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道-儒学联合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原道 儒学 诚明
查看: 33112|回复: 105

《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致全国人大、教育部建议书》(定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6-9-19 19: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致全国人大、教育部建议书

 

 

 

中国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生命,儒家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主流血脉,而孔子则是儒家文化的集大成者和中国文化的象征符号,也是人类文明史载以来的第一位教师。在此,我们郑重向社会各界和有关部门建议:以孔子诞辰,即928日,作为中国的教师节。

 

孔子本乎仁爱之心,志于济世救民,一生弘道不辍,其德其行彪炳千古,其言其文泽被后世;孔子志道据德,依仁游艺,祖述前哲,昭启后贤,创立了儒家学派,奠定了中国文化的雍容气象与中和特质;孔子敏而好古,整理典册,删述六经,推行大道,中国上古文化赖是以传,中国后世文化赖是以立,中国文化赖是五千年而一贯;孔子学而不厌,诲人不倦,首开私门讲学之风,有教无类,弟子三千,贤者七十,被古人尊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孔子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在世界范围内有着广泛影响,是人类精神文明的主要导师。

 

“建国莅民,教学为先。”教育是强国之要津。我们充分肯定现行教师节设立二十多年来对中国教育事业所做出的重要贡献。它唤醒了全社会尊重教育的意识,营造了全社会尊重教师的氛围,提高了教师的社会地位,激发了教师的荣誉感和责任感。但我们认为,现行教师节缺乏必要的历史意蕴和文化内涵,而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不但可以弥补这一缺憾,而且对于促进中国文化的重光、中国社会的和谐,特别是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都具有无可估量的作用。

 

“国于天地,有与立焉。”一个国家和民族必须有自己的文化根基和价值持守。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传统深厚的文化大国。中国文化与中华民族凝为一体、互相涵育,荣辱与共、生生不息,已有五千余年。我们确信中国文化自有其内在的、合理的、恒久的价值。我们反对文化上的民族虚无主义。我们忧虑西方文化大行其道而中国文化渐行渐远。我们呼吁国人对中国文化采取温情和敬意的立场。我们主张继承和发展、弘扬和光大中国文化。我们也相信,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文化必然会走上复兴之路。我们认为,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可以增进国人,尤其是作为中国未来之希望的大、中、小学生,对孔子的了解和同情,对中国文化的认同和皈依,进而增进国人对中华民族的归属意识,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提供厚实的文化基础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修身以道,修道以仁。”中国目前存在的一些伦理失范、道德滑坡、诚信不足、礼仪缺失、人际疏离、生态恶化、贫富分化等不和谐因素,正在危害着社会的健康发展。中国文化,特别是儒家文化,其核心思想是以人为本和以德为先,强调修身养性和修齐治平,把培养和塑造有道德、有责任的健全的完人作为学问的根本,追求全社会的团结友爱、同舟共济、风俗敦睦、礼仪规范,以及天人合一、贫富均衡、政治清明、天下大同。我们认为,中国文化的这些价值理念,是化解中国社会乃至人类世界各种危机与冲突的弥足珍贵的思想资源。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不但是以节日的形式来缅怀与追思这位文化巨人,更重要的是通过这种形式来唤醒和促进国人对中国文化的价值担当和身体力行,为建设一个和谐美好的社会而不懈努力,为人类文明做出中国人应有的贡献。

 

“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利于对广大教师、学生以至整个中国教育事业提出更高的要求。目前,中国教育界出现了一些令人忧虑的现象,比如:教育乱收费屡禁不止、教育资源分配不尽公平;少数教师学术腐败、品德堕落;师生关系疏离化、庸俗化,等等。这些现象,虽然是少数,但它败坏了教师的崇高形象,侵蚀着中国教育事业的健康肌体。我们认为,天下为公首先要教育为公;教师应德为人表、行为世范,师德先于生德,身教重于言教;学生应尊师敬长、崇学尚德,不仅要学好知识和技艺,更要学好为人之本和做人之道。而这些,都是孔子的价值观念和教育实践所带给我们的积极启发和宝贵经验。至于孔子的教学思想和教学方法,时至今日仍值得大力提倡和学习一事,尽人皆知,无须赘言。

 

世界正逐渐把目光投向中国。令我们尴尬的是,早已经有一些国家和地区把孔子诞辰作为法定的教师节,而孔子的母国却迟迟不得实行之。难道需要等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再把孔子诞辰抢注为“世界非物质类文化遗产”之时,我们才会感到焦虑和不安吗?

 

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顺乎时势,合乎人情。当然,作为不治而议的学人,我们只是也只能发表一通呼吁,提出一个建议。至于应否这样做,社会各界可以讨论;而可否这样做和如何这样做,则有司存。

 

 

签名学者(序齿排名):

 

 

汤一介(北京)   朴(山东) 余敦康(北京) 方立天(北京)

林毓生(旅美) 汤恩佳(香港) 楼宇烈(北京) 张立文(北京)

成中英(旅美) 刘述先(香港) 曾钊新(湖南) 蒙培元(北京)

郭齐家(北京) 牟钟鉴(北京) 霍韬晦(香港) 杜维明(旅美)

罗义俊(上海) 蔡德贵(山东) 束景南(浙江) 潘公凯(北京)

郭齐勇(湖北) 杨东平(北京) 张祥龙(北京)   来(北京)

  庆(贵州) 李明辉(台湾) 杨泽波(上海)   洪(北京)

李景林(北京) 王晓明(上海) 胡晓明(上海) 廖名春(北京)

杨儒宾(台湾) 林安梧(台湾) 陈昭瑛(台湾) 张汝伦(上海)

黄玉顺(成都) 景海峰(深圳) 陈少明(广东)   勇(旅美)

  晖(北京) 梁治平(北京)   星(陕西) 赵汀阳(北京)

高全喜(北京) 任剑涛(广东)   明(北京) 范瑞平(香港)

康晓光(北京) 林宏星(上海)   阳(北京) 干春松(北京)

  风(北京) 韩德强(北京)

 

 

本建议书由以下学者发起

 

  朴(webmaster@rxyj.org

张立文(wzhongren@163.com

郭齐勇(guoxue999@sohu.com

  庆(miwanshih@sohu.com

  明(yuan_dao@163.com

 

 

本建议书由以下网站联合发布

 

 

儒学联合论坛http://www.yuandao.com 

孔子2000http://www.confucius2000.com

原道网http://www.yuandao.com

儒学研究网http://www.rxyj.org

中国儒教网http://www.zgrj.cn    

当代儒学网http://www.cccrx.com  

华夏复兴论坛http://www.hxfx.net/bbs/index.asp    

简帛研究网http://www.jianbo.org

    

 

2006928

 

说明一:本建议书之发起人,负责对建议书之说明与答辩。

说明二:本建议书将持续邀请学者签名支持该建议。

说明三:本建议书将于孔子诞辰日即本月28日上呈全国人大、教育部。

 

 

附录:《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建议书》签名者个人简介

 

汤一介,1927年生,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华孔子学会会长,中国文化书院院长,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著有《郭象与魏晋玄学》、《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道教》、《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道释》、《儒道释与内在超越问题》等。 

 

庞朴,1928年生,山东大学儒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荣誉学部委员),原《历史研究》主编,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人类科学文化发展史》国际编委会中国代表。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中国思想史,著有《沉思集》、《稂莠集》、《一分为三——中国传统思想考释》、《公孙龙子研究》、《儒家辨证法研究》、《帛书五行篇研究》、《白马非马——中国名辩思潮》、《蓟门散思》等。

 

余敦康,1930年生,中国社科院宗教所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易学研究会副会长。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思想史。著有《易学今昔》、《内圣外王的贯通》、《中国哲学史论集》、《魏晋玄学史》、《宗教·哲学·伦理》、《何晏、王弼玄学新探》、《周易现代解读》、《汉宋易学解读》等。 

