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38|回复: 10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7 06:5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一
                                  周頌閔予小子之什四之三
    閔予小子,遭家不造,嬛嬛在疚。於乎皇考,永世克孝。念兹皇祖,陟降庭止。維予小子,夙夜敬止。於乎皇王,繼序思不忘。
    賦也。閔與愍通,傷也。予小子,成王自謂也。造,成也。嬛與煢同,無所依怙之意。皇考,武王也。永世,終身也。皇祖,文王也。庭止,在庭也。皇王,兼指文、武也。言傷予小子,遭家不造而居憂。今雖免䘮,煢煢常在疚也。每念皇考武王終身克盡孝道,皇祖升遐,常思念之如陟降於在庭。予小子念皇考,猶皇考之念皇祖,亦如見其陟降,故夙夜之間不敢不敬也。於乎皇祖文王、皇考武王,予小子承兹大統,當永思祖考之所行,敢须臾忘之哉?
    <閔予小子>一章,十一句。
    <詩序>曰:<閔予小子>,嗣王朝于廟也。朱子曰“此成王除䘮朝廟所作,後遂以為嗣王朝廟之樂。”是也。除䘮入廟,其思父祖,人之情也。然思之而不效其所為,猶不思也;成王之夙夜敬止,真能思矣。“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武王之受丹書也,曰“敬勝怠者,吉”。成王思之而夙夜懋敬,則能守敬止敬勝之,家法所以為繼序不忘也,豈徒曰煢煢憂閔已哉?黄櫄曰:“當成王之時,王業已成而詩有慄然危懼之詞。蓋治常生於戒慎,亂常起於驕盈。故天下雖有泰山之安,而聖人猶以累卵為心,此其所以保治於無窮也。”<大誥>曰“予維小子,若渉淵水”,又曰“予造天役,遺大投艱於朕身”,此之謂也。
    附注:
    (1)[武王之受丹書也,曰“敬勝怠者,吉”。] 参阅《大戴礼记-武王践阼三第五十九》。
    (2)[<大誥>曰“予維小子,- - -] 参阅《尚书-大诰》。

         (原古文摘自ctext.org)
 楼主| 发表于 2017-8-7 07:0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7 07:05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二
    訪予落止,率時昭考。於乎悠哉,朕未有艾。将予就之,繼猶判渙。維予小子,未堪家多難。紹庭上下,陟降厥家。休矣皇考,以保明其身。
    賦也。訪,問。落,成。悠,遠。艾,至。判,分。渙,散也。言問予小子将何由有成乎?惟有率循昭考之道耳。昭考之道遠矣,予未能有至也。進而勉以就之,偶至之矣,繼猶覺其判渙而不合也。以予之涼徳,遭家多難,實不能堪。昔者皇祖陟降庭止,今皇考紹皇祖之神,上下於庭,因以陟降於家,予小子在廟、在宮皆見之矣。惟望皇考降休,保予之身使不罹於危難,明予之身使不至於昏愚,庶幾有所至而有所成也。
    <訪落>一章,十二句。
    <訪落>,成王祀武王也。武廟初成,致新主而祀之也。胡一桂曰“自繼猶判渙而上,皇皇如有求而弗獲;自維予小子而下,則焄蒿悽愴如或見之。”是也。灼知大道之高遠,勉而難至;密察一心之出入,離而難合。真覺祖考之神靈常在左右,實求一身之保明,期於繼述,亦可以想見成王之用心矣。
 楼主| 发表于 2017-8-8 06:42: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8 06:4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三
    敬之敬之,天惟顯思,命不易哉。無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監在兹。維予小子,不聰敬止。日就月将,學有緝熙于光明。佛時仔肩,示我顯徳行。
    賦也。顯,明。士,事。就,近。將,進。佛,弼通。仔肩,任也。言予乃今知,敬之不可已也;天有顯道,不可欺也;駿命不易,宜思所以保之也。無曰天高,凡人之所事,天皆陟降而觀之。蓋無日不鑒在兹,而可不敬乎?昔皇祖文王緝熙敬止,予小子不明敬止之道,期勉于緝熙而已。日者予率昭考,曰將予就之,繼猶判渙。今惟有效其所為,日有所就,無忘所能,月有所将,提撕吾心之光明,使繼續而不至於昏昧。又望爾諸臣弼予負荷,示我以顯然之徳,使遵而行之。庶知行並進,而敬之之功乃純矣。
    <敬之>一章,十二句。
    <敬之>,成王自箴也。周公戒王曰皇自敬徳,召公戒王曰王其疾敬徳。今王自警曰敬之敬之,是體驗有素而見天之不假易也。敬非寂守之謂,必有資於學焉。今夫天之明命,內麗於人心,而外著於事物,所謂至善止而不移者也。學之者,必致吾心之知明,於所止而黙識之,所謂緝熙於光明也;必勵吾身之行,得其所止而固守之,所謂顯徳之行也。知止而後敬,純於心;得止而後敬,達於事。故致知力行者,主敬之實功也。<大學>言敬止而繼以道學自修,<中庸>言慎獨而歸於明善誠身,皆是道也。然則成王之於學,所得有深焉者矣。<敬之>、<小毖>皆戒勉之詞而列於頌者,意成王平日常誦此以自警。故後之祀成王者,歌於其廟以妥神,非通用之樂也。
    附注:
    (1)在《诗经》的多种版本中,用“天维顯思”而不用“天惟顯思”。

