也。文王讓而不有,亦紂惡未稔,天命尚可待也。武王之有,非武王之心,蓋紂惡已盈,天命不可緩也,然而武王終有戚戚焉。觀此詩之所咏,天位殷適,其稱紂如此之尊也;維予侯興,其自稱如此之卑也;無貳爾心,其審度如此之慎也。文王可有天下而不欲,武王欲不有天下而不敢,此其故惟周公知之,故言之親切如此!
    附注:
    (1)[<传>曰:天子造舟,- - -] 参阅《毛诗注疏-大雅-大明》。
    (2)[<左传>曰“旝动而鼔”是也。] 参阅《左传-桓公五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05: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4 05:44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三
    緜緜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復陶穴,未有家室。
    興也。綿綿,不絶貌。瓞,小瓜也。瓜之近本者常小,至末而後大;以興大王之時周室尚小,至文王而後大。蓋以一語興通篇也。民,周人。自,從也。土與杜通。杜、沮、漆皆水名。<漢志>云“扶風杜陽縣有杜水”,<水經>云“漆水出杜陽俞山”是也。古公,大王號;亶父,其字也。陶,窰也。復,重。窰、穴,土室也。言周人初生在杜、沮、漆三水發源之地,至古公亶父之時尚皆陶居而穴處,未有城郭宮室也。
    古公亶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來胥宇。
    賦也。此言大王避狄而遷岐也。來朝,明早也。走馬,疾行也。今日定計,明早疾行,智且勇也。率,循也。滸,水厓也。岐下,岐山之下也。沿水而求山,相地之法也。姜女,太姜也。<大紀>云“古公娶於齊有駘氏,曰太姜。”是也。胥,相。宇,宅也。言及姜女以相宅者,以明周室之興。世有賢妃,亦以見修身刑妻,乃周之家法也。
    周原膴膴,堇荼如飴。爰始爰謀,爰契我龜。曰止曰時,築室于兹。
    賦也。周,地名,在岐山之南。廣平曰原。膴膴,肥美也。堇,菜名。<內則>曰“堇、荁、枌、榆”是也。堇、荼皆苦,今甘如飴,土肥之至也。始,已始之也,所謂朕志先定也。謀,與人謀也,所謂詢謀僉同也。契所以灼龜也。曰止于兹、曰以時築室于兹,則龜卜之繇詞也。所謂鬼神其依,龜筮協從也。  
    廼慰廼止,廼左廼右。廼疆廼理,廼宣廼畝。自西徂東,周爰執事。
    賦也。慰,安。止,居。左右,東西也。宅中定都,又營左右之民居也。疆謂定其封域,理謂別其道路;宣謂導其溝洫,畝謂治其田疇;旣定民居,卽制民産也。岐在雍西,自西徂東者,拓地向內也。周,遍也。凡經始之事所當為者,無不周遍也。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繩則直,縮版以載,作廟翼翼。
    賦也。司空,掌營國邑;司徒,掌役事;故召之也。言乃召者,民事旣定而後興役也。俾立室家者,豳未有室家,故於岐立之,以明舍舊圖新,亦其本謀不盡關乎避狄也。縮,束也。凡營作者,先以繩直之而後束版以載土也。首言作廟者,君子將營宮室宗廟為先也。翼翼,嚴正也。宗廟之工,理宜敬謹也。
    捄之陾陾,度之薨薨,築之登登,削屢馮馮。百堵皆興,鼛鼓弗勝。
    賦也。捄,盛土於器也。陾陾,投土聲。度,納土於版也。薨薨,衆聲。登登,杵聲。削屢,墻成而削治之也。馮馮,墻堅聲。此廟成而築室也。鼛鼓,以鼓役事。今百堵皆興,衆人競赴,鼓不勝擊也。立國之初,在得人心,興役而民勸,必有所以致之者矣。
    廼立皋門,皋門有伉。廼立應門,應門將將。廼立冡土,戎醜攸行。
    賦也。<毛傳>曰:“王之郭門曰皋門。伉,髙貌。王之正門曰應門。將將,嚴正也。”朱子曰“大王之時,特作二門,後遂以為天子之門,諸侯不得立焉。冡土,大社也,亦大王所立,而後遂以為天子之制。”是也。戎,大。醜,衆也。起大事,動大衆,必有事乎社,而後行也。觀其規畫山川,相度原野,經理井疆,營立廟社;雖日不暇給,規模鴻逺矣。