 

方立天,1933年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所长。兼任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哲学史》杂志主编、教育部古籍整理委员会委员。主要研究中国佛教和中国哲学,著有《魏晋南北朝佛教论丛》、《佛教哲学》、《中国佛教与传统文化》、《中国古代哲学问题发展史》(上下册)、《慧远及其佛学》、《中国哲学研究》、《中国佛教研究》、《法藏评传》、《华严金师子章校释》等。 

 

林毓生,1934年生,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校区历史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主要研究中国思想史。著有《中国意识的危机:“五四”时期激烈的反传统主义》、《中国传统的创造性转化》、《政治秩序与多元社会》等。

 

汤恩佳,1934年生,香港孔教学院院长。著有《孔学论集》,《汤恩佳尊孔之旅环球演讲集》等。 

 

楼宇烈,1934年生,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博士生班导师,北京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京昆古琴研究所所长。兼任国家古籍整理规划出版领导小组成员,全国宗教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中国文化、中国哲学、中国佛教,著有《王弼集校释》,《东方文化大观》,《东方哲学概论》。 

 

张立文,1935年生,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周易研究会副会长。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中国文化,著有《中国哲学逻辑结构论》、《传统学引论》、《和合学概论》、《新人学导论》、《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天道篇)》、《中国哲学范畴发展史(人道篇)》、《周易思想研究》、《朱熹思想研究》、《船山思想研究》等。 

 

成中英,1935年生,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曾任台湾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系主任暨研究所所长,“中华文化复兴委员会”常务理事,国际本体阐释学学会主席,国际中国哲学学会名誉主席。主要研究中西哲学比较、儒家哲学及本体诠释学,著有《儒家哲学论》、《中国文化的新定位》、《中西哲学精神》、《中国哲学与中国文化》、《合外内之道:儒家哲学论》等。 

 

刘述先,1937年生,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的筹备处特聘讲座教授,东吴大学第一任端木恺凯讲座教授。主要研究西洋哲学史、文化哲学、中国哲学、特别宋明理学。著有《朱子思想的发展与完成》、《黄宗羲心学的定位》、《全球伦理与宗教对话》等。

 

曾钊新,1937年出生,中南大学伦理学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伦理学、道德心理学、伦理社会学、教育哲学,著有《人性论》、《道德心理学引论》、《伦理社会学的虚与实》、《教育哲学断想录》等。 

 

蒙培元,1938年生,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著有《理性的演变》、《理学范畴系统》、《中国心性论》、《中国传统哲学思维方式》、《心灵超越与境界》、《情感与理性》等。 

 

郭齐家,1938年生,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著有《中国教育思想史》、《中国古代学校》、《中国古代考试制度》、《中国古代教育家》、《中国古代学校和书院》等。 

 

牟钟鉴,1939年生,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孔子基金会副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当代儒学中心主任,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著有《吕氏春秋与淮南子思想研究》、《中国宗教与文化》、《中国道教》等。 

 

霍韬晦,1940年生,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著有《佛家逻辑研究》、《佛家哲学中的转依义》、《唯识三十颂异熟转化段译注》、《记得自己是教师》等。 

 

杜维明,1940年生,哈佛大学讲座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文哲所顾问委员会主席,自1996年出任燕京学社社长至今。主要研究中国儒家传统的现代转化、文明交流与对话,著有《中与庸:论儒学的宗教性》、《仁与修身:儒家思想论集》、《今日的儒家伦理:新加坡的挑战》、《儒家思想——以创造转化为自我认同》、《儒学第三期发展的前景问题》、《儒家自我意识的反思》、《三重和弦:儒家伦理、工业东亚与韦伯》、《道、学、政:论儒家知识分子》、《现代精神与儒家传统》等。

 

罗义俊,1944年生,上海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中国古代史与当代新儒学,著有《刘邦》、《汉武帝评传》、《钱穆学案》、《大唐兴亡三百年》、《评新儒家》。 

 

蔡德贵,1945年生,山东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犹太教与跨宗教研究中心巴哈伊研究所所长、中国孔子基金会《孔子研究》主编。兼任山东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副院长、中华全国外国哲学史学会理事、中国宗教学会理事等。主要研究阿拉伯哲学、巴哈伊教等,著有《阿拉伯哲学史》、《当代新兴巴哈伊教研究》等。

 

束景南,1945年生,浙江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华炎黄研究会理事。主要研究中国古代文化史、中国古代文学、宋明理学,著有《朱子大传》、《中华太极图与中华文化》、《朱熹佚文辑考》、《朱熹年谱长编》、《庄子哲学的骨架》。 

 

潘公凯,1947年生,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中国画家、美术理论家、教育家,连续在中国两所最重要的美术学院担任院长。主要研究中国画史、中西美术交流与比较、中国美术与现代性,著有《中国绘画史》、《限制与拓展》、《潘天寿绘画技法解析》、《潘天寿评传》等,主编《潘天寿书画集》(获国家图书奖)等。

 

郭齐勇,1947年生,武汉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全国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湖北省哲学史学会会长。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儒家哲学,著有《文化学概论》、《熊十力思想研究》、《传统道德与当代人生》、《儒学与儒学史新论》。 

 

杨东平,1949年生,北京理工大学教育科学研究所教授。兼任21世纪教育发展研究院院长,民间环境保护组织“自然之友”副会长、北京市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理事长。主要从事教育研究和文化研究,著有《通才教育论》、《城市季风——北京和上海的文化精神》、《21世纪生存空间》、《最后的城墙》、《倾斜的金字塔》等,编有《教育:我们有话要说》、《大学精神》、《社会圆桌》等。 

 

张祥龙,1949年生,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西方哲学、现象学、儒家哲学,著有《海德格尔思想与中国天道》、《海德格尔传》、《从现象学到孔夫子》等。 

 

陈来,1952年生,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北京大学儒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哲学史学会副会长、国际中国哲学会(ISCP)副执行长。主要研究儒家哲学、宋元明清理学,著有《朱熹哲学研究》、《有无之境——王阳明哲学的精神》、《宋明理学》、《哲学与传统:现代儒家哲学与现代中国文化》、《古代宗教与伦理——儒家思想的根源》、《现代中国哲学的追寻—新理学与新心学》、《古代思想文化的世界》、《中国近世思想史研究》等。 

 

蒋庆,1953生,1982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先后任教于西南政法大学、深圳行政学院。2001年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建阳明精舍,任山长。著有《公羊学引论》、《政治儒学》、《以善致善》、《生命信仰与王道政治——儒家文化的现代价值》等,主编《中华文化经典基础教育诵本》。 

 

李明辉,1953年生,台湾“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研究员暨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合聘教授。曾担任国立台湾大学哲学系客座副教授、中国文化大学哲学系副教授。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宋明理学、康德哲学,著有《儒家与康德》、《儒学与现代意识》、《康德伦理学与孟子道德思考之重建》、《当代儒学之自我转化》、《孟子重探》、《康德伦理学发展中的道德情感问题》、《儒家思想在现代中国》。 

 

杨泽波,1953年生,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儒家哲学,著有《孟子性善论研究》、《孟子评传》、《孟子与中国文化》等。 

 

盛洪,1954年生,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经济研究中心教授。主要研究中国宏观经济问题、中国产业政策、文明冲突、融合与整合,著有《为万世开太平》,《以善致善》,《旧邦新命》等。 

 

李景林,1954年生,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儒家哲学、道家哲学、中国传统文化,著有《教养的本源》、《仪礼译注》、《中国哲学史通》等。 

 

王晓明,1955年生,上海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现代中国文学、文学理论和中国近现代思想史,著有《沙汀艾芜的小说世界》、《潜流与旋涡——论二十世纪中国小说家的创作心理障碍》、《追问录》、《无法直面的人生——鲁迅传》、《王晓明自选集》、《高调与低调之间》等。