 楼主| 发表于 2017-8-8 07:07:57 | 显示全部楼层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四
    予其懲,而毖後患。莫予荓蜂,自求辛螫。肇允彼桃蟲,拚飛維鳥。未堪家多難,予又集于蓼。
    賦而比也。懲有所傷而知戒也。毖,慎。荓,使也。蜂,小物而有毒。肇,始。允,信也。桃蟲,鷦鷯也。拚,飛貌。蓼,辛苦之物也。言予自今其有所懲戒,而知防後日之患矣。蜂不可使而強,使之是自求其辛螫,以比使管叔監殷而致叛,是自啓亂也。桃蟲化為飛鳥,向不知信,今始信之矣,以比武庚勝國之餘卵而翼之,遂致為難,是自招侮也。若前車已覆而後車不鑒,是既遭家之多難,將又集于荼蓼。予不堪其辛苦,是以日懲而思毖之也。
    <小毖>一章,八句。
    <小毖>,成王自戒也。成王初信二叔而疑周公,忽武庚而不為之防,幾危王室;今始悟而悔之,歸誠於周公也。毖而言小者,毖之於小也。既已辛螫,悔之何及?當於其荓蜂之時而謹之也。拚飛成鳥則不可制,當於其桃蟲之時而防之也。黃佐曰:“天下之患,常伏於隠微,而發於人之所忽。是故堅冰之至,始於履霜,可不慎哉?”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07:47: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9 07:4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五
    載芟載柞,其耕澤澤。千耦其耘,徂隰徂畛。侯主侯伯,侯亞侯旅,侯彊侯以。有嗿其饁,思媚其婦,有依其士。有略其耜,俶載南畝。播厥百糓,實函斯活。驛驛其達,有厭其傑。厭厭其苗,緜緜其麃。載穫濟濟,有實其積,萬億及秭。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有飶其香,邦家之光。有椒其馨,胡考之寜。匪且有且,匪今斯今,振古如兹。
    賦也。芟,除草也。柞,除木也。澤澤,土解散也。耘,鋤也。芟、柞之後,草木根株有未盡者,故鋤去之也。隰,溝也。十夫有溝,溝上有畛。水道田畔皆當修整,十夫所同,故耦徂也。朱子曰“主,家長也。伯,長子也。亞,仲叔也。旅,衆子弟也。彊,民之有餘力而來助者,<遂人>所謂‘以彊予任氓’者也。能左右之曰以,<太宰>所謂‘閒民’、‘轉移執事’者,若今時傭力之人,隨主人所左右者也。嗿,衆食聲也。媚,順。依,愛。士,夫也。言餉婦與耕夫相慰勞也。略,利。俶,始。載,事也。函,含。活,生也。既種之後,其實函氣而生也。驛驛,苗生貌。達,出土也。厭,受氣足也。傑,先長者。”是也。厭厭,苗皆滿足也。緜緜,詳宻也。麃,耘也,此苗既長大而去其苗間之草也。濟濟,衆也。實,糓實也。積,聚藏也。萬億及秭四句見<豐年>。飶,<說文>云飯香也。椒,味辛烈。范處義曰“有飶言其饌也,有椒言其酒也,<楚辭>云桂酒椒漿。”是也。胡,夀也。朱子曰:“以燕享賔客,則邦家之所以光也。以供養耆老,則胡考之所以寜也。且,此也。振,起也。言非獨此處有此稼穡之事,非獨今時有此豐年之慶,蓋自起古以來已如此矣,猶言自古有年也。”
    <載芟>一章,三十一句。
    <載芟>,臘祀也。<月令>“孟冬之月,臘,先祖五祀,勞農以休息之。”是也。春耕夏耘,備言田家之苦。秋穫冬藏,極言田家之樂。蓋王者之心與民一體,其苦也不啻身受之,其樂也不啻身享之,故言之親切如此也。至於亞旅彊以,以任萬民,思媚有依,以糓士女。載穫以後,以謹蓋藏,以烝祖妣,以饗百神,以供賔客,以養耆老,於慰勞休息之中,有教養兼施之道焉。是以普天皆蒙樂利,萬年永享治安,振古以来國家之事,莫有大於此也。
    附注:
    (1)[<遂人>所謂‘以彊予任氓’者也。- - -] 参阅《周礼-地官司徒第二-遂人》、《周礼-天官冢宰第一-大宰》。
    (2)[<月令>“孟冬之月,- - -] 参阅《礼记-月令》。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08: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9 08:03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六
    畟畟良耜,俶載南畝。播厥百糓,實函斯活。或来瞻女,載筐及筥,其饟伊黍。其笠伊糾,其鎛斯趙,以薅荼蓼。荼蓼朽止,黍稷茂止。穫之挃挃,積之栗栗。其崇如墉,其比如櫛,以開百室。百室盈止,婦子寜止。殺時犉牡,有捄其角。以似以續,續古之人。
    賦也。畟畟,利也。或来贍女,餉之也。筐、筥,餉具也。黍,餉之美者。糾,笠輕舉貌。趙,刺土也。薅,去草也。荼,陸草。蓼,水草。糾笠以薅,餉畢而勤所事也。草朽則苗疏而土肥,故禾茂也。挃挃,衆穫聲。栗栗,顆粒圓也。其秉之堆如墉之崇,其穂相比如櫛之密,積禾於場之象也。禾茂故穫多也。百室,衆室也。萬尚烈曰“方春在田,邑室皆閉,收穫事畢,則百室皆開,以所積者入之。”是也。積多則室盈,而婦子之入此室,處者身安而心亦安矣。寜我婦子,神貺莫大焉,故用大牲以報之也。黃牛黑脣曰犉,社稷之牛,角尺。似,效之也。言此犉牡報祭之禮,我先祖世行之矣,今似而效之,續而舉之者,蓋以續古人之舊典,庶幾不替其先而實未足以答神貺於萬一也。
    <良耜>一章,二十三句。
    <良耜>,報社也。<月令>“孟冬之月,天子乃祈来年于天宗,大割祠于公社。”是也。殺是犉牡所謂大割也。天子祭社而言農事者,為農報也。天子以天下為家,故天下之婦子皆家人也。播糓薅荼,婦子之勞苦,時切心憂;今幸黍稷茂而百室盈,則婦子寜而王心亦寜矣。犉牡報祀豈容已哉?蓋自后稷教稼以来,子孫世以農事為重,故似之續之如此也。可謂知本務矣。
    附注:
    (1)[<月令>“孟冬之月,- - -] 参阅《礼记-月令》。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07: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0 07:07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七
    絲衣其紑,載弁俅俅。自堂徂基,自羊徂牛。鼐鼎及鼒,兕觥其觩,旨酒思柔。不吳不敖,胡考之休。
    賦也。絲衣、爵弁,士服也。紑,潔貌。載,戴也。俅俅,恭順也。門側之堂謂之塾,其下則基也。鼐,大鼎;鼒,小鼎也。思柔者,酒能和血,所以柔老人之筋骨也。吳,譁。休,福也。言絲衣載弁之士恭順執事,自堂以至於基,省其地以定位次也。自羊以至於牛,省其牲以定品味也。自鼐以至於鼒,省其器以告潔也。然後以兕觥酌酒,而養老焉。又能致其敬謹,無有喧譁怠傲者,是以夀考之人得所養而受福也。
    <絲衣>一章,九句。
    <絲衣>,養老也。<周禮>“黨正,國索鬼神而祭祀,則以禮屬民而飲酒于序,以正齒位。”是也。孔穎達曰“飲酒而正齒位者,蓋為民三時務農,行闕于禮,故於農隙而教之,養老尊長,行孝弟之道。”是也。蜡而臘,臘而養老,合觀<豐年>、<載芟>、<絲衣>三詩,而先王之教養斯民者,亦可以知其大略矣。
    附注:
    (1)[<周禮>“黨正,國索鬼神而祭祀,- - -] 参阅《周礼-地官司徒第二-党正》。