    肆不殄厥慍,亦不隕厥問。柞棫拔矣,行道兌矣。混夷駾矣,唯其喙矣。
    賦也。肆,故也,承上起下之詞。殄,絶。慍,怒。隕,墜也。問聞通。柞,櫟也;棫,白桵也;皆叢生之木。拔,起除也。兌,通。駾,奔。喙,喘息也。言狄人嘗與大王為難,是所慍也。今雖不能殄而滅之,而能自立國使狄人不敢復侵,則亦不隕其聲聞,用能肇基王迹,所謂瓞也。柞棫以下,言王季之事也。嚴粲曰:“大王居豳,北有獯鬻之侵;遷岐以後,西有混夷之患。”呂大臨曰:“混夷所以為患者,恃其深林大箐,路塞不通耳。今柞棫拔去,道可通行;彼失其所恃,是以駾奔而喙息也。”
    虞芮質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後,予曰有奔奏,予曰有禦侮。
    賦也。此言文王之事也。周之王業始於太王,而大於文王,所謂瓜也。虞、芮二國名。質,正。成,平也。虞、芮之君,爭田不决,相與朝周。入其境,耕者讓畔,行者讓路;入其朝,士讓為大夫,大夫讓為卿。二國之君,感而相謂曰:“我等小人,不可以履君子之廷。”乃相讓,以所爭田為閑田。天下聞而歸之者,四十餘國。當時遂有以此為文王受命之符者,故詩人辨之。以為人言虞、芮質成之後,文王乃蹶然而興者,非篤論也。文王之興,自予言之則曰“以其有疏附耳,能宣布徳澤,使民親附也;以其有先後耳,能前後相導,使無過舉也;以其有奔奏耳,能出使四方,喻徳奏功也;以其有禦侮耳,能奮揚武衛,折衝威敵也。”蓋濟濟多士,乃文王之所以寧,不係乎其質成與否也。
    <綿>九章,章六句。  
    <綿>戒成王也。人但知大王遷岐,而不知立國之模已開<周官>、<周禮>之先;人但言文王受命,而不知得人之盛,實啓三千十亂之基。詩故詳敘而申明之,使成王知前人開創之艱難、經理之周密;他務未遑,惟以農事為先;興作有序,惟以廟社為重;不必報怨,興師而惟通聲教;不必侈言符應,而惟務得人;則所以保世滋大者,亦不外此而得之矣。故文王之三,皆周公所以戒成王,而後遂定為兩君相見之樂歌,以為天徳王道之本末終始皆具於此也。
    附注:
    (1)[<大纪>云“古公娶于齐有骀氏,曰太姜”是也。] 参阅《皇王大纪-卷九》。
    (2)[<内则>曰“堇、荁、枌、榆”是也。] 参阅《礼记-内则》。

 楼主| 发表于 2017-7-14 06:04: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4 06:06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四
    芃芃棫樸,薪之槱之。濟濟辟王,左右趣之。
    比也。棫、樸皆木名。槱,積也。辟,君也。趣,趨附之也。言山之棫、樸可采而薪之,亦可積而槱之;以比國之多士可升而用之,亦可養而儲之也。濟濟,文也。君文則明而善教,其於多士能用之又能儲之,故士皆左右趨附之也。
    濟濟辟王,左右奉璋。奉璋峩峩,髦士攸宜。
    賦也。半圭曰璋,奉璋助祭也。峩峩,美大貌。髦,俊也。言濟濟辟王旣為士所趨附,故當祭祀之時,左右奉璋者皆峩峩然美大。以俊髦之士嫻於禮儀,助祭乃其宜也。
    渒彼涇舟,烝徒楫之。周王于邁,六師及之。
    興也。渒,舟行貌。烝,衆。楫,櫂。于,往。邁,行也。言涇舟泛流則衆人櫂之,以興周王于邁則六師從之也。蓋武勇之士,志在勤王,故不令而自來也。國之大事在祀與戎,文王之士皆得其人,所謂薪之也。
    倬彼雲漢,為章于天。周王壽考,遐不作人。
    興也。倬,長大貌。雲漢,天河也。文王九十七齡故言壽考。遐與何通。作,興起也。言周之文事武備皆得人者,有故也。相彼雲漢,倬然長大,遂能為章而煥天文之彩;況此周王加以壽考,豈不能作人而著文治之光乎?蓋人性皆善,有所觀感而即興,有所持循而後立。故徳盛則化神,道久乃化成也。作而成之,所謂槱之也。
    追琢其章,金玉其相。勉勉我王,綱紀四方。
