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154|回复: 1

福康安入藏,出兵廓尔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0-13 09: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创 凯风自南  千绿  5天前



27°42'N.85°19'E


凯风自南撰稿 ○ 1790年的深秋,紫禁城上空阴云密布。时任两广总督的福康安收到皇帝密召,从千里之外的广州一路入京。这位21岁就已经被乾隆亲封“嘉勇巴图鲁”的勇将,在金銮殿中感到了无比的压抑。

他心想,此次进京,必有要紧之事▽

△紫禁城,来自shutterstock

一个月之前,廓尔喀人再次侵入后藏的消息传来,这群人洗劫了位于日喀则的黄教圣地札什伦布寺,将金银佛像、供器、贮藏及灵塔镶嵌之珍珠珊瑚宝石等物尽行掠去,就连清朝册封六世班禅的金册也未能幸免。

后藏,首当其冲▽

△扎什伦布寺,来自shutterstock

如此忤逆之举,让乾隆爷出离了愤怒,不彻底教训这群喜马拉雅山南的化外之人,大清帝国的脸面何存?乾隆的意图简单明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廓尔喀人不敢复萌故志。载着乾隆十全武功的收官之意,被授予总兵之责福康安于十月二十九日,福康安自京启程,向卫藏进发。

作为福康安副手一起出发的,还有参赞海兰察。在福康安到达北京之前,海兰察就从黑龙江将军府赶来,他的手下,有乌什哈达、岱森保及所率1500名索伦达斡尔兵。这些来自黑龙江流域的索伦士兵在关外保持了较为原始的生活状态,并在长期的征战中延续了强大的骑射作战能力,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能够适应青藏高原上的寒冷气候,具有顽强的作战意识。再配上乾隆帝调拨的百余名八旗章京侍卫,一支远征军的核心已然成型。

启程西征,路途遥远▽


这支千余人的队伍由北京出发后,向西经历居庸关进入山西境内,随后沿汾河一路南下,由蒲州一带渡过黄河进入关中。此时除了福康安手下的八旗近卫御马前行外,索伦兵并未携带马匹,这群来自东北的汉子第一次见到黄河的渡船,也对前方的路途充满迷茫。然而,由于关外索伦部族对于清王朝的忠诚度极高,他们都坚信自己的族人“嘉勇巴图鲁”与海兰察(鄂温克索伦)会带他们夺取胜利,取得丰富的奖赏,并凭借战功成为了家乡的“头人”。



确实与东北白山黑水不同▽

△黄河岸边,来自shutterstock

福康安的队伍经过西安府后继续向西,自陇山之后便进入了甘肃境内。十二月一日,大军在兰州屯军休整。大将军在兰州驻师五日即拔营启程,沿湟水谷地一路西进,终于登上了青藏高原。

金城虽然安适,但军务在身,不敢怠慢▽

△清末兰州

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十二月十五日,福康安抵达青海西宁,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在进入**之前,福康安首先在青海与**沿途设立了传递文书信息的台站,派绿营兵和当地蒙古兵共同驻守,从而保证了青藏一线的行军畅通。由于当时的西宁归属甘肃管辖,甘肃总督勒保从属下甘肃绿营调出了1500匹马供官员使用,西宁办事大臣奎舒通过青海蒙古王公从各旗采购了3000多匹马供索伦达斡尔兵骑用。

有西宁采购来的高原马匹,作战更有把握▽

△西宁街头


△西宁塔尔寺,来自shutterstock

有了充足的战马与畅通的驿道,五天之后,福康安、海兰察及八旗亲卫与达斡尔索伦兵从西宁出发,在青藏高原最为酷寒之际走上了崎岖的青藏一线。福康安作为领军将领,带先头数十人前锋开路。时值严冬,军行维艰,千余名索伦兵在高原最为寒冷的时刻穿行于青藏高原之间。正所谓“严霜拂大旗,边声动哀角。飞沙怒盘旋,迎面骤如霜。”

风雪如刀割▽

△青藏高原,来自shutterstock

大军自西宁出口,每日寅初起程,至戌刻修整,只余两三个时辰放牧养马。部队先是由青海湖南岸进入切吉高原,经过了当年薛仁贵全军覆灭的大非川之地,随后向西南转进高原深处。

