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89|回复: 0

啊!土洋土洋的广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5-27 10:25: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美亚在港村的美亚   美亚在港村

     这几天在广州出差,接连暴雨,恰逢饭局。于是就近找了家理发店。就那种小区老客专用,土土的眩眩的复古发廊。店里代表音乐《月亮惹的祸》。店里统共老板和洗头小弟,没有视觉总监Tony,也没有年卡和焗油,沉默得让我心慌,我是不是看起来很穷呢?怕技术有限,没有要求做一次性造型,洗完吹吹就完事儿了。沉默的老板和洗头小弟,左右开弓,硬是用吹风筒给我吹出了卷发棒的效果。结账35块人民币,包括洗护升级和造型拍照N张。            
  
走在小区的路上,打在水洼团里的雨点,就像我感动的泪水。我突然对这片小区充满了信任,趁兴拐进一家位于服装大卖场里的美甲店。手脚上下开工,结账235人民币,还是猫眼哦。      

想起我几个月前上海时装周的活动准备,全套装备加起来1000人民币朝上,就对广州这片土地又爱得深沉了一点。

上一次爱广州,也就前一晚。拉着几个朋友聊工作到深夜,点了外卖。300多的烧烤里,有补血壮骨、滋心养肺的烤鳄鱼,还有入口即化的烤榴莲。

在营养、口味、价格上,广州能做到并驾齐驱又鳌头独占。

接下来的几天,复读机一样和广州朋友表明心迹,他们很茫然:只是寻常啊。

不,只缘身在此山中。

我这港村人,一旦心力交瘁就会舍近求远,搭个高铁去广州小住几日,也就平安喜乐,人间值得了。

年轻时我是绝不喜欢广州的。


前段时间看了各大高校流动城市数据,名列前茅的是深圳、上海、北京、杭州。广州跌出三甲,没能拥有姓名。

我倒是能理解,除了没有深圳南山区科技园那样的宇宙中心,广州不能拼凑年轻人对于一线城市的形象:精致、视野、高端。

年轻人总不能为了烧鹅和艇仔粥破釜沉舟吧?

第一次到广州,两车道的高架桥堵得严严实实,漫桥遍野的三角梅,也不能打消我「华而不实」的腹诽。

俯瞰城市建筑,乌央乌央挤在一起,规划乱七八糟。一点一线城市金碧辉煌的气场都没有。

我很生气,我人生的前三十年,都靠「阳台朝南」来分辨东南西北,而广州诸多阳台的朝向看心情,我认为广州针对我。

看到广州大道两边的绿化树是芒果树,觉得不可思议,脑子里反复都是行人被砸到满头黄浆的惨烈,市政规划到底是怎么想的?

城市灰蒙蒙,笼罩着胸闷的低气压。北京路走一遭,都是水泥色的骑楼,感觉下一秒同时落下的,是倾盆大雨和墙上斑驳的涂料。

城市氛围也缺乏一线城市的清净。深圳,万象城户外坐一下午,闹中取静、恬淡寡欲。

广州市中心、茶楼、街道、菜场,到处都是叽里呱啦的粤语,音调很高,拖音很长。从表情判断,一定不是在谈论几个亿的大项目,不是艳闻八卦,就是叉烧的十二种做法。

但是呢,广州人又有一种湿漉漉的和缓,被气候积年累月蒸焯出来的淡定。他们的精气神不靠西装革履,也不靠玛莎拉蒂,就在城市里信马由缰地散漫。像一串挂在树上的树懒,并不在意其他树懒拥有多少树叶。

所以在太古汇周围转悠半天,也见不到上海静安区目不暇接的精致小姐姐。大家都穿得很闲适,好像要赶麻将场。

我能理解这种慵懒,不是广州靓女不贪靓,而是广州人脑子里都是如何吃得好,睡得香,对生活的皮囊不甚在意。扮靓其实是很累的一件事,于是靓女们从意兴阑珊,逐步融合到心安理得,稀松平常。

反正就是土。和北京的土还不同,北京的土是有划分区域的有层次的,是一种大城市兼容并包之下,放低门槛的宽容性土。广州的土是全覆盖的、由内而外的、理直气壮的。

这种土,是老灶边的镬气,是安然若素的老气,是不登大雅之堂的小家子气。年轻人心比天高,愿比海阔,怎可能趋之若鹜。

但等年纪大一点,有了中年人林林总总的苦恼,广州的好扑面而来,你觉得世上没一处如此安居。

人到中年,花钱能买来的快乐阈值降低,倒不是转了性子不爱买买买的动作,而是你明白这手起卡落之间的虚荣浮华,购凑房子的一角、学费的一月、四老礼物的一项。

于是你不愿意用溢价来讨好自己,只图个生活的实惠安乐。比如米其林餐厅的环境,日本美发店的精致,临江酒吧的香槟,大城市,哪一点精致傲娇不是用钱堆砌。

没有资格骄奢淫逸的中年人多少有点胼手胝足的窝囊感,特别是大城市的中年人,中产的收入,底层的抠搜。

广州就不同了,一线的地位、二线的房价、一线的尊严、三线的消费。

你在这里只要花北上深一半的钱,买了房安顿下来,就有一种安居乐业的归属感。到处都是美食,还白纸黑字告诉你,内脏五行对症下菜;周边都是娱乐,按摩泡澡宵夜SPA,还可以升级为艾熏正骨;美业也不遑多让,想要什么样的造型都可以凹给你。


最关键的是,这种服务购买的质量很平均,无论门面多破,装潢多简陋,从业人员多土,都能给你星级效果。

这就造成一种错误但又真实的幸福感:在广州,是没有阶级的。

即便阶级存在,但广州人不在乎。卖鸭仔饭的大叔拥有10栋房产,依然可以和你在街头掏心倾计。

身价几亿的企业家,吃完大排档酒后骑着小黄车回家。艺术家们也不讲究,T恤短裤躺在盲人按摩床上和你聊欧洲现当代艺术。别的城市用缩小贫富差距来消弭阶级感,广州用享受就能做到。每个广州人都有一份私享单,如果一个广州人招待你,没有带你小巷十八弯吃一家大排档,只按点评网顺序打卡。对不起,他要么把你当成个人傻钱多的土豪,要么就是塑料友情不值一带。某次朋友开了辆草绿色保时捷小跑来接我,低头上车的我,在五羊邨街头羞红了脸,觉得自己是个格格不入的土老帽。是的,在广州,高大上才是土。广州的土,是一种土洋土洋的土,土的是躯壳,洋的是内核:王候贵胄,不过三餐一宿,平均1.6平米的身体,你要悉心供奉。年轻时秣马厉兵,想兼济天下,到了中年才幡然醒悟,自己不过平凡草芥,善待自己才是正经事,方能悟出这独「养」其身的洋气与智慧。娄烨拍《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可是广州人哪会像林慧和姜紫成那么又作又疯和自己过不去啊?在我心里,最接近广州人模样的是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记》。管你什么夺母之仇,管你什么原生之殇,管你什么丧父之痛,身份性格迥异的四姐妹在镰仓老旧的祖宅里,亲手泡梅酒,海边做鱼干,夏祭看烟花,什么爱恨嗔痴都消磨在人间烟火里。

「吃碗面就好了」这句台词,应该是广州的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