    比也。追,雕也。金曰追,玉曰琢。相,質也。凡網張之為綱,理之為紀。此言作人之實也。朱子曰“追之琢之,所以美其文;金之玉之,所以美其質。”是也。文王之為君,勉勉於此而已。勤於作人,則逸於得人,而四方之事可以綱之紀之矣。何楷曰:“得人以任事而已,不與持其大體而已,所謂綱四方也。四方之事有羣才以分理之,無有漏而不周,墜而不舉之處,所謂紀四方也。”
    <棫樸>五章,章四句。
    <棫樸>,文王作人也。為政在於得人,顧人才難得也。無以儲之,則求之而不得,卽得之而不繼,故為治以作人為要也。作人之道,文與質而已。詩書禮樂所以美其文也,孝弟忠信所以美其質也。質勝則野,文勝則史。此足以見三代之治乃遞下也。用人不易,作人尤難。將欲薪之槱之,則所謂追之琢之,金之玉之者,不可不亟講也。
    附注:
    (1)[質勝則野,文勝則史。] 参阅《论语-雍也第六》。

 楼主| 发表于 2017-7-15 06: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5 06:56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五
    瞻彼旱麓,榛楛濟濟。豈弟君子,干祿豈弟。
    興也。旱,山名。麓,山足也,山足則平矣。濟濟,蕃也。豈弟,和也。山平則草木蕃,以興人和則福祿盛也。故豈弟君子非以干祿而自得祿,則謂之干祿豈弟云爾。何楷曰:“人君不以高危絶物自處,而以謙卑育物為心。人人得而親近之,亦人人得而取給之。其為豈弟孰加焉?和氣致祥,千祿百福固其宜也。”
    瑟彼玉瓚,黃流在中。豈弟君子,福祿攸降。
    興也。瑟,縝密也。玉瓚,圭瓚也。黃流,鬱鬯也。朱子曰:“言瑟然之玉瓚則必有黃流在其中,以興豈弟之君子則必有福祿下其躬。明寶器不薦於䙝味,而黃流不注於瓦缶,則知盛徳必享於祿壽,而福澤不降於淫人矣。”
    鳶飛戾天,魚躍于淵。豈弟君子,遐不作人?
    興也。戾,至也。遐,何也。言仰觀於上,鳶自戾於天;俯察於下,魚自躍於淵。蓋太和之氣充滿宇宙,故各適其性而不自知也,君子之作人亦如是矣。和平之徳,涵濡感化,動其本然之性而順其本然之情;於是乎,日遷善而不知為之者矣。
    清酒既載,騂牡旣備。以享以祀,以介景福。
    賦也。載,在尊也。備,全具也。言豈弟之君子旣有玉瓚之徳以受祿,又有作人之化以得天。如是而備物以享祀,則神自降之福矣。此則君子之干祿也。
    瑟彼柞棫,民所燎矣。豈弟君子,神所勞矣。
    比也。瑟,枝繁密也。勞,慰撫之也。蔣悌生曰“柞、棫之為物,叢生䝉密,取之不盡,以比民情多欲,而豈弟之澤溥博而不窮。”是也。夫民,神之主也。君子勤於養民如此,則神自慰撫之矣。以養民而神勞,所謂干祿豈弟也。
    莫莫葛藟,施于條枚。豈弟君子,求福不回。
    比也。莫莫,葉蒼貌。何楷曰“葛藟之施于條枚,以比臣子託命於君。”是也。回,轉也。黃震曰“回非邪,乃所以入於邪也。人之初,心未嘗不直;一轉念,則私意起而入於邪。”是也。終言求福不回者,以見我周世篤忠貞,雖屢膺天眷,而終無圖度受命之心。此則干祿豈弟之本,非文王不能當之矣。
    <旱麓>六章,章四句。
    <旱麓>,文王受釐也。屢言豈弟君子者,義在於豈弟也。天地之道,太和而已矣。在天則雨潤日暄,在物則蕃庶咸若,在人則體信逹順,在家則庭闈雍睦,在國則百姓親遜。故和者,天地民物之所以生也。和則慈祥,故豈;和則樂易,故弟。文王之徽柔懿恭,成豈弟也。以此修己,故有玉瓚之徳;以此治民,故有作人之化;以此事神,故有景福之介。至於有養民之大惠,又有事君之小心,則皆豈弟之所積而流也。周之宇宙太和以此也,卜年卜世亦以此也。子思言:“致中和,而至於天地位、萬物育。”觀旱麓之詩而益信矣。
    附注:
    (1)[何楷曰:“人君不以髙危絶物自处,- - -] 参阅《诗经世本古义-卷九》。
    (2)[子思言:“致中和,而至于天地位、万物育。”] 参阅《中庸-第一章》。

 楼主| 发表于 2017-7-15 07: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5 07:15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六