十二月三十日左右,福康安所率前军进入鄂林(鄂陵湖)、察林诺尔(扎陵湖)、星宿海(黄河源头附近)等地方,系黄河发源地,这里数百里溪涧交错,泉水甚多,时值冬季,处处皆为凝冰,几乎无路可通行。部队只得就地放牧数日,及冰大难行之处绕山行走,共计耽延误七日。恰逢鄂辉遣盐茶道林倘自藏携带乌拉马匹来迎,因将长马酌量更换行走,方能迅速。”




△扎陵湖、鄂陵湖,来自shutterstock

远眺如同满天星▽

△星宿海,来自shutterstock

继续向西南深入,福康安带兵行至巴彦哈拉那军台,一月十五日,过巴彦哈拉,即古语所言之昆仑山,福康安的部队进入了巴颜喀拉群山之中。山势极高,瘴气极盛,行走寸步即喘,头晕目眩,肌肤浮肿,福康安已冒寒患病,再遇瘴气,病情更重,几乎不能行走。

缺氧使得队伍呼吸困难▽

△巴颜喀拉山,来自shutterstock

刚下高耸的巴颜喀拉山脉,穿过令人头晕目眩的瘴气之地, 分不清南北东西,突然一片宽逾十数里的冰冻河面出现在福康安等人眼前,这便是木鲁乌素河(俗名通天河)渡过这条长河后,福康安病情渐愈,队伍方才加速南行。乾隆五十六年除夕,福康安一行抵达行抵察罕鄂尔济,“同云四塞夜漫漫''中,前方就已经是青藏两地的边界古拉山脉所在。

虽然还冰冻着,但一下感到豁然开朗▽

△通天河,来自shutterstock

进入**之后,前方终于进入了驻藏大臣管辖的重要战略据点——那曲。由于处在入藏通道的关键位置,清政府在那曲建立坎囊宗,并隶属**地方政府噶厦管辖。坎囊宗由宗教头领(即堪布)和部落头人(即囊宗)联合行使管理权,清军在此获得了充足的给养,因而顺利向南推进,拉萨已经遥遥在望。



有驻藏大臣的协助,前进就容易多了▽

△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来自shutterstock

次年正月二十日(1792年2月12日),福康安所率领的先锋抵达拉萨,全程将及5000华里,共耗时50天左右。要知道,当地独行的喇嘛行走都需一百二三十日,福康安所率八旗与索伦兵的精锐程度可见一斑。

跋山涉水终于一睹拉萨城▽

△拉萨,来自shutterstock

在拉萨等待他们的,还有早就从四川沿川藏线前来的屯练降“番”兵数千人,这部分兵力是当年大小金川战役中向清军投诚的金川土司军队。这支部队由于具有横断山脉一带的生活与作战经验,因而十分适用于清军在中尼边境地区的高原山地作战。除此之外,当地本身便驻扎的本土藏兵、绿营兵与蒙古兵同样因为长期驻扎藏地因为十分适应本土作战环境。至此,福康安手下已有兵马近一万三千人,皆是极其适合本土作战的精锐部队。

正月二十三日,福康安先于布达拉宫会见达赖喇嘛、班禅等宗教领袖,对之施以恩威,晓谕乾隆皇帝对于攻击廓尔喀人的决心,同时强调此战对于藏地的安危利益。福康安在拉萨停留了近27天后方才前去后藏。在这期间,凭借他的地位威望及大军将到的声势,,使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噶伦及备寺活佛、大喇嘛们积极帮助采购粮食牛羊,供应乌拉(类似农奴脚力),买办马匹,调集炮位及配制火药,并妥善部署反击策略,同时积极从俘虏口中获得关于廓尔喀人的各种情报,为出兵做了充分的准备。


△布达拉宫,来自shutterstock

在福康安进入拉萨之际,其副手成德所率领的三千川蜀满兵与绿营兵就先期抵达战场,对东路廓尔喀军发动猛攻。东路边境重镇聂拉木位于喜马拉雅山与拉轨岗日山之间,清军快速通过还飘着冰粒的通拉山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后击破敌军在聂拉木东西两个方向的官寨与碉堡,随后沿着壁立千仞的狭小隘口一路突进,快速挺进到了细雨温润的樟木附近,在廓尔喀人的西面防线上撕开一道巨大的破口,牵制了廓尔喀人的主力。


