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53|回复: 0

“声闻”还是“闻道”——读《论语•子罕》“后生可畏”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25 10: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严思 于 2017-8-25 10:54 编辑

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子罕》)
  
   朱子注:“孔子言后生年富力强,足以积学而有待,其势可畏,安知其将来不如我之今日乎?然或不能自勉,至于老而无闻,则不足畏矣。言此以警人,使及时勉学也。曾子曰‘五十而不以善闻,则不闻矣’,盖述此意”。




   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对于天命、大人、圣人之言,君子是必须敬畏的。“后生可畏”,后生有什么值得长辈敬畏的?孟子曰:“朝廷莫如爵,乡党莫如齿,辅世长民莫如德”。应是指后生在立德、立功、才智等方面将来会超过前辈,值得敬畏。
   社会向前发展,文明在进步,体现在个人身上,做子女的本来就应该超越父母,同样,学生应该超越先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应比一代强,“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饱含着孔子对未来的殷殷期待。人类文明如薪火相传,做长辈的应该奖掖晚进,提携后生,看到“后生可畏”,应感到高兴才是。
   “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朱子以为,孔子言此以警人,使及时勉学也。古代人的平均寿命较短,后生如果到了四五十岁这个年纪还默默无闻,就不足畏了。《子路》篇,子贡问“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孔子对于“士”列出了几个等级,其中第二等级就是“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称孝、称弟属于“声闻”,这比“言必信,行必果”还要高一层次。
   解读本章,“闻”字是核心,对于“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朱子与阳明先生有不同的解读。
   外在的声闻如果与内在的德性般配,一个人在外面有声闻,即代表了他有德性,朱子正是合内外人我而解这个“闻”。而阳明以“闻”与“达”相对立,“声闻”只是虚名在外,与自家德性无涉,在孔门,“学”乃为己成德之学,孔子决不会以“声闻”期望后生。






   利与义、名与实、闻与达,前后两者一般是对立的关系,但有时又是相互统一的,需要根据具体语境来确定其涵义。
   孟子有义利之辨,孟子入魏国与梁惠王见面头一句话,单刀直入,就要梁惠王舍利而取义,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司马迁每读《孟子》,至梁惠王问“何以利吾国”,未尝不废书而叹也:“嗟乎,利诚乱之始也!夫子罕言利者,常防其原也,故曰‘放于利而行,多怨’”。
   然而孟子游说诸侯行王道仁政,正是要为天下百姓谋利益,谋利即是取义,所谓“利之大者即是义”。故孟子告诉齐宣王:“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
   阳明先生曰:“名与实对,务实之心重一分,则务名之心轻一分;全是务实之心,即全无务名之心。若务实之心如饥之求食,渴之求饮,安得更有工夫好名?”(《传习录》105条)
   子路问孔子:“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一听说老师要以“正名”为先,瞠目结舌、莫名惊诧,以至于口无遮拦,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孔子很生气,训斥起子路也丝毫不客气:“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随后,孔子阐发“正名”中蕴含的道理,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
   阳明先生以名与实相对立,而孔子所言“正名”,此“名”非个人之浮华虚名,而是代表国家公器之赏罚予夺,还与社会人伦道德结合在一起。如“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即是“正名”。因孔子为政以“正名”为先,后世常以“名教”代称儒家。
   子张以“在邦必闻,在家必闻”为“达”,子曰:“是闻也,非达也”。孔子对“闻”与“达”进行了界定:“夫达也者,质直而好义”;“夫闻也者,色取仁而行违”。但后世往往把“闻”、“达”作为一个合成词使用,如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自己“不求闻达于诸侯”。
   孟子曰:“流水之为物也,不盈科不行;君子之志于道也,不成章不达”。另一章,孟子曰:“源泉混混,不舍昼夜,盈科而后进,放乎四海,有本者如是,是之取尔。苟为无本,七八月之间雨集,沟浍皆盈;其涸也,可立而待也。故声闻过情,君子耻之”。
   孟子以水为比喻来阐发“闻”与“达”之间的区别,闻者无本,达者有本。流水“盈科而行”,孟子以此喻君子之“成章而达”,“成章而达”的对立面是“声闻过情”,君子以之为耻。情,情实,声闻过情,即名不副实。





   考察了利与义、名与实、闻与达这三对概念之间的关系,再回到本章。朱子曰:“后生年富力强,足以积学而有待”。朱子合于内在德性从正面来解读这个“闻”,后生勤勉修学,日积月累,有可以称述的道德学问,从而博取相应的声闻。
   《传习录》105条,阳明先生曰:“四十五十而无闻,是不闻道,非无声闻也。孔子云‘是闻也,非达也’,安肯以此望人?”阳明先生认为“闻”不是声闻,孔子不会以“声闻”寄望于后生,“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孔子希望弟子后学做深谷幽兰,“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且有程子此言为证:“宁学圣人而不至,不以一善而成名”。阳明以“闻”为闻道,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本章与《卫灵公》篇一章关系密切,可参照着研读。子曰:“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朱子引范氏之言曰:“君子学以为己,不求人知。然没世而名不称焉,则无为善之实可知矣”。朱子以“称道”“称颂”解“称”,“名不称”即声名不彰显于世。“称”读平声,如“齐景公有马千驷,死之日,民无德而称焉”。
   而阳明先生认为,“‘疾没世而名不称’,称字去声读,亦‘声闻过情,君子耻之’之意。实不称名,生犹可补,没则无及矣”。
   本章如果取阳明先生的解释,以“闻道”解“四十五十而无闻”,说得太高,不一定符合孔子本意。另一章,“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焉”,朱子对“称”的理解有偏差,应按照阳明先生的理解,以“声闻过情,君子耻之”来解“君子疾没世而名不称”。“称”字读去声,“名不称”即实不称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