    思齊大任,文王之母。思媚周姜,京室之婦。大姒嗣徽音,則百斯男。
    賦也。思,存心也。齊,莊敬也。媚,順也。周姜,大王之妃,大姜也。京,周京也。嗣,續。徽,美也。此歌詠文王之徳,而推本於文母也。言此存心莊敬之大任,乃文王之母,是文王敬止之所由來也。又言大任之所以思齊者,由大姜以莊敬為悅,故思以此媚之,所以為周室之賢婦也。大姒又能繼大任之令聞,其莊敬亦如之,故能不妬忌而子孫衆多也。大任能以莊敬順大姜,而刑大姒,則其所以教文王者可知也。
    惠于宗公,神罔時怨,神罔時恫。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
    賦也。惠,順也。宗公,宗廟之先公也。恫,痛也。刑與型通,法也。妾多而妻惟一人,故云寡也。御,治之也。言大姒以莊敬之徳,嗣大姜、大任之音。文王亦以莊敬之徳,纘大王、王季之緒,是以惠于宗公也。先公於子孫,家不齊則怨之,國不治則恫之。今文王能以莊敬之徳,為法于妻以及于兄弟,又能推之以治其家邦,故神無怨而亦無恫也。
    雝雝在宮,肅肅在廟。不顯亦臨,無射亦保。
    賦也。不顯,幽隱之處也。射與斁同,厭也。言文王莊敬之徳,純亦不已。當雝雝在宮之日,而其心祗畏,無異於肅肅在廟之時。雖幽隱不顯而常若帝天之臨,雖心無厭倦而常自保守,惟恐有惰慢邪僻之失;則袵席之上,天命常行,而所以為寡妻之法者在此矣。
    肆戎疾不殄,烈假不瑕。不聞亦式,不諌亦入。
    賦也。肆,故也。戎,大。疾,難也。朱子曰“大難如昆夷之屬”是也。烈,光。假,大。瑕,疵也。聞,前聞也。式,法也。言文王之刑于寡妻如此,故在外之大難雖未盡平,而內行之光大,毫無瑕庛。凡其所為,雖事未前聞而皆合於道,可以為法。偶有小過,雖無人諌諍,未嘗不改而入於善。此則敬徳之外著,而所以為兄弟之法者在此矣。
    肆成人有徳,小子有造。古之人無斁,譽髦斯士。
    賦也。冠以上為成人。小子,童子也。古之人,通指文王以上也。譽,名。髦,俊也。言文王之刑于寡妻至于兄弟如此,以此教其國人,是以國中之成人而有妻者,皆能有刑于之徳,其小子亦勉造於敬徳,以為將來刑于之本也。能刑于妻,則自至于兄弟矣。人人皆能刑妻而至兄弟,則所以御家邦者在此矣。此皆文王之敬為之也,而不自文王始也,由於思齊之大任也;亦不自大任始也,大任以此媚大姜也。大姜、大任皆能敬徳,則大王、王季之刑于寡妻可想也。乃知周室先世之古人皆能敬而無斁,以刑其家,是以國人效之,凡周之士皆為名俊也。<大學-傳>曰:“宜其家人而後可以教國人,宜兄宜弟而後可以教國人。”此之謂也。
     <思齊>五章:二章,章六句;三章,章四句。
     <詩序>曰:<思齊>,文王所以聖也。言文王之所以聖,而首舉刑于寡妻者,驗敬止之實也。今夫隱微之際,人不及知,惟妻知之也。妻子之事,人不及知,惟兄弟知之也。床笫之間,一念不敬,其妻心輕之焉;閨門之內,一事不敬,兄弟竊議之焉。故必敬修之,徳積而能純,乃可以刑寡妻;刑于之,化久而能徵,乃可以至兄弟,允若兹也。則亦臨亦保之,神不已可以配命;亦式亦入之,美至善可以孚邦。成人有徳,小子有造,其餘事矣。是故成周之世,宇宙太和,作人之化,比戶可封。而原其所由,則惟是敬以刑妻之家法累世相傳。自古以迄今也,猗與盛哉!可以為萬世法矣。
 楼主| 发表于 2017-7-16 08: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6 08:22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七
    皇矣上帝,臨下有赫。監觀四方,求民之莫。維此二國,其政不獲。維彼四國,爰究爰度。上帝耆之,憎其式廓。乃眷西顧,此維與宅。
    賦也。皇,大。臨,視也。赫,威明也。莫,定也。二國,夏、商也。四國,四方之國也。究,察。度,謀。耆,致也。憎當作増。式廓,猶規模也。言上天視下,甚威且明,監觀四方,惟求民之安定而已。夏、商之政不獲定民,故遍觀四國,察其能定民者而謀以為君。卒欲致之於周,以大其規模,是以眷然西顧,以此岐周之地與大王為居宅。蓋將大其國,以代夏、商也。