 楼主| 发表于 2017-8-10 07: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0 07:1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八
    於鑠王師,遵養時晦。時純熙矣,是用大介。我龍受之,蹻蹻王之造。載用有嗣,實維爾公允師。
    賦也。鑠,盛。遵,循。熙,明。介,甲。龍,寵也。蹻蹻,武貌。造,為也。嗣,嗣文王也。爾,謂武王也。允,信。師,衆也。言盛哉!我周之師。原無敵於天下,但以時尚未可,故養而不用。此盖通伐崇以後而言,待其天運已轉,時當純熙,乃用大兵以伐殷,遂邀天之寵而受命,所謂一戎衣而有天下也。武功之成,雖自武王,而用此以嗣文王者,蓋以武王大公之心,能見信於衆人,皆諒其伐暴救民,而非富天下,所謂身不失天下之顯名也。
    <酌>一章,八句。
    <酌>,<大武>再成之樂歌也。國之興廢在於天命,命之遲速在於天時。當晦而遵養時,止則止也;當熙而大介時,行則行也。是故文王之不有天下,與武王之有之,皆所以奉若天時,事異而心則同也。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6:4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1 06:41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九
    綏萬邦,屢豐年,天命匪解。桓桓武王,保有厥士,于以四方,克定厥家。於昭于天,皇以間之。
    賦也。綏,安也。桓桓,武貌。以,用。間,代也。言自克商以來,萬邦乂安,屢獲豐年,可見天命之於周,久而不倦也。其所以如是者,由桓桓之武王,保文王所有之多士,用之於四方,能安定其國家。其功徳上昭于天,故命為皇王,使永代商而有天下也。
    <桓>一章,九句。
    <桓>,<大武>六成之樂歌也。<左傳>楚子曰:“武王克商,作<武>。其卒章曰耆定爾功;其三曰敷時繹思,我徂維求定;其六曰綏萬邦,屢豐年。夫<武>,禁暴、戢兵、保大、定功、安民、和衆、豐財者也。”其言卒章者,<武>之卒章也。言其三、其六者,<大武>之三成、六成也。首言禁暴戢兵,所謂勝殷遏劉也,則<武>為一成可知也。終言豐財,所謂屢豐年也,則<桓>為六成可知也。取天下以武,安天下以文。文者,用賢之謂也。能保厥士,以治四方,則民安而天佑之;萬邦屢豐,有由然也。<時邁>之詩曰“我求懿徳,肆于時夏,允王保之。”此之謂也。
    附注:
    (1)[<左傳>楚子曰:“武王克商,- - -] 参阅《左传-宣公十二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6: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1 06:49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十
    文王既勤止,我應受之。敷時繹思,我徂維求定。時周之命,於繹思。
    賦也。勤,勞也。應,當。敷,布。時,是也。繹,繼續之也。徂,往也。於,歎詞。言文王之勤勞天下至矣,我承其後受命而為天子,應思所以繼其勤且布是繼續之思於天下,不徒有其心兼有其政也。蓋上天之命,前人開之,後人定之,乃可以永保其受之。我自今以往,惟求所以定是周之命者,則繼續文王之思不可一日而忘也。
    <賚>一章,六句。
    <賚>,<大武>三成之樂歌也。承<武>、<酌>而為言,允文文王,克開厥後,所謂文王既勤止也。我應受之,與嗣武受之,我龍受之同也。既已受之,則當定之;所以定之者,惟有繹思文王而已。<中庸>曰:“夫孝者,善繼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繹之,所以述其事;思之,所以繼其志。繼志則承文之徳,述事則敷文之功。再言繹思,以為舎此無以為定命之道也。此楚子所謂保大定功者也。
    附注:
    (1)[<中庸>曰:“夫孝者,善繼人之志,- - -] 参阅《中庸-第十九章》。
    (1)[此楚子所謂保大定功者也。] 参阅《左傳-宣公十二年》。