 

胡晓明,1955年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秘书长。主要研究中国文学思想、近代诗学、学术史,著有《中国诗学之精神》、《万川之月:中国山水诗的心灵境界》、《灵根与情种:先秦文学思想研究》、《饶宗颐学记》、《文化江南札记》等。 

 

廖名春,1956年生,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主要研究出土简帛和先秦秦汉学术思想史,著有《周易研究史》、《荀子新探》、《帛书易传初探》、《新出楚简试论》、《周易经传与易学史新论》等。 

 

杨儒宾,1956生,国立清华大学(台湾)中国语文学系教授。主要研究中国思想史、儒家哲学、宋明理学,著有《先秦道家道的观念的发展》、《庄周风貌》、《儒家身体观》等。

 

林安梧,1957生,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系所专任教授、中央大学哲学所暨中文系兼任教授、《鹅湖》学刊总编辑。主要研究中国哲学、比较哲学、宗教哲学,著有《儒学革命论:后新儒家哲学的问题向度》、《儒学与中国传统社会之哲学省察》、《中国宗教与意义治疗》、《契约、自由与历史性思惟》、《当代新儒家哲学史论》、《熊十力体用哲学之研究》、《王船山人性史哲学之研究》等。 

 

陈昭瑛,1957年生,国立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着有《江山有待》(小说)、《台湾文学与本土化运动》、《台湾与传统文化》、《台湾诗选注》、《马库色:美学的面向》(译注)等。 

 

张汝伦,1957年生,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上海市中西哲学和文化比较学会常务理事。主要研究西方哲学、现象学、存在主义、解释学、中国近现代哲学,著有《历史与实践》、《海德格尔与现代哲学》、《思考与批判》、《中国现代思想研究》等。 

 

黄玉顺,1957年生,四川大学哲学系教授,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尤其儒家哲学、中西比较哲学,著有《易经古歌考释》、《生活儒学》等。

 

景海峰,1957年生,深圳大学文学院教授。兼任国际儒学联合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哲学史学会理事,深圳大学文学院副院长、国学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中国哲学史、新儒学,著有《熊十力》、《梁漱溟评传》、《中国哲学的现代诠释》、《新儒学与二十世纪中国思想》等。

 

陈少明,1958年生,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山大学中国哲学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中国哲学、人文科学方法论,著有《儒学的现代转折》,《被解释的传统》,《反本质主义与知识问题》,《汉宋学术与现代思想》,《经典与解释》,《现代性与传统学术》等。 

 

黄勇,1959年生,美国宾夕法尼亚库兹城大学哲学教授。兼任美国新儒学研究会主席,比较哲学杂志《道》常务编委。主要研究道德哲学、宋明理学、宗教比较与对话,著有《信仰之善与政治正义》等,译有罗蒂《后哲学文化》等。 

 

汪晖,1959年生,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学人》丛刊主编之一,《读书》杂志执行主编。主要研究中国近现代思想,著有《汪晖自选集》、《现代中国思想的兴起》、《死火重温》、《中国的新秩序:转化中的社会、政治与经济》等。 

 

梁治平,1959年生,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法律史、比较法律文化和法理学,著有《寻求自然秩序中的和谐: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研究》、《法辨》、《法律的文化解释》等。 

 

韩星,1960年生,陕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陕西师范大学宗教中心儒学—儒教研究所所长。主要研究儒学和中国传统文化,著有《先秦儒法源流述论》、《儒教问题:争鸣与反思》等。 

 

赵汀阳,1961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互动知识中心主持。主要研究现代哲学、美学,著有《论可能生活》、《直观》、《人之常情》、《二十二个方案》、《一个或所有问题》、《走出哲学的危机》等。 

 

任剑涛,1962年生,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政治科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公共理论、行政伦理、当代中国政治分析,著有《从自在到自觉——中国国民性探讨》、《伦理政治研究——从先秦儒学视角的理论透视》、《道德理想主义与伦理中心主义——儒家伦理及其现代处境》等。 

 

陈明,1962年生,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原道》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儒教研究中心秘书长。主要研究中国思想史,著有《儒学的历史文化功能》、《浮生论学——李泽厚、陈明2001年对谈录》、《儒者之维》。 

 

高全喜,1962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西方政治哲学、法哲学和宪政理论,著有《理心之间——朱熹和陆九渊的理学》、《法律秩序与自由正义——哈耶克的法律与宪政思想》、《休谟的政治哲学》、《论相互承认的法权——精神现象学研究两篇》等,主编有《大国》、《政治与法律思想论丛》、《国是文从》等。 

 

范瑞平,1962年生,香港城市大学公共与社会行政学系副教授。主要研究儒家生命伦理学与比较哲学,有译著多部。

 

康晓光,1963生,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消除贫困奖评选委员会主席。主要研究贫困与反贫困、国家与社会关系、政治发展与政治稳定等问题。著有《仁政——中国政治发展的第三条道路》、《起诉——为了李思怡的悲剧不再重演》、《NGO扶贫行为研究》、《权力的转移——转型时期中国权力格局的变迁》、《地球村时代的粮食供给策略》、《中国贫困与反贫困理论》等。 

 

林宏星,1963年生,又名东方朔,复旦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中国哲学、伦理学,著有《蕺山哲学研究》、《刘宗周评传》等。 

 

杨阳,1964年生,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中国政治思想史与政治文化、中国政治制度史,著有《王权的图腾——政教合一与中国社会》、《中国传统政治思维》、《思想者的产业》等。 

 

干春松,1965年生,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中国哲学,著有《制度化儒家及其解体》、《现代化与文化选择》等。 

 

秋风,1966年生,独立学者,九鼎公共事务研究所研究员。主要从事古典自由主义理论与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译介、研究,著有《为什么是市场》、《立法的技巧》等,译有《哈耶克与古典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为什么反对市场》。

 

韩德强,1967年生,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系研究员。主要研究经济学、政治学、社会学,著有《碰撞——全球化陷阱与中国现实选择》、《萨缪尔森〈经济学〉批判——竞争经济学》等。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9-28 9:40:34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6-9-19 19:4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

——访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院长张立文先生

 

王达三:9月15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孔子文化月”启动仪式暨“纪念孔子诞辰2555周年会议”上,您正式呼吁把孔子诞辰作为中国的教师节,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张立文:中国是文明古国,也是文化大国。孔子是儒家的创始人,是中国文化的奠基者之一。古人曾说:“先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明,后孔子而圣者非孔子无以法。”这虽有些夸大,但孔子是影响中国礼乐文化、政治文化、制度文化、教育文化、伦理道德、思维方式、价值观念、风俗习惯等最大最久最深远的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家。饮水思源,我们后人以适当的方式纪念孔子,是应该的。

  

王达三: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仅仅是为了纪念孔子吗?

  

张立文:不是的。近代以来,中国人对自己的传统文化发生了怀疑和动摇,甚至丧失了信心,中国传统文化出现了危机,中国的新文化建设也走了不少的弯路。作为中国传统文化象征的孔子,在这个过程中,成为文化争论的焦点。反孔子一度成为时髦,比如“打倒孔家店”、“批林批孔”等,这就走了极端,成为历史虚无主义和民族虚无主义。孟子说:“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我认为,一个不尊重自己民族传统文化的民族,是会走向毁灭的;一个不吸收其他民族文化的民族,也是不会发展的。任何文化不能横断众流,凭空产生,而是必须有继承,有创造。对于我们这样有五千年文明传统的民族而言,传统是不可能强行割裂的,传统文化也是不可能断然消失的。因此,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具有更大的象征意义,既体现今人对传统文化的理性态度和尊敬程度,也表明今人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创造,使中国文化五千年“一以贯之”,这是中华民族恢弘大气自尊自信的表现。这样的文化才有希望,这样的民族才有前途。

  

王达三:近期以来,人们对孔子的评价与过去大不相同,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似乎是比较合乎时宜的。

  

张立文:思想界学术界对孔子的评价确实更贴近历史实际,但是在大部分民众的现实生活中,情况却并不容乐观。比如,西方的文化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很大。当然,我并不是反对西方文化,而是说,作为中国人,首先应该了解并热爱自己的传统文化。再比如,社会上有一些道德失范、社会失衡、秩序失控等不令人满意的地方。因此,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不但可以提醒和促进人们对传统文化的了解和热爱,而且也可以提供一些解决现实问题的思想资源。

  

王达三:除了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对传统文化的回归有着象征意义之外,还有其他考虑吗?