    作之屏之,其菑其翳。修之平之,其灌其栵。啓之辟之,其檉其椐。攘之剔之,其檿其柘。帝遷明徳,串夷載路。天立厥配,受命旣固。
    賦也。立枯曰菑,自倒曰翳。叢生曰灌,橫列曰栵。檉、椐,柳屬。檿、柘,桑屬。菑、翳無用,故拔而去之。灌、栵叢雜,故治而疏之。檉、椐有用,故啓辟其土,廣植之也。檿、柘美材,故攘剔其枝,長成之也。所謂天作高山,大王荒之也。串夷,昆夷也。配,謂君也;人君者,配天者也。言岐周之地,多山林而近昆夷。自帝遷明徳之大王於此,漸次開闢,昆夷畏之,滿路而去,是天欲立之以為君。其受命之基,自遷岐而已固也,所謂大王肇基王迹也。
    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栢斯兑。帝作邦作對,自大伯王季。維此王季,因心則友。則友其兄,則篤其慶,載錫之光。受祿無喪,奄有四方。
    賦也。省,視也。拔、兑,見<綿>篇。作對,作君也;立君,所以對民也。大伯,大王之長子,王季其少也。順於兄弟曰友。篤,厚。奄,遂也。言大王開闢山林,以奠民居。帝視岐山,見其木拔道通,民歸者衆,故旣作為大邦,又與以賢君。使自大伯以及王季,蓋兄終弟及,商制原如是也。乃王季生文王矣,大伯知大王欲傳季歴以及昌,故讓而不為。夫大伯不為,而王季為之,似乎不友其兄,而不知王季之友,乃因大伯之心而順之也。王季知大伯讓己以及昌,乃所以篤周之慶。己順其兄以篤其慶,乃予兄以讓徳之光,是以受而不辭,守而不失。至文王而遂有四方,則大伯之心得而已,友大伯之心亦得矣。蓋文王之聖,必有天下,天所命也。故大王傳之,大伯讓之,王季受之,皆所以順天休命而毫無私意於其間也。
    維此王季,帝度其心。貊其徳音,其徳克明。克明克類,克長克君。王此大邦,克順克比。比于文王,其徳靡悔。旣受帝祉,施于孫子。
    賦也。度,忖度之也。貊與莫通,靜黙也。徳音,言也。效法無違曰順,繼續無間曰比。悔當作晦,言王季受讓之心,人不能知,惟天度之,以為因心則友而非利之也。乃帝雖度之,而王季終黙而不言。蓋大伯不欲以讓名,故王季亦不言其受讓也。然惟貊其徳音,而其徳更明矣。謂能辨於是非,而審於辭受也。審於辭受,則與大伯事不類而心類矣。克類大伯,故大伯所能為,王季亦能之焉。伯仲皆去,而能為一家之長也;大王旣没,而能為一國之君也。能君一國,則王此大邦矣。大邦者,大王荒之者也。今王此,則能法前人以傳於後,至傳於文王而其徳靡晦矣。蓋大伯不顯其讓,而王季不言其心,其徳有晦焉,至文王則更光大矣。人皆知文王之明徳足以造周,而不知由於王季之心,帝度知之,是以能受帝祉而傳於子孫也。此所謂王季其勤王家也。
    帝謂文王,無然畔援,無然歆羡,誕先登于岸。密人不恭,敢距大邦,侵阮徂共。王赫斯怒,爰整其旅,以按徂旅,以篤周祜,以對于天下。
    賦也。帝謂,設為天命之詞也。畔,離而去也。援,引而來也。無畔援者,心純於道,無離合也。歆,物可欲也。羡,心欲之也。無歆羡者,心超於物,無嗜好也。岸,水涯也。有欲則溺道其岸也。朱子曰“人心有所畔援、有所歆羡,則溺於人欲之流,而不能以自濟。文王無是二者,故獨能先知先覺,以造道之極。”是也。密、阮,皆國名。共,阮邑也。距,拒。遏,止。祜,福。對,答也。文王已為西伯,而密人不恭,敢距違大邦,擅興兵以侵阮,而往至於共。故文王赫然震怒,整周師以遏徂共之衆,抑強安弱,乃所以厚周家之福,而答天下仰望之心也。夫人心離道,惟怒為甚。文王當赫怒興師之時,而敬天勤民如此,所謂喜怒在物,不繫於心,乃無然畔援之實也。
    依其在京,侵自阮疆。陟我高岡,無矢我陵,我陵我阿。無飲我泉,我泉我池。度其鮮原,居岐之陽,在渭之將。萬邦之方,下民之王。