△通拉山口,来自百度

农历二月十七日,福康安、惠龄、海兰察带官兵1050名离开拉萨,经过朗噶、江孜,二十七日(1792年3 月19日)抵日喀则,详察扎什伦布寺劫余情况,并积极部署攻击战略。

根据地形来部署▽

△扎伦布寺,来自shutterstock

随后,福康安自己与海兰察集结率领西路军为主力,分进合击。决定以主攻 济咙、南入巴勒布为进军正路,遂经日喀则走拉孜,径趋宗喀,过宗喀,于五月初六日(1792年6月24日)抵辖布基。在布基附近的擦木山寨,福康安入藏后对廓尔喀人的第一战拉开帷幕。



农历五月消融之际,福康安亲自率领西路军趁猛攻廓尔喀军队驻守的擦木山隘,一方面利用炮火优势威慑敌军城寨,另一方面利用索伦兵骑兵对敌进行围点打援,顺利歼灭敌军两百余人,随后于6月28日收复收复济咙宗隘口,斩杀640余人,俘虏200余人,至此,**全境宣告收复。


△攻克擦木之战

不过,此次清军的战斗目标远不止于此,福康安率领军队自济咙南下,趁冰雪最为稀少的盛夏六月越过喜马拉雅山脉中相对低矮的马拉山,沿进入吉隆沟一带,与东面位于樟木的成德东路军遥相呼应。此时的他们正在进行历史上罕见的一次横穿喜马拉雅山的大规模的行军,在南方,廓尔喀人的腹心之地就在眼前。

7月3日,福康安部清军沿吉隆河向南进抵廓尔喀军的热索桥据点。两面高山夹峙,石崖壁立,俯临大河,缘山一线窄径。为了攻破位于高山湍流两岸的敌军碉堡,福康安利用金川兵翻越两座高山,在上游绕道伐木为舟,突袭南岸碉堡,顺利攻克热索河据点。


△攻克热索桥之战


△风格迥异的三代热索桥,彼此相距不足50米,来自中新网

随后,清军越大山数重,无路可通,只能一边修路,一边前进,军行大河东岸,傍山几无驻足之地,官兵俱在石岩下露宿,深入一百六七十里,攻破布鲁克玛据点。随后,向南130公里直插尼泊尔东觉一带,搭桥过河仰攻其城寨,复登高山, 尽克营寨十余处,最终于六月九日(1792年7月27日)追敌至雍鸦距离廓尔喀首都阳布仅数十公里之遥。于此同时,东路川军则由樟木一带一路南下,势如破竹,直抵陇冈一带,同样距离加里满都不足三十公里。如此两相包夹之下,清军大有围攻灭国的架势。



咫尺之遥▽

△加德满都,来自穷游网

在这样的情况下,廓尔喀王终于向清军投降求和,并奉还抢掠的佛像与财物以及叛徒沙玛尔巴的尸骨。然而,廓尔喀方面却不同意清军撤出山梁与王子请降的要求,战火继续燃烧。雍鸦山之南,在攻打甲尔古拉山高处的廓尔喀阵地之战中,清军战损上千人之多,兵力已疲。

尽管此时的清军兵力仍然可以一战,但是由于此时已经从喜马拉山脉一带深入敌境内700余里,后勤粮草补给已经十分困难。再加上此时清军作战区域已经处在尼泊尔境内的热带丛林之中,具有本土优势的廓尔喀军还具有与英国贸易得来的大量火器,死磕并不理智。

烟瘴之气很浓▽

△尼泊尔热带雨林,来自shutterstock

于是,福康安在与廓尔喀王子持续交涉后,终于接受廓尔喀方面的请降,乾隆正式册封了廓尔喀国王。当年10月,福康安率兵趁大雪封山之前撤回**,并正式勘定了清朝与廓尔喀的边界。乾隆皇帝的十全武功,就此画上了还算完美的句号。



听蝶雨晨萱为您朗读(BGM.**秘密)
travel Story
来自千绿
00:0014:08
参考资料:中国全史百卷本.史仲文 胡晓文;清实录;清史稿.赵尔巽

