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265|回复: 0

明清时西方派来“密使”与中国科技:是礼赠,还是窃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0 21:5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文“mission-ary”来自汉语“密使”。Missionary的演变:密使→ 使团 → 传教使团


长期以来,早年来华耶稣会士被描绘成“赐予中国科技的施主”。


(一)密使把“中国模式”搬到西方

先从文字来看。在利玛窦前后一段时间,西方依靠四大发明(印刷与纸)锁定和规定声音符号,而产生各种字母文字。说到西方(字母)表音文字,它有三个“先天致命混乱”:手写、语音和字义。若不加以全面解决,其文字不能成立,不能充当交流媒介和知识工具。印刷与纸只能克服手写混乱,而其余两者则也是受惠于“中国因素”:

1.克服字义混乱:欧洲进行了“汉字模式”的改革(借取含义、借鉴定义);2.克服语音混乱:儒家引导启蒙运动而进行“转型”:神的社会(宗教战争)→人的社会(民族国家)。凡此,都归功于传教士,而完成于18世纪中叶。

因此,传教士根本不可能带来知识和科学;倒是相反,他们为西方整然地“复制中国”——通过如此复制,开创西方的现代(真文明)与过去(伪历史)。传教士(卫匡国等人)所提供的“中国古史”,掀起了双管齐下的启蒙运动与造史运动;后者指按照中国历史及其运算方法,设计出“圣经编年”与“异教文明”,包括“古老文明”(埃及、两河)和“古典文明”(希腊、罗马)。

欧美已从中国引进了与“人的文明”有关的方方面面,包括国家制度与行政管理、经济与经济学、生活与生产方式、文字与文学、艺术与审美、文官考试与民主政治等。

至于科技和其他知识,传教士是“就地取材、空手套狼”——在中国各地勾结官民(都是信众),对浩如烟海的中国文献进行翻译和加工,旨在“一举三得”:1.改良西方文字(先是拉丁文,再是增进法语、英语和德语等);2.积累西方的文献馆藏(用于塑造现代和伪造古代,包括“古希腊”);3.冒充舶来之赠礼(到朝廷,投其所好,换取官职)。



明清传教士与中国科技:是礼赠,还是窃取?


(二)传教士带来科学是谎言

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埃尔曼指出:在16与17世纪之交,“利玛窦及其同事不可能提供任何技术专长,来帮助明朝解决其历法问题,他们都不是什么专家。……耶稣会士试图把中国变成一个天主教国家,而不是为了拓展科学主义。”

我们并不否认后来的耶稣会士参与北京天文台的工作,此须说明两点:一是法王路易十四派专家来华,主要是为了获取中国科技;一是耶稣会士在这方面的对华贡献被大吹特吹,而更多地则是有意编造。后者如叶茨尼克教授所揭示的,即:

……耶稣会士白乃心(Johann Grueber, 1623-1680年)返回欧洲,协助德国神父珂雪(又译基歇尔,Athanasius Kircher, 1602—1680) 产生了一个很动听的耶稣会士在北京天文台的英雄传奇(the appealing legend of Jesuit astronomical heroes in Beijing)。……耶稣会士把欧洲科技传播到远东这一说教,造成了中国是“比较落后”的负面影响。……(所以为了慎重起见)西方中心论的科学史应该被重写。

与此同时,珂雪神父还利用耶稣会士的资料汇编出一部《中国图说》,作为他充实“古埃及”内容的基础(珂雪被许多历史学家成为“埃及学之父”);他又按照汉字设计出“埃及象形文字”,后者渐渐地泛滥起来。不仅如此,珂雪“一不做、二不休”,还编造了诺亚方舟的幸存者的移民路线图,即首先建立“埃及文明”,再派生出“中国”,这就是“西来说”之缘起。

为什么珂雪如此丧心病狂?那主要是因为:由于耶稣会士传回信息,欧洲神权及“圣经创世”的谎言,便暴露在真正文明的致命威胁之下——“神的社会”转向“人的社会”已是势不可挡。

(三)西方知识的中国起源

按照奥布莱恩教授,17-18世纪的欧洲全然是“中国时代”。他写道:“中国捕获了欧洲人的心灵”;“有文化的欧洲人不能够完全置身事外”;中国被奉为一个真实的“哲学家王国(philosopher-kingship)”;艺术家们拥抱中国风格;“智者们寻求在欧洲的土地上建立中国式的学术。”