    賦也。依,附而安也。京,周京也。度,經過也。鮮原,地名。<竹書>“紂二十五年,周始伐殷,師次於鮮原。”是也。將,側也。方,向也。王,歸往也。言密旅既遏,阮人依附如在周京,則阮疆即我疆也。故自密人所侵之疆,我皆陟其高岡而守之。密人無敢射矢於我陵者,況由陵以至阿乎!無敢飲馬於我泉者,況由泉以至池乎!阮疆既安,周師遂歸,經過鮮原之地,而仍居岐陽,在渭之側。不惟無所取於密、阮,併鮮原亦過而不有,如是天下皆知文王之安定諸侯,而無所欲也。萬邦皆向慕之,下民皆歸往之,此則無然歆羡之實也。
    帝謂文王,予懷明徳,不大聲以色,不長夏以革。不識不知,順帝之則。帝謂文王,詢爾仇方,同爾兄弟,以爾鉤援,與爾臨衝,以伐崇墉。
    賦也。予,設為上帝之自稱也。懷,眷念也。明徳,文王之明徳也。以猶與也。長與張通。夏,大也。革,變也。知自外來曰識,識從內出曰知。則,法也。不大聲者,不誇燿其音聞也。不大色者,不粉飾於迹象也。不長夏以革者,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不張大也。因而導之,潛而移之,不變革也。不識知而順帝則者,天理熟則不勞意計也。朱子曰“上帝眷念文王,而言其徳之深微,不暴著其形迹,又能不作聰明以循天理。”是也。詢,謀也。仇方,讐國也。兄弟,與國也。鉤援,梯也。臨,臨車。衝,衝車也。崇,國名。墉,城也。史稱崇侯虎譖西伯,紂囚之羑里,旣而釋之,所謂仇也。崇侯之譖,助紂虐而毒萬民,乃天理所不容,故文王雖不欲伐之,而若有帝命者焉。然伐之之道,亦何嘗大其聲色哉?兄弟本同則同之,鉤援、臨、衝本有之器則用之,雖興兵以伐崇,莫非順帝之則也。
    臨衝閑閑,崇墉言言,執訊連連,攸馘安安。是類是禡,是致是附,四方以無侮。臨衝茀茀,崇墉仡仡。是伐是肆,是絶是忽,四方以無拂。
    賦也。閑閑,徐而俟也。言言,高而完也。連連,相續也。馘,殺而割其耳也。安安,不驚也。類,將出師而祭上帝也。禡,至征所而祭馬神也。致,招之使來也。附,諭之使降也。茀茀,强盛貌。仡仡,堅壯貌。肆,縱。忽,滅。拂,戾也。<春秋傳>曰:“文王伐崇,三旬不降;退修教而復伐之,因壘而降。”此言臨衝閑閑,是未嘗攻也。執訊攸馘而崇人安然不驚,則未嘗服也。是類是禡,所謂退修教而復伐之也。是致是附,不遽伐也。何楷曰“兵威既臨,廣布仁恩,以致其歸附,所以孤敵之黨,而我亦不至於多殺。”是也。四方無侮者,戴周之仁而不生侮慢之心也。臨衝茀茀,用其壯也。崇墉仡仡,毀之而後知其堅也。崇人因堅負固,以致再伐。而縱兵則絶其祀而滅其國,皆崇自取之而非文王好極其兵威也。四方無拂者,畏周之威而不敢有拒違之事也。順天命而肅天威,蓋皆所以順帝之則,而不以己之知識叅之也。
    <皇矣>八章,章十二句。
    <皇矣>述祖徳也。人但知大王遷岐由於避狄,而不知西顧與宅乃所以求民莫也;人但知王季受讓疑於不友,而不知施于孫子乃所以篤周慶也;人但知文王專征四方無拂,而不知道岸先登乃所以順帝則也。故觀大王之作屛啓辟,而知得民之外別無天眷;觀王季之明類順比,而知敦倫之外別無帝祉;觀文王之歆羡俱無、聲色不大,而知天徳之外別無王道。此千聖之薪傳、百王之定範也。
    附注:
    (1)[<春秋传>曰:文王伐崇,- - -] 参阅《左传-僖公十九年、襄公三十一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7-16 08:3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6 08:38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八
    經始靈臺,經之營之。庶民攻之,不日成之。經始勿亟,庶民子來。
    賦也。經始,創造也。國之有靈臺,所以望氛祲、察災祥、占候天道,故名曰靈也。此臺文王創為之,而後遂以為天子之制也。經之,度之也。營之,謀之也。文王方經營之,庶民卽攻作之,不數日而遂成之。雖文王戒令勿亟,而庶民之來,如子趨父事。蓋民心懽樂,故如此也。
    王在靈囿,麀鹿攸伏。麀鹿濯濯,白鳥翯翯。王在靈沼,於牣魚躍。
    賦也。言民不止作靈臺,且為之作靈囿於臺下,且為之作靈沼於囿中。故王在靈囿見麀鹿之肥澤、白鳥之鮮明,王在靈沼見滿沼之魚躍,所謂鳥獸魚鼈咸若也。然使人心不樂,惡知禽魚之樂哉?