张立文:实际上,我提出这个建议主要还是考虑的教育本身的问题。孔子在教育上有三大创造和贡献,一是春秋时期,王官之学衰微,孔子首开私人讲学之风,设杏坛讲学授徒,整理并以《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为教材,以礼、乐、射、御、书、数六艺为教育内容;二是打破教育上贵贱贫富的等级,提纲“有教无类”,使人人享有教育的平等权利,学生众多,史称“弟子盖三千焉,身通六艺者七十有二人”;三是主张尊师重道,“三人行,必有吾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学而不厌、诲人不倦的教学精神和因材施教、学思并重、举一反三、启发诱导的教学原则及“不耻下问”的学习态度,等等,至今为人所称颂和沿用。孔子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位职业教师,也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教育家,他也由此被称为“至圣先师”、“万世师表”。在中国古代历史上,孔子诞辰就是教师节,全国各地孔庙都会举行庄严隆重的祭孔大典,以纪念这位人道的启迪者。我们说续接传统,也就是中国的教师节的传统。

  

王达三:看来,中国的教师节已经有上千年的传统了。

  

张立文:严格地说,中国的教师节已经有2500多年的历史了。孔子作古之后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478年,人们就在孔子的故里兴建了孔庙,举行了祭孔典礼。唐太宗贞观年间,又下诏全国各州县兴建孔庙,于春、秋二季举行祭典,主祭者为地方首长,朝廷则由皇帝亲临主祭。历史上祭祀孔子的典礼非常隆重,虽然中间朝代兴替,但是人们对孔子的崇敬并没有降低。对孔子的消极评价,是近代以来的事情。

  

王达三:这表明中国人对教育的重视和尊师重道的传统美德。

  

张立文:重视教育和勤劳俭朴确实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这也是中国人走到哪里扎根在哪里进而繁衍不息、生生不止的重要因素。但是,目前尊师重道的情况并不理想。这其中恐怕有这么几个因素在起作用:一个是古代的乡校、精舍、书院中师生长期共学的情况现在已不复存在,师生之间很难建立起父子般的亲密关系;一个是目前的教育以培养专业人才为主,而不是道德修养、学问知识等共进为主。此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现在的人们对教育也有些失望,对老师也有些不满。比如教育乱收费、高收费;有些老师,收受礼物、泄露试题,等等。因此,我提出,教师节的主题应是“尊师重道”,主要表现为“尊师之道”和“自尊之道”。“尊师之道”主要指尊敬老师,虚心好学,这是社会和学生应该做到的;“自尊之道”主要指老师要自尊自重,成为人之楷模,为人师表,要德才兼备,这是老师应该做到的。

  

王达三:古人是很重视道德的。

  

张立文:对道德的重视,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大特色。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主办的首次“孔子文化月”的主题是“尊吾师道,传吾文化”,就在于要向人们特别是青年学生表明这样一层意思。道德的范围很广,我们中国人经常讲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等,都可包括在内。有人说这些东西过失了。怎么会呢?如果我们连仁爱、节义、礼仪、智慧、诚信、温和、良善、恭敬、勤俭、互让都不讲了,我们还能讲什么?“师道”,首先就是要老师成为这些道德的载体;“尊吾师道”就要首先尊敬这些道德;“传吾文化”首先就要传承这些道德。当然,我并不是说这些道德就是“师道”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全部内容,但却是首先的、必要的,它有利于培养人的健全高尚的人格。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我认为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可以唤起老师、学生、家庭乃至社会对“师道”、对“传统文化”的了解和认同,有利于社会上的良好道德风尚的培养。

  

王达三: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除上述考虑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因素促使您提出这个建议?

  

张立文:还有,比如,孔子不仅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早在古代,孔子的思想就北及朝鲜,东渡日本,南下越南,深刻地铸就了东亚地区的文化性格。中西交通以来,孔子的思想渐及世界各地,而且随着全球化时代的到来,孔子的思想也必将会发生更为广泛而深远的影响。美国出版的《名人年鉴手册》所列出的世界十大思想家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孔子。1988年,世界各国诺贝尔奖得主曾提出:“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二千五百年前,去吸取孔子的智慧。”1993年芝加哥世界宗教议会大会通过的《走向全球伦理宣言》,把孔子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四条“金规则”的指导思想。目前,已经有很多国家和地区经常采用各种方式纪念孔子。就以教育而言,1971年,中美关系改善时,美国参众两院以立法形式规定孔子诞辰为美国的教师节;前不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中国设立了“孔子奖”,奖励世界范围内的在文化教育上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孔子是人道的启迪者,是人类的精神导师。别的国度都在纪念他,而在孔子诞生的国度,却不能以一个节日的形式来纪念他,来继承和光大他的思想,这有点说不过去。

  

王达三:海外的华人华侨往往对孔子、对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很深的感情。

  

张立文:目前的海外华人华侨有几千万,分布在世界各地。他们以自己的勤劳智慧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尊敬,也融入到所在地的社会生活之中。但是,他们怀念故土,留恋故国,讲汉语,保留着中华民族传统的习惯风俗,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凡是有华人华侨生活的国度或地区,都有中国文化的痕迹,如唐人街等,甚至有孔子的塑像、庙宇,在马来西亚还有“孔教”和“尊孔中学”。如果我们能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无疑会提升海外华人华侨作为炎黄子孙的自尊心和自豪感以及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也无疑会提升他们与大陆的的紧密联系和亲情意识。这对团结海外华人华侨和发展大陆经济等,都会有着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

  

王达三:但是,现在的教师节已经有二十年的历史,一些人也已经习惯了这个日子,他们认为没有更改的必要了。

  

张立文:目前的节日,一般可分为这么几种:一种是历史上由风俗习惯渐渐演变而成的,如端午节、中秋节等;一种是由国家法定的具有政治意义的节日,如国庆节等;还有一种职业性的节日,如护士节、记者节等。此外,还有一些国际上约定的节日或纪念日,如五一节、妇女节、爱滋病日等。我们对很多节日都给予了高度的重视,惟有对传统节日有些忽视,这很不利于人们珍爱自己的传统文化。所以我们会看到,现在的年轻人,几乎已经很难搞清楚龙抬头、清明节、七夕节、重阳节等传统节日的内涵是什么了。自己的传统节日不过,只好过外国的节日,情人节、圣诞节在年轻人中就很流行。如果把职业性的教师节定在孔子诞辰,不但会赋予教师节以更多的人文内涵和历史底蕴,而且可以表明中国数千年历史和文化的连续性和一贯性。这个意义还是很重大的。

  

王达三:实际上近代以来,中国的教师节就有数次变化。

  

张立文:据我了解,早在1931年时,当时的教育界知名人士邰爽秋、程其保等人就发起联络京、沪教育界人士,拟定每年6月6日为教师节,也称“双六节”。但这个节日并没有得到国民党政府的承认。1939年国民党政府另立孔子诞辰亦即夏历8月27日为教师节。现在台湾的教师节,就是沿用当时的规定。195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和中华全国总工会共同商定,把5月1日国际劳动节作为教师节。但这样以来,教师节的含义就被劳动节给冲淡了,以至逐渐销声匿迹,没有起到其应有的作用。“文革”期间,教师的地位极其低下,境遇极为悲惨,导致尊师重道的优良传统遭到极大破坏。为了恢复这一优良传统,提高教师地位,1985年全国人大才把每年的9月10作为教师节。这说明,更改教师节的日期,在历史上,包括新中国的历史上,还是有先例的。