整个17世纪的“西方科学”都是指望和基于中国技术的。直到牛顿去世后许多年,即在1751年,英国皇家学会授予法国耶稣会士宋君荣(Antoine Gaubil)荣誉会员,表彰他所提供的有关中国科学的信息。宋君荣尤其是把大量的、系统的中国天文资料带回西方。

发明家詹姆斯·鲍曼·林赛说,西方获得中国天文学资料这件事,非常感激耶稣会士;而提供资料的,除了宋君荣之外,还有殷鐸澤(Prospero Intorcetta, 1626—1696年)、柏应理(Philippe Couplet, 1623—1693年)、杜赫德(Du Halde, 1674—1743年)和钱德明(Joseph Maria Amiot, 1718—1793年),其中前两者还总汇了中国科学(Scientia Sinensis)。

耶稣会士数学家白晋与莱布尼茨共识,《易经》是人类知识——包括科学、数学和哲学——的总源,这立马就被印证:莱布尼茨用它确证自己所发明的奠基现代计算机的二进制数学;而且易经智慧透过汉字传输、传播,而让西方人分享了通用、普遍、抽象和深邃的概念,莱布尼茨用它们创造科学语言与哲学语言。德里达证实,在莱布尼茨那里,汉字成为产生欧洲哲学的基石。


把中国文献中的机械图,进行改头换面。右图:意大利工程师阿戈斯蒂诺·拉梅利著作中使用绞盘打水的水井,1588年出版。抄袭 左图:《远西奇器图说录最》中使用绞盘打水的水井,1627年出版。

(四)网友“舞天玄姬”的揭露

@舞天玄姬正解
传教士翻译、抄袭、盗窃中国书籍,只是它们不懂原理,看也看不懂;毕竟,它们还没有达到这种程度的“文明”!

经常说传教士带来“七千种书”……,据称“翻译”西方科技的《奇器图说》就有“七千册书”。但是,事实证明确实假的,分明是从中国古代科技文化书籍翻译为西方著作!
据说,梵蒂冈倒是有中国书籍“七千册”!

@诸玄识
在中国就地取材,翻译加工,然后双管齐下:正本送往欧洲,作为奠基新文明的资料;副本加“中译”,冒充礼品,向北京换取官职。

《伊索寓言》就是在中国因地制宜,翻译加工,送往欧洲,再冒充“古希腊”的。

@舞天玄姬正解
根据宣称的公元前六世纪出现的古希腊的《伊索寓言》,大多数是动物故事,以动物为喻,教人处世和做人的道理,少部分以人或神为主;虽然无法确定抄袭了那些中国书籍,不过,统计了下里面出现的人物、动物、植物和其他事物,如下:

动物类:狮子、狐狸、豺、狼、牡鹿、狼、狗、蛇、老鼠、野猪、野牛、驴、兔子、野马、公牛、鹿、马、猫、乌龟、螃蟹、熊、蝙蝠、青蛙、刺猬、山羊、绵羊、小猪、小羊、
鸟类:公鸡、母鸡、仙鹤、乌鸦、燕子、鹳、松鸡、孔雀、老鹰、鹅、夜莺、
昆虫类:苍蝇、蚂蚁、蚱蜢、蚊子、

仙鹤:丹顶鹤是鹤类中的一种,因头顶有“红肉冠”而得名。是东亚地区所特有的鸟种,因体态优雅、颜色分明,在这一地区的文化中具有吉祥、忠贞、长寿的象征,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叫仙鹤、白鹤(其实白鹤是另一种鸟类)、鴜鷜,中国古籍文献中对丹顶鹤有许多称谓,如《尔雅翼》中称其为"仙禽",《本草纲目》中称其为"胎禽"。

比较郁闷的是仙鹤被西方命名成日本鸟!

《伊索寓言》里出现了东亚特有鸟种,说是“欧洲灵性”,这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西方不存在孔雀,也就不可能认识孔雀,《伊索寓言》怎么会出现孔雀呢?!
这些都是不可能在西方出现的动植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