    虡業維樅,賁鼓維鏞。於論鼓鐘,於樂辟廱。
    賦也。虡,植木以懸鐘磬,其橫者曰栒。業,栒上大版,刻之●業如鋸齒者也。樅,業上懸鐘磬處,以綵色為崇牙,其狀樅樅然者也。賁,大鼓也。鏞,大鐘也。論,倫也,言得其倫理也。辟璧通。辟廱,大學也。水旋邱如圓璧,故曰辟廱。言民不止作靈臺與囿、沼,又為之作辟廱而奏樂焉。故聞其鐘鼓之聲,而樂之也。
    於論鼓鐘,於樂辟廱。鼉鼓逄逄,矇瞍奏公。
    賦也。鼉似蜥蜴,其皮可以冒鼓。逄逄,聲和也。眸不見曰矇,無眸子曰瞍,樂工也。樂工用瞽者,以其善聽而審於音也。公,公事也。言於樂辟廱者,非樂鐘鼓也,樂辟廱之能教士也。大學始教,以樂為主,故舜命夔,典樂以教胄子。而<周禮-大司樂>以樂徳、樂語、樂舞教國子也。以樂為教,必用矇瞍為師,故有殷之學名曰瞽宗,而周人亦因之也。聽鼉鼓之逄逄,知矇瞍之奏公,則是教者以時而學者不倦。養育人材以為國楨,其所樂又有大焉者矣!
    <靈臺>四章:二章,章六句;二章,章四句。
    <靈臺>化成也。觀其作臺占候,益深昭事上帝之心;經始勿亟,不改視民如傷之念。民來王在,知上下之相親;魚躍鳥飛,覘萬物之自得。於樂辟廱,則是民生旣厚而建學以興賢;於論鼓鐘,則是禮教旣行而作樂以淳化。蓋由天徳之中存者,純而不已;故王道之外著者,久而化成也。嗚呼,至矣!
    附注:
    (1)[業,栒上大版,刻之●業如鋸齒者也。] (●字似捷,但偏旁为木)。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08:2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7 08:28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九
    下武維周,世有哲王。三后在天,王配于京。
    賦也。下當作夏,蓋音訛;夏,大也。大武維周者,言自武王乃有天下,而國號周也。武王之有天下,不自武王始也,由其先世屢有哲王也。大王、王季、文王,三后之徳,昭明於天。天祐有徳,是以武王能為天子,居周京,以配三后也。
    王配于京,世徳作求。永言配命,成王之孚。
    賦也。求與逑通,配也。孚,合也。言武王之配于京者,非徒以位也。先世有徳,武王亦有徳,世徳相承,以此作配耳。武王以徳配三后,故成王亦以徳配武王。然而成之配武,則又有難者焉。蓋武王躬有天下,故不自恃其位而惟修其徳。成王繼武王而有天下,故旣思修其徳又思保其位,此成王之所以孚武王也。
    成王之孚,下土之式。永言孝思,孝思維則。
    賦也。式、則皆法也。言成王能孚武王,則永配天命而其徳足以為下土之式矣。孚一人而式下土者,以成之孚武,乃孝思也。孝者,天下之通徳也。人各有親,皆知思孝。上能以孝孚親,則下亦以孝孚上矣。故惟孝思可以為則於天下也。
    媚兹一人,應侯順徳。永言孝思,昭哉嗣服。
    賦也。媚,悅也。侯,維。服,事也。自此以下戒康王之詞也。言成王之徳如此,今廟祀成王,以媚兹一人,則惟有順其徳而已矣。成王之徳,永言孝思者也。今亦永言孝思,則成王以孝孚武王,今王亦以孝孚成王。庶幾哉昭明其徳,可以嗣位而行天子之事矣!
    昭兹來許,繩其祖武。於萬斯年,受天之祜。
    賦也。來許,後世也。繩,繼武迹也。言能永言孝思以昭其明徳,則不止可以嗣服,並可昭示後世子孫使皆繼其祖宗之迹;則億萬斯年皆世徳作求,而受天之祜矣。
    受天之祜,四方來賀。於萬斯年,不遐有佐?
    賦也。賀,朝賀也。不遐,猶言豈不。佐,助也。言子孫受天祜而為天子,則四方諸侯皆來朝焉。諸侯來朝,見天子繩祖於是,亦各繩其祖。旣能各繩其祖,豈不皆佐天子以繩祖乎?子孫世為天子,諸侯世佐子孫,孝思世徳逹於天下而垂於萬年,則受天之祜於無疆矣。
    <下武>六章,章四句。
    <下武>,康王祀成王,受釐陳戒也。言周之所以受天命者,由於有世徳也。其徳無他,惟孝而已矣。孝者,徳之本也。先王有至徳要道以順天下,此之謂也。<韓詩外傳>曰:“上不知順孝,則民不知返本;君不知敬長,則民不知貴親。故君子修身及孝,則民不倍矣。敬孝逹乎下,則民知愛矣;好惡喻乎百姓,則下應其上,如影響矣。此兼制天下、定海內、臣萬姓之要法也。”得此詩之意矣。
 楼主| 发表于 2017-7-17 08: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7-17 08:47 编辑

点校《御纂詩義折中-大雅-文王之什》之十
    文王有聲,遹駿有聲。遹求厥寧,遹觀厥成。文王烝哉!