  

王达三:中国古代历史上的教师节,全国各地都有盛大的祭孔典礼。现在如果恢复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张立文:一个国家民族兴盛强大以后,人们对其民族的传统文化的认同必然会加强,这点是毫无疑问的。目前,在社会上也有一些民间的、自发的祭孔活动,但主要是以商业文化的运行模式来进行的。如果能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人们在这天以适当的方式,如学术研讨、文艺表演、诗词书画比赛、读经活动等,来纪念孔子,是可以的,也是应该的。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举办的“孔子文化月”就是一个很好的形式。但我想,全社会、大规模的乃至国家级别的祭孔仪式,是不会出现的。如果有的话,那是以后的事情,我无法预料。传统文化是一种生命智慧,与时偕行才有生命力。我一向认为,对待传统文化,应是继承和弘扬其神髓精华,同时结合社会环境和时代条件,予以创造性的和合转生,而不要注重其已往的形式。把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也要考虑到这点。要把“尊师重道”落实到实处,这才是关键。

  

王达三:孔子诞辰到底是哪天,历来一直存在争议。您提议把西元纪元的9月28日作为孔子诞辰日,会不会也引发争议?

  

张立文:孔子诞辰确实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崔东壁在《洙泗考信录》中曾做过考证,据《春秋谷梁传》定为鲁襄公二十一年冬十月庚子,为今之8月21日;《孔庭纂要》说是8月27日。此外还有西元的10月9日、10月3日,等等。中国古代祭孔,都以每年农历8月27日作为孔子诞辰。民国期间,政府曾定夏历8月27日作为教师节,后又把它换算为西元9月28日。这已为传统习惯,人们从心理上已经认可它,再争论,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实际上,古今中西有很多节日,到底起源于哪年的哪天并不确定。基督耶稣的诞辰在哪天,西方的学者争论一直就很大,甚至连有没有耶稣这个人都存有争议,但这并不妨碍西方人在12月25日过圣诞节。

  

王达三:那您为什么不提议以农历8月27日作为教师节呢?有人在听说您提出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的建议后,希望您干脆连采用孔子纪元的倡议一并提出,您有这个打算吗?

  

张立文:以西元的9月28日而不是农历的8月27日作为教师节,还是主要考虑到现在很多人习惯于西元纪元了。但我倾向于采用孔子纪元,不必用什么基督耶稣的诞辰为纪年。必须说明的是,中国的农历,还是很重要的。在农村,很多农民一直使用农历来安排耕作。中国的传统节日,更是都采用农历。

  

王达三:目前社会上有很多人都在呼吁国家要重视传统节日,而且也有一些人提议以孔子诞辰作为教师节。

  

张立文:我希望并呼吁能把放假的时间适当向一些大的传统节日倾斜,如清明节、中秋节、春节等。就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而言,据我所知,今年初的两会上,就有全国人大代表姜健、全国政协委员李汉秋分别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提交了类似议案。湖北省政协委员李柱也已经向省政协多次提出过类似建议。作为一个学者,我研究传统文化多年,我是以一名学者的身份提出这个倡议的。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3408&page=1

 楼主| 发表于 2006-9-19 19: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教育部回应教师节改期至孔子诞辰日建议
晨报讯(记者 代小琳)昨天是我国第22个教师节。近年来,有学者建议把教师节改在9月28日孔子诞辰日。昨天,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对此表示,教育部已经注意到了教师节改期的呼声,但这一建议并没有进入论证阶段。

  这位发言人表示,此事虽然最终将由全国人大决定,教育部之前的相关论证和调研必不可少。目前,教育部相关部门还没有开始论证此事。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说,把9月10日定为教师节已经有20多年,这个日子目前深入人心,不应随意更改。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有部分学者呼吁将教师节改期。在今年的全国政协会上,魏明伦、李汉秋等政协委员更是提出了教师节改期的提案。这一提案提出,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教师节、美国加州的教师节、 马来西亚的教师节以及中国台湾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教师节,都是定在孔子诞辰日9月28日。“孔子”是我国最大的文化符号,把我国的教师节改在孔子诞辰日既有纪念意义,也可赋予节日更深厚的文化内涵。

  中国人民大学孔子研究院教授张立文等学者也赞同教师节改期。部分专家还认为,从历史上看,9月10日没有与文化历史的渊源关系。9月10日正是新学年教学程序的初始时段,准备庆祝教师节会影响正常的教学,在9月10日这个非年头年尾的时候总结教学工作、表彰先进教师也显失时宜。

  但很多一线教师并不赞成教师节改期。“我不赞成教师节改期。” 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一位教授说,“节日是约定俗成而来的,表达人们的一种心愿,应该有一定的稳定性。更重要的是对于教师来说,教师节只是一种形式,我们不在乎哪天是教师节,关键在于整个社会的尊师重教。”

  据最早建议设立教师节的教师之一方明先生说,在确定教师节之初,他征求过冰心、叶圣陶等老前辈的意见。叶圣陶先生建议教师节定在每年秋季学生入学的日子,让学生在新学年的开始就记住教师的辛勤和光荣。

 楼主| 发表于 2006-9-19 19: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浪首页 > 财经纵横 > 生活 > 正文  
 
 
 
河南郑州500师生教师节祭孔 行三献五拜礼(图)

--------------------------------------------------------------------------------
 

  向孔子塑像鞠躬 本报记者/文邓万里/图

  郑州500师生教师节里祭孔行三献礼和五拜礼,传统仪式百年首现,28日将进行大型祭拜

  9月10日是我国第22个教师节。当天,500名师生来到郑州文庙内,为中国古代最有名的老师孔子举行祭祀仪式,这是郑州人近百年来首次看到的大型祭孔活动,也是为9月28日万人祭孔进行预热。

  行三献礼和五拜礼500师生文庙祭孔

  昨日上午,河南少年先锋学校的300名教师和200名学生,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庆祝教师节——前往文庙祭孔子。

  上午9时,郑州文庙传出三声钟响,一声“起户”,庙门徐徐开启,500名胸前披戴着黄色“儒襟”的师生在文庙大成殿前排列整齐,随着司仪“正冠肃立”的喊声,庄严肃穆的祭孔仪式开始了。

  这次祭孔采用传统仪式,主祭人、献官、执事一行众人踏过红地毯,站立在孔子圣像右侧。一番致词后,全场齐声诵读起孔子名著《大学》,琅琅的诵书声引得文庙的走廊和大门两侧挤满了观礼的市民。

  祭孔的最重要议程是三献礼,主祭人要先整衣冠、洗手后才能到孔子香案前上香鞠躬,鞠躬作揖时男的要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女的要右手在前左手在后。所谓三献,分初献、亚献和终献。

  初献帛爵,帛是黄色的丝绸,爵指仿古的酒杯,由正献官将帛爵供奉到香案后,主祭人宣读并供奉祭文,而后全体参祭人员对孔子像五鞠躬,齐诵《孔子赞》。亚献和终献都是献香献酒,分别由亚献官和终献官将香和酒供奉在香案上,程序和初献相当。

  三献礼整整用时33分钟,此后是300名老师对孔子行五拜礼,接着是200学生向至圣先师五拜,名为一拜自强不息、二拜厚德载物、三拜精忠报国、四拜孝亲尊师、五拜共促大同。

  (编辑:谭捷)

文章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楼主| 发表于 2006-9-19 19: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两岸教师节统一运动倡议书〕