 楼主| 发表于 2017-8-11 07: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成义文 于 2017-8-11 07:20 编辑

点校《御纂诗义折中-周颂-閔予小子之什》之十一
    於皇時周,陟其高山,嶞山喬嶽,允猶翕河。敷天之下,裒時之對,時周之命。
    賦也。皇,大。時,是。陟,升也。嶞,山之相連者。喬,山之特起者。允,實也。猶與由同。翕,合也。敷,普。裒,聚。對,向也。言大哉!周之有天下也。嘗因名山升中于天,陟其巔而望之,見相連之小山特起之大嶽,由於地中之大河合於大河之小水。普天之下,山峙水流,諸侯之國於其間者,莫不環共內向以對于天子,此有周之受命所以為獨隆也。
    <般>一章,七句。
    <般>,<大武>四成之樂歌也。<史>稱武王憂天保之未定,謂周公曰:“我南望三塗,北望嶽鄙,顧瞻有河,粤瞻伊雒,毋遠天室,營周居於洛邑。”此武王經營天下之志,而周公成之。故於廟樂特及之也。<酌>、<賚>、<桓>、<般>名篇之義未詳。<樂記>曰:“夫<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國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以崇天子。”<武>之遏劉耆定,期望之詞也,所謂始而北出也。<酌>之是用大介,已然之詞也,所謂再成而滅商也。<賚>之徂維求定,南還於周以安民也,所謂三成而南也。<般>之嶽河裒對,所謂南國是疆也。五成之歌,今無之矣。<桓>則六成也,美其徳曰於昭于天,尊其位曰皇以閒之,復綴以崇天子之詞也。
    附注:
    (1)[<樂記>曰:“夫<武>始而北出,- - -] 参阅《礼记-乐记》。


    <閔予小子之什>十一篇,一百三十六句。

    ——御纂詩義折中卷十九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