至此,廓尔喀之役胜利告终。清军以强大的实力震慑了廓尔喀人,将廓尔喀纳入了中原王朝的册封体系中,并维护了祖国领土的统一完整。这场青藏高原上的这次成功进军,不仅有中央政府对**地区强大管辖能力的支撑,更有清军独特兵种的爆表战斗力加持,也是作为总指挥将领福康安的强大战略水平的集中体现。○ 千绿制图


福康安将军于1790年10月29日从北京
出发,途经山西、西安、兰州、西宁、拉萨、日喀则
于1792年7月27日抵达阳布(加德满都)郊区,
全程逾3800km,途中停顿修整,耗时约1年9个月



— 005 —

文章已于2020-10-10修改
阅读原文
阅读 1866
赞103
在看97
 楼主| 发表于 2020-10-13 16:2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廓尔喀(Gurkha,香港称为啹喀)是尼泊尔的一个部落,位于首都加德满都西北,起源于14世纪的北印度月亮族契托尔王朝。这个部落相信自己是雅利安人的月族,信仰印度教,廓尔喀即是"牛的保护者"之意。

这个王朝的创立者名称是里什·拉吉·巴克拉塔,是拉贾斯坦邦乌代浦的拉其普特rajput王公,因为逃避德里苏丹国的入侵,其中一支刹帝利前往尼泊尔中西部与当地的马嘉人与古隆人通婚,形成廓尔喀人。

1769年,廓尔喀人征服了尼泊尔的玛拉王朝,建立起了沙阿王朝。人们于是也将尼泊尔名为廓尔喀,把沙阿王朝名为廓尔喀王朝,把尼泊尔人名为廓尔喀人。尚武的廓尔喀人在统一尼泊尔过程中不断征战,领土不断扩张,鼎盛时期领土面积约为今天尼泊尔面积的三倍。军事上的一系列胜利让廓尔喀人的野心大大膨胀,企图染指我国**。

折叠 入侵**


1788年和1791年,廓尔喀侵略军两次入侵**(与**盐税银钱纠纷和白教祖古夏玛巴的唆使),意图抢掠遍布**各地的寺庙中的财富。第一次入侵,清朝派遣四川成都将军鄂辉、副都统佛智、四川提督成德等率领官兵3000名出兵**。不久,成德率领一支官兵赶赴日喀则时,侵入协嘎尔的廓尔喀侵略军撤退。之后,廓尔喀提出议和。驻藏的官员最后私自接纳了议和的办法。第二次入侵,由于清朝在**驻军不多,廓尔喀军队一度占领了后藏地区,并在扎什伦布寺大肆抢掠,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相继向乾隆皇帝求援。乾隆闻讯后急调大将军福康安率1万多名清军收复失地。福康安率军星夜兼程赶往**,每天强行军18个小时,清军的迅速行动大大出乎廓尔喀侵略军的预料,结果清军"六战六捷,杀敌四千,收复后藏",并乘胜打过喜马拉雅山,兵临廓尔喀首都阳布城下(今加德满都)。绝望中的廓尔喀国王不得不求和,表示愿意臣服清朝,向清朝每五年朝贡一次。这一从属关系很稳定,一直持续到1908年尼泊尔彻底为英国控制,英国禁止廓尔喀向清朝朝贡。廓尔喀因此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藩属国。

当少量英国殖民者入侵廓尔喀被打败后,廓尔喀人将缴获的英军军备上缴北京以向清廷请功,但由于对英国这一名称的翻译不同,廓尔喀人上报时,清廷以为是南部边陲的一个不知名的小国,只是嘉奖几句,未予重视。太平天国运动爆发时,廓尔喀国王曾经上书清政府,提出愿意派兵入中国协助清兵平贼,但清政府未有音信回复。

1855年政变后的尼泊尔在英国的唆使下再度入侵**,当时清廷正集中全力镇压太平天国,故急于息事宁人,遂命驻藏大臣出面调解。1856年,在驻藏大臣赫特贺的调解下签订了《**尼泊尔条约》。条约虽肯定"尼泊尔对中国皇帝,一如历来,加以尊重",但却规定**地方政府每年向尼方付一万尼币的"馈赠",尼人在藏享有治外法权,尼人在藏经商有免除商税、路税及其它各税之权。该条约是清政府直接导演的有关**地方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给清朝在**人心的争取上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