关于将世界第一教育家孔子的生日确定为新教师节的建议书

全国人大、国务院:

我建议尽快将孔子的诞辰(阳历)928日确定为新的教师节,以彰显中国人民尊师重道、传承文化、提升道德的大国风范和气魄。

一、世界教师节——孔子感动了世界、惟独没有感动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孔子的生日928日定为世界教师节1971年,美国参众两院立法确定孔子的诞辰928日为美国的教师节;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地均把孔子的生日定为教师节或庆祝日。可见,孔子不仅是中国教师的鼻祖,也是世界教师的荣耀。

二、世界上最伟大的教育家——孔子。孔子的教育思想属于世界普适价值。其有教无类(不分阶层,人人都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的思想,是当代平权运动、教育公平理论的先驱;其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学思结合),学而不厌,诲人不倦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学而时习之发愤忘食,乐以忘忧吾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后生可畏等思想,以及孔子所推崇的礼、乐、射、御、书、数六艺教育,因材施教、举一反三的教、学态度等,堪称古今通用的师道学道;儒家追求真理的精神——“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朝闻道,夕死可矣当仁不让于师天下有道,丘不易也(如果现在是个有道的社会,我孔丘就不参与变革了,正因为天下无道,所以,我挺身而出)志于道等思想,是教育界永远的座右铭。

孔子以爱人为教育的核心,行忠恕之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提倡中庸中和、温柔敦厚的君子(以及后世所谓的儒将儒商)风范——“君子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温而厉恭而安君子中庸和为贵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和而不流(不流于众俗)君子矜(矜持、坚持原则)而不争,群而不党君子无众寡,无大小(君子无所谓人多人少,官大官小),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等。

孔子极为注重道德、诚信、气节、人格的教育——“道之以德为政以德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放于利而行,多怨(放肆地追求利益,会招致很多的怨恨),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人而无信,不知其可民无信不立(孔子把信用作为一个人立身处世的根本);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不降其志,不辱其身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人,有杀身以成仁知者不惑,仁者不忧,勇者不惧,这些光辉思想可以作为今世中国建立道德秩序、信用社会、清廉国家、正气民族的宝贵精神资源。

孔子还提出了身教重于言教以及君子在言行、修身方面的要求:其身正,不令而行君子讷于言而敏于行敏于事而慎于言仁者,其言也韧听其言而观其行君子正其衣冠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君子坦荡荡赦小过,举贤才无求备于一人(对任何人不求全责备),道不行,乘桴(小木筏)浮于海(面对挫折,保持达观)。

从上可见,孔子丰富的教育理论,其道德、信用、人格、修身言论,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思想,不仅可以作为君子为人处世的指南,亦可作为当今人文教育的重要内容。孔子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教育家。

三、孔子的历史地位。孔子是人类的精神导师,是人道主义的启蒙者,是世界上公认的伟大的思想家。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一,并名列榜首。孔子是中国第一个思想流派——儒家的创立者,是最伟大的教育家,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人格独立的教师,首开私人讲学之风,首次向民间普及教育。孔子还是中国文化的伟大保护者,他整理了《诗》、《书》、《礼》、《易》、《乐》、《春秋》六经。

诚然,孔子在历史上曾经被统治者所利用,变成了,到近代又被激进文化所玷污,被斥为孔家店孔老二,遽然成了,现在该是还孔子作为、作为伟大的教育家和思想家的本来面目的时候了。

为孔子平反,并不意味着儒家学说完美无缺,不可以批判,事实上,我也曾经批判孔子,批判儒家思想中存在的阻碍中国社会进步的东西;为孔子平反,更不意味着要开展所谓的读经活动,盲目掀起新的尊孔热潮,不知现代文明为何物,搞复辟倒退!而是要——海纳百川、融通中西,继承传统文化特别是儒家、墨家中的优秀成分,拿来现代人类文明的精髓,共同铸造现代中华文明现代中国制度。没有传统文化的根,现代文明的大树不可能在中国成长;没有现代文明的嫁接,传统文化只能生长出人治、专制的苦果。

为孔子平反,将孔子诞辰确定为教师节日期,就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承认孔子是中华民族的伟人、世界第一教育家。

四、孔子的深远影响。凡有中国人和唐人街的地方,都有孔子的雕像。在东亚和东南亚一些国家还有孔教孔教学校。美国加州把928日定为孔子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立了孔子奖,奖励在世界范围内对教育文化事业作出了杰出贡献的人士。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被称为儒家资本主义儒家自由主义,可见,儒家在其发展中功不可没。

日本企业界对孔子顶礼膜拜。日本近代工业之父涩泽荣一首先将《论语》运用到企业管理,他开设了《论语》讲习所,倡导论语主义道德经济合一说义利两全说论语加算盘说。日本东芝公司总经理土光敏夫,丰田公司创始人丰田佐吉、丰田喜一郎等人都喜欢都《论语》,丰田喜一郎还将天地人知仁勇用作自己的座右铭。日立公司创始人小平浪平把儒家的列为社训(公司准则)。日立化成公司总经理横山亮次说:日本人的终身就业制和年功序列制是礼的思想的体现,企业内工会是和为贵思想的体现。三菱综合研究所的中岛正树称中庸之道是最高的道德标准。住友生命的会长新井正明以其身正,不令而行为座右铭,住友的总理事小仓恒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是建立事业的头一个条件,也即尽本分、尽责任。松下幸之助更是孔子迷,其管理文集经常引用孔子的言论,处处体现儒家思想。

五、确定孔子诞辰为教师节的意义。

(一)有助于弘扬尊师重道的民族精神,提升全体国民和华人的民族自豪感,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纠正文化大革命破坏民族文化的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提高国家的软实力。

(二)有助于发掘传统教育资源,振兴教育,特别是人文教育。

(三)有助于继往开来,传承文化,接续传统,保护国粹。

(四)有助于中国社会的道德重建,提升国民的道德信用水平,改变道德滑坡、信用堕地的现状。

(五)有助于促进两岸统一,团结海外华人华侨,强化华人与大陆的政治、文化、亲情联系,促进大陆的经济发展。

总之,我认为,定孔子生日为教师节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它是迟早的事,晚做不如早做,敬请全国人大、国务院早日定夺此事。此致,

敬礼!

胡星斗

2005-1-24

 

 

 楼主| 发表于 2006-9-19 19: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兩岸教師節統一運動倡議書〕之二

一群民人之所以能度越萬年,可久,從而可長,可長因而可大,終成一個偉大的民族,實必有其生命之浩氣,文化之精神,做為核心依托。中華民族固然是多種族群之融合,擁有多元的文化思想,但其根本精神仍然是儒學,仍然是內修心性,外踐德行的堯舜孔孟之道。

不幸的是,西方洋人借其工業革命的強大武力,向東方殖民侵略,中國人在屢戰屢敗之餘,失魂落魄,心念迷亂,不責洋人之卑劣獸行,不責當代人之懶散無能,卻唯獨苛求古人,苛責孔子儒家必須具備現代科學,現代哲學,現代武力……..。儒學無此能力,當然也無此道理去符應這類現代白日夢。而這群精神分裂的現代狂徒,就以此認定“禮教吃人”,要求“線裝書丟毛坑裡”,“廢除中文”,“全盤西化”。這樣的情緒偏執,這樣的瘋狂自虐,仇恨中華,實在既荒唐又可悲。所謂〔雷鳴之後必有大雨〕,當一群北大教授,知識份子,文化人,毫不吝惜的踐踏儒學,亂拋磚塊之後,文化大革命的殘暴幽靈,也就被這群五四文化人喚起,進而對中國的不朽文物,道德文明,王道精神,仍至人性的溫情與良知,實行著極其瘋狂,極其無知的踐踏與凌虐!幸有豪傑鄧小平的復出掌權,扭轉極左路線,推動實事求是,播亂反正的大變革,發展經濟,建設國家,二十餘年來,大陸社會突飛猛進,不旦令人刮目相看,更已成為當今世界舉足輕重的大國強國。

然而文革極左的遺產並沒有得到全面的糾正,其中最明顯,最具象徵意義的一點,就是大陸官方放棄9月28孔子誕辰日的教師節,而將教師節定在毫不相干的9月10日,真是奇哉怪也!基於播亂反正的必要,基於復興中華的必要,基於兩岸統一的必要,基於中國人民自信自尊的必要,我們決定發起〔兩岸教師節統一運動〕,請求中共中央,國務院,人大常委會,趕緊研究討論,趕緊從善如流,恢復9月28日的教師節,恢復對中華文化,對孔子的尊敬!