    賦也。聲,令聞也。駿,大也。遹,發語詞。烝,盛也。言文王修徳,原自有聲;專征之後,乃大有聲,然而非自為也。將以求天下之民自此安寧耳,將以觀安民之功自此有成耳。初無圖商之念也,其徳豈不盛哉!
    文王受命,有此武功。旣伐于崇,作邑于豐。文王烝哉!
    賦也。伐崇,見<皇矣>篇。作邑,徙都也。豐,卽崇地也。言文王本不敢用武,乃天命文王,宜有此武功。於是文王受天之命,興師伐崇,作邑于豐而徙都焉。仍不改事商之心也,其心豈不盛哉!
    築城伊淢,作豐伊匹。匪棘其欲,遹追來孝。王后烝哉!
    賦也。淢,水流急也。匹,偶也。棘,急也。自此以下言武王營鎬之事也。鎬城臨鎬水之急流,故曰築城伊淢也。鎬城旣成,與豐為偶,故曰作豐伊匹也。何楷曰“周公營洛,與周匹休,武王營鎬,與豐對峙。”是也。武王雖匹豐而作鎬,實非另闢疆宇、急欲圖商;不過追前人從來之,孝思耳。蓋文王作豐,所以繼王季之志;武王作鎬,所以述文王之事而非有他也。其徳豈不盛哉!言王后者,未有天下之稱也。
    王公伊濯,維豐之垣。四方攸同,王后維翰。王后烝哉!
    賦也。公,功也。濯,新也。垣,籓也。翰,蔽也。言武王營鎬,當其城工新作之時,固以遹追來孝,為豐邑之籓籬。暨乎四方同歸之日,仍欲恪守侯度為商室之屛翰。蓋與文王服事之心無有二也,其徳豈不盛哉!
    豐水東注,維禹之績。四方攸同,皇王維辟。皇王烝哉!
    賦也。皇王,有天下之稱。辟,君也。豐在豐水之西,鎬在其東,故居鎬則見豐水之東注也。豐水東注於鎬,乃山川自然之勢,禹因而導之以為功。四方西歸於鎬,乃百姓同然之心,武王因而順之以為君。則其自王后而為皇王者,乃天命人心,勢不容己,而非有利天下之私也。其徳豈不盛哉!
    鎬京辟廱,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皇王烝哉!
    賦也。言武王既有天下而以鎬為京師,乃復修文王之辟廱,以教育人材。則是文王有文徳而兼有武功,武王有武功而復修文徳,是以東西南北之人慕其徳化,無思不服。無不服者,其身服也;無思不服者,其心服也。其作人之化,果與文王同矣,豈不盛哉!
    考卜維王,宅是鎬京。維龜正之,武王成之。武王烝哉!
    賦也。考,稽也。宅,居。正,决也。言武王當謀宅鎬之初,嘗稽之於龜卜而龜乃决之,言當宅也。武王遂宅之,成龜兆也。而其後遂有天下,則是為王居鎬乃昊天之成命,而非人之所能為也,豈不盛哉!
    豐水有芑,武王豈不仕?詒厥孫謀,以燕翼子。武王烝哉!
    賦也。芑,苦菜也,田肥乃生。仕,事也。詒,遺。燕,安。翼,輔也。孫、子,互言之也。言豐水之旁,有芑生焉,其田肥美,原屬樂土。凡文王所作城郭、宮室、靈臺、辟廱之類,武王豈不有事於修葺?所以遷者為地廣人衆,欲遺子孫萬世之謀,是以大城鎬以安定輔翼之耳。子孫安則百姓安。蓋猶是遹求厥寧之心,至是而觀其成也。其徳豈不盛哉!
    <文王有聲>八章,章五句。
    <文王有聲>美鎬京也。周自大王遷岐,文王徙豐,武王居鎬,遂有天下。人或疑文王事殷,武王伐紂,其徳有慚焉,而不知其盛同也。文王作豐,原以寧民,然而上天有命,則亦有伐崇之功。武王作鎬,原以追孝,即至四方攸同仍不改為翰之念,逮其後而皇王維辟,亦所以答四方之歸心而仍未嘗棘其欲也。至若文王之化終於辟廱,武王之治始於辟廱。蓋譽髦斯士,乃有周累世之家法,文王守之,武王不敢易焉。則其宅鎬京以貽子孫者,武之烈猶是文之謨也。是故或讓天下而不有,或有天下而為君,其迹似乎有異;而無利天下之心,有安天下之略,其道無乎不同。屢歎烝哉,以為文、武之徳皆極盛而無以加也。

    <文王之什>十篇,六十六章,四百一十四句。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