這是一次中國人尋回自我的運動,是中國人重建心靈主體,重建浩蕩底氣的運動,盼望兩岸龍的傳人,一起來舉手,一起來浩歌,一起來重建中華之尊嚴與夢想!

凡是認同本運動的朋友,請度德量力的做以下任何一件或幾件事情:

1.        請將此信傳播給你的親朋好友。

2.        請連署支持本活動。

3.        一人一信,寄送給國務院,人大常委,全國政協。

4.        寫文章、發言在各媒體上呼吁。

5.        歡迎加入本運動,加入為發起人。

發起人:

〔大愛中華評論社〕 皮介行

〔兩岸教師節統一運動本部〕 胡星斗

孔子2556年2月2日[2005]

 楼主| 发表于 2006-9-19 19: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以孔子诞辰日为教师节    
 
 李汉秋


人们常用“像过节一样”形容美好日子。儿时过节的愉快情景还常常闪过成人的心头。确实,节庆日是生活长河中熠熠生辉的亮点,是生活长练中闪闪发光的珍珠,成为人生长途中耿耿不忘的记忆,是记忆长空中远远闪烁的星光。它不一定给人特别强的震撼,但却从小就沁入人的心灵深处,温润人的灵魂,对人的精神生活和心理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对培育民族精神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节庆日有的是世代相传,我们无权择定,只能因势利导注入新的血液和生命;有的则是随历史的新发展而新形成,我们有选择或重定的可能。教师节就属于后一种。十几年前为提倡尊师重教,选择了新学年开学不久的9月10日为教师节,但未考虑这日子本身原本有无特定的文化内涵,对于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有无特定的底蕴。这受当时条件的制约,我们无意苛责。历史发展得很快,今天,我们对历久以来成为中华民族“万世师表”的孔子,有了更科学、更客观的认识,恢复他的伟大教育家的历史地位,把他的诞辰日定为教师节,已经有了可能。国家已经拨款几十万元成立中国孔子基金会,该会会长匡亚明说:孔子“不仅是中国而且是人类历史上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和教育家”。他的时间主要用于教育工作,他的教育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以他的诞辰日为教师节,可以大大丰富教师节的内涵。经权威部门共同研究确定,孔子诞生于公元前551年9月28日,这诞辰日也恰好在每学年开学后不久,可以说兼具了原来教师节时间上的优点,只要我们好好说明,大家是会接受的。

十六大报告指出:文化“在综合国力竞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越来越突出”。现在,西方的强势文化伴随着经济优势,力图席卷世界。我们不谋求话语霸权,但反对用一种文化罢废其他文化和民族精神,我们要大力弘扬和培育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及其载体中华文化。孔子是中华传统文化走向世界的杰出代表。1988年1月,世界各国的诺贝尔奖金获得者在巴黎开会,会议宣言说:“如果人类要在21世纪生存下去,必须回头二千五百年,去吸取孔子的智慧。“美国出版的《名人年鉴手册》列出世界十大思想家依次排在前头的是:孔子、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现在美国加州议会已经把孔子诞辰日9月28日定为加州的教师节。在孔子的祖国,我们把他的诞辰日定为教师节,有利于中华的民族精神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通过节庆日加强精神文明建设,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吁请有关部门下点功夫。再举一例,情人节是受青年欢迎的节日,由于我们没有推定民族的情人节,遂使青年人过起西方的情人节。其实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七月七很可以作为中国的情人节,或曰情侣节。美术家可以设计“鹊桥会”等工艺美术品,音乐家可以将秦观的《鹊桥仙》谱为情人节歌,民俗学家可以将七夕乞巧的民俗介绍给大众,文学家可以介绍和创作赞颂七夕的佳作,商家照样可以推出适时令的花卉……这更具有丰富的民族文化内涵,有助于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

中国网 2004年3月3日

 楼主| 发表于 2006-9-19 19: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理应以孔子诞辰为教师节

 

作者:耿硎

 

目前,中国大陆官方法定的教师节日期是九月十日,这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日子。据说,之所以定此日为教师节,是在文革刚刚结束后有人偶然提议所定。其初衷,当然是恢复一度沦为“臭老九”的教师的地位。可惜的是,在当时那种春寒料峭的时代氛围中,未能选定一个具有深厚传统和文化象征的日子,实乃美中不足。

 

此中不足,就是没有将教师节定在孔子诞辰日。

 

孔子是中国圣人。他不仅是儒学大宗师,也是中国教师的开山鼻祖。在孔子之前,学在官府,只有贵族子弟方有资格进入学校受教育。孔子首开私人讲学之风,在民间开坛设教,其所招收的门徒,或世家子弟,或贩夫走卒,无论出身之高低贵贱,他都一视同仁,有教无类,开创了之后二千年的平民教育之路。孔子以其伟大的人格,卓越的智慧,渊博的知识,高超的教学方法,赢得众弟子和世人的敬重,被后世尊为“万世师表”。

 

中国自古信奉“天地君亲师”,尊师重教乃民族传统,教师的地位不谓不高,而作为教师代表的孔子,其声望也日益隆重,理所当然地成为所有读书人的精神导师。可是,自近代以来,伴随着西方的坚船利炮,西风东渐,国运不昌,孔子和以孔子为象征的中国文化,历经新文化运动和文化大革命的摧残,内外交困,地位也一降再降。在新文化运动时期,激进的反传统思潮不仅喊出“打倒孔家店”的荒谬口号,也将孔子的地位由圣人降为诸子中的一子。而在文化大革命中,孔子甚至连“子”的尊称也不能保,举国将之蔑称为“孔老二”。如此对本民族文化的代表人物之否定和嘲弄,可谓登峰造极,无以复加。

 

所幸的是,天不灭中华。在无数仁人志士的自强奋起、呕心沥血之下,中华民族历经困苦艰难,终于存亡续绝,走出困境。延绵数千年的中华文化虽然一度不绝如线、花果飘零,但在历代先贤的苦心孤诣、惨淡经营之下薪尽火传,保斯文于不坠。在此期间,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己任的中国儒士之悲壮,之苦痛,之困辱,如饮寒水,其中冷暖,不足为外人道。曾经发生的历史残酷地证明,一个对本族文化自残自贱的民族,必定会是一个精神萎靡、信仰空虚、价值紊乱的民族,必将为外人所轻视和欺凌。君不见,即使到了今天,反儒非孔所产生的恶劣影响,还如浓浓迷雾一般在混淆视听,还如无形毒素一样继续坏人心脑。更为可悲的是,时不时的会有一些无知学者和浅薄文人跳将出来,继续上演“荆轲刺孔”之闹剧。

 

国家强盛则文化繁荣,精神振奋则民族日新。将“万世师表”孔子的诞辰日作为教师的节日,不仅仅只是纪念一位伟大的教师,也不仅仅只是重新树立师道尊严,而是为了唤醒国人对一个伟大而悠久的文化传统的尊重和信奉。因此,中国人在今天再次回归孔子,是对伟大人格的敬重,是对道德力量的高扬,是对民族文化的传承,是对中华道统的复位。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18906&page=1

西历2006-9-12初稿,写于北京

发表于 2006-9-19 20: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有人大代表明年提案。

发表于 2006-9-19 21: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力支持,希望早日提到教育部门和立法部门的议事日程上来。

这是个好事,于国于民于文化于教育,皆是好事。

希望不要一再耽误和延迟。

发表于 2006-9-19 21: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像这些学者致敬!

“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既有传统性又有现实性;既有民族性又世界性。

发表于 2006-9-19 22: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 9.18”能忘记吗?不能!“9.28”能忘记吗?更不能!
发表于 2006-9-19 22:3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能有更多有巨大影响力的人士参与签名。不仅教师学者,其他各界人士,都可以签名。

现在签名的人虽不算少,但总的说来,还有点“势单力薄”之感。不过他们的精神令人敬佩,他们的力量肯定会壮大起来。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9-19 22:56:52编辑过]
发表于 2006-9-20 01: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2000网站公布了此建议书

网址:http://www.confucius2000.com/admin/list.asp?id=2622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9-20 3:09:27编辑过]
发表于 2006-9-20 02: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0 0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0 02:5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凯迪社区凯迪BBS互动区猫眼看人 → [原创]海内外众学者联署《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建议书》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1277620&page=1

发表于 2006-9-20 02: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夏复兴网发布了

華夏復興論壇(儒家文化,儒學思想,儒教信仰)華夏文明儒學論壇 → [公告]海内外众学者联署《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建议书》

http://www.hxfx.net/bbs/dispbbs.asp?boardID=35&ID=19748&page=1

发表于 2006-9-20 02: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西祠胡同的锐思评论转载了

胡同口 > 社会人文 > 时事评论 > 锐思评论 > 海内外众学者联署《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建议书》

http://www.xici.net/b15420/d42924006.htm

发表于 2006-9-20 03: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百灵社区转载了

论坛首页主版百灵评论 → 海内外众学者联署《以孔子诞辰为中国教师节建议书》

http://club.beelink.com.cn/dispbbs.asp?boardID=5&ID=137716&page=1

发表于 2006-9-20 07: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0 07: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0 07: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0 07: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0 07: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06-9-20 11:2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6-9-20 11: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搜狐社区:

http://club.book.sohu.com/r-guoxue-65134-0-0-0.html

http://club.book.sohu.com/r-wordplay-680339-0-4-0.html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9-20 18:14:27编辑过]
发表于 2006-9-20 14:0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教师节的变更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刚刚过去,可是有关教师节的话题并没有跟着结束。919,一批海内外学者联名呼吁以孔子诞辰为中国的教师节,即今历的928。学者们在建议书中谈到:“儒家文化是中国文化的主流血脉,而孔子则是儒家文化的集大成者和中国文化的象征符号,也是人类文明史载以来的第一位教师。”虽然最后一句话稍有夸张,却也道出了一个事实,拥有3000弟子72贤徒的孔子至少应该算是中国历史上最早、最有名、桃李最多的教师,以他的诞辰日为教师节当然是名至实归。

然而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却不以为然,以为“把910定为教师节已经有20多年,这个日子目前深入人心,不应随意更改。”也有学者认为教师节不过是约定俗成,定在哪一日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整个社会的尊师重教。这位学者的反对意见有些模棱两可,大约是既定之,则安之,全然不关心教师节背后的文化意义。教育部的观点虽然明确,无非也是对这种移风易俗的改变没有太大兴趣,这多少反映了几十年来传统文化在中国人心中的地位。但是,教育部的官员或者学者们虽然可以采取无所谓的姿态,节日文化意义的缺失却不能等闲视之,如近年来与韩国发生的端午节之争,早已沦为天下人的笑柄,有识之士不能不忧心忡忡。端午节如此,其他如清明节、中秋节、春节,也渐渐衰落,而重阳节这样的节日恐怕早已无人知晓了,当后辈们沉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诗句之时,恐怕已经无法理解何以会有如此浓烈的情感了。

教师节是新兴的节日,从其最初倡导到现在也不过75年的光阴,不光是年轻,日子也有四个,其意义也各有不同。

1931年,“教育界知名教授邰爽秋、程其保等,发起联络京、沪教育界人士,拟定每年6月6日为教师节,并发表《教师节宣言》,提出改善教师待遇、保障教师工作、增进教师修养三项目标。”这是我国历史上最早出现的教师节,虽然没有得到国民党政府的承认,但在全国各地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甚至得到了新中国政府的承认,直到1951年,中央政府所废除的也是这个日子的教师节,而非1937年国民党官方确定的那个日子。“改善教师待遇、保障教师工作”,这样的提法无非是将尊师重教落实到可操作的层面,与其他工种似乎没有什么两样。1951年教师节定在51的劳动节那一天,也反映了这种思维的延续,日期更改了,实质却还是一样的。由于与劳动节重合,没有什么特别突出教师节的活动,所以这个节日实际上渐渐销声匿迹了。这多少跟当时的社会氛围有关,知识分子得不到尊重,教师被称作臭老九,更是等而下之。那是一个时代的悲哀,唯有在那样的日子里,“尊师重教”这几个词语才真的是沉甸甸。所以,1984129,当北师大校长王梓坤教授从梦中醒来,“教师应该有自己的节日”这个想法就格外令他激动了,与1931年的情形相同,师大的几位学者联名倡议设立教师节,第二年就得到了人大常委会的同意,确定每年的910为教师节。据说当时就日期的问题还征询了叶圣陶先生的意见,他认为教师节应该定在新生入学不久,好让学生在新学年的开始就记住教师的辛勤和光荣。刚刚经过了文革的十年,叶老先生的这句话是很可以理解的。

但是,时光并没有停留在那里,步入二十一世纪,教育的问题越来越严重,人们为教育所付出的金钱相比于当日增加了不少,贫困家庭常常负担不起孩子的学费,因此而辍学者不在少数,即便跌跌撞撞读完了大学,身上的债务也不轻。再加上工作难觅,薪水不高,教育的回报也极可疑。至于学校乱收费、教师品德败坏之类的事情,屡屡见诸报端,教育的问题已经不是一个“尊师重教”能够说得清楚的,单纯要求受教育者一方的认识提高恐怕于事无补,不得不质问的是教师凭什么得到尊重?这样的问题可能有些尖锐无礼,但其背后的危机却是教育理念的缺失,我们的教育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个行业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正如当年的白衣天使现在沦为社会的毒瘤,病人去医院都拿着录音笔摄像机,甚至邀请媒体一同看病一样,有朝一日,神圣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恐怕也会落到十八层地狱,被当作吸血鬼之类的妖魔对待了。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既有医生的前车之鉴,社会上也有“白猫、黑狗、眼镜蛇”之说——其中的“眼镜蛇”就是教师。学校并不是一定不能盈利,但教育机构若视自己为一赚钱机器,以吸收民脂民膏为务,长此以往,不仅教师得不到尊重,整个国家的前途也是岌岌可危的了,肉食者岂能等闲视之?

在这个意义上,学者们的倡议就不再只是个单纯的文化事件,而是一个有关国运民生的大事了。孔子周游列国,最后感叹“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孟子欲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并以此为乐。今天的教师们还存有这种心思吗?但愿教师节日期的更动有助于此。

文章结束前,忽想起国民政府曾于1939年定下每年827日为教师节,据说也是孔子诞辰,今天则认928为孔子诞辰,不知其中有何关节,特提出来就教于专家。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9-20 21:14:36编辑过]
发表于 2006-9-20 14: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刚刚写了一篇应景的文字,供参考。
发表于 2006-9-20 16: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红网论坛

http://bbs.rednet.cn/1-2.dll?BoardID=10&ID=5217942

http://bbs.rednet.cn/1-2.dll?BoardID=36&ID=5216867

红网的点击率太疯狂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9-20 18:04